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四大吝啬鬼

欧洲四大吝啬鬼

欧洲四大吝啬鬼

爱钱是人的本性,这点我们必须承认。可人的欲望是可以节制的,所以世界上存在廉洁、乐于助人的人们,但这个世界总不都是那样完美的,贪婪、自私的人也是可见的,因为万物皆是矛盾体。人们在诉说美的时候,也不忘去描述那些“劣质品”。也许这样更能彰显美,凸显丑恶。

中外文学都有对吝啬鬼的描述,下面将简单介绍他们并谈谈个人感受:

第二位是法国剧作家 莫里哀喜剧《悭吝人》中的阿巴贡。他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吝啬鬼。他爱财如命,吝啬成癖。他不仅对仆人及家人十分苛刻,甚至自己也常常饿着肚子上床,以至半夜饿得睡不着觉,便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不顾儿女各有自己钟情的对象,执意要儿子娶有钱的寡妇,要女儿嫁有钱的老爷。当他处心积虑掩埋在花园里的钱被人取走后,他呼天抢地,痛不欲生,绘画出一个视钱如命的守财奴形象。

第三位是法国作家 巴尔扎克长篇小说《守财奴》中的葛朗台,他一生只恋着金钱,从来只是认钱不认人。侄儿查理为父亲的破产自杀而哭的死去活来,他居然说:“这年轻人(指查理)是个无用之辈,在他的心里是死人,而不是钱。”在他看来,人死是小事,失去财富是大事。妻子要自杀,葛朗台根本无所谓,而一想到这会使他失去大笔遗产,他心里就发慌。于是千方百计地抢夺了女儿欧也妮对母亲财产的继承权,并惺惺作态许诺按月付100法郎的“大利钱”,可一年下来,一个子也没舍得给女儿,太太生命垂危之际,他唯一的思考是治疗“要不要花很多的钱”。葛朗台把爱奉献给了金钱,而把冷漠无情的留给了自己,并通过自己有施与他人,他花了两三年的时间,用“他的吝啬作风把女儿训练成熟”,而且“变成了习惯”他这才放心地把伙食房的钥匙交给她。其次,他还是个占有狂。看到金子,要占有金子,便是他的执着狂。他抢夺女儿的梳妆匣,象老虎一样扑向睡着的婴儿。他担心女儿分去他手中一部分家财,“在女儿面前打哆嗦,”完全失去了常态。晚年患了“疯癫”,只能坐在轮椅上靠人推来推去,但他还亲自看藏着金子的密室。教父给他做临终法事,他竟想把镀金的十字架一把抓在手里。他临死时最依恋的不是唯一的女儿,而是将由女儿继承的那笔财产,并吩咐女儿要好好代为管理,等到她也灵魂升天后到天国与他交帐。一句话,随着时间推移,守财奴的占有狂,更是变本加厉。 第四个是俄国作家 果戈里长篇小说《死魂灵》中的泼留希金,他是俄国没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国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缩影。他实为富豪却形似乞丐,这个地主蓄有一千以上的死魂灵,要寻出第二个在他的仓库里有这么多的麦子麦粉和农产物,在堆房燥房和栈房里也充塞着尼绒和麻布、生熟羊皮、干鱼以及各种蔬菜和果子的人来就不大容易,然而他本人的吃穿

用度却极端寒伧。他的住室,如果没有桌子上的一顶破旧睡帽作证,是谁也不相信这房子里住着活人的。他的屋子里放着

再怎样相似的两个双胞胎,他们也是存在一些细微差异的,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克,不但吝啬,而且个性阴险凶残。俗话说:“自私不是错误,但损人利己、不择手段就是错误。”夏洛克为了得到金钱,想出魔鬼般的损招折磨人。而莫里哀笔下的“扁形人物”阿巴贡,他的吝啬体现在他的可笑、丑陋的行为上。但巴尔扎克毕竟是大手笔,他笔下的葛朗台作为吝啬鬼的典型性是

贪婪和吝啬是相辅相成的,吝啬鬼们聚敛财富时都是贪婪,在使用财富时都是吝啬。他们贪婪成癖,又吝啬成鬼。

外国文学作业

班级 学号 姓名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纵观欧洲文学发展的过程,汇集品目繁多的吝啬鬼群像,其中莎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剧《悭吝人》(《吝啬鬼》)里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堪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典型。 这四大吝啬鬼形象,产生在三个国家,出自四位名家之手,涉及几个世纪的社会生存,从一个角度概括了欧洲四百年来历史发展的进程。从创作的时间上说,泼溜希金出现最晚,果戈理的《死魂灵》写成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但从人物形象的阶级意识上说,泼留希金应列为最早,他是前苏联封建农奴制下的地主。夏洛克排行第二,他是十六世纪,即封建社会解体,资本原始积累初期旧式的高利贷者。阿巴公算作老三,他是十七世纪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资产者,葛朗台成了老四,他是十九世纪法兰西革命动荡时期投机致富的资产阶级暴发户。 这四代吝啬鬼,年龄相仿,脾气相似,有共性,又有各自鲜明的个性特征。简言之,泼留希金的迂腐,夏洛克的凶狠,阿巴公的多疑,葛朗台的狡黠,构成了他们各自最耀眼夺目的气质与性格。 一般公认,世界文学领域有四大吝啬鬼:一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克,二是莫里哀笔下的阿巴贡,三是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四是果戈理笔下的泼留希金。高中语文课本中选载其中三个供中学生阅读,这对开阔学生的视野、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有一定的作用。 英国杰出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非常成功地塑造了夏洛克这个贪婪、阴险、凶残的吝啬鬼形象。夏洛克是个资产阶级高利贷者,为了达到赚更多钱的目的,在威尼斯法庭上,他凶相毕露,同情怜悯。这就是夏洛克不同于其他吝啬鬼的个性。中学生阅读欣赏时,一定要把握其这个个性。 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巴尔扎克在他的名著《欧也妮?葛朗台》中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葛朗台。高中语文教材选文时只选其《家庭的苦难》一章中的一部分,并且给选文定名为《守财奴》,做临终法事时,他竟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金十字架抓到手里,这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他临终对女儿的遗言是夏洛克和葛朗台虽都属于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但前者是高利贷者,后者是资产阶级暴发户;前者贪吝得阴险凶残,后者贪吝得狡诈癫狂。而泼留希金则是俄国腐朽没落的地主阶级的典型,与前两个不同的是他竟对自己极端吝啬,以致形似乞丐而实为巨富。这三个人,金钱都将他们异化成鬼,成了金钱的奴隶。 莫里哀是十七世纪法国古典主义喜剧大师,他的创作对一切不合理性的社会导恶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吝啬鬼》一剧的情节从古罗马作家普劳图斯的《一坛金子》脱胎而来 。主人公阿巴贡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吝啬鬼。他爱财如命,吝啬成癖。他不仅对仆人及家人十分苛刻,甚至自己也常常饿着肚子上床,以至半夜饿得睡不着觉,便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不顾儿女各有自己钟情的对象,执意要儿子聚有钱的寡妇,要女儿嫁有钱的老爷。当他处心积虑掩埋在花园里的钱被人取走后,他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活画出一个视钱如命的守财奴形象。 莫里哀擅长塑造概括性很强的艺术形象。阿巴贡几乎成了吝啬的代名词。莫里哀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但稍嫌单薄,近于批评家所说的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剧《悭吝人》(《吝啬鬼》)里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堪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典型。

小学语文拓展知识

走向外国语学校(一) 一. 填空 1. 我国古代丝绸之路的主要交通工具是 ________ 。 2 . 2008 年奥运会将在 _____________ 举行。 3 . ___________ 被称为冰城。 4 .填主角 四面楚歌 __________ 煮豆燃萁 __________ 背水一战 __________ 指鹿为马 __________ 入木三分 __________ 纸上谈兵

__________ 卧薪尝胆 __________ 破釜沉舟 __________ 闻鸡起舞 __________ 负荆请罪 __________ 完璧归赵 __________ 三顾茅庐 __________ 鞠躬尽瘁 __________ 5 .水是生命的重要组成部分,人体内 ___% 是水分。我们的饮食主要成分是 _______ ,有句成语是“水能 _____ 亦能 _______ ”。 6 .长江三峡是由 _________ 、 _________ 和 _____________ 组成。

含有“看”的意思的词语和成语

来源:百度 搜集、整理:悦生

中国文化博大精深,尤其是汉字。比如在汉语中含有“看”的意思的词语就有很多。但用法又有不同。

含有“看”的意思的词语:

瞅,窥,瞄,望,注视,凝视,张望,眺,鸟瞰,俯视······

表示已经看到(看见)

表示向四周看(环视)(环顾)

表示向下看(俯视)(鸟瞰)

表示向远处看(远望)(远眺)

表示向上看(仰望)

表示恭敬地看(瞻仰)

表示注意力集中看(注视)(端详)

表示粗略的看(浏览)

表示偷偷地看(窥视) (偷窥)

表示看不起地看(轻视)(蔑视)

表示不值得地看(不屑一顾)

表示照应地看(看护)(照看)

表示生气地看(怒视)(瞪)

表示斜眼看(瞥)

表示拜访地看(探望)

表示上级查看(视察)

表示仔细地看(观察)

表示回过头看(回眸)

表示注意地看(注视)

其他表示看的词语:瞧 瞅 瞄 盯 眺望 瞻仰 俯视 打量 欣赏 环视 偷窥 窥视 注视 张望 注视、凝视、巡视、审视、僵视、斜视、环视(伺)、仰视俯视、轻视重视、近视远视、横目、侧目、游目、纵目、极目、张目、青眼、白眼、怒眼、电眼、观察、浏览、细阅、秋波、偷望、眺望、顾盼、回首、回眸

如“看”的同义词和近义词,根据词的细微差别来分,就有如下几十个。 ①表示一般地看的:如见、瞧、视、睹等。

②表示已看到的:如看见、见到、看到等。

③表示向远处看的:如眺、望、眺望、了望等。

④表示向上看的:如仰望、仰视等。

⑤表示向下看的:如鸟瞰、俯瞰等。

⑥表示向周围看的:如顾、张望、环视、巡视等。

⑦表示看全身的:如打量等。

⑧表示偷看的:如窥、窥视、窥测、窥探等。

⑨表示亲自看的:目睹、目击、目测等。

⑩表示集中精力看的:如盯、注视、凝视、凝望等。

表示斜着眼看的:如瞟、斜视等。

表示愤怒地看的:如瞪、怒视、怒目等。

表示略微看的:如一瞥、浏览等。

表示仔细看的:端详、察、察看、观察、检查、查看等。

表示恭敬地看的:如瞻仰等。

表示上级看下级的:如检阅、视察等

含有“看”字或与看有关的成语:

矮人看场 (ǎi rãn kàn chǎng) :比喻只知道附和别人,自己没有主见。也比喻见识不广。 矮子看戏 (ǎi zǐ kàn xì) :比喻只知道附和别人,自己没有主见。也比喻见识不广。

白眼相看 (bái yǎn xiāng kàn) :看别人时眼睛朝上或旁边,现出白眼珠,表示轻蔑,不屑一顾,对人不礼貌。

打狗看主人 (dǎ gǒu kàn zhǔ) :狗有主人,打不打它,要看给其主人留不留情面。比喻处理坏人下事要顾全其后台的情面。

佛眼相看 (fó yǎn xiāng kàn) :比喻好意对待,不加伤害。

狗眼看人 (gǒu yǎn kàn rãn) :比喻眼光势利。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 (guā mù xiāng kàn) :指别人已有进步,不能再用老眼光去看他。

看菜吃饭 (kàn cài chī fàn) :比喻根据具体情况办事。

看风使舵 (kàn fēng shǐ duò) :看风向转发动舵柄。比喻看势头或看别人的眼色行事。 也作“见风使舵”。

看破红尘 (kàn pò hóng chãn) :旧指看透人生,把生死哀乐都不放在心上的消极的生活态度。现也指受挫折后消极回避、无所作为的生活态度。

看人眉眼 (kàn rãn mãi yǎn) :比喻看人脸色。

看杀卫玠 (kàn shā wâi jiâ) :卫玠:晋人,字叔宝,风采极佳,为众人所仰慕。卫玠被人看死。比喻为群众所仰慕的人。

看朱成碧 (kàn zhū chãng bì) :将红的看成绿的。形容眼睛发花,视觉模糊。

冷眼静看 (lěng yǎn jìng kàn) :形容从旁冷静而仔细地观察。

另眼相看 (lìng yǎn xiāng kàn) :用另一种眼光看待。指看待某个人不同一般。也指不被重视的人得到重视。

雾里看花 (wù lǐ kàn huā) :原形容年老视力差,看东西模糊,后也比喻看事情不真切。 近:水中望月

下马看花 (xià mǎ kàn huā) :比喻停下来,深入实际,认真调查研究。 远来和尚好看经 (yuǎn lái hã shàng hǎo kàn jīng) :比喻外地来的人比本地人更受重视。

拄笏看山 (zhǔ hù kàn shān) :拄:支撑;笏:古代大臣上朝时拿着的手版。旧时比喻在官有高致。

走马看花 (zǒu mǎ kàn huā) :走马:骑着马跑。骑在奔跑的马上看花。原形容事情如意,心境愉快。后多指大略地观察一下。

更多:

矮人看场 矮人看戏 矮子看戏 不看僧面看佛面 白眼相看 打狗看主 佛眼相看 刮目相看 狗眼看人 看菜吃饭 看菜吃饭,量体裁衣 看风使船 看风驶船 看风使舵 看风使帆 看家本领 看家本事 看景生情 看破红尘 看人眉睫 看人眉眼 看人下菜碟儿 看人行事 看杀卫玠 看朱成碧 冷眼静看 另眼看待 另眼看戏 另眼相看 面面相看 马上看花 青眼相看 雾里看花 下马看花 远来和尚好看经 拄笏看山 拄颊看山 走马看花 矮人观场 矮子观场 傍观冷眼 悲观厌世 傍观者清 傍观者审,当局者迷 比量齐观 炳如观火 炳若观火 作壁上观 迟徊观望 迟回观望 侈人观听 粲然可观 察言观色 察颜观色 迟疑观望 察言观行 东观续史 东观西望 达观知命 东观之殃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等量齐观 洞若观火 洞如观火 东望西观 大有可观 耳闻是虚,眼观为实 返观内视 返观内照 隔岸观火 观场矮人 观风察俗 观过知仁 观化听风 观机而动 观机而作 观今宜鉴古 观貌察色 观眉说眼 观山玩水 公听并观 观望不前 观往知来 观形察色 观衅伺隙 观隅反三 观者成堵 观者如堵 观者如垛 观者如市 观者如云 观者如织 观者云集 静观默察 借镜观形 镜里观花 燎若观火 燎如

