狼聊斋志异

蒲松龄代表作《聊斋志异》节选《狼》

《狼》:节选自蒲松龄的代表作《聊斋志异》中的《狼三则》(第二则)。蒲松龄,字留仙,别号柳泉居士,清代小说家。“聊斋”是书屋名,“志”是记述的意思,“异”指奇异的故事。《狼》是一篇寓言故事,揭示了:狼无论多么狡诈也不是人的对手,终归会为人的勇敢智慧所战胜。

1、解释加点词语。

(1)屠大窘

(2)缀行甚远

(3)弛担持刀

(4)一狼洞其中

5)屠自后断其股

6)狼亦黠矣

⑺其一犬坐于前

⑻恐前后受其敌 ⑼盖以诱敌

⑽止有剩骨

⑾一狼得骨止

⑿狼不敢前

⒀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

⒁意暇甚

⑴困窘,处境危急。⑵紧跟 ⑶放下 ⑷打洞 ⑸大腿 ⑹狡猾 ⑺像狗一样

⑻攻击 ⑼敌方 ⑽通“只” ⑾停止 ⑿上前 ⒀企图 ⒁神情

2、“其”在古汉语中常做代词,本文指代的内容是根据每句话的意思所决定的。如:

A.两狼 B.麦场 C.柴堆 D.屠户 E.半身入垛的狼 指出下列各句中“其”指代什么。

(1)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两狼)

(2)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麦场)(麦场)

(3)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后狼)

(4)一狼洞其中,意将隧人以攻其后也。(柴堆)(屠户)

3、对下列一段话内容理解有误的是( )。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A.这段文字表现出屠户急中生智。

B.这段文字告诉我们,狼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凶恶、狡猾。

C.这段文字使故事的情节发生了转化。

D.这段文字描写了屠户的心理和行动。( B )

4、翻译下列句子。

(1)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2)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

(3)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4)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⑴但是两只狼像原来一样一起追赶。 ⑵一会儿,一只狼径

直走开,另一只狼像狗似的蹲坐在前面。 ⑶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来诱惑敌方的。 ⑷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呢?只不过给人增加笑料罢了。

5、对最后一节大意判断正确的是( )。

A.狼是一种狡猾的动物,人们要时刻提防它们。

B.狼虽然很狡诈,但人类的勇敢智慧一定能战胜它。

C.狼很狡诈,给人类增加了许多笑料。

D.屠户不一会儿工夫就杀了两只狼,可见狼并不狡猾。( B )

6、本文的中心意思是( )。

A.说对于狼那样的坏人,可能做必要的让步,如果他们得寸进尺,贪得无厌,那就必须把它们消灭掉。

B.说明狼是一种贪得无厌,狡猾残忍的动物,我们必须坚决消灭它,否则它将危害人类。

C.说明对于狼那样拦路打劫的坏蛋,不能给他们财物,只能把他们消灭掉。

D.说明对于像狼那样的敌人,不应该有丝毫畏惧,而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从而战胜他们。( D )

《狼》《聊斋志异》蒲松龄

作品简介

《聊斋志异》,简称《聊斋》,俗名《鬼狐传》,是中国清代著名小说家蒲松龄的著作。书共有短篇小说491篇。题材非常广泛,内容极其丰富。《聊斋志异》的艺术成就很高。它成功地塑造了众多的艺术典型,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故事情节曲折离奇,结构布局严谨巧妙,文笔简练,描写细腻,堪称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之巅峰。

聊斋志异·狼三则目录 其一 其二 其三 字词 《狼》(其二)分析

选自《聊斋志异》 狼三则

作者简介

蒲松龄雕像

蒲松龄(1640-1715),(明崇祯十三年—清康熙五十四年),字留仙、一字剑臣,别号柳泉居士,世称“聊斋先生”,清代杰出文学家,小说家,山东省淄川县(现淄博市淄川区洪山镇)蒲家庄人。出身于一个逐渐败落的地主家庭。19岁应童子试,以县、府、道三考皆第一而闻名籍里,补博士弟子员。但后来却屡应省试不第,直至72岁时才成岁贡生。为生活所迫,他除了应同邑人宝应县知县孙蕙之请,为其做幕宾数年之外,主要是在本县西铺村毕际友家做塾师,舌耕笔耘,年近40年,直至71岁时方撤帐归家。1715年(清康熙五十四年)正月病逝。世称“聊斋先生”。郭沫若对他的评价是“写鬼写妖高人一筹,刺贪刺虐入骨三分” 。

蒲松龄一生热衷科举,却始终不得志,72岁时才补了一个岁贡生,因此对科举制度的不合理深有感触。他毕生精力完成《聊斋志异》8卷、491篇,约40余万字。内容丰富多彩,故事多采自民间传说和野史轶闻,将花妖狐魅和幽冥世界的事物人格化、社会化,充分表达了作者的爱憎感情和美好理想。作品继承和发展了我国文学中志怪传奇文学的优秀传统和表现手法,情节幻异曲折,跌宕多变,文笔简练,叙次井然,被誉为我国古代文言短篇小说中成就最高的作品集。鲁迅先生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说此书是“专集之最有名者”;郭沫若先生为蒲氏故居题联,赞蒲氏著作“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老舍也评价过蒲氏“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

其一

原文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欻一狼来,瞰担上肉,似甚垂涎,随尾行数里。屠惧,示之以刃,少却;及走,又从之。屠思狼所欲者肉,不如姑悬诸树而蚤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间,示以空担。狼乃止。屠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视之,则死狼也。仰首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皮价昂,直十余金,屠小裕焉。 缘木求鱼,狼则罹之,是可笑也。 译文

有个屠户卖肉回家,天已到傍晚。忽然来了一只狼,望着(屠户)担子里的肉,馋得好像要流口水似的,跟着屠户走了好几里。屠户害怕了,把刀拿出来给它看,狼稍稍后退一点,等到屠户要跑时,(狼)又跟着他。屠户想,狼想吃的是肉,不如先把肉挂在树上,明天早上再来拿。于是用铁钩钩着肉,翘起脚把肉挂在树林间,然后把空担给狼看,狼这才停下来了。屠户回到家,第二天清早去取肉,远远望见树上挂着一个大东西,好像人吊死的样子,心里非常害怕。他顾虑重重地试探着走近一看,却是一只死狼,(屠户)抬头仔细一看,看见那狼口里含着肉,铁钩刺进上腭,像鱼吞着钓饵那样。当时狼皮的价钱很贵,(这只狼皮)能值十多金,屠户的生活略微宽裕了。就像缘木求鱼(爬上树去找鱼)一样,狼本想吃肉,结果遇到了灾难,不是也很可笑吗。 注释

