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文言文翻译

聊斋志异之画壁原文翻译

江西孟龙潭与朱孝廉客都中,偶涉一兰若,殿宇禅舍,俱不甚弘敞,惟一老僧挂褡其中,见客入,肃衣出迓,导与随喜。殿中塑志公像,两壁画绘精妙,人物如生。东壁画散花天女,内一垂髫者,拈花微笑,樱唇欲动,眼波将流。朱注目久,不觉神摇意夺,恍然凝想,身忽飘飘,如驾云雾,已到壁上。见殿阁重重,非复人世。一老僧说法座上,偏袒绕视者甚众,朱亦杂立其中。少间,似有人暗牵其裾。回顾,则垂髫儿冁然竟去。履即从之。过曲栏,入一小舍,朱次且不敢前。女回首,举手中花,遥遥作招状,乃趋之。舍内寂无人,遽拥之,亦不甚拒,遂与狎好。既而闭户去,嘱勿咳。夜乃复至。如此二日,女伴共觉之,共搜得生,戏谓女曰:腹内小郎已许大,尚发蓬蓬学处子耶?共捧簪珥,促令上鬟。女含羞不语。一女曰:妹妹姊姊,吾等勿久住,恐人不欢。群笑而去。生视女,髻云高簇,鬟凤低垂,比垂髫时尤艳绝也。四顾无人,渐入猥亵。兰麝熏心,乐方未艾。忽闻吉莫靴铿铿甚厉,缧锁锵然,旋有纷嚣腾辨之声。女惊起,与朱窃窥,则见一金甲使者,黑面如漆,绾锁挈槌,众女环绕之。使者曰:全未?答言:已全。使者曰:如有藏匿下界人即共出首,勿贻伊戚。又同声言:无。使者反身鹗顾,似将搜匿。女大惧,面如死灰,张皇谓朱曰:可急匿榻下。乃启壁上小扉,猝遁去。朱伏,不敢少息。俄闻靴声至房内,复出。未几烦喧渐远,心稍安,然户外辄有往来语论者。朱局蹐既久,觉耳际蝉鸣,目中火出,景状殆不可忍,惟静听以待女归,竟不复忆身之何自来也。时孟龙潭在殿中,转瞬不见朱,疑以问僧。僧笑曰:往听说法去矣。问:何处?曰:不远。少时以指弹壁而呼曰:朱檀越,何久游不归?旋见壁间画有朱像,倾耳伫立,若有听察。僧又呼曰:游侣久待矣!遂飘忽自壁而下,灰心木立,目瞪足软。孟大骇,从容问之。盖方伏榻下,闻叩声如雷,故出房窥听也。共视拈花人,螺髻翘然,不复垂髫矣。朱惊拜老僧而问其故。僧笑曰:幻由人生,贫道何能解!朱气结而不扬,孟心骇叹而无主。即起,历阶而出。

异史氏曰:幻由人作,此言类有道者。人有淫心,是生亵境;人有亵心,是生怖境。菩萨点化愚蒙,千幻并作,皆人心所自动耳。老婆心切,惜不闻其言下大悟,披发入山也。

据 蒲松林《聊斋志异》手稿本录。

蒲松林 聊斋志异之画壁(意译)

江西孟龙潭,与朱孝廉客居京城,一日偶至一处寺院,四下甚是荒落,内一老僧,见二客至,忙整衣出迎,引入随喜。

此间殿宇禅舍虽不甚弘敞,却也别致。

殿中塑有保志神僧像,两壁绘画精妙,人物如生。

东壁上所画的是散花天女,内中有一少女,发丝轻垂,拈花微笑,樱唇欲动,眼波将流,一派仙姿灵态,直摄人心魄。

朱生注目许久,不觉神摇意夺,恍然失魂。

霎时只觉身子轻飘飘似要飞起,须臾已到壁上。

但见殿阁重重,已非人世。

一老僧端坐殿上说法,座下聆听者甚众。

朱生初到,茫然杂立其间。

正不知何往,忽似有人暗暗牵动其衣角。

回头一看,正是方才壁上少女,一时大喜。

少女见其回顾,不禁侧脸含羞,随即轻笑而去。

朱生会意,忙追上,一路跟随。

穿过几道曲栏,少女走进一间小花房。

朱生虽心中早生邪念,却不敢妄动,只在门外踟踟蹰蹰。

少女回首含笑,轻摇指尖鲜花,遥遥做招状。

朱生心花怒放,赶忙跟了进去。

小小花房一片寂静,除他二人别无生物。

朱生欲火焚身,饿狼般急拥她入怀。而少女亦不甚拒。二人遂相拥直向榻上倒卧而去,卿卿云雨,渐忘所在。

事毕,少女嘱其小心待在花房,莫要出声,只管在此静候便是,随即关好门窗,独自离去。

移时入夜,少女又至,复与朱生共试云雨之私。

如此缠缠绵绵过了两日,少女同伴已多有察觉,乃相约同到花房,果然搜出一个白面公子。

朱生一脸尴尬,少女满面含羞。

众仙子打趣道:肚里孩子恐怕都已不小了吧,竟还要披着头发装处子么?

说着纷纷拿起簪环,要给她梳妆挽髻,做出嫁状。

少女含羞不语,一任众女伴摆布。

一仙子道:姐妹们,咱们也别在这儿待得太久了,耽搁人家大事,有人要不高兴的。

众人一听,群笑而去。

朱生再看少女,已是髻云高簇,鬟凤低垂,比先前秀发垂肩之时,更是美丽动人。

四顾无人,一时难耐,遂又相拥榻上,互销香魂

正缠绵间,忽闻窗外皮靴踏地,锁链铿锵。

紧跟一阵纷乱嘈杂的呵斥、分辩声。

少女惊起,与朱生同到窗下窥视,但见一金甲使者,一手绾锁一手握槌,满面漆黑,状极凶恶,众仙子环绕周围,畏惧非常。

使者问道:都到齐了吗?

众仙子道:到齐了。

使者又道:如有藏匿下界之人,务必老实交代,不要自讨苦吃。

众仙子道:绝无此事,使者明察。

使者不信,反身怒目,似将搜匿。

少女大骇,面如死灰,张皇间,急令朱生藏入榻下,随后打开壁上一扇小窗,仓皇逃出暂避。

朱生躲在榻下,屏声敛气,未敢稍动。

忽闻靴声已至房内,大为惊怖,所幸仅环走一圈,即复离去。

未几,烦喧渐远,心下稍安,然户外却又响起二三人往来谈论之声。

朱生惊魂难定,只觉耳际蝉鸣,目中火出,满心惴惴,惶遽不安,一时难受至极。但也别无他法,只得继续屏声敛气,以待少女归来,而自身本何所从来,早已忘至九霄云外了。

时孟龙潭在殿中,转瞬不见朱生踪影,急向老僧询问。

老僧笑答:朱施主往听佛法去了。

孟生惊问:在何处?

老僧笑道:不远不远。

说时以指弹壁,轻呼道:朱施主,何久游不归啊?

话音未落,朱生画像竟倏地显现在了壁上,正倾耳伫立,若有听察。

老僧再叩道:孟施主已候你多时啦!

言已,朱生忽自壁上飘下,惊魂未定,神色张皇,心如死灰,形如槁木,目瞪足软。

孟生大骇,忙问其故。

原来朱生伏在榻下,忽闻叩声如雷,急忙爬出探听,不想转瞬复入人世。

二人共视拈花少女,竟已螺髻翘然,不复披垂矣。

朱生大惊,伏地再拜,叩请老僧告知缘故。

老僧笑答:幻由心生,贫道如何能解!

朱生闻言,并无所悟,只是回想少女仙姿,犹复沾恋,然细思方才所有之事,又觉恍惚,一时满心抑郁。

而孟生只觉惊奇,满心骇叹,却不知是何道理。

遂扶起朱生,一同出寺院而去。

异史氏曰:幻由心生,此言甚是高妙。——人有淫心,是生亵境;人有亵心,是生怖境。菩萨点化愚蒙,千幻并作,然一切幻象,实皆人心所自生,非复其他。大师苦口婆心,欲度愚顽,惜其不能闻言顿悟,真真枉费大师一片苦心啊。

文言与《聊斋志异》

  摘 要: 明末清初乃至整个清代,白话小说以其通俗易懂、贴近生活的优点而虎踞文坛,蔚为大观。从《三国演义》、《水浒传》到《金瓶梅》、《儒林外史》,直至《红楼梦》的出现,古典文学由文而白的趋势毋庸置疑,但文言小说自宋以后便逐渐没落,至明清尤甚。而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却在白话小说盛行的时代,选择文言创作,并且重新赋予文言小说蓬勃旺盛的新生命,给枯竭艰涩的文言文注入了新鲜的血液。语言不仅是表达的工具,而且反映着生活方式、价值观念、文化传统的差别。一位作家选择什么样的语言形式进行艺术创作是一个不可忽略的问题。本文试图从蒲松龄的对士子身份的执著,文言文的文体特征,以及当时的社会创作环境等方面展开论述,揭示蒲松龄以文言文创作《聊斋志异》的背后意蕴。

  关键词: 蒲松龄 文言小说《聊斋志异》 主观原因 客观原因 催化剂

  

  中国古代小说自宋代起有了明显的进化趋势:说话艺术的繁荣,一方面为白话小说提供了发展的契机,促使白话小说逐渐繁荣,另一方面导致了以魏晋南北朝志怪小说和唐传奇为代表的传统文言小说逐渐式微。沿着这种轨迹发展,到明清时期白话小说已经取得了突出的成就,无论是长篇章回小说还是短篇白话小说集,都是硕果累累。然而,蒲松龄却选择用文言创作《聊斋志异》,并且在白话小说几乎独霸文坛的情势下异军突起,达到了中国文言小说的最高峰。创作文言小说不仅是蒲松龄作为正统文人,对士子身份的坚持,也源于文言体自身的某些优势,同时还有文言小说在明清短暂复兴的创作环境的影响。

  一、对士子身份的坚持

  蒲松龄,字留仙,一字剑臣,号柳泉居士,出生于山东淄博的一个书香世家,父蒲槃弃学经商,然广读经史,学识渊博。蒲松龄自幼勤学苦读,十九岁时,蒲松龄以县、府、道三个第一考取秀才,但以后屡试不中,年七十一岁始成贡生。科举制度的需要,使大批文人从接受教育之初,就熟习文言。蒲松龄出生在诗礼传家的家庭中,更是如此。在他心目中,文言的地位远远高于日常口语,因此在需要公诸于众的创作中,一般会首选采用文言,文言便成为文人身份的象征。这种根深蒂固的文人意识直接影响并决定了他的创作以文言为表达方式。《聊斋志异》是寄托蒲松龄对人生失意的心灵之作。蒲松龄有着“运笔成风,观收如月”的才华,却无法在科场上取得一席之地,这种屡试不第的遭遇使蒲松龄满腔孤愤无所寄托,因此他决定用整个生命与才情去全身心地投入创作《聊斋志异》。而在一个正统文人心目中,文言有着它庄严的地位,代表着文人的体面、身份。蒲松龄五十余岁尚思进取,时刻没有忘记治国平天下的文人使命,自然会采用象征身份的文言进行创作,蒲松龄所用的语言文体正代表他内心那一份不甘沦落精神和对士子身份的执著。他在弥留之际,召集亲人于枕畔叮嘱:“余生来恶笔遗稿,耻于见人,死后将遗稿深藏匣底,不许他人阅读。”[1]日本学者平井雅尾认为其所谓的“恶笔遗稿”就是指他晚年所做的《聊斋俚曲》,蒲松龄之所以认为它“耻于见人,需深藏匣底”,就是因为它是通俗的俚曲,可见他在思想意识里是如何珍视文人士子的身份。

  蒲松龄对士子身份的坚持在《聊斋志异》的人物塑造中得到印证。蒲松龄大量描写并欣赏的是那些体现了士大夫禀赋的文人骚客。爱情题材中只有博学多才、才华横溢又怀才不遇的男子才能获得美丽少女的青睐。小说中那些花妖鬼狐化身的美丽少女,如婴宁、小谢、小翠、青凤、宦娘等都是作为“文人骚士”的知己出现的。其他题材中的人物,如《贾奉雉》中的贾奉雉,《于去恶》中的于去恶、方子晋,《叶生》里的叶生,等等,都是颇具“士子”情结的文人墨客。蒲松龄涉猎的许多其他阶层的人物,如商人、妓女、媒婆、武士、侠士等也都被士子化了,或者被用来作为“士子”的必要衬托,在具有玄远意味的渲染中,树立起作家自身的士大夫形象。在树立士子形象的同时,“雅”的气氛弥漫在《聊斋志异》中,很多身份模糊的人物有“雅癖”,如《黄英》中的马子才好菊,《葛巾》中的常大用好牡丹,《石清虚》中的邢云好石。还有一些人物由于“不知风雅”而大受嘲弄,如《嘉平公子》中的“嘉平某公子”。以是否风雅作为评判人物的标准,可见蒲松龄作为“士子”的审美趣味。

  二、实际需要和文体特征

  蒲松龄是文言小说的高手,世界短篇小说之王,但也善作俚曲,著有《聊斋俚曲》。使用文言创作《聊斋志异》,也应该从文体特性的角度加以考虑。语言是文化的一部分。一个民族的审美习惯,一个民族中某个特定阶层的特殊心理状态、趣味、情绪等,往往需要借助特定的文体才能充分地表达出来。因此,为不同阶层写作,表达不同的趣味、情趣,也应选用不同的语言形式。蒲松龄正是从实际出发选用文体的,创作《聊斋志异》意在自抒情怀,主要阅读对象是文人士子,而写《聊斋俚曲》目的是劝善惩恶,读者对象是村农市媪。由于创作主旨和接受对象不同,因此作家采用不同的文体进行创作。供文人士子阅读的《聊斋志异》,近五百篇作品,主要书写蒲松龄的主体情感,建功立业的抱负、怀才不遇的牢骚、对现实政治的抨击、知己之感等,要想淋漓尽致且极富艺术魅力地表达,就应该从古代文献与文学中去选择富生命力的营养成分。

  文言中的某些语汇、形式,在长期发展中存储了很多丰富意味的内容,而这些在白话中是很难找到的。例如文言小说雅洁凝练、文约事丰,既可以高浓度、大容量地包含信息,又可以充分发挥主体意识。《红玉》中:“生归,瓮无升斗,孤影对四壁。幸邻人怜馈事饮,苟且自度。念大仇已报,则冁然喜;思残酷之祸,几于灭门,则泪潸潸堕;及思半生贫彻骨,宗族不支,则于无人处,大哭失声。”[1]P122寥寥数语,既交代了冯生归家后的家徒四壁的场景,又表现了他复杂的内心世界。这几十字以一当十,形象生动:家破人亡后的凄惨境遇,男主人复杂的心理活动,还有从惨遭祸端到狐女兴家的过渡。全篇饱含对恶霸亡人妻子、败坏道德的谴责,对孤弱冯生的同情和对红玉侠义相助的颂扬也表露无遗。