观火 冷眼旁观 明若观火 旁观者清 跑马观花 凭轼旁观 齐量等观 迁延观望 束手旁观 烧犀观火 水月观音 叹观止矣 探观止矣 听其言而观其行 叹为观止 蔚为大观 兴观群怨 袖手旁观 雄伟壮观 仰观俯察 以观后效 眼观六路 眼观四处,耳听八方 眼观四路,耳听八方 岩居川观 游目骋观 洋洋大观 作壁上观 坐观成败 坐井观天 走马观花 侏儒观戏 作如是观 坐山观虎斗 掌上观文 掌上观纹

打印欧洲四大吝啬鬼

夏洛克

英国杰出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非常成功地塑造了夏洛克这个贪婪、阴险、凶残的吝啬鬼形象。夏洛克是个资产阶级高利贷者,为了达到赚更多钱的目的,在威尼斯法庭上,他凶相毕露,“我向他要求的这一磅肉,是我出了很大的代价买来的,它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里。”像一切吝啬鬼一样,贪婪是其共性。夏洛克之所以拒绝两倍乃至三倍借款的还款,而坚持按约从商人安东尼奥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是因为安东尼奥借钱给人时不收利息,影响了夏洛克的高利贷行业,所以他要借机报复,致安东尼奥于死地,好使自己的高利贷行业畅行无阻,从而聚敛更多的财富。

夏洛克作为典型的吝啬鬼形象,其个性是阴险凶残,当法庭调解让借款人安东尼奥出两倍甚至三倍的钱偿还他时,夏洛克险恶的说:“即使这六千块钱中间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分作六份,每一份都可以变成一块钱,我也不要它们,我只要照约处罚。”说着便在自己的鞋口上磨刀,时刻准备从安东尼奥胸口上割下一磅肉,凶残地致安东尼奥于死地,而且一味固执,没有丝毫的同情怜悯。这就是夏洛克不同于其他吝啬鬼的个性。中学生阅读欣赏时,一定要把握其这个个性。

葛朗台

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巴尔扎克在他的名著《欧也妮·葛朗台》中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葛朗台。高中语文教材选文时只选其《家庭的苦难》一章中的一部分,并且给选文定名为《守财奴》,“守财奴”,即看守财产的奴隶,人本应是财产的主人,是财富的支配者,可是葛朗台却成了守财奴,“看到金子,占有金子,便是葛朗台的执着狂”,金钱已经使他异化。他为了财产竟逼走侄儿,折磨死妻子,剥夺独生女对母亲遗产的继承权,不许女儿恋爱,断送她一生的幸福。作者通过葛朗台一生的描写,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贪婪和吝啬是相辅相成的,吝啬鬼们聚敛财富时都是贪婪,在使用财富时都是吝啬。像其他吝啬鬼一样,葛朗台既贪婪成癖,又吝啬成鬼。 但巴尔扎克毕竟是大手笔,他笔下的葛朗台作为吝啬鬼的典型性是“执着狂”,尤其是一个“狂”字,高度概括了葛朗台的个性特征。中学生欣赏这个人物形象时,只有抓住“狂”字这把钥匙,才能深刻领会其典型性。过了七十六岁的葛朗台老头在看到女儿把玩自己的定情之物金梳妆匣时,竟“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一个“纵”和一个“扑”字将老葛朗台贪婪到发狂的形象活化到纸上。 当独生女声明匣子是情人寄存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扑过去想抢回时,老头竟“使劲一推,欧也妮便倒在母亲床上。”梳妆匣上镶嵌的金子

异化了父女之情,使吝啬鬼发狂。但抢夺女儿的情物梳妆匣把太太气得晕死过去的现实使葛朗台从癫狂的漩涡中跳出,变得异常清醒,“孩子,咱们别为一个匣子生气啦,拿去吧,”老箍桶匠马上把匣子扔到床上,并且到自己的密室拿一把金路易来也摔在床上,声称是送给欧也妮的。葛朗台的“大方”,搞得太太和女儿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其中的隐秘只有吝啬鬼自己清楚。为一只梳妆匣气死了太太,女儿按律将继承家庭财产的一半,那等于要了葛朗台的命,狡诈的葛朗台知道以小失大划不来,便百般讨好自己的女儿,甚至常在她面前哆嗦,装模作样,以亲情为诱饵,骗女儿放弃对亡母财产的继承权,并且常利用女儿对情人的特有感情占便宜。这些都表现了吝啬鬼个性的另一个侧面——“狡诈”。

但葛朗台毕竟是拜金狂。当他到弥留之际,生命力退守在眼睛里时,他能够睁开眼时,竟几小时地用眼睛盯着金子,脸上的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当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为他做临终法事时,他竟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金十字架抓到手里,这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他临终对女儿的遗言是“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帐。”一生疯狂地追求金钱,占有金钱,最后被金钱所累时仍竭力呼唤着金钱而走向坟墓,金钱已经使他异化成鬼,一个疯狂狡诈的吝啬鬼。

泼留希金

作为吝啬鬼,夏洛克和葛朗台虽个性不同,但都有贪婪吝啬的共性,都是处心积虑地聚敛财富的资产阶级代表。而果戈里笔下的泼留希金则是俄国没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国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缩影。虽然贪婪吝啬三者如一,但腐朽没落则是泼留希金的个性。

他实为富豪却形似乞丐,这个地主蓄有一千以上的死魂灵,要寻出第二个在他的仓库里有这么多的麦子麦粉和农产物,在堆房燥房和栈房里也充塞着尼绒和麻布、生熟羊皮、干鱼以及各种蔬菜和果子的人来就不大容易,然而他本人的吃穿用度却极端寒碜。衣服很象一件妇人的家常衫子,且沾满了面粉,后背还有一个大窟窿。头上戴的帽子,正如村妇所戴的,颈子上也围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是旧袜子?腰带还是绷带?不能断定。但决不是围巾。他的住室,如果没有桌子上的一顶破旧睡帽作证,是谁也不相信这房子里住着活人的。他的屋子里放着“一个装些红色液体,内浮三个苍蝇,上盖一张信纸的酒杯„„一把发黄的牙刷,大约还在法国人攻入莫斯科之前,它的主人曾经刷过牙的。”泼留希金虽家财万贯,但对自己尚且如此吝啬。对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女儿成婚,他只送一样礼物——诅咒;儿子从部队来信讨钱做衣服也碰了一鼻子灰,除了送他一些诅咒外,从此与儿子不再相关,而且连他的死活也毫不在意。他的粮堆和草堆都变成了真正的粪堆,只差还没人在这

上面种白菜;地窖里的面粉硬得象石头一样,只好用斧头壁下来„„泼留希金已经不大明白自己有些什么了,然而他还没有够,每天每天聚敛财富,而且经他走过的路,就用不着打扫,甚至偷别人的东西。这就是泼留希金的所作所为。

总上所述,三个吝啬鬼形象其共性都是敛财时的贪婪和用财时的吝啬,但贪吝的特征却各不相同。夏洛克和葛朗台虽都属于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但前者是高利贷者,后者是资产阶级暴发户;前者贪吝得阴险凶残,后者贪吝得狡诈癫狂。而泼留希金则是俄国腐朽没落的地主阶级的典型,与前两个不同的是他竟对自己极端吝啬,以致形似乞丐而实为巨富。这三个人,金钱都将他们异化成鬼,成了金钱的奴隶。

阿巴贡

阿巴贡是莫里哀喜剧《吝啬鬼》(又名《悭吝人》)中的主人公。他生性多疑,视钱如命,就连赠你一个早安也舍不得说,而说借你一个早安。 莫里哀是十七世纪法国古典主义喜剧大师,他的创作对一切不合理性的社会导恶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吝啬鬼》一剧的情节从古罗马作家普劳图斯的《一坛金子》脱胎而来 。主人公阿巴贡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吝啬鬼。他爱财如命,吝啬成癖。他不仅对仆人及家人十分苛刻,甚至自己也常常饿着肚子上床,以至半夜饿得睡不着觉,便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不顾儿女各有自己钟情的对象,执意要儿子娶有钱的寡妇,要女儿嫁有钱的老爷。当他处心积虑掩埋在花园里的钱被人取走后,他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活画出一个视钱如命的守财奴形象。

莫里哀擅长塑造概括性很强的艺术形象。阿巴贡几乎成了吝啬的代名词。莫里哀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但稍嫌单薄,近于批评家所说的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纵观欧洲文学发展的过程,汇集品目繁多的吝啬鬼形象,其中莎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剧《悭吝人》(《吝啬鬼》)里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堪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典型。

这四大吝啬鬼形象,产生在三个国家,出自四位名家之手,涉及几个世纪的社会生存,从一个角度概括了欧洲四百年来历史发展的进程。从创作的时间上说,泼溜希金出现最晚,果戈理的《死魂灵》写成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但从人物形象的阶级意识上说,泼留希金应列为最早,他是前苏联封建农奴制下的地主。夏洛克排行第二,他是十六世纪,即封建社会解体,资本原始积累初期旧式的高利贷者。阿巴公算作老三,他是十七世纪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资产者,葛朗台成了老四,他是十九世纪法兰西革命动荡时期投机致富的资产阶级暴发户。 这四代吝啬鬼,年龄相仿,脾气相似,有共性,又有各自鲜明的个性特征。简言之,泼留希金的迂腐,夏洛克的凶狠,阿巴公的多疑,葛朗台的狡黠,构成了他们各自最耀眼夺目的气质与性格。

(一)夏洛克

英国杰出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非常成功地塑造了夏洛克这个贪婪、阴险、凶残的吝啬鬼形象。夏洛克是个资产阶级高利贷者,为了达到赚更多钱的目的,在威尼斯法庭上,他凶相毕露,“我向他要求的这一磅肉,是我出了很大的代价买来的,它是属于我的,我一定要把它拿到手里。”

象一切吝啬鬼一样,贪婪是其共性。夏洛克之所以拒绝两倍乃至三倍借款的还款,而坚持按约从商人安东尼奥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是因为安东尼奥借钱给人时不收利息,影响了夏洛克的高利贷行业,所以他要借机报复,致安东尼奥于死地,好使自己的高利贷行业畅行无阻,从而聚敛更多的财富。

夏洛克作为典型的吝啬鬼形象,其个性是阴险凶残,当法庭调解让借款人安东尼奥出两倍甚至三倍的钱偿还他时,夏洛克险恶的说:“即使这六千块钱中间的每一块钱都可以分作六份,每一份都可以变成一块钱,我也不要它们,我只要照约处罚。”说着便在自己的鞋口上磨刀,时刻准备从安东尼奥胸口上割下一磅肉,凶残地致安东尼奥于死地,而且一味固执,没有丝毫的同情怜悯。这就是夏洛克不同于其他吝啬鬼的个性。

(二)、葛朗台

法国批判现实主义文学大师巴尔扎克在他的名著《欧也妮•葛朗台》中也塑造了一个典型的吝啬鬼形象——葛朗台。

“守财奴”,即看守财产的奴隶,人本应是财产的主人,是财富的支配者,可是葛朗台却成了守财奴,“看到金子,占有金子,便是葛朗台的执着狂”,金钱已经使他异化。他为了财产竟逼走侄儿,折磨死妻子,剥夺独生女对母亲遗产的继承权,不许女儿恋爱,断送她一生的幸福。作者通过葛朗台一生的描写,深刻揭露了资本主义社会中人与人之间赤裸裸的金钱关系。

贪婪和吝啬是相辅相成的,吝啬鬼们聚敛财富时都是贪婪,在使用财富时都是吝啬。像其他吝啬鬼一样,葛朗台既贪婪成癖,又吝啬成鬼。

但巴尔扎克毕竟是大手笔,他笔下的葛朗台作为吝啬鬼的典型性是“执着

狂”,尤其是一个“狂”字,高度概括了葛朗台的个性特征。中学生欣赏这个人物形象时,只有抓住“狂”字这把钥匙,才能深刻领会其典型性。过了七十六岁的葛朗台老头在看到女儿把玩自己的定情之物金梳妆匣时,竟“身子一纵,扑上梳妆匣,好似一头老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一个“纵”和一个“扑”字将老葛朗台贪婪到发狂的形象活化到纸上。

当独生女声明匣子是情人寄存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扑过去想抢回时,老头竟“使劲一推,欧也妮便倒在母亲床上。”梳妆匣上镶嵌的金子异化了父女之情,使吝啬鬼发狂。但抢夺女儿的情物梳妆匣把太太气得晕死过去的现实使葛朗台从癫狂的漩涡中跳出,变得异常清醒,“孩子,咱们别为一个匣子生气啦,拿去吧”,老箍桶匠马上把匣子扔到床上,并且到自己的密室拿一把金路易来也摔在床上,声称是送给欧也妮的。葛朗台的“大方”,搞得太太和女儿面面相觑,莫名其妙。其中的隐秘只有吝啬鬼自己清楚。为一只梳妆匣气死了太太,女儿按律将继承家庭财产的一半,那等于要了葛朗台的命,狡诈的葛朗台知道以小失大划不来,便百般讨好自己的女儿,甚至常在她面前哆嗦,装模作样,以亲情为诱饵,骗女儿放弃对亡母财产的继承权,并且常利用女儿对情人的特有感情占便宜。这些都表现了吝啬鬼个性的另一个侧面——“狡诈”。

但葛朗台毕竟是拜金狂。当他到弥留之际,生命力退守在眼睛里时,他能够睁开眼时,竟几小时地用眼睛盯着金子,脸上的表情仿佛进了极乐世界。当神甫把镀金的十字架送到他唇边,给他亲吻基督的圣像,为他做临终法事时,他竟做了一个骇人的姿势,想把金十字架抓到手里,这最后的努力送了他的命。他临终对女儿的遗言是“把一切照顾得好好的,到那边来向我交帐。”一生疯狂地追求金钱,占有金钱,最后被金钱所累时仍竭力呼唤着金钱而走向坟墓,金钱已经使他异化成鬼,一个疯狂狡诈的吝啬鬼。