货:卖。

欻(xū):忽然。

瞰(kàn):看,窥视。

却:退。

从:跟从。

欲:想要。

蚤:通“早”,早上。

示:给……看。

昧爽:拂晓、黎明。

逡巡:因有疑虑而徘徊。

昂:昂贵。

直:通“值”,价值。

罹(lí):遭遇祸患。

其二

北京人教版七年级下册第30课《狼》

上海沪教版八年级下册第34课《狼》 原文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译文

一个屠户晚上回家,担子里的肉卖完了,只剩下骨头了。路上有两只狼,紧随着他走了很远。

屠户害怕,把骨头投给狼。一只狼得到骨头停止了追赶,可是一只狼仍旧跟从。又投骨头给它,后一只狼停止了,可是前一只狼却又跟上了。骨头已经没有了,两只狼还是像原来一样一起追赶屠户。

屠户感到非常困窘急迫,担心受到狼的前后攻击。(屠户)看到田野中有个麦场,场主在其中堆积了柴,覆盖成小山似的。屠户于是跑过去倚靠在它的下面,卸下担子拿起刀。狼不敢走上前,瞪眼朝着屠户。

一会儿,一只狼径直离开了,另一只狼像狗一样蹲坐在(屠户)前面。过了很久,那只狼似乎睡着了,神情十分悠闲。屠户突然跳起来,用刀直砍狼的头,又连砍几刀把狼杀死。屠户正想要走,转身看见柴草堆后面,另一只狼正在柴草堆中打洞,打算要钻洞进去来攻击屠户的背后。狼的身体已经钻进去了一半,只露出屁股和尾巴。屠户从后面砍掉了狼的大腿,也把这只狼杀死了。屠夫这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来诱惑敌人的。

狼是非常狡猾的,可是转眼间两只狼都被杀死了,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啊?只是(给人)增加笑料罢了。 点评

本段写屠户杀狼,表现屠户的勇敢警觉和狼的狡诈阴险,这是故事的高潮和结局。“一狼径去”,另有图谋;“犬坐于前”(这里的“犬”是名词活用作形容词,像狗一样),牵制屠户,更见出狼的狡诈。“目似瞑,意暇甚”,演得逼真,气氛似有所缓和。“暴起”、“刀劈”、“毙之”,屠户不为假象迷惑,抓住时机,当机立断敢于斗争,取得了一半的胜利。到这儿并未让人松口气。“转视积薪后”说明屠户已深刻认识到狼的本性,变得警觉。“一狼洞其中”终将狼的本性暴露无遗,再点狼的狡诈阴险,“乃悟”说明斗争使屠户对狼的奸诈有了深刻认识。

到此是文章的第一部分,交待了故事的全过程。

狼也太狡猾了,但是一会儿两只狼都被杀死了,禽兽的骗人手段有多少啊?只是增加笑料罢了。

辨正

“其一/犬坐于前”中“犬”为“像狗一样”,作状语,非主语,准确翻译为“其中一条狼像狗一样蹲坐在前面”,所以节奏划分对于理解本文至关重要。如若节奏划分错误,则会产生误解,认为“其中一条狗对坐在前方”。简而言之,学习文言第一步应为节奏朗读,以初步感悟文意。 字词解释

1、归:返回。

2、尽:完。

3、止:通“只”,仅仅。

4、缀:本意连结。这里指紧跟、跟随。缀行甚远:紧随着走了很远。远,距离远。

5、投以骨:即“投之以骨”,也就是“以骨投之”,拿起骨头投扔给狼。“以骨投之”,投以骨,以为把

6、从:跟从。

7、而:表转折,但是。

8、并驱:一起追赶。

9、故:旧、原来。

10、窘(jiǒng):困窘,处境危急。

11、敌:敌对,这里是胁迫、攻击的意思。

12、顾:回头看,这里指往旁边看。

13、积薪:堆积柴草。

14、苫(shàn)蔽:覆盖、遮蔽。蔽:遮蔽。

15、乃:于是、就。

16、弛(chí):放松,这里指卸下。

17、前:向前。

18、眈眈(dān dān):注视的样子。

19、少(shǎo)时:一会儿。

20、径:径直。

21、犬:像狗一样。

22、坐:蹲坐。

23、久之:过了一会儿。之,助词,凑音节,无意义。

24、瞑(míng):闭眼。

25、意暇甚:神情悠闲得很。意:神情、态度。暇(xiá):空闲。

26、暴:突然。

27、毙:杀死。

28、方:正在。

29、行:走。

30、转:转身。

31、洞:打洞。

32、其:指柴堆。

33、意:意图。

34、隧:指从柴草堆中打洞。

35、暴:突然。

36、以:来。

37、尻(kāo):屁股。

38、股:大腿。

39、假寐:假装在睡觉。 寐(mèi):睡觉。

40、盖:原来是。

41、黠:狡猾。

42、顷刻:一会儿。

43、之:的

44、几何哉:能有多少啊。

45、笑:笑料。

46、 耳:罢了。 词类活用现象

1、狼不敢[前](名词作动词,上前)。

2、恐前后受其[敌](名词作动词,攻击)。

3、一狼[洞]其中(名词作动词,打洞)。

4、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名词作动词,钻洞)。

5、其一[犬]坐于前(名词作状语,像狗一样地)。

6、[苫]蔽成丘(名词作状语,用草帘子)。

7、一[屠]晚归(动词作名词,屠户)。

8、一屠[晚]归(名词作状语,在傍晚)。

9、[弛]担持刀(形容词作动词,卸下)。 通假字

“止”通“只”,仅仅。 一词多义

止:

1、通“只”。例句:止有剩骨。

2、停止。例句:一狼得骨止。

意:

1、神情。例句:意暇甚。

2、意图。例句: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

3、情趣。例句: 醉翁之意不在酒

敌:

1、击。例句:恐前后受其敌。

2、敌人。例句: 盖以诱敌。

前:

1、面。例句:恐前后受其敌。

2、向前。例句:狼不敢前。 虚词的用法

(1)之

代词,它,指狼。 例句:又数刀毙之。

助词,的。 例句:禽兽之变诈几何哉。

助词,调整音节,不译。 例句:久之。

助词,位于主谓之间取消句子独立性。 例句: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代词,代狼。 例句:复投之。

(2)以

介词,把。例句:投以骨。

介词,用。例句:以刀劈狼首。

连词,来。例句: 意将遂人以攻其后也。

连词,用来。例句:盖以诱敌。

(3)其

1、恐前后受其敌。(指狼)

2、场主积薪其中。(指打麦场)

3、屠乃奔倚其下。(指柴草堆)

4、一狼洞其中。(指柴草堆)

