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促织翻译

蒲松龄《聊斋志异义犬》阅读答案与翻译

义犬 潞安①某甲,父陷狱将死。搜括囊蓄,傅百金,将诣郡关②说。跨骡出,则所养黑犬从之。呵逐使退。既走,则又从之,鞭逐不返,从行数十里。某下骑,乃以石投犬,犬始奔去。视犬已远,乃返辔疾驰,抵郡已暮。及扫腰橐③,金亡其半,涔涔汗下,魂魄都失,辗转终夜。候关出城,细审未途。又自计南北冲衢④,行人如蚁,遗金宁有存理!逡巡至下骑所,见犬毙草间,毛汗湿如洗。提耳起视,则封金俨然。感其义,买棺葬之,人以为义犬冢云。 (选自《聊斋志异》 有删减) 【注释】①潞安:县名。 ②郡关:州府。 ③扫橐③:扫,清理。橐③,钱袋。④冲循:交通要道。 21.(1)已经 (2)离开 (3)快速 (4)丢失 22.(他)又想到(来路)是南北交通要道,来往的行人像蚂蚁一样多,丢失的银两(钱财)哪有存在的道理!(意对即可) 23.紧随主人,打骂它都不回;为主人寻找丢失的银两,竟累死在草丛中;临死也不忘用身紧护主人的银两。(答出两点即可) 译文: 山西潞安地方的某甲,父亲被人诬陷关在牢房里,快要死了,倾家荡产,把所有的积蓄 都拿了出来,一共才百把两银子,准备拿到府里去打通关节,说个人情。骑着骡子出了门,家里养的那只黑狗就跟着他走。(某甲)大声喝退了它,等到他一走,那 只狗又跟着来了。鞭它赶它,它也不回去,跟着走了几十里。某下了马,走到路旁小便。小便完了,拿起石头来打狗,狗才跑开;某一走,狗突然又来了,咬着骡子 的尾巴。某大发脾气,用鞭子打它,它大叫不止。忽然跳到前面,愤怒地咬了骡子的脑袋,好象硬要挡住骡子的去路似的。某以为不是个吉祥的兆头,更加发着脾 气,勒转马就去追逐它。看到狗已经走得很远了,才勒转辔头飞跑,到达府城时已经快黑了。等他来摸系在腰间的袋子时,银子已丢了一半,急得汗如雨下,魂飞魄 散。一夜翻来覆去,没有入睡。忽然想起狗的狂吠乱咬,一定是有原故的。等到城门一开,便离开了府城,仔细地观察了来的道路。自己又在心里划算,这是通往南 北的大道,来往的行人多得像蚂蚁一样,丢了的银子哪还能在那里呢?犹犹豫豫地走到昨天下马的地方,看到狗死在草丛里,身上的毛全都被汗湿透了。提起它的耳 朵来看,那一包银子分明还在那里。某甲为它的义气所感动,买了一口棺材埋葬了它,人们都呼作“义犬塚”。

蒲松龄《聊斋志异·促织》

$$$$《促织》    蒲松龄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此物故非西产。有华阴令,欲媚上官,以一头进,试使斗而才,因责常供。令以责之里正。

市中游侠儿,得佳者笼养之,昂其直,居为奇货。里胥猾黠,假此科敛丁口,每责一头,辄倾数家之产。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久不售。为人迂讷,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百计营谋不能脱。不终岁,薄产累尽。会征促织,成不敢敛户口,而又无所赔偿,忧闷欲死。妻曰:“死何益?不如自行搜觅,冀有万一之得。”成然之。早出暮归,提竹筒铜丝笼,于败堵丛草处探石发穴,靡计不施,迄无济。即捕三两头,又劣弱,不中于款。宰严限追比,旬余,杖至百,两股间脓血流离,并虫不能行捉矣。转侧床头,惟思自尽。时村中来一驼背巫,能以神卜。成妻具资诣问,见红女白婆,填塞门户。入其室,则密室垂帘,帘外设香几。问者爇香于鼎,再拜。巫从旁望空代祝,唇吻翕辟,不知何词,各各竦立以听。少间,帘内掷一纸出,即道人意中事,无毫发爽。成妻纳钱案上,焚香以拜。食顷,帘动,片纸抛落。拾视之,非字而画,中绘殿阁类兰若,后小山下怪石乱卧,针针丛棘,青麻头伏焉;旁一蟆,若将跳舞。展玩不可晓。然睹促织,隐中胸怀,折藏之,归以示成。成反复自念:“得无教我猎虫所耶?”细瞩景状,与村东大佛阁真逼似。乃强起扶杖,执图诣寺后,有古陵蔚起。循陵而走,见蹲石鳞鳞,俨然类画。遂于蒿莱中侧听徐行,似寻针芥,而心、目、耳力俱穷,绝无踪响。冥搜未已,一癞头蟆猝然跃去。成益愕,急逐之。蟆入草间,蹑迹披求,见有虫伏棘根,遽扑之,入石穴中。掭以尖草不出,以筒水灌之始出。状极俊健,逐而得之。审视:巨身修尾,青项金翅。大喜,笼归,举家庆贺,虽连城拱璧不啻也。土于盆而养之,蟹白栗黄,备极护爱。留待限期,以塞官责。

成有子九岁,窥父不在,窃发盆,虫跃踯径出,迅不可捉。及扑入手,已股落腹裂,斯须就毙。儿惧,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大骂曰:“业根,死期至矣!翁归,自与汝复算耳!”儿涕而出。未几成入,闻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儿,儿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尸于井。因而化怒为悲,抢呼欲绝。夫妻向隅,茅舍无烟,相对默然,不复聊赖。

日将暮,取儿藁葬,近抚之,气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复苏,夫妻心稍慰。但儿神气痴木,奄奄思睡,成顾蟋蟀笼虚,则气断声吞,亦不复以儿为念,自昏达曙,目不交睫。东曦既驾,僵卧长愁。忽闻门外虫鸣,惊起觇视,虫宛然尚在,喜而捕之。一鸣辄跃去,行且速。覆之以掌,虚若无物;手裁举,则又超而跃。急趁之,折过墙隅,迷其所往。徘徊四顾,见虫伏壁上。审谛之,短小,黑赤色,顿非前物。成以其小,劣之;惟彷徨瞻顾,寻所逐者。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视之,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长胫,意似良。喜而收之。将献公堂,惴惴恐不当意,思试之斗以觇之。

村中少年好事者,驯养一虫,自名“蟹壳青”,日与子弟角,无不胜。欲居之以为利,而高其直,亦无售者。径造庐访成。视成所蓄,掩口胡卢而笑。因出己虫,纳比笼中。成视之,庞然修伟,自增惭怍,不敢与较。少年固强之。顾念:蓄劣物终无所用,不如拚博一笑。因合纳斗盆。小虫伏不动,蠢若木鸡。少年又大笑。试以猪鬣毛撩拨虫须,仍不动。少年又笑。屡撩之,虫暴怒,直奔,遂相腾击,振奋作声。俄见小虫跃起,张尾伸须,直龁敌领。少年大骇,解令休止。虫翘然矜鸣,似报主知。成大喜。

方共瞻玩,一鸡瞥来,径进一啄。成骇立愕呼。幸啄不中,虫跃去尺有咫。鸡健进,逐逼之,虫已在爪下矣。成仓猝莫知所救,顿足失色。旋见鸡伸颈摆扑;临视,则虫集冠上,力叮不释。成益惊喜,掇置笼中。

翼日进宰。宰见其小,怒诃成。成述其异,宰不信。试与他虫斗,虫尽靡;又试之鸡,果如成言。乃赏成,献诸抚军。抚军大悦,以金笼进上,细疏其能。既入宫中,举天下所贡蝴蝶、螳螂、油利挞、青丝额……一切异状,遍试之,无出其右者。每闻琴瑟之声,则应节而舞,益奇之。上大嘉悦,诏赐抚臣名马衣缎。抚军不忘所自,无何,宰以“卓异”闻。宰悦,免成役;又嘱学使,俾入邑庠。后岁余,成子精神复旧,自言:“身化促织,轻捷善斗,今始苏耳。”抚军亦厚赉成。不数岁,田百顷,楼阁万椽,牛羊蹄躈各千计。一出门,裘马过世家焉。

异史氏曰:“天子偶用一物,未必不过此已忘;而奉行者即为定例。加之官贪吏虐,民日贴妇卖儿,更无休止。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第成氏子以蠹贫,以促织富,裘马扬扬。当其为里正、受扑责时,岂意其至此哉!天将以酬长厚者,遂使抚臣、令尹、并受促织恩荫。闻之:一人飞升,仙及鸡犬。信夫!”

[注释]

1.黠: (xiá)

2.翕: (xī)

3.藁: (gǎo)

4.蠹: (dù)

5.龁: (hé)

6.惙: (chuò)

5.挞: (tà)

7.躈: (qiaò)

8.猾: (huá)

9.爇: (ruò)

10.啻: (chì)

11.鬣:(liè)

《聊斋志异·促织》注释质疑一则

《 斋志聊异・ 促 织 》 注 释质 一则疑 吴

蓉 蓉

四川(国语外学大附属外语 学校 国

摘)  要文 讨论 章人了版教 中语高丈第册 《四聊斋 志 -  异逐

,显 然不”合 。理  据笔者考察 ,综观种 文各本对 , 急“逐趁 之这 ”句 的解  话主要有释 下几种情以 况1:)单独 给 “”释义,不趁 出指 “逐 ”  “ ”之趁间 系:关  “ 趁 赶, 。”Ⅲ2 )单 给 “独趁” 义释指,出

“ ” “逐 趁” 间关之: 系 “ 趁 与逐, 义,同 逐追。  ”   [ 2 13)

》 织 “ 中逐急 之” 趁注释 ,认 的不为单应独 “为 ”作趁注 ,  因 为 “逐 趁是” 一个 同义合复 词,注应 释 为 逐“ 趁,逐追 。 ” “

趁 ”逐和“ 趁 逐 ”同为 逐“”“ ”趁 的 “追 逐义凝”过程合

的变体 由,于要合 “ 去乎 ”声入调的 规则而 在使用过 程 广  语 中词典》大必有收录要“ 逐 趁” ,而不应 只 收 “逐”趁  。 关键 词织 逐趁 促趁 逐同复合词  义 《 聊( 斋 志异 促 ・织 》人教 高 版第 中四 册 2 (00 4 9年 )月 注 释疑为不确。

采 用 了“ 逐趁” 形。 因此 ,为 式体了现这 共种时存 , 在 汉  给 整 句个释子 ,义不独单给“ 趁逐或”“ 趁 ”释 义 :  “ 逐急趁

之 ,忙 追赶急 。它 ” [31 4)出 指“逐 趁 ”是同 复义 合 :  词 逐 “

,趁追赶 ”。【   ]

从 第一 二第 种 情可 况看以出 ,编者很 明显 认 为“ 逐 趁”  “ 逐趁 ” 是否词 ,避是 不谈而 只,第有四 种明确指出 “ 逐趁”

“ 成

愕益,逐趁之 急, 蟆入 间草。注释 ”:   “趁,赶 ”。此  不是一处 词个,需分要开理 解 。从 三第 中情看况出,编者不确 定  首,先  “赶 本 身”是 一 个义多词。   《语大汉典》字 (34 7 5   为合词,而复持种这点的编者并不观多  。

)页“ 赶”有两个读音 ,项词六 :义q i   6  n:1 )畜翘兽着 尾 巴 除此  外而 ,《  汉 语词大   典并中 未录 “ 收 逐”趁 一这词  奔跑。 2)马走 。g貌 6   n : 1 赶。2 ))追逐。3 围)术语棋 4 。  )条,可见 ,   汉语大典 词编者或》许 认也它不成 为,而词材 教的简 化

字 可见。, “ 赶 虽然确”有 “实 追逐” 义,简 单用但 注 是否释受 了 汉语 词大典  威权 的影 也 响未 可 知。 此可由  “ 赶注释”“ 趁” 人让疑 ,在惑教 中尤其材应如此不。 理 。 如果按 教 材 分开 来 解 释 ,也就是 把 “ 急 逐 趁 之” 语 义 见, “

对逐 ”是否是一趁个 词认的还 很识不清晰, 很讨有 论的  我 认为们 ,“  逐 趁”一个 同义是复合词,因 ,此它能不 分 次,其  “ 趁逐” 本 为 同复 义 , 单独词 释 趁 “” 没有 道  必 要 。 停 顿为“ 逐急/ 趁 之” 不,把 “趁逐 看” 为 一 个词,且 认   开为解来。  “释急 趁之”当逐为断“ 急 逐趁/之”。  “急 ”作为状   “急”所 修 饰的 象对仅为 “ 逐 ” 。 这从 面表 起来看似乎 是 成  语 的 修对象 为 “饰逐 趁,而”不 是只修 饰“逐 ” 。

立 的 可, 义 就成 涵 了 “忙急追 逐追 逐 ”它 出现 ,了两 个 “追

首先,   聊 志异斋 》中有跟 “ 急 逐趁 之结 构”相同的

例研发教学主工用业机 器 人的务 任,通过企 业实践、技术研发 、

,的就是 订靠单养 。企 业向学培下 校 “才订单人 ”有, 意 进

服术 、外务 培出训 等途,培径养在 专业本领具域有 一影 定响 入 “  下单”企业 的生学受接 向培训和定定向 分 。通配校 过合企 力

的 业骨专教干4 人师。强加企 校合作 采用 , 请“来 ”、进  “ 走 作 的办学机制,根 据企 需业求 调整上课 内 容,生学校期 间,在  去 出”研 发的方式 ,自 研主发 9台 学教 工业器机人,同时 打造技  能够 企到实业习 学, 以生业企 工职的身 ,带 着具体份的要 求和 能过   、教硬学专 的业秀优师 团队教保 证与,业企接轨的教学 内  工作任务去 习,结实 合自的工己 作岗位来发现 问,提高题 实际  ,容具有进和实先用特的点 。  4

. 建2设 多 功实训能场

解 决题的问能 。力业企管和 高术人技也员可 定期到学以 校学为  上生 ,课寒暑假间,期学能够生到业企打工。

实训

地场首 是先于用教,学除 开主自研发的 学用工业机 教 4 .5技 大赛  能人器 外,与 中、华广 、华数等企业联 数办学, 由企合业 提供部

世界 技 大能赛机 电 一 体项化目 工将业 器 人 机应 用推向高

业工机器用于教学人,置设教实学场地训 个3,生实训产场地  ,选潮 手要完们成六 轴业工器 人 机触摸屏 等操、作最,终 组

2 个 一体,实训场化地1 个 校外,校 企合作岗实顶训场 5地个 同 , 出一条 动化自生 线产参与技。 能赛大提是升专 业建设一条捷  时的把重庆 工市业机器 技人术教的培师 和企训员工培 业训展开  起径,在 与参过程 不中断 碰触知新识, 可 也了解一些更尖以端  的来,结合技能鉴定需 求设 专置的门 技能定鉴场2 考。个

4 . 3专业 方向

技术 ,从

摸索 到解了 从,了到解走在 前 沿。从苗子 起,抓成立 一

技 个能大班,形赛 淘成机汰制,促 使技提能升 给予。技 在

能根 据

企业 工业 机器人应 用实 情况 ,从际 图识 仪器 仪 表、 大赛 中 获得荣 誉学生的 精和神质物激励 , 这以一 个样别班个级 使 用 基 等础力,能现到场编 、程作操等专 项能力, 再故到障  诊带动 生对工学机器 人专业业的学兴习趣  。 断 维护 、等综合力能 逐级增 加难,度,结 企 业用人情 况适合时  参考 文

合理改课修 程及教,培材 养域区产升级业急 需的工业器 人机 自 [ 1 】曹文 祥.工业机 器 人 究现研 及发状 趋势. 机展 械制 造,  线动维护 、装调 试安等方 面高技能的人 。才  2 1O 1 2().