(三)、泼留希金

作为吝啬鬼,夏洛克和葛朗台虽个性不同,但都有贪婪吝啬的共性,都是处心积虑地聚敛财富的资产阶级代表。而果戈里笔下的泼留希金则是俄国没落地主的典型,是俄国封建社会行将灭亡的缩影。虽然贪婪吝啬三者如一,但腐朽没落则是泼留希金的个性。

他实为富豪却形似乞丐,这个地主蓄有一千以上的死魂灵,要寻出第二个在他的仓库里有这么多的麦子麦粉和农产物,在堆房燥房和栈房里也充塞着尼绒和麻布、生熟羊皮、干鱼以及各种蔬菜和果子的人来就不大容易,然而他本人的吃穿用度却极端寒碜。衣服很象一件妇人的家常衫子,且沾满了面粉,后背还有一个大窟窿。头上戴的帽子,正如村妇所戴的,颈子上也围着一种莫名其妙的东西,是旧袜子?腰带还是绷带?不能断定。但决不是围巾。他的住室,如果没有桌子上的一顶破旧睡帽作证,是谁也不相信这房子里住着活人的。他的屋子里放着“一个装些红色液体,内浮三个苍蝇,上盖一张信纸的酒杯......一把发黄的牙刷,大约还在法国人攻入莫斯科之前,它的主人曾经刷过牙的”。泼留希金虽家存万贯,但对自己尚且如此吝啬。对他人就可想而知了。

女儿成婚,他只送一样礼物——诅咒;儿子从部队来信讨钱做衣服也碰了一鼻子灰,除了送他一些诅咒外,从此与儿子不再相关,而且连他的死活也毫不在意。他的粮堆和草堆都变成了真正的粪堆,只差还没人在这上面种白菜;地窖里的面粉硬得象石头一样,只好用斧头壁下来......泼留希金已经不大明白自己有些什么了,然而他还没有够,每天每天聚敛财富,而且经他走过的路,就用不着打

扫,甚至偷别人的东西。这就是泼留希金的所作所为。

综上所述,三个吝啬鬼形象其共性都是敛财时的贪婪和用财时的吝啬,但贪吝的特征却各不相同。夏洛克和葛朗台虽都属于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但前者是高利贷者,后者是资产阶级暴发户;前者贪吝得阴险凶残,后者贪吝得狡诈癫狂。而泼留希金则是俄国腐朽没落的地主阶级的典型,与前两个不同的是他竟对自己极端吝啬,以致形似乞丐而实为巨富。这三个人,金钱都将他们异化成鬼,成了金钱的奴隶。

(四)、阿巴贡

莫里哀是十七世纪法国古典主义喜剧大师,他的创作对一切不合理性的社会导恶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

《吝啬鬼》一剧的情节从古罗马作家普劳图斯的《一坛金子》脱胎而来 。主人公阿巴贡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吝啬鬼。他爱财如命,吝啬成癖。他不仅对仆人及家人十分苛刻,甚至自己也常常饿着肚子上床,以至半夜饿得睡不着觉,便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不顾儿女各有自己钟情的对象,执意要儿子聚有钱的寡妇,要女儿嫁有钱的老爷。当他处心积虑掩埋在花园里的钱被人取走后,他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活画出一个视钱如命的守财奴形象。

莫里哀擅长塑造概括性很强的艺术形象。阿巴贡几乎成了吝啬的代名词。莫里哀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但稍嫌单薄,近于批评家所说的“扁形人物”。莫里哀的喜剧大多遵循古典主义的“三一律”原则,冲突集中,结构严谨。莫里哀常用“闹剧”手法来营造喜剧气氛,增强喜剧的讽刺效果。

三一律

three unities

三一律是戏剧结构理论之一,一种关于戏剧结构的规则。先由文艺复兴时期意大利戏剧理论家提出,后由法国古典主义戏剧家确定和推行。

三一律规定剧本创作必须遵守时间、地点和行动的一致,即一部剧本只允许写单一的故事情节,戏剧行动必须发生在一天之内和一个地点。法国古典主义戏剧理论家布瓦洛把它解释为“要用一地、一天内完成的一个故事从开头直到末尾维持着舞台充实。”

三一律是从亚里士多德的《诗学》引申出来的。在《诗学》中,亚里士多德论述了戏剧行动的一致性,认为戏剧“所模仿的就只限于一个完整的行动”,但并不排斥使用次要的情节。他也提到“悲剧力图以太阳的一周为限”,但这只是指演出时间的长度。

16世纪,亚里士多德的观点被阐发、曲解。意大利理论家基拉尔底·钦提奥在1545年首先提出“太阳运行一周”指的是剧情的时间。其后,洛德维加·卡斯特尔维屈罗在注释《诗学》时又进一步阐述了剧情时间与演出时间必须一致的观点,并认为戏剧“必须真正限于一个单一的地点”。此外,戏剧行动的一致性也被加上了排斥次要情节、只能有一条情节线的限制。

17世纪,三一律被法国古典主义戏剧家当作不可违反的规定而极力推行,并在欧洲剧坛长期占据统治地位。18世纪以后,随着浪漫主义戏剧的兴起,三一律不断受到戏剧家的抨击,逐渐被冲破。

三一律作为古典主义戏剧的一条固定法则,对剧本创作是一种严重的束缚,它最终被打破是势在必然。不过,作为戏剧结构的一种形式,它可以使剧本结构更趋集中、严谨,一些剧作家运用它曾写出成功之作。又称三整一律,意指一出戏只能表现单一的行动,情节只能在一天之内和一个地点展开。亚里士多德在《诗学》中曾指明悲剧“所模仿的就只限于一个完整的行动”,同时指出一出戏的演出时间应“以太阳的一周为限”。在16世纪,意大利理论家C·G.基拉尔底•钦提奥把“太阳运行一周”解释为剧情的时间限度,L.卡斯特尔维特罗又进一步规定一出戏“必须真正限定一个单一的地点”。在17世纪,法国古典主义戏剧理论家(-D).N.布瓦洛把三一律总括为“要用一地、一天内完成的一个故事从开头直到末尾维持着舞台充实”,并以此作为不能违背的结构法规。把三一律作为一种戏剧结构的方式,有助于使剧本的结构集中、严谨,运用这种结构方式也造就了不少成功的剧作。但是,把它作为一种法规,对戏剧创作则是严重的束缚。所以18世纪以后,特别是浪漫主义剧作家,一再攻击这一法规,其创作实践也已突破了这一法规。

“三一律”是古典主义戏剧的艺术法则,要求戏剧创作在时间、地点和情节三者之间保持一致性,即要求一出戏所叙述的故事发生在一天(一昼夜)之内,地点在一个场景,情节服从于一个主题。莫里哀的喜剧《伪君子》就是按

古典主义者主认为,“三一律”原系古希腊亚里士多德的理论。其实,这是对亚里士多德的曲解。下如马克思所指出:

“三一律”是十七世纪古典主义的产物,它是当时法国宫廷中的文人学者根据路易十四的政治意图而制订出来的,最后总结性地反映在古典主义理论家布瓦洛的《诗艺》中。在此书的第三章中写道:“不过我们要遵守理性制定的规则,希望开展情节,处处要尊重技巧;在一天、一地完成一件事,一直把饱满的戏维持到底。”这是对“三一律”最简明的概括。

古典主义戏剧艺术的实践表明,“三一律”在政治上符合君主专制政体的要求,在艺术上既体现了时间和空间方面高度简练、紧凑、集中等优点,但又存在人物性格单一化、类型化,戏剧结构上绝对化、程式化等弱点,最终束缚了戏剧艺术的发展,为后人所摒弃。

贪婪与吝啬的群像——欧洲四大吝啬鬼形象大比拼

贪婪与吝啬的群像 

欧洲 四大吝啬鬼形 象大 比拼 

■ 徐 州 高 等 师 范 学校 文 理 系  沈 毅 

纵 观 欧洲 文 学 发 展 的轨 迹 。 集 名 目繁 多 的  汇

阿 尔巴贡 的贪婪 主要表 现在 他放高 利贷 的  

吝啬鬼群像 , 中莎 士比亚喜剧《 其 威尼斯商人》 中  条 款上 :他 的儿子克 莱 昂特 在不 明真相 的情况 

通 他 的夏洛克 , 莫里哀喜剧 《 悭吝人》 《 (吝啬鬼 》里 的  下 。 过 中 问人 向他 借 了一 万 五 千 法 郎 , 不 仅  )

阿尔 巴贡 。 巴尔扎 克小说 《 欧也妮 ・ 朗台》 葛 中的  利息高 昂。 而且还附带一个 小条款 :所需一万五  “ 葛 朗台 , 以及果 戈理 小 说 《 魂灵 》 的泼 留希  千法 郎 。 死 里 贷方仅有一万二千 现金 , 下余一千埃居 ,   金. 堪称为欧洲 文学 中不朽 的四大吝啬鬼 典型。   以旧衣 、 物与首饰 折付 ……” 下来还有 一张  杂 接

这 四大吝啬鬼 中 . 前三位 已经被各 种版 本的  关 于那些废 旧杂物 的清单 。 难怪克莱昂特看完清 

中学教科 书以各种不 同的节选形式收 录 , 让广 大  单后会大骂 :见他 的鬼 !简直是奸商 。 “ 杀人不见 

师 生尽 情 领 略 了 欧洲 文 学 的艺 术 魅 力 。 了让 广  血 的凶手 !谁从来 听说过这种高利贷 的?利息已  为

大师生更深刻 、 细致 、 面地 了解这些作 品 , 四  经 高到不能再 高 了. 还不知 足 。 我把他 拾来  全 让 他 要

照三 千 法 郎收 下 来 ?我 拿 到手 , 六  连 大吝啬鬼 的形象更 丰满 、 生动地再现于 广大读 者  的破 铜 烂 铁 ,

面前 . 本文特别用 比较 的方式突 出这些文学形 象  百法郎也变卖不 出。 ……他 简直是活要人命 。 所  ” 的特点 . 以期读者产生更大的阅读、 探究兴趣 。  

以 . 父 子 明 白真 相 后 会 有 那 么 精 彩 的对 白— —   当

这 四大吝啬 鬼形 象 。 产生 在三 个 国家 , 自 出   “ 么, 怎 死鬼 ?不务正业 , 走短 命路 的 , 原来是你  ”怎么 , 爸爸? 天害理 , 伤 干欺心事的 , 原来是  四位名家之 手 。 及几个世 纪 的社 会生存 , 一  啊? “ 涉 从

个 角度概括了欧洲 四百年来历史发展的进程 。 从  您啊?” 死活不管 , “ 胡乱借 钱的 , 来是你 啊?” 原  

放印子钱 , 非法致富的 , 原来是您啊?”参见《 ( 悭  创 作的时 间上说 , 留希金 出现最 晚 , 戈理 的  “ 泼 果 《 死魂灵》 写成 于 1 9世纪 4 0年代。 但从人物形 象  吝人》 第二幕第二场 ) 而克莱 昂特 的最后一句话 :  

的 阶级意识 上说 , 留希金 则为最 早 , 是前 苏  泼 他

6世纪 。 即封建社会解体 , 资本原 始积累初期 旧  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时期 的资产者。葛朗 台成了老  的资产阶级暴发户。  

… …

就连古来声名最狼藉 的放高利贷的 。他们 

联封建农奴制下 的地 主 。夏洛克排行第二 , 他是  丧心病 狂 。 出种种花 样 , 想 和您重利 盘剥 的手段 

比. 也不如 您苛细 ……” 就更 充分地暴 露 了阿 

无 独有偶 ,夏洛克也是一名高 利贷商人 , 他 

苛   式的高利贷者。 阿尔 巴贡算作老 三 , 他是 1 世纪  尔 巴贡在获取金钱时的贪婪、 细与精 明了。 7 他之  四.他是 1 9世纪法兰西革命 动荡时期投机致 富  的贪婪集中表现在他与安东尼奥 的交易上 .

所 以拒绝两倍乃 至三倍借款 的还款 . 而坚 持按约 

这 四代吝 啬鬼 , 年龄 相仿 , 脾气 相 似 , 有共  从 安 东 尼 奥 的 胸 口割 下 一 磅 肉 . 因 为安 东尼 奥  是 影响 了夏洛 克的高 利贷行  性。 又有各 自鲜 明的个性与时代特征。简言之 , 泼  借钱给人时不收利息 . 所 致安东尼奥 于死地 , 好使  留希金 的迂腐 。 夏洛克 的凶狠 。 阿尔 巴贡的多疑 , 业 。 以他要借机报 复 ,  

葛朗台的狡黠 . 成了他们各 自最耀 眼夺 目的气  自己在高利贷行 业畅行无阻 。 构 从而 聚敛更 多的财 

质与性格 。   富。所 以当法庭调解让借款人安东尼奥 出两倍甚 

贪婪和吝啬总是相辅 相成 的。 吝啬鬼们聚敛  至三倍的钱偿还他 时 。 夏洛克险恶地说 :把整个  “

我都不 能答应 。”参见《 ( 威尼斯  财富时都是贪婪 的 。 使用财富时也都是极其吝  儿的威尼斯给我 。 在 啬的。他们既贪婪成癖 。 又吝啬成鬼。   商人》 四幕第一 场 ) 时刻准 备从安东 尼奥胸  第 他

1上割下一磅 肉,凶残地致安东尼奥 于死地 . : 3 而  龄 , 他 却 对 他 们 极 为 吝 啬 , 给 他 们 钱 花 。 让  可 不 不

且 一 味 固执 。 有 丝 毫 的 同 情 怜 悯 。这 就 是 夏 洛  他 们 穿 衣 打扮 ,以 至 于 逼 得 儿 子 要 铤 而走 险 。 没 去 

克不同于其他吝啬鬼的个性 

借高利贷 , 但无巧不成 书 , 却借到 了老子 的头上 。  

而老葛朗 台的贪婪 则表现 在他对 金子 疯狂  不仅 如此 , 他还 让儿 子娶一个 富裕 的寡妇 。 让女 

的 占有 上 。 “ 见 金 子 , 看 占有 金 子 , 是 他 的执 著  儿 嫁 给 一 个 “ 要 嫁 妆 ” 年 过 半 百 的老 头 . 自 便 不 的 而  