5、意将隧人以攻其后也。(指屠户)

6、屠自后断其股。(指狼) (4)乃

1、屠乃奔倚其下:就

2、 乃悟前狼假寐:才 (5)之

1、久之:无义

2、亦毙之:代词,指它

(6)盖

1、盖以诱敌:表原因 古今异义

1、去

古义:离开 今义 : 到某—地方

2、少

古义:稍微 今义 : 数量小

3、几何

古义:多少 今义 :几何学的简称 文言句式

省略句

省略宾语:

1、“投以骨”中省略了“投”的宾语“之”,代狼,可补充为“投之以骨”。

2、“一狼仍从”中省略宾语“之”,可补充为“一狼仍从之”。

省略介词:

3、“场主积薪其中”省略了介词“于”,可补充为“场主积薪于其中”。

4、“一狼洞其中”中也省略了介词“于”,可补充为“一狼洞于其中”。

5、“屠乃奔倚其下”中省略介词“于”,可补充为“屠乃奔倚于其下”。

省略主语:

6、“顾野有麦场”中省略主语“屠”,可补充为“屠顾野有麦场”。

7、“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中省略主语“屠”,可补充为“屠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倒装句 :

8、“投以骨”中“以”是介词结构后置,正常语序应为“以骨投”。

9、“意暇甚”,正常语序应为“意甚暇”。

10、“身已半入”,正常语序应为“身已入半”。

其三

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傍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中探爪入。屠急捉之,令出不去,但思无计可以死之。顾无计可以死之。唯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之法吹之。极力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非屠,乌能作此谋也!

三事皆出于屠;则屠人之残,杀狼亦可用也。 注释

暮:傍晚

为:被

旁:旁边

遗:留下

自:从

之:(代)狼

可以:可:可以 ;以:把

计:方法

死:杀死

盈:满

豕 :猪

如 :好像

股:大腿

屈:弯曲

负:背 译文

有一个屠夫,傍晚走在路上,被狼紧紧地追赶着。路旁有个农民留下的草棚,他就跑进去趴在里面。凶恶的狼从苫房的草帘中伸进一只爪子,于是屠夫急忙捉住狼爪,不让它离开。但是没有办法可以杀死它,只有一把不满一寸长的小刀,就用它割破爪子下面的狼皮,用吹猪的方法往里吹气。(屠夫)用力吹了一阵儿,觉得狼不怎么动了,才用绳子把狼腿捆起来。出去一看,只见狼浑身膨胀,就像一头牛。四条腿直挺挺地不能弯曲,张着嘴也无法闭上。屠夫就把它背回去了。(如果)不是屠夫,谁有这个办法呢?

用法相同

《狼》第二则中的“以刀劈狼首”。

扩展阅读: 1 2010届中考文言诗文考试篇目点击 p53

2 2012届中考文言诗文考试篇目点击 p102

来源:http://baike.baidu.com/view/8296.htm, 聊斋志异,蒲松龄,文言文

《聊斋志异》梦狼

白翁,直隶人。长子甲筮仕南服,二年无耗。适有瓜葛丁姓造谒,翁款之。丁素走无

常。谈次,翁辄问以冥事,丁对语涉幻;翁不深信,但微哂之。

别后数日,翁方卧,见丁又来,邀与同游。从之去,入一城阙,移时,丁指一门曰:

