偷饼贼阅读答案

捉贼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后面题。

捉贼

张爱国

天地间一片死寂,只有大朵大朵的雪花落地的“沙沙”声。虽然裹着厚厚的棉袍棉裤,但还是无法抵御彻骨的寒气。我弓腰缩背,双手紧拢,踩着没过脚踝的雪,跟着父亲走向村外的后岗。父亲仿佛看出了我的怨气,说:“今晚一定能捉住那个贼。”

“不就几捆稻草吗?大半夜还出来受冻!”我没好气地说,我总以为父亲是小题大做。

“你说的轻巧,没了稻草,开春后咱家大牯牛吃什么?”父亲说着就愤愤起来,“再说了,不要脸的贼你不捉住他,还不知要祸害多少人呢!”

到了后岗,父亲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茫茫雪地里,只有我家一大一小两个草堆,顶着厚厚的雪,静静地矗立着。我和父亲钻进小草堆洞里,茫然地看着黑咕隆咚的雪的世界。

草堆洞里虽然比外面暖和了许多,但绝比不上家里,更比不了暖和的被窝,我的双脚很快就冻得生疼。“今晚不会有贼了吧?”我说——我想让父亲同意我们早点撤退,可父亲却传出了轻微的鼾声——他天天劳作不闲,今儿又推了一整天的磨,实在太困了。

不知过了多久,雪停了,却下起了冰子,纷纷扬扬地撒进草堆洞。草堆洞俨然成了冰窖,没有一丝温度。我正要推醒父亲回家,却见一窝微弱的灯光向这边慢慢移来。很快,我看到了,是两个孩子,一大一小,提着防风的煤油灯,径直来到我家大草堆前。

“从里面拉,轻点,别拉倒了草堆。”小个子低声对大个子说,还挥了挥右臂——半截的右臂!天啊,她不是孩子,是矮婶啊!我忘记了推醒父亲:矮婶怎么会干这种事?怎么干这种事还带着儿子小江——小江比我还小一岁啊。

小江双手抓着一捆稻草使劲往外拉,一个没注意,重重地滑倒在雪地里。矮婶急忙上前扶起,叫他接着拉。小江嘴里却愤愤地嘀咕着什么,站立一旁,不愿拉了。寒风中,母子俩僵持着,浑身颤抖——小江上身穿一件破棉袄,下身是一件旧单衣,而矮婶上下身穿的都是破旧的单衣。

矮婶放下煤油灯,用左手吃力地拉着小江刚刚拉过的那捆稻草,可稻草压得太紧,她发了好几次力也拉不下。小江终于不忍,上去帮忙,母子俩好不容易才拉下了一捆稻草。然后,他们又合力拉下一捆。矮婶提起一捆稻草就要回家,小江却犹豫着说:“娘,再拉一捆吧,够牛吃三天了。”矮婶看看草堆,摇着头说:“算了吧,你四伯家的牛也要吃草呢。”说完,母子俩就提着稻草一前一后地往回走。

我已经决定不叫醒父亲让他们走了,可父亲却突然醒来,一声大叫,明亮的手电筒的光就照上了三四丈开外的母子俩身上。我急忙抓住要往外冲的父亲,与此同时,父亲刚出口的“不要脸的……”也硬生生地吞回了半句——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坐回原地。

手电筒的灯光里,矮婶怀抱稻草,弯着腰,脸紧紧地贴着稻草,一动不动。呼呼的北风已掀翻她单薄的衣服,枯瘦的后背整个地裸露在寒风中,任由密密的冰子肆无忌惮地击打。小江更是吓坏了,提着稻草,浑身颤抖得异常厉害。

“是矮婶。”我贴着父亲的耳朵低低地说。

“哦,拿草的是二柱三柱吧……你们……”父亲关了手电筒,大声地说,“你们拿回去吧,明天……明天我再找你们算账……”

回到家,母亲还坐在床上纳鞋底,问我们抓没抓到贼。见我们谁也不说话,母亲才发现我们的神情很凝重,就一再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老天造孽啊!”父亲长长地叹口气说,“你这就起来,给桂香送稻草去……”

“是桂香啊?”母亲吃惊地大张着嘴,继而猛拍脑门,懊恼地说,“我应该早就想到是她娘几个了——秋天草堆失了火。”母亲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喃喃地说,“一个女人家,一见人就脸红,手又不便,还带着那么多孩子,再加上牲口,这冰天雪地的草不够用,可怎么熬啊……”

此后,每隔两三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母亲就带着我,将几捆稻草悄悄地放到矮婶家的门口。

有一晚送草回来,我睡觉做梦,竟梦见矮婶家的四周长出了青草,一大片一大片的,蓬蓬勃勃,青翠碧绿……

(选自《天池小小说》2013年第1期,有改动)

1.小说开头的环境描写有什么作用?(4分)

2.文中画线的句子“脸紧紧地贴着稻草”表现了矮婶怎样的心理?(4分)

3.请结合小说的内容简要分析父亲的人物形象。(4分)

4.小说的结尾意蕴丰富,请结合全文谈谈你的理解。(6分)

阅读答案:

【答案】

1.(4分)开头写大雪与极寒,渲染了寒冷的氛围,为人物活动提供了场景;为下文矮婶偷草做铺垫。

2.(4分)做贼被捉后的害怕心理;无颜面对失主的羞愧心理。

3.(4分)答题要点:正直(在雪天里捉贼除害),勤劳(天天劳作),机智(故作没有看清偷草人),善良(帮助弱者)。

4.(6分)结尾一句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表达出了“我”及家人对矮婶的美好祝愿,希望她早日摆脱困境,过上美好的生活,写出了“我”与家人的善良;深化主题,展现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用象征的手法,表达作者对如春草般茂盛爱心的歌颂。

【解析】

1.

试题分析:环境描写在小说中的作用一般是交代人物活动的背景,写明事件发生的时间和地点,渲染气氛,更好地表现人物,为下文做铺垫等。此题可在内容和结构两方面分析作答,如在内容上,要抓住“雪大”“极寒”这两个关键词,答出这种恶劣环境所渲染的寒冷气氛(内容上的作用),从而为下文人物的出场提供了活动场景,为下文矮婶偷草做铺垫(结构上的作用)。

考点:分析作品体裁的基本特征和主要表现手法。能力层级为分析综合C。

2.