狂。” 我们欣赏这个人 物形象 时 。 只有抓住 “ ” 狂 字  己却要娶一个与儿女差 不多年纪 的美貌 的姑娘  这把钥匙 。 才能深刻领会其 典型

性 。老葛朗台 已   所 以也 就 难 怪 儿 子 要 和 女 儿 商 量 离 开 这 个 吝 啬 

经年 高 7 6岁 .可 当他 看 到 女 儿 把 玩 自己 的 订 情  鬼 的父 亲 。 心 爱 的人 远 走 高 飞 了 。 和   之物— — 金 梳妆 匣 时 , 竟 “ 子 一 纵 , 上 梳 妆  他 身 扑 泼 留希 金 对 儿 女 的 吝 啬 似 乎 更甚 . 虽 家 存  他 匣 ,好 似 一 头 老 虎 扑 上 一 个 睡着 的 婴 儿 ” 一个   万 贯 , 女 儿 成 婚 时 , 只 送 一 样 礼 物 —— 诅 咒 : 。 但 他   “ ” 一个 “ ” 将 老 葛 朗 台对 金 子 的 贪婪 、 纵 和 扑 字 发  儿子从部 队来信 讨钱做衣服也 碰了一鼻子灰 . 除 

狂的形象跃然纸上 。即使在生命 的弥 留之际 . 他  了送 他 一 些 诅 咒 外 , 此 与 儿 子 不 再 相 关 。 且  从 而 能够睁开眼时 。竞 几小时地用眼睛 盯着金子 。 脸  连 他 的 死 活也 毫 不 在 意  上的表情仿佛进 了极乐世界。而当神甫把镀金 的  而 巴尔扎克在塑造 老葛朗 台的形象 时 . 主  则 十字架送到 他唇边 , 给他亲 吻基督 的圣像 , 为他  要在家庭的环境 中完成 的。作为千万 富翁的他住  做临终法事 时 。 他竟 做 了一个 骇人 的姿势 。 想把  在 一 所 灰 暗 阴森 的老 房 子 里 . 梯 的踏 板被 虫 蛀  楼 金十字架抓 到手里 。这 最后的贪婪送 了他 的命 。 坏 了 。每 一 顿 饭 的面 包 、 物 , 天 要 点 的蜡 烛 。   食 每  

老 葛 朗 台是 可 悲 的 . 他一 生 用 尽 各 种 方 法 贪 婪 地  葛 朗台 都 要 亲 自分 发 。 点 儿 也 不 能 多 。所 以他  一

占有金子 。 而面对死 亡他却又 是那 么无奈 。 他临  的 妻 子 、 儿 经 常 忍 饥 挨 饿 ; 抢 夺 女 儿 的 金 首  女 他

终 对 女 儿 说 :把 一 切 照 顾 得好 好 的 。 那 边 来 向  饰 匣 : 他 猜 到 女 儿 把 金 币送 给 了侄 子 查 理 的时  “ 到 当

我交账 。”这该是 一个 贪婪者 最大 的人生悲 剧  候 , 他竟然 把女儿软禁起来 , 只给冷水和面包 ; 妻 

吧!  

子被他 折磨 得死去 。而他在太 太尸骨未寒 时 。 便 

与前 三位吝 啬鬼相 比较 . 留希金 的贪婪 则  请来 律师要 女儿在财产文契 上签字 。放弃登记 。 泼   体现出俄 国乡村地主的腐朽没落 。这个地主蓄有  全部财产归父 亲管 理 , 儿只保 留虚有 权 。 女 欧也 

千以上的死魂灵 . 在他 的仓库里有那 么多的麦  妮 一 点 儿 也 不 明 白 。 在 文 契 上 签 了字 。 亲 这  就 父

子麦粉和农 产物 . 在堆房燥房和栈房里 也充塞 着  才 放了心 :也 是他 给 了女 儿一个 凄惨 暗淡 的童  尼绒和麻 布 、 生熟 羊

皮 、 干鱼 以及各种 蔬菜和 果  年 , 断 送 了 她 的青 春 与 爱 情 的 幸 福 。 又   子 。可是 他的粮堆和草堆都变成 了真正 的粪堆 .  

莎 士 比亚 在 塑 造 夏 洛 克 的 形 象 时 . 以家 庭  不

只差还没人在这 上面种 白菜 : 地窖里 的面粉硬得  为重点 .但通过 女儿 杰西 卡不堪 忍受父 亲 的吝  像石头一样 . 只好 用斧头劈下来 ……然 而他依然  啬 ,而携带着金银珠宝 与心爱 的人逃 出家 门后 。   每天早晨天 蒙蒙亮 的时候 。 就起 床 出 门。 走遍 村  夏 洛 克 的 表 现 更 让 我 们 尽 情 地 体 会 了亲 情 在 金  里的大街 小巷 . 而他走 过的道路是用不着再打扫  钱面前 的软弱无力。当夏 洛克发现女儿带着金银 

的。  

珠宝逃走 时 。 他像 发疯 了似 的 , 街上一路 乱 叫 在  

在表现这 四大吝啬鬼 的“ 吝啬 ” . 时 四位作家  乱跳乱喊 ,我的女儿 !啊 , “ 我的银钱 !啊 。 的女  我

各 显其能 。 充分调动 了各种艺术 手段 , 显示 出各  儿 !跟一个基 督徒逃走 啦 !啊 。 我的基督徒 的银  自富有特 色的 “ 啬” 吝 。但其 中有一点却是共通  钱 ! 公道啊 ! 法律啊 ! 我的银钱 , 的女儿 ! 我 一袋  的, 那就是他们 都是有 儿有女 的人 , 而对 自己至  封好 的、 两袋 封好 的银钱 。 给我的女儿偷去 了!还 

亲 的人 , 们 也 表 现 出极 度 的吝 啬 , 就 更 增 强  有珠 宝 !两 颗宝 石 , 颗 珍 贵 的 宝石 , 给 我 的女  他 这 两 都

了他们形象 的艺术感染力 。  

儿偷 去 了 !公 道 啊 !把 那 女 孩 子 找 出来 !她 身边 

阿尔 巴贡与泼 留希金 都是 既有儿子 又有 女  带 着 宝 石 . 有 银 钱 。” 甚 者 他说 :我 希望 我 的  还 更 “ 儿 的人 。阿尔 巴贡的儿 子和女 儿都正 值青春 妙  女 儿死 在 我 的 脚 下 .那 些 珠 宝 都 挂 在 她 的 耳 朵 

作家作品研究 ・  

温 暖 背 后 的 悲 凉 

关 于《 冬天》 的文本 另类解 读 

一 浙 江省 衢 州 二 中 刘 香 

新近 . 衢州 市教研 室举 办 了一 次 “ 中语 文  的“ 高 温暖 ” 。父之怜 、 之谊 、 之爱——人类之  友 妻

文 本 教学 ” 讨 会 , 上 , 州 三 中 的缪 文 武 老 师  爱 , 性 之 美 , 给 人 类 以 温 暖 , 研 会 衢 人 它 以春 天 , 以永 恒 

上的《 冬天》 一文 , 引起我 的思考 。 的课干净 , 他 流  的生 命 。“ 论 怎 么 冷 , 风 大雪 , 到这 些 。 心  无 大 想 我

《 结尾 的 这一 句 话 。 把文 章  畅 。 读 出 自己就 是欣赏 。 出 自己就是研 究 ” 上 总 是 温 暖 的 。” 冬 天 》 以“ 读   为 主 线

。 极 引 导 学 生 进 入 文 本 探 究 , 师 更 是  的三幅 图画紧密地连接在 一起 . 积 老 构成一个艺术整 

以 自身 的感 受带动学 生 , 氛热烈 。 气 是一 堂很不  体 , 间流动着生命 的热流 , 其 散发着生命 的热气 ,  

错 的课 。但 总 觉 得 热 闹 之后 。 文 本 深 层 探 究 不  它驱走寒冷 的冬天 , 对 创造 出人类的春天。  

多, 仅从亲情 、 友情 、 爱情这 一永恒 主题入 手 , 而 

但是 , 冬 天》 对《 只限于这 样 的认识和 理解 ,  

且着重分析父子情深 , 然精 彩 , 引起共鸣 , 虽 易 却  我觉得还是远远不够 的。如果说 “ 温暖” 冬 天》 是《   忽 略文 本 真 正 有 价 值 的 东 西 . 这 恰 恰 是 我 们 应  的聚 光 点 . 么 “ 到 这 些 ” 的“ ” 应 是 文 章  而 那 想 中 想 则

该教给学生的 

的“ 切人点 ” 冬 天》 。《 的写作 时 间是 1 3 9 3年 1  1

散文 《 冬天》 传统 的解读是 : 超前地运用 了当 月 。1 2   9 9年 1 1月 。 自清的妻子武钟谦 已得肺  朱

今摄影艺术手法 . 用变幻 的镜头 摇出了三幅冬 日 病去世 。也就是说 , 自清充满天伦之乐 的家庭    朱 的大 特写 .主 画面 中又重 现 出若干 连动 的小 画   早 已衰微 了. 慈爱 的父 亲 已 自觉 “ 大去之期 不远 

面. 形成 一 组 冬 天 里 独 有 的景 观 。  

矣 ”朋 友虽有 的“ 。 还常 常通着 信” 但 有的 已“ , 没 

《 天》 的三幅图画 , 冬 里 虽然 时间不 同, 儿时 、 有消息” 。   了 特别是爱妻 已亡故四年了。 对这一切 

青年 、 壮年 ; 点不 同 , 地 扬州 、 杭州 、 台州 ; 环境不  的 回忆 。 疑 是 痛 苦 的 , 至 是残 酷 的 。 无 甚  

正如作者在 《 跋》 忆 中所说 “ 飞去的梦便是飞  友 之谊 、 之 爱 。 并 不 是 各 自孤 立 的 。 妻 但 而是 有 着  去的生命 。 以常常 留下十二 分的惋惜 。 所 在人 们 

内在 的 联 系 的 . 就 是 流 动 在 充 溢 在 三 幅 图 画 中 那   心里 ” 《 , 冬天》 是朱 自清 “ 正 留下十二 分的惋惜 ”  

同, 室内、 湖上 、 山城 ; 表现 的 内容不 同 , 父之 怜 、  

我 我 上; 我希望她就在 我 的脚下 入 土安葬 。 那些银 钱  就 活不 下去 。全 完 啦 , 再 也无 能 为力 啦 , 在 咽 

都放在她 的棺材里 !”参见 《 ( 威尼斯商人 》 第二幕  气 。 死 啦 。 叫人 埋 啦 … … 我 要 告 状 。 问全 家  我 我 拷 第八场)   大小 : 佣人 , 佣 人 , 子 。 女 男 儿 女儿 , 有我 自己 还  

… …

与夏 洛克丢 失金钱时 的表 现相 似的 . 莫里哀 

巴贡 丢失 了

一 匣 金子 时 的丑 态 :捉 贼 !捉 贼 !捉  “

我要把个 个人绞死 。我找不到我 的钱呀 。 跟  读着这 些精 彩 的情 节 .我们禁 不住 哈哈大 

在《 悭吝 人》 四幕第七 场 中也着力 刻画 了阿尔  着就把 自己吊死 。” 第  

凶 手 !捉杀 人 犯 !… …我 完 了 , 人 暗 害 啦 , 叫 叫人  笑 . 师 们 正 是 用 这 些 “ 大 闹剧 ” 手 法 来 营造 喜 剧  的

抹 了脖 子啦 .叫人把我 的钱偷 了去 啦……哎呀 ! 的气氛 。   从而增强讽 刺效果 的 。 莫里哀尤其如此 。  

我可怜 的钱 , 我可怜 的钱 , 的好朋友 ! 我 人家把你  我们欣 赏这些 世界 名著 。要学 会 比较 欣赏  活生生从 我这边抢走 啦 : 既然你 被抢走 了, 我也  法 , 把他们放在一起阅读 , 既认识其贪吝 、 贪婪 的   就没有 了依靠 。 没有 了安慰 。 没有了欢乐 。我是什  共 性 , 辨辩其个 性 , 而完 整深刻 地领会 名著  又 从