  再者,文言体也最能体现作者的学识、修养。文言文作为中国古代的官方语言,一切官方文书、作家诗文、学者著作,无不以文言为表达。因为文言文不但浓缩了数千年中华文化的精华,而且最容易展示一个人的才学,最方便饱学之士“吐露才情”。蒲松龄一生驰骋于科场、书海,翱翔于艺苑,博观约取,学富五车,古人著作给他以厚重的历史积淀、博大的文化教养。他在书山学海中的见闻、积累在俗词俚曲中很难施展一二,而在文言中却可大展身手,将生平所学吐露无遗。《聊斋志异》中的古籍典故难以计数,他凡举《诗经》、《楚辞》、《论语》、《孟子》、《左传》、《战国策》、《国语》、《史记》,经史子集无所不包;先秦散文、汉魏乐府、唐诗宋词、戏曲小说,乃至星相卜医等兼收并蓄,运以成思。《聊斋志异》中有大量蒲松龄的原创诗文,既充分展示才华,又从古籍中汲取丰富的营养,使《聊斋志异》充斥着典雅的馨香和丰富的内涵。

  文言小说一支是传奇的传、记辞章化的结果,文人自觉地以之抒写性灵、展示情趣,因此,抒情性是文言小说的鲜明特征。伴随着这一特征,文言小说往往追求一种醇厚典雅的风度。越是优秀的文言小说,越是讲究典雅的风度。文言体的行文造句之“雅”正是文人的审美追求的体现。《聊斋志异》中的人物、诗词、典故、场景设计等无不体现“雅”的存在,以场景设计为例,可见蒲松龄处处吐露着“雅”的审美追求和风度。《聊斋志异》的场景描写给人以清远、仙逸之感。如《婴宁》中对婴宁居所和花园的描写:“从媪入,见门内白石砌路,夹道红花片片坠阶上,曲折而西,又启一关,豆棚瓜架满庭中。肃客入舍,粉壁光如明镜,窗外海棠数朵,探入室中,裀藉几榻,罔不洁泽。”[2]P66花园的描写无不结合婴宁的神态动作,尤其是婴宁的娇憨快乐全凭这些描写表现出来。《西湖主》写书生陈弼教覆舟漂泊到仙境,只用了“小山耸翠,细柳摇青”,便写出了此处的清幽。“粉堩围沓,溪水横流,朱门半启,石桥通焉”,“逡巡而入,横藤碍路,香花扑人。垂杨数十株,高拂朱檐。山鸟一鸣,则花片乱飞;深巷微风,则榆钱自落”,[2]P281越写越美,别有洞天。这些描写涉笔轻盈、曼妙,似脱离红尘,进入仙境,无不体现了蒲松龄作为文人士子的高雅风度和审美追求。

  三、时代环境的影响

  文学创作是一种社会现象,丹纳曾说:“艺术家本身,连同他所产生的全部作品,他不是孤立的。有一个包括艺术家在内的总体,比艺术家更广大,就是他所隶属的同时同地的艺术宗派或艺术家组。”[3]P135可见群体性的创作环境有利于作家间的互相学习、吸收和竞争。蒲松龄生活的年代虽然白话文日益盛行,但是文言小说在明清之际也掀起一阵热潮。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谈道:“传奇风韵,明末时弥漫天下,至易代不改也。”[4]P175在明末清初层出现过一股创作热潮,“文人虽素与小说无缘者,亦每为异人侠客童奴以至虎豹虫蚁作传”。[4]P175在这股热潮下,出现了不少艺术成就参差不齐的传奇小说。比较突出的有《虞初新志》,收录了很多优秀的文言小说,有钱谦益的《徐侠客传》,侯方域的《李姬传》,吴伟业《柳敬亭传》,徐芳《柳夫人小传》,魏禧《大铁锥传》,等等。王世贞《池北偶谈》,钮琇《斛剩》等笔记小说中也不乏散金碎玉式的作品。可见《聊斋志异》的创作离不开当时由众多作家构成的文学环境。文言小说在明末清初之际出现复兴的迹象,蒲松龄则顺应了这一潮流,同时,为了应试,蒲松龄长年潜心钻研于八股文创作,虽然这些应试八股文与真正意义上的文学创作相去甚远,但客观上给了他许多基本的文言功底的训练。几十年如一日在书海中徜徉遨游,坚持不懈地笔墨耕耘,精益求精的严谨态度,最终促成了文言短篇小说巨著《聊斋志异》的问世。

  总之,诸多因素促使蒲松龄在文言小说日渐没落,白话小说兴盛至极的情势下,依然选择文言创作。主观因素是他强烈的文人意识和对士子身份的执著体认;客观方面是文言文本身简洁、雅练,便于抒情和展示才华的文体特征;而明清一定范围内的文言小说创作热潮,则是时代环境的催化剂。蒲松龄选择用文言创作《聊斋志异》有着主客观因素的必然性,《聊斋志异》在蒲松龄的精心打磨下攀登上中国文言小说的顶峰。

  

  参考文献:

  [1]李霞.最后的风流——浅析《聊斋志异》的文言选择[J].2009,(4).

  [2][清]蒲松龄.聊斋志异[M].北京:华夏出版社,2008.

  [3][法]丹纳.艺术哲学[M].重庆:重庆出版社,2006.

  [4]鲁迅.中国小说史略[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98.

  [5]吴志达.中国文言小说史[M].济南:齐鲁书社,1994.

  [6]孔庆庆.从语言选择看蒲松龄的小说与俚曲创作[J].华北电力大学学报,2011,(3).

论《聊斋志异选》译文中的文化翻译策略

21 0 1年 8月 

枣 庄 学 院 学报  

J R OU NAL 0   AO HUA   NI R nY   FZ Z NG U VE S

Au . 0 1 g 2 1  V0 . 8 N0.   12   4

第2 8卷

第 4期 

论 《 斋 志异 选》 文 中的文化 翻译 策 略  聊 译

王 正 英 

( 枣庄科技职业学 院 机械工程系 , 山东 枣庄 2 70 ) 70 0 

[ 摘

要] 翻译是一种跨文化的交际行 为。本文通 过对英 译本 《 斋志 异选》的分 析 , 语 言文化 、 聊 从 生态 文化 、 物质 文 

化、 社会文化和宗教文化五个角度探讨 了书 中体现的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及译者的处理方法 , 出在跨 文化翻译 中译 者  指

应 该 利 用 多 种 策 略 , 弘扬 中华 文 化 , 展 中 西 文 化 交 流 。 以 开  

[ 关键词] 聊斋志异选》; 《 文化 ; 翻译策略  [ 中图分 类号 ] 0 9 H 5  [ 文献标识码]   A [ 文章编号 ]0 4— 0 7 2 1 )4— 0 2— 3 10 7 7 (0 1 0 0 8 0 

语 言 是 文 化 的 载 体 和 交 流 的 工 具 ,   没

有 语 言 , 化 的 获 取 、 播 、 承 和 发 展 是  文 传 继 不 可 能 的 。 同 时 , 何 语 言 都 反 映 了 一 定  任

的 文 化 , 离 某 种 文 化 的 语 言 也 是 不 可 想  脱 象 的 。 正 如 英 国 语 言 学 家 莱 昂 斯 ・约 翰 所  

语 言 文化 

( ) 一 “悟 ” 语 言 表 达   与 中 国 的 哲 学 传 统 强 调 “悟 达 ”。 孔 子  

就 一 向 重 视 “悟 性 教 育 ”。 这 种 悟 性 哲 学  

说 , “特 定 社 会 的 语 言 是 这 个 社 会 文 化 的 组   成部 分 , 一 种 语 言 在 词 语 上 的 差 异 都 会  每 反 映 使 用 这 种 语 言 的 社 会 的 事 物 、 俗 以  习

及 各 种 活 动 在 文 化 方 面 的重 要 特 征 。 ”… 

就 是 要 让 人 从 整 体 上 把 握 一 个 事 物 , 出  悟 其 内 在 联 系 , 出 事 物 所 以 成 其 为 事 物 的  悟 道 理 来 。 汉 语 重 悟 性 的 突 出 表 现 就 是 意  合 。一 段 语 言 中 可 以 连 连 出现 文 字 上 的跳  脱 , 频 转 换 主语 或 者 不 出 现 主 语 。这 时 , 频  

翻译 是 一 种 跨 文 化 的 交 际 行 为 , 不 但 是  它 不 同 语 言 符 号 之 间 的 转 换 , 且 也 是 一 种  而 文 化 转 换 的 模 式 。 “翻 译 是 以 符 号 转 换 为   手 段 , 义 再 生 为 任 务 的 一 项 跨 文 化 的 交  意 际 活 动 , 2  从 某 些 方 面 讲 “文 化 信 息 的   ”_( _ 交 流 才 是 翻 译 的 挑 战 所 在 ”。3 [ ”在 翻 译 过   1 程 中 , 译 者永 远 与文 化 摆 脱 不 了 干 系 , 翻 因  为 翻 译

者 所  ̄_ N 的 翻 译 策 略 永 远 受 到 文 化   NI 因 素 的制 约 和影 响 。  

就需 要 从 整体 上 把握 其 意 义 , 脱 部 分 、   跳 没

有 说 出来 的 部 分 和 说 出 来 的 部 分 之 间 的 关  

系 , 凭 “悟 性   晤 出 来 。 例 如 : 全  

太 原 2 生 , 行 , 一 女 郎 , 袱 独 奔 , t  ̄ 早 遇 抱   甚艰 于 步 , 走 趁 之 , 二八 姝 丽 。] 急 乃 【 ㈣   

Schol  W ang of T ai ar   yuan w ent  out or    f  a

m o ni  w a k a   c m e upo   a l ne r ng l   nd a   n   o  y ong  

w o an wi h   m   t  a bundl  i e n he   r s, hur y ng ra m ri   a on   nd f l e i   t e e y s e l g a   a t r ng a   v r   t p. Runni     ng up

behi nd , he ound her t  be n t  bl  f  o  i he oom  of  

《聊 斋 志 异 》是 一 部 具 有 强 烈 的 批 判   精 神 的 作 品 , 藏 着 丰 富 的 文 化 信 息 , 有  蕴 带

浓 厚 的 民族 特 色 和地 域 色 彩 。书 中有 很 多  东 西 反 映 了 中 国 特 有 的 文 化 , 英 语 民 族  对 来 说 是 很 难 理 解 的 。 奈 达 把 翻 译 中 涉 及 的 

文化 因 素 分 为 五 类 , 语 言 文 化 、 态 文  即 生

yo hf   a y. ut ul be ut  

从 译 文 可 以看 出 , 者 增 加 了很 多 词 , 译   主要 是 代 词 、 词 和 冠 词 。可 见 , 语 重 形  连 英

合 , 用 适 当 的 连 接 词 语 把 句 中 各 部 分 连  常

接 起 来 , 显 示 其 结 构关 系 。 以   ( ) 辞 翻译   二 修 英 汉 语 中 都 存 在 着 大 量 的 比 喻 性 词  语 , 由 于 各 自文 化 背 景 不 同 , 比 喻 的 本   但 在

化 、 质 文 化 、 会 文 化 和 宗 教 文 化 。4  ’ 物 社 _   “ 本 文 将 从 这 五 个 角 度 探 讨 英 译 本 《聊 斋 志   异 选 》中 体 现 的 东 西 方 的 文 化 差 异 及 译 者  

的 翻译 策 略 。  

[ 收稿 日期 ]0 1 6—1  2 1 —0 5 [ 作者简介 ] 王正英( 9 3一)女 , 18 , 山东枣庄人 , 枣庄科 技职业学 院机械工程系教师 , 文学学士 , 主要从事文学 翻译研究。  

8 ・ 2  

王正英

论《 斋志异选》 聊 译文 中的文化翻译策略 

・ ・ s l ng i   d on   y whe  a   f   ・ wa   yi   n be   e da   n n o-

l f eer  bear ng a

 s i um m ons ,・   ・・

体 与 客 体 之 间 的选 择 上 也 不 尽 相 同 。这 给  翻 译 增 添 了难 度 。例 如 :   为 人 亦 不 言 亦 不 笑 , 如 桃 李 , 冷 如  艳 而 霜 雪 。5 P0 [ (O  ] I)

She s  i  qui  and  et never l   aughs, as  beau—  

( 母 择 吉 将 为 合 卺 , … [  2) …   咖  ]

T he m ot   her, ・ ・ s ect ・ el ed  an aus ci pi ous   day , f  t or oas i  w i h nupt al i t ng t i  w necups.  

tf   s iul a  pe che  a  pl a s nd um s  bu  c d s r t t ol  a  f os  

and s now .  

在 这 些 例 子 中 , 者 均 舍 弃 了 原 文 的  译 的 文 化 意 象 , 用 了 归 化 法 。 如 , 例 (1) 采 在   中 , “ ”(-- 官 场 的 文 书 或 证 件 ) 化   把 牒 b代 归

为 “s mm o s u n ”(召 开 国 会 或 议 会 的 会 议 通  

此 例 中 采 用 了 直 译 法 , 留 了 原 语 的  保 民族 色 彩 , 且 使 译 文 读 者 能 多 接 触 并 逐   而

渐 去 接 纳 原 语 的 文 化 特 色 。 但 须 特 别 注 意 

知 ); 例 ( 在 2)中 , “卺 ”(古 代 举 行 婚 礼 时   把

用 作 酒 器 的 瓢 ) 成 “ u ta  n c p ”(   译 n p i lwi e u s 在 婚  ̄ Y ' -用 的 酒 杯 ); 者 这 样 做 , 利 于 译   L- 译 有

点 , 原 语 中 有 些 比喻 涉 及 到 典 型 民族   即

文 化 特 征 , 尽 量 避 免 套 用 译 语 中 的具 有  应 典 型 民族 文 化 特 征 的 词 语 , 则 会 导 致 文  否 化 误 读 , 利 于 文 化 的传 播 。 不  

文 通 俗 易 懂 。 但 是 , 着 中 外 文 化 交 流 的  随

逐 渐 加 强 , 语 国 家 人 民 对 中 国 文 化 的 了  英 解 会 逐 渐 加 深 , 者 应 大 胆 采 用 异 化 方 法  译

二、 生态 文化 

中国是 一个 农 业 大 国 , 们 日出 而 作 , 人   日落 而 息 。 自然 环 境 与 人 们 的 日常 生 活 息  

处 理 原 文 中 的 文 化 信 息 , 实 地 向 读 者 翻  忠

译 介 绍 这 些 特 有 事 物 有 助 于 增 加 读 者 关 于  汉 民族 文 化 的 知 识 ; 不 可 以 “ 国情 调 ” 切 本   来 取 代 “异 国 情 调 ” , 读 者 一 个 错 觉 或 错   给 误 的 感 受 。  

息 相 关 。许 多汉 语 词 汇 及 表 达 方 式 都 来 源 

于周 围 的生 态 环 境 。例 如 :  

女 日 : 葭 莩 之 情 , 何 待 言 。 “ 爱 ”生 日 :   “

我 所 谓 爱 ,非 瓜 葛 之 爱 ,乃 夫 妻 之  

爱 。’ ’  

‘ ‘B et een  r atves l w el i   ove  goes w i hout   t   s ayi ng.” … “ W hat   ean   I m by  ove  s l i  not t     he

四、 社会 文化 

中 华 民 族 拥 有 数 千 年 的 文 明 史 , 自  用

己 勤 劳 的双 手 创 造 了光 辉 灿 烂 的 文 化 ,   形 成 了一 些 特 有 的 风 俗 习 惯 。   (1) 一 女 郎 , 及 笄 耳 。  ” 右 裁 [  

O n  hi   r ght w as a young w om an  w ho  s i    

l v   t en g ur     h   a e vi o e be we   o ds on t e s m   ne, but t     he

l ove bet een hus w band and w ie.’ f ’  

此 例 中 , “葭 莩 ”本 指 芦 苇 茎 中 的 薄   膜 , 里 比喻 关 系 疏 远 的 亲 戚 , “ 莩 之  这 有 葭

亲 ”的 说 法 , 者 在 翻 译 时 采 用 了 意 译 : 译  

“Be we n e a i e  l v  g e t e  r l tv s o e o s… ”;“瓜 ” 和  

h d j s  e c e   h   a r i   g   f ff e   a   u t r a h d t e h ip n a e o   t n. i e

(2 ) 浴 佛 节 , 闻 将 降 香 水 月 寺 ,  

… …

[] p2   5 ( 1o)

H e l ear ned t hat  she  w oul d of er ncense f  i   at he  t  M oon — n — t —i — he — W at  M onas er  on  — er t y

“葛 ”都 是 蔓 生 的 植 物 , 缠 绕 或 攀 附 在 别   能 的物 体 上 , 里 比喻辗 转 相 连 的 社 会 关 系 , 这  

有 “ 葛 亲 ”的 说 法 , 者 采 用 了 直 译 : h   瓜 译 “t e l v   ewe n g u d   n t e s m e v n ”, 保   o e b t e   o r s o  h   a   i e 既

Buddha — —Bat ng D a   hi   y.