试题分析:此类题是要结合着文段具体的语境来体会一些词语运用的表达效果。矮婶偷东西被抓后,“紧紧的”“贴着”这两个词语形象的把矮婶那种紧张害怕和害羞的心理表现出来。答题时,要重点体会“紧紧的”“贴着”所体现出来的人物心理活动。

考点: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3.

试题分析:分析人物形象要在整体理解小说内容的基础上,从“父亲”的言行举止各个方面来分析,也可以通过语言描写、动作描写、心理描写、侧面描写等方面来理解作者对父亲的性格特征的刻画。可结合着文章具体内容从“正直”“勤劳”“机智”“善良”等方面来分析。

考点:欣赏作品的形象,赏析作品的内涵,领悟作品的艺术魅力。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4.

试题分析:此类题要从分析环境描写的位置及作用入手,结尾一句属于虚写环境,在内容上,要从分析“四周长出了青草,一大片一大片的,蓬蓬勃勃,青翠碧绿”所渲染的生机勃勃的明朗的气氛,答出“我”及全家人对矮婶的美好祝愿,希望她早日摆脱困境,过上美好的生活,写出了“我”与家人的善良,从而深化了文章主题。在结构上,也与开头的寒冷环境形成鲜明对比,照应开头。

考点:体会重要语句的丰富含意,品味精彩的语言表达艺术。能力层级为鉴赏评价D

智捉偷饼贼

智捉偷饼贼

从前在一个原始森林里住着许多小动物。小猫灰灰和小白兔白白是好朋友。有一次,两个好朋友在聊天的时候无意中聊到了妈妈做的大饼好不好吃的问题。灰灰口水直流地说:“我妈妈做的南瓜饼又香又脆,吃了一口就让人永远忘不了。一提起来,我就想流口水!”白白也不甘示落地说:“我妈妈做的白菜饼又好吃又有营养,比你的南瓜饼好吧!”灰灰提议说:“我明天把南瓜饼带来,你把白菜饼带来,我们交换着吃,怎么样?”白白说:“那好,我们明天就在——森林学校见吧,7点半!OK?”灰灰点了点头说:“YES!”

第二天早上,灰灰走在一条水泥路上,心想:我一定要让白白心服口服地说:“真好吃!你明天再带给我吃吧!行不行啊?灰灰女王?”白白呢,则是走在一条石子路上,心想:我一定要让灰灰死皮赖脸地求着我天天都带白菜饼给她吃!她们都没有注意到手挎着的装饼的篮子有点歪了。原来呀,被动物警局通缉了5年的大盗老鼠灰克儿远远的就闻到了香味,连蹦带跳地跑过来钻进篮子里把灰灰的南瓜饼和白白的白菜饼偷了。等白白和灰灰都到了森林学校见面的时候才发现各自的大饼不见了!灰灰伤心地“喵喵”地哭了起来。白白一边安慰灰灰一边想:怎么抓住偷饼贼呢?这时,白白看见了灰灰的鞋子脱胶了。胶?白白突然想出了一个好办法,大叫:“我有办法了!”灰灰听了,马上就停止了哭泣,把耳朵凑到白白嘴巴那儿……

第二天早上,灰灰和白白故意把篮子晃的很厉害,所以大饼掉在了地上。然后灰灰和白白就躲进树丛里偷看。这一次,灰克儿又是大老远地跑过来吃饼。可是,他刚吃下大饼,手就被粘在了大饼上。因为灰克儿把饼放在树上,然后他爬到树上吃。所以连饼带人都被粘在了大树上。这时,灰灰和白白从树丛中跳出来,哈哈大笑。笑了很久,才说:“我们把饼馅换成了一种特殊的胶水,这种胶水无色但有味,吃下去全身都会粘上了胶水,所以你一碰大树就被粘住了!我们要惩罚你,还要告诉你,不劳而获最终会被惩罚的!现在我们要去叫警察叔叔了!”说完,灰灰和白白手拉着手往警局的方向去了。

窃贼阅读答案

窃  贼

阿·康帕尼尔 著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窍。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他道。

“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

“那钱包是空的?”

“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

我走近那老头,又给他斟了一杯葡萄酒。他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当时,我乘火车从斯米纳到苏萨尔去。那是个匪盗经常出没的地区。我坐的是三等车。车厢里除我而外,就只有一个衣衫褴褛、正在酣睡的汉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从相貌到衣着,这家伙看起来都象一个罪犯。我想换一个车厢,可是车厢之间没有连通的门,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单独同这个危险的家伙共处三个小时。火车行驶在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荒野,车上的旅客寥寥无几。在这种环境里,要想杀死一个人,然后把尸体从车窗扔下去,简直是小事一桩。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两眼死死盯住车里的警报器。可是,看来,我打了一会儿盹儿。我刚睁开眼睛便发出一声惊叫。因为陌生的旅伴正弯腰站在我面前,锐利的双眼盯着我,乱蓬蓬的胡须已经触着我的面颊。我吓得一下子蹦起来,想去拉警报器。可是那人抓住我的手臂,哀求似的看着我,说:‘您不用害怕。我正要请求您允许我坐在您身边用您的毯子搭一搭我的身子。我感到很冷。’“‘真的吗?’我松了地口气,歉疚地挪动了一下子身子,让他坐到我身边。

“‘是的。’那人说,‘我多么喜欢做一个小偷啊!我的整个性格,所受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都注定我特别适合这一职业。可是……我不能去偷。’

“‘是什么阻止你去偷呢?’我好奇地问。

“‘长着这样一副相貌,我怎么能够去偷呢?无论我走到啊里,大家都提防着我,要是碰巧附近有人的东西正好被偷了,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就是我。’

“我瞅着他那张窃贼一样的面孔,脑海里闪出了一个鬼主意:我要是试一试把这个总不走运的窃贼的钱包偷过来,那将是一个多么精采的恶作剧啊!眼疾手快,不动声色,上帝保佑!几分钟后,窃贼那鼓鼓的钱包就被放进了我右边衣袋。火车停下后,我的旅伴竟免了我再劳神去换车厢。他站起来对我说:

“‘我到家了。谢谢您,祝您旅行愉快!’