么都 完 啦 , 我活 在 世 上 也 没 有 意 思 啦 。没 有 你 , 我  的社会意义 , 逐步提 高 自己的审美能力。四  

3  7

欧洲四个著名吝啬鬼

欧洲四个著名吝啬鬼.txt永远像孩子一样好奇,像年轻人一样改变,像中年人一样耐心,像老年人一样睿智。我的腰闪了,惹祸的不是青春,而是压力。。。。。。当女人不再痴缠,不再耍赖,不再喜怒无常,也就不再爱了。欧洲文学中的四大吝啬鬼 纵观欧洲文学发展的过程,汇集品目繁多的吝啬鬼群像,其中莎士比亚喜剧《威尼斯商人》中的夏洛克,莫里哀喜剧《悭吝人》(《吝啬鬼》)里的阿巴贡,巴尔扎克小说《欧也妮?葛朗台》中的葛朗台,以及果戈理小说《死魂灵》里的泼留希金,堪称为欧洲文学中不朽的四大吝啬鬼典型。 这四大吝啬鬼形象,产生在三个国家,出自四位名家之手,涉及几个世纪的社会生存,从一个角度概括了欧洲四百年来历史发展的进程。从创作的时间上说,泼溜希金出现最晚,果戈理的《死魂灵》写成于十九世纪四十年代。但从人物形象的阶级意识上说,泼留希金应列为最早,他是前苏联封建农奴制下的地主。夏洛克排行第二,他是十六世纪,即封建社会解体,资本原始积累初期旧式的高利贷者。阿巴公算作老三,他是十七世纪法国资本主义发展时期的资产者,葛朗台成了老四,他是十九世纪法兰西革命动荡时期投机致富的资产阶级暴发户。 这四代吝啬鬼,年龄相仿,脾气相似,有共性,又有各自鲜明的个性特征。简言之,泼留希金的迂腐,夏洛克的凶狠,阿巴公的多疑,葛朗台的狡黠,构成了他们各自最耀眼夺目的气质与性格。 一般公认,世界文学领域有四大吝啬鬼:一是莎士比亚笔下的夏洛克,二是莫里哀笔下的阿巴贡,三是巴尔扎克笔下的葛朗台,四是果戈理笔下的泼留希金。高中语文课本中选载其中三个供中学生阅读,这对开阔学生的视野、提高学生的审美能力有一定的作用。 英国杰出的戏剧大师莎士比亚在《威尼斯商人》中非常成功地塑造了夏洛克这个贪婪、阴险、凶残的吝啬鬼形象。夏洛克是个资产阶级高利贷者,为了达到赚更多钱的目的,在威尼斯法庭上,他凶相毕露,险恶的说:了吝啬鬼个性的另一个侧面——欣赏这个人物,首先抓住他的腐朽没落的本质特征和他对自己吝啬之极的个性,才能充分认识作者塑造这个形象的社会意义。 总上所述,高中语文教材所选的三个吝啬鬼形象,其共性都是敛财时的贪婪和用财时的吝啬,但贪吝的特征却各不相同。夏洛克和葛朗台虽都属于资产阶级的代表人物,但前者是高利贷者,后者是资产阶级暴发户;前者贪吝得阴险凶残,后者贪吝得狡诈癫狂。而泼留希金则是俄国腐朽没落的地主阶级的典型,与前两个不同的是他竟对自己极端吝啬,以致形似乞丐而实为巨富。这三个人,金钱都将他们异化成鬼,成了金钱的奴隶。 莫里哀是十七世纪法国古典主义喜剧大师,他的创作对一切不合理性的社会导恶现象进行了辛辣的讽刺。《吝啬鬼》一剧的情节从古罗马作家普劳图斯的《一坛金子》脱胎而来 。主人公阿巴贡是个典型的守财奴、吝啬鬼。他爱财如命,吝啬成癖。他不仅对仆人及家人十分苛刻,甚至自己也常常饿着肚子上床,以至半夜饿得睡不着觉,便去马棚偷吃荞麦。他不顾儿女各有自己钟情的对象,执意要儿子聚有钱的寡妇,要女儿嫁有钱的老爷。当他处心积虑掩埋在花园里的钱被人取走后,他呼天抢地,痛不欲生,活画出一个视钱如命的守财奴形象。 莫里哀擅长塑造概括性很强的艺术形象。阿巴贡几乎成了吝啬的代名词。莫里哀笔下的人物性格鲜明,但稍嫌单薄,近于批评家所说的东尼奥的胸口割下一磅肉,是因为安东尼奥借钱给人时不收利息,影响了夏洛克的高利贷行业,所以他要借机报复,致安东尼奥于死地,好使自己的高利贷行业畅行无阻,从而聚敛更多的财富。夏洛克作为典型的吝啬鬼形象,其个性是阴险凶残,当法庭调解让借款人安东尼奥出两倍甚至三倍的钱偿还他时,夏洛克险恶的说:虎扑上一个睡着的婴儿莫名其妙的东西,是旧袜子?腰带还是绷带?不能断定。但决不是围巾。他的住室,如果没有桌子上的一顶破旧睡帽作证,是谁也不相信这房子里住着活人的。他的屋子里放着

欧洲三大吝啬鬼形象异同

2 0 1 5年第 15 期 

青年时 代  

Y O U TH   ITM E S

 

・学 研 究 文・

 欧洲三大吝啬

鬼 形 象 异同

刁  晓丹

辽  建宁职筑学业院 辽 辽宁阳 摘 1 1 1 0 00 

要本文对: 留泼希、金阿 贡、巴葛 台朗等 欧文洲学画 廊 的著中 “ 吝啬鬼”的异 同名进行分析 、比入 较手, 述社阐 

会型 时转人期 欲的膨及胀性人败 毁的根 源本质 和揭,示其 形 象蕴的深涵意义刻 及深远 影响其 。  键关 :吝词鬼 ;啬人对物比 聚;敛财  

早富 1 6在世 纪艺文复 兴期 时,英国作家 莎士比 亚在就《 威  啬鬼 ,葛朗 台比 前起位二说来, 能只有是之而无不过 。他 及尼斯 商 人中》塑造了 早较 悭吝人的 夏洛克形象 , 到了 17世 纪  利用 又手到经济资的和政本治资 本大,搞商 投品 ,机放大   高法国 莫哀创里 了作名剧 《悭 人 吝》 使 , 巴阿贡为吝啬鬼 的成 利  ,贷还手债券市插 ,场进行公投债 。   机 型典,巴 尔 扎克创作了 《 欧也 ・ 葛妮朗 台 》后 ,之 国俄作家  泼 留希 生金 活的 年 ,代处在正 俄国封建 农奴制 开解  果 始戈理又在 《 死灵 魂》中塑 造了 泼留 金的希形象, 这使个人  体 、资 本主义产关生 开系形始的时期成。到 泼了 留希金作  为物 形象系又增风采 。他列们成组 了洲 欧学文上一史丑类人恶  吝个鬼啬 出现的 0 4年 代俄 ,国的资主义本 已经所有展 发。 物  画廊的 ,却 样同后人给 美 以享的 受艺和上的启术 迪具有  作, 这样一为新 旧交 个替时期庄的主园, 在 泼希留金身上 却, 永 恒艺 的 魅术力 。  更 地多体现 旧有了的 建封 农奴的腐制朽没落与 。泼 留希 金的 一

三 大吝啬 鬼 的性共 ( 一 贪婪 )、啬的吝性  贪本婪 和吝啬是 辅相成的相, 吝鬼们聚敛财啬时都富是贪  的 ,在婪使 财富用都时吝是啬的。 个三啬吝都鬼是 有巨拥 

、吝是啬集封建奴农制 后 的最守财与奴资本主原义始 累者贪积   婪吝、啬的特点 于身 的。一 

二 三、 吝大 鬼 的个性啬 ( 一 在)金 的原始积资累上 所不 有同

  1 世 纪 法7 资 国 本始 原积 累时 期, 高 利 剥贷 削仍是 发财   致富的一大捷 径 , 巴贡恰阿 看 中好 了一这 点 他。 时刻盘算着  怎样把 尽量 的多钱拿 生息 , 去 放的手债段毒 辣 而猾狡 为 了,

 

财家的 大 富, 翁他 但每们个人都 有一部 丑 恶发家史 ,阿的 巴  贡甚 至用不现金 , 而是 拿一堆没 人 要破的 来放债 烂取息 。葛 朗台  过政通上治 的 投钻营来牟机取财 , 买卖公钱债 ,投机 倒

把  , 元 所不 用极 。其年晚 泼 留的希虽 然不金 如从前 那样 精 能  明干了 “,但 征收却还 照从一 前”, 样 甚至在 能卖 出死 了农的奴  魂的 灵赚时 一进笔钱 。 由于这来些吝 鬼啬的贪 , 婪们 的他 手

钱 , 巴贡阿命拼放地债 他。债放时 表, 面装 出一上副慈善的  孔面, 实事上 他所, 收利的却息 别比的主债高好出多 。   留泼希完全 是金个 僵死 一守的财奴, 他的悭 贪吝婪 之 

下成人了首 当 冲其的受 害者。 泼留希金 的残酷剥削 , 使得手   下 的农奴成批逃地 走、亡死 。朗 葛台让 他佃的们每户星 期贡  献 阉 鸡母鸡、、 鸡子 、 牛油、麦 子等物食。 巴贡的阿数更招  损 ,赶 过节上下人或 歇工,时 他总碴找儿 跟下 人吵架 , 以 为此借 口 给他不 们西东 甚 ,至还人叫私刻 历 , 把日 斋日增 多一了, 倍为  是从手的人下、 家人的 口里赚 下 钱 来吝。啬鬼硬们靠这是样 的贪婪,  狂地疯聚敛 富财 人,泯伦灭。   ( )资二 主本制度下义 畸的形性 共在资本主义全 面发展时期 阿的贡巴 简,直就是 “吝啬 ”  化身 了。这的一是 利欲个心熏、视 如命 、钱啬吝到 以无 加 复 的老 财奴 。守他 有己自产业的,高利贷 又放得狠 手,头 聚  的钱积是 当可相 观的 可他, 对下人待却 啬吝 常 异 他平: 不 时  仆人衣服穿 ,给只等请客 的有候 才时把用 肯了多年许的招待 服 拿 出 来,招待服衣满是上油 ,裤渍子也破得烂露 人身上出不 雅  的部分,他 就教人仆样巧 怎地妙遮 丑,他 伙在上食扣克下  人, 客时 ,他请更 是费尽了 心思, 亲 自教仆他在待人客 的  酒里 “ 兑多水” 。有更甚者 ,阿巴贡不但跟 人不过 去,且还而 跟

畜生 不过去, 猫他然偷吃竟了他 吃剩家的腿 羊,把告猫上 法 ,他院家里马的只有干活 时候 才有的 草料吃 ,得 时是 平 

夏只洛 、阿 克公 、葛 朗台巴甚更。 病 其 态的 欲, 贪 精 神僵的   化 是恰封 建 地主阶级落 堕到点极的标志 , 体 现了 1 9世俄纪国封  建农奴 制日 益腐 朽的 实 。早现 期他 可 以的 说个是 精的明地 主 ,然 而,随着俄 工业 国资 主义本 素因的不 断增长, 封 建农 奴

  制的机 日益危严 , 重地主庄园 经济纷纷 败, 落临濒破 产。年  的泼 留希金老上 这赶 时候 个他的。家 道衰,落他 也变得 贪 婪成 癖 ,晚 年 独的孤生又活增 加他了的猜疑 和卑劣。   生活在 9 世1纪期的葛朗 台初泼 比希金懂留经得营 ,得懂 货  币通流的 密 秘, 懂买卖公得债 、 证 券 交易 、机投 钻营 积等 

累资 的金法 ,方 为 成一 个由旧式 削者 向剥资主义本 商工 业 企 经营过渡 的机投商人 。 他的 发迹 自 法国革大命 始, 资 只本  两有个 金易路, 到破 拿称帝仑 时, 他已成 为索漠城的 富首 随。 

着 产 的不 财增断 加, 葛朗 台 狂的疯致 渴富求和丑 的吝啬恶 为 行都 达到 了极点 , 至 于甚到 死临 时还头 吻一想下 字架十上 饰的 

子金。  

(二 )他们性格不的 

同 1 .狠狡诈 凶葛的 台朗 巴尔 扎克 主要是 家庭在 环境 中的塑 老 葛造 台的形朗  象 。作的为 千万富翁他的在住所灰 一阴暗 的老森 房里 子楼, 梯

 

让睡觉 。即 便此如,阿 巴贡嫌 马 占了还他的 宜便, 便夜深乔 的踏 被板蛀坏虫 。每一顿饭了的 包 、食面 ,物天每 要点的 蜡装, 潜 马人 棚偷,自 家 马的 料我们。 以可看 到 ,本主义资的   葛 朗烛都要 台 亲自发分,一 儿点也不能 多。所 以 他妻的 子   、 累积在增殖 , 资产而者们上反身人 性的格 也在品 同以 样速 的女 经儿 常饥忍挨饿 ,抢他夺儿 的金女首匣饰 。当他猜 到 儿女 度 殖 增。展 到发 91世 以后 纪,境就大况大不地同了。 是同吝  金把币送 给侄子查了理的 候时 ,竟他把女儿然软禁来 起只,

 5 

文・ 研学究 ・  

年 时  代

YO UT H   TI M E  S

0 125 年 第 5 1期

 满补

丁, 男不不 。女 占有他物不财手段择,遇 什么到拣都   ,时,请来便 师要律女儿在 财产契上签文字,放 弃登 全部记财 只要   “经他过走后 之道路,用不就着打扫了”。泼 希留金残 产 父 归亲理 ,管也他是 了女儿一给凄惨 暗淡的童个 ,年断  酷又 榨地 农取奴的血 汗 ,将却征 的谷 麦布 匹纳放等 在库 里 

给仓冷水和 包面妻子被他 折磨。得 死去, 他在太而尸骨太未 

寒送 了她的 春青与 爱情 的幸 福。 从 对女儿的 态 度 上看 出 他 十 分 

霉 ”、烂“ 灰变” , 让奴大农饿死批  。

三 、结语 圆熟 懂,利用得投资来获得 更的财富。   多 本从 文巴阿贡葛、朗以台泼及留 金这希三吝啬 大的鬼异  2. 私 多自疑 的 阿贡巴  进行同剖 ,析揭示 在 了资资本 主义社本会下 人与人种那赤裸 阿 巴给 子女 找对贡象, 是 以金钱也财产作 为 一唯标  准裸的金钱 系 关,及人以成 金为 的奴钱 隶,成异化为 人的, 金 的  他 的女。儿艾莉 丝爱上 了 救曾 她生过 命的贵族青 年法赖  扭钱 了人曲 ,性泯 灭了亲。  情尔 ,法 赖 尔 为 了阿 巴 贡 能同 意他 的们事 婚混,入 他家 当管 

参 文考 献: 家  

,曲意奉承, 但结果无 ,得私下和只莉艾丝 了订约婚。他  1 】 吴炳 《 < 吝啬 坤>鬼 中阿尔的 巴形象 贡》海大南学学报( 社 科会学  儿的克子昂特爱莱上 了家贫姑娘玛丽雅 ,娜知父道不亲 会同  【 版 1)9 94 (, O4 ).  意门亲事这 因此,没也把此事诉告他。尽管他 的子 女已有   了 投情合的意象 对,也要 以他父的亲威来横严干加 涉无理、 指[ ] 2钟 露< 鑫洲 文欧 中学 四大吝的 啬鬼>内 蒙古民族 师 院 学( 哲报 社

 

凶狠的 他懂得。资运用本的 律 ,规商 贸的对 巧性把 技十分握

 

。他责给儿 找子是一个的有钱的 寡妇 而给,儿女找又的一 是 有个钱 的头老儿 。  3 . 迂腐麻 木泼 的留金希

 版

1 9) 94 , ( 03 ) . 

3 ] 丁秀霞 各<具肠肚四小 “鬼”——谈浅 国文学领域外 中大四 啬吝 鬼 象>形现 代语文 (理研论版究) 20 0 5 , ( O ) . 7

[  4 】 志潮<熊社 转型会程过中的 人 性畸——欧 洲文学中变的 “ 大吝四  啬 鬼纵横”谈 焦作大学>报2学0 0 6, (O 1 .)

泼 留希金 大有 片庄的 园,蓄着“ 一 以上千农奴”的 , 却过着 乞般 丐生 的。住屋活像“ 垃圾 堆” ,凌乱脏肮 ,穿着 打

  上接第4(页)  

用经营成 果 报回林副县长 。张杨”有儿激动 点加快语速,

 说 。 地

的 决性意定见来,的达传主的要神就是精让鸿圆稻米梦工加

有 公司兼限宏并利宏业实有限公司。 张说是能杨人 ,县要  走能人里济经思路 。  的 副林县长 张对说 :杨 “ 普通人 找 好能,人难啊 求!一个 能人 撑 起片天 ,一这你几的年成就有 目共 ,带动睹全了的县  济经发展,对 全 县的贡 献 那太 大可 了我代,表 县委县 政府感 谢 你啊 !现在你搞得红 火红 火 的,做 贡 献劲 的儿头 可不能  

呦减 ” !