4 . 4 定 向培养

[ ] 2法辉 . 梁谈浅 业工机器人 技术 业专建设 .中国科 学人 ,  由于 学大招,扩职学高生数 逐量走低年社会,对 等中业职   2 0 4( 71).  [

] 蒋3刚 .工机业器人, 2O 1 1 . 20

1 5. No 23

类人  才需的求 未 减并,少如何培养出 企业真正 求需、抢手的学

,如子:

影不响交际效 果 换,话句说不怎 么影 它响们作为音词双而 存   。在” ㈨文李在泽 宋 代 语言 研究  中提到 日 汉本 学香 坂家 顺

1)见 遥前有途人两,趁之。急  ( 二班 )   )遥2 以招手婿婿,趁之急。 四(十千)  上例句以只用 了 “ ”趁而,达表意义的也 是 追“ ”逐可 ,

在 其  世近 近 代、汉语语之法及 词  一书汇中 述论 代汉语 近

合词语复 素顺序的在开 始时语 的位置素都是可以倒 换 , 的  说 明以 “逐”趁 与 “ ”趁于属 义同聚 合系,能够关替 ,由换于  如“要 紧热 、闹整齐 、带携 、、吵闹找寻 、、怕 ”恐等在他 ,

“一 逐” “趁” 都有“ 逐 ”追,能义相解释互。 因完此全可 把以 看 来 “并 列复合 词式的两个素之 语,间 法语能和语功义 应该 是“

趁逐 ”作看同义 合词复  。 趁”, 还可 以 成 构 趁“逐 ”还,可 以 和 其表他 追 赶 的语 义 素相同的,所 以他 的位次也们就可 前后,可是只后来 的使用过 在其 ,实   “ 趁”不 仅 可以 “跟逐 ” 构成同义 复 合词 “  逐 中程固定 了们的它顺序,而再是不随 意的了。” [

因此, 我 们 可以 确 ,定  “ 趁逐”  趁逐“ 都” 是 逐”  “

“ 趁 的”“ 逐”义凝合追词成( 汇词化 过) 中的程变体 。

合成 同 复合义 词, 如“ 赶趁 ”  赶“ 趁” “ 趁走

”   “逗趁   等0”。如 :

那么  ,是 什么因造成素在使用中出现 量的 极大差甚至反大 ( 1  )唐陆龟 蒙《 泊咏夜栖 》鸿:   “ 可 霜月暂怜依 相,莫 向  部分 素同异词序在代现语汉中只 保了其 留一种中形 式昵 ?  衡阳趁逐飞 。 ”  学术 界 普遍认 为, 在这 样变体 的最 中稳后 为 其 中一 定种 ( 2 ) 唐白居易 《 劝酒》 : “ 天地 迢 迢长久自 白,兔赤乌相  字序 而弃另放种一字序 , 要有 主以几下 原个因:取 决于语 素

的趁走。 ”

词顺义,序 比姓在如名 , 即前为 “姓 名;”取决于 素的语指通 或 言语惯习相关 。等[6 ] 陈 爱 平于、平 《列 并式音双 词的 字序 )  ) 中国语 文(,1 9 7 ( 2 ))9为认, 序调结 构 ( 调声 的序顺)  是组合 成词 中定位 确次重要 因的 素。 他认们 合为理的 序调是 “ 平  们我为认 ,  “逐”和 趁“的”合并组不词 受的义影,也响

( 3

) 宋欧阳修  论 沂军贼州王伦事宜札子  :   “ 见窃朝  廷或指区别专,一般专指 前在通在指后,如 “粟米 ;”或方与 言 虽差使 领臣追兵捕, 凶而 贼遍劫江已淮 ,虑深赶不及 。趁  ”

(4 ) 元汉 关卿  望亭 》江一折第 :  “这行程则 宜 疾, 不宜

晚 休想,我那着别 人翻绊不用,求追相趁赶。”

口,便鼎拔山举脱 身怎,教臣吕 童马紧紧相地逗趁”。

( 5 元金 仁杰)( ( 追韩信第》三 折:  “ 时节喑 恁叱咤呜开难   、乎 去上 平 ,人 上、 去, 上 人 、 人 ”去 @

由此

见可,  “趁 ”表追与义赶的 素语组成 合义同合复 词  比有没通指 指专 的区别,不更是言 方的素因而,是 由受于 到 调 序较普 遍 ,并且不只可 以,构成 “逐 ” “ 趁赶趁” 还,同 时现 出结 构的 约制。 在古 中音,  “ ”是逐入声字,   “ ”趁去是 声字。  “

趁 逐 ”“  趁赶”种 同义 这语同素而有仅次 不位同的同素异序

“ 逐”趁调序的 “为人 去” 不,合序调 而 ,“趁逐” 调 序为 的

对 0 。孙词 常叙把 种以这同义 词或近 义能词相 注互解的 式形 构 词是汉语造新质特点 某给从些 汉语古传下来 的承音节词 以单影

响 引而起 的的形式 词改造 ”。 嘲

去入 ”“,合乎序 调所,得以大到家 公的 认而用较例 ,并一

多综 所上 述,我 们 为认 第: ,一教 中 材“ ”不趁 简单应 地用

多义词 “赶 ”来注 释第 ;,   “ 二逐 ”趁是一个 同义复 词,  合

词 的叫 “同 义互 注”他,认 为是造词这方 的一 式, 种  互注“

沿用 了直来 下。

,此教 材用 例应不 该分开解释 而,该应注释 为 “逐 趁, 追  “逐趁 ”连 用为 同复 合词 义的有 2,例 且含 不聊 志斋异 ・  促逐 ”; 三第,  “ 逐 趁 和 “ 趁”逐 ”为 同 “”逐 趁” “ 的 追“ 织

之例可见 ,“逐 ”趁例极用少。 如:

据 北大京 学中国语言学 研究 心语中 料库古 汉代语 检索 ,

”义 凝 合成 词程过中 的体 变,  《 汉 语 词典大 不应》 只 收录   趁逐“ 而”收不 录 逐 趁”“第 ;,使四用者 们由于要 乎合“ 去

注释:

元无

氏  名水子仙 ・  冬 “ 时达随变 峥嵘,混俗变和光

有是好宜先生。好”

争甚 。只不 如胡卢蹄每日 逐 趁相,能够到吃羊饮 巨觥肥得, 便人 ”调而广泛使用 “ 序 逐”。趁  而 “ 逐趁” 用 为2例9 个 , 用于 唐 及 后 代 佛经 、 杂剧

中如 :。

以下①几个 例句借鉴了四 川大学士博郭海生 洋的程课 文论 《 东北方言 “ 趁 的源”考辩 流 。

②传刘鸿语。 见刘传 .鸿两唐 书列传部 分词汇比较研 究 成.

园仁 日入唐 求入 法・ 求唐巡法行礼记 》:  “船已往登州

彼船。”

赤 浦讫山,见 留书专在赤 :相待山 既。此,不如免 向乳 趁逐 山都: 巴 书社. 2蜀0 9 0 第6 9.页

③转 自樊莹引   莹 义反词 复词序研的》究,绵 师阳学范院

见可  ,“ 逐 趁和 ” 趁逐”是“ 时共存在的。但是  语大汉 学报 , 2 0 1 1# - 第 期7,第5   0页。   典》 词并有没把“ 逐趁”收录进,而去只收 了 录“ 逐 ”。趁

“ 赶”趁  “ 赶趁也”是一对位不 固定次的义同同 素语共

参考且文

[ 献1] 聊 斋 志 异・促织 .高中语 文第册.四北 京 :人民 育教 版出 社

2, 0 04.

存在 的时义复同 合 ,词 北在大语 料库中 “赶趁” 只有 例 ,3而 “  趁 赶” 有33 例, 量 用差 别的样很同大可是 Ⅸ, 语汉 大词典 同时

录了 收 趁“赶” “ 赶趁和,”有并相 同义项的 追“” 逐。

2 夏] 传主编才. 中国古文学名篇选读代 金 辽元清明. 卷天  津 :南 开学 出大版 社2,0 0 1 3: 8 7 -38 3 .

由 此可 证 ,《   汉 大词 典 语》 有 必要 把 “ 逐 趁” 收也

进去 。 录

[ 3 王恒展] 历.文 代言小 说析.赏 济:明南天 出版社 1, 99 .0  [ 4 ] 祝鸿.熹 代古汉词典. 成语都:四川辞书 版出 社2,0 0 0.

在 代近汉 语中像 ,这样 的同 异序词素对还 有很多 。程

湘  认为清:   “ 同 义或近义合式双联音词其所 以会 出 现字 可序以互  个词 组 凝的阶段固可 以,径直 在际交中 用,字应 序前的最后 初2

01 5 N.o 2 3

[5 ] 孙常叙.汉 语 汇词重排本. :京 : 商务北书馆 ,2印0 0 6 .  [ 6 程]湘清. 语汉 史书复专词音 研:究增订本 .京 北商务 :

【7 ] 文泽. 李宋语 言研代究 . 京北线装:局书,2 0 01.

颠相倒的 象现 ,可能 为因类这双 音词产的生般一 需不经过一  印 要馆 书2,0 08  .

浅谈《聊斋志异》的人名翻译―对比马尔版和丁往道版《聊斋志异》

摘 要:《聊斋志异》中国叙事小说的巅峰之作,其语言精炼、文化内涵丰富。通过不同译者对人名的处理和采用的翻译策略,具有意义深远。   关键词: 《聊斋志异》;译者;翻译策略   《聊斋志异》被誉为中国叙事小说的巅峰之作,它是拥有外语翻译语种最多的小说,近达百种。 《聊斋志异》蕴藏着丰富的文化信息,人物众多,名字各异。本文对比尝试分析由美国学者 Denis.C和VictorH. Mair翻译的 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英译本《聊斋志异选》)与丁往道选译的《中国神话及志怪小说一百》中人名的翻译进行翻译策略的探讨。   一、归化- 异化 不离不弃的翻译策略   归化翻译法理论最著名的代表人物是奈达。他提出“翻译就是交际”。奈达的理论强调平衡 ,包括文体平衡、社会和文化价值平衡和语言学特征的平衡 (包括语用、语法和语义对等 (王红卫) [1]。奈达认为 ,在翻译过程中 ,译者必须尊重目的语的特征 ,要尽可能地挖掘目的语的表达潜力 ,因为每种语言都有丰富的手段来表达思想。劳伦斯・韦努蒂十分青睐异化翻译,声称:“其目的是要发展一种翻译理论和实践, 以抵御目的语文化占指导地位趋势,从而突出文本在语言和文化这两方面的差异[2]273。在这一概念中,他提出了一种反对译文通顺的翻译策略,即译文故意弄得不通顺。有些译者也对读者毫不妥协, 要求读者接受异国文化的特异之处。茅盾说过:“文学的翻译是由另一种语言,把原作的艺术意境传达出来,使读者在读译文的时候能够像读原作时一样得到启发、 感动和美的感受。”[5]马尔是以英语即译入语为母语,在翻译人名上多采用归化而丁往道多采用异化。   二、对比两译本的具体翻译方法   (一)直接音译 两译本采用最多的方法   原文:瑞云,杭之名妓,色艺无双。[3]   马译:Rui Yun,a famous courtesan of Hangzhou,was unrivalled in beauty and accomplishment.[4]   丁译:Ruiyun was a famous courtesan in Hang Zhou Whom no one could match in beauty and talents.[5]   两译本都是对瑞云直接音译,两个译文版本对大部分人名都是直接音译。然而马尔译本更流畅,unrivalled 相比与 no one could match 更简洁, 其短句的运用,比丁译版本更引人入胜。   (二)直译+修饰VS 直译   原文:太原王生...遇到一女郎,乃二八姝丽。   马译:Scholar Wang of Taiyuan ...found her to be in bloom of youthful beauty.   丁译:Wang, a young man living in Taiyuan ...found her to be a beauty of about sixteem.   马尔将王生用直译+修饰翻译为:Scholar Wang 优于丁往道的直接音译为Wang, 其解释却能够消除直接音译 Wang 对于西方读者的陌生感,虽然Scholar 与中国的“书生”还是有差距的。   (三)意译展现作者的不同理解   原文:道士曰:君身邪气萦绕,何言无?   马译“An aura of evil surrounds you ,”said the Taoist, “Why do you say nothing?”   丁译:“It quite obvious that you have been bewithed by some evil spirit”said the priest “yet you still say nothing.”   马尔将“道士”异译为“Taoist”相比于归化译为“prist”要更好,可以扩大读者视野。而且“道士”的降妖除魔和 “牧师”的传教布置道是有差别的。而且马尔将“邪气”翻译成 “aura of evil”, “萦绕”译为“surround”要比丁往道的归化的“evil spirit” 和“bewithed”跟贴切。   马尔译本中出现很多精彩的人名翻译。例如,在《婴宁》中将狐母译文为werefox 因为狐母在很早就死了,并把婴宁托付给鬼母(ghostmather)。将狐狸丫鬟小荣译为gloria 很好的给西方读者一个小女孩形象。然而在《瑞云》中将“贺生”与“和生”分别翻译成“scholar He”和“Scholar Harmoy”风格上欠统一,因为两个人同时出现在《瑞云》里面,“贺”与“和”在英文里面发音都是“He”,但如果将“和生”翻译为“scholar harmony”读者就会疑问,“Harmony”的出现是不是意味这出现了“imharmony”.或者说把“和生”翻译成“Scholar harmony”那“贺生”是否就要意译为“Scholar celebration”.而丁往到将“贺生”和“和生”分别翻译为“Mr.He”和“Mr.Ho”风格更为统一。   三、结语   总之对比两译文版本的人名翻译,我们可以看出,马尔对人名处理更灵活多变,而丁往道稍显单一。对于人名多样的处理也是马尔版译本最受欢迎的原因之一。而中外译者对《聊斋志异》,及中国古典文学著作的翻译,对中国文化发扬光大,继承和流传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参考文献:   [1] 王红卫. 跨文化交际翻译方法: 归化和异化策略 [J].重庆:西南民族学院学报,2002.   [2] 郭建中. 文化与翻译[M].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社,2000.   [3] 蒲松龄. 聊斋志异 [M].湖南:长沙岳麓出版社,1997.   [4] DENIS C,VICTOR H. Mair. Strange Tales from Make - do Studio[M].Beijing: Foreign language Press 2001.   [5] 丁往道.中国神话及志怪小说一百篇[M].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1991.