“此间君家甥也。”时翁有姊子为晋令,讶曰:“乌在此?”丁曰:“倘不信,入便知

之。”翁入,果见甥,蝉冠豸绣生堂上,戟幢行列,无人可通。丁曳之出,曰:“公子衙

署,去此不远,亦愿见之否?”翁诺。少间至一第,丁曰:“人之。”窥其门,见一巨狼当

道,大惧不敢进。丁又曰:“入之。”又入一门,见堂上、堂下,坐者、卧者,皆狼也。又

视墀中,白骨如山,益惧。丁乃以身翼翁而进。公子甲方自内出,见父及丁良喜。少坐,唤

侍者治肴蔌。忽一巨狼,衔死人入。翁战惕而起,曰:“此胡为者?”甲曰:“聊充庖

厨。”翁急止之。心怔忡不宁,辞欲出,而群狼阻道。进退方无所主,忽见诸狼纷然嗥避,

或窜床下,或伏几底。错愕不解其故,俄有两金甲猛士努目入,出黑索索甲。甲扑地化为

虎,牙齿巉巉,一人出利剑,欲枭其首。一人曰:“且勿,且勿,此明年四月间事,不如姑

敲齿去。”乃出巨锤锤齿,齿零落堕地。虎大吼,声震山岳。翁大惧,忽醒,乃知其梦。心

异之,遣人招丁,丁辞不至。翁志其梦,使次子诣甲,函戒哀切。既至,见兄门齿尽脱;骇

而问之,醉中坠马所折,考其时则父梦之日也。益骇。出父书。甲读之变色,间曰:“此幻

梦之适符耳,何足怪。”时方赂当路者,得首荐,故不以妖梦为意。弟居数日,见其蠹役满

堂,纳贿关说者中夜不绝,流涕谏止之。甲曰:“弟日居衡茅,故不知仕途之关窍耳。黜陟

之权,在上台不在百姓。上台喜,便是好官;爱百姓,何术能令上台喜也?”弟知不可劝

止,遂归告父,翁闻之大哭。无可如何,惟捐家济贫,日祷于神,但求逆子之报,不累妻孥。

次年,报甲以荐举作吏部,贺者盈门;翁惟欷歔,伏枕托疾不出。未几,闻子归途遇

寇,主仆殒命。翁乃起,谓人曰:“鬼神之怒,止及其身,祐我家者不可谓不厚也。”因焚

香而报谢之。慰藉翁者,咸以为道路讹传,惟翁则深信不疑,刻日为之营兆。而甲固未死。

先是四月间,甲解任,甫离境,即遭寇,甲倾装以献之。诸寇曰:“我等来,为一邑之民泄

冤愤耳,宁专为此哉!”遂决其首。又问家人:“有司大成者谁是?”司故甲之腹心,助纣

为虐者。家人共指之,贼亦杀之。更有蠹役四人,甲聚敛臣也,将携入都。——并搜决讫,

始分资入囊,骛驰而去。

甲魂伏道旁,见一宰官过,问:“杀者何人?”前驱者曰:“某县白知县也。”宰官

曰:“此白某之子,不宜使老后见此凶惨,宜续其头。”即有一人掇头置腔上,曰:“邪人

不宜使正,以肩承领可也。”遂去。移时复苏。妻子往收其尸,见有余息,载之以行;从容

灌之,亦受饮。但寄旅邸,贫不能归。半年许,翁始得确耗,遣次子致之而归。甲虽复生,

而目能自顾其背,不复齿人数矣。翁姊子有政声,是年行取为御史,悉符所梦。

【读书】聊斋志异·卷八·第十一篇《梦狼》

聊斋志异·梦狼

原文

白翁,直隶人。长子甲,筮仕南服,二年无耗。适有瓜葛丁姓造谒,翁款之。丁素走无常。谈次,翁辄问以冥事,丁对语涉幻,翁不深信,但微哂之。

别后数日,翁方卧,见丁又来,邀与同游。从之去,入一城闽。移时,丁指一门曰:“此间君家甥也。”时翁有姊子为晋令,讶曰:“乌在此?”丁曰:“倘不信,入便知之。”翁入,果见甥,蝉冠豸绣坐堂上,戟幢行列,无人可通。丁曳之出,曰:“公子衙署,去此不远,亦愿见之否?”翁诺。少间,至一第,丁曰:“入之!”窥其门,见一巨狼当道,大惧,不敢进。丁又曰:“入之!”又入一门,见堂上、堂下、坐者、卧者,皆狼也。又视墀中,白骨如山,益惧。丁乃以身翼翁而进。公子甲,方自内出,见父及丁良喜。少坐,唤侍者治肴蔌。忽一巨狼,衔死人入。翁战惕而起,曰:“此胡为者?”甲曰:“聊充庖厨。”翁急止之。心怔忡不宁,辞欲出,而群狼阻道。进退方无所主,忽见诸狼纷然嗥避,或窜床下,或伏几底,错愕不解其故。俄有两金甲猛士努目入,出黑索索甲。甲扑地化为虎,牙齿巉巉。一人出利剑,欲枭其首。一人曰:“且勿,且勿,此明年四月间事,不如姑敲齿去。”乃出巨锤锤齿,齿零落堕地。虎大吼,声震山岳。翁大惧,忽醒,乃知其梦。心异之,遣人招丁,丁辞不至。

翁志其梦,使次子诣甲,函戒哀切。既至,见兄门齿尽脱,骇而问之,醉中坠马所折。考其时,则父梦之日也。益骇。出父书。甲读之变色,间曰:“此幻梦之适符耳,何足怪。”时方赂当路者,得首荐,故不以妖梦为意。弟居数日,见其蠹役满堂,纳贿关说者中夜不绝,流涕谏止之。甲曰:“弟日居衡茅,故不知仕途之关窍耳。黜陟之权,在上台不在百姓。上台喜,便是好官,爱百姓,何术能令上台喜也?”弟知不可劝止,遂归,告父。翁闻之大哭。无可如何,惟捐家济贫,日祷于神,但求逆子之报,不累妻孥。次年,报甲以荐举作吏部,贺者盈门。翁惟欷?,伏枕托疾不出。未几,闻子归途遇寇,主仆殒命。翁乃起,谓人曰:“鬼神之怒,止及其身,佑我家者不可谓不厚也。”因焚香而报谢之。慰藉翁者,咸以为道路讹传,惟翁则深信不疑,刻日为之营兆。而甲固未死。

先是,四月间,甲解任,甫离境,即遭寇,甲倾装以献之。诸寇曰:“我等来,为一邑之民泄冤愤耳,宁专为此哉!”遂决其首。又问家人:“有司大成者,谁是?”司故甲之腹心,助纣为虐者。家人共指之。贼亦杀之。更有蠹役四人,甲聚敛臣也,将携入都。并搜决讫,始分资入囊,骛驰而去。甲魂伏道旁,见一宰官过,问:“杀者何人?”前驱者曰:“某县白知县也。”宰官曰:“此白某之子,不宜使老后见此凶惨,宜续其头。”即有一人掇头置腔上,曰:“邪人不宜使正,以肩承领可也。”遂去。移时复苏。妻子往收其尸,见有余息,载之以行;从容灌之,亦受饮。但寄旅邸,贫不能归。半年许,翁始得确耗,遣次子致之而归。甲虽复生,而目能自顾其背,不复齿人数矣。翁姊子有政声,是年行取为御史,悉符所梦。

异史氏曰:“窃叹天下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即官不为虎,而吏且将为狼,况有猛于虎者耶!夫人患不能自顾其后耳,苏而使之自顾,鬼神之教微矣哉!”

邹平李进士匡九,居官颇廉明。常有富民为人罗织,役吓之曰:“官索汝二百金,宜速办。不然,败矣!”富民惧,诺备半数。役摇手不可。富民苦哀之,役曰:“我无不极力,但恐不允耳。待听鞫时,汝目睹我为若白之,其允与否,亦可明我意之无他也。”少间,公按是事。役知李戒烟,近问:“饮烟否?”李摇其首。役即趋下曰:“适言其数,官摇首不许,汝见之耶!”富民信之,惧,许如数。役知李嗜茶,近问:“饮茶否?”李领之。役托烹茶,趋下曰:“谐矣!适首肯,汝见之耶?”既而审结,富民果获免,役即收其苞苴,且索谢金。

呜呼!官自以为廉,而骂其贪者载道焉,此又纵狼而不自知者矣。世之如此类者更多,可为居官者备一鉴也。

又邑宰杨公,性刚鲠,樱其怒者必死。尤恶隶皂,小过不宥。每凛坐堂上,胥吏之属,无敢咳者。此属间有所白,必反而用之。适有邑人犯重罪,惧死。一吏索重贿,为缓颊。邑人不信,且曰:“若能之,我何靳报焉。”乃与要盟。少顷,公鞫是事。邑人不肯服。吏在侧呵语曰:“不速实供,大人械桔死矣!”公怒曰:“何知我必械梏之耶?想其赂未到耳。”遂责吏,释邑人。邑人乃以百金报吏。

要知狼诈多端,少释觉察,即为所用,正不止肆其爪牙以食人于乡而已也。此辈败我阴骘,甚至丧我身家。不知居官者作何心腑,偏要以赤子饲麻胡也!