 林副 县鼓励 长杨张 要站 在高空 俯大地 瞰不 能满足,  现

, 有要战眼光 ,争取略做全县成的柱支骨干和业企。

 杨张有这胆个 ,识也这有个雄心志 ,壮林向 副县表长决  心: 把鸿要梦圆米稻加工限有公司建 成 业化产头企业 龙。  杨 脑瓜 张分 ,整 活啥像 。啥他在 企业 管 中理,借 鉴了 一

些大

企业的先型进验 经,采取 “ 本成逼法倒 ”的式 模控 

制生成产本 ,实行产弹性定品 价。销在上售立成了 联外部 ,  专门织组一支联队伍外,采 远取程定位联合和售销策等略 ,   攻主大中城 市大专院的 校、大企和业大酒 。店取这个办法采  ,后鸿梦 圆牌 大 市米场售销不供求 ,应

企业满荷生负才能 产 满足户客 的需 。 求 在全县 出了 名 张的杨,头 上 的光环 多了参,社会活加  多动 了介,经绍的验会多了机。  

府政的官 员就是会工作做 ,林副长县拿出一顶高 的高帽  子张给杨舒服舒地戴 上了服   帽子大。 ,戴在 小己自上才头知能。道   张寻杨了一思儿说 :会  “ 副林 县啊长您!这是我对 好  ,也是 对我企们好业 但 ,我,只扛一百斤能米大 ,非您叫我得  二 百扛 ,非斤把压趴下我不可, 我 们业企 现在这个实 力,根 

有没能力 扩大经 营 去如果, 不实 顾地际扩 兼并张别 的 企  这户他企成 了业全县 的牌招,来 业检查企、 研调和参观  业 那,是小 马拉 就大 车,肯定把 我累血 ,吐终恐 最是死路怕

 的一

伙接儿着一伙 ,儿走 临带时的 礼品 ,当然 装要几箱鸿上  圆梦牌大 。县米边每逢里午 端中、秋春节等传统和节日 , 

对条

!”啊 

林 副长县异坚常决 态度 ,的杨没张有的退别路 只,惟 有外 打也点是鸿圆牌梦米大,哪 量小 啊,是可是那整车汽地往  是命 。 从 

上装 啊! 说统是算账一, 终 ,最谁找去付钱结账 ?呢给人  家 装上大米 上脸能不带着笑容 不而且,必须虔诚微地着笑 ,  满心不愿 意,也 得吊死鬼 擦粉挺烟浪 着,叫是没苦 用的只, 能

应 吧适  

张杨非 清常 ,楚并兼宏利宏实 业 有公限司后 , 自头  己地拱创 的企办 业,将远永失消县政府官员在喝的彩声中 从,  此“, 梦鸿圆”个名号 ,这 也就久地 画永上了句 号。   2 0

41 年 2l  月

有一 ,天林副县 长 突然 了,来着县政带府务常会研议究 6  

欧洲文学史上的四大吝啬鬼形象浅析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20 O 2年 3月  第3 o卷 第 2期  J  。

辽 宁 大 学 学 报 ( 学 社会 科 学 版 ) 哲   Ia an   A o ig ( h叩  a d Sc l e n  ̄ E io ) 蹦 n  oi   i c dt n   a 5o i

Ma . 0 2 r2 0  

3   No 2 O .  

欧 洲 文 学 史 上 的 四 大 吝 啬 鬼 形 象 浅析  

郎淑 华 

( 阳 工 业 学院 外语 乐,辽 宁 沈 阳 10 1 ) 沈 10 5 

【 摘

要 )吝啬 是 极 富 时贪 婪 的 变种 , 婪在 极 富 时 包客 了吝 啬 的 内容 , 求轴 质 财 富 成 为  贪 追

吝 啬鬼 们 的 绝对 艘 惫 。 透视 欧洲 文 学史 上 四太 吝啬 鬼 形 象 , 露剥 削阶 敏的 本性 , 现垒 栈 世 养  揭 展

的 罪 恶渊薮 。  

【 关键 词 】欧 洲文 学; 吝啬 鬼 ; 判 价值 ; 术魅 力  批 艺 ( 囤分 类 号 )I0 .  ( 献标 识码 】 中 16 I 文 A  ( 章编 号 ]0 2—3 91 2 0 0 文 10 2 ( 0 2) 3-0 6 O 5—0   3

在 绚丽 多 彩 的 欧洲 文学 史 面卷 上 , 有一 个吝 啬 鬼 的 家族 , 们 的 名 字广 为世 人 所 知 , 的 简直 就 是 吝 啬 和  他 有 贪婪 的 代名 词 或 同义 语 。分 析 和研 究这 些 吝啬 鬼 的 艺术 形 象 , 于 深 翔 理 解 剥 削 阶级 的本 性 , 解 金钱 世 界  对 了 的罪恶 渊 薮 , 养人 们 的审 美 情感 都 是非 常 有 益的 。 培   在 这 个吝 啬 鬼 家 族 中 , 最有 名 、 突 出的 代表 要算 是 夏 洛 克 、 巴公 、 朗 台和 泼 留希 金 了 , 们分 别 出 自 最 阿 葛 他   欧 洲 四位 文学 泰 斗 之 手 , 创作 的时 间 聩序 , 属下 列作 家与 作 品 : 洛克 — — 英 国文 艺复 兴时 期戏 剧 家 莎 士  按 分 夏 比亚 的喜 剧 《 尼 斯 商人 》 19 威 (56年 ) 阿 巴公 ——法 国古 典 主 义戏 剧 家莫 里 哀 的喜 剧 《 啬 鬼 > 16 ; 吝 (6 8年 ) 葛  ; 朗台—— 法 国批 判 现 实 主义 小说 家 巴尔 扎克 的 小说 《 欧也 妮 ・ 朗 台) 13 葛 (8 3年 ) 泼 冒希 金 —— 俄 国批 判 现   ;

实 主 义作 家 果戈 里 的 小 说 《 魂灵 》 14 死 ( 8 3年 ) 两 个 戏 剧文 学 形 象 , 个 小说 主人 公 。这 四个 吝啬 鬼 形 象 , , 两 虽  然 由不 同时 期 、 同 国家 的 不 同作 家创 造 , 间上 又 差 了两 个 半 世 纪 , 封建 地 主 , 不 时 有 有资 本 主 义 上 升 和 发 展 时 

期 的 资产 者 , 都 超 越 了 时代 和 地域 的 限制 , 却 而表 现 了 内在 精神 世 界方 面 的极度 相 似— — 惊 人 的贪 婪 和吝 啬 。   吝 啬 和 贪婪 , 是指 人 们 对 物

质财 富 的态 度 , 别在 于 一 个 是予 , 区 一个 是 取 。 予 若 小气 , 成 吝 啬 ; 若 过 分 , 则 取 便 

成 了贪婪 。 而在 这 些 吝 啬 鬼身 上 , 和 取完 全 超 出 了 常 规 , 到 了 无 以复 加 的 地 步 : 予 达 吝啬 是 极 富 时 贪 婪 的 变  种, 贪婪 在 扳 富时 包 容 了吝啬 的 内容 , 求 物 质财 富 , 为 吝 啬鬼 们 的绝 对 欲 念 , 追 成 是他 们生 活 的 惟一 目标 , 主宰  了他 们 的一 切 意 识 和行 为 。 他们 既 是吝 啬 鬼 , 是贪 婪 精 , 一伙 绝 对 的拜 金 狂  也 是

拜 金狂 : 同 的特 征  共

疯 狂敛 财 。四 个吝 啬 鬼都 是 拥 有 巨额 家财 的 大富 翁 : 洛 克 、 巴公 的 资产 可 以倾 城 ; 夏 阿 葛朗 台 有一 千 七 百  万法 朗 的家 产 , 索 漠城 的首 富 ; 冒希金 农 敦 上 千 , 道殷 实 , 富 甲 一方 的大 地 主 。 他们 每人 都 有 一 部 丑  是 泼 家 是 恶 的发 家史 : 巴 公 甚 至不 用 现金 . 是 拿 一堆 没人 要 的 破烂 来 放债 取息 ; 朗 台通过 政 治 上 的投机 钻 营来 牟  阿 而 葛

取钱财 . 买卖公债 , 投机倒把 , 无所 不用其极 ; 晚年的泼留希金虽然不如从前鄢样精 明能干 了, 但征收却还照  “

从前 一 样 ”, 至 能在 出卖 死 了的农 奴 的 魂灵 时 赚进 一笔 钱 来 。 甚  

由 于这 些吝 啬 鬼 的 贪婪 , 们 的手 下 人 成 了首 当其 冲 的 受 害者 。朗斯 洛 特辛 辛 苦 苦 地 为 夏 洛 克 卖 命 , 他 却 

终 日不 得温 饱 , 得 可 以数 出 肋 骨 。渡 留希 金 的残 酷 剥削 , 饿 使得 手 下 的农奴 成 批 地逃 走 、 亡 。葛 朗 台让 他 的  死

【 稿 日期 )2 0 0 收 0 2— 1一o   4 [ 者简 介 )郎 淑华 ( 9 6一) 女 , 作 16 . 辽宁 建平 人 , 阳工 业学 院外语 系 讲 师 。 沈  

6   5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佃 户 们 每 星期 贡献 阉鸡 、 鸡 、 子 、 母 鸡 牛油 、 子等 食 物 。 阿 巴公 的 报 数 更 损 , 上 过节 或下 人 歇 工 时 , 总 拽   麦 赶 他 碴儿 跟 下人 吵 架 , 以此 为 借 口不 给他 们东 西 , 至 还 叫人私 刻 日历 , 斋 日增 多 了— 倍 , 的 是从 手下 人 、 甚 把 为 家人   的 口里赚 下钱 来 。吝 啬鬼们 硬 是 靠 这 样 的贪 婪 , 狂地 聚敛 财 富  疯

人 伦泯 灭 。一 般 来 说 , 聚敛 财 富 的 目的 是供 自己和家 人 享受 . 但这 些 吝 啬 鬼们 却 丧 心 病狂 , 垒泯 灭 了 人  完 性 , 家 庭 中 的妻女 都 成 了被 剥夺 的对 象 。泼 留希金 在 妻子 死 后 , 得 大 女儿 离 家 。儿 子 服兵 役 , 连 逼 他竟 送 一 些  诅 咒想 从此 与 其 断 绝父

子 关 系 . 的是 剥 夺 儿子 的 继 承权 ; 后 连 小女 儿 也被 逼 得 夭折 。夏 洛克 的女 儿 杰 西  为 最 卡 被整 天关 在 家 里 替父 亲 看 守 钱 财 , 能 有任 何 正 当 的生 活 要 求 , 奈 只好 带 上 珠 宝 与情 人 私 奔 。 葛 朗 台 不  不 无

但 哄骗 了 妻子 带 来 的几 十 万 陪嫁 , 要从 她母 女 俩 的 口里 和 日常 费 用 里 挤 出钱 来 。妻 子 死 后 不 久 , 还 他就 利 用  女儿 的无 知 、 髓 , 善 骗取 了她 的 遗产 继 承权 。阿 巴公 也授 少 在女 儿 身 上打 主意 。他 想 把 女儿 嫁 给不 要 陪嫁 构 

老 头子 , 要儿 子 娶 一 个有 钱 的 寡 妇 , 女 们 成 了他 赚 钱 的工具 和 牺 牲 品 。 儿  

精 神 变态 。四个 吝啬 鬼 除 了贪 婪 地 攫 取 、 心病 狂 地 赚 钱 以外 , 在 不知 道 金 钱 财 物 的 用 处 。他 们 爱 的  丧 实

只是 那 闪 闪发 光 的钱 币 或堆 积 成 山 的财 物本 身 , 的 是 日日夜 夜看 护 它 、 玩 它 , 自己成 为 它 的奴 隶 和保 护  为 把 让

人 。夏 洛 克视 财 产如 同生 命 ; 巴公 认 为人 生 最 大 的幸 福 莫 过 于把 所 有 的金 钱 都 拿 出去 放 愤 ; 朗 台 的惟 一   阿 葛

乐 趣 是“ 夜里 瞧着 累 累 的 黄金 , 此 而 快 乐 得 无 法 形 容 : 那 家 伙 连 眼 睛 都 是 黄 澄 澄 的 , 上 了 金 子 的 光  半 为 “ 染 彩 ”; 老 头泼 留希 金 则满 足 于充 当“ 的一 切 财产 的保护 者 , 孤 他 看守 着 , 以及惟 一 的所 有 者 。他们 是精 神 变 态  的 拜金 狂 , 一味 地 崇 拜 金钱 聚 敛 财 富 . 去 了 正 常人 的物 质生 活 及精 神 生 活  失 这 四个人 在疯 狂 地 占有 金 钱 的同 时 . 都 以极 端吝 啬 的 面 目出 现 , 际上 破 坏 了社会 财 富 , 重 地 阻碍 了  又 实 严

社 会 的进 步与 发展 。 浚 留希 金 家仓 库 、 院子 里 的东 西堆 积 如 山却 根 本 不 派 任何 用场 :干 草 和 各 于 腐 烂 了 , 。 粮 

堆 和 草堆 都 变成 了真 正 的 肥堆 , 地 窖 里 的面粉 硬 得 像 石 头 ” 麻 布 、 绒 等 都 化 成 了灰 。 l 纪 末 . 英 国  “ . 呢 6世 在 商 业资 本 不 断增 长 的时 候 . 洛 克 依然 坚 持 封 建性 的 高 利贷 剥 削 , 为 阻 碍 社 会 生 产 力解 放 发 展的 阻力 。法  夏 成 国资 本主 义 经济 初 步 发 展 时 , 巴 公 “ 积 累商 品的 办法 , 藏 货 币”( 克思 语 ), 际 上 也 是 对社 会 生 产 力  阿 用 贮 马 宴 的束 缚 。 葛 朗 台虽 懂 得货 币 的作 用 , 最 终 也 是把 它贮 藏 在 自己的密 室 中 , 它无 法 发挥 社 会 作用 。 但 使  