聊斋志异促织练习

聊斋志异 促织

成有子九岁,窥父不在,窃发盆。虫跃掷径出,迅不可捉。及扑入手,已股落腹裂,斯须就毙。儿惧,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大惊曰:“业根,死期至矣!而翁归,自与汝复算耳!”儿涕而去。

未几,成归,闻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儿,儿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尸于井,因而化怒为悲,抢呼欲绝。夫妻向隅,茅舍无烟,相对默然,不复聊赖。日将暮,取儿藁葬。近抚之,气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复苏。夫妻心稍慰,但儿神气痴木,奄奄思睡。成顾蟋蟀笼虚,则气断声吞,亦不复以儿为念,自昏达曙,目不交睫。东曦既驾,僵卧长愁。忽闻门外虫鸣,惊起觇视,虫宛然尚在。喜而捕之,一鸣辄跃去,行且速。覆之以掌,虚若无物;手裁举,则又超忽而跃。急趋之,折过墙隅,迷其所在。徘徊四顾,见虫伏壁上。审谛之,短小,黑赤色,顿非前物。成以其小,劣之。惟彷徨瞻顾,寻所逐者。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视之,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长胫,意似良。喜而收之。将献公堂,惴惴恐不当意,思试之斗以觇之。

【注释】促织:蟋蟀的别称。

1、下列句子中加点字词的解释不正确的一项是( )

A而翁归,自与汝复算耳 而:你的 B既而得其尸于井 既而:不久,...

一会儿

C手裁举,则又超忽而跃 裁:裁断,裁决 D折过墙隅 隅:角落 ....

2、下列各组句子中加点的虚词用法不相同的一组是( )

A母闻之,面色灰死 近抚之 B儿涕而去 喜而捕之 ....

C覆之以掌 成以其小,劣之 D裁举,则又超忽而跃成顾蟋蟀笼虚 则气....断声吞

3、下列说法不正确的一项是( )

A“儿惧,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侧面写出了所得促织的珍贵。 B成夫妻在掩埋儿子时,发现儿子变成了一只促织。

C儿子化成的促织形体小,成开始并不瞧得上。

D“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对成名似乎有感情,以此表示促织的异乎寻常,暗示成子化身促织。

4、翻译句子:

未几,成归,闻妻言,如被冰雪。

《聊斋志异》及其《促织》导读

蒲松龄及其《聊斋志异》之《促织》赏析

湖北当阳 祖铨

一、蒲松龄的生活和《聊斋志异》的创作

清代是中国古典小说发展的最后阶段,是古典小说发展的高峰期,也是古典小说发展的总结期。代表这高峰和总结的是两部伟大的作品,一部是《聊斋志异》,一部是《红楼梦》。《聊斋志异》是古代文言短篇小说的总结,《红楼梦》是古代长篇小说的总结。

唐宋以后,古代小说的发展出现了文言和白话两途,白话小说以其语言的通俗和内容的贴近现实而得到广泛的传播,取得了压倒的优势;在唐传奇的高峰以后,文言小说虽然代不乏作,数量亦相当可观,但是有影响的传世佳作却非常少。宋代“说话”艺人总结他们的艺术经验说:“话须通俗方传远”。这里的“话”是故事的意思,但无疑也包含了语言的因素在内。《聊斋志异》的语言用的是相对比较典奥的文言,远不如白话小说那么通俗,但它在中国广大群众中的影响,却几乎同古代通俗的长篇名著《三国演义》、《水浒传》、《红楼梦》等相媲美。这说明,《聊斋志异》在思想艺术上有足以克服其语言障碍的独特成就。

这部文言短篇小说集,虽然写的大多是一些花妖狐魅的故事,充满奇思异想,但它却深切地反映了现实的社会人生,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的思想感情。这是它受到广大读者喜爱的根本原因。而这些,又都是同蒲松龄的生活遭遇、生活体验和文化素养分不开的。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又字剑臣,淄川(今属山东淄博市)人。他出生的村庄原名满井庄,村口有一眼泉井,泉水清澈四溢,四周翠柳掩映,他因自号柳泉居士。他生活于明末清初中国封建社会末期一个黑暗腐朽的时代。连年的战乱和自然灾害,加上繁重的科税和贪官污吏的敲剥,使广大人民遭受深重的苦难。这都是他亲身经历和亲眼所见的,自然会对他的思想和创作产生重要的影响。

蒲松龄出身于一个世代书香却功名不显的家庭。父亲蒲槃虽然弃儒经商,但他广读经史,学问渊博,在思想和文化教养上都对蒲松龄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蒲松龄从小受到儒家思想的影响,有经世济民的政治理想。他自幼聪慧好学,19岁时就连续以县、府、道三个第一考中了秀才。他热衷功名,热切地希望能通过科举考试进人仕途,实现他经世济民的政治理想。但考了几十年却连一个举人也没有考中,直到72岁时才援例被拔为岁贡生,但这时对他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对科举考试的热衷和失败,使他对科举考试制度的弊端和腐败,以及落第士子的内心痛苦,都有极为深切的体验。这就使得揭露和批判科举考试制度,成为《聊斋志异》的重要内容。

蒲松龄的一生,绝大部分是在山东农村度过的。但在他31岁那年,曾经有一次南游的经历。这就是他应同乡好友在江苏扬州府宝应县任知县的孙蕙的邀请,到那里去做幕宾。幕宾相当于今天的私人秘书,在封建时代就是替人捉刀的文犊师爷。这是他一生中惟一的一次离开山东农村,也是他足迹最远之处。他应幕到南方,原因主要有三:一是为了生计;二是因为岁试和科试都不得意;三是出于朋友的情谊。孙蕙,字树百,比蒲松龄大9岁,是蒲松龄的同乡好友。在淄川是个富室,家中有园林,堆岩布壑,有山有水。这次南游的时间,是从1670年秋到1671年秋,即蒲松龄31到32岁。他同孙蕙虽为朋友,但毕竟有主宾之分,蒲松龄不免时时有寄人篱下之感,加上他时时惦念着参加科举考试,所以刚一年时间就辞幕返回故里了。

这段经历虽然时间不长,且生活很不得意,但对他的思想和创作都有着很重要的影响。 首先是南方的自然山水、风俗民情,开阔了他的眼界,陶冶了他的性情。江南自然山水对蒲松龄创作的影响还不止于精神上的陶冶,对他《聊斋志异》的创作也有直接的意义。

其次,是深切地感受到即使在号称富庶的南方,人民的生活也是同样悲惨,社会矛盾也是同样尖锐的。他在这时期所写的诗中,以同情的笔墨表现了高邮人民所受的水灾之害。包括南游的这一年在内,蒲松龄亲身经历和目睹的人民的苦难和血泪,以及由此产生的满腔的

优愤,便成为他创作《聊斋志异》重要的生活基础和思想基础。

幕宾的身份还使他有机会广泛接触封建官僚,并熟悉官府的种种黑暗内幕和政治腐败。从《聊斋志异》反映政治黑暗的篇章中,我们不难感受到他从生活中直接得来的鲜活体验。 另外,孙蕙喜欢蓄妓养优,这又使得蒲松龄有机会同南方受封建礼教影响较少、思想比较开放而又富于才情的歌妓舞女们接触,并同她们中的一些意趣相投、才情出众者,建立起深厚的情谊。

南游归来以后的生活,是一边舌耕度日,一边积极准备科举考试,生活是极其艰苦的。王洪谋《柳泉居士行略》云:“自是(指北归)以后屡设帐绪绅先生家,日夜攻苦,冀得一第。”这是他主要的奋斗目标.也是他主要的生活内容。与此同时,他也在奋力写作《聊斋志异》,创作他的那部寄托孤愤的“鬼狐史”。“屡设帐”,所指当不止一次,也不止一家。坐馆教书,舌耕度日,对当时的蒲松龄来说,既是迫不得已,又是非常合适的生活方式。既可以谋生计,又可以习举业,同时还能获得搜集民间传说,创作《聊斋志异》的良好机会。尤其是在毕际有家,具备极优越的条件。毕家系世家大族,家中有园林之胜,又藏书甚富。蒲松龄诗中写到毕家优美园林的不少,以“石隐园”为题的就有多首,毕家有许多应酬文字如书信、祭文、墓志等都由蒲氏代笔。

这个时期,虽然劳顿艰苦(西铺与蒲家庄往返百余里,数月一次探家),但家庭经济情况略有好转。直到晚年,他的生活才稍微安定闲适,不再为衣食所困。蒲松龄在长时期中生活贫困,与穷苦农民有着大体相近的生活遭遇。这样的生活,使他接近下层,了解和熟悉劳动人民的生活与思想感情;对政治的腐败和黑暗,都有极其深切的感受。这是他能够在《聊斋志异》中充当人民的代言人,传达人民的爱憎感情和愿望要求的重要基础。

蒲松龄自幼爱好民间传说,喜欢搜集精魅神鬼的怪异故事,积累很多;但他不是单纯的记录,而是熔铸进自身的生活体验和爱憎感情,以毕生的精力写出了这部文言短篇小说集。“聊斋”是他书斋的名字,在聊斋中写下许多花妖狐魅的奇异故事,所以取名《聊斋志异》。

《聊斋志异》的创作始于20多岁的青年时期,到康熙十八年(1679,作者40岁)到西铺坐馆以前,已初步结集成书,故有《自志》之作。同年有同邑人退职御史高晰为之作序。但当时规模还不大,以后又继续补充创作,数量不少。在绪绅家坐馆的这三十多年时间,当是主要的创作时期。辞馆归家的晚年,在进行加工、修订、整理的同时,或亦时有新作产生。应该说,蒲松龄的一生,虽然科场上失意使他情意灰冷,但生命和热情融人《聊斋志异》的创作中,人生的追求总算是有所寄托了。

《聊斋志异》虽以神鬼怪异为主要内容,却同传统的志怪小说有很大的不同,创作目的并不在张扬神道,也不是单纯博人博己愉悦的游戏之作或消闲之作,而是一部充满现实生活血肉的抒发孤愤之作。他在《聊斋自志》中,就将《聊斋志异》称为一部“孤愤之书”,并且深深地感叹说:“寄托如此,亦足悲矣!”难能可贵的是,蒲松龄在书中所寄托的“孤愤”,并不仅仅是因为他个人怀才不遇、穷困潦倒而产生的不平,而主要是同广大被压迫人民的思想感情息息相通的对黑暗现实的强烈愤懑。

蒲松龄一生创作繁富,据张元《柳泉蒲先生墓表》,“所著《文集》四卷,《诗集》六卷,((聊斋志异》八卷”等。《聊斋志异》的重要版本有:1、《聊斋志异》今存半部手稿本,原稿藏辽宁省图书馆,有影印本出版,这是《聊斋志异》研究中非常重要的文献资料。2、康熙抄本,藏山东省博物馆,未影印/3、铸雪斋抄本是现在能确定具体年代的时代较早的一部抄本,现藏北京大学图书馆,有影印本出版。4、1962年在山东淄博市周村发现一部二十四卷抄本,又称为周村本,原稿藏山东人民出版社。5、1963年6月中国书店又发现了一部题为《异史》的重要抄本,现藏北京中国书店。

二、《聊斋志异》的思想内容

《聊斋志异》全书将近五百篇作品,除了少数篇章是写的现实故事以外,多数都是充满奇

异幻想的花妖狐魅的故事。但在《聊斋志异》所创造的奇异世界中,却充满了人间气息,充满了现实生活的血肉;所提出的问题,涉及到重大的社会矛盾,反映了广泛的社会人生。可以说,《聊斋志异》是一部以幻想的形式写成的社会问题小说。

《聊斋志异》所反映的社会人生,概括起来,主要有这样几个方面:

(一)抨击黑暗政治,揭露封建统治阶级的罪恶

这类作品,集中地反映了广大人民群众反压迫、反剥削的要求,主要是暴露封建官吏的贪和虐。《梅女》中写一个典史,因为收受了小偷三百钱的贿赂,就颠倒黑白,包庇小偷,诬陷被害者,逼得无辜的梅女含冤自缴。小说借人物之口怒斥典史道:“汝本浙江一无赖贼,买得条乌角带(小官的服饰),鼻骨倒竖矣!汝居官有何黑白?袖有三百钱,便而(尔)翁也!”《梦狼》运用象征的艺术手法,通过梦境来揭露封建官吏的吃人本质。白翁的儿子白甲在外地做官,白翁在梦中到了他的衙门,看见的是巨狼当道,“堂上、堂下,坐者、卧者,皆狼也”。庭院之中是“白骨如山”,儿子白甲则化为一只老虎。这种梦中的幻境,实际上是黑暗现实的反映和写照。《席方平》则通过阴间来反映阳世。席方平的父亲在阴间被仇人买通冥吏遭受酷刑,席方平的灵魂到冥界为父伸冤报仇。可是上至冥王,下至郡司、城隍,无不贪赃枉法,凶暴残忍,不但不明辨是非,伸张正义,反而对席方平施以种种酷刑。小说通过二郎神的判词,斥责这些统治者是:“惟受赃而枉法,真人面而兽心!”

