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远的邻居

遥远的邻居

(接上期)

这颗名为“太空尘埃”的星球,平均每十万平方千米才有一人,不似地球,人满为患。并且,庞大的疆域只存在一个国家和民族,很是单一,也好统一。因此,无论地幔及气候如何变化起伏,这里没有城乡之分,贫富之别。不管从事何种职业,大家按劳取酬的同时,也能够遵守按需分配的原则,过着四平八稳的“共产主义”生活。没有战争,和平相处;没有猜忌,心态健康;没有污染,生态平衡;没有疾患,长寿安泰;没有诽谤,友好亲近;没有剥削,个个平等……按照人类的观点来看,他们无疑是善良、纯洁的,但在某些方面或许是幼稚、天真的。

然而,自从产生怪兽以后,这个星球平静的生活秩序被干扰、破坏了。

刘赶赶目睹并领略了它们的猖狂。

尚在空中盘旋,就见到星球之上景色秀美。可是,地面尽是走兽,密如蚁群。到了一个相对空旷的地段,刚刚着陆,正在举行隆重的欢迎仪式,数以亿计的怪兽便展开了围攻。刘赶赶观察到,它们四肢着地,爪子锋利,行动敏捷,善于攀爬、跳跃;脸型似人,但嘴尖吻长,獠牙长于挑拨、撕咬;身段如猴,却无尾巴,毛色各异,身大若驴。它们性情凶猛、剽悍,只只骁勇善战,且嗜血成性,食量惊人。

虽有全副武装的卫队,可外星人还是诚惶诚恐,迅速保护刘赶赶撤离。往哪儿撤离呢?自然是天空、山洞、地道和水下等怪兽不易接近的地方。转移途中,外星人纷纷拍翅跃起,怪兽只好望空兴叹;那些动作慢了的,则被怪兽们捕获,然后立即被生吞活剥,情形惨绝人寰。那些受伤获救者,凭借自身顽强的再生能力,损哪长哪,不久就会康复如初。悬浮在上空的数艘飞艇,则成为外星人、飞禽和陆生动物的避难所,仿佛诺亚方舟。

刘赶赶自己也跑丢了一只鞋子,来不及捡起来就被裹挟着上了运输器。他索性脱掉另一只,恼怒地从舷窗扔向兽群。奇怪的是,嗅到外星异族的气味,两只臭鞋,怪兽们竟然如获至宝,尤其是那些雌性,爱不释手,抱着又亲又啃。僧多粥少,以至发生争抢,鞋子短时间内被撕扯成了碎片……

外星人给了刘赶赶一只小巧的语音翻译器,塞入耳孔,便于沟通。洗尘宴上,菜肴色、香、味、形俱佳,颇为丰盛。

餐后,据主人介绍,怪兽虽有近似的基因链条,但幸好外星人没有把所有的优势遗传给对方,比如飞翔、潜水、再生等,否则,这个水陆各占二分之一的星球将更加麻烦。开始时,毕竟是自己的后裔,外星人不忍歼灭它们。可是,随着其繁殖能力的剧增和兽性的勃发,它们达到了无孔不入的境地,好似地球上的老鼠,蔓延成灾,致使外星人的一切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胁。这也是土生万物的星球,但是耕者无其地,居者无其屋,他们根本不能落地,即使落地也是深入地下或水中。因为怪兽是十足的肉食主义者,在资源匮乏的情况下,它们内部甚至以强凌弱,互相吞噬。故此,面对空前的浩劫,外星人不得不奋起自卫,维护自己的尊严及家园。

“是该向我们自己树立的敌人发起总攻的时候了!”国王表示。

刘赶赶也参加了战斗,国王给他发了防护衣,还配备了无数警卫。国王毫不避讳地说,他是重点保护对象,他的工作不是去和敌人拼命,而是要为这颗星球“造命”。说白了,就是传宗接代。因此,刘赶赶享受着“国宝”的待遇。“绝不能让我们尊贵的客人受到任何伤害!”国王再三强调。