“我等他下了车,急忙从衣兜里掏出偷来的钱包。一见那钱包,我顿时目瞪口呆,手里拿的正是我自己的钱包。那家伙趁我听他诉苦的当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的钱包偷走了。幸好趁他不注意时,我又把它偷了回来。

“这是我一辈子唯一的偷窃行为。钱包偷到手了,可我的钱并没有因此而增加一分。你看见了吧,我并没有骗你。”

老头的故事刚讲完,我就急忙站起来,大方地付过酒钱,转身走了。我这样做,完全是有原因的:在他向我讲述自己偷窃经历时,我用我那训练有素的灵巧手指,将他的钱包拈过来装进了自己的衣兜。我急切地想知道那钱包里究竟有多少钱。我相信,老头所说的那种巧遇,这次绝不会重演。我肯定不会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自己的钱包来,因为我身上从来不带钱包。拐过一个街角,我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袋。天哪!里面什么也没有!这老家伙太鬼了!他第二次偷回了自己的钱包。

第二次?谁知道他自己偷了自己多少回呢!

12、小说的开头五个自然段在文中起到什么作用?(2分)

13、请根据全文,讲讲第一自然段中老头“伤心”的理由。(3分)

14、这是一篇极富戏剧性的小说,请试着谈谈作者在小说情节结构上所采用的技巧。(4分)

15、谈谈你对小说中“老头”这个人物形象的理解。(6分)

16、有人说此小说应以“旅途的奇遇”为题,你觉得这与小说原题哪个合适,请结合文本,阐述你的理由。(5分)

阅读答案:

12、(1)设置悬念,引起读者的阅读兴趣。(2)、引出下文,为下文老头的奇遇蓄积动能。(2分,各1分)

13、原因一:老人好不容易偷了一个钱包,可钱并没有增加一分;原因二:为自己曾错信那个汉子而感到难过;原因三:可能是假象,为了迷惑“我”,从而更易下手。(3分,意思对即可)

14、技巧:情节上,(1)小说在开头设置了悬念,引人入胜;(2)采用了摇摆的手法,一波三折,情节充满意外;(3)细节描写,有动作,肖像描写等;(4)结尾既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5)巧合

结构上:嵌套(故事套故事的手法)(4分,只要情节上答对3点即满分)

15、答案略。先回答老头的形象特点,要求有概括有分析,再回答形象的意义。后者考生言之成理即可。(6分,形象特点3分,形象的意义3分)

16、原题好。理由:1、小说的情节主要围绕窃贼行窃事件展开;2、窃贼表明了小说中几个主要人物的身份,正是这些人物的身份特征构成了小说的巧合;3、此题更能体现小说的主题。

以“旅途的奇遇”为题好。理由:1、此题设置了悬念,可以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2、题目是小说的线索,小说的情节主要讲的就是几个人物的旅途奇遇;3、奇遇是小说的主要情节,小说的主旨正是通过这一系列的“奇遇”体现出来的。(5分,观点1分,陈述理由4分,合理即可)

贼阅读答案

刘国芳

开始,他不是一个贼。

开始,他只是去找人,找一个叫张贵的人,这张贵住在一幢八层的楼房里。不过,张贵住在哪一层,他忘了。

他走进了那幢楼。

但从一楼走到八楼,他没看见一个人,好像,这幢楼里没有住人。

他只好从八楼走下来。

走到四楼时,他看见一个人了,一个男人。但男人眼皮都没抬一下,也就是说,男人根本没看他,就从他跟前擦身而过了。

很快,他从四楼走了下来。但他没走,他在楼下呆了一会,又上楼了。

他还要去找张贵。

这回。走到六楼时,一个人从房里出来。但这人也没看他,就从他身边走下了楼。

他继续往上走,很快,走到八楼了。但这趟也白走了,他没见到张贵或没找到张贵。

他觉得应该问问人家。

往下走到三楼时,他又看见一个人了,一个往上走的人。

他于是看着这人,还笑着问道:“请问,张贵住在哪楼?”

“不知道。”那人也没看他,匆匆走了。

很快,他又走了下来,这一趟,也是白走。

在楼下又呆了一会,他又上楼了。

他还得去找那个张贵。

这回,他分别在四楼和五楼碰见两个人,他也问了他们,问他们张贵住哪楼。一个人说不知道。 另一个人,根本就没睬他。

很快,他又走到八楼了,但那个他要找的张贵,他还是没找到。

从八楼下来,他决定敲门问问人家。

他敲开了七楼一户人家,他说:“请问,张贵住在哪楼?”

“不知道。”随着,门哐一声关了。

他往下走,敲开了五楼一户人家,也问:“请问,张贵住哪楼?”

还是那句:“不知道。”说着,也哐一声把门关了。

仍往下走,他又敲了三楼一户人家的门,但在这儿,他根本没把门敲开。

又回到一楼了,他找的人,还是没找到。

再往上走时,他没敲门,也没碰到一个人,倒是在七楼一家门口,看到几双鞋。其中有一双,崭新的,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穿着很合适。

他提起了这双鞋,往下走。

这回下楼时碰见了两个人,他有些慌了,也紧张。但他的表情有些浪费,那两个人,根本没看他。

他顺利地把鞋提了下来。

到此,他变成一个贼了。

第二天,他又去了那幢楼,但他不再去找张贵了。他手里拿了只编织袋,专门去偷东西了。在那幢楼里,他把很多看的上眼的鞋子往编织袋里放。放满了,往下扛。在六楼和四楼,他又碰到人了,但没人看他一眼。

再去时,他带了开门的工具。他敲了几户门,有两户开门了,他就说找张贵。有一户没开门,他就晓得屋里没人,于是他便把门撬了。

他成了真正的名副其实的贼了。

出来时,他还搬着一只彩电。

也没人过问他,但走出楼道时,一个人认识他,这人喊着他说:“东东,你怎么在这里?” 他说:“你是谁?”