除了官府的黑暗腐败,豪绅恶霸的罪行,也是《聊斋志异》揭露和鞭挞的对象。《红玉》中写被罢了官的宋御史,横行乡里,欺压良民。他看见别人的妻子长得漂亮,就派人在光夭化日之下到人家里去抢夺,逼得人家破人亡。而官府却包庇他的罪行,使受害者的冤屈无处可伸。

《聊斋志异》抨击黑暗政治的作品有如下几个鲜明的特色:

(1)小说揭露的是整个吏治的腐败,而不是个别官吏的品德不好。这就触及到了封建政治的本质问题。在《梦狼》篇末的“异史氏曰”中,作者愤慨地说:“窃叹天下之官虎而吏狼者,比比也。即官不为虎,而吏且将为狼,况有猛于虎者耶!”这些认识,在《聊斋志异》中,都通过奇幻而又真实的生活画面,展现在读者的面前。

(2)小说不仅揭露一般的官吏,还将矛头指向封建社会中的最高统治者皇帝。名篇《促织》,就写的是为了满足皇帝斗蟋蟀的享乐需求,逼得普通老百姓家破人亡的骇人听闻的事实;而皇帝的享乐生活一旦得到满足,就给奉献者以极高的赏赐,以致“一人飞升,仙及鸡犬”,连那些抚臣、令尹都得到了好处。

(3)表现了作者鲜明强烈的爱憎感情。在作品中,不仅无情地揭露和抨击压迫者的罪恶,而且总是借助于现实的或超人的力量,使恶人受到应有的惩罚;而与此相反,故事的结局,一般都是被压迫者得到好报,过上美满幸福的生活。最令人感到痛快淋漓的,则是《续黄粱》中对曾孝廉的惩罚。作者真是别出奇想,写他被冤民杀死以后到了阴间,下油锅、上刀山还不解恨,又将他生前所贪占的321万钱,全部烧化灌进他的嘴里。作者尖锐地讽刺道:“流颐则皮肤臭裂,人喉则脏腑腾沸。生时患此物之少,是时患此物之多也。”

(二)歌颂青年男女纯洁真挚的爱情

这类作品在《聊斋志异》中数量最多,成就也最高,占有很重要的地位。这类作品反映了反封建礼教的进步倾向。作者通过一系列花妖狐魅同人的恋爱故事,热情地歌颂青年男女的真挚爱情,寄托了他的爱情理想,即:不受封建礼教的束缚,婚姻自由,并且有真挚的爱情作基础。

《香玉》中的黄生,爱上了牡丹花精香玉,当牡丹花枯死时,他精心浇灌培护,最后自己也变成了牡丹花,与香玉美满结合。所谓情痴,在蒲松龄的笔下,就是指对爱情的如痴如醉的坚韧追求,就是对爱情的执著和专一。在《香玉》中写香玉死后,黄生一片至情感动了花神,遂使香玉死而复生。作者感叹说:“情之至者,鬼神可通。”这反映了蒲松龄对爱情

追求者的基本态度,因此在《聊斋志异》中,情痴们真诚执著的追求,总是得到美满幸福的结局。

《聊斋志异》中的爱情描写,突破了传统小说戏曲中才子佳人、郎才女貌的模式,而强调一种心灵契合的知己之爱。这是同曹雪芹在《红楼梦》中所描写的贾宝玉和林黛玉的爱情很接近的一种新的爱情观。《连城》中写乔生同连城相爱,就是以两心相知为基础,而不以金钱、门第和才貌为条件。乔生割下自己的胸肉来为连城治病,是因为连城同他心心相印。正如他所说:“‘士为知己者死’,不以色也。”这种以心灵的契合为基础,打破了门第、金钱、才貌等世俗观念的束缚的纯真的爱情,已经初步具有现代爱情观念的色彩,就是在今天,格调也是比较高的。

蒲松龄还继承了明代汤显祖《牡丹亭》的思想传统,肯定和赞美超越生死的爱情力量。这在今天看来不免有些荒唐,但在当时男女爱情普遍被压抑和摧残的历史条件下,却是具有进步意义的。《连城》中写连城和乔生因情而死,又死而复生。这说明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创造情痴的形象,是有所感而发的,表现了他对爱情理想的追求。其他如《香玉》、《阿宝》等,也都是歌颂了一种生可以死,死又可以复生的真挚爱情的。

在爱情不被承认甚至被扼杀的封建时代,歌颂真挚的爱情本身,应该说就具有反礼教的积极意义。

(三)揭露讽刺科举考试制度的腐败和弊端

这类作品,提出的是现实生活中的一个人才问题。蒲松龄在科举考试中的失败,最痛切的感受就是社会上不懂得爱惜人才。因此,他在《聊斋志异》中,就将试官的昏庸无能和贪鄙作为揭露和讽刺的重点。

《司文郎》是一篇杰出的讽刺作品。写一个盲僧,把文章烧后可以用鼻子闻出好坏来。一个叫余杭生的人文章写得非常不好,盲僧闻后“咳逆数声”,马上就要呕吐,赴考后却高中了;可经他鼻闻鉴定文章写得很好的王生却反而落选。盲僧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仆虽盲于目,而不盲于鼻,帘中人(指试官)并鼻盲矣!”《贾奉雉》写一个才名冠一时的贾生屡试不中,后来他把落卷中写得最不好的文句拼凑到一起再去应试,却意外地考中了。考中后再读旧稿,不禁遍身出汗,重衣尽湿。他因此而羞愧得无地自容,决心“遁迹山丘,与世长绝”,以保持自己的清白。

这类作品大多渗透了作者本人痛切的生活体验。《叶生》一篇写叶生久考不中,忧愤而死,死后也要显示自己的才学不凡,不仅教朋友的儿子获得功名,自己也终于中了举人。篇中叶生所说的“借福泽为文章吐气,使天下人知半生沦落,非战之罪也。”这些话就完全是蒲松龄本人的心声。

从总体上看,蒲松龄虽然还没有完全否定科举考试制度,但他在揭露和批判这一制度的弊端和腐败时所达到的深度和广度,是前所未有的,对稍后产生的《儒林外史》和《红楼梦》显然产生过积极的影响。

(四)热情歌颂普通人的种种美德和情操

蒲松龄虽然生活在黑暗腐朽的社会中,但他不仅看到生活中的污浊和罪恶,而且看到光明和希望。在作品中,他热情地赞美和歌颂现实生活中人的种种优美品德,诸如反压迫的斗争精神、热情无私、助人为乐、诚实纯朴、勇敢机智、为官清廉等等。

在歌颂被压迫人民的反抗意志和不屈不挠的斗争精神方面,《席方平》一篇是最出色的代表作。席方平的灵魂到阴间去代父伸冤,他告状从城一直告到冥王,都因官府贪贿,不但不为他伸冤,反而对他施以种种酷刑。席方平勇敢反抗,毫不畏俱,当面对冥王进行一针见血的揭露和抗议:“受答允当,谁教我无钱耶!”冥王将他放到火床上,烙得骨肉焦黑,问他还敢不敢再讼,他坚强不屈地回答说:“大冤未伸,寸心不死,若言不讼,是欺王也。必讼!”后来又下令用铁锯将他从头到脚锯成两半,席方平忍着剧痛,一声不号。连执刑的小

鬼也为他的这种精神所感动,不禁发出这样的感叹:“壮哉此汉!”由于他坚持斗争,最后在二郎神的帮助下,终于使贪暴的冥王、郡司、城隍都治了罪,为父亲伸了冤报了仇。席方平这一光辉的复仇者形象,显然是长期封建社会中被压迫人民反抗斗争精神的艺术概括。 《聊斋志异》中还塑造了许多幻化为花妖狐魅的妇女形象,她们大多具有美好的思想品德,非常善良,富于同情心,能主动热情地帮助别人,救人于危难之中,往往比现实中的人更富于人情味。这些精怪,我们读后不仅不感到可怕,相反却感到可亲甚至可敬。

《红玉》中的狐女红玉,奉献给遭难的冯相如的,不只是真挚的爱情,更重要的是在反压迫斗争中的赤诚相助。所以作者热情地称赞她为“狐侠”。

类似的形象还有《宦娘》中的鬼女宦娘,也是一个风雅不俗而灵魂优美的妇女形象。她爱好音乐,暗中向书生温如春学琴,自然地对温产生了一种爱慕之心,却因自己是异物(鬼身)而压抑自己的感情,以自己超人的能力帮助温如春与所爱的少女良工美满结合。深情美意,人间少有。

值得注意的是,《聊斋志异》还创造了不少在思想品格、精神面貌上与传统的妇女迥不相同的新的女性形象。婴宁是其中最杰出的代表。这个形象的创造本身,就反映了作者对封建社会中长期窒息妇女天性和生命的封建礼教的一种否定和蔑视。小说以貌写神,通过对形体动作、音容笑貌的描写,着重表现她内在的优美的精神世界。这是一个笑容可掬的少女,从她抑止不住、无拘无束的笑声中,我们看到了她那天真、爽朗、纯洁、善良的性格;她不受礼教的束缚,甚至无视礼教的存在,天真无邪,自由不拘。婴宁的形象表现了作家对至纯本真的人性的肯定,对个性自由的热情呼唤。婴宁是真、善、美的结合和艺术升华。这些形象都多少带有一些理想的色彩,但也并非凭空虚构,而是作者对现实生活中人们美好思想品德的集中和概括,也是他针对现实的缺陷而发的对现实人生的一种美好的憧憬和呼唤。生活在大黑暗之中而能发现美和赞颂美,表现出改良社会和改良人生的美好愿望,给人们以希望和信心,这是蒲松龄的难能可贵之处。

(五)带讽刺意义的训诫故事

在《聊斋志异》中,作者还总结了社会人生中的一些经验教训,教育人要诚实、勤劳、乐于助人、知过能改、清正廉洁;同时又劝诫人要戒贪、戒淫、戒狂、戒酒、戒赌等等。例如著名的《劳山道士》,就描写了一个想学道而不能吃苦耐劳,半途而废,并最后碰壁的书生的可笑的故事,揭示出带有普遍意义的人生哲理。它告诫人们:对任何一种学问或事业,都必须有真诚执著的追求,并付出艰苦的努力,才能获得成功。

另一篇为大家所熟知的《画皮》,其训诫意义其实是有两个方面:除了人们熟知的,告诫读者要透过现象看本质,揭破美女的画皮看出其厉鬼的真相以外,另一方面还有警戒好色之徒的意义:王生之所以被化为美女的厉鬼所迷惑,并且对道士和妻子的劝诫置之不顾,根本原因就在于他贪恋女色,迷了心窍。结果不但自己被厉鬼掏心而去,连妻子也蒙受了食人之唾的羞辱。

由于历史条件的限制和作者世界观的影响,在《聊斋志异》中也表现了一些落后的思想和封建糟粕,比如封建迷信和因果报应思想,封建伦理道德观念,肯定一夫多妻,反对妇女改嫁等等。但这些毕竟只是这部小说集的极其次要的方面。从整体来看,肯定和歌颂真、善、美,揭露和抨击假、恶、丑,是蒲松龄创作《聊斋志异》总的思想追求和艺术追求。郭沫若先生1962年给山东淄川蒲松龄纪念馆题写了一副对联:上联是“写鬼写妖高人一等”;下联是“刺贪刺虐人骨三分”。这是对《聊斋志异》思想特色的最精当的概括。

三、《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

《聊斋志异》创造了一个色彩绚丽、美不胜收的艺术世界。它之所以受到人民群众的广泛喜爱,除了深刻地反映了人民的思想感情、愿望要求外,还因为它具有极强的艺术魅力,读后能使我们得到艺术的美的享受。《聊斋志异》的艺术美,表现为思想与艺术的完美融合,

绝不是那些逞才使气、炫弄技巧的作品所能比拟的。下面从五个方面来谈谈《聊斋志异》的艺术特色。

(一)形式上兼采众体之长

《聊斋志异》虽然名为短篇小说集,实际上其中所收的作品非止一体,而是兼采众体之长,又加以融会创造,是对中国传统的文言小说体式和散文体式的总结和发展。《聊斋志异》中的作品,从形式体制上看,大致可以分为三类:

其一,是符合现代小说观念的典型的短篇小说。书中的传世名篇多为这类作品,如《促织》、《席方平》、《红玉》、《婴宁》、《青凤》等等。在形式上,这类作品多采用以一个人物为中心的传记体,小说也多以主人公的名字命名;又仿《史记》人物传记后的“太史公曰”,篇末一般附有“异史氏曰”,在讲完故事之后,直接发表作者的议论和见解。或者点明主题,或者借题发挥,尖锐泼辣,短小精悍,很接近于我们今天所说的杂文。

其二,可以称为志怪短书。这类作品,内容多为记述奇闻异事、神鬼妖魅。作者创作的目的,不是为了证明神鬼妖异确实存在,而是含蕴着隽永的思想内涵,透出浓厚的生活气息。 例如《骂鸭》写一个人偷了邻居的鸭子,吃了以后满身长出鸭毛,痛痒难耐,只有等丢失鸭子的人骂他时鸭毛才会脱掉,可偏偏丢鸭子的人十分大度,丢了东西从不骂人。在奇异荒诞的情节中,传达出隽永的讽世意味。

其三,是纪实性的散文小品。这类作品,一般篇幅短小,而内容大多写实,不涉怪异。如《偷桃》写民间杂技等。

适应于题材内容和形式体制的不同,《聊斋志异》各篇的篇幅,也是有长有短,参差不齐的。长的如《婴宁》、《莲香》、《胭脂》、《王桂庵》等一些典型的短篇小说,往往有四五千字的规模;而一些志怪短书,却只有百十来字,最短的如《赤字》,仅有25字。

中国古代的文言短篇小说,包括所谓笔记小说在内的各种形式体制,可以说都能在《聊斋志异》中找到。单从形式体制的丰富多彩看,《聊斋志异》也无愧于称为集大成的作品。

(二)大胆奇异的艺术想像

奇幻,是《聊斋志异》在艺术描写上的一个突出特色。人物形象多为花妖狐魅、神鬼仙人,他们一般都具有超人的特点和本领;活动的环境或为仙界,或为冥府,或为龙宫,或为梦境,神奇怪异,五光十色。他们变幻莫测,行踪不定,常常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飘忽而来,又在人意想不到的时候飘忽而去。人物活动所产生的种种景象,也是奇幻无比,令人目眩神迷。

例如《崂山道士》中写道士剪纸如镜,贴在墙上,竟变成了“光鉴毫芒”的月亮,而且有嫦娥从里面出来,跳舞唱歌。《巩仙》中,巩仙的袖子简直就是一个神仙世界,世外桃源。从里面可以招出一群群仙女;而秀才人袖,见“中大如屋”,而且“光明洞彻,宽若厅堂,几案床榻,无物不有”。秀才可以在袖中与心爱的女子惠哥幽欢而得子,致使秀才有“袖里乾坤真个大”的感叹。(壶中日月长,袖里乾坤大)

显而易见,奇幻本身并不是作家艺术创造的目的。蒲松龄以大胆的艺术想像创造出一个奇幻的、绚丽多彩的艺术世界,是为了获得更大的艺术自由,更加充分地表现他对现实人生的体验,表现他的爱与恨,表现他对生活的认识与评价,表现他对未来的憧憬与向往。因此,以虚写实,幻中见真,才是《聊斋志异》所创造的奇幻世界的本质特征。通过超现实的幻想,表现出来的却是非常现实的社会内容。总之,《聊斋志异》中的想像是幻和真的融合,处处奇幻,又处处于虚中见实,幻中显真。因此,它不是把我们引向虚无缥缈的天国,而是引导我们去俯视满目疮痍的人世。憎恶这人世,同时又充满希望地要改善这人世。

(三)曲折离奇引人人胜的情节艺术

《聊斋志异》的情节艺术,以曲折奇峭为突出的特色,概括起来有三妙:出人意表之妙,层出不穷之妙,合情合理之妙。蒲松龄精心地组织故事情节,并不是单纯为了吸引读者,或

者炫弄技巧,为曲折而曲折,而是为了充分地展示社会矛盾,表现人物的思想性格,揭示作品的主题思想。

例如《促织》,基本情节是成名捉促织和斗促织。这种在农村中常见的景象,本来平淡无奇;但由于其背景是“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官府逼迫他限期交纳,因此一只促织的得失、生死、优劣、胜败,就同成名一家的生死存亡的命运联系在一起,时时处处牵动着主人公成名喜怒哀乐的思想感情。这样,由平凡小事构成的波澜起伏的故事情节,就具有了令人惊心动魄的思想力量。《促织》曲折的情节,是为充分地展示主人公成名及其一家的悲惨遭遇服务的,真正吸引读者并令他们激动、感叹的,并非捉促织、斗促织的曲折过程本身,而是与此紧密联系的主人公的大起大落的命运和喜怒哀乐的思想感情。促织的得失、存亡、优劣、胜败,仅仅是情节的外在形式;形式同内容,也就是捉促织、斗促织和主人公的命运,以及他全家人喜怒哀乐思想感情的变化,这三个方面是不可分割地联系在一起的,是统一的。全部曲折的情节,是产生于并最后归结到这个故事产生的背景和根源上,即:“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抚军“以金笼进上”,“上大嘉悦,诏赐抚臣名马衣缎”。这样,一只小虫的故事,构想出紧张曲折的情节,就具有了丰富深刻的社会内涵。