例 (1)中 , “笄 ”: 代 束 发 用 的 簪 子 。 古   封 建 社 会 习 俗 : 时 女 子 到 了 1 岁 , 要  古 5 就

把 头 发 用 簪 子 簪 起 来 , 示 已 成 年 了。 译   表 者 把 “裁 及 笄 耳 ” 为 “h d j s  e c e  h   译 a   u tr a h d t e h ip n a e o   fe n”。 例 ( a r i  g   ff e i t 2)中 , 教 认 为   佛 农 历 四 月 初 八 是 佛 的 生 日。 这 一 天 , 里   庙

用 香 汤 为 佛 沐 浴 。 译 者 把 “浴 佛 节 ”译 为   “B d h — Ba h n   y”。 这 两 例 中 译 者 均   u d a t i g Da 采 用 了 异 化 法 , 留 了 原 文 中 的 形 象 , 助  保 有

留 了原 有 的文 化 意 象 , 译 文 形 象 生 动 ,   使 同

时 , 于 西 方 人 对 “g u d 由 o r s(葫 芦 科 植 物 )”   也 很 熟 悉 , 以 译 文 也 能 更 好 地 被 理 解 接  所

受 。  

三、 物质 文化 

中 国地 大 物 博 , 产 丰 富 , 之 五 千 年   物 加 悠 久 的人 文 历 史 , 某 种 角 度 来 说 , 以说  从 可 是 无 奇 不 有 。在 其 发 展 过 程 中 , 生 了 许  产 多 本 民族 所 特 有 的 事 物 。   ( 一 日 , 卧 , 吏 人 持 牒 , …  1) 病 见 … ’  

于 外 国 读 者 了解 这 一 中 国 古 代 习 俗 。  

五、 宗教 文化 

个 民族 的 宗 教 信 仰 是 其 文 化 的重 要 

83 ・  

枣庄学院学报 

2 1 年第 4期  01

组 成 部 分 。 《聊 斋 志 异 》中 充 满 了 佛 教 和  

道 教 的意 识 。例 如 :  

译 ”,紧 紧 依 靠 原 文 ,争 取 最 大 限 度 的  

“ ”, 利 于 向 西 方 移 植 中 华 文 化 。 但   信 有

是 , 考 虑 译 入 语 承 载 异 族 文 化 时 对 译 人  要 语 读 者 产 生 的 理 解 障 碍 , 虑 对 译 人 语 原  考 文 化 的 心 理 冲 突 。 英 译 文 的 目标 读 者 主 要  

老 僧 心 切 , 不 闻其 言 下 大悟 , 发 入   惜 披

山 也 。 5  _( J

The l  m onk poke n e r s  s l c -  o d  s  i a ne t o i i 

t de , u but r g e t bl   h e i     i n t t t     e r t a y t er   s no s g   ha   he

y t o ou h f und  en i ht m e  i  h s l g en nt n i  wo ds r  an d  en e e  t  m o t r d he un a ns t i  w ih t  ha r nbo i  u und t   o

seek t he t ut r h  ’ ’  

是 外 国 人 , 此 要 考 虑 如 何 使 译 文 清 晰 易  因 懂 , 于 外 国 读 者 接 受 。 在 涉 及 一 些 中 国  便

人 名 、 名 、 史 事 件 和 带 有 地 方 色 彩 的描  地 历 述 时 , 者 应 该适 当 添 加 一 些 注 解 , 进 行  译 或 文 内补偿 , 帮 助 英 美 读 者 更 好 地 了 解 原  以 著 的思 想 内容 和 作 者 的创 作 意 图 。 总 之 ,   在 翻 译 策 略 的 层 面 上 必 须 实 行 多 样 化 。 另 

“披 发 入 山 ”意 思 是 说 , 代 人 为 了 表   古

示 消极 避 世 , 打 乱 了 头 发 , 入 深 山 ,   常 逃 永 远 不 和 世 人 见 面 。这 里 是 修 炼 学 道 的 意  文 内补 偿 。 但 原 文 含 蓄 的 表 达 方 式 变 成 了  直 白 , 至 有 点 拖 沓 、 长 。 甚 冗   通 过 大量 的例 证 分 析 , 以看 出 , 者  可 译

思 。译 文 采 用 了 直 译 与 意 译 结 合 法 , 行  外 , 文 中 还 有 一 些 值 得 推 敲 的 地 方 。 但  进 译 总 体 来 说 , 以往 英 版 本 , 译 本 在 翻 译 质  较 此 量上 还是 比 较 高 的 , 示 了 中 国 传 统 文 化  展

的 丰 富 多 彩 , 中西 文 化 交 流 做 出 了贡 献 。 为  

在 处 理 原 文 文 化 信 息 的 时 候 , 采 用 “直   多

参考 文献 

[ ] yn .n o ut nt T ert a Lnusc[ . a b deU i ri rs,16 . 1 L os It d co   h o i l igiis M] C m r g  n esyPes 9 8 J r i o ec   t i v t   [] 2 许均. 翻译论[ . 汉: M] 武 湖北教育出版 社 ,03  20. [] 3 孙艺风. 视角 阐释文化一 文学翻译 与翻译理沦[ . M] 北京 : 清华大学出版 社,0 4  20 . [ ] ia E 4 Nd , .A.Ln aei C l r adSce [ . e   y e : le  ul hr pt t,94 . a g g    ut e n o iy M] D lH m sA ldP bi es v.Ld 16 b u n u  t l i s    

[ ] e iC& i o H.M i SrneT e  o   ae— oSui M] B in : oe n ag aePes 2 0 . 5 D ns V c r   t  ar t g a sf m M k d tdo[ . e ig F ri L n g  r , 0 1 . a l r j g u s  

[ 责任 编辑 : 吕

On t e S r t ge   fCu t r lTr n l t n i   t a g   ls f o   a e—d   t d o  h   ta e is o   l a   a sa i  n S r n e Ta e   r m M k - o S u i   u o

W ANG  e g —y n   Zh n ig

艳]  

( a z u n   e h n lg n   o a o a C l g , a z u n  7 0 0 C ia  Z oh a gT c o ooy a dV ct n l ol e Z oh a g2 7 0 , hn ) i   e

Ab t a t T a sa in i   ne c l r lc n u t a e   n t e a ay i o  t g   ae   r m t e Ma e—d   t d o f m h     sr c : r n lt  sa

i tr u t a o d c .B s d o  h   n lss f r e T ls f   h   k o u     S a n o o S u i r o te5 a p cs ,a g a e c l r   n   c l gc   u tr l s e t l n g   u t e a d e oo i a c l a ,mae i   ut r ,s c a  u tr   n  e iiu   u tr u u l u tr c l e o i c l e a d r l o sc l e,t i p p re p o e h   l a u l u g u h s a e  x l rs te  

t nlt ’ t t isndai  i  utr ieecs p i i  u tet nlo ’sces lrnl i  rt e , o so r s o s a ge i el gwt cl a df rne , on n oth as t a ar s re     n h ul f t g   r a r ucsf  as t nsae s s      s u t ao t g i at

h l  is mi ae Chn s   u tr   n   r mo e t e c l r   x h n e   i  o eg   o n r s ep ds e n t  i e e c l e a d p o t h   ut a e c a g s w t f r in c u t e . u ul h i  

Ke   r y wo ds: ta g   lsfo M a e— d   t i Cul e;Tr n lto S r tge   S r n e Tae  r m  k o Sudo; t ur a sain  tae is

8 ・ 4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看《聊斋志异》两个英译本

第 2 卷第 3 9 期 

2 1年 6 02 月 

华 东 交 通 大 学 学 报 

J un l o  Eat Chn   Ja tn   Unv ri   o r a  f s  ia ioo g iest y

Vo . 9 No 3 12   . 

Jn,0 2 u .2 1  

文 章 编 号 :0 50 2 (0 2 0 . 170   10 .5 3 2 1 )30 0 -4

从跨 文化翻译视 角看《 聊斋 志异》 两个英译本 

龙 春 芳 , 欣  熊

( 湖南文理学 院外 国语 学院 , 湖南 常德 4 50 ) 100   摘要 : 中国古代 文学的经典之作 《 斋志异》 译的 关键是 看如何在读者 可接 受的 范围 内准确传达 出中国风俗 , 聊 翻 传统和典故  等 文化信 息 。本 文以跨 文化翻译的视 角 出发 , 国外译 者译 本( 对 翟理斯和马 尔的译 本) 进行 比较研 究, 出其在 文化信 息处  找 理上的差异和相 同之处 , 并试 图研 究跨 文化 翻译 角度在 中国古典文库翻译 中的导向作 用和重要 意义。   关键词 :聊斋志异》 译本研究 ; 《 ; 文化传播 

中图分类号 : 1  H3 5 文献标志码 :   A

《 聊斋志异》 作为蒲松龄的传世之作 , 以其文思巧妙 , 语言精炼 , 内容丰富而被称为“ 中国文言小说集大  成者”具有很高的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 , , 被誉为文言小说 的巅峰之作 , 里面蕴藏着丰富的文化信息 , 带有  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地域色彩。任何翻译都是在一定 的文化背景 中进行 , 因而翻译不仅仅是两种语码之间  

的转换 , 更是一种文化信息的传达。在处理《 聊斋志异》 中大量的文化信息时, 不同的译者采用 的翻译方法 

各有不同, 以国外汉学家们英译本的系统研究见长。 更  

1 《 聊斋志异》 英译研究综述 

目 聊斋志异》 前《 的外文版本 已近百种 , 中英译本就有2 多种 , 其 0 被认为是 中国古典文学外文版本最多 

的一部小说。其 中比较通行 的英译本有英 国汉学家翟理斯 的S ag a sr   C i s S d 以及两名  t ne l  o a hn e t i r T efm   e  u o

美 国学者 丹 尼斯 ・ 马尔 和维 克 多 ・ 马尔 合译 的 SrneTlsrmMaed td 。 国内《 斋 志异 》 译研 究  t g a  o   k.o u i a ef S o 聊 英

主要集 中在基于某个译本的个案研究和多个译本 的比较研究… 。其研究主要涉及《 聊斋志异》 英译 的源头  以及各译本的概述 。单个译本 的个案研究 中陈振霞的《 马尔英译< 聊斋 志异> 研究》 对马尔的译本做 了详细 

全面的解释 , 不仅多角度地研究 了马尔的翻译策略

和手段 , 也指出了其不足和缺陷 , 综合地对马尔的译本  做出了评介。崔瑶 的《 乔治纳阐释学视角下< 聊斋志异> 英译本译者主体性研究》 从译者主体性的角度对相 

关译本做 了详尽 的对 比研究。此外 , 虽有席惠莉的《 从文化视角看< 聊斋志异> 三个英文译本》 以及杨国强 

的《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 聊斋志异选> 从文化 的视角进行对比研究 , 》 开始关注著作 中蕴藏的丰 

富文化信息 , 并取得一定 的成果 , 通过对英译本《 聊斋志异选》 的分析 , 探讨 了书中体现的东西方 的文化差  异及译者的处理方法 , 指出在跨文化翻译 中译者应该利用多种策略 , 以利于中华文化的传播。然而 目前鲜 

有 学者 对 翟理斯 和 马尔这 两个 比较 通行 的版 本 在处理 文 化信 息时存 在 的差 异进行 研究 。  

2 翟、 马两译本 概述 

翟理斯是英 国著名的汉学家 , 由于在 中国任职而在 中国生活了2 年 , 5 因此对于 中国文化有着透彻的了   解 。他于 18 年翻译 了《 80 聊斋志异》 的第一个英文节译本 。书 中收录 了他精挑细选 的 15 6 个故事 , 而删去  那些他认为与时代脱节 , 无意义 的文章。他尊重原文风格 , 并对译本 中的失误 、 细节一再进行修改 ,9 8 10 年 

收稿 日期 :0 20 .6 2 1 .21  基金项 目: 湖南省教育厅青年科研 项 目( 0 0 5  1B 7 ) 作者简介 : 龙春芳( 9 5 , 讲师 , 士, 17 一) 女, 硕 研究方 向为英语语言文学 。  

18 0 

华 东 交 通 大 学 学 报 

2 1 生  02

出版 的修 订本 , 目前最 通行 的译 本之一 。 为   维克多・ 马尔 和丹 尼 斯 ・ 马尔 是 美 国著名 的汉学 家 。两 人 都有 在 中 国居住 , 对他 们 的 翻译生 涯 意 义  这

重大。两人于 18 年共 同出版了《 99 聊斋志异》 英译本并于 20 年修订再版。译本在遣词造句上精雕细琢 , 01   在 保 持 原作 优 美 风格 的基 础 上 , 力求 重 视 于原 文 , 尊 重 原语 文 化 的 同时 尊 重 了译 语读 者 的语 言 文 化 特  在

征 , 种 翻译 策 略并用 , 最成功 的译 本之 一 。 多 是  

3 翻译 中的文化传译 考量 

所有 的语 言都 是根 植 于文化 , 映并依 附于一定 的文化 。翻译 是译 者 对两种 文 化进行 交 流 、 解 和转  反 理

换的过程。译者在跨文化翻译 中需尊重原语和译语文化 , 使用最恰当的方式处理有关民俗 、 文化差异等。   由于社会背景宗教政治各方面的不同, 译者难免会遇到文化信息不平衡 的情况 , 这时 , 要使用跨文化翻译  的翻

译 策 略 , 信 息 进行 处理 , 大 限度 地保 留原语 文 化 的韵 , 对 最 使译 语 读者 在最 短 时 间 内以最 小 的努 力 获 

取 最多 的信 息 。   以奈达 为代 表 的归化 翻译 策 略强调 跨文 化 翻译 的交 际功 能 , 调文 体平 衡 、 会 和文化 价值 平衡 和语  强 社

言学特征的平衡 ( 包括语用 、 语法和语义对等) 。他的动态平衡理论被解释为译语读者以其使用的语言 , 对  译语传递的信息做出象原语读者对于原语一样的反应程度乜。美国翻译理论家劳伦斯 ・   韦努缔曾指出归化 

法 就 是使 译 文符 合译 语 的文化 价值 观 , 原作 者 带入 译语 文 化 中 。异 化 法就 是 接受 外语 文 本 的语 言 及文  把

化差异 , 把译语读者带人外国情景 , 忠实于原语的文化信息和语境 , 为译语读者再现真实的异域文化b。     说 到归 化 和异 化我 们就 不 得不 说 说 意译 和直 译 的 翻译 方 法 。意 译 对应 归化 , 是指 从译 语 读 者 的接受 

角度 加 以考 虑 , 证原 文意 义传 达而 不 拘泥 于形式 和结 构 与原文 的完 全对 等 , 保 重在 自然 流 畅 。而 “ 译 ” 直 与  异 化 相对 应 , 指 在 条件 允 许 的情 况 下 , 要保 证 意 义 的流 畅 、 确 传达 , 是 既 正 又要 最 大 限度 地 保 持原 文 的 形 

式, 特别是涉及到一些有强烈 民族色彩的文化信息 。一般文学作品的翻译过程中, 意译多于直译 , 但过多 

的意译 有 时会使 译 文脱 离原语 丰 富 的文化 内涵 , 不利 于译 语读 者对 原语 文 化 的理解 和欣 赏 ; 多 的直译 又  过 会使不 了解原语文化的译语读者茫然不知所云 。在翟、 马处理《 聊斋志异》 中大量的俗语 、 典故 以及 民俗等  方 面 的信 息时 , 们所 采用 的不 同 的翻译策 略 , 得译 文 的效果 大相径 庭 。 他 使  

4 翟理斯 、 马尔两译本 的异 同比较 

41 文化信 息 处理 的异 同  .