回答:“我是张贵呀?”

他说:“张贵,哪个张贵,我不认识。”

说着,他搬着彩电走了。

1.下列对作品的分析和概括,不正确的两项是

阅读答案:

1.BD

2.没有矛盾。偷鞋时,“他”还是第一次当贼,自然免不了紧张和惊慌;而偷彩电时,“他”已是一个惯偷,心里早就没有了廉耻,面对熟人自然也就能镇定自若了。(意对即可)

3.创作意图:一、让人认识贪欲的人性弱点及其危害;二、让人认识环境对人生转折的影响力;三、让人认识自扫门前雪的人情冷漠会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言之成理即可)

示例一:小说中的贼,开始只是去找张贵,几次找不着,竟然经受不住一双新鞋的诱惑,顺手牵羊偷了它,得手之后,受了贪欲的驱使,有了第二次、第三次……而且后来竟发展到撬门人室,偷盗彩电。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作者意在通过这个贼的经历告诉人们:没有得到制约的贪欲很容易让人走上犯罪的道路。

示例二:小说中的贼,在反复上下楼包括偷盗的过程中,上楼下楼的住户。竟然没有人理会他,连一点该有的警惕性都没有。这让他的贪欲及贪欲的膨胀得不到有效的制约,最终让他发展到撬门人室,走上犯罪的道路。作者正是借人们对 “贼”的默然让人认识自扫门前雪的人情冷漠会让不法分子有机可乘。

一个幸运的贼阅读答案

一个幸运的贼莫泊桑那晚,我们三个年轻狂徒在索里尔家聚餐,最后都喝得有几分醉意了。普瓦特文头脑还清醒些,索里尔仰面朝天躺着,讨论什么战争和服装之类的事情,说着说着他突然一跃而起,拉开抽屉,将一套轻骑兵制服穿在身上,又拿出一套掷弹兵的制服给普瓦特文,他说什么也不肯穿,于是我俩硬给他套上,衣服太大,几乎把他包起来。我把自己打扮成甲胄骑士,然后,索里尔开始操练我们,他大声地说:当了军人,就得喝出个军人的样子。我们拿出大碗,高唱军歌,再次开宴。尽管已喝得酩酊大醉,我还是突然举起一只手说:静一静,我敢保证隔壁画室有走动的声音。有贼!索里尔晃晃摇摇地站起来,唱起《马赛进行曲》,拿起武器,公民们!然后从墙上摘下几件武器。我得到的是火枪和长剑,普瓦特文拿到一支上刺刀的长枪,索里尔没找到称心武器,抓起一把手枪插到皮带上,手里握着一把大板斧,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画室的门。当我们走到画室中央的时候,索里尔说:我是将军。又指着我俩:你,甲胄骑士,负责切断敌人的退路。你,掷弹兵,作我的护卫。我们足足用了20分钟查看每个角落,没发现任何可疑。普瓦特文认为应该检查碗橱。我端着蜡烛过去查看,可把我吓坏了,一个人,一个活人站在里面看着我,镇定下来后,我忽地一下锁上柜门,然后我们退后几步商量对策。索里尔想用烟呛,普瓦特文想用饥饿制服,我则想用炸药炸。最后还是采纳了普瓦特文的意见。我拿来酒烟,坐在碗橱前,为俘虏的健康开怀畅饮,普瓦特文还警惕地背着枪;又喝了很长一段时间后,索里尔建议把俘虏押出来瞧瞧。对!我大声地附和。我们抓起武器,朝碗橱疯狂地冲去,索里尔端着手枪冲在前面,我俩疯子似的叫嚷着跟在后面打开柜门押出俘虏,那是个白发苍苍、形容憔悴、衣衫褴褛的老头。我们捆上他的手脚,将他放在椅子里,他没有吭声。我们审判这个恶棍。索里尔厉声说。我也认为应该审判这个家伙,普瓦特文被任命为辩护人,我被任命为执行人。最后俘虏被判处死刑。现在就枪毙他!索里尔说,不过,不能不让他忏悔就死啊,他又有所顾虑地加了一句。我们去给他请一个神父来。但深夜不便去打扰神职人员,他让我代为行使神父职权,并命令俘虏向我忏悔罪过。老人早已吓得魂不附体,他不知道我们是怎样的暴徒,他开口讲话了,声音空洞沙哑:你们要杀死我吗?索里尔逼他跪下,往他头上倒了一杯兰姆酒说:坦白你的罪过吧,不要把它带到另一个世界去。救命啊!救命!那老头在地板上打滚拼命嚎叫,怕他吵醒邻居,我们塞住了他的嘴。来,我们把他结果了吧!索里尔不耐烦地说。他用手枪对准老头勾动了扳机,我也勾了扳机,可惜我俩的枪没有子弹,枪只是空响了两下。在一旁看着的普瓦特文说:我们真有权力杀死这个人吗?我们不是已经判处他死刑了吗?索里尔说。那倒是,不过我们没有权力枪毙一个公民,我们还是把他送到警察局去吧。我们同意了。那个老头不能走路,我们把他绑到一块木板上,我和普瓦特文抬着他到了警察局。局长认识我们,知道我们爱搞恶作剧,他认为我们闹得太过分,笑着不让我们把在押犯抬进去。索里尔非要往里抬,局长沉下脸来,说你们不要再发傻了,赶快回家去清醒一下头脑。无奈我们只好把他再抬回索里尔的家。我们拿他怎么办呢?我问道。他看上去已经半死了,我也不禁起了恻隐之心,把他嘴里塞的东西掏了出来。喂,你感觉怎么样啊?我问他。哎呀,我实在受不了。他呻吟着说。这时索里尔的心也软了下来,给他松了绑,开始像对久别的老友一样款待起来。我们马上斟满了几碗酒,递给我们的俘虏一碗,他连让都没让,端起碗一饮而尽。我们几人觥筹交错痛饮起来。那老人真是海量,比我们三个人加在一起还能喝。天蒙蒙亮时,他站起来心平气和地说:我得告辞了。我们再三挽留,但他坚持不依,我们怀着惋惜的心情送他到门口,索里尔高举着蜡烛说:你的晚年可要当心啊!(有删节)(1)下列对小说内容的分析和概括,最恰当的两项是(5分)()A.三个年轻人把一位老年人捆绑、审判并处决,作者正是想通过他们荒唐的举动,来表现法国社会的法制混乱,对此进行辛辣的讽刺。B.人的善良本性及人类相亲的本能,在这三个年轻人后来的举动中得到了充分展现,小说结尾的安排,使人捧腹之余又能感受到一丝温暖。C.小说故事情节起伏有致,结尾出入意料却又在情理之中;为刻画人物,作家运用