《促织》的情节,线索比较单纯,但是写来却是重峦叠嶂,婉曲峭折。这是一种类型。另有一种类型是内容比较复杂、头绪比较纷繁的,写来更觉烟波浩荡,神龙见首不见尾。如写判案的《胭脂》和写爱情婚姻的《青梅》即是。以当今小说家的眼光和手段,这两篇小说,若加敷演,都可以铺展为长篇小说的规模。

(四)诗情浓郁的意境创造

《聊斋志异》中却有不少作品表现出诗情浓郁的意境美。所谓意境,是指在作品中由作家的主观感情与客观物境相结合而创造出的一种艺术境界。它使得描写对象带有一种抒情的色彩,变得比实际生活更美,更富于诗的情韵,也更富于深邃的思想力量,使读者在精神上得到一种审美的愉悦和陶冶。

《聊斋志异》的意境创造,主要表现在作者将他所热爱和歌颂的人和美好的事物加以诗化。特别是对那些幻化为花妖狐魅的女性形象,作者总是赋予她们以诗的特质。例如《红玉》中热情歌颂的那位同情被压迫者、具有侠义心肠、热情助人的狐女红玉,作者就赋予她以一种仙资玉质的诗意美:袅娜如风欲飘去,操作赛过农家妇;虽严冬自苦,而手腻如脂。自言二十八岁,人视之,常若二十许人。

通过环境气氛的渲染烘托来表现一种诗意美,是《聊斋志异》意境创造的一个重要方面。《婴宁》中那不断点染的女主人公天真爽朗的笑声,以及总是伴随着她而具有象征意义的鲜花,也烘染出女主人公天真无邪、富于诗意的性格美。

(五)雅洁明畅的语言艺术

《聊斋志异》是用文言写成的,用文言写小说而能同白话小说媲美,甚至在某些方面还具有白话小说不可能有的独特的魅力,这是蒲松龄杰出的艺术创造。

《聊斋志异》语言艺术的特色,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

其一是,从表现生活和刻画人物性格的需要出发,改造书面文言,吸收生活口语,将两者加以提炼融合,使典奥的文言趋于通俗活泼,又使通俗的口语趋于简约雅洁。这样就创造出一种既雅洁又明畅,既简练又活泼的独特的语言风格。

其二是,无论来自书面的文言,还是来自口头的白话,经作者的选择提炼,都变成一种饱和着生活的血肉,饱和着人物思想感情的血肉的活的语言。例如在《镜听》中,有这样生动的对话情景:大儿子考试高中,消息传来,婆婆对正在厨房干活的大儿媳妇说:“大男中式矣!汝可凉凉去。”心中憋了一肚子气的二儿媳妇,后来听到自己的丈夫也考中时,把排面杖一扔,说:“侬也凉凉去!”所用的虚词,既有文言也有白话;人物的口吻、语气逼近生活,却也并未背离总体上雅洁的文言风貌。

至于叙述描写的语言,可以《红玉》中写冯相如第一次见红玉时的一段作为例子:一夜,相如坐月下,忽见东邻女自墙上来窥。视之,美;近之,微笑;招以手,不来亦不去。固请之,乃梯而过,遂共寝处。这段叙写是文言,却相当通俗;接近于白话,却又未失雅洁凝重的文言本色。活泼清新,自然明畅,将人物形象、环境气氛、当事人的内心感受等等,都极其生动地表现了出来。

总起来说,《聊斋志异》是真正艺术的美文学。思想美,形象美,语言美,意境美。一篇篇优美的作品,在我们的面前展现出一个色彩绚丽的艺术世界,使我们在奇异的幻境中,体尝现实人生的甘苦,认识那已经逝去但不应该被忘记的历史;在得到思想启发的同时,也得到艺术的美的享受。

四、《促织》原文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此物故非西产;有华阴令欲媚上官,以一头进,试使斗而才,因责常供。令以责之里正。市中游侠儿得佳者笼养之,昂其直,居为奇货。里胥猾黠,假此科敛丁口,每责一头,辄倾数家之产。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久不售。为人迂讷,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百计营谋不能脱。不终岁,薄产累尽。会征促织,成不敢敛户口,而又无所赔偿,忧闷欲死。妻曰:“死何裨益?不如自行搜觅,冀有万一之得。”成然之。早出暮归,提竹筒丝笼,于败堵丛草处,探古发穴,靡计不施,迄无济。即捕得三两头,又劣弱不中于款。宰严限追比,旬余,杖至百,两服间脓血流离,并虫亦不能行捉矣。转侧床头,惟思自尽。

时村中来一驼背巫,能以神卜。成妻具资诣问。见红女白婆,填塞门户。入其舍,则密室垂帘,帘外设香几。问者爇香于鼎,再拜。巫从旁望空代祝,唇吻翕辟,不知何词。各各竦立以听。少间,帘内掷一纸出,即道人意中事,无毫发爽。成妻纳钱案上,焚拜如前人。食顷,帘动,片纸抛落。拾视之,非字而画:中绘殿阁,类兰若;后小山下,怪石乱卧,针针丛荆,青麻头伏焉;旁一蟆,若将跃舞。展玩不可晓。然睹促织,隐中胸怀。折藏之,归以示成。

成反复自念,得无教我猎虫所耶?细瞻景状,与村东大佛阁逼似。乃强起扶杖,执图诣寺后,有古陵蔚起。循陵而走,见蹲石鳞鳞,俨然类画。遂于蒿莱中侧听徐行,似寻针芥。而心目耳力俱穷,绝无踪响。冥搜未已,一癞头蟆猝然跃去。成益愕,急逐趁之,蟆入草间。蹑迹披求,见有虫伏棘根。遂扑之,入石穴中。掭以尖草,不出;以筒水灌之,始出,状极俊健。逐而得之。审视,巨身修尾,青顶金翅。大喜,笼归,举家庆贺,虽连城拱璧不啻也。上于盆而养之,蟹白栗黄,备极护爱,留待限期,以塞官责。

成有子九岁,窥父不在,窃发盆。虫跃掷径出,迅不可捉。及扑入手,已股落腹裂,斯须就毙。儿惧,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大惊曰:“业根,死期至矣!而翁归,自与汝复算耳!”儿涕而去。

未几,成归,闻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儿,儿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尸于井,因而化怒为悲,抢呼欲绝。夫妻向隅,茅舍无姻,相对默然,不复聊赖。日将暮,取儿藁葬。近抚之,气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复苏。夫妻心稍慰,但儿神气痴木,奄奄思睡。成顾蟋蟀笼虚,则气断声吞,亦不复以儿为念,自昏达曙,目不交睫。东曦既驾,僵卧长愁。忽闻门外虫鸣,惊起觇视,虫宛然尚在。喜而捕之,一鸣辄跃去,行且速。复之以掌,虚若无物;手裁举,则又超忽而跃。急趋之,折过墙隅,迷其所在。徘徊四顾,见虫伏壁上。审谛之,短小,黑赤色,顿非前物。成以其小,劣之。惟旁徨瞻顾,寻所逐者。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视之,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长胫,意似良。喜而收之。将献公堂,惴惴恐不当意,思试之斗以觇之。

村中少年好事者,驯养一虫,自名“蟹壳青”,日与子弟角,无不胜。欲居之以为利,而高其直,亦无售者。径造庐访成,视成所蓄,掩口胡卢而笑。因出己虫,纳比笼中。成视

之,笼然修伟,自增愧怍,不敢与较。少年固强之。顾念蓄劣物终无所用,不如拼搏一笑,因合纳斗盆。小虫伏不动,蠢若木鸡。少年又大笑。试以猪鬣毛撩拨虫须,仍不动。少年又笑。屡撩之,虫暴怒,直奔,遂相腾击,振奋作声。俄见小虫跃起,张尾伸须,直龁敌领。少年大骇,急解令休止。虫翘然矜鸣,似报主知。成大喜。方共瞻玩,一鸡瞥来,径进以啄。成骇立愕呼,幸啄不中,虫跃去尺有咫。鸡健进,逐逼之,虫已在爪下矣。成仓猝莫知所救,顿足失色。旋见鸡伸颈摆扑,临视,则虫集冠上,力叮不释。成益惊喜,掇置笼中。

翼日进宰,宰见其小,怒呵成。成述其异,宰不信。试与他虫斗,虫尽靡。又试之鸡,果如成言。乃赏成,献诸抚军。抚军大悦,以金笼进上,细疏其能。既入宫中,举天下所贡蝴蝶、螂螳、油利挞、青丝额一切异状遍试之,无出其右者。每闻琴瑟之声,则应节而舞。益奇之。上大嘉悦,诏赐抚臣名马衣缎。抚臣不忘所自,无何,宰以卓异闻。宰悦,免成役。又嘱学使俾入邑庠。后岁余,成子精神复旧,自言身化促织,轻捷善斗,今始苏耳。抚军亦厚赉成。不数年,田百顷,楼阁万椽,牛羊蹄躈各千计;一出门,裘马过世家焉。

异史氏曰:“天子偶用一物,未必不过此已忘;而奉行者即为定例。加以官贪吏虐,民日贴妇卖儿,更无休止。故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独是成氏子以蠹贫,以促织富,裘马扬扬。当其为里正,受扑责时,岂意其至此哉!天将以酬长厚者,遂使抚臣、令尹,并受促织恩荫。闻之:一人飞升,仙及鸡犬。信夫!”

五、《促织》译文

明朝宣德年间,皇室里盛行斗蟋蟀的游戏,每年都要向民间征收。这东西本来不是陕西出产的。有个华阴县的县官,想巴结上司,把一只蟋蟀献上去,上司试着让它斗了一下,显出了勇敢善斗的才能,上级于是责令他经常供应。县官又把供应的差事派给各乡的里正。于是市上的那些游手好闲的年轻人,捉到好的蟋蟀就用竹笼装着喂养它,抬高它的价格;储存起来,当作珍奇的货物一样等待高价出售。乡里的差役们狡猾刁诈,借这个机会向老百姓摊派费用,每摊派一只蟋蟀,就常常使好几户人家破产。

县里有个叫成名的人,是个念书人,长期未考中秀才。为人拘谨,不善说话,就被刁诈的小吏报到县里,叫他担任里正的差事。他想尽方法还是摆脱不掉(任里正这差事)。不到一年,微薄的家产都受牵累赔光了。正好又碰上征收蟋蟀,成名不敢勒索老百姓,但又没有抵偿的钱,忧愁苦闷,想要寻死。他妻子说:“死有什么益处呢?不如自已去寻找,也许还有万一找到的希望。”成名认为这些话很对。就早出晚归,提着竹筒丝笼,在破墙脚下。荒草丛里,挖石头,掏大洞,各种办法都用尽了,一直没有找到。即使捉到二、三只,也是又弱又小,不合规格。县官定了限期,严厉追逼,成名在十几天中被打了上百板子,两条腿脓血淋漓,连蟋蟀也不能去捉了,在床上翻来复去只想自杀。

这时,村里来了个驼背巫婆,(她)能借鬼神预卜凶吉。成名的妻子准备了礼钱去求神。只见红颜的少女和白发的老婆婆挤满门口。成名的妻子走进巫婆的屋里,只看见暗室拉着帘子,帘外摆着香案。求神的人在香炉上上香,拜了又拜。巫婆在旁边望着空中替他们祷告,嘴唇一张一合,不知在说些什么。大家都肃敬地站着听。一会儿,室内丢一张纸条出来,那上面就写着求神的人心中所想问的事情,没有丝毫差错。成名的妻子把钱放在案上,象前边的人一样烧香跪拜。约一顿饭的工夫,帘子动了,一片纸抛落下来了。拾起一看,并不是字,而是一幅画,当中绘着殿阁,就象寺院一样;(殿阁)后面的山脚下,横着一些奇形怪状的石头,长着一丛丛荆棘,一只青麻头蟋蟀伏在那里;旁边有一只癞哈蟆,就好象要跳起来的样子。她展开看了一阵,不懂什么意思。但是看到上面画着蟋蟀,正跟自己的心事暗合,就把纸片折叠好装起来,回家后交给成名看。

成名反复思索,莫非是指给我捉蟋蟀的地方吗?细看图上面的景物,和村东的大佛阁很想象。于是他就忍痛爬起来,扶着杖,拿着图来到寺庙的后面,(看到)有一座古坟高高隆起。成名沿着古坟向前走,只见一块块石头,好象鱼鳞似的排列着,真象画中的一样。他于

是在野草中一面侧耳细听一面慢走,好象在找一根针和一粒小芥菜子似的;然而心力、视力、耳力都用尽了,结果还是一点蟋蟀的踪迹响声都没有。他正用心探索着,突然一只癞哈蟆跳过去了。成名更加惊奇了,急忙去追它,癞蛤蟆(已经)跳入草中。他便跟着蛤蟆的踪迹,分开丛草去寻找,只见一只蟋蟀叭在棘根下面,他急忙扑过去捉它,蟋蟀跳进了石洞。他用细草撩拨,蟋蟀不出来;又用竹筒取水灌进石洞里,蟋蟀才出来,形状极其俊美健壮。他便追赶着抓住了它。仔细一看,只见蟋蟀个儿大,尾巴长,青色的脖项,金黄色的翅膀。成名特别高兴,用笼子装上提回家,全家庆贺,把它看得比价值连城的宝玉还珍贵,装在盆子里并且用蟹肉栗子粉喂它,爱护得周到极了,只等到了期限,拿它送到县里去缴差。

成名有个儿子,年九岁,看到爸爸不在(家),偷偷打开盆子来看。蟋蟀一下子跳出来了,快得来不及捕捉。等抓到手后,(蟋蟀)的腿已掉了,肚子也破了,一会儿就死了。孩子害怕了,就哭着告诉妈妈,妈妈听了,(吓得)面色灰白,大惊说:“祸根,你的死期到了!你爸爸回来,自然会跟你算帐!”孩子哭着跑了。

不多时,成名回来了,听了妻子的话,全身好象盖上冰雪一样。怒气冲冲地去找儿子,儿子无影无踪不知到哪里去了。后来在井里找到他的尸体,于是怒气立刻化为悲痛,呼天喊地,悲痛欲绝。夫妻二人对着墙角流泪哭泣,茅屋里没有炊烟,面对面坐着不说一句话,不再有一点生趣。直到傍晚时,才拿上草席准备把孩子埋葬。夫妻走近一摸,还有一丝微弱的气息。他们高兴地把他放在床上,半夜里孩子又苏醒过来。夫妻二人心里稍稍宽慰一些,但是孩子神气呆呆的,气息微弱,只想睡觉。成名回头看到蟋蟀笼空着,就急得气也吐不出,话也说不上来,也不再把儿子放在心上了,从晚上到天明,连眼睛也没合一下。东方的太阳已经升起来了,他还直挺挺地躺在床上发愁。他忽然听到门外有蟋蟀的叫声,吃惊地起来细看时,那只蟋蟀仿佛还在。他高兴得动手捉它,那蟋蟀一跳就走了,跳得非常快。他用手掌去罩住它,手心空荡荡地好象没有什么东西;手刚举起,却又远远地跳开了。成名急忙追它,转过墙角,又不知它的去向了。他东张西望,四下寻找,才看见蟋蟀趴在墙壁上。成名仔细看它,个儿短小,黑红色,立刻觉得它不象先前那只。成名因它个儿小,看不上。(成名)仍不住地来回寻找,找他所追捕的那只。(这时)墙壁上的那只小蟋蟀,忽然跳到他的衣袖上了。再仔细看它,形状象土狗子,梅花翅膀,方头长腿,觉得好象还不错。高兴地收养了它,准备献给官府,但是心里还很不踏实,怕不合县官的心意,他想先试着让它斗一下,看它怎么样。