对原语文化的认知和了解直接影响到译者在翻译 中的主体性发挥。由于译者在中国生活的时间长短  不 同, 对于 中国文化 的理解程度不同 , 造成了他们对文化信息处理上的差异。这里讲的文化信息包括文章  中的典故 、 俗语 、 名字等能够 凸显出中国文化特色和社会习俗的 内容 。正在处理这些信息时, 前者更通晓  中国历史文化 , 因而更能正确对其做 出正确 的理解和传达。比如 , 考城隍》 在《 一文中, 翟将“ 关壮缪 ” 译为  te o f r, 可 以到此 为至 , h  do  ”本 G Wa 因为意思 已经清 晰 明了地 表达 了 出来 , 是 翟更进 一 步加 了注脚 , 这  但 将

位中国战神介绍

一番。不仅表达 了原作者 的意思 , 也向外国读者介绍 了这个 中国典故 的相关知识 , 最大程 

度传播了中国的文化 。相反的是 , 凤仙 》 , 在《 中 译者把 “ 阳三葛 , 南 君得其龙” 译为 “ f r l o T e h e At   l f h  r   ea , te Z u gs f ayn ,o ote rgn , 未 能解释 清楚 “ 葛 ” 体指 什么 , hne    nagyugth  ao ”并 oN   d 三 具 没有 把原语 中所 含 的 “ 葛 ” 三 这 

个重要 的信息传递给译语读者 , 意思模糊 , dao 一词非但未能准确传达“ 出人才” 且 r n g 杰 之意 , 反而令译语  读者 因dao 一词 的负面信息而导致解读 的失误。又如 , rgn 翟把 “ 国之姝” 倾 译成“ e et ee  r eu a r cH l n o ba— p f   l f   

t ” , 完全照顾到 了译语读者的文化背景 , y 用希腊神话 中的美女海伦作 比使原语意思表达清晰明了。马尔在 

翻译“ 略举一二人 , 大概可知 , 乐正师旷 、 司库和峤是也” 一句时 , 把人名直接音译为 “h K ag n r sr S i un  d e u—   a Ta  

e   io , 无加 注也 无 脚注 , r Qa”既 He 基本 上 没有 把蒲 松龄 原 本想 要表 达 的“ 婪 的师矿 和 吝啬 的和 峤 ” 贪 之意 表 

达 出来 , 这样必定会使译语读者不得其 门而入 , 达不到传意效果。由此可见翟 、 马在处理文化信息的差异  时, 翟更注重 中国文化 的传播 , 同时也考虑译语读者的文化背景 ; 而马译文 中忽略了原语文化信息 的保 留,  

第3 期 

龙春芳 , : 等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看《 聊斋志异》 两个英 译本 

19 0 

没有 照顾 到译 语读 者 的接 受程 度 和文化 差 异 。从两 译本 比较 可 以看 出 , 文化信 息 处理 中 , 直译 和意译 并非  不可 并驾 齐驱 , 化 和异 化并行 不悖 。 当地 名 、 归 人名 或某 些专 有 名词 直译 产生 歧义 或误 解 时 , 结加 注 , 须 增 

词或释义等翻译方法H。另外 ,   二人在处理与宗教 、 封建礼教有关 的信息时有异曲同工之妙 。比如在译“ 盈 

盈 一 水 , 鸟难 通 ” 青 一句 时 , 、 翟 马二 人都 将 “ 鸟 ” 含 的汉武 帝 、 王母 这一故 事 中 的文化 意象 省去 , 直  青 包 西 而

接将青鸟翻译 为“ es e” m s gr。与此处相 同的是 , “ a 在 转念阿宝未必美如天人” 的翻译时 , 两人同时使用异化 

将“ 天人 ” 翻译 成“nl”虽更贴近英文读者 的文 化背景 , 会造成误解 , age, 但是 使读者误 以为 中国人

也 信奉基 督教 。  

42 翻 译 目的角 度 的异 同  .

翻译 目的角度上翟更倾 向于传播 中国本土文化 , 因而更倾 向于使用异化。而马尔则更侧重于译文读  者 的理解方便 , 较多的使用归化 。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在翻译时完全只使用某一翻译策略, 翻译时必须要能  做到归化和异化并用 , 相互融合 , 重点可以稍有不 同。就《 侧 聊斋志异》 书名翻译来看 , 翟将其译为 S ag  t ne r T l  o  C i s S d , a sr a h ee t i 通过省译“ ” efm   n  u o 聊 字的归化手法 , 给译语读者传递 了一个清晰的概念 : 这是 中国的   神话传说。马尔把书名翻译成 S ag a sr   M k—  t i, t ne l  o a ae o u o 旨在把“ r T efm   dSd 聊斋 ” 二字用贴合西方读者 的方  式译出 , ae o 用m k. 一词竭尽对原语的阐释 。在《 d 崂山道士》 一文中, 翟将 “ 嫦娥” 直译成“ hn ’ 并配上  C age ”

注脚 , 详细解释了嫦娥的身份 , 特征等 , 使译语读者更深刻地了解 中国神话 的魅力 , 通过对原语文化的保留   让译语读者更加体会 到了中国文化博大精深 。马尔在《 长亭》 的翻译 中将 “ 妾与君琴瑟数年” 意译成“ o  Yu

adI ae enl eueadzhro  as ]“ 瑟 和 呜” 中国古典 文 化 中的一 个 经典典 故 , n hv  e k  t   i e r er” 。琴   b i l n t f y 是 马尔没 有把 

这个 典故 的内涵告知读者 , 反而把琴和瑟译成 了“ t 和“i e” 这样意思模糊 , le u ” zhr , t 读者无法明 白其中深 

意 。如果 直 接音 译 成 “ i”和 “e , 加 以 注解 或者 采取 更 直 接 的符合 译 语文 化 的意 译手 法 , 能更 清楚  Qn S”再 必 地 表 达 出“ 夫妻 睛笃 和好 ” 的美 丽 意境 , 译语 读者 由生 向往 之情 。 令  

43 翻 译方 法 的对 比  .

两者在翻译方法上是多种方法 : 直译 , 意译 , 改译 , 增译 , 减译等并用 , 明显的偏向。考弊司》 无 《 中马尔  把“ 孝弟忠信 , 义廉耻 ” 礼 改译成 “iat, a ri , yl , i f ns” n “r r t, sc,oe yhn Fl i f t nt l ayf t u es adPo iyj tehns ,o — i y r e y o t ah l l pe u i t  

or”

用简练精准 的语言完好地再现 了作者 的原意 , 的恰 到好处 。增译 和漏译在二者 的译本 中都极常  改

见 。如马尔在《 促织》 中把 “ 连城拱壁” 译

为 “ esr m r pei shnt   gna  i e fae oh  ar ue oe r o   a  e eedr p c   d    e ta     c u t h l y e o i tt w r   f en i s , o h f f e t ”译文尽管只是增加 了f en ie, t oi t ci e i e  ts却使得整句话的意思清晰明了, t f ci 生动形象。而翟理  斯 为 了维护 中国文 化 的清 纯 性 , 更是 删 掉在 他 看来 不 雅 的段 落 , 接不 译 。由此 可见 , 翻译 方 法 的使 用  直 在

上, 两译 者 秉承 着 多种 方 法并 用 的原 则 。翟侧 重 原语 文化 的保 全 , 重 译 语对 其 读者 的阅读 效果 ; 着 马尔 则  侧 重 译语 意义 的完 整性 , 不惜 破坏 原语 中的某些 文化 因素 。  

5 结 论  《 聊斋志异》 内在蕴含 的大量中国古典文化 因子在翻译时尤其要注意文化差异 的处理和文化信息的传  递与保 留。通过对 比研究 , 两译本在 翻译策略上都是归化和异化并举 , 翟更常使用异化而马重使用归化。   中国大文库的对外翻译 质量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中国文化的对外传播效度及中国大 国形象在西方受众 中   的广泛树立-。通过研究 国外汉学家对 中国作品的译著 , 比国内学者 的相关翻译作品 , s   对 更好地提高中国  

文化 对外 宣传 的力 度 。  

参 考文 献 :  

[ ]S GLNG P S ag ae  o aC ieeS do M]Ta s t  yHe et Gi sL n o : eg i  l s s2 0 : 1 ON I  U. t n e lsrm  hns t i[ . rnl e b   r rA  l . o dn P n unCa i ,0 6 r T f u ad b e sc  

2 73 2  5 .0 .

[ ]S NGLNG P Srn e a s rm  k —oS d [ . rnl e yD ns   i, i o    i Beig F ri  a- 2 O I  U. t g  l   o Maed  t i M Ta s tdb   e iC Ma Vc r Ma . kn :oe nL n  a T ef uo a   r t H r g

1O 1 

g a eP e s 1 9 : 8 。 1 . u g   r s , 9 6 1 5 2 6 

华 东 交 通 大 学 学 报 

2 1 年  02

[]陈振霞.聊斋志异》 3 《 研究 [ ]马尔 , . D. 译 福州 : 福建师范大学 , 0 :2—3. 2 73336 0  

[ ]杨 国强. 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 4 从 聊斋 志异选》 J .   古农业 大学 学报 ,0 83 :6 -6 . [] 内 2 0 ( )3 63 8  

[]李海军 , 5 熊

云凤. 国内《 斋志异》 聊 英译研究综述 [] J. 湖南科技学 院学 ,092 :5- 2 20()101 . 5 

[ ]晏开维. 6 浅析翟理斯对《 聊斋志异》 典故 的翻译 [ ]商业文化 ,0 9 6 :67 . J_ 20 ( )7 —8   [ ]王绍祥. 7 翟理斯与英译《 聊斋志异》 c] 福建 省外 国语文学会 2 0 年年会论文集 , 州 : [ / / 03 福 福建师范大学 ,0 3 16 2 0 :- 

[ ]熊欣 . 8 对外传播及汉译外现状研究[]山东外 语教学 , 1( )9— 3 J. 2 05 : 1 . 0 9 0 

A  m p rs n o  woT a sa i nVe so so   a   a   h   i r m  Co a io   f T   r n l to   r i n   f Li oZh i i   o Z Y f

Cr s- ulur l a l to Pe s ci   o sc t a  Tr nsa i n  r pe tve

Lo   un a g, o   n ngCh f n Xi ngXi  

( co l f oeg a g ae , u a nv ri  f s dSi c ,h g e 10 0 C i ) S h o o F rinL n u gsH nnU iesyo A ̄ a  ce e C a d 4 5 0 , hn     t n n n a

Ab t a t T e t n lt n o   i e e a ce t i r t r   a   h i h   / sf l o   al n e  o c n e   e i f r  s r c : h   a sa i   f r o Ch n s   n i n   t au eLio Z a   i 1 i  l fc l g s   o v y t   o — le Z I u   h e t h n ma i n r lv t o C i e ec so s ta i o sa d a l so swi i   ea c p a c   fr a e s S a t g fo t e to  e e a     h n s   u t m ,r d t n     l i n   t n t   c e tn e o   d r . tri   m h   n t i n u h h e n r p rp ci e o  r s —u tr lt sa i n,h s p p r c n u t    o a ai e su y o  h  wo f mo s E g i   e s e t   fc o sc l a  r l t v u n a o t i a e   o d c sa c mp r t   t d   n t e t   a u   n l h   v s r n lt   e so s o   r e t A. l   n   n s C ta sai n v r i n   fHeb r. Gi s a d De i. & Vit rH . ar am i g a  n i g o t e

d fe e c s o e co   M i , i n   t d n   u     i r n e   i f h t a d sm i r i s e e n t et o i   r   f u t r l n o ma i n a   l a   n e l gt eg i i g r l n  i n f n   i l i e   t e       t mso   l a  f r t   s at bw h w n e c u i o wel s v i n     u dn   ea d sg i-   u i h o   ia c   f r s . u t r l a sa i np r p c i ei   eta sa i n o   i e ec a sc . c n eo   o sc l a  n l t   e s e t   t   n l t   f c u t r o v nh r o Ch n s   l s is   Ke   r s Li o Z y wo d : a     Z Y ; o a s n o ta sa i n v r i n ; u t r l r n miso     i c mp r o   f n l t   e so s c l a  a s s i n i r o u t

( 上接 第 8 7页)  

OnMi   g n h n me o  f P TLo dMuainB sd   su me t e o n no  P   a   tt   a e   jd P M o

o Pe t ba i n a d O bs r to   e h d n  r ur to   n   e va i n M t o  

W a g Ch ng h n   n   u se g

( c o l f lc cl n lc o i E g er g E sC ia i tn  nv r t, nc ag3 0 1 , hn ) S h o  Eet a adEet nc n i ei , at hn  a o gU ies Na hn  30 3C ia  o i r   r   n n   Jo i y