二 、 彩纷星 : 异 鲜明 的 个性  

恩格 斯指 出

: 每 个 人都 是典 型 , 同时 又 是一 定 的单 个人 , 如 老黑 格 尔 说 的 , 一 个 ‘ 个 ’ 而 且 应 该   “ 但 正 是 这 ,

如 此  ( 致 敏 ・ 茨 基 》 这 里 . 格 斯 所 说 的“ 型 ” 的 是 共 性 , 一 定 的单 个 人 ” 指 个 性 , 大 吝啬   。 《 考 ) 恩 典 指 而  则 四

鬼 除 受共 同的 本性 支 配外 , 以 自己鲜 明独 特 的个 性 行 事 。 都  

凶狠 刻 毒 的 夏洛 克 。夏洛 克 出现 在新 兴 资 产 阶级反 封 建 斗争 的初 期 , 一 个 属于 封建 社 会 末期 的 旧式 高  是

利 贷 资 产 者 。掠夺 金 钱 , 聚敛 财 富 , 他 生 活 的惟 一 目的 。为 此 , 的个 性 表 现 为 最 残 忍 的 凶 狠刻 毒 , 全 丧  是 他 完 失 了“ 人性 , 与友 谊 、 爱无 关 , 为魔 鬼 的化 身 。他 虽 然 拥有 大 量 财 宝 , 不 仅 自 己拒 绝 一 切 享 受 , 不 给  慈 成 但 还 仆人饱 饭 吃 , 使 仆人 不 得 不另 拽 主人 ; 迫 他从 来 不给女 儿任 何 享乐 , 叫 她死 守 家 门 . 得外 出一 步 , 得女 儿  反 不 逼 离家 出走 后 . 想 到 的 只是 “ 的银 钱 ”. 毒地 诅咒 亲 生女 儿 : 他 我 恶  我希 望我 的 女 儿死 在 我 的脚 下  安东 尼 奥 为  ” 成全 朋友 巴萨 尼 奥 的婚 事 . 夏洛 克 暂借 三千 块 钱 。夏洛 克 居 心 叵测 地 与安 东 尼奥签 订 一 份到 期 不还 钱 就 从  向 借 者 身上 剖取 一 磅 肉 的血 腥 “ 约 ” 借 。谁 知借 期 已满 , 安东 尼奥 因故 未 能 还 钱 。 凶狠 狡 猾 的夏 洛 克 告 到 法 庭 ,   并 拒 绝 公 爵与 众 人 “ 慈悲 为 怀 的劝 告 , 表示 “ 把整 个 威 尼斯 给 我 , 我都 不能 答 应 , 即宣判 . 约 割 肉。在 这  立 照 千钧 一发 之 际 , 明果 断 的 鲍 西 艇 粉碎 了 他 的 阴谋 诡 计 , 最 终 落 得 个人 财 两空 的可 悲 下场 。他 想 谋 害 别 人  聪 他 性 命 , “ 活要 了他 的 命 。莎 士 比亚 以高 超 的 艺 术技 巧 , 画 了 夏 洛 克 凶 狠 刻 毒 的 个 性 特 征 . 现 了人 文  却 活 活 表 主义理 想 对 现实 邪 恶 力量 的胜 利 。   贪婪 狡猾 的阿 巴公 。l 7世 纪法 国资 本 原始 积 累 时期 , 利 贷 剥削 仍 是 发 财致 富 的一 大捷 径 . 巴 公 恰 好  高 阿

看 中 了这 一 点 。他 时刻 盘 算 着 怎样 把 尽 量 多 的钱 拿去 生 息 , 债 的 手 段毒 辣 而 狡 猾  头 甜 言蜜 语 , 情 愿 只 放 开 。   取 五厘 利 息 出借 他 的钱 财 ” 但 又谎 称 手 头无 现 款 , , 还得 加二 厘 利 息从 别人 那 里借 进 , 果 把 利 息 加 到 二 分 五  结

厘 。不仅 如 此 . 还 提 出现 款 不够 , 他 只能 付一 万 二 千法

朗 , 余 三 千要 用 实 际上 不 值六 百 法 朗的 旧衣 物 、 其 家具 、   首饰 等折 付 。  

与夏 洛克 相 比较 , 里 哀 笔 下 的 阿 巴公 在性 格 上显 得 比较 单 一 。 剧作 家 只 是选 取 了几 个喜 剧性 的生 活断   奠

面使 阿 巴公 成为 “ 人 的笑 柄 ”。例如 阿 巴 公这 样一 个 6 人 0岁 的 老 头 子 竟 然 看 上 一 姑 娘 , 为 对 方 “ 喝 上 力  认 吃

66 ・  

维普资讯 http://www.cqvip.com

求节省 , 装饰 上 一 味朴 素 , 痛 恨 赌钱 ” 特 台 自己 的吝 啬脾 气 。又 要 求 人 家  又 , 哪怕 是上 天人 地 皮 开 内绽 也 得 

张罗 一 些 财礼 ”, 果 演 出 了一 幕父 子争 婚 的喜 剧 , 结 表现 了 一种 “ 累情 欲 与享 受 渴 求 之 问 的 浮 士 德 的 冲 突 ” 积   ( 马克 思语 ) 。阿 巴公 独具 个 性 的吝 啬 , 在一 系列夸 张 、 诞 的 戏剧 动作 中 突 出地 、 烈 地 表 现 出来 , 因 而 成  荒 强 他

了一个 典 型 的 “ 稽人   滑 。但 通过 这 个 喜剧 人 物揭 示 出 来 的戏 捌 主题 却 是 带 有 悲 剧 性 的。 歇德 指 出 : < 啬  “吝

人 ) 利 欲消 灭 了父 子 之 间 的恩 爱 , 特 别伟 大 的带 有 高度 悲 剧 性 的    使 是 ”

狡诈 透 顶 的葛 朗 台 。生 活 在 1 世 纪初 期 的葛 朗 台懂 得 货 币流 通 的 秘 密 , 得 买卖 公 愤 、 券 交 易 、 机   9 懂 证 投 钻 营等 积 累 资金 的方 法 , 为一 个 由 旧式剥 削 者 向资 本 主义 工商 企业 经 营 过 渡 的投机 商 人 。他 的发 迹 自法 国  成 大革命 始 , 资本 只有 两 个 金路 易 , 拿破 仑 称帝 时 , 已成 为 索 漠 城 的首 富 。随 着 财 产 的不 断 增 加 , 朗 台疯  到 他 葛

狂 的致 富 渴求 和 丑 恶 的吝啬 行 为 都 达 到 了极 点 , 至 于 死 到 临头 时 还想 吻 一 下十 字槊 上 饰 的 金 子 。狂 热 的拜   甚 金 主 义耍 了他 的老 命 , 但他 临终 时 的一句 话 还是 耍欧 也 妮 看好 盒 子 到 那边 向他 交 账 

巴尔 扎 克在 他 的 《 问 喜剧 》 人 中通过 高 布赛 克 、 朗 台和 纽 沁 根 三个 人 物 写 出 了 资 产 阶 级 发 迹 的 三个 阶  葛 段 。早 期 资 产 阶级 的代 表 —— 高利 贷者 高 布赛 克 和投 机商 葛 朗 台 , 味 地贪 婪 和 吝 啬 , 着 较 多 的 封 建 守 财   一 有 奴 的特征 。银 行 家 纽  根 则 是 金融 资 产阶 级 的典 型 , 求 穷 奢极 敢 、 淫无 耻 的豪 华 生活 , 失 了早 期 资 产者   追 荒 消 的守 财奴 特 征 。与 此 相 联 系 , 朗 台是夏 洛 克 、 巴公 及 他本 人 三人 中最 后 的 一位 守财 奴 , 后 一 位集 贪婪 与  葛 阿 最

吝啬 于 一体 的早

期 资 产 者  因 而 , 啬 与贪 婪 在 他 身 上 都 达 到 极 端 之 日, 就 到 了这 个 吝 啬 鬼 的 死 亡 之 时 。 吝 也   葛 朗台 的死 亡 昭 示 着 早 期资 产 者 历史 的结 柬 。  

僵化 愚 昧 的 泼 留 希盒 。泼 留 希金 完全 是 一个 僵死 的 守财 奴 , 的悭 吝贪 婪 较之 夏 洛 克 、 巴公 、 朗 台 更  他 阿 葛 甚 。其病 态 的 贪 欲 , 神 的僵 化恰 是 封 建地 主阶级 堕落 到极 点 的 标 志 , 现 了 1 纪俄 国封 建农 奴 翩 日益 腐  精 体 9世

朽 的现 实 。  

然 而 , 年 的泼 留希盒 也 是 精 明 的“ 俭 的一 家 之 主 ” 经 营 着 广 大 的 镁 地 ,那 时 的生 活 还 很 活 泼 整 齐 , 早 勤 , “   水 磨 的碌 碡 快 活 地 转 动 着 , 昵绒 厂 、 盘 厂 、 织厂 都 在 不 倦地 做 工 , 旋 机 主人 锋 利 的眼 睛 , 到 广 大钡 地 的角 角 落  看

落 , 劳 得 像一 个 勤 快 的 蜘 蛛 ” 操 。然 而 , 史 是无 情 的 , 着 俄 国工 业 资 本 主义 因素 的 不 断增 长 , 建 农 奴 制  历 随 封

的危 机 日益 严重 , 主庄 园 经 济纷 纷败 落 , 临破 产 。老 年 的 泼 留希 盒 就 赶 上 了这 个 时候 。 他 的家 道 因之 衰  地 赢 落, 他也 变 得贪 婪成 癖 、 啬 成性 , 晚 年孤 独 的生 活 又 增 加 了他 的猜 疑 和卑 劣 。他 的贪 婪 与 吝 啬 较 之 夏 洛  吝 而 克 、 巴公 和葛 朗 台尤 其 具有 毁灭 作用 。金 钱财 富不 仅仅 使他 丧失 了妻 子 儿女 , 首先 是毁 灭 了他 自己 , 而 毁  阿 而 进

掉了他所拥有的财富。如行尸走肉般的溃留希金, 标志着他所属的封建地主阶级已到了无可挽回的垂死阶肇 

三 、 大 的社 会 批判 价 值 . 恒 的艺 术魅 力  巨 永 在 对 欧洲 文 学史 上 四大 吝 啬 鬼 的共 同点 的 研 究 中 , 我们 不 难 发 现 以下 事 实 : 先 , 首 四大 吝啬 鬼都 是 以他 人  

和社 会 的 巨 大牺 牲 为 代价 而 致 富 的 ; 对金 钱 的疯 狂 崇 拜 , 是 以家族 人伦 关 系遭 受 巨大 破 坏 为 代 价 的  其  而 又 次 , 们从 钱财 上 得 到 的不过 是 畸 形 的 、 态 的 占有 欲 的 满 足 ; 们 尚 不 知 金 钱 的真 正 用 处 , 是 一 味 苛 人 克  他 变 他 只

己. 极尽 吝 啬之 能 事 , 似好 笑 . 是可 悲 的  因此 , 看 实 他们 既 是 金 钱崇 拜 的牺 牲 品 , 时也 对所 拥 有 的财 物 进 行  同 了愚 昧无 知 的破 坏 , 而成 为社 会 财 富的 巨 大浪 费者 , 重 阻 碍 了社 会生 产 力 的解 放 和发 展  从 严 四个 吝 啬 鬼形 象 跨 越 了四个 世 纪 , 映 了那 一 历史 阶段 的社会 变 迁进 程 。如果 说 泼 留希 金 标 志 着封 建 庄  反

经济 走 到 了 末路 , 洛 克 、 巴公 和葛 朗 台 则正 好 和资 本 主义发 展 的 上 升趋 势相 吻台 , 夏 阿 印证 了资 产 阶级 的 发  家史 ; 如果 说 泼 留希 金 的吝 啬 是垂 死 、 望 挣 扎 的话 , 洛 克 、 巴公 和葛 朗 台 的 吝 啬 则 是 资本 主义 发 展 韧 期  无 夏 阿

不 可 避免 的伴生 物 . 明显 地 带 有 封建 守财 奴 的遗 传 基 因 ; 如果 说 金 钱 破 坏人 伦 关 系在 泼 留 希金 身 上是 一 种 地   主 阶级 堕落 、 朽 、 死 的 标 志 的话 . 腐 垂 在夏 洛 克 、 巴 公 和葛 朗 台 身 上则 成 为资 本 主义 本 身所 同有 的 病疾 , 诉  阿 控 着资 本 主义 世 界 道德 堕 落的 罪 恶 。   四个 吝 啬 鬼 , 一对 是生 话 横 断面 的 戏剧 性 刻 画 , 对 是社 会 发 展史 的 现实 主义描 写 。其 中 , 巴公 和葛 朗  一 阿 台 在作 品 中是 作 为 中心 人 物 出现 的 ; 洛 克 和泼 留 希金 在 作 品 中的 地 位 和 份 量 虽 然不 如 前 二 人 , 仍 不 失 为  夏 但

作 家 刻 画 最成 功 的 典 型 人 物而 独 具特 色 。他们 出色的 极 具个 性 的 典 型表 演 , 组成 了欧 洲文 学 史 上 一类 丑 恶人  

物 的画 廊 , 远 给 后 人 以美 的享 受 和 艺术 上 的 启迪 。 四位 天 才 作 家 的不 朽 的 艺术 功 力 , 四个 本 性相 同而 独  永 使