了大量的动作、心理和语言描写,使形象栩栩如生。D.索里尔有所顾虑地建议请一个神父来,表现他知道自己犯了不可饶恕的裁断错误,但是碍于面子想为自己洗罪的复杂心理。E.契诃夫在谈到短篇创作的体会时说:短篇小说的首要魅力是朴素和诚恳。《一个幸运的贼》正是在行为的朴素与情感的诚恳中体现了这一点。(2)三个年轻人关系亲密,却个性迥异。试概括他们性格中的不同点。(6分)(3)小说开头三人穿不同军装扮演不同角色的场面描写,在全文中有何作用?(6分)(4)有人认为,本文以三个醉汉的故事为题,更为妥贴。你有什么看法?请结合文章说明理由。(8分)阅读答案:11.(1)B3分,E2分,C1分(A项主题理解错;C项中大量的心理描写错;D项中有所顾虑是觉得匆忙行刑于法不妥,要依照法定程序,让小偷刑前忏悔。)(2)索里尔冲动爱幻想、组织领导能力强;(2分)普瓦特文沉稳清醒,、悲悯理性;(2分)我缺乏主见、愿意附和顺从。(2分)(3)内容:①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②为小说增添了喜剧色彩,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结构:③照应了小说开头都喝得有几分醉意;④为下文再次开宴和拿贼、审贼做了铺垫;(每点2分,答出三点即可,共6分)(4)观点一一个幸运的贼更为妥①贼是全文内容的主要组成部分。从被发现、审判,到释放,、招待,故事情节都围绕贼展开,贼起到了串连和推动情节的作用;②做贼而幸运,能激发读者好奇心。③以幸运的贼为题,预示情节必然曲折,也就为主要人物的个性展观提供子平台,有利于塑造人物形象;④幸运二字意蕴丰富,点明了贼的命运,幸运缘于人性的善良,深化了文章的主题。观点二:三个醉汉的故事更为妥帖。①三个醉汉是小说中的主要活动者,是小说的主人公,以此为题,便于读者把握作品主旨;②醉汉必有荒唐之处,也必有可爱之处,以此为题,富于喜剧色彩,更加吸引读者;③由酒醉胡闹到酒醒招待,表现人性的复苏,更能突出作者寄寓的社会理想。(观点明确2分,理由充分,能依据文本、合理论述,三点即可,每点2分,本题共8分)

偷饼贼【哲理美文】

一天晚上,有位妇女在机场候机,飞机起飞还有好几个小时,她在机场商店里找到了一本书,买了一袋甜饼之后找了个地方坐下。她沉浸在书里,却无意中发现,那个坐在她身旁的男人,竟然如此无耻,他未经许可就从他们中间的袋子里抓起一两块甜饼,塞进嘴里。

她试着回避这件事,避免大发脾气。她读着书,使劲嚼着甜饼,看着时间——当那个“偷饼贼”继续消耗她的甜饼的时候。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她越来越气愤,她想:“如果我不是这样宽容,我一定被打得鼻青脸肿!”

她每拿一块甜饼,他跟着拿一块。当只剩一块时,她猜测他会怎么做。他的脸上浮出笑意,并且略带拘谨,他抓起最后那块甜饼,把它分成两半。他递给她半块,自己吃另一半。她从他手中抢过半块饼,并且想:“天哪!这个家伙还真有点意思,但他却很无礼,他为什么连感谢的话都不说一句?”

当她的航班通知登机时,她如卸负重的松了口气,收拾起自己的物品走向门口,拒绝回头看一眼那个“偷窃而且忘恩负义的人”。

她登上飞机,坐到自己的位置上,然后找到那本她已经快看完了的书。当她把手放进皮包时,她因意外而紧张得透不过来气——她的手摸到一袋甜饼!

“如果这是我的,”她绝望地呻吟道,“那么另一袋就是他的,而他尽力与我分享!”太迟了,已经无法道歉。她是那样的难过,哪个无礼、忘恩负义的偷饼贼,恰恰就是自己。

窃贼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下题

窃贼

[法]阿·康帕尼尔著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窍。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他道。

“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

“那钱包是空的?”

“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

我走近那老头,又给他斟了一杯葡萄酒。他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当时,我乘火车从斯米纳到苏萨尔去。那是个匪盗经常出没的地区。我坐的是三等车。车厢里除我而外,就只有一个衣衫褴褛、正在酣睡的汉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从相貌到衣着,这家伙看起来都象一个罪犯。我想换一个车厢,可是车厢之间没有连通的门,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单独同这个危险的家伙共处三个小时。火车行驶在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荒野,车上的旅客寥寥无几。在这种环境里,要想杀死一个人,然后把尸体从车窗扔下去,简直是小事一桩。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两眼死死盯住车里的警报器。可是,看来,我打了一会儿盹儿。我刚睁开眼睛便发出一声惊叫。因为陌生的旅伴正弯腰站在我面前,锐利的双眼盯着我,乱蓬蓬的胡须已经触着我的面颊。我吓得一下子蹦起来,想去拉警报器。可是那人抓住我的手臂,哀求似的看着我,说:‘您不用害怕。我正要请求您允许我坐在您身边用您的毯子搭一搭我的身子。我感到很冷。’“‘真的吗?’我松了地口气,歉疚地挪动了一下子身子,让他坐到我身边。