Ab t a t I   ep o o o ti  y t m ,Bo s  ic i a t a     r c d n   i u t o ta s i ma i m  n r y t   sr c : n t   h t v l c s s h a e o tcr u t c s sa p e e i g cr i t r n m t     c     x mu e e g  o b c wa d cr u t c iv n   a i m  o rp i t Ho v r i   e s se   p r t n,l a i g a d o   a     a k r   ic i ,a h e i g m x mu p we   o n . we e ,n t   y tm o e a i h o o dn  n   f l di o n

b cwadc c iajs n  ycu ec a g s neuv l tn u  s tn e As   s l teewi  e o —

ak r i ut d t t r   u me ma  a s hn e   q ia n  p t ei ac .   r ut h r  lb   me i e i r s ae , l s  

tigwrn   t rcdn   o s c c ip we on , hc  yla     s d met h n me o . h a e  hn   o gwi pe e i B ot i ut o r itw i ma   dt mi u g n  e o n n T epp r h g  r   p h e o j p

fc ss ne et fo dmua o  nc c imiu g n  e  etraina do srainme o    p l d o u e   f c o  a  t ino  i ut s d met np r b t  n  b ev t   t di api   o   l t r   j wh u o o h s e t  k   P . s d met fh   oec c ipo es o ajs n    i ut ta ys t i a a z da d omaeMP T Miu g n    e j o t wh l i ut rcs  m d t gt c c is d   ae s n l e     r   r f u i o r  e t    y n

s mm a ie . i al Bo s i u t s sa l h dt   e f   s o r cn s 。 u r zd Fn l y, o t r i i e t b i e   v r y i   re t e s   c c    s o i tc Ke   r s Bo s  ic i ; x mu   o r p i t t c i g p ru b t n a d o s r a i n m e o ; t t n l y wo d : o t cr u t ma i m p we   o n  r k n ; e t r a i   n   b e t   t d mu a i a  a o v o h o la   od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聊斋志异选》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Ia啪lofIrmerM∞—iaA擘砌tural

I槲ty(釉dals妇鼬Edi由n)

2008年第3期(第10卷总第39期)

No.3

2008(VoL

10

SumNo.39)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聊斋志异选》。

杨国强

(山东枣庄学院外国语系,山东枣庄277160)

摘要: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的翻译及研究,已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学者的重视。《聊斋志异》蕴藏着丰富的文化信息,带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地域色彩。书中有很多东西反映了中国特有的文化,对英语民族来说是很难理解的。所以把《聊斋志异》中的文化信息准确而又完整地传递出来,对于弘扬中华文化,开展中西交流,都具有重大意义。

本文通过对英译本《聊斋志异选》的分析,探讨了书中体现的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及译者的处理方法,指出在跨文化翻译中译者应该利用多种策略,以利于中华文化的传播。关键词:跨文化翻译;翻译策略;《聊斋志异选》中图分类号:H20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9--4458(2008)03--0366--03

二十世纪后半叶,翻译研究领域实现了一个伟大突破,即人们不再仅仅认为翻译是两种文字之间的转换,而是翻译更是两种不同文化信息的传递。翻译研究实际上是对不同文化的比较研究。从本质上讲,“翻译是以符号转换为手段,意义再生为任务的—项跨文化的交际活动”,(许钧,2003:75)。由于中西文化系统的巨大差异译者不仅涉及翻译在语言层面上的困难,更有在文化其他层面上的诸多困难。从某些方面讲“文化信息的交流才是翻译的挑战所在”(孙艺风,2004:7)。翻译的跨文化性得到了国内外众多学者的重视。

中国经典文学作品的翻泽及研究,已引起了越来越多的学者的重视。《聊斋志异》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书具有很高的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被誉为文言小说的巅峰之作,对后来的中国文学创作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目前《聊斋志异》外文译本的语种共有二十多种,包括英、法、意、德、西、俄、日、韩、越等。在中国古典文学名著中,《聊斋志异》是拥有外文翻译语种最多的一部小说,同时,也是中国古典文学作品中外文版本最多的一部,达近百种。《从美国传道士、语言学家卫三畏(SarmdWelliams,1812—1884)最早发表《聊斋志异》的单篇译文到目前为止,比较有影响的

家,他们还撰写了很多著作来研究《聊斋志异》。但是由于书中有很多东西反映了中国特有的文化,对英语民族来说是很难理解的。本文将从称谓语、习俗、宗教、神话传说及封建礼教的传译等五个方面对两位美国学者睑ni&C&VictorHMaLt所译的

S1331嘈e尉es缸啪Make--doStudio(英译本《聊斋志异选》)进行

分析,探讨书中体现的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及译者的处理方法,指出在跨文化翻译中译者应该利用多种策略,以利于中华文化的传播。

一、称谓语的传译

称谓是人们由于亲属和别方面的相互联系,以及由于身份、职业等等而得来的名称。称谓是民族文化的反映。世界上任何—个民族都有自己的称谓系统。由于不同的文化背景,各民族称谓词语的数量和指称的范围各有特色。中国文化传统“重名分、讲人伦’,封建伦理观念,与西方社会“人为本、名为用”的价值观念,使得中西方在称渭系统上存在着明显的反差。这在《聊斋志异》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1)媪日:“郎君外祖,莫姓吴否?,,.…”媪惊日:“是吾甥也!尊堂,我妹子……’,生曰:“此来即为姨也……(56)

The

chance

主要有三个英译本:最早的要算1006年Kelly,w赫1.hr/ted出版

发行的Strai39e1甜∞from

ai鹏seStlldio,译者为Herbert.A

old

v厄n髓asked。”was

yourmaternal

gran出ther

byany

v。on-

Gile&Giles为著名汉学家、醯译家,其译作丰富,除《聊斋志异》夕},他还翻译了大量l寺作,对中国文化的传播做出了贡献;另一译本除个别篇目外,均为我国著名翻译家杨宪益、戴乃迭夫妇所译,名为F兜lectedTalesfrma

r舡nedWu?”…“吐,瞰you’l'emynept舱w!”shesaidin

demHIt。“yourrrDtherismylittlesister.”Theschalarsaid,”I

Ggffne

just

tOsee

ytxl,atlllt"”

‰C&VictorI-[Mair所译的Stl'醒e

&砒o,此书由外文出版社于2001年出版。

Liao撕;第三个译本为两位美国学者

Tales

from‰~do

and

(2)年十三,尚不能辨叔伯甥舅焉。(254)

Atthirteenhestillcould

I'lOt

diS6田以hb吐wemhispaternal

materml

trrlesandmphews.

国外积译《聊斋志异》的译者多为专攻中国古典文学的汉学汉民够琶圣历了极为漫长的封建社会,形成了以血缘关系为基

收稿日期:2008一04~02

作者简介:杨i国j虽(1979--),男,山东济宁人,山东枣庄学院外国语系,助教,硕士,主要从事跨文化翻译研究。

万方数据 

杨国强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聊斋志异选)

础的亲族翩度。亲属称谓语数量众多,语义明晰;讲辈分,长幼有序;重性别,男女分明;分血缘,内外有别。而西方社会血缘关系比较淡薄,亲属关系松散;比如“cousin'’一词,在英语中可指称父母亲的兄弟姐妹的任何子女,不分父系母系,也不分年龄和性别,可表示汉语中的“表哥”、“标底”、“表姐”、“表妹”、“堂哥”、“堂弟”、

“堂姐”、“堂妹’,/Ⅵ咻谓语。这就给汉英翻译带来困惑。翻译时

须依据语境,对原语的称谓进行推理换算,变通成译语中对应或相近的称谓语,以符合译入语的称谓表达习惯。如例:(1)中“外

祖”译戍‘yourrmtemalgrardfatl-er",“姨”译为“aurIt”;例(2)中

“叔伯甥舅”译成“}1ispaterml

and

rmterrlalunclesand

nephe心。

(4)粤西孙子楚,名士也……而名之?‘孙痴’’。(114)

Sunzichu,acelebrated

IllEin

oflettersot

Q硒…andrd玉

n印Tbd

himsuntheF001.

(5)有女阿宝,绝色也。(114)

HisdaughterPl-eciotls

yeas

iⅨa珥xlrablybeautifuL

文学中人物的姓名,特别是主人公的姓名,往往鲜明地体现着作家的创作意图,寄托着作家的爱憎情感,反映作家的观点立场,预示人物的性格和命运。例(4)、(5),“孙子楚”和“阿宝”是《聊斋志异》中《阿宝》中的主人公。“阿宝”,乃绝色美女,是—位大商人的掌上明珠。从其名字上即可看出。“宝”在汉语中意为“珍贵

的”,常用来指人,表达疼爱、喜爱、宠爱之情;“阿冶:汉语中经常用

在排行、小名或姓的前面,表示亲昵。“阿宝”就是一个很好的例

子。译者把其译对'predous",可谓神来之笔,因为“Precious’,在英语中可作名词,义爿畛爱的人”、“宝贝”,很好地体现了“阿宝’’在

汉语中的文化内涵。

‘‘孙子楚’,是一位才子,“性迂讷,人诳之,辄信为真。”就是这样—个人,爱上了富家女『‘阿宝”,甚至为她忍着巨痛“以斧自断其指”,魂化鹦鹉飞到阿宝的居所,日夕依偎在所爱的人身边,自谓“得近芳泽,于愿已足”,真乃“情痴”也。在译文中,译者直译其姓

“S叽’’,又在其后附加注释性词谮‘theRDl”,这样处理就有助于读

者对人物的了解,更能激发读者“一马平川’,的阅读兴趣。

二、习俗的传译

中华民族拥有数千年的文明史,用自己勤劳的双手创造了光辉灿烂的文化,形成了—些特有的风俗习惯。

(1)会清明上墓归,见/J铘匕,为犬逼逐。(30)Then,while咖叨堍fI。rnthefamily

i呕Day,heklpl蒯tO蹴twofoxes

graMes∞砀曲蛳

closely

pL删byk妞凼

(2)由是岁值寒食,夫妻登秦墓……(74)

FmmthenOn,创氆yyearwhentheColdFoodFestivalmlled

棚DI删,huslⅫdand

wife

n孵failed

tOvisit

the(:2h1’s毋:ⅣP”

例(1)中,清明乃二十四节气之一,在4月4,5或6Et。民间习惯在这天扫墓。译为“Td'nbS隅eecng功旷。例(2)中,“寒食’’:节名,在清明前一天。古人从这天起,三天不生火做饭,所以称“寒食”。有的地方把清明叫做寒食。这两例中译者均采用了异化法,保留了原文中的形象,有助于外国读者了解这一中国古代习俗。

三、宗教的传译

在—个民族的发展历程中,宗教在社会生活中占有重要的位置,深深的烙印着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是维系—个社会生存的

万 

方数据著译

重要基础,因而也是—个文化的杨C,部分。宗教在世世代代的流

传中,积淀在民族文化的底层,成为翻译中较难把握的一部分。在汉英翻译中,要求译者对中国的宗教文化要有一定的了解。

(1)妾少诵楞严经……(74)

Inmy

childt_啪d,I

eouldrecite

the&盯甜靴Sutra&

锑争严经”:佛经名,熟读此经,可安心养性。译者借用梵语译成‘‘S瑚n翻rna”。

印度佛教传入中国之后,许多文化成分涌入了中华文化和汉语,成为后者有机组成部分,例如“浮屠”、“金刚”、“菩萨”、“楞严经’’等。在译此类佛教专有名词时,最好借用其梵语说法,使用同一译名,以使译入语的读者认识到这是一种固定的文化概念,有利于不同文化思想间的交流和传播。所以译者在例(2)中把“楞

严经’译为“S船n朗瑚Sutras'’。

(2)转念阿宝未必美如天人,(116)

Thenitoccurred

tO

himthat

R赫咄似have

thebeau-

锣of觚angdaftera11.

“天’指神佛仙人居住的地方。“天人”指天上的仙女。“觚-ger指基督教詹仰中的使者或侍者。把“天人”译为“argd",会导

致文化误凑,让西方读者误以为中国古人也信仰基督教。

(3)拟天魔殄灭,赐群臣龙马天农有差。(296)

p11删幻the‰tionof&fno憾inthe哳Abode

孤ldf0旷BestowalofDragonSteeds甜】dHeavenlyVesm-Ent

cIl

the

Various[临nisters

byRank

“天魔”:佛家说法;欲界第六天的天子波匈,是欲界之主,四魔之一,每每破坏好事,为害修佛道白q入,所以ⅡIl“天魔”。“龙马”

是古代传说中称马形的龙。但译者译成“n蹭m&珧”,表明译

者在理解上出现了偏差,这样一来会让凑瞢溪以为这是一种马。

四、神话传说的传译

对于.古P代人来说,神话既是对大自然恐惧的产物,也是对现实生活的美好追求。于是以神化的人物来表达他们的心愿和意志。中华文明源远流长,其间流传着众多神话传说,反映着中华民蝴智慧,折射着艺术的光芒,体现了中国的特有文化。这在

《聊斋志异》中得到了很好的体现。

(1)日:“海中市,四海鲛人,集货珠宝……(158)

“~kn瑚n缸n

the{oar

s瞄gather

at

the

o跚b龇屯D

tradeinpea出and

je础…”

出的眼泪能变成珠子,善于纺织。“M咖,’在西方指男性人鱼。

“鲛人”为神话传说:南海有种喧卧■,同鱼一样住在水里,哭

看来在这两例中,译者用了“归化法”,用西方人熟悉的神话传说代替了中国的神话传说,这样译文就会比较好理解难i却给西方

读者一种错觉,误以为中国的神话传说跟他们的—样。

(2)盈盈—水,青鸟难通。(165--168)

Themessag汀is

haIdput

tO嘲thisgreat∞中啪鸵啊ter.

‘青鸟”为神话传说:汉武帝看到青鸟飞集殿前,知道这是西

王母的信使,果然—会儿西王母来了。后来就把通信的使者称为“青鸟”;在译文中译者舍弃了“青鸟”这一文化意象,而归化为

‰1es酗g一’

五、封建礼教的传译

中国数千年封建社会,“男主外,女主内”、。男尊女卑”自先秦

367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2008年第3期(第10卷总第39期)

两汉以来便逐渐成为一种占主导地位的文化意识,儒家所倡导的‘‘三从四德”的女性基本行为规范,同样也被封建时代的妇女自身视为完美人格的集中体现,“备酒食,孝事姑舅,柔弱顺从,夫死不

化法)。但是由于书中有很多东西反映了中国特有的文化,对英语民族来说是很难理解的。有些地方有过度异化之嫌,增加了英文读者理解的难度。译者应该适当添加一些注解或解释性词语进行文化补偿即“文内明示”(王东风,1997)的方法,以帮助英美读者更好地了解原著的思想内容和作者的创作意图,但总体来说此译本在翻译质量上比已有的译文有了较大的提高。两位译者通

嫁,从一而终’俄为中国古代妇女全部生活的缩影和古代妇女地

位低下的高度概况。

(1)以其家无男子,故未问其谁何。(98)

Since

there、^砥1"13n瑚inthehouse,hedidnotask

whothey过这部译著,向西方读者展示了中国传统文化的丰富多彩,为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做出了贡献。

硐啦

(2)寡^所怜女,未有良匹,愿累先生……(160)

Ihave

not

“中国典籍的跨文化翻译问题,是—项复杂的工作,需要系统全面地进行分析探讨”(郭尚兴,2001)。典籍翻译要求既要在翻译中体现和保持原语文化的特征,又要考虑译入语承载异族文化

yet

tO

founda∞0dn咂tchh

mybeloved&ueht瓯.