对付怪兽的武器,实际上只动用了两种枪支,一为激光的,除了具有烧灼感,还附带使对方绝育的功能;二是空气的,即采集自然界的气体,可以源源不断地击发高压的气流弹。两者都拥有极强的穿透杀伤力,而且噪音很小,非常环保。端着既可单击也能连发的枪械,刘赶赶干了个痛快淋漓。但是,怪兽的繁殖能力实在太强,它们甚至可以一边进食一边交配,还一边就地生产。那幼崽似乎在地面打了个滚,眼见着就能奔跑了。所以,伤亡的与新出生的几乎对等。

战斗间歇,刘赶赶从飞行器上下到地面小便,刚一撒完,附近的草丛里就扑出数头怪兽。它们“噢噢”地叫着,眼露凶光,群起围攻。刘赶赶赤手空拳,英勇搏击。他身子一矮,躲过飞扑,顺手抓住一只怪兽后腿,抡圆,转如风车,扫倒一片。又令对方猝不及防,拧断一只怪兽的脖子,再出其不意,盲其目,折其腰。刘赶赶腾挪闪跳,顺畅似风,群兽披靡。然后,他一个旱地拔葱,上了兽背,脚尖一点,跃向空中,接住外星人扔来的武器,可劲儿扫射。最终,在外星人的援助下,怪兽落荒而逃。败阵之际,贪婪的它们还不忘分食同类尸骨。

刘赶赶漂亮的身手,赢得了外星人的交口称赞。

夜幕降临,班师回营。

“你的脚,有病?”驻地,有人对刘赶赶说。

“我的脚有病?”他不解地下意识活动了一下腿脚。

对方伸出手掌,在脚丫上比画。

“哦――对对对!”他想起来了,自己确实有病,是脚气病,还有灰趾甲。这是他刘氏家族的特殊纪念,每一代均有一位病菌携带者。他曾祖父传给祖父,祖父再偏偏传给母亲,母亲又独独传给了他,是个历史遗留问题。

“怎么了?”他问。

原来,由于接触过他的鞋子,他脚上的真菌迅速在怪兽间感染传播。根据观察,眼下它们已有相当一部分患者,开始发生口鼻生疮、四爪起泡、皮肤水肿溃烂、浑身赤红瘙痒、牙齿和爪甲脱落等症状,而且情形继续蔓延……

继而,外星人又讨走了他的袜子。

数日过去,怪兽们已所剩无几,垂死挣扎的也在几个时辰后彻底断气。没有想到的是,地球上一种普通的病菌便使其陷于瘟疫,带来灭顶之灾,土崩瓦解,全军覆没,从而很快助外星人解除危机,脱离了险境。始料未及呀!

人们又恢复了以往歌舞升平的正常日子。

此后,他的基因也被提取……

刘赶赶成为拯救这颗星球的英雄,外星人无不对他顶礼膜拜。

这天夜里,他忽然梦见了自己的亲人,由此勾起了他怀念故乡的情结。母亲依然那么勤劳,饭菜依然那么喷香……

地球上的一切,眼下如何呢?

无聊的时候,刘赶赶打听了一下时日。似乎早已明白他的心思,对方相告,你已来此五十载,他吓了一大跳。

推算自己已是超过古稀之人,可是,他仍旧是来时的模样,容颜未老。

尽管未衰老,但叶落要归根。“人家的饭好吃,自己的床好睡”,是该回家看看了。

有趣的是,信不信由你,这个星球上居然也存在巫师式的人物!或许是为了能报答他,那老妪对刘赶赶卖弄地说,通过仪器检测,你前世的前世是一个阴毒的妇人,曾经将亲生的孩子溺死在粪坑,所以再转世时就成了孤苦无依的盲者,后来又结善缘,于是有了如今的你。

呵呵,阴阳替换,因果报应,老一套啦!

“那么,再后来呢?”刘赶赶逗趣地问。

“天机不可泄露!”老妪俏皮地回答。

顺着这条路径思考下去,刘赶赶因此请教了有关专家。他所关心的并非自己的前生后世,而是人类今后的走向:“我的地球寿命有多长?”

专家直言:“你的同胞居住的那颗星球,尽管不断受到外星的撞击和搅扰,在太空中危机四伏,但最大的威胁却来自于你们自身。人类是对大自然最残酷的破坏者,终将随着星球自生自灭。不是危言耸听,至多也就一个世纪了。”

刘赶赶暗自点头,陷入沉思……

过后,他又忐忑咨询:“那么,我们现在脚下的这颗星球,命运怎样?”