“‘是的。’那人说,‘我多么喜欢做一个小偷啊!我的整个性格,所受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都注定我特别适合这一职业。可是……我不能去偷。’

“‘是什么阻止你去偷呢?’我好奇地问。

“‘长着这样一副相貌,我怎么能够去偷呢?无论我走到啊里,大家都提防着我,要是碰巧附近有人的东西正好被偷了,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就是我。’

“我瞅着他那张窃贼一样的面孔,脑海里闪出了一个鬼主意:我要是试一试把这个总不走运的窃贼的钱包偷过来,那将是一个多么精采的恶作剧啊!眼疾手快,不动声色,上帝保佑!几分钟后,窃贼那鼓鼓的钱包就被放进了我右边衣袋。火车停下后,我的旅伴竟免了我再劳神去换车厢。他站起来对我说:

“‘我到家了。谢谢您,祝您旅行愉快!’

“我等他下了车,急忙从衣兜里掏出偷来的钱包。一见那钱包,我顿时目瞪口呆,手里拿的正是我自己的钱包。那家伙趁我听他诉苦的当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的钱包偷走了。幸好趁他不注意时,我又把它偷了回来。

“这是我一辈子唯一的偷窃行为。钱包偷到手了,可我的钱并没有因此而增加一分。你看见了吧,我并没有骗你。”

老头的故事刚讲完,我就急忙站起来,大方地付过酒钱,转身走了。我这样做,完全是有原因的:在他向我讲述自己偷窃经历时,我用我那训练有素的灵巧手指,将他的钱包拈过来装进了自己的衣兜。我急切地想知道那钱包里究竟有多少钱。我相信,老头所说的那种巧遇,这次绝不会重演。我肯定不会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自己的钱包来,因为我身上从来不带钱包。拐过一个街角,我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袋。天哪!里面什么也没有!这老家伙太鬼了!他第二次偷回了自己的钱包。

第二次?谁知道他自己偷了自己多少回呢!

1.小说开头的五个自然段在文中起到什么作用?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请根据全文,推断第一自然段中老头“伤心”的理由。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这是一篇极富戏剧性的小说,请简要分析作者在小说情节结构上所采用的技巧。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谈谈你对小说中“老头”这个人物形象的理解。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5.有人说此小说应以“旅途的奇遇”为题,你觉得这与小说原题哪个更合适,请结合文本,阐述你的理由。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答案:

解析:

贼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4题。

刘国芳

开始,他不是一个贼。

开始,他只是去找人,找一个叫张贵的人,这张贵住在一幢八层的楼房里。不过,张贵住在哪一层,他忘了。

他走进了那幢楼。

但从一楼走到八楼,他没看见一个人,好像,这幢楼里没有住人。

他只好从八楼走下来。

走到四楼时,他看见了一个人,一个男人。但男人眼皮都没抬一下,也就是说,男人根本没看他,就与他擦身而过了。

很快,他从四楼走了下来。但他没走,他在楼下呆了一会儿,又上楼了。

他还要去找张贵。

这回,走到六楼时,一个人从房里出来。但这人也没看他,就从他身边走了过去。

他继续往上走,很快,走到八楼了。但这趟也白走了,他仍没找到张贵。

他觉得应该问问人家。

往下走到三楼时,他又看见了一个人,一个往上走的人。于是,他看着这人,笑着问道:“请问,张贵住在哪楼?”

“不知道。”那人也没看他,匆匆地走了。

很快,他又走了下来,这一趟,也是白走。

在楼下又呆了一会儿,他又上楼了。

他还得去找那个张贵。

这回,他分别在四楼和五楼碰见了一个人,他也问了他们,问他们张贵住哪层楼。一个人说不知道。另一个人,根本就没睬他。

很快,他又走到八楼了,但那个他要找的张贵,还是没找到。

从八楼下来,他决定敲门问问人家。

他敲开了七楼一户人家,他说:“请问,张贵住在哪层楼?”

“不知道。”接着,门哐一声关上了。

他往下走,敲开了五楼一户人家,也问:“请问,张贵住哪层楼?”

还是那句:“不知道。”说着,也哐一声把门关上了。

仍往下走,他又敲了三楼一户人家的门,但在这儿,他根本没把门敲开。

又回到一楼了,他要找的人,还是没找到。

再往上走时,他没敲门,也没碰到一个人,倒是在七楼一家门口,看到几双鞋。其中有一双,崭新的,他怎么看,怎么觉得自己穿着很合适。

他提起了这双鞋,往下走。

这回下楼时碰见了两个人,他有些慌了,也紧张。但他的表情有些浪费,那两个人,根本没看他。

他顺利地把鞋提了下来。

到此,他变成一个贼了。

第二天,他又去了那幢楼,但他不再去找张贵了。他手里拿了只编织袋,专门去偷东西。在那幢楼里,他把很多看得上眼的鞋子往编织袋里放。放满了,往下扛。在六楼和四楼,他又碰到了人,但没人看他一眼。

再去时,他带了开门的工具。他敲了几户的门,有两户开门了,他就说找张贵。有一户没开门,他就晓得屋里没人,于是他便把门撬了。

他成了真正的名副其实的贼了。

出来时,他还搬着一台彩电。

也没人过问他,但走出楼道时,一个人认识他,这人喊着他说:“东东,你怎么在这里?”

他说:“你是谁?”

回答:“我是张贵呀!”