S酞I、^砌d

like

inflict}盱ulx)n

yo时”

(3)但叔闺训严,不敢奉命。(28)

Butmyunclera_isedI氆byadarer玎tobeyyourwish.

时对译八语读者产生的理解障碍,考虑对泽人语原文化的心理冲

突。要解决这一矛盾,在翻译策略的层面上必须实行多样化。“翻译策略应当是—个开放的系统”(宋健飞,2007)。才能使中国典籍的跨文化翻译取得更大的成就,为促进跨文化交流做出积极的贡献。口参考文献:

St锄codeofwⅨ商lydn凼】ct;I

在以上各例的原文中,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文化预设。例(1):在古代,妇女不被当人看,没有独立人格。若家中男子外出,留守家中的女子不能与外人搭话,外人也不能与她们说话;例(2):封建社会中,由于经济权在丈夫手中,妇女作为丈夫的从属被视为是天经地义的事,妻子硬被认为是被豢养者,是丈夫的一

种负担,所以有‘家室之累”’的说法;例(3):在封建礼教下,女子地

位始终处于卑微从属地位,她们在家长制、三从四德等封建产物

束缚了:闺中女儿受觥制,“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使她们广受

的压迫残害下,毫无自由意志独立人格可言,更不用谈行动不受

[1]DenisC&VictorH.Mair.StrangeTalesfrom

[M].Beiing:ForeignLanguagePress,2001.

[_z-1郭建中.文化与翻译[C].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出版公司,2000。r31郭尚兴.论中国传统文化在跨文化翻译中的几个问题[j-i.河南

大学学报,2001(3):91—93.

Make咄Studio

[4-1金惠康.垮文化交际翻译[M].北京:中国对外出版公司,2002.

[5]蒲松龄.聊斋,惠畀[M].长沙:岳麓出版社,1997.

[6-1宋健飞.译者、策略、译文:试论翻译批评樱观照的对象rjt.解放

军外国语学院学报。2007(5):88—93.

压迫。蒲松龄和汉语读者都能理解其中的文化内涵。但译者均

直泽之,这样・粞寸于不属于汉文化的英美读者来说,就会出现

意义真空,无法将语篇内的信息与语篇外的知识和经验联系起来,就会不知所云。所以,最好添加一些解释性词语,进行文内补

[7]孙艺风.视角阐释文化一文学翻译与翻译理沦[M].北京:清^

大学出版社,2004.

[8-1谢天振.翻译研究新视野[M],青岛:青岛出版社,2002.

rg-I王东风.文化缺省与翻译中的连贯重构rJl.外国语,1997(6

J:

偿或文外补偿,以使读者更好的理解原文中的文化内涵。

通过大量的例证分析,笔者发现,两位译者在处理原文文化信息的时候,多用“异化法”,紧紧依靠原文,旨在尽可能地让读者领略《聊斋志异》的语言风格并进而了解其中所蕴含的中华文化,有利于不同文化间的交流。同时也使用了其他一些方法(如:归

55.

[101许均.翻译论[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3.

[11-1许均.文学翻译的理论与实践:翻译对话录[c].南京:译林出

版社,2001.

I-xz3杨成虎.典籍的翻译与研究---<楚辞)几种美译本得失谈[J].宁

波大学学报,2004(4):55—61.

(接第363页)

四、结语

著名学者余光中曾经说过:“真有灵感的译文,像投胎重生的灵魂—般,令人觉得是一种‘再创造’(余光中,1984:742)。翻译是一种再创造,这一点从《红楼梦》的译文中得到了充分的体现。从

通过对比饧姓氏和霍氏“笑道‘铎文的差别,我们可以得出译

者的翻译目的决定翻泽策略,当然文化背景也是影响译文的—个重要因素。口

原文的‘‘笑道’乍孵到译文中的多种译法,足以说明两方面的问题。

—是就译文的选词而言,译者有一定的再创造空间。只要对原作有透彻的理解,对故事隋节和人物形象达到了“心有灵犀一点通”的境界,译者完全可以跳出原文的字面约束,在译语中选取最恰当的词语,以再现原作的神韵。二是语言中要表达某个概念或动作,一般来说有较大的选择余地,但选取具有语义包容的词语有时更能准确、形象地表述某些语义上的微妙之处。译文中的“笑道“部分是常用词,但还有相当一部分不属常用词范畴,甚至可以说比较生僻,对这些词语要做到运用自如,一般译者简直望尘莫

参考文献:

[flADreamof

B面ing:ForeignlⅡ,.guagesPress,200&

[2]Hawk酋D。mtsmryofthesmne(v01.3)DO

1973.

Red地戚。惜[习tr础ed蚵№g酬勋3ladys

Yang.

kfzbn;P两鲥n酗k5,

[3]黄粉保.“词化’雀汉英翻译中的运用——以‘红楱梦>中撇”两字的译

法为例D].上海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4).

[4]王文斌,周慈洗英汉‘‘看”类动词的语叉及词化对比分析D1北京:外语

教学与研究,2004(2).

[5]余光中.翻译和创作[A].翻译论集0口.北京:商务印书馆,19N.

嘲章华霞.英汉“笑“类动词的语义成分及词化模式分析D1淮南师

范学院学报,扣06(3).

及。笔者不禁由此感悟到,光慰‘笑、道’两字的翻译就有这么多的

讲究,可见文学翻译的标准多么微妙。难怪有人断言,翻译永无

[7]唐玲.动与静的转换一汉译英过程中动词的翻译—叫红楱梦)选例分析D].四川教育学院学报,2006(4).

【8]王斌英语词汇语义学[M].杭州:浙江教育出版社,2001.

止境。就泽文1i瞎,没有最好,贿赂。

368

万方数据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聊斋志异选》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被引用次数:

杨国强

山东枣庄学院,外国语系,山东,枣庄,277160

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JOURNAL OF INNER MONGOLIA AGRICULTURAL UNIVERSITY(SOCIAL SCIENCE EDITION)2008,10(3)0次

参考文献(12条)

1.Denis C.Victor H.Mair 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 20012.郭建中 文化与翻译 2000

3.郭尚兴 论中国传统文化在跨文化翻译中的几个问题[期刊论文]-河南大学学报 2001(03)4.金惠康 跨文化交际翻译 20025.蒲松龄 聊斋志异 1997

6.宋健飞 译者、策略、译文:试论翻译批评樱观照的对象[期刊论文]-解放军外国语学院学报 2007(05)7.孙艺风 视角阐释文化-文学翻译与翻译理沦 20048.谢天振 翻译研究新视野 2002

9.王东风 文化缺省与翻译中的连贯重构 1997(06)10.许均 翻译论 2003

11.许均 文学翻译的理论与实践:翻译对话录 2001

12.杨成虎 典籍的翻译与研究-几种英译本得失谈[期刊论文]-宁波大学学报 2004(04)

相似文献(10条)

1.期刊论文 周红辉 英汉谚语跨文化翻译的失误及解决策略 -湛江师范学院学报2004,25(4)

谚语既是一个民族语言的精华,又能反映一个民族的文化特征,因而谚语在跨文化交际当中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研究谚语翻译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通过对谚语跨文化翻译中出现的失误的分析,找出一些常规翻译方法中的不足,并试图探索较恰当的翻译策略.

2.学位论文 彭灿 跨文化翻译中的异化与归化 2006

翻译是座桥,桥的两端气候悬殊,风光迥异。人们在桥两头的生活各有洞天,世代相传,分别演化出不同的风俗习惯和语言文化。翻译这座桥正是要跨越两端之间的崇山峻岭,湍流暗涡。翻译不仅是语言的转换,更是文化信息的传递。语言的转换只是翻译的表层,而文化信息的传递才是翻译的实质。

异化与归化这两种翻译策略是翻译界长久以来争论的热点之一。在翻译过程中,译者是以源语文化为导向,还是以译语文化为导向,是保持原文的异国情调,还是追求译笔的归化地道,这一直是译界争论不休的问题。异化翻译策略的代表人物是韦努蒂,而归化翻译策略的忠实捍卫者是奈达。 本文研究跨文化翻译中的策略即异化和归化。本文主体部分共分五章。

第一章分析了文化与翻译的关系,提出了文化的相对可译性、中西文化差别、翻译的文化功能和文化翻译的概念。 第二章详细阐述了异化和归化,包括异化、归化的起源和定义,异化、归化的代表人物和他们的主张。

第三章从宏观和微观两个角度讨论了影响翻译策略选择的因素。宏观方面有原文本类型、读者群体、译者的思想、译者的目的和原语文化与译语文化的比较这五个因素。微观方面有语境、语用和目的语的基本特点这三个因素。

第四章分析了中国文化地位和翻译策略的选择之间的关系。弱势文化易采取异化策略,强势文化易采取归化策略。异化和归化这两种翻译策略深受社会文化的制约,会随着社会文化的变化而变化,与社会文化的变迁关系密切。

第五章以文化负载词为例,讨论了异化、归化翻译策略的具体应用。在这一章中首先定义和分类了文化负载词汇,接着举例说明文化负载词汇的具体翻译方法。异化策略在本文分为音译法、直译法、借用法、增益法和直译加注法。归化策略在本文分为意译法、简化法、取代法和释义法。

综上所述,本文以文化负载词为例讨论了异化和归化翻译策略在不同情况下的运用,以求在准确传达源语信息的同时,又能最大程度地保持其民族特色,表现出异域情调,达到程度较高的文化交流。

3.期刊论文 刘纯.LIU Chun 异化翻译策略及其观照下的文化特色回归 -牡丹江教育学院学报2008(3)

翻译与文化密切相关,对文化因素的处理主要有两种策略:一是以源语文化为归宿的"异化",二是以目的语文化为归宿的"归化".二者各有长短,是跨文化翻译中译者无法回避的问题.本文从文化信息的传递效果和文化交流的角度,对翻译策略的选择加以分析,认为跨文化翻译中的异化策略有助于避免文化内涵和文化特色的走失,从而更好地发挥翻译在文化传播中的作用.

4.学位论文 杨琪 跨文化翻译中的文化因素与翻译策略——《红楼梦》两个英译本的比较 2005

这篇论文是关于文化传递。现代的翻译理论家大多认为翻译不仅是语言的传递,也是文化的传递。而且文化的传递也已经更加受到人们的重视。翻译也被界定为一种跨文化的交际活动。在翻译过程中,文化差异会影响语言和文化的传递。文化因素是文化差异的具体表现。文化因素,确切的说应该是蕴含文化因素的词语或短语,是可以翻译传递或移植的。在翻译过程中,对文化因素的处理可以采取两种策略:异化和归化。这一分类将通过分析中国古典小说《红楼梦》的两个英译本中具有文化因素的词或短语的翻译来进行佐证。通过比较,可以发现异化法在文化词语的翻译上具有优势。异化有助于文化的传递。文化差异是不会被轻易消除的,而它的存在还会导致文化空白的产生。不过,随着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对于文化因素所造成的文化空白的补偿方法也将会不断完善,最终将会以最简练的语言并最大限度的补偿这些文化空白。

5.学位论文 徐僡婕 中国民俗文化的跨文化翻译——以《红楼梦》英译为例 2006

任何语言都是与语言所根植的文化密不可分的。“没有一种语言不是根植于某种具体的文化之中的,也没有一种文化不是以某种自然语言的结构为其中心的。”(Lotman,1978:211-32)中国民俗文化来源于千百万年来中华大地亿万劳动者的文化探索和传承,是中国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世界文化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本文从跨文化的角度,探讨中国民俗文化的英译问题,从而将翻译纳入文化范畴。

翻译是涉及两种语言的文化交际活动。英语和汉语属于不同的语系,有着各不相同的特性。在跨文化翻译中,要将带有浓厚民族色彩的民俗文化恰到好处地翻译出来是难中之难。本文认为,民俗文化的翻译主要有两大困难:词汇空缺和义项空缺。为了忠实地传达原语的文化信息,作者建议采取直译、直译加注释、音译或音意兼译、意译、以及借用英语中现成的表达方式这五种具体的翻译方法,试图寻找一条保持原语文化的可行途径。本文最后还通过对蕴含大量中国民俗文化的文学巨著《红楼梦》的两个英译版本的研究,对比分析了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归化和异化这两组翻译理论在民俗文化翻译中的运用。

6.期刊论文 蒲黔渠 《红楼梦》的跨文化翻译之对比——对《红楼梦》两个英译本中有关人物塑造的动物隐喻翻译之对比研究 -科技信息2008(23)

翻译是一种有目的跨文化交流活动.在翻译中.翻译的目的、语言上的差异及翻译者的个体性差异等都会影响译者翻译策略的选择从而产生不同风格的译作.本文试图对两个英译本中有关人物塑造的动物隐喻的翻译进行对比研究,从翻译目的角度分析译者们是如何选择其翻译策略的.

7.学位论文 吴巍 培养译者的文化意识——关于“词汇联想意义中的文化冲突”的翻译 2007

本文研究了译者的“文化意识”在跨文化翻译中的重要性,这个问题受到国内外学者和英语教师的广泛关注。为了便于阐述,本文的讨论只局限于跨文化翻译中的一个具体问题:即“词汇联想意义中文化冲突”的翻译。通过把“文化意识”的概念引入到该问题的讨论中,本文旨在探索出一种新的可行的方法帮助大学生克服“词汇联想意义中文化冲突”的翻译这个难题。通过分析和推理,作者最终论证了本文的中心论点——提高译者的“文化意识”是解决“词汇联想意义中文化冲突”翻译的有效途径。

本文以介绍翻译中的一个现象开篇,即:“词汇联想意义中的文化冲突”阻碍了大学生的翻译;接着,在简要地分析了传统翻译策略的基础上,作者从一个新的视角研究该问题,并提出了自己的假设:提高译者的“文化意识”能有效地解决“词汇联想意义中文化冲突”的翻译。这个假设是在逐层深入的分析基础上逐步提出的。而且,作者引用了大量的理论论据和实践论据论证该假设,并进一步提出了有效可行的实施方法,深化了她的研究。这些实施方法包括:分析具有不同文化内涵的词汇、介绍关于文化的阅读材料并进行跨文化对比、小组讨论以及情感培养。希望这种研究方法能为今后类似的研究奠定坚实的基础。

经过广泛的调查研究,作者最终证明了在文化翻译中,尤其是在翻译“词汇联想意义的文化冲突”时,培养译者的“文化意识”的重要意义。 总之,本文表明译者的“文化意识”在跨文化翻译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这个问题是很有研究价值的,而且研究的结果对从事翻译教学的教师尤为重要。本文的作者建议教师应该重视培养学生的文化意识,而不只是向学生的头脑中灌输死板的翻译方法。因为具有了文化意识,学生就可以根据不同的翻译目的和不同的目标读者灵活的选择翻译方法。

8.期刊论文 余丽霞 略论跨文化翻译策略 -赣南师范学院学报2003(4)

翻译是不同民族之间跨语言、跨文化的交际活动,而跨文化因素往往是一个令译者感到棘手的问题.译者可在直译的基础上,灵活运用各种变通和补偿手段,以求在替译语读者解读原语语言符号的同时,破解原语非语言符号--文化内涵.