专家坦言:“虽然都是宇宙里飘浮的一粒尘埃,相形之下这颗星球的环境要优越得多,只要管理得法,不再出现谬误,可以一直生存到天荒地老的无穷期。”

思乡心切的刘赶赶,甚至不清楚地球在何方,料定必是难以想象的遥远,但依然请求国王派员相送。他向国王表明心迹,自己此去,一可慰藉思念之苦,二想网络人类精英,往该星球实现星际大移民。国王欣然应允。

梦游一般,刘赶赶返回了以前那个太空中转站。可是,就在即将分解回到地球的那一刻,突然出现的一头怪兽也被化为分子,与刘赶赶一起融入了容器。它是怎么跟随而来的,不是被彻底消灭了吗?是遗漏的幸存者还是有人故意所为?来不及理会这一连串的疑问,惊骇不已的中转站立即向大本营作了汇报。“太空尘埃”马上发来指令,万勿将英雄遣回地面合成,否则会给人类带来巨大灾难!请保持原状,等待就地解决。

刘赶赶相信对方的技术能力之余,终究不明白这“解决”的真正涵义。他们能将自己和怪兽成功剥离吗?会不会两者一同干净地“处理”掉?况且,这分解的过程看起来完全多余呀!好似肚子里的蛔虫,又是那个蜂鸣器给他释疑:“主人别多虑,‘分解’其实就是一个消毒杀菌的过程,同时也在进行健康检查,防止不明外来生物侵袭和疫情发生。”

接着,又传来可怕的消息:另一种外星人正向“太空尘埃”和地球同时发起进攻,其目的是为了掠夺星球上的自然资源。

就这样,刘赶赶被搁置在了浩瀚的宇宙空间……(全文完)

(编辑 蓝 忆)

我家的邻居

我家的邻居

我家的邻居和我妈妈相处得特别好,既热情又大方。 我家的邻居有一双慈祥的脸, 虽然她穿的很朴素但是她是我家最好的邻居。 有一天妈妈 出去买菜,碰上了邻居张阿姨,就和她一起去买菜,买完菜张阿姨就邀请我妈妈到她家里做 客,顺便带上孩子来玩,妈妈爽快的答应了,回到家就领着我到她家玩。 我一到她家就开心的玩起来了, 妈妈还嘱咐我说: “注意点, 不要把东西碰掉了摔碎了。 ” 阿姨和蔼的说:“玩吧,没事的。”说完后我又玩了起来,玩得很开心。过了一会妈妈说: “我们玩的时间不短了,该回家了。”阿姨很热热情的说:“在我家吃完饭再走吧。”我高 兴的答应了。 妈妈和阿姨在厨房做饭了。我玩累了在沙发上躺着看电视。看了许久,妈妈和阿姨做了 三大碗饺子,香气四溢,我迫不及待的赶紧吃完,吃完后我们就回家了。 我家有个好邻居,真开心啊!

吵闹的邻居

吵闹的邻居

追忆似水流年 卷十三

那个身高近一米九的死胖子,跟我的室友发生了冲突,当时我正在睡觉,醒来见到的画面就是室友被打了一个耳光。就是这个死胖子,常在楼道里喊话,一口娘娘腔,出一种怪声,我无法解读,只能用描写语言学的手段描写为[gi: ə]。我见此情景,二话没说,下得床来,当其胸口踹了一脚,胖子应声跌进了对门宿舍里。我没说话又上床睡了。

以上故事,全部来源于我极具正义感和暴力倾向的设想。踢人的脚法是真的,是当年我表哥踹他们村长时用的;被踢的胖子也是真的,是我吵闹的邻居。唯独整个事件是虚构的。 我现在的宿舍在中轴线上,东邻住的是中文系的,西邻住着一片经济研究院的。东邻总是很安静,西邻总是不停地[gi: ə] [gi: ə] [gi: ə],总是在楼道里打篮球。但凡醒着,都在狂叫。 就像大学毕业的时候很遗憾没跟对门法学院的傻×打一架,将来会很遗憾没跟经济研究院的傻×打一架,因为我的日程上不会安排这一架,因为我明显打不过那个死胖子。 大学时那帮子法学新青年,起码用的是我听得懂的语言,往往先砸门再喊名字,它们在那里住了三年,把“冬哥”“敏捷”两个名字硬生生按在了我的记忆里。可如今这个[gi: ə],我是真听不懂,听不懂就更是折磨。

所以如果你的孩子没有什么特殊的癖好,就让他学中文,起码像我一样胆小,不敢乱喊,因而不会遭人诅咒。如果我大学里看了足够多的清宫戏,我一定会弄个小布孩儿,写上“冬哥”“敏捷”,呵呵,扎死你个贱人!