他说:“张贵,哪个张贵?我不认识。”

说着,他搬着彩电走了。

(有删改)

1.试简要分析小说开头一段的表达效果。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2.作者设计了“他(贼)”四次上楼找“张贵”的情节,在这些情节中,楼里的人都是什么表现?这说明了什么?作者这样写有什么作用?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3.小说中的“他”是如何变成贼的?请结合文本简要概述。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4.针对小说中“他”变成名副其实的贼的经历,谈谈你的感悟。(两条即可)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1.小说开头看似简单、直白,其实极具揶揄、诙谐的因素,这奠定了小说幽默、滑稽的叙述风格。

2.每次上楼找“张贵”时,要么没碰到人,要么碰到了,却都是些“根本没看他”的人。这说明楼里的人是彼此陌生的,是毫不交流沟通的,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的。这反映了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冷漠。

作用:有助于揭示小说主题,正是由于人们之间的冷漠,才惯出了“贼”;丰富了故事情节,也推动了情节发展。

3.贼是楼里的人“惯”出来的。“他”开始时的确是去找“张贵”的,只是几次都找不着,而有一种好东西(崭新的鞋子)诱惑着“他”,“他”又经不住这种诱惑,于是就顺手牵羊。因贪欲的驱使,他就有了第二次、第三次……由偷鞋子开始,偷着偷着,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偷起彩电来了。于是他就变成了一个贼。

4.①人类的自私和彼此间的陌生化,无形之中为坏人提供了活动的空间。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众多自私自利的人培养了“贼”。②任何事物都不是天生就那样,而是一步步发展变化而来的。③人要洁身自好,即使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也要保持高尚的品德,严格约束自己。

窃贼阅读答案

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2~16题(共20分)

窃  贼

[法]阿·康帕尼尔 著

“是的,我是个窃贼。”老头伤心地说,“可我一辈子只偷过一次。那是一次最奇特的扒窍。我偷了一个装满钱的钱包。”

“这没有什么稀奇的。”我打断他道。

“请让我说下去。当我把偷到的钱包打开装进自己的衣兜时,我身上的钱并没有增加一个子儿。”

“那钱包是空的?”

“恰恰相反,里面装满了钞票。”

我走近那老头,又给他斟了一杯葡萄酒。他开始讲述自己的经历:

“当时,我乘火车从斯米纳到苏萨尔去。那是个匪盗经常出没的地区。我坐的是三等车。车厢里除我而外,就只有一个衣衫褴褛、正在酣睡的汉子。他的左脸颊上有一块明显的伤疤。从相貌到衣着,这家伙看起来都象一个罪犯。我想换一个车厢,可是车厢之间没有连通的门,于是,我只好硬着头皮单独同这个危险的家伙共处三个小时。火车行驶在前不挨村、后不着店的荒野,车上的旅客寥寥无几。在这种环境里,要想杀死一个人,然后把尸体从车窗扔下去,简直是小事一桩。

“外面的天渐渐黑了下来。我两眼死死盯住车里的警报器。可是,看来,我打了一会儿盹儿。我刚睁开眼睛便发出一声惊叫。因为陌生的旅伴正弯腰站在我面前,锐利的双眼盯着我,乱蓬蓬的胡须已经触着我的面颊。我吓得一下子蹦起来,想去拉警报器。可是那人抓住我的手臂,哀求似的看着我,说:‘您不用害怕。我正要请求您允许我坐在您身边用您的毯子搭一搭我的身子。我感到很冷。’“‘真的吗?’我松了地口气,歉疚地挪动了一下子身子,让他坐到我身边。

“‘是的。’那人说,‘我多么喜欢做一个小偷啊!我的整个性格,所受的教育和成长的环境,都注定我特别适合这一职业。可是……我不能去偷。’

“‘是什么阻止你去偷呢?’我好奇地问。

“‘长着这样一副相貌,我怎么能够去偷呢?无论我走到啊里,大家都提防着我,要是碰巧附近有人的东西正好被偷了,第一个被怀疑的对象就是我。’

“我瞅着他那张窃贼一样的面孔,脑海里闪出了一个鬼主意:我要是试一试把这个总不走运的窃贼的钱包偷过来,那将是一个多么精采的恶作剧啊!眼疾手快,不动声色,上帝保佑!几分钟后,窃贼那鼓鼓的钱包就被放进了我右边衣袋。火车停下后,我的旅伴竟免了我再劳神去换车厢。他站起来对我说:

“‘我到家了。谢谢您,祝您旅行愉快!’

“我等他下了车,急忙从衣兜里掏出偷来的钱包。一见那钱包,我顿时目瞪口呆,手里拿的正是我自己的钱包。那家伙趁我听他诉苦的当儿,神不知鬼不觉地把我的钱包偷走了。幸好趁他不注意时,我又把它偷了回来。

“这是我一辈子唯一的偷窃行为。钱包偷到手了,可我的钱并没有因此而增加一分。你看见了吧,我并没有骗你。”

老头的故事刚讲完,我就急忙站起来,大方地付过酒钱,转身走了。我这样做,完全是有原因的:在他向我讲述自己偷窃经历时,我用我那训练有素的灵巧手指,将他的钱包拈过来装进了自己的衣兜。我急切地想知道那钱包里究竟有多少钱。我相信,老头所说的那种巧遇,这次绝不会重演。我肯定不会从自己的衣兜里掏出自己的钱包来,因为我身上从来不带钱包。拐过一个街角,我把手伸进自己的衣袋。天哪!里面什么也没有!这老家伙太鬼了!他第二次偷回了自己的钱包。

第二次?谁知道他自己偷了自己多少回呢!

12.小说开头的五个自然段在文中起到什么作用?(2分)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3.请根据全文,推断第一自然段中老头“伤心”的理由。(4分)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4.这是一篇极富戏剧性的小说,请简要分析作者在小说情节结构上所采用的技巧。(5分)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5.谈谈你对小说中“老头”这个人物形象的理解。(5分)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16.有人说此小说应以“旅途的奇遇”为题,你觉得这与小说原题哪个更合适,请结合文本,阐述你的理由。(5分)

答: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阅读答案:

12~16题(共20分)

16.原题好。理由:①小说的情节主要围绕窃贼行窃事件展开;②窃贼表明了小说中几个主要人物的身份,正是这些人物的身份特征构成了小说的巧合;③此题更能体现小说的主题。

以“旅途的奇遇”为题好。理由:①此题设置了悬念,可以激发读者的阅读兴趣;②题目是小说的线索,小说的情节主要讲的就是几个人物的旅途奇遇;③奇遇是小说的主要情节,小说的主旨正是通过这一系列的“奇遇”体现出来的。(4分,观点1分,陈述理由3分,两点即可得满分)

捉贼张爱国阅读答案

(一)阅读下面的文字,完成19~22题。

捉贼 张爱国

天地间一片死寂,只有大朵大朵的雪花落地的“沙沙”声。虽然裹着厚厚的棉袍棉裤,但还是无法抵御彻骨的寒气。我弓腰缩背,双手紧拢,踩着没过脚踝的雪,跟着父亲走向村外的后岗。父亲仿佛看出了我的怨气,说:“今晚一定能捉住那个贼。”

“不就几捆稻草吗?大半夜还出来受冻!”我没好气地说,我总以为父亲是小题大做。

“你说的轻巧,没了稻草,开春后咱家大牯牛吃什么?”父亲说着就愤愤起来,“再说了,不要脸的贼你不捉住他,还不知要祸害多少人呢!”