村里一个喜欢多事的少年,养着一只蟋蟀,自已给它取名叫“蟹壳青”,(他)每日跟其他少年斗(蟋蟀)没有一次不胜的。他想留着它居为奇货来牟取暴利,便抬高价格,但是也没有人买。(有一天)少年直接上门来找成名,看到成名所养的蟋蟀,只是掩着口笑,接着取出自己的蟋蟀,放进比试蟋蟀的笼子里。成名一看对方那只蟋蟀又长又大,自己越发羞愧,不敢拿自己的小蟋蟀跟少年的“蟹壳青”较量。少年坚持要斗,成名心想养着这样低劣的东西,终究没有什么用处,不如让它斗一斗,换得一笑了事。因而把两个蟋蟀放在一个斗盆里。小蟋蟀趴着不动,呆呆地象个木鸡,少年又大笑。(接着)试着用猪鬃撩拨小蟋蟀的触须,小蟋蟀仍然不动,少年又大笑了。撩拨了它好几次,小蟋蟀突然大怒,直往前冲,于是互相斗起来,腾身举足,彼此相扑,振翅叫唤。一会儿,只见小蟋蟀跳起来,张开尾,竖起须,一口直咬着对方的脖颈。少年大惊,急忙分开,使它们停止扑斗。小蟋蟀抬着头振起翅膀得意地鸣叫着,好象给主人报捷一样。成名大喜,(两人正在观赏)突然来了一只鸡,直向小蟋蟀啄去。成名吓得(站在那里)惊叫起来,幸喜没有啄中,小蟋蟀一跳有一尺多远。鸡又大步地追逼过去,小蟋蟀已被压在鸡爪下了。成名吓得惊慌失措,不知怎么救它,急得直跺脚,脸色都变了。忽然又见鸡伸长脖子扭摆着头,到跟前仔细一看,原来小蟋蟀已蹲在鸡冠上用力叮着不放。成名越发惊喜,捉下放在笼中。

第二天,成名把蟋蟀献给县官,县官见它小,怒斥成名。成名讲述了这只蟋蟀的奇特本

领,县官不信。试着和别的蟋蟀搏斗,所有的都被斗败了。又试着和鸡斗,果然和成名所说的一样。于是就奖赏了成名,把蟋蟀献给了巡抚。巡抚特别喜欢,用金笼装着献给皇帝,并且上了奏本,仔细地叙述了它的本领。到了宫里后,凡是全国贡献的蝴蝶、螳螂、油利挞、青丝额及各种稀有的蟋蟀,都与(小蟋蟀)斗过了,没有一只能占它的上风。它每逢听到琴瑟的声音,都能按照节拍跳舞,(大家)越发觉得出奇。皇帝更加喜欢,便下诏赏给巡抚好马和锦缎。巡抚不忘记好处是从哪来的,不久县官也以才能卓越而闻名了。县官一高兴,就免了成名的差役,又嘱咐主考官,让成名中了秀才。过了一年多,成名的儿子精神复原了。他说他变成一只蟋蟀,轻快而善于搏斗。现在才苏醒过来。巡抚也重赏了成名。不到几年,成名就有一百多顷田地,很多高楼大厦,还有成百上千的牛羊;每次出门,身穿轻裘,骑上高头骏马,比官宦人家还阔气。

异史氏说:“皇帝偶尔使用一件东西,未必不是用过它就忘记了;然而下面执行的人却把它作为一成不变的惯例。加上官吏贪婪暴虐,老百姓一年到头赔上妻子卖掉孩子,还是没完没了。所以皇帝的一举一动,都关系着老百姓的性命,不可忽视啊!只有成名这人因为官吏的侵害而贫穷,又因为进贡蟋蟀而致富,穿上名贵的皮衣,坐上豪华的车马,得意扬扬。当他充当里正,受到责打的时候,哪里想到他会有这种境遇呢!老天要用这酬报那些老实忠厚的人,就连抚臣、县官都受到蟋蟀的恩惠了。听说‘一人得道成仙,连鸡狗都可以上天。’这话真是一点不假啊!”

六、《促织》赏析

(一)完整的故事结构

《促织》是按事物发展的自然顺序记叙的,情节曲折多变,故事完整。本篇小说从总体看是按开端、发展、高潮、结局四部分记叙的。在本文之后又加上“异史氏曰”的一段作者评论。《聊斋志异》在小说后面常有作者对所写的人和事作出的评价,是作品的附带部分。 第一部分(第1段),故事的起因。

故事的背景:祸患起于宫廷,为满足宫中斗蟋蟀之乐而“岁征民间”,一头促织会带来“辄倾数家之产”的后果。围绕着征集促织,充分地表现了官府的贪鄙,“游侠儿”的居奇,里胥的刁猾。故事背景的简要交代为全文作了铺垫。

第二部分(第2段),故事的开端:写成名因缴不上促织而遭受的痛苦。

本段先点明成名充“里正”是受里胥的陷害,以至家业败落,“薄产累尽”。面对征促织,他既“不敢敛户口”,又“无所赔偿”,形势逼迫下,只好自行捕捉,又无所得,苦受杖刑,只有“转侧床头,惟思自尽”。这部分概写故事发端,点出成名因“征促织”而遭受的苦难,同时表现出他“迂讷”、忠厚的性格。

第三部分(第3、4段),故事的发展:写求卜得虫为成名一家带来解脱苦难的希望。 “求神问卜”是在无望中寻求生路。“能以神卜”的女巫竟有“道人意中事,无毫发爽”的灵验,引出成妻问卜,由此推动情节的发展。问卜得图为再度捕捉促织提供了线索。

成名得画,按图苦搜,终获佳品,“留待期限,以塞官责”,解脱苦难有了希望,至此第一层波澜趋向平息。

第四部分(第5至第7段),故事的高潮:写成名得虫、失虫和再得异虫(成子化虫)。 “失虫”是又一新的波澜。获虫的喜悦和对虫的珍爱,为成子的误毙促织作了衬笔。“儿惧”,母亲的惊恐,说明事关身家性命,而“死期至矣”一语,暗扣后文的“得其尸于井”。

从失促织到失爱子是情节的深入发展,加强了故事的悲剧色彩。成子投井自杀的悲剧,其原因不过是毙一蟋蟀,这充分反映了官府贪暴给百姓带来的苦难之深。行文至此,着意写出成名夫妇的感情变化:由惊怖(“如被冰雪”)到“怒索儿”,得尸于井又“化怒为悲,抢呼欲绝”,然后又转入深深的忧虑(“相对默然,不复聊赖”)。这惊、怒、悲、忧的一系列感情变化,更增强了悲剧气氛。待发现爱子“气息然”,又陷入更深的焦虑。“忽闻门外虫鸣”

是情节的又一转折,出人意外,追寻之下得小蟋蟀。在此写了小蟋蟀的形状:短小,黑赤色„„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长胫;写了它动作的迅捷、飘忽;又写了“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对成名似乎有感情,以此表示促织的异乎寻常,暗与成子化身促织相呼应。

小说接着细写小促织斗胜强敌“蟹壳青”与鸡口脱险,显示了小促织的超凡本事,故事达到了高潮。

小说以夸张手法与细节描写来显示促织的才能。写促织的善斗,采用了衬托与对比的手法。“蟹壳青”的斗无不胜、“庞然修伟”,与成名的促织“伏不动,蠢若木鸡”形成对比,给人造成一种小虫怯懦无能的印象,加强了紧张气氛。然后情况一变,小虫“暴怒,直奔”,“腾击”“跃起,张尾伸须,直敌领”这一系列动作展示了小促织的勇敢善斗,少年从“笑”到“骇”的表现又从侧面作了渲染。然而在这时,又掀起波澜:鸡的出现和“径进以啄”,形成极其危急的情势,而小虫以其机敏出人意料地将鸡制伏,进一步以夸张笔法显示了促织的神奇本领。

第五部分(第8段),故事的结局:成名因祸得福。成名献促织,宫中试斗进一步展示了小虫非凡的才能(不只善斗,且能闻乐起舞),成名因得厚赏而巨富。成子复苏之后“自言身化促织”的交代点明了神异促织的来历,增强了故事的曲折性与神奇色彩,同时也更加深了故事的悲剧性。在官府逼迫之下,成子自杀后还要魂化促织以供玩赏,方能解脱一家的苦难,这就更加表现出所受迫害之深,对荒淫残暴的封建统治者是一个有力的抨击。这一喜剧结尾寄托了作者的美好愿望。

第六部分(第9段),作者的评语。“异史氏曰”的一段文字是蒲松龄对故事所作的评论,这也是笔记小说常用的一种形式,通过评语直接表达自己的观点。这段评论主要有三点:第一,从官贪吏虐追溯到天子宫廷,指出“天子一跬步,皆关民命,不可忽也”,寄讽谏之旨;第二,就成名的一贫一富说明是“天将酬长厚者”,反映了“善恶有报”的宿命论思想;第三,针对抚臣、令尹蒙受促织“恩荫”,证实“一人飞升,仙及鸡犬”的说法,生动地表明封建官僚的升迁发迹是建立在百姓苦难之上的,在此作者抒发了愤懑不平之感。

(二)借古讽今的写法

本文是《聊斋志异》中深刻揭露黑暗现实的篇章之一。作品是以斗促织的宫廷嬉戏作为引线,由于宫廷的倡导,而形成地方上的按期征收的“定例”。这对百姓是灾难,而对封建官僚却是“媚上取宠”、受赏升迁的好时机。可见由上而下的封建官僚体制是造成民不堪命的根源。作品所揭露的正是作者所处的黑暗现实,但作者对此采取了曲笔,开头即指明故事发生年代为明代“宣德间”,这样既可以放开去写,又可以避开“文网”的迫害,这也是“借古讽今”的一种笔法。

作者通过曲折变化的情节揭露黑暗的社会现实,例如小说的第1段,以极精练的笔触对封建官僚机构的面貌作了勾勒:“宫中尚促织之戏”这是“祸根”,而县令、里胥这些下属和爪牙趁机搜刮,连不务正业的“游侠儿”也来推波助澜,其结果是善良百姓倾家荡产。这一段是一幅黑暗现实的较完整的画面。

然后又将这一画面通过成名一家悲惨而曲折的遭遇加以展开。成名一家的苦难对整个封建社会具有高度的概括性。成名一家的悲剧是深刻的,正是由于成名的质朴、善良而被“报充里正役”,这样就引来更大的灾祸,不仅“薄产累尽”,而且屡受杖责,被逼得“惟思自尽”。费尽苦心得到一头能够“塞责”的促织,又被儿子误毙,以致儿子投井,骨肉分离,造成极大的精神痛苦„„直到成子僵卧岁余,魂化促织,历经险厄,才从灾难中拯救了全家,于是因祸而得福。这种“化魂”的情节,只是寄托美好愿望──所谓“天酬长厚者”的艺术虚构,除增强悲剧的深刻性之外,这并不能说明善良的百姓能够获得解脱。因此,揭露封建社会的黑暗本质,鞭挞官僚体制是本文的特点与基调。至于结局部分的“宰悦,免成役。又嘱学使俾入邑庠”、“抚军亦厚成”等等,这是因为他们“并受促织恩荫”,并非良心发现。这些官

僚的获赏、受封的代价是人民的血泪与苦难。

(三)细腻的心理描写

这篇小说生动感人的一个重要因素是真实、细腻的心理描写。故事的开端就写了官府逼迫之下成名的深刻的心理矛盾,这一方面是苦无生路,忧闷欲死,而另一方面是在痛苦中挣扎,千方百计搜寻,“冀有万一之得”,正是这种心理矛盾促使他按“神”示的图去庙宇寻觅促织,在寻求促织中的希冀、急切、惊愕、狂喜等情绪变化无不与他的心理矛盾有直接联系,情理自然,真实感人。

心理描写的另一特点,是围绕着人物的命运来写其心理变化。成名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意外地捕到一只“巨身修尾,青项金翅”的促织,这时写了他的喜悦与珍惜,“虽连城拱璧不啻也”一句,道出其珍视的心情。待虫毙于儿手,儿又不知去向,顿时陷入绝望之中,“如被冰雪。怒索儿”正表现“由喜而怒”的心理变化。“得尸于井”,发现幼子投井自杀,自然地“化怒为悲”,由“抢呼欲绝”的悲恸,继又转为无限的悲愁:“„„相对默然,不复聊赖。”发现幼子复苏,成名夫妇仅是“心稍慰”,因为缴纳不上促织会使家破人亡,因此,成名陷入焦虑,甚至“亦不复以儿为念”。正在这时,又发生了意外情况:“门外虫鸣„„虫宛然尚在”,绝望中出现了希望。终于得到“意似良”的小促织,这才“转悲为喜”。在“试斗”时,又发生了“惭──大喜──惊──惊喜”的心情变化。成名的一系列感情变化与其悲欢离合的命运紧相联系,这就给人以更加真实的感觉,使人物形象也更为丰满。

《柳秀才(聊斋志异)》阅读答案及翻译

柳秀才

明季,蝗生青兖间,渐集于沂,沂令忧之。退卧暑幕,梦一秀才来谒,峨冠绿衣,状貌修伟,自言御蝗有策。询之,答云:明日西南道上有妇跨硕腹牝驴子,蝗神也。哀之,可免。令异之。治具出邑南。伺良久,果有妇高髻褐帔,独控老苍卫,缓蹇①北度。即蒸香,捧卮酒,迎拜道左,捉驴不令去。妇问:大夫将何为?令便哀求:区区小治,幸悯脱蝗口。妇曰:可恨柳秀才饶舌,泄我密机!当即以其身受,不损禾稼可耳。乃尽三卮,瞥不复见。

后蝗来,飞蔽天日,竟不落禾田,尽集杨柳,过处柳叶都尽。方悟秀才柳神也。或云:是宰官忧民所感。诚然哉!