其实我的室友楼一宸,我如果跟他不是室友而是邻居,那他一定是吵闹的邻居。他那群狐朋狗友来我们宿舍与法学新青年是同样先砸门再喊话的套路,这且不说了,因为那群狐朋狗友后来皆成了我的狐朋狗友。单说楼一宸本人玩过的快板,就够邻居们受的。先前听郭冬临相声里讽刺冯巩,说他打快板像装修,以为是扯淡。听了楼一宸打快板,我才知道,确实太尼玛像装修了。不出所料的话,楼一宸现在打快板应该还像装修,因为他学了“戏剧戏曲学”,而不是“戏剧戏曲”,正如我大学学的是“文学”而不是“文”。

当然,类似楼一宸这样吵闹的邻居不见得就永远吵闹,他当初如果把快板学好了的话也会很好听。就像当年我隔壁的中文系另外一个哥们,当他大一开始学吉他的时候,那绝对是吵闹的邻居。你能想象外行玩乐器是多么难听,一个外行拉的小提琴无异于木匠的破锯条。但是到大二的时候他的琴声就是一种美妙的乐音了,不时还有人买了吉他来请他调音。可惜他的琴声美妙了不久,他就搬走了,我们徒交了学费。此人如今在义乌开一个琴行,若能勉强糊口,当是人生一大乐事。

当我的思维发散完了所能发散的一切,已不能收束出一个余音绕梁的结尾——我想要不要借楼一宸的锣、鼓、钹、镲,明年元旦出一个三句半,到排练的时候,你们这些吵闹的邻居也常常被吵闹的滋味——一个吵闹的结尾。

奇怪的邻居

邻居家蔡先生,地地道道的客家人,约莫40岁光景。健康肤色,蓬松漫散的头发,浓密的眉毛,颇小的眼睛,以及微塌的鼻子……我虽然对他们一家子并不熟悉,但对于蔡先生的言行举止,真要用个词来形容,那我绝对会脱口而出――奇怪!

一次,我正坐在窗边看书,窗外突然响起一连串嘀嘀嘀的喇叭声,闹得人无法静下心来。我探出窗去看个究竟,原来是蔡先生要开车外出,而隔壁家停放在门前的车挡住了他前行的路,因此,他按着喇叭,示意车的主人将车开走。烦杂的喇叭声耀武扬威地叫着,直至车的主人出现才作罢。无奈的是双方居然争执起来,吵得不可开交,楼上的居民忍无可忍,开始叫骂,非得把保安请来了,他们才平和下来。哎,真是爱惹事的蔡先生!

好不容易盼到了暑假,每天可以很早入睡……我整理被子,愉快地想着。突然,一连串扣人心弦的警铃声猛然响起!更郁闷的是,声音竟然源自去旅行的蔡先生家!并且每天夜晚准时响上一段时间,惹得楼上隔壁的人一阵阵臭骂,打电话投诉到管理处……而蔡先生一家人却不知所踪地在外旅行。回来后,出于好奇,我便问起蔡先生,原来是他们家没人看管,担心小偷偷窃……

蔡先生的事情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令我对他的所作所为深感厌恶。直到有一次,在电视艺术频道上看见蔡先生,才知道,他竟是一位小有名气的画家,心中不禁浮起一丝敬佩之意!

哈,还有一天,期待已久的奥运会开始了!我正入迷看着电视,隔壁突然国歌响起,出门看个究竟:蔡先生一家居然在播国歌,升国旗。

哎,真是奇怪的邻居!