到了后岗,父亲用手电筒四下照了照,茫茫雪地里,只有我家一大一小两个草堆,顶着厚厚的雪,静静地矗立着。我和父亲钻进小草堆洞里,茫然地看着黑咕隆咚的雪的世界。

草堆洞里虽然比外面暖和了许多,但绝比不上家里,更比不了暖和的被窝,我的双脚很快就冻得生疼。“今晚不会有贼了吧?”我说——我想让父亲同意我们早点撤退,可父亲却传出了轻微的鼾声——他天天劳作不闲,今儿又推了一整天的磨,实在太困了。

不知过了多久,雪停了,却下起了冰子,纷纷扬扬地撒进草堆洞。草堆洞俨然成了冰窖,没有一丝温度。我正要推醒父亲回家,却见一窝微弱的灯光向这边慢慢移来。很快,我看到了,是两个孩子,一大一小,提着防风的煤油灯,径直来到我家大草堆前。

“从里面拉,轻点,别拉倒了草堆。”小个子低声对大个子说,还挥了挥右臂——半截的右臂!天啊,她不是孩子,是矮婶啊!我忘记了推醒父亲:矮婶怎么会干这种事?怎么干这种事还带着儿子小江——小江比我还小一岁啊。

小江双手抓着一捆稻草使劲往外拉,一个没注意,重重地滑倒在雪地里。矮婶急忙上前扶起,叫他接着拉。小江嘴里却愤愤地嘀咕着什么,站立一旁,不愿拉了。寒风中,母子俩僵持着,浑身颤抖——小江上身穿一件破棉袄,下身是一件旧单衣,而矮婶上下身穿的都是破旧的单衣。

矮婶放下煤油灯,用左手吃力地拉着小江刚刚拉过的那捆稻草,可稻草压得太紧,她发了好几次力也拉不下。小江终于不忍,上去帮忙,母子俩好不容易才拉下了一捆稻草。然后,他们又合力拉下一捆。矮婶提起一捆稻草就要回家,小江却犹豫着说:“娘,再拉一捆吧,够牛吃三天了。”矮婶看看草堆,摇着头说:“算了吧,你四伯家的牛也要吃草呢。”说完,母子俩就提着稻草一前一后地往回走。

我已经决定不叫醒父亲让他们走了,可父亲却突然醒来,一声大叫,明亮的手电筒的光就照上了三四丈开外的母子俩身上。我急忙抓住要往外冲的父亲,与此同时,父亲刚出口的“不要脸的……”也硬生生地吞回了半句——他也似乎明白了什么,慢慢地坐回原地。

手电筒的灯光里,矮婶怀抱稻草,弯着腰,脸紧紧地贴着稻草,一动不动。呼呼的北风已掀翻她单薄的衣服,枯瘦的后背整个地裸露在寒风中,任由密密的冰子肆无忌惮地击打。小江更是吓坏了,提着稻草,浑身颤抖得异常厉害。

“是矮婶。”我贴着父亲的耳朵低低地说。

“哦,拿草的是二柱三柱吧……你们……”父亲关了手电筒,大声地说,“你们拿回去吧,明天……明天我再找你们算账……”

回到家,母亲还坐在床上纳鞋底,问我们抓没抓到贼。见我们谁也不说话,母亲才发现我们的神情很凝重,就一再追问到底发生了什么。

“哎,老天造孽啊!”父亲长长地叹口气说,“你这就起来,给桂香送稻草去……”

“是桂香啊?”母亲吃惊地大张着嘴,继而猛拍脑门,懊恼地说,“我应该早就想到是她娘几个了——秋天草堆失了火。”母亲一边穿着衣服,一边喃喃地说,“一个女人家,一见人就脸红,手又不便,还带着那么多孩子,再加上牲口,这冰天雪地的草不够用,可怎么熬啊……”

此后,每隔两三天,夜深人静的时候,母亲就带着我,将几捆稻草悄悄地放到矮婶家的门口。

有一晚送草回来,我睡觉做梦,竟梦见矮婶家的四周长出了青草,一大片一大片的,蓬蓬勃勃,青翠碧绿……

(选自《天池小小说》2013年第1期,有改动)

19.小说开头的环境描写有什么作用?(4分)

20.文中画线的句子“脸紧紧地贴着稻草”表现了矮婶怎样的心理?(4分)

21.请结合小说的内容简要分析父亲的人物形象。(4分)

22.小说的结尾意蕴丰富,请结合全文谈谈你的理解。(6分)

阅读答案:

(一)19.(4分)开头写大雪与极寒,渲染了寒冷的氛围,为人物活动提供了场景;为下文矮婶偷草做铺垫。

评分标准:每点2分。

20.(4分)做贼被捉后的害怕心理;无颜面对失主的羞愧心理。

评分标准:每点2分。

21. (4分)答题要点:正直(在雪天里捉贼除害),勤劳(天天劳作),机智(故作没有看清偷草人),善良(帮助弱者)。

评分标准:每点1分,要有概括有分析。

22. (6分)不可以。使人物形象更加丰满,表达出了“我”及家人对矮婶的美好祝愿,希望她早日摆脱困境,过上美好的生活,写出了“我”与家人的善良;深化主题,展现人们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用象征的手法,表达作者对如春草般茂盛爱心的歌颂。

评分标准:每点2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