(选自《聊斋志异》,有删改)

【注】 ①缓蹇:迟缓艰难的样子。

对下列句子中加点的词的解释,下列各项不正确的一项是( )

A.明季,蝗生青兖间 季:末年

B.梦一秀才来谒 谒:拜见

C.迎拜道左 道左:道旁

D.瞥不复见 瞥:瞥见,看见

解析:选D。D项中的瞥,应解释为一瞥之时,喻其短暂,即倏忽,一下子。

参考译文:

明朝末年,青、兖二州发生蝗灾,并渐渐蔓延到沂县。沂县的县令对此很担忧。这天在公堂幕后休息时睡着了,梦中见一位秀才前来拜见,秀才头戴高冠,身穿绿衣,状貌修伟,自称有抵御蝗灾的好办法。问他有什么办法,秀才回答说:明日在西南道上,有个妇人骑着一头大肚子母驴,她就是蝗神。向她哀求,可以免却蝗灾。县令感到这个梦很奇怪,就置办好酒食早早来到城南。等了很长时间,果然有个妇人,梳着高高的发髻、披着褐色斗篷,独自一人骑着老驴,缓步往北走着。县令当即点燃香烛,捧着酒杯,迎上前去,恭谨地站在道旁,并捉住驴子不让走。妇人问:您想干什么?县令便哀求道:区区小县,希望能得到您的怜悯,逃脱蝗口!妇人说:可恨柳秀才多嘴,泄露我的机密!那就让他身受蝗害,不损害庄稼就是了。于是饮酒三杯,转眼间不见了。

过后蝗虫飞来,遮天蔽日,却不落在庄稼地,只是云集在柳树上,蝗虫经过的地方,柳叶全被吃光了。县令这才明白梦中的秀才就是柳神。有人说:这是县官忧民所感动的。确实如此啊!

马尔版英译《聊斋志异》的翻译策略

【摘要】中国古典小说《聊斋志异》是中国叙事小说的巅峰之作。其中的鬼狐离奇之故事,生动人物形象的塑造,深深地吸引了中国及海外读者。在《聊斋志异》众多的英文译本中,丹尼斯?马尔,维克多?马尔的译本最受欢迎,本文就马尔如何处理好小说的三要素,进行名人物名称,小说环境,及小说情节的处理,如何应用归化异化的翻译策略,收放自如,合理应用,从而再现和彰显《聊斋志异》的人文价值,语言魅力。

【关键词】《聊斋志异》 马尔英译 《聊斋志异》 归化异化

《聊斋志异》又名,《鬼狐传》是一生抑郁不得志的蒲松龄的毕生心血。作为中国叙事小说的巅峰之作,《聊斋志异》叙事手法多样,情节跌宕起伏,题材保罗万象,人物千奇百怪。目前 《聊斋志异》 的外文版本已近百种,美国学者丹尼

斯?马尔和维克多?马尔合译的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的译本比较通行。本文主要着眼于马尔译文,作为小说的一种,是如何在小说人物形象,环境描写,文化内涵再现原文。

一、翻译中人物形象保持与塑造

“文学创作是用语言塑造形象,文学翻译是用另一种语言将这一艺术形象重新塑造出来,即用不同的语言塑造同一形象。”文学题材的小说在翻译是要加强对小说里面的人物形象的保持和塑造。《聊斋志异》塑造个性鲜明的人物。下面的例子关于《婴宁》中关于不同笑的描述与翻译。

笑容可掬:smiles playing across her face had a beauty invited touch. 户外嗤嗤笑不已:choking laugh from outside the door

笑声始纵: she loosed a pearl of laughter

孜孜憨笑而已:persisted in laughing giddily

二、《聊斋志异》翻译中瑰丽多彩环境的再现

三要素之一的环境描写,在翻译中举足轻重。文学翻译要遵循“忠实性”“流畅性”及“可读性”的原则,“忠实性”是开放心态所需,“流畅性”“可读性”是经验所需。但两两者难于同时达到,严复翻译的《天演论》流畅可读,却不够忠实。将“milk road 翻译成“牛奶路”忠实,却不够流畅和可读。所以在文学翻译中要找到折合点,可采用偏重意译或直译的策略,描写景色,不止于景而是为了烘托人物的性格。例如《婴宁》描写婴宁的居住环境。作者用花香鸟语的优美环境来烘托婴宁天真烂漫的性格。

“寂无人行,止有鸟道。遥望谷底,丛花乱树中,隐隐有小里落„„而意甚修雅,向北一家,门前皆丝柳,墙内桃杏尤繁,间以修竹;野鸟格磔其中。

三、《聊斋志异》中国儒释道文化的传播与翻译

人们熟知的《画皮》道士开始表现对与鬼魅的“仁”,“此物亦良苦,弗能觅代者,亦不忍伤害其身。”―体谅他也是个苦命鬼,不忍心伤害他,只是“以蝇弗授生,令挂寝门。”直到鬼将王生的心掏走,道士才用剑将鬼杀死。

鬼杀王生前,道士所言:

《画皮》 道士曰“此物亦良苦,弗能觅代者,亦不忍伤害其身。”

译文: the taoist “but has to suffer greatly before it can find someone to take its place .i really don’t bear to kill it.”

鬼杀王生后,道士所言:

原文: 道士怒曰:“我固怜之,鬼子乃敢??!”

译文:the taoist exploded : “itook a pity on that ghost, bu still it had the gall to do such a thing!”

马尔在翻译中对于道士这个词是直接异化为“taoist”而不是归化为priest (牧师)

更好的保留了原语言中的道教文化色彩。将“良苦”翻译成“suffer”。良苦将不能,不忍害其身,译为:i don’t bear to kill it.虽然意义相似,却少了点感情的共鸣和同情的心里成分。中文中当然“忍”“怜”都是带心的,形象字体,感人肺腑,而英文跟多的是理性和客观。作为外国本土译者的马尔在翻译《聊斋志异》中,只能尽力而为之,却也是缺少点味道。

四、结语

《聊斋志异》塑造了形形色色的人物,曲折离奇的情节,精美的语言,细致的环境描写是中国小说的巅峰之作,至今仍受读者的喜爱。马尔版译本,忠实再现了原作的人物形象,环境再现,很好传播 了其文化内涵。然相对于其他的中国古籍的翻译研究,对于《聊斋志异》的研究依然任重道远。

《聊斋志异》促织

宣德间,宫中尚促织之戏,岁征民间。此物故非西产。有华阴令,欲媚上官,以一头

进,试使斗而才,因责常供。令以责之里正。

市中游侠儿,得佳者笼养之,昂其直,居为奇货。里胥猾黠,假此科敛丁口,每责一

头,辄倾数家之产。

邑有成名者,操童子业,久不售。为人迂讷,遂为猾胥报充里正役,百计营谋不能脱。

不终岁,薄产累尽。会征促织,成不敢敛户口,而又无所赔偿,忧闷欲死。妻曰:“死何

益?不如自行搜觅,冀有万一之得。”成然之。早出暮归,提竹筒铜丝笼,于败堵丛草处探

石发穴,靡计不施,迄无济。即捕三两头,又劣弱,不中于款。宰严限追比,旬余,杖至

百,两股间脓血流离,并虫不能行捉矣。转侧床头,惟思自尽。时村中来一驼背巫,能以神

卜。成妻具资诣问,见红女白婆,填塞门户。入其室,则密室垂帘,帘外设香几。问者爇香

于鼎,再拜。巫从旁望空代祝,唇吻翕辟,不知何词,各各竦立以听。少间,帘内掷一纸

出,即道人意中事,无毫发爽。成妻纳钱案上,焚香以拜。食顷,帘动,片纸抛落。拾视

之,非字而画,中绘殿阁类兰若,后小山下怪石乱卧,针针丛棘,青麻头伏焉;旁一蟆,若

将跳舞。展玩不可晓。然睹促织,隐中胸怀,折藏之,归以示成。成反复自念:“得无教我

猎虫所耶?”细瞩景状,与村东大佛阁真逼似。乃强起扶杖,执图诣寺后,有古陵蔚起。循

陵而走,见蹲石鳞鳞,俨然类画。遂于蒿莱中侧听徐行,似寻针芥,而心、目、耳力俱穷,

绝无踪响。冥搜未已,一癞头蟆猝然跃去。成益愕,急逐之。蟆入草间,蹑迹披求,见有虫

伏棘根,遽扑之,入石穴中。掭以尖草不出,以筒水灌之始出。状极俊健,逐而得之。审

视:巨身修尾,青项金翅。大喜,笼归,举家庆贺,虽连城拱璧不啻也。土于盆而养之,蟹

白栗黄,备极护爱。留待限期,以塞官责。

成有子九岁,窥父不在,窃发盆,虫跃踯径出,迅不可捉。及扑入手,已股落腹裂,斯

须就毙。儿惧,啼告母。母闻之,面色灰死,大骂曰:“业根,死期至矣!翁归,自与汝复

算耳!”儿涕而出。未几成入,闻妻言如被冰雪。怒索儿,儿渺然不知所往;既而,得其尸

于井。因而化怒为悲,抢呼欲绝。夫妻向隅,茅舍无烟,相对默然,不复聊赖。

日将暮,取儿藁葬,近抚之,气息惙然。喜置榻上,半夜复苏,夫妻心稍慰。但儿神气

痴木,奄奄思睡,成顾蟋蟀笼虚,则气断声吞,亦不复以儿为念,自昏达曙,目不交睫。东

曦既驾,僵卧长愁。忽闻门外虫鸣,惊起觇视,虫宛然尚在,喜而捕之。一鸣辄跃去,行且

速。覆之以掌,虚若无物;手裁举,则又超而跃。急趁之,折过墙隅,迷其所往。徘徊四

顾,见虫伏壁上。审谛之,短小,黑赤色,顿非前物。成以其小,劣之;惟彷徨瞻顾,寻所

逐者。壁上小虫。忽跃落襟袖间,视之,形若土狗,梅花翅,方首长胫,意似良。喜而收

之。将献公堂,惴惴恐不当意,思试之斗以觇之。

村中少年好事者,驯养一虫,自名“蟹壳青”,日与子弟角,无不胜。欲居之以为利,

聊斋志异文化观外文翻译文献综述

聊斋志异文化观外文翻译文献综述

(文档含中英文对照即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译)

译文:

好狐狸,坏狐狸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寓言中,狐狸一直是受欢迎的角色。她们第一次出现在她们的原型形成之前,既仁慈又恶毒,通过伪装成妖艳、迷人的年轻女子来逐步摄取人们的灵魂。

明代(1368 - 1644)著名作家蒲松龄的关于狐狸精的故事描写在他著名的《聊斋志异》中,他把她们作为美丽的生物来塑造从而体现出了人类忠诚、爱、慷慨、正义和乐意帮助别人的美德。在过去的三个世纪中,阅读蒲松龄作品的读者已经把这些字符看成是“狐仙”而不是“狐狸精”。

马瑞芳,中国的学者和专家教授,致力于《聊斋志异》的研究,曾担任东道主采访来自美国芝加哥大学的教授。当时,有两个研究蒲松龄作品的教授表示非常惊讶。这个17世纪的中国作家是如何在当时封建制度根深蒂固,孤立的,君

权至上的中国社会创作出《恒娘》这个《聊斋》500多个故事中最著名的关于狐狸的故事的。这其中隐含的对妻子的建议是她们应该用女性的温柔娇媚去确保配偶对自己的激情永固,就像律师依靠美国80年代的报纸、杂志征求异性朋友。

女性的理想世界

《恒娘》中的情节是经典的丈夫,妻子和情妇的三角恋。恒娘是一个善良的狐狸精,同时也是一个人类的妻子。她有一个邻居叫洪大业,洪大业有一妻一妾。妻子朱氏远比小妾漂亮,只是年龄比妾稍大,但是让朱氏大为吃惊的是丈夫洪大业更宠爱小妾。同样恒娘的丈夫也有一个小妾,小妾明显比恒娘更年轻、更漂亮,但是他仍然深深爱着她的妻子。当朱氏问恒娘为什么会这样时,恒娘告诉她这是人类的天性放弃旧事物,追求新事物,渴望得不到的和充满神秘性的东西。在恒娘的建议下,朱氏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采取宽宏大量的态度对待她的丈夫和小妾,让他们自由地在一起度过日日夜夜。恒娘还建议朱氏改变她的容貌。在接下去的一个月里尝试着不要化妆打扮,穿着旧衣服,让自己忙于家务劳动中。但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她要穿上新衣服、新鞋子,设计一个漂亮的发型,好好打扮一下自己。正如恒娘所预料的,爱的光芒回到了洪大业的眼中当他看到朱氏的时候,而且在黄昏来临前,他就敲响了朱氏的房门。但朱氏依然遵从恒娘的建议,以疲劳为借口,温柔地但是坚定地拒绝了他。第二天,她遵循同样的策略。到了第三天,太阳还没落山,大业就溜进了她的房间,等着天黑。这天晚上,夫妻俩渡过了自从他们新婚以来最快乐的一夜。事后当大业问她他能明天晚上还与她一起渡过时,朱氏表示反对并告诉他必须再等三天才准他再次进房。

朱氏高兴地向恒娘叙述了她重新赢得大业宠爱的成功。恒娘告诫朱氏要继续用她教给她的女性诡计,因为虽然朱氏很漂亮,但她缺乏女性魅力,所以她丈夫的激情被重新唤起只能是短暂的。恒娘解释说,魅力包括一个女人的生活方式、各种行为习惯,比如她走路的方式、说话的方式甚至看她丈夫的眼神。恒娘指导朱氏所有适当的女性习惯,并告诉她要每天在镜子前自己练习。在这样的情况下,朱氏当然最终赢回了丈夫忠贞的爱情。在这里恒娘所说的魅力被1000年前唐代(618- 907)著名作家和诗人骆宾王定义为“狐之魅”。他创作了这个词,在一篇

针对女皇武则天,将其定罪的散文中,给了它轻蔑的隐藏涵义。无论如何,女皇应该感到荣幸,而不是被这个典故激怒。

在《聊斋》中另一个有关狐狸精的故事——《娇娜》。这篇故事赞美了人与狐狸之间真诚的友情和爱情。当一位年轻的书生孔雪笠患了重病时,他的朋友,一个狐狸精劝告他让他的姐妹娇娜来为他医治。一个年轻的女子,她的形象和做人方式就像“柳树的恩典”,满怀着柔情和耀眼的智慧,出现在他身边。娇娜为孔生做了一个外科手术,并把一颗长生不老药喂进了他嘴里,这颗药是耗尽了她多年生命能量,精心培育而成的。当孔生恢复知觉以后,他深深地爱上了这位年轻女子的温柔、娴静、漂亮和慈爱。所以,孔生向娇娜的兄长请求能与她结婚。但由于娇娜年纪太小而不能成婚,她的家族让比她大的姐妹松娘代替她与孔生成亲。松娘跟娇娜一样又漂亮又善良,从此夫妻俩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几年之后,孔生的朋友也就是狐狸表哥告诉他,有一个雷霆大劫将要降临到他们家,他们都将灭亡除非孔生能出手营救他们。孔雪笠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立即答应了他的请求。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孔生手拿宝剑,守护着狐狸一家居住的洞穴的入口。突然,一阵黑色的旋风盘旋着转出了洞口,而娇娜正在飓风的中心。孔生用他的剑用尽全力插入黑风中。最终,娇娜掉到了地上,得救了。由于孔生对她的帮助使孔生被雷电所袭。随后,暴风雨减缓了,天空也恢复了晴朗,狐狸一家安全了,但孔生却危在旦夕。娇娜牺牲了最后一颗用一千年修行炼成的长生不老药,将它吐到长生的嘴里,再一次救活了他。在孔雪笠的坚持下,狐狸一家搬去与他一同居住。为了避免更多的灾难,狐狸一家在一个安静的小院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小院的门只为孔生和松娘开放。数年之后,孔生与松娘的孩子长大了,而他也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维持着与狐狸表哥和婚后的娇娜以及他们的家庭的亲密友谊。