我家的“邻居”

在我家,有两个大集体,一个是我们一家:爷爷、爸爸、妈妈和我;另一个,是住在我们家烟囱里的麻雀一家。这麻雀一家呀,可不是个省油的灯。   “瞌睡死我了!”我打了个哈欠,翻了个身,用被子蒙住了头继续做我的美梦,可是,这个美梦很快就被练嗓子的麻雀一家给扰乱了。我顾不得穿衣服,就趿着拖鞋,猫着腰,来到了麻雀一家的“别墅区”。嘘,你听:“叽叽喳喳,叽叽叽,叽叽喳喳,叽叽叽……”还挺有韵律的!小麻雀,告诉我你们的音乐老师是谁,能教你们唱出这么流利、这么动听的歌来。   这还不算,练完了嗓子,它们又在烟囱里练习前滚翻、后滚翻。哟,不好!一只小麻雀用力过猛,一下子甩了出去,还好,麻雀天生在天空中生活,它只是落到了窗台边,在麻雀妈妈的“鼓励”下,一个扑棱又飞到了窝内,它们更加热烈地“亲切交谈”着……   哎呀呀,我的麻雀们!算我求求你们,看你们的腿都酸了,快别辛苦了!今天是周末,快快出去玩吧,让我睡个安稳觉!   小麻雀虽然淘气,但长相还不赖:圆圆的眼睛像两颗黑宝石,闪闪发亮;尖尖的嘴巴,有一个小小的倒钩;一身灰中带黄的羽毛;一对细细的小脚,带着弯钩,小巧玲珑的身材显得非常灵活。   小麻雀可机灵了,找食的时候,总是警觉地“左顾右盼”。我还没有靠近它,它好像已经察觉到了什么,叼着食,箭一般地飞出去,又一个急返回,好像什么东西落下了。我只恨我的眼珠转得太慢,一眨眼,它已飞得无影无踪了。所以我每次去看小麻雀的时候,必须小心、再小心。   小麻雀啊,你们一直住我家,什么时候交房租呀?

我的新邻居

我 的 新 邻 居

丁集镇大牛学校四年级 张欣

燕子是大家再熟悉不过的了。自古以来,人们就喜欢让燕子在自己的屋檐下筑巢。早在唐朝,大诗人刘禹锡就曾这样写到:“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听奶奶说燕子飞到谁的家,就表示谁家会得到幸福。这样美好的寓意,有谁会拒绝呢?我当然也不例外。

假期的一天,我在屋里看书。突然,发现窗台外面有两只小鸟在上下跳动。哦!我仔细一看,原来是两只燕子,嘴里还衔着两根小树枝。我心里想:他们要干嘛呢?我踮起脚尖,悄悄地躲到帘子后面,发现他们放下小树枝就飞走了。不一会儿,又衔着小树枝飞了回来。噢!我明白了,他俩是怕我寂寞,和我做邻居来了!就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飞来飞去,见不到他们休息。第二天下午放学后,我冲到阳台上,发现他们的小家不知什么时候竟然造好了。

不久,母燕子下了两个蛋。自从她的蛋宝宝落地,她就蹲下身子,一直用她温暖的双翅包裹着,再也没有离开,好像生怕被谁抢了去。一个星期过去了,强烈的好奇心,使我轻轻地推开纱窗,想伸手抚摸一下她的羽毛。忽然,她猛地一伸脖子,尖利的嘴巴向我啄来,浑身的羽毛都立了起来,翅膀“啪啪”的拍打着,我像是触了高压电,连忙往后退。我的妈呀,吓死我了!我急忙关上窗户,隔着玻璃做出要抢她的“宝宝”的动作。我看她的眼睛

快要气爆了,翅膀拼命的拍打着窗户,玻璃快被打碎了。我有些好笑,心里想:你不知道我是在逗你玩吗?突然,我发现玻璃上有斑斑血迹,啊!原来是它的翅膀裂了。

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这样愚蠢的举动。我把家里的面包饼干,总之是我爱吃的,都一股脑的放到盘子里送到她身边,希望她可以原谅我。可她还是认为我有敌意,竖起羽毛,瞪大眼睛看着我。我不敢和她对视,急忙蹑手蹑脚的走开了。直到一天,我惊喜的听到几声稚嫩的鸣叫,我知道那是他们的雏儿。燕子又开始忙碌起来,每天进进出出,给他们的宝宝运口粮。

我把新邻居的故事写进了作文。老师抚摸着我的头,说:“燕子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不顾自己的安危,小小的身躯竟然敢于人类搏斗。再看看你们的父母,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是呀,世上哪个父母不是如此呢?冬天怕我们冷了,夏天怕我们热了;怕我们吃不饱,怕我们穿不暖;为我们的点滴进步感到高兴,为我们的感冒咳嗽焦急万分......“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我也有一个梦想,想快快的长大,长成一棵参天大树,为父母撑开一把大伞,让他们在绿荫下听我尽情的歌唱。