注释

[1]直隶:旧省名。明永乐初,建都北京,称直隶北京的地区为北直隶,称直隶南京的地区为南直隶。清初以北直隶为直隶省。辖有今北京、天津两市、河北省大部及河南、山东小部分地区。

[2]筮(shì士)仕南服:在南方做官。《左传·闵公元年》:“初,毕万筮仕于晋。”筮,用蓍草占卜。古人出外做官,必先占卜吉凶;后因称入官为“筮仕”。南服,古代王畿外围,每五百里为一区划,按距离远近分为五等地1053带,称为五服!因称南方为南服。

[3]瓜葛:喻远戚。

[4]走无常:旧时迷信所谓当阴差。见《张诚》注。

[5]蝉冠豸(zhì制)绣:此指穿着官服。蝉冠,以貂尾蝉纹为饰之冠,古代贵官所着。豸绣,绣有獬豸的官服。《晋书·舆服志》:“或说獬豸,神羊,能触邪佞。”官服绣有獬豸图案,象征公正无私,为御史和其他司法官员的服饰。

[6]戟幢(chuáng床)行(háng杭)列:指成行排列于堂前的仪仗。戟,指“■乾”,套有赤黑缯衣之戟,用作仪仗。幢,古时作为仪仗用的以羽毛为饰的旌旗。

[7]无人可通:意谓宫仪威严,私谊无人转达。

[8]墀(chí迟):堂前台阶上面的空地。又指台阶。

[9]翼:遮蔽、掩护。

[10]肴蔌(sù速):菜肴。

[11]战惕:惊惧的样子。

[12]聊充庖厨:略供厨房使用。庖厨,厨房。

[13]错愕:仓卒惊愕。

[14]黑索:即绳索,官府捆绑犯人的绳索。

[15]甲:据山东省博物馆抄本补,原缺。

[16]巉巉:山岩高峭险峻,借以形容牙齿尖说锋利。

[17]枭(xiāo销)其首:斩其头。枭首,旧时酷刑,斩头而悬挂木上。

[18]当路者:即当道者,指掌大极的人物。

[19]得首荐:取得优先荐举擢升的资格。荐,荐举,指保举调京考选。

明清时代每三年考察外宫政绩,叫“大计”。大计优异者,荐举擢升新职。

[20]蠹役:害民的吏役,对衙门差役的贬称。蠹,蛀虫,喻枉法敛财。

[21]衡茅:衡门茅舍,平民所居的陋室。衡门,横木为门。

[22]关窍:犹言“诀窍”。

[23]黜陟(zhì治):指官吏的罢黜和提升。陟,擢升。

[24]上台:犹言上官。

[25]逆子之报:指白甲应该得到的报应。逆子,忤逆之子。报,果报、报应。

[26]作吏部:此指为吏部属官。明清时州县官内调各部,一般补授主事、员外郎之类的官职。

[27]营兆:卜寻墓葬之地。兆,墓地。

[28]解任:卸任;此指解除原官上调。

[29]助纣为虐:《孟子·腾文公》下:“周公相武王,诛纣伐奄。”朱熹注:“奄,东方之国,助纣为虐也。”纣,商末暴君,后以喻坏人。

[30]聚敛臣:代长官搜刮钱财的帮凶。臣,奴仆。

[31]以肩承颔(hàn汗):用肩部承接下巴,使其头脸侧向。颔,据山东省博物馆本,原作“领”。

[32]以受饮:据山东省博物馆抄本,原作“但受饮”。

[33]行取:明代制度,按照规定年限,州县官经地方高级官员的保举,可以调京,通过考选,补授科道或部属官职,称为“行取”。

[34]悉符所梦:前谓梦其甥“蝉冠豸绣”,今果然补投御史,故谓“悉符所梦”。

[35]比比:到处皆是。

[36]猛于虎:比虎还凶猛。语见《礼记·檀弓》。此谓贪吏甚至比贪官凶狠。

[37]微矣哉:多么奥妙啊!微,幽深、精妙。

[38]邹平:县名,在今山东省。

[39]为人罗织:被人诬陷。罗织,虚构罪名,进行陷害。

[40]按:审讯。

[41]苞苴:行贿的财物。《荀子·大略》:“苞苴行与?谗夫兴与!”

《注》:“货贿必以物包裹,故总谓之苞苴。”

[42]谢金:酬谢的小费。

[43]纵狼:喻放纵吏役作恶。

译文

白老先生,是直隶省人。他的大儿子白甲,在南方做官,去了两年而毫无消息。正好有一远房亲戚姓丁的前来拜访,老先生款待了他。姓丁的平常喜好当阴差到阴间去。谈话当中,老先生就问到阴曹地府的事情,姓丁的回答的话涉及到许多迷幻之处,老先生不那么相信,不过只是那么稍微笑一笑罢了。

分别之后有好几天了,老先生正躺在家里,看见姓丁的又来了,邀请老先生一道去游阴曹地府。老先生就跟着他去了,来到了一个城门。过一会儿,姓丁的指着一个大门说道:“这里就是您家的外甥啊。”当时老先生有个姐姐的儿子在山西做县令,就惊奇地说道:“他怎么会在这里呢?”姓丁的说道:“倘若你不相信的话,你进了门就知道了。”老先生于是走进了大门,果然见到了他的外甥,正戴着蝉纹的官帽和绣有神羊的官服坐在大堂之上,堂前排列着仪仗,气象森然,根本没有人给你去通报一下。姓丁的把老先生拉了出来,说道:“公子的衙门,离这儿也不算远,您愿意去看看吗?”老先生答应去看一看。过了一会儿,到了一处大的宅第,姓丁的说道:“进去吧!”老先生看一看大门,有一个大个子的狼把守在那里,老先生极为恐慌,就不敢往里走。姓丁的又说:“往里走吧!”又进到一个门里,看见厅堂之上、之下、坐着的、躺着的,都是狼咽。再看一看堂前台阶之上,白骨堆积得像山一样高,就更加害怕了。姓丁的就用自己的身体遮蔽着老先生往前走。这时老先生的大儿子白甲从里边出来,看见了父亲和姓丁的就非常高兴。稍稍坐了一会儿,就招呼使唤人去准备菜肴。这时忽然有一个大个儿的狼,嘴里叼着一个死人就进来了。老先生惊恐地站了起来,说道:“这是在干什么的呀?”白甲说道:“暂时用来补充厨房作菜之用的。”老先生匆忙阻止。心里惴惴不安,就告辞想要出来,但是那群狼都出来挡着道不让走。正在拿不定主意是往前走呢,还是往回撤呢,忽然间看见那么多的狼哄然一声都嗥叫着躲避起来了,有的流窜到床铺下面,有的隐伏在几案底下,老先生也惊恐得不知是什么缘故。突然有两个穿着黄金铠甲的猛士瞪着眼睛走进来,拿出一条黑色绳子就要捆住白甲。白甲倒在地上就变成了老虎,牙齿尖锐而锋利。一个人又拿出一把锋利的宝剑,想要斩白甲的头。一个人说:“暂且不要这样,暂且不要这样,这是明年四月的事情,不如暂且敲掉他的牙吧!”这个人出来拿一把大锤子锤打牙齿,牙齿都掉在了地上。老虎大吼了一声,那声音惊天动地。老先生大为恐惶,忽然就醒了过来,才知道原来是个恶梦。老先生心里感到极其奇怪,就派人去招见了某人,可丁某人辞谢说不来了。