《小翠》是另一个可爱的狐狸精的故事。小翠是一只非常可爱、活泼机灵的狐狸精,但她的外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一天,她的妈妈带她到一户姓王的人家家里偷窃,似乎想抛弃她的女儿。王家是当地的一户有脸面的人家,只有一个儿子,而且是个智障。他既没有玩伴也没人愿意跟他结婚,但是小翠跟他结为好友,并且嫁给了他。尽管王家一开始很喜欢小翠,但她不守规矩的方式引起了他们的反感,他们经常责骂和训斥她,但小翠平静地接受了这种对待。当王老爷被他的

政敌陷害时,小翠用她的智慧救全家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且,她还治好了她丈夫的精神病。但是,小翠知道她的公婆永远不能接受她对当时封建制度所采取的叛 逆态度。她在无意中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子长得很像她,于是暗中安排她取代他在王家的位置。在偷偷离开前,小翠向她的丈夫承认了她实际上是一只狐狸精的女儿。几十年前,她的母亲在王老爷的衣袍下躲过了雷霆劫,当时王老爷正在一所寺庙中避雨。尽管王老爷没有意识到他给予狐狸母亲的帮助,但她觉得感激所以来报答他当时的善举。正是这个原因,她在关怀中留下了小翠。

邪恶的狐狸精

箴言常用狐狸比喻,然而通常以狡猾、卑鄙来描写这样一种聪明、美丽的生物。箴言中有这样一个例子“狐假虎威”。这是一则讲骗子和无赖的寓言,是说他们会弯曲别人对自己力量强大的夸耀。它的起源是一个关于两千年前楚国国王的故事。国王问他的大臣:“有谣言说北方的诸侯都害怕楚令尹昭奚恤,真的是这样吗?”他的大臣通过一个寓言回答了王的问题:森林之王老虎要吃掉一只它刚刚捕获的狐狸时,狐狸告诉它:“你不能吃掉我,因为我有上帝的指令,让我做群兽的领袖。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跟我一起穿过森林,看看是否有其他动物敢阻拦我的道路。”老虎同意了。果然,所有的动物在他们接近时都远远地逃跑了。老虎不明白,动物们害怕的是它而不是狐狸,以至于不敢吃狐狸。

大臣蒋怡继续指出,大王的领土覆盖面积达2500平方公里,军事力量更是达到百万之众,所有人都在昭奚恤的统领之下。北方诸侯毫无疑问是害怕昭奚恤的,但是他的地位是作为国王军事力量的控制者和至高无上皇权的代表。蒋怡警告如果国王强迫,他的优势必将削弱。随后国王逐渐稀释赵国的军事力量。

备受责骂的狐狸精

妲己是《封神榜》的女主角,是邪恶狐狸精的典型例子。这部明代文学作品是关于商朝灭亡和周朝崛起的故事的。纣王是商朝最后一位君主,同时也是一位臭名昭著的暴君。他在老百姓身上横征暴敛、苛捐杂税为自己建造奢侈的宫殿,过着放荡的生活。在他的统治时期,已有600年历史的商朝迅速瓦解。猖獗的战

争使人民失去了生计,使君主统治混乱不堪。在《封神榜》中,纣王的妃子妲己,被描述成商朝灭亡的罪魁祸首。

妲己是一只狐狸精,她变成美貌女子的形象被送进宫迷惑纣王,推翻商王朝。她的酬劳是长生不老。

纣王对国家大事非常不在意,把一切事务都交给他的叔叔,丞相比干。比干发现了妲己的真面目,力劝纣王除掉她,但是毫无用处。不但如此,纣王还对他叔叔的鲁莽行为非常愤怒,下令驱逐比干。妲己意识到了比干对她的威胁,就制定了一个计划杀死这个敌人。她假装生病,和另一个妖精用美人计迷惑纣王,告诉他除非妲己吃比干的心,不然她就会死。比干因此被杀害了,但是,妲己的邪恶超出了她的敌人的预料,她沉迷于对未出生婴儿的喜爱,甚至鼓励纣王过沉迷于酒色的糜烂生活。所有这些都加速了商朝的灭亡。

妲己最终被抓获并被判以死刑,但是所有被派去执行命令的刽子手都被她的妖媚迷惑而无法执行命令。经过几个熟练的刽子手都未能履行职责后,一个有法力的将军亲自动手结束了妲己的生命。

这部小说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解释为什么女性的魅力往往被等同于邪恶的狐狸精,为什么叫一个女人狐狸精通常会被当做是一种侮辱。

尽管有着种种的负面狐狸形象,然而狐皮却一直被广泛的赞美着。最早的书面参考在2000年前的《诗经》中。它写道:“用狐皮做成皮毛大衣,献给我们年轻的王子。”狐皮大衣被视为唯一适合贵族服饰。

古代的中国人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地去捕获狐狸的皮肤,但由于狐狸是一种警惕性非常高且非常狡猾的动物,狩猎通常只是成功地让它提高警惕。人类从来没有成功地驯化或饲养过狐狸,它是少数动物中有足够的智力能瞒骗过人类的一种。

它可能是怨恨和钦佩的混合体,引起中国文学界将其作为善恶交替的生物来描写。山海经、地理编辑超过2000年的神话百科全书将狐狸描述成具有九个尾巴,专门吃人的妖怪。说文解字(解释和研究字符组成的原则),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字典,创作于100年到121年的东汉时期,将狐狸定义为“一个迷人的动物被魔鬼缠身”。

原文: Good fox, Bad fox

Hou Jiaying. China Today, Oct2007, Vol. 56 Issue 10, p62-66

Foxes have been popular characters in Chinese fables for two millennia. They first featured in their original animal form before gradually taking on the persona of spirits, both benevolent and malevolent, in the guise of bewitchingly beautiful, charming young women.

Famous Ming Dynasty (1368-1644) writer Pu Songling’s stories about fox spirits in his well-known 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 characterize them as beautiful creatures that embody the nest human virtues of fidelity, love, generosity, justice, and willingness to help others. Over the past three centuries, readers of Pu Songling’s work have come to refer to these characters as “fox angels” rather than “fox spirits.”

Ma Ruifang, Chinese scholar and expert on the 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 once acted as host to a visiting American professor from Chicago University. When the two spoke of Pu Songling’s works the professor expressed his amazement at how this 17th-century Chinese writer from feudal, isolated, imperial China could have dreamt up the story Hengniang, one of the 500 Strange Tales’ most famous foxy stories. Its implicit advice to wives that they should employ feminine wiles to ensure their spouses’ passion strongly resembled the counsel dispensed on the lonely hearts pages of American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of the 1980s.

Women of the Dream World

Hengniang’s plot is the classic husband, wife and mistress love triangle. Hengniang is a benign fox spirit and wife of a mortal. Her neighbor, Hong Daye, has a wife, Zhu, and a concubine. Zhu is more beautiful, and only a few years older than the concubine but, to Zhu’s consternation, Hong Daye favors his concubine over her. Hengniang’s husband also has a concubine, one appreciably younger and more beautiful than Hengniang, but he nevertheless loves his wife the more by far. When Zhu asks Hengniang why this should be Hengniang tells her that it is human nature to abandon the old for the new and to yearn for the elusive. At Hengniang’s suggestion, Zhu adopts a magnanimous attitude towards her husband and his concubine for a whole month, making it easy for them freely to spend day and night together. Hengniang also advises Zhu to improve her looks. During the month-long experiment, Zhu busies herself around the house wearing old clothes and no makeup. But on the last day of the month, she dons new clothes, shoes and styles her hair. As Hengniang predicts, the light of love returns to Hong Daye’s eyes when he beholds her, and before nightfall he comes knocking at Zhu’s bedroom door. Zhu, still following Hengniang’s advice, gently but firmly declines to let him in, feigning tiredness. The next day, she follows the same strategy. On the third day, Daye slips into Zhu’s room before sunset and waits till dark. That night the couple spend their happiest night together since they were newlywed. When Daye asks Zhu if he may stay with her the next night, Zhu demurs, telling him he must wait for three days.

Zhu joyfully recounts to Hengniang her successful reclamation of Daye’s passion. Hengniang cautions Zhu to continue using her feminine wiles, because although Zhu may be beautiful she lacks charm, so her husband’s reawakened passion may be short-lived. Hengniang explains that

charm encompasses a woman’s manner and all aspects of behavior – the way she walks, talks and even looks at her husband. Hengniang instructs Zhu in all the appropriate feminine mannerisms, telling her to practice them every day in front of a mirror. Zhu, of course, eventually wins back husband’s devoted love. The “charm” of which Hengniang speaks is what was defined as “fox charm” 1,000 years earlier in the Tang Dynasty (618- 907) by famous poet and writer Luo Binwang. He coined the term, giving it pejorative connotations, in a condemnatory piece of prose directed against Empress Wu Zetian. The empress, however, was  flattered rather than enraged at this allusion.

Another foxy story in Pu Songling’s work, Jiaona, celebrates true friendship and love among mortals and foxes. When the young scholar Kong Xueli falls seriously ill, his friend, a fox spirit, urges Kong to let his sister Jiaona cure him. A young woman, “brimming softness and beaming intelligence”whose figure and manner resemble a“willow’s grace”then appears. Jiaona performs a surgical operation on Kong, and spits into his mouth an elixir that is the cultivated accumulation of years of her vital energy. Upon regaining consciousness Kong falls in love with the young woman’s soft, serene beauty and kindness and asks her brother’s permission to marry her. As Jiaona is too young to wed, her fox family instead marries her elder sister Songniang to Kong. Songniang is as beautiful and kind-hearted as Jiaona, and the couple lives happily.

A few years later, Kong’s friend and fox brother-in-law tells him that a massive thunderstorm threatens his family, and that they will all perish unless Kong comes to their rescue. Kong immediately agrees, regardless of the danger to himself. On that stormy night, Kong, sword in hand, guards the entrance to the fox family cave. Suddenly, a black gust of wind whirls out of the cave with Jiaona at its center. Kong makes an almighty thrust with his sword and Jiaona falls to the ground. As Kong is about to help her up, he is struck by a thunderbolt. The storm then abates, the sky clears and the fox family is safe, but Kong is about to expire. Jiaona sacrifices the last drop of her self-cultivation of 1,000 years and spits in to Kong’s mouth the elixir that will save him a second time. The fox family moves in with Kong Xueli at his insistence. In order to avoid further disaster, the fox family lives a secluded life in a quiet courtyard whose doors open only to Kong and Songniang. Years later, Kong and Songniang’s children are grown up, and he is a white-haired old man. He maintains his intimate friendship with his fox brother-in-law, Jiaona, now married, and their families.

Xiaocui is another charming fox spirit story. Xiaocui is lovely, vivacious fox spirit with the outward trappings of a beautiful young lady. One day, her fox mother takes her to the Wang household and steals away, apparently abandoning her daughter. Wang is a local of cial whose only son is mentally challenged. He has neither playmates nor marriage prospects, but Xiaocui befriends and later marries him. Although the Wangs initially love Xiaocui, her unruly ways antagonize them, and they often scold and upbraid her, but Xiaocui accepts this treatment with equanimity. When Wang is framed by his political enemies, Xiaocui’s wisdom saves the family from disaster. She also cures her husband’s mental illness. But Xiaocui knows that her parents-in-law will never be able to accept her rebellious attitude towards the feudalistic conventions of the time. She finds a young woman that resembles her and arranges for her to take her place in the Wang household. Before stealing away, Xiaocui confesses to her husband that she is actually the daughter of a fox. Decades previously, her mother had sheltered from a thunderstorm under Wang’s robe as he himself took refuge from the storm in a temple. Although Wang had not been aware of the help he had given the fox mother, she felt beholden to repay him the kindness he had done her. It was for this reason that she left Xiaocui in his care.

The Evil Fox Spirit

Proverbs that use fox imagery, however, generally portray this intelligent, charming animal as cunning and contemptible. One example is the proverb, Hu (fox) Jia (fake, under) Hu (tiger’s) Wei (power), an allegory for tricksters and scoundrels that bend others to their will by flaunting their powerful connections. Its origins are in a story about the king of the State of Chu from more than 2,000 years ago. The king asked

his ministers if rumors that the northern vassals feared the important Chu military of official Zhao Xixu were true. His minister Jiang Yi answered by telling the king a fable: The Tiger King of the Forest was about to devour the fox he had just captured when the fox told him, “You can’t eat me because I have the Mandate of Heaven that makes me head of the animal kingdom. If you don’t believe me, walk with me through the forest and see if any other animal dares to cross my path.” The tiger agreed. Sure enough, all the animals they met fled at their approach. The tiger, not realizing that it was he and not the fox that the animals feared, refrained from eating the fox.

Minister Jiang Yi went on to point out that the king’s territory covered an area of 2,500

kilometers and that his military force comprised one million men – all of whom were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official Zhao Xixu. The northern vassals undoubtedly feared Zhao, but in his capacity as controller of the king’s military force and representative of his supremacy. Jiang warned that unless the king enforced his supremacy it would be bound to weaken. The king subsequently diluted Zhao’s military power.

Vituperative Vixen

Daji, heroine of Canonization of the Gods, exemplifies the evil fox spirit. This Ming Dynasty (1368-1644) work is about the down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1600-1046 B.C.) and the rise of the succeeding Zhou Dynasty. King Zhou was the last monarch of the Shang Dynasty and a notorious tyrant. He levied exorbitant taxes on the people with which to build himself luxurious palaces and fund his debauched lifestyle. During his rule, the 600-year-old Shang Dynasty rapidly disintegrated. Rampant wars lost the people their livelihoods, and chaos reigned. In Canonization of the Gods, however, Daji, the wife of King Zhou, is portrayed as the true culprit of the 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Daji is a fox spirit in the form of a beautiful young woman who is sent by the deity to bewitch King Zhou and bring about the down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Her reward is immortality.

King Zhou was extremely lax in his attention to state affairs, leaving everything to his uncle, Prime Minister Bigan. Bigan discovers the truth about Daji’s true persona and urges King Zhou to be rid of her, but to no avail. Enraged at his uncle’s temerity the king banishes Bigan. Daji, aware of the threat Bigan represents, hatches a plan to kill her enemy. She feigns illness, and another evil spirit in beauteous mortal form comes to the king, telling him that unless Daji eats Bigan’s heart she will die. Bigan is consequently murdered. But Daji’s evil goes beyond dispatching her enemies. She indulges her taste for unborn fetuses and also encourages the king in his dissipated lifestyle, thereby hastening the 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Daji is eventually captured and sentenced to death, but all the executioners sent to carry out the order fall under her spell and are unable to take her life. After several executioners are themselves executed for failure to carry out their duty, a commander with magic powers personally does away with Daji.

This novel is a main reason why feminine charms are frequently equated with evil fox spiri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