指导教师:沈新伟

我的好邻居

我的好邻居

陈鹏蔚 窗前的树枝在秋风中摇曳,远处又看见那熟悉的身影。瘦小的个子,虽然背驼了,但是走起路来还是那么轻快。满头银发,常常被风吹得有些凌乱,饱经风霜的脸上布满了皱纹。她操着一口浓浓的北方口音,每天穿得破破烂烂的,在我们楼下的垃圾桶里拣废品。她,就是住在我们楼上的王婆婆。

刚开始,我还不知道她就住在我们楼上,只以为她就是一个收废品的婆婆,直到有一天,我才知道她就住在我们楼上。那是一个周末的晚上,我们全家赴了酒宴回来。天已经黑尽了,小区里已经看不见几个人影了。我们来到楼下,习惯性地等待爸爸开门,突然,爸爸大叫一声:“糟了,忘了带卡了!”我和妈妈一听,傻了眼了,家里没人,无法给我们开单元门,这可怎么办?正在我们心急如焚的时候,一个矮矮小小的影子出现了,她歪着头,迈着轻快的步子,笑眯眯地说:“我有卡,我有卡!”,说着掏出拴在裤子上的钥匙和卡,帮我们把门打开了。我们全家都高兴极了,连声道谢,婆婆却轻轻地说:“不用谢,不用谢!”我们一起走进电梯,看到婆婆按了8楼,才知道她就住在我们楼上。今天真是运气好,遇到了这位好心的老婆婆,不然不知道我们在门外还要站多久。从那以后,见到王婆婆我都会主动跟她打招呼。王婆婆也总是露出她那慈祥的笑容。

因为王婆婆总是喜欢在垃圾桶附近找废品,所以,只要她看见我们单元有人没带卡,进不了门,她总是歪着头,迈着她的小步子,迅

速地走过来帮别人开门,每当我看到她那矮矮的身影,我的心里总是那么温暖。

王婆婆不仅很热心,还是一个心中有他人的好婆婆。记得那天早晨,我和妈妈一起下楼去上补习班,看见王婆婆正在往垃圾桶走,本以为她又去拣废品,没想到她提着一个小口袋,轻轻地放在地上就走了。我走过去一看,袋子上用透明胶贴了一张纸,纸上写着:“内有碎玻璃,请小心!”看着这张纸条,再望望那远去的矮小的身影,一股暖流流过我的心田。一张小小的纸条,一句简单的话语,就会减少清理垃圾的工人叔叔受伤的机会,平时我们没有想到的事情,一位拾荒的老婆婆想到了,这难道不是一种美德吗?心中有他人的人,在生活中一定会受到别人的尊重。

窗外,又飘起了一阵小雨,我坐在窗前埋头写着我的作业。抬起头来,又看见那矮矮小小的熟悉的身影。那身影让我心中充满温暖,那身影让我看见生活中美好的画面。

邻居的耳朵

我家对门住着一对老夫妇,据说老头子是山东人,早年入伍当兵,后来转业来到这个小城,安家落户,现在是一名离休干部。老头子有点耳背,我每逢进出门的时候,总能透过蒙着网纱的铁门听到他老婆高分贝的说话声,及老头带着山东口音的普通话震的整个楼梯间都是回音。老夫妻俩有一群孝顺的儿孙,每到周末隔着纱门望去人山人海的,满屋子欢声笑语,热闹非凡,惹得母亲总要感慨几句:有福之人啊...

今年夏天,老人的儿子在他们的小院子里靠墙搭了个丝瓜棚,不久瓜蔓爬上墙头,绿意葱葱,后来竟有星星点点几朵黄花开到隔墙我家的院子里来了,当小丝瓜长大成大丝瓜的时候,女儿就问我:“妈妈,这个是什么呀?”我说:”是丝瓜呀。”“哦...丝瓜啊!囡囡最不喜欢吃丝瓜了!”看着她拿腔捏调,郑重其事的样子,禁不住哑然失笑,不由想起我的另一个囡囡却是极爱吃丝瓜的。某日,母亲把丝瓜摘下,送到对门去,于是闲聊了开来。 “搬来多久啦?”