老先生把梦中情景都记住了,就派二儿子去找白甲,信里告诫得十分悲哀深切。二儿子到了那个地方,看见他哥哥的门牙全都脱落了,惊慌中问他一下,他说是醉酒之后从马上掉下来折断的。再细算一下时间,正是他父亲做恶梦的那一天。这样就更加害怕了。把父亲的信拿出来。白甲读信之后脸都改变颜色了,想了一会儿说道:“这不过是梦幻之中的巧合罢了,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呢。”当时白甲正在贿赂一个掌有大权的人物,取得了优先被推荐提升的资格,所以根本不把那稀奇古怪的梦当成一回事。弟弟在那里住了几天,看到满屋都是鱼肉百姓的衙役,受贿赂说人情的到半夜里还没断绝过,就流着眼泪劝阻他哥哥。白甲说道:“弟弟你整天住在茅房草舍里,所以根本不知道这官场里的诀窍呀。官职或提升或免职的大权,全在上面的大官,而不在乎老百姓对他有什么看法。上面当权的要是喜欢他了,那就是好官。你只知道爱护老百姓,你有什么办法能让上面当权的人喜欢呢?”弟弟知道他哥是根本劝阻不了的,就回到家里,把这情形告诉给了父亲。老先生听过之后,大声痛哭起来。实在没有办法,只能拿出家产去接济贫困的穷人,每天向神祷告,只希求对忤迷之子的报应,不要拖累他的老婆孩子。第二年,有人前来报知白甲由于有人推荐做了吏部的官员,祝贺的人踏破了门槛。老先生只能哭得抽抽搭搭的,躺在枕头上说是有病不再出来会客。没有多久,听说儿子在归家的路上遇到了强盗,主人和仆人都丧命了。这时老先生才从床上起来,对人们说:“如今鬼神的愤怒,只限于我大儿子的一人一身,鬼神保佑我们家的情义,不能说是不优厚了。”于是烧起香火答谢鬼神。那些慰勉老先生的人,都认为是路上传过来不可靠消息,只有老先生深信而不怀疑,选定一个日子给他大儿子寻找葬身之地。而白甲本来就没有死。

在这之前,是四月的时候,白甲卸去原来的官职上调新任的地方去,刚一离开那个地方,就遇到了强盗,白甲把所有装在车里的东西都献给了强盗。那伙强盗说:“我们这些人来了,是为这一地方消除民愤,难道是专为你这么些钱财的吗?”于是就把白甲的头砍了下来。又问他家的仆人说:“有一个叫司大成的人,是哪一个呀?”司大成过去是白甲的心腹亲信,帮助白甲干了许多坏事。家里的仆人都指着他。盗贼把他也杀了。还有四个鱼肉百姓的衙役,都是帮着白甲搜刮地皮的人,将要把他们带到京城的。这帮惊伙都被搜查出来处决之后,强盗们才瓜分了财物,装进了腰包之后,就急忙奔跑着离开。白甲的魂灵趴伏在道旁,看见一个县官走过来,县官问道:“这些被杀的是些什么人?”在前边开路的人说道:“某县的一个姓白的知县。”县官说道:“这是白某人的儿子,不应当让他在衰老之后见到这样凶惨的景象,应当把他的头接在他的身体上。”就有一个人拿起头放到腔膛之上,还说:“邪恶的人,不应当让他的头长得端正了,就用肩膀承接下巴吧。”这些人说着就走了。过了一段时间白甲苏醒过来。他老婆前来收拾他的尸体,看到还有一点气息,就把他装上车里带走。慢慢给他灌些汤水,也还喝得进去。但是只能暂住在旅馆里,因为穷困不能返回家乡。半年之后,老先生才得到准确的消息,就派二儿子去找他并把他带回来。白甲虽然得到再生,但是眼睛能自己看脊背,也就不算个人啦。老先生姐姐的儿子有很好从政的名声,这一年,经过地方官员的推荐,调京考试,补授个御史的职务,这些完全符合老先生梦见过的情形。

异史氏说:“我个人在哀叹,天底下凶如虎的官,和狠如狼的吏,是到处都是啊,即便当官的不像虎那么凶残,可是做吏的也要成为狼的,何况有的苛政是猛于虎的呢!说起来,人就是不能够看到自己的身后罢了,苏醒过来再让他自己看看自己的样子,鬼神的教化真是幽深精妙啊!”

邹平县的进士李匡九,作官很是廉洁清明。常常有些富有的老百姓被某些人诬陷,衙役又恐吓他们说,“当官向你要二百金的钱,应该赶快去筹办。不然的话,全完了!”这些富有的老百姓害怕了,就答应给准备一半的数目。衙役又摇着手说不行。富有的老百姓苦苦哀求他们,衙役们说:“我是不会不竭尽全力的,只是怕当官的不答应啊。等到听审的时候,你们亲眼看着我替你们说些好话,至于能答应不答应,也可以表明我的心意里是没有别的呀。”过了一会儿,李老先生审问这个案件。衙役知道李进士已经戒了烟,就靠近李进士身边问道:“还吸烟吗?”李进士摇一摇头。衙役马上跑下来对富民说:“刚才说了那么减半的数目,官老爷摇着头不答应,你们都看见了吧!”富有的百姓就都相信了,一害怕,就如数全答应了。衙役知道李进士喜欢喝茶,就走到跟前问道:“喝茶吗?”李进士点了一下头。衙役托着沏好的茶,跑到下面来说:“事儿成了!刚才点头,你们都看见了吧!”过一会审问完毕,富有的百姓果然获得了免罪的判决,衙役就收下了行贿的财物,而且还要索取酬谢的小费。

噢!官老爷自以为廉洁,而骂他们是贪官的,在路上到处都是啊,这又是放纵狼而又自己不知道啊。世上像这样的事更多了,这可以给做大官的提供一面镜子吧。

又有一个县令杨老先生,性情刚烈耿直,要在他生气的时候触犯了他,一定会死的。他尤其厌恶那些小的衙役,一点小的过失也不原谅。往往他凛然坐在堂上,那些小衙役们,没有一个人敢咳嗽一声的。这些下属间或要为别人在他面前说人情的话,他一定用惩办犯人的刑罚用到下属身上。正好有一个当地人犯了大罪,很怕被处死。一个小吏向他索要重额的贿赂,而为他从中说情。这个当地人信不过他,而且说道:“如果能够办到的话,我怎么会吝惜去报答你呢。”就与他订下盟约。过了一会儿,杨老先生审问这件事。当地人不肯服罪。那个小吏站在旁边呵斥他说道:“不快快从实招供,大人用刑就让你死了!”杨老先生愤怒地说:“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要用刑把他致死呢?想来是他的贿赂还没有到你的手里吧!”于是责备了小吏,而释放了那个当地人。当地人就拿出百金来报答小吏。要知道狼是诡计多端的,你稍稍地放松那么一点觉察之心,就会被它所利用,真是不止于放手让他的爪牙在乡间吃人就罢了。这帮人败坏我们阴世的功德,甚至使我们丧失身家性命。不知那些做官的是什么样的心肠,偏偏要拿老百姓去喂养残暴的麻胡。