具 个 性 特 征 的 艺术 形 象 异 彩纷 呈 , 有 永 恒 的 艺术 魅 力 。 具  

【 责任编辑 : 宋绪连 】  

67 ・  

近代欧洲文学的四大吝啬鬼形象

...............— ● 近 代 欧洲 文学 的 四大 吝 啬 鬼 形 象 圃 冯 筱 患 内容摘 要 :近 代欧洲 文学 中的四个 吝啬鬼 ,年 龄相仿 ,脾 气相似 有共性 ,又有各 自鲜 明的个性特 征。   体现在他 们身上 的共性是都家财万 贯,但部 极度 的贪婪 与吝啬。他们卑劣荀且 ,爱财如命 ,情薄如纸 ,六  亲不认 ,精神空虚 ,处境孤 立 ,毫无气节情操 可言 ,思想 闭塞 ,心灵渺小 ,铁石心肠 ,对 大众的不幸 无动   于衷 。 因此 ,不论在 现 实生活 中,还是在 艺术作 品里 ,吝啬鬼 的所作 所为 ,只能成 为众 人揶 揄嬉 谑 的笑 料。丑 恶本 质是金钱至 上,从头到脚 散发着 金钱 的铜臭味。   关键 词 :近代 欧洲文学  四大吝啬鬼  形象分析 翻开近代欧洲 文学的绚 丽画  卷 ,绅吏乡奴 ,各 式人等 ,千姿  百态 ,五彩缤纷 。其间 ,有 一类  专 以贪婪成性 ,吝啬成癖而 闻名 束 、打扮 形似乞 丐,外表 上显露  出来 的是 寒 酸 、穷 困 。在路 上 ,   凡 是 看 见 一块 旧 鞋底 ,一 块 破  布 ,一个铁钉 ,一 角碎瓦 。他都  要拾 了去。在家里 ,地上的~张  纸片 ,一 小段封信蜡 ,一支鹅 毛 吝啬鬼 、积 财狂 ,又是 巨大的浪 费 者 、毁 财 迷 。 一 方 面 他 爱 财 如 命 ,贪得无 厌 ,财 物堆 积 如山 .   几代也用不完 ,吃不光 。然仍不 的 “ 大人物 ” ,视其 面 目,个 个 可憎 ,观其举止 ,人人可笑 ,人 忘残酷压榨农 奴 ,强令他 们纳地  租 ,缴土产 ,织 布匹 ,以便不 断 地统 统 收 进 他 的 仓 库 。 另 一 方  面 ,又让 大 量 的 财 物 在 仓 库 里  “ 霉烂 ,变灰 ” 自行 腐烂 掉 , 白  白浪 费 光 。作 者 正 是 在 这 一尖 锐  的 矛 盾 中 ,进 一 步 渲 染 了 泼 留 希  金的贪财欲 ,既强调 了地 主阶级 们 则 冠 以一 个 诨 号 ,谓 之吝 啬  鬼 。 其 中果 戈 理 的 小 说 《 魂  死灵》 里的泼 留希金 ,莎士 比亚喜  剧 《 威尼斯商  的夏洛克 ,莫  里 哀 喜 剧 《 吝 人》 里 的 阿 巴  悭 公 ,以及 巴尔扎 克的小说 《 欧也 笔 ,也要 统统的捡起来 。但 实际  上他 是 拥有 累 累财 产 的豪 富 地  主 。这两 者如此 的不一致 ,却被 作者 巧妙 的统一起来 ,并用 以作  为解 剖泼留希金卑劣 内心世界 的  把 钥匙 。因为 ,他 的装 穷不是 一妮 ・ 朗台》 中 的葛 朗 台 ,堪 称  葛为近 代欧洲文学 中不朽 的四大吝  啬鬼 典 型 。这 四大吝 啬鬼 形象 ,   产生 在三个 国家 ,出 自四位名 家  之 手 ,涉 及 几个 世 纪 的社 会 生 活 ,从 一 个 角 度 概 括 了欧 洲 四百   年来 历史发展 的进 程 。但 四大 名 目的 ,而是便于猎取更 多财产 的  手段 。果 戈理正是从 穷富的鲜 明  对照之 中 ,由表及里 的揭 穿 了泼 寄生 、剥削 的本质 ,又突 出 了泼  留希金另一方 面的个性特 点 :愚  蠢 、落后。   以上的 描写 ,或 互 相对 照 ,   彼此映衬 ;或 尖锐对立 ,巧妙 转  化 ;或 紧密交融 ,高度统 一而最  后凝聚到一 点 :泼留希金 是腐朽 留希 金 用 假穷 来掩 盖 真 富 的花 招 ,突出其贪婪 的个性 特点。   果戈 理没有停 留于平 面的对  比上 描写 泼留希金 ,而是更注意 在 前 后变 化 的 发 展 之 中揭 示 他 的 家笔 下的吝啬鬼 形象 ,又有着各  自鲜 明的个性 特征。   迂 腐 守 旧 、 愚 蠢 落 后 的 泼 留 希金 而反动 的寄生虫 ,贪婪而吝啬 的 “ 死魂灵 ” ( 虽生 犹死 ,灵魂    他泯 灭 )  。个性 特征 。作者指 出 ,泼 留希金  “ 曾经有过 一 个勤 俭 的一家 之 主  的时候 ” ,他 “ 明 的节省 和持  聪 家的方 法” ,遐迩 闻名 ,吸引 了  不少来访 者 。然而 ,他 又是~个  极端 利己主义者 ,吝啬 的细胞遍  及全身 ,使他六亲不认 ,只收不  出,以致 当大女儿带着孩 子 回家 凶 狠 毒 辣 极 富 报 复 心 的 夏 洛  克 果 戈理针对 十九世纪俄 国农  奴制下 的社会现实 ,塑造 了泼 留  希金 这样 贪婪 、迂 腐 、守 旧 、灭  绝人性 的吝啬鬼形 象 ,从这堆 没 与泼留希金 不同 ,夏 洛克不  迂 腐 ,遇 事 机 警 敏 捷 ,精 于 工 计 ,巧于甜 言蜜 语 ,是一个精 明 有灵 魂的行尸走 肉中 ,使人看 清 了农 奴制的腐朽性 和反动性 ,觉 探 望 ,买 了 茶 点 和 睡 衣孝 敬 父 亲 ,盼望能得到一些 接济时 ,他  礼 物 一 一 照 收 ,可就 是一 毛 不 拔 ,分 文 不 给 。 由此 可 见 ,泼 留  希 金 吝 啬 到 了何 种 地 步 !   同时 ,泼 留 希 金 既 是 无 耻 的 而贪婪 的高利贷 者 ,他采用 封建  社会遗 留下来 的那种放印 子钱的 方式进行剥 削 ,要使本钱 “ 像母  羊生小羊一样 的快快生利 息”所  以他独特 的个性 就是手段 的凶狠  毒辣和极强 的复仇心 。他不 给仆 人 吃 饱 饭 ,把 本 来 是 胖 胖 的仆 人 察 到 农 奴 制 必 然 崩 溃 的 历 史命  运 。果戈理笔下 的这尊形象 ,就 是俄 国农 奴制的一份罪证 。   泼 留希 金 的迂 腐 气 是 独 特  的 。 乍 看起 来 ,泼 留希 金 的装 0 8 3   榨 得 骨瘦 如 柴 ;他 虽 然 也 爱 女  儿 ,但更爱金 钱 ,他不 让女儿跨  出房 门, 目的是要她死 死地为 他  看 管钱财 。由于安东 尼奥借钱 给  人 不取利息 ,使他 蒙受巨额 的损  失 ,因而 与安东尼 奥结下深仇 宿  怨 。当他 得知安东 尼奥要 为朋 友  的婚事 向他借钱时 ,就认为报 复  的时机到 了 。他 口蜜腹剑 ,事 先  做好 圈套 ,利用契 约欺骗安 东尼 又有不 同,阿巴公 的性格 更为畸  形 和单一 。在他身上 ,凝 聚着世  上 罕见 的多 疑癖 。阿 巴公家盈万  贯 ,却始终 没有片刻 的安宁 。他 处 处 戒 备 ,时 时 提 防 ,猜 疑 周 围 个投机钻 营的行家 里手 。他 不像  泼 留希金 那样让财 物 白白的霉 烂 掉 ,也不 会像 阿巴公那样将 银钱  埋 到花园的地底 下 ,他深知 货币  在 交 换 流 通 中能 求 得 资 本 的增  值 。他 机 巧 、狡 猾 ,为 了获 利 ,   不惜 装出最无 能的姿态 ,在 遇到 的人会来偷 他的钱箱 子。他疑 心  男仆 是奸 细 ,将男 仆 赶 出 门外 。   男仆被赶 出门时 ,他 又怀疑仆人 买卖 上 的难 题 ,同对 手谈 判 时 ,   葛 朗台总是冷 冷的听别人说 ,窥  探 对 方 的隐 秘 ,待 到 要 他 说 话  时 ,假装结结 巴巴 ,弄得对 方头  昏脑 胀 ,在 口齿 不清 、理路 不明 中 ,巧 使 小 计 , 使 对 方 上 当 。   “ 不知 道 ,我 不 能够 ,我不 愿  我的手里 、袋 里或许会 偷去什 么东  西 ,定要 抓 回搜 身盘 问 。偶尔 ,  阿 巴公 听见门外一声 狗叫 ,他 马  上一愣 ,怀 疑是否有 人看 中了他  的钱财 。谁 要是说一 声阿 巴公有 奥 ,致使 其在法庭 上面临着 被割  肉致死 的困境 。此 时的夏洛 克凶 相毕露 ,他拒绝 了公 爵关 于应 该 怜 悯 、 慈 悲 的 劝 告 ;拒 绝 了 安 东 钱 ,谁就成 了他 的仇 敌 ,他猜 想 此 人总有一 天会上 门拿刀子抹 他 的 脖 子 。 在 阿 巴公 的 眼 下 ,不 仅  尼奥朋友 许诺 的三 倍的金钱 ;不 意 ,慢慢瞧吧 ”四句 口诀 ,成为  他应 付难题 的灵丹 妙药 。凭 借这 狡 黠的一手 ,他仅用 四百 路易 的  贿赂 开场 ,做 上葡萄酒买卖 ,购  置 田产 ,一跃 而成为家有 一千七 顾人们 的唾骂 、斥 责 ,一 味坚 持 “ 约 处 罚 ” 成 了 “ 问一 头 最  照 , 世 顽 固 的 狗 ” 人 们 不 禁 要 问 :为  。家里 、社会 上 的每一 个人都 是他  怀疑 的贼 ,就是猫 儿 、狗儿 、马  儿 ,也 是他 提防戒备 的对象 。这 什么夏 洛克一反 常态?为什 么贪 财 的 夏 洛 克 也 会 拒 绝 金 钱 ? 其 实 里 ,莫里哀 真是把守 财奴的 多疑 怪 癖描绘得淋漓尽致 了。   在刻划 阿巴公的 多疑怪癖性  格 时 ,作者 运用 了言行 恶习反复 叠 化 的艺 术手 法 ,予 以一 而再 ,   再 而 三 的渲 染 。 阿 巴公 一 上 场 ,  百 万 的富 商 。凭 借 这 狡 黠 的 法 术 ,他 迫使妻子 冻饿 致死 ,赶走  侄 儿 查 理 ,埋 葬 了欧 也 妮 的 爱 这是 他强 烈 的复仇 行 为 的反 映 。  复仇 ,正 是 为 了获 得 更 多 的 金 钱 。夏洛 克知道 ,他 同安东尼 奥  的 斗 争 是 不 可 调 和 的 ,有 我 没 有 情 ,也 剥 夺 了女 儿 的 财 产 继 承  权 。在金 钱魔力 的诱 惑下 ,葛朗 台时 喜 ,时 忧 ,时 而 憎 ,时 而  爱 ,时而如虎 ,时 而如羊 ,变化  多端 ,但 万变不 离其 宗 ,都是 为 了 占有 金 子 。  你 ,有你 没有我 。如果 能够谋 杀 安东尼奥 ,整个威尼 斯城就是 夏  洛克 的天 下 ,还用愁 金钱不滚 滚  流 进 来 吗 ? 所 以他 死 心 塌 地 的 要  践约 ,要 复仇 。夏 洛克这一独 特 便 对仆抄身 ,接着逼 女嫁 老 ,要  儿 娶寡 ,与子争风 ,直至 钱箱被  窃 ,痛哭欲绝 ,钱箱 复得 其乐无  穷 。在 这 种 种 滑 稽 可 笑 的行 动 在葛 朗台身上 ,巴尔扎 克发  掘 了资产 阶级 吝 啬狡 黠 的恶 习 ,  使人们看 到一个尔虞我 诈的 旧世  界 。巴尔 扎克对现实 的批 判决不  停 留在暴露个 人道德缺 陷的深度  上 ,他能进 一步揭示产生 这些缺 的个 性特点 ,体现 了他 唯利是 图 的本性  为塑造好这个 复仇 的高利贷  的典 型形象 ,作 者一方 面通过激 中 ,钱 ,是贯 穿剧情发展 的一条  线 ,又 是 阿巴公 身 上 的一根 筋 ,  只 要 一 碰 到 它 , 人 就 活 , 戏 就 来 ,他时哭 ,时笑 ,时闹 ,喜怒 烈 的矛盾 冲突 ,更重要 的是通过 “ 节 的 生 动 性 和 丰 富 性 ” 来 突  情哀乐 ,爱憎好恶 ,概 由金钱 调度 与支 配。同时语 言的讽刺性 和动  作 的夸 张性 ,也是 作者刻划 人物  性格 的重要手段 。如当他发现 宝  贝似 的钱 箱子失 窃时 ,他 呼天 抢  地 ,狂 奔乱 闯,形 似猴子 ,声 如  疯子 ,不仅 怀疑 家里的人个个 都  是贼 ,甚 至还怀 疑台下的观众 也 出其 个性特征 的。我们 只要 稍看 一陷的根源 ,触 及到人们之 间的金  钱关系 。因此 ,巴尔扎克 的笔下  的人物显得格 外浑厚扎实 ,它所  提供给我们 的认识作用也就 更为  深刻有力 。这是 巴尔扎克 现实主 义的重大胜利 ,也是他超 越前辈 下 夏洛克 同女 扮男装 的鲍 西亚 唇枪 舌剑 的那场 戏,就可 以体会  到 了。这场戏写得 多彩 多姿 ,跌 宕起 伏 ,令 人猜 不着 ,摸不 透 ,   引 人 人 胜 。最 后 夏 洛 克 陷 入 绝  境 ,落得 人财两 空的结局 ,既 出  乎 于 众 人 的 意 料 之 外 ,仔 细 想 或 同代 作家的可贵之处 。  欧洲吝啬鬼 画廊 ,是世 界艺  术 宝 库 中 的一 份 珍 贵 遗 产 ,也  是 洞 察 历 史 的一 面 镜 子 ,它 的 是偷他钱箱 子 的贼 。作者就这 样 将其嗜财 多疑 的本 质揭露得透 彻 无遗。  想 ,又在情理 之中 。  嗜财 多疑 的阿巴公  阿 巴公处 在法 国资本主 义发 狡黠刁钻的葛 朗台  与阿 巴公相 比,葛朗 台头 脑  就清醒 的多 ,他老 于世故 。工 于  心计 ,善 于谋划 ,囤积居 奇 ,是 社 会 意 义 和 认 识 价 值 是 深 邃隽 永 的。  冯筱 慧,教师 ,现居江 苏徐 州。  展时期 ,也是靠高 利贷积聚 财富  的吝啬鬼 。但他 的气质与夏 洛克 0 9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