“不久,才三四个月。”

“那每天上班的是你女儿还是媳妇?”

“是女儿呢。”

“住一块呢啊?”

“嗯,一家都住一块儿。”

“那怎么不见娃儿他爸?”

“......”

后来我只得劝慰母亲,以后少串门就是了,别惹自个儿伤心。可母亲从来就是个爱热闹又极其爱面子的人,这回少不得要长吁短叹一阵子。有时候想想自己是冷情了些,在“孝道”这方面做的实在是差强人意,无奈性格使然,竟也半分强求不得。

几乎每天早上六点都能从邻居家准时传来的《新闻联播》音乐声中醒来,老房子隔音不好,仿若就在耳边响起,倒也省了闹钟,只不过难得周末睡个懒觉,略微嫌吵,但我却觉得有种以前从未有过的浓浓的人间烟火味。这片小区也算是小城最老的几个小区之一,住的也以中老年人居多,现在的年轻人大多买新的高层去了,留下这些人独居在此。每到傍晚或周末,车子停在小区间本就不宽的路上,显得拥挤却又特别有人气,略一猜测就能知道是儿孙们回来吃晚饭或者度周末来了。到了深夜,这些五颜六色,各种各样的车子又像凭空消失一般,好像从没来过,路面上洒着冷清的月光,无比寂寥。

我每天踩着相同的步伐,循着相同的路线,重复着一日又一日。我看着岁月如流水在手中轻轻滑过,只盼着时间啊,能过得快些,再快些。让我历经这千苦万难,白发苍苍之际也能拥有一个安宁的晚年,在冬日暖阳下可以细数回忆。

陌生的邻居

策划/本刊编辑部

特约执行/蔺春文

“邻居”这个平凡而又频繁的名词的背后,是一个个热乎乎的名字、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千百年来,无数的鲜活故事,让人魂牵梦绕,让人倍感亲切!

可曾几何时,一栋栋高楼大厦,一扇扇金属防盗门,匆忙的生活状态,闭塞的居住空间,还有一颗颗小心翼翼的心,把我们生生地隔开了。

“低头不见抬头见”的邻居逐渐离我们而去,“日日移家处处邻”成为了历史的背影。

人类是群居物种,总是以集体的智慧和力量在征服改造自然:人类是情感物种,更需要以一种交流的常态营造和谐,增加彼此之间的信任和安全感。

生活需要沟通,需要亲情、需要真诚的互相帮助,邻里之间守望相助,和睦相处,团结友爱,生活才会更加美好,社会才会更加和谐。

(执笔/蔺春文)

邻居家的猫

邻居家的猫

我们知道猫有一种让人羡慕的本领——它能够捉光老鼠让人安心睡觉。

我家没有猫,所以老鼠造反了。它的叫声让我一夜都睡不安宁。奶奶叹着气说:"唉,谁叫我们没有猫呢!"我想了一会对奶奶说:"奶奶,我有办法了。我们可以去借一只猫来的。"奶奶说:"那你去试试看。"

于是,我就去邻居家借猫。那位阿姨说:"借是可以的。只是这猫不肯跟别人走。你如果把它抱去,等一会儿它就会自己跑回来的!"我说:"那就让我试试。"我把猫抱回家。刚放下猫,还没等我把门关上,它就逃掉了。我和奶奶赶紧去找。我在那位阿姨家看到了那只猫。于是,我再次向阿姨说了借猫的事。征得阿姨的同意,我抱起猫走了。这次,奶奶把猫用绳子拴在楼梯下面。小猫在不停地挣扎,好象在说:"有谁来救救我呀!我怎么这么不幸,没有自由!"后来,它不叫了坐在一旁不知道想什么。我想不管你想什么办法,今天都得留在我家帮助我们捉老鼠。

晚上,那只猫经常叫,老鼠吓得不敢出来了。我们再也听不到老鼠的叫声了。有几只胆大的老鼠想悄悄地溜出来偷东西吃。猫儿总是一叫,二扑把老鼠吃掉。

现在,我家再也没有那可恶的老鼠了,这得归功于阿姨家的那只猫。我非常感谢它,因此,我经常买些鱼给它吃。

指导教师:冯永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