聊斋志异·卷八·第十一篇《梦狼》

聊斋志异·梦狼-中文百科在线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lid=196670

《聊斋志异》(原文)-中文百科在线

http://www.zwbk.org/MyLemmaShow.aspx?lid=195113

聊斋志异|蒲松龄_梦远书城

http://www.my285.com/gdwx/lzzy/

聊斋志异(蒲松龄) 白话文_巨流小说网

http://www.juj6.com/gdwx/lzzyb/index.htm

聊斋志异白话文在线阅读

http://www.sbkk8.cn/mingzhu/gudaicn/liaozhaizhiyi2/

作家二月河:腐败不会导致速亡,但腐败能导致必亡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725/12/605353_396941243.shtml

少将谈甲午战争:腐败和堕落必然导致战争失败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4/0725/12/605353_396937497.shtml

《素书》白话译文

http://www.360doc.com/content/11/0729/00/605353_136439530.shtml

聊斋志异狼三则

狼三则

1.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歘一狼来,瞰担中肉,似甚垂涎;步亦步,尾行数里。屠惧,示之以刃,则稍却;及走,又重之。屠无计,默念狼所欲者肉。不如姑悬诸树而蚤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间,示以空空。狼乃止。屠即径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之,则死狼也。仰首审视,见口中含肉,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革价昂,直十余金,屠小裕焉。缘木求鱼,狼则罹之,亦可笑已! 2.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

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cháng),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3.

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shàn)中探爪入。屠急捉之,令出不去。但思无计可以死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shǐ)之法吹之。极力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 非屠,乌能作此谋也!三事皆出于屠;则屠人之残,杀狼亦可用也。

《狼》有关资料:作者及《聊斋志异》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别号柳泉,山东淄川(今淄博市)人。他生在一个书香家庭,从小热衷功名,并在19岁时接连考取县、府、道的第一名,名震一时。但此后屡试不第。31岁时,他迫于家贫,应聘为宝应县知县孙蕙的幕宾,整天和“无端而代人歌哭”(《戒应酬文》)的应酬文字打交道,大违素志,次年辞幕回乡。此后主要是在“缙绅先生家”设帐教学,直到70岁才“撤帐归来”。这40年间,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终究还是个穷秀才。71岁他才援例出贡,4年后便死去了。穷愁潦倒的一生,使他能接近和熟悉劳动人民,同情他们的疾苦,对科举制度的腐朽、官场的腐败、社会的黑暗有深刻的认识和体会。这些在他的作品中都有充分的反映。

《聊斋志异》是蒲松龄的代表作,在他40岁左右已基本完成,此后不断有所增补和修改,是他一生心血的结晶,也是他的文学创作的最高成就。“聊斋”是他的书屋名称,“志”是记述的意思,“异”指奇异的故事。《聊斋志异》有短篇小说491篇。题材大多来自民间和下层知识分子的传说。多数故事通过描写妖狐神鬼来反映现实的社会生活。有的揭露封建官府的黑暗,有的批判科举制度的弊病,有的表现青年男女冲破封建礼教、争取婚姻自由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社会矛盾,表达了人民的愿望。但其中也夹杂着封建伦理和因果报应思想。《聊斋志异》的语言简练,描写细腻,人物形象鲜明,故事情节生动,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

聊斋志异《梦狼》浅析

摘 要:郭沫若评论《聊斋志异》语云:“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木三分。”以这两句话来评价《聊斋志异》,可谓恰如其分。《梦狼》一篇,刻画贪虐者的恶行,又借其口揭示贪虐行为之根由,真当得起“刺贪刺虐入木三分”之誉。

关键词:梦狼;官场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概括“官虎吏狼”这是对整个封建官场的总概括,出自于梦狼这个故事,该文对吃人的封建社会成因进行了深刻的阐述,是反映封建社会黑暗,揭露和抨击封建统治阶级压迫、残害人民罪行的代表作。

一、由梦引发的疑问

白翁是河北人。大儿子白甲,在江南做官,一去三年没有消息。正巧有位姓丁的亲戚,来他家拜访。白翁设宴席招待他。这位姓丁的平日常到阴间地府中当差。谈话间,白翁问他阴间事,丁对答了些虚幻不着边际的话;自翁听了,也不以为真,只是微微一笑罢了。别后几天,白翁刚躺下,见到了丁姓亲戚又来了,邀请白翁一块去游历。白翁跟他去了。进了一座城门,又走了一会,丁指着一个大门说:“这里是您外甥的官署。”当时,白翁姐姐的儿子,是山西的县令。白翁惊讶地说:“怎么在这里?”丁说:“如果你不信,就进去看个明白。”白翁进了大门,果然见外甥坐在大堂上,头戴饰有蝉纹的帽子,身穿绣有獬豸图案的官服,门戟与旌旗整齐列于两旁,但没有人给他通报。丁拉他出来,说:“你家公子的衙署,离这里不远,也愿去看看吗?”白翁答应了。走了不多一会儿,来到一座官府门首,丁说:“进去吧。”白翁探头向里一看,有一巨狼挡在路上,他很畏惧,不敢进去。丁说:“进去。”白翁又进了一道门,见大堂之上、大堂之下,坐着的、躺着的,都是狼。再看堂屋前的高台上,白骨堆积如山,更加畏惧。丁以自己的身体掩护着白翁走进去。这时,白翁的公子白甲,正好从里面出来,见父亲与丁某到来,很高兴。把他们请到屋里坐了一会儿,便让侍从准备饭菜。忽然,一只狼叼着一个死人跑进来,白翁吓得浑身哆嗦,说:“这是干什么?”儿子白甲说:“暂且充当疱厨做几个菜。”白翁急忙制止他。白翁心里惶恐不安,想告辞回去,一群狼挡住去路。正在进退两难的时候,忽然见群狼乱纷纷地嗥叫着四散逃避,有的窜到床底,有的趴伏在桌上,白翁很惊异,不明白这是什么缘故。一会儿,有两个身着黄金铠甲的猛士闯进来,拿出黑色的绳索把白甲捆起来。白甲扑倒在地上,变成一只牙齿锋利的老虎。一个猛士拔出利剑,想砍下老虎的脑袋;另一个猛士说:“别砍,别砍,这是明年四月间的事,不如暂敲掉它的牙齿。”于是,就拿出大铁锤敲打老虎的牙齿,牙齿就零零碎碎地掉在地上。老虎痛得吼叫,声音震动了山岳。白翁大为恐惧,忽然被吓醒,才知道这是一个梦。