9.学位论文 南俊军 跨文化翻译当中归化与异化的合理应用 2008

本文主要论述了作为翻译策略的归化和异化在翻泽中的选择的问题。归化翻译是指以目的语为归宿的翻译方法,即运用目的语文化易于接受的表达法,使译文更通俗易懂,更适合于目的语读者。异化翻译是指以源语文化为归宿的翻译方法,即尽力再现原文的色彩以便更好地保留源语文化的异国情调。归化遵守译语语言文化当前的主流价值观,异化偏离本土主流价值观:归化对于文化间的差异采取压制手段,在翻译中采用译语透明、流畅的风格,力求读者的易解:异化保留语言文化差异,使译文呈现出异质成份。归化和异化在语言文化层面上各不相同,它们不同于传统的翻译方法直译和意译。

归化的代表人物奈达提倡功能对等,强调读者接受,即强调原文和译文读者反应的对等。他认为归化是一种不可缺少的方法,归化能有效地避免语言和文化的冲突并使有效的跨文化交际成为可能。作为归化翻译的代表人物,奈达重视翻译的交际功能。他所提倡的“动念对等”被定义为“目的语读者对译文信息的接受与源语读者对原文的接受应大体一致。”然而异化代表人物韦努蒂倡导“阻抗式翻译”以便发展一种翻译实践与理论来突出源语文本的文化差异。

在翻译实践中,从译本的选择、翻译策略的选用到译文的编辑、阅读、评论,都会受到译语语言文化及社会状况的影响和干涉。因此归化和异化这两种翻译策略的选择不是任意的,而是受到文本、译者、读者、以及意识形态和伦理道德等因素的制约。本文着重就不同文本的特点,对各自的归化与异化程度进行了较细的考察,以证明归化与异化的在翻译中的动态统一。我们还认为,随着不同文化更频繁的接触以及文化的扩散与发展,异化会越来越成为一种趋势。本文以下述形式展开:

第一部分,背景介绍。作者简要介绍了“异化”、“归化”这两个术语产生的历史背景及内涵。异化派、归化派的代表人物的观点、各自的理论依据以及中外历史上关于如何运用这两种翻译策略的争论等。

第二部分,主要分析制约这两种翻译策略的因素,如翻译目的、文本类型、作者意图以及读者的接受能力等。

第三部分,对文学、科技和社科三类文本的性质、语言特点、各自的翻译任务及目标进行了较细分析,考察了三类文本在文化因素处理上采用归化与异化的不同侧重。具体地说,就象征意义、语用意义及饱含文化因子的古诗的翻译,由价值观念和社会历史差异产生的特殊意义词的翻译,科技术语的翻译,商标广告的翻译等,阐明文本性质在如何决定异化与归化的不同侧重。最后一部分得出结论:异化与归化是动态统一的,两者可以结合运用,因而两者是对立统一,相辅相成的关系。归化和异化的选择并非是非此即彼,二是应该综合考虑文本制约因素,两者结合运用。但是,在翻译过程中尽量争取异化,只在难以异化的情况下进行必要的归化,这看来是二者矛盾发展的主流。

10.期刊论文 赖晓鹏 从跨文化翻译中的归化与异化角度评《红楼梦》的两个英译本 -科教文汇2008(4)

异化是以原语文化为认同的翻译策略,而归化是以目的语文化为归宿的翻译策略.批评家们对跨文化翻译活动中的归化和异化原则一直存在争议.本文将从跨文化翻译中归化和异化的视角,对的两个英译本做一些比较和分析.文章认为,两个译本在言语信息的传达上都可谓经典之作,但是在对文化因素的处理上,则有很大区别:由于翻译的目的不同,杨宪益夫妇的译本主要采用异化原则,而Hawkes的译本主要采用归化原则.

本文链接:http://d.wanfangdata.com.cn/Periodical_nmgnydxxb-shkxb200803129.aspx授权使用:北京航空航天大学(bjhkht),授权号:1c7e52ac-71e7-49cb-a0ab-9ea700d7ff98

下载时间:2011年3月15日

从跨文化翻译角度看《聊斋志异》两种英译本

第 10 卷 1期第  1 20 2 年月  

1西

南 农 业大 学 学 报 ( 会 科学版 ) 社  J

un o lo twe tAgc rula  ro a f  S hu  si ut rl nUei s t(o li SnieE to  dv r i ySca  ce   i c) ni

. o 0N O1 1 1。.  

Jn 22 . 0l a

从跨文 化翻译 角 看 度《斋 志异 种》英 译  本 聊两

春芳龙 ,  熊

欣( 文南理学 院外 语国 院学, 常南 湖德湖 摘

450 ) 1 0 0 

要: 国古 代文 学经的 之典 作《 斋 志 异》 中 聊翻 译的关键 是 如看 何在 读者可 受 的接范 围 内 准确 传 达 出 中国 风 俗 、 统 和 典 故 等 文   传

化 息信 。中 国传 统文 库小 中说 的 跨 文化翻译 对 于 中 文 国化 的 传播 意 义 非 凡 , 过 国 外 译 者 译 对本 ( 斯 理 马 和尔的 本译) 研究 通 翟的 可更 以 加了解中西 方 化 文异的同 , 原语 文 化在 译语语言 中 体 现 得 漓 淋尽致 。使  关键 词 : 聊 志 斋异》 本译 研 ;究《 ; 文化 传 播 

中 分类图 号 : 1.  H 3 59 献 文 识标码 :A  文 章 编 号 :62 5—7 I 02 00 —90  17 3 9  1 ) — 01 8 2 2

《 聊斋 志 异

》中 国典古文 学外 文 本最 版多的   一是部 小 说 之 一在近 。个 外百 文版本 中, 译 本 就 有 2  英O 多种 ,中 比较通 行英 译的本有 英国 汉学家 翟 理   其

斯的S nreT ls r m CaieeSu ta g i  e a  o h n s t do以 及 两名  f

的效 果 大相 径庭 。 

二 、、 译 两 本概述  翟 马 翟

斯理是 国英 名著 的 汉 学 家 中,国 任 职 生  并在活了

25 年 中,国 文 化 有着 透 彻的 解 。 他 了于 对

美 国学 者 丹 尼 斯・马尔 和 维 克 多 ・马 尔 译合 的

S  rn Teae   rm a e   d dti  tag   lfso M k r oS u o。

1 88 年0 翻 译了 《斋志 异 》 聊的 一第个 英 文 节 译本收 

译翻 中的 文 化传译 方 法考 量

 

录他 了挑 细选 精的 5个 故 1事 去 ,他认 为 与 时代  删6脱节 、 无 现 意义 实文 章 的。他尊 原重 文格 , 风译对 并 本 中失误的、 节 一再 进 行 修 改 , 8年 出9 版的 修细 10 订 本, 目前 通最 行 译的 本之一 为。  维克 多 尔和・ 尼丹 ・斯尔是 国著美 的汉名 马   学 家马。两 人 都 曾 在中国居住 , 两人 于 1 9 98年

共 出同  版 了 斋《志异 》 聊 英译 本 于 2并 0 0 年1修 订 版再。 译 本 遣在词 造句上 精 雕 细琢 , 保 原 作持优 美 风 的格 在  基上础 力,求 重视于 原文 , 尊 原语重文 的化同 尊时   重在 译 语读了 者 语 的言文 化 特征, 多种 翻 译 略并 策 ,用  最是成 功的 本之译 一  。

文化 译 传归 中化翻 译策 略强 调 文 跨化翻译的交  际能 ,功 调 体文 衡平 、 强 社会和文 化 价 值平 以及衡语 言 学 特征的 衡平 ( 括 语用 、法和 义 语对等 ) 包 。劳 语 斯 伦・ 努韦缔 曾指 归出化法 就是译 使 符文合 语译的  文化 值 价观 , 原作 带者入 译 语 文化 中。 从 语译  读把 者的接 受 度 加 角以 考 ,虑证 原 文 意 义传 达 而 不  拘保泥 于 形 式

和 结 构 与 原 文 的 全 完对等 , 在 然自流 畅, 重

 

时 此多 采 意译用 。异化 法法就 接是受 外 语文本 的 语 言

及 化文差 异 ,译 读 者 带语 入外 情 景 , 实国于 原  把忠

文化 信的 息 语和 境 ,时 直 译 的 法 方既 要保 证 意  此义 的流 畅 , 又要最 大 限度 地保持原 的文 式 形 ,别是  特 涉及到 些 有一 强烈民族 色彩 的化文信 息 , 语译读  为

再者 现真 实的 异 文域 。化   在般 一学文 作品 的翻 译 过 程中, 译 多 于直 。译意   过 的多意译 有时会 使译 文脱 离 原语 丰富的文 化 内

三 、 理 、斯 尔两译 本 的 异同 比较  翟马

)( 信 息 化 理 的 异处   同一文

涵 ,

了不解原 文化 语的译 语读者 然茫 知 不云 , 使所  不

原语文 化 认 的知 了和解 直接 影响到 者译在 翻  译中 主体性 的 挥 。发 于译 者由 中在 生国活的 时 间  

利 长译 于读语 者 对原 文 语 的 化解理 和欣 赏。翟 处  马 理、 《 斋异志 》聊中 大量 俗的语 、典故以 及俗 等 方民面  的 信时 息,们所 采用 的不 同的 译 翻 策略, 他使得译  

文 收稿 日 期: 10 —3 0 2 1— 1

1短 同 不, 于 中国文 化的理解 度程不 同, 成了 们他 对 在 造文 信息 化理处 的差上异 。者 更前 通 晓 国中历史 文 

基 金 目项: 南 省 青 年科 研 项目“聊 斋志 异》 研译究 ” B 71) 项 负 责 目 人 海: 。军湖 《 英 0(0 5 ,李 

者 简介 :春 芳 (9 )5 女 , 南澧 县人, 南 理 文 学院 国语 外学院 , 师,究 语英语 文 言 。学 龙71 , 湖 讲 湖  

通研信 者 作:熊 欣 ,教 , 士 授 。 副  博

第 1

O 卷第 1期 

春 芳

龙等 : 文跨 化 译翻角 度 看 《 斋志 异》种 英 本译   聊 两从

9  9

化,

因更而能 正确 地 文对 章中的故 、典俗 语 做 出等正  确的理 和解传 达。 在 《 城 》隍文 中, 将 壮  考“ 一 翟关

缪 ” 为h“  do  a” 本可 以 此 到 为止,   为 译 eGto  wfr ,

因译中 将 “与君 琴 瑟 数 ” 年 成译“ u a d hIv  妾 意 Y  on    a e be i elt  n ie    ero” 琴 和鸣瑟 ”e nl u e dzah rfr a s“。 tky 是  中古国 文化 典 中的 一 个 经典 典 故, 没尔 把有这 个  典马故 的 涵内 告知读 者 , 把而琴 和 瑟 译 成了“e u l反” t和i “e” 这 意 样思模 ,糊者 法 明 白其无中 深意 。z hr, t   读如 直果接 音译 成“ Qn”和“ i e 加,以 注解 者或采 S  再 ” 更直取接 的符合 译 语文化 的意译 手 法 ,能 更清 楚   必地 表 出“ 夫妻 达笃 和好情 ” 美丽意境 ,译 语 读者  的令油 然 而 生往向 情之。

 ( ) 译方 法 对的比 三 

翻思意已 经清 明 晰了地 表 出达来 ,是翟 更 进 一步 加 但  注脚了, 位 这中 战国 介 绍 一神番 。 不仅表 达 原 了 将作 者 的意 思 向外 ,读国者 介绍 了这个 中国 典 的  也 相故 关知 识 ,大最 程 度地传 播 了 中国的 文 。与化此 相  反, 《 仙》 , 者 把 “ 阳 三葛, 在凤 中 南 译得 其 君龙 ”  为译

A“f  e l , fhe Ttr e h gZe o   ny y  nt r la  o h  e un s  fN aa g ,o

g ttdea o 并”未 能 解 清释 楚“ 葛 体” 指什  oh  rg  , n三 具

, 么没有 把原 语中 所含的“ 葛 ” 个重 的信 息要 也 三 这

两 在者译 方翻法 上 是 多 方种法 : 直译 、译 、 意 改  、译译 、译 等并用 ,明显 的偏向。《 司弊 》 增 减 考 中无 马尔把 “   忠弟 信 ,义廉 耻 ”译 成 “iai ,r— 孝礼 改 Fl ly afi t

t r i ly yl a,tf l e sa d “ rpi tj S  e n to taf h i u sn” n P reoy, — y,  U

递给 译读语 者 , r“g 一 n词非 但 未能 准确 传  且 ad o”达“ 出 才人 ” 意, 而译令语 读 者 因“ grn 一 杰  之 反aod”

的负词 信面息 而 导解致读 的失 误。又 如,把“ 国  翟

倾之姝 ” 成 “  fec l  frnba t” 译 ap re

tHle  o  euy 完 全, 照顾   e

t e h

n syh rn , 简练 精 准 语的 完 言 好 再  i 地o ,e,to o ” 用 现 了作 者c 的 意 , 得原 恰到 处 好增 。译 和 译漏在 二  改 的译者 本 都中极常见 。如 马尔在 织《》 促中把 “ 城  连

拱 壁 ”为  “aru eompe eui h n elt  译g at s re  r  rc sat   h— oe

e r  dic    fd o t weo t  f t e f  i e,”n a y epe o a e th   r h o i n ec t  s j f

i到

了译语读 者 的 化文 背景 , 希腊 话 中 的神 女美海  用 伦作 使比 原 意 语 思 表 清 晰 达 明了 。马尔 翻在 “译   举 略 二人 一 ,概可知 , 正 师旷 、和 库峤 是也”   句大 司乐 一时, 人名 直 接 音译 为 “ h   aga d Tra u  把e SiKu n   n   e rr HeQsi ,  oa 既无 ”加 注也无 脚 注,本 上 没有把 松蒲 基 表 达 出 ,来这 必样定 使会 译读语 不 得其者门 入 而,  

达译

尽 管文只 是 加 了增i“ nec st 使 ,得整 句   话 fte  ei” 却 f i国

化文的 纯清性 ,是删 掉在 看 他不来雅 段的落, 更 直 接 不译 。 此可 由见, 翻 译方 法使的用上 , 译者   秉 两 在着承 种多 方法 并 用 的原 则 。翟 重 侧 原语 化 文的 保 全  ,重译 语 其读对者 的阅 读效果 ; 则侧 重尔 语译  着马意 义 的整完性 , 不 惜破坏原语 中的 某 些化 文素因。  

原 想要本 表 的达 贪“婪的 旷和吝师啬 的和峤 ”意   f意思的清 晰 了 明 动 ,形象 而 翟 理斯 。 为了 护 维 中 之生 

传到 意效果 由此 。 见 翟 可 马、在处 理文 化 信息  

的差 异 时 在,更 注重 中国 文化传播 的 时同 也考 虑  到翟

译语 者 的 文 化 背 景读; 马 文 译中忽 略 了原 语文 化  而

信息 的保 留 有 照顾 ,译到语 读者 的 受接程 度 和 文  没

化差 异。地 当 名 、 或某 名 专 些 名 词 直有译 产歧 生 人义 或 误 解 时, 加 注 、 词或释 义 等 翻 译方 法   。 增  须( ) 目译角度的的异 同 二 翻  

四、

结论 

在 翻译

目角的度 翟上 倾 更向传于 播 中本国土文  化,因而 更倾 于使 向 异 用化 。而 马尔 则更 侧 重 于 

译《

斋 志聊 》异内在 蕴 含的量大 国中古典文 化 因子 在 翻 译时 尤其 要 意文化 差异注 处 理 的和化文信息  的 递与传保 留 。通 过 比对研究 , 译两本

在 翻译 略 策上 

都是归 和异化 并 举化, 更 常使用异 化 而 马重使 用  归 翟化 通。 过究研国外 汉家学对 中 国作 品 的 著译 , 对

 比 国 内 者学 的 相关 译翻作 品 , 以 更 好 提 高 地 中  国

可文

读者 理的解 便 ,方多 地使 用 归 化。但这 并 不   较表

示他 们在翻译 时 完全 只 使用 某 翻一 译 略 策 译 ,时 翻

 必 须要能 做 到 归 化 和异 化 并用, 互 合 , 重 融 可点   侧相

以稍 不有同 。 就《 志斋 》 异名 翻译来 看 将其,   聊书

译翟为 “a g   tl sfo a Chn s t  o ,d过   S rn e aeT r m   i e e S i u ”

文化对 宣 传外的力 度。 

参 考 文献

 译省 ” “归 化的 手 法,译 语读 者传 递 了 个一 清   字聊给 晰的概 :念是 中 的 神话 国 说传 马。 尔 把书 翻译名  这

成 “t nTae e m rMa a ed  td ,oS r g l fs   k o—S u ”i旨 在   把a

斋” 聊 二“字 贴用合 西方读 者的 方 式译出 , k “— 用m ea 

d”词 表 达 对 原 语 阐的   。释在 山 《 道士 》 文o一 J 崂一

] 熊 欣.外 传播 及 汉 译 现 状外 究研 ] 山F 外 语东教 学 1, 对.J  

l2 95 — 13  O(O :) 9O.