二、梦背后的内涵

白翁的虎狼之梦并不费解。在我国,用“如狼似虎”一词来形容贪官酷吏,本来就是常见的比喻。孔子曰“苛政猛于虎也”,也是用“虎”来形容政治黑暗。官威如虎,虎也是贪酷官员的常见意象。将“狼”比作衙门里的官吏,也与狼的习性契合,“狼也是一种群居动物,部落中有一套复杂的角色和地位体系,部落成员通过舔首领的嘴巴以及参加搏斗游戏强化权力等级制度”。在《梦狼》里,白甲做官的衙门中的贪酷官吏就是一个分有等级的系统,他们通常结合在一起共同作恶才有力量,因而这也是一个相互包庇、相互扶持的系统。

在白翁的梦中,最可怖的是狼吃人后累累白骨的场面,以及当白翁的儿子白甲吩咐备饭时,巨狼叼来人作为厨房的备料。这里“吃人”完全形象化地呈现,表达的意思很明显,正如前人冯镇峦就此评论的那样:“知县衙门光景,白骨民膏脂也。”同样,但明伦读书至此,感叹:“尔俸尔禄,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难欺。”点明这一场景的寓意。

在我国古代,长期存在官民对立。官要为民做事,即所谓“造福一方”,其俸禄虽然得自朝廷,却都是民脂民膏,认识到自己的俸禄来源于百姓,已近于现代的纳税人观念。然而不少官吏在俸禄以外索贿受贿,有的更搜刮地皮,祸害百姓,形成官民之间的长期紧张关系。

三、小说背后揭示的深层意义

这个故事,官衙里面,县官是个大老虎,衙役是一群饿狼,吃人吃的白骨如山,这是一种寓言式的写法,这是写他们搜刮民财,敲骨吸髓,达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但是蒲松龄还觉得大家可能还没看明白吧,又说了一段话,现在官像老虎,吏像群狼,到处都是,就是官不是老虎,你手下的人也是饿狼,还有比老虎和饿狼更坏的呢孔夫子说苛政猛于虎,蒲松龄说封建社会这些官吏官虎吏狼,这就成为聊斋志异对封建官场的典型概括,我们把他叫做经典概括。聊斋志异中写了为官不仁的下场,但这种下场只能在想象中实现,在真实的情况下,贪官是官运亨通的颠倒黑白的统治秩序被揭露的淋漓尽致,封建社会吏治的黑暗已经到了官虎吏狼的地步,本应是父母官,却削骨吸髓,封建官场一级比一级黑暗,在这样的情况下,平民百姓处在社会现实下,蒲松龄不能直接写吏治黑暗,只能写成鬼故事。

唉,做官者自以为为政清廉,而骂他们贪官的大有人在。这就是自己放纵差役去作恶,如同豺狼,而自己还在稀里糊涂不自觉啊。世上这种糊涂官很多,这件事,可为一心为政廉洁的当官者,作一面镜子啊。

读罢《梦狼》这个故事,笔者深深感到,为官不正,总是没有好下场的,贪渎横暴之所以蔓延,在于未能有严格、周密的制度加以约束。当今反腐倡廉,我们是否可以从《梦狼》这个故事中获得一点制度上完善的启示呢?

《聊斋志异》狼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欻一狼来,瞰担上肉,似甚垂涎,随屠尾行数里。屠惧,示之

以刃,少却;及走,又从之。屠思狼所欲者肉,不如悬诸树而早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

间,示以空担。狼乃止。屠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

视,则死狼也。仰首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皮价昂,直十余金,

屠小裕焉。缘木求鱼,狼则罹之,是可笑也!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剩骨。途遇两狼缀行甚远。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

又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而两狼并驱如故。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

野有麦场,场主以薪积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待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

之。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露其尾,屠自后断其股,

亦毙之。方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中探爪入,屠急捉

之,令出不去,但思无计可以死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之法吹之。

极力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

之以归。非屠,乌能作此谋也!三事皆出于屠;则屠人之残,杀狼亦可用也。

《聊斋志异》 狼

蒲松龄 著

驮夫收集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歘一狼来,瞰担中肉,似甚垂涎;步亦步,尾行数里。屠惧,示之以刃,少却;及走,又从之。屠无计,默念狼所欲者肉。不如姑悬诸树而早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间,示以空担。狼乃止。屠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视,则死狼也。仰首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皮价昂,直十余金,屠小裕焉。缘木求鱼,狼则罹之,亦可笑已!

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有剩骨。途中两狼,缀行甚远。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仍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矣。而两狼之并驱如故。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方欲行,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止露尻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中探爪入。屠急捉之,令出不去。顾无计可以死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之法吹之。极力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非屠,乌能作此谋也!三事皆出于屠;则屠人之残,杀狼亦可用也。

狼(选自《聊斋志异》

有屠人货肉归,日已暮,欻一狼来,瞰担上肉,似甚垂涎,随屠尾行数里。屠惧,示之以刃,少却;及走,又从之。屠思狼所欲者肉,不如悬诸树而早取之。遂钩肉,翘足挂树间,示以空担。狼乃止。屠归。昧爽往取肉,遥望树上悬巨物,似人缢死状,大骇。逡巡近视,则死狼也。仰首细审,见狼口中含肉,钩刺狼腭,如鱼吞饵。时狼皮价昂,直十余金,屠小裕焉。缘木求鱼,狼则罹之,是可笑也!

阅笔一屠晚归,担中肉尽,止剩骨。途遇两狼缀行甚远。屠惧,投以骨,一狼得骨止,一狼又从;复投之,后狼止而前狼又至;骨已尽,而两狼并驱如故。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以薪积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待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久之,目似瞑,意暇甚。屠暴起,以刀劈狼首,又数刀毙之。转视积薪后,一狼洞其中,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身已半入,露其尾,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方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阅笔一屠暮行,为狼所逼。道旁有夜耕者所遗行室,奔入伏焉。狼自苫中探爪入,屠急捉之,令出不去,但思无计可以死之。惟有小刀不盈寸,遂割破狼爪下皮,以吹豕之法吹之。极力吹移时,觉狼不甚动,方缚以带。出视,则狼胀如牛,股直不能屈,口张不得合。遂负之以归。非屠,乌能作此谋也!三事皆出于屠;则屠人之残,杀狼亦可用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