中, 翟将

“ 嫦 娥” 译 “成 n ’h” 上配注 脚 , 细 直 Cge并 详 a解释 了嫦 娥的 份身、 征 等, 者 读更深刻 地了 解中  特使 国神 话的魅 , 力过 对 语 原文化 的保 留 让读者 更   通 体加会 了 中到文化国 的博大 精 深。尔马在 亭 》《长 的  

翻[] 陈振 霞 .尔 译英 《 斋志 异 》 究 E ] 福 建 :建 师 2  马聊 研 . 福

范 M 学 出大 社 版, 7 0 5 1 2 08: . 

任编 : 辑付

 

从跨文化翻译视角看_聊斋志异_两个英译本

第29卷第3期文章编号:1005-0523(2012)03-0107-04华东交通大学学报Vol.29No.3从跨文化翻译视角看《聊斋志异》两个英译本

龙春芳,熊欣

(湖南文理学院外国语学院,湖南常德415000)

摘要:中国古代文学的经典之作《聊斋志异》翻译的关键是看如何在读者可接受的范围内准确传达出中国风俗,传统和典故等文化信息。本文以跨文化翻译的视角出发,对国外译者译本(翟理斯和马尔的译本)进行比较研究,找出其在文化信息处理上的差异和相同之处,并试图研究跨文化翻译角度在中国古典文库翻译中的导向作用和重要意义。

关键词:《聊斋志异》;译本研究;文化传播

中图分类号:H315文献标志码:A

《聊斋志异》作为蒲松龄的传世之作,以其文思巧妙,语言精炼,内容丰富而被称为“中国文言小说集大成者”,具有很高的思想价值和艺术价值,被誉为文言小说的巅峰之作,里面蕴藏着丰富的文化信息,带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和地域色彩。任何翻译都是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中进行,因而翻译不仅仅是两种语码之间的转换,更是一种文化信息的传达。在处理《聊斋志异》中大量的文化信息时,不同的译者采用的翻译方法各有不同,更以国外汉学家们英译本的系统研究见长。

1《聊斋志异》英译研究综述

目前《聊斋志异》的外文版本已近百种,其中英译本就有20多种,被认为是中国古典文学外文版本最多的一部小说。其中比较通行的英译本有英国汉学家翟理斯的StrangeTalesfromaChineseStudio以及两名美国学者丹尼斯·马尔和维克多·马尔合译的StrangeTalesfromMake-doStudio。国内《聊斋志异》英译研究主要集中在基于某个译本的个案研究和多个译本的比较研究[1]。其研究主要涉及《聊斋志异》英译的源头以及各译本的概述。单个译本的个案研究中陈振霞的《马尔英译研究》对马尔的译本做了详细全面的解释,不仅多角度地研究了马尔的翻译策略和手段,也指出了其不足和缺陷,综合地对马尔的译本做出了评介。崔瑶的《乔治纳阐释学视角下英译本译者主体性研究》从译者主体性的角度对相关译本做了详尽的对比研究。此外,虽有席惠莉的《从文化视角看三个英文译本》以及杨国强的《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从文化的视角进行对比研究,开始关注著作中蕴藏的丰富文化信息,并取得一定的成果,通过对英译本《聊斋志异选》的分析,探讨了书中体现的东西方的文化差异及译者的处理方法,指出在跨文化翻译中译者应该利用多种策略,以利于中华文化的传播。然而目前鲜有学者对翟理斯和马尔这两个比较通行的版本在处理文化信息时存在的差异进行研究。

2翟、马两译本概述

翟理斯是英国著名的汉学家,由于在中国任职而在中国生活了25年,因此对于中国文化有着透彻的了解。他于1880年翻译了《聊斋志异》的第一个英文节译本。书中收录了他精挑细选的165个故事,而删去那些他认为与时代脱节,无意义的文章。他尊重原文风格,并对译本中的失误、细节一再进行修改,1908年收稿日期:2012-02-16

基金项目:湖南省教育厅青年科研项目(10B075)

作者简介:龙春芳(1975-),女,讲师,硕士,研究方向为英语语言文学。

出版的修订本,为目前最通行的译本之一。

维克多·马尔和丹尼斯·马尔是美国著名的汉学家。两人都有在中国居住,这对他们的翻译生涯意义重大。两人于1989年共同出版了《聊斋志异》英译本并于2001年修订再版。译本在遣词造句上精雕细琢,在保持原作优美风格的基础上,力求重视于原文,在尊重原语文化的同时尊重了译语读者的语言文化特征,多种翻译策略并用,是最成功的译本之一。

3翻译中的文化传译考量

所有的语言都是根植于文化,反映并依附于一定的文化。翻译是译者对两种文化进行交流、理解和转换的过程。译者在跨文化翻译中需尊重原语和译语文化,使用最恰当的方式处理有关民俗、文化差异等。由于社会背景宗教政治各方面的不同,译者难免会遇到文化信息不平衡的情况,这时,要使用跨文化翻译的翻译策略,对信息进行处理,最大限度地保留原语文化的韵,使译语读者在最短时间内以最小的努力获取最多的信息。

以奈达为代表的归化翻译策略强调跨文化翻译的交际功能,强调文体平衡、社会和文化价值平衡和语言学特征的平衡(包括语用、语法和语义对等)。他的动态平衡理论被解释为译语读者以其使用的语言,对译语传递的信息做出象原语读者对于原语一样的反应程度[2]。美国翻译理论家劳伦斯·韦努缔曾指出归化法就是使译文符合译语的文化价值观,把原作者带入译语文化中。异化法就是接受外语文本的语言及文化差异,把译语读者带入外国情景,忠实于原语的文化信息和语境,为译语读者再现真实的异域文化[3]。

说到归化和异化我们就不得不说说意译和直译的翻译方法。意译对应归化,是指从译语读者的接受角度加以考虑,保证原文意义传达而不拘泥于形式和结构与原文的完全对等,重在自然流畅。而“直译”与异化相对应,是指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既要保证意义的流畅、正确传达,又要最大限度地保持原文的形式,特别是涉及到一些有强烈民族色彩的文化信息。一般文学作品的翻译过程中,意译多于直译,但过多的意译有时会使译文脱离原语丰富的文化内涵,不利于译语读者对原语文化的理解和欣赏;过多的直译又会使不了解原语文化的译语读者茫然不知所云。在翟、马处理《聊斋志异》中大量的俗语、典故以及民俗等方面的信息时,他们所采用的不同的翻译策略,使得译文的效果大相径庭。

4

4.1翟理斯、马尔两译本的异同比较文化信息处理的异同

对原语文化的认知和了解直接影响到译者在翻译中的主体性发挥。由于译者在中国生活的时间长短不同,对于中国文化的理解程度不同,造成了他们对文化信息处理上的差异。这里讲的文化信息包括文章中的典故、俗语、名字等能够凸显出中国文化特色和社会习俗的内容。正在处理这些信息时,前者更通晓中国历史文化,因而更能正确对其做出正确的理解和传达。比如,在《考城隍》一文中,翟将“关壮缪”译为“theGodofWar”,本可以到此为至,因为意思已经清晰明了地表达了出来,但是翟更进一步加了注脚,将这位中国战神介绍一番。不仅表达了原作者的意思,也向外国读者介绍了这个中国典故的相关知识,最大程度传播了中国的文化。相反的是,在《凤仙》中,译者把“南阳三葛,君得其龙”译为“Afterall,ofThethreeZhungesofNanyang,yougotthedragon”,并未能解释清楚“三葛”具体指什么,没有把原语中所含的“三葛”这ty”,完全照顾到了译语读者的文化背景,用希腊神话中的美女海伦作比使原语意思表达清晰明了。马尔在个重要的信息传递给译语读者,意思模糊,且dragon一词非但未能准确传达“杰出人才”之意,反而令译语读者因dragon一词的负面信息而导致解读的失误。又如,翟把“倾国之姝”译成“aperfectHellenforbeau⁃翻译“略举一二人,大概可知,乐正师旷、司库和峤是也”一句时,把人名直接音译为“ShiKuangandTreasur⁃erHeQiao”,既无加注也无脚注,基本上没有把蒲松龄原本想要表达的“贪婪的师矿和吝啬的和峤”之意表达出来,这样必定会使译语读者不得其门而入,达不到传意效果。由此可见翟、马在处理文化信息的差异时,翟更注重中国文化的传播,同时也考虑译语读者的文化背景;而马译文中忽略了原语文化信息的保留,

第3期龙春芳,等:从跨文化翻译视角看《聊斋志异》两个英译本109没有照顾到译语读者的接受程度和文化差异。从两译本比较可以看出,文化信息处理中,直译和意译并非不可并驾齐驱,归化和异化并行不悖。当地名、人名或某些专有名词直译产生歧义或误解时,须结加注,增词或释义等翻译方法[4]。另外,二人在处理与宗教、封建礼教有关的信息时有异曲同工之妙。比如在译“盈盈一水,青鸟难通”一句时,翟、马二人都将“青鸟”包含的汉武帝、西王母这一故事中的文化意象省去,而直接将青鸟翻译为“messager”。与此处相同的是,在“转念阿宝未必美如天人”的翻译时,两人同时使用异化将“天人”翻译成“angle”,虽更贴近英文读者的文化背景,但是会造成误解,使读者误以为中国人也信奉基督教。

4.2翻译目的角度的异同

翻译目的角度上翟更倾向于传播中国本土文化,因而更倾向于使用异化。而马尔则更侧重于译文读者的理解方便,较多的使用归化。但这并不表示他们在翻译时完全只使用某一翻译策略,翻译时必须要能做到归化和异化并用,相互融合,侧重点可以稍有不同。就《聊斋志异》书名翻译来看,翟将其译为StrangeTalesfromaChineseStudio,通过省译“聊”字的归化手法,给译语读者传递了一个清晰的概念:这是中国的式译出,用make-do一词竭尽对原语的阐释[5]。在《崂山道士》一文中,翟将“嫦娥”直译成“Chang’e”并配上注脚,详细解释了嫦娥的身份,特征等,使译语读者更深刻地了解中国神话的魅力,通过对原语文化的保留让译语读者更加体会到了中国文化博大精深。马尔在《长亭》的翻译中将“妾与君琴瑟数年”意译成“You

[6]andIhavebeenlikeluteandzitherforyears”。“琴瑟和鸣”是中国古典文化中的一个经典典故,马尔没有把神话传说。马尔把书名翻译成StrangeTalesfromaMake-doStudio,旨在把“聊斋”二字用贴合西方读者的方

这个典故的内涵告知读者,反而把琴和瑟译成了“lute”和“zither”,这样意思模糊,读者无法明白其中深意。如果直接音译成“Qin”和“Se”,再加以注解或者采取更直接的符合译语文化的意译手法,必能更清楚地表达出“夫妻情笃和好”的美丽意境,令译语读者由生向往之情[7]。

4.3翻译方法的对比

两者在翻译方法上是多种方法:直译,意译,改译,增译,减译等并用,无明显的偏向。《考弊司》中马尔把“孝弟忠信,礼义廉耻”改译成“Filiality,fraternity,loyalty,faithfulness”and“Propriety,justice,honesty,hon⁃or”,用简练精准的语言完好地再现了作者的原意,改的恰到好处。增译和漏译在二者的译本中都极常worthoffifteencities”,译文尽管只是增加了fifteencities,却使得整句话的意思清晰明了,生动形象。而翟理上,两译者秉承着多种方法并用的原则。翟侧重原语文化的保全,着重译语对其读者的阅读效果;马尔则侧重译语意义的完整性,不惜破坏原语中的某些文化因素。见。如马尔在《促织》中把“连城拱壁”译为“atreasuremorepreciousthanthelegendarypieceofjadetothe斯为了维护中国文化的清纯性,更是删掉在他看来不雅的段落,直接不译。由此可见,在翻译方法的使用

5结论

《聊斋志异》内在蕴含的大量中国古典文化因子在翻译时尤其要注意文化差异的处理和文化信息的传递与保留。通过对比研究,两译本在翻译策略上都是归化和异化并举,翟更常使用异化而马重使用归化。中国大文库的对外翻译质量的好坏将直接影响到中国文化的对外传播效度及中国大国形象在西方受众中的广泛树立[8]。通过研究国外汉学家对中国作品的译著,对比国内学者的相关翻译作品,更好地提高中国文化对外宣传的力度。

参考文献:

[1]SONGLINGPU.StrangeTalesfromaChineseStudio[M].TranslatedbyHerbertAGiles.London:PenguinClassics,2006:

257-302.

[2]SONGLINGPU.StrangeTalesfromMake-doStudio[M].TranslatedbyDenisCMair,VictorHMair.Beking:ForeignLan-

guagePress,1996:185-216.[3]陈振霞.《聊斋志异》研究[D].马尔,译.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07:323-336.

[4]杨国强.从跨文化翻译视角解读英译本《聊斋志异选》[J].内蒙古农业大学学报,2008(3):366-368.

[5]李海军,熊云凤.国内《聊斋志异》英译研究综述[J].湖南科技学院学,2009(2):150-152.

[6]晏开维.浅析翟理斯对《聊斋志异》典故的翻译[J].商业文化,2009(6):76-78.

[7]王绍祥.翟理斯与英译《聊斋志异》[C]//福建省外国语文学会2003年年会论文集,福州:福建师范大学,2003:1-6.[8]熊欣.对外传播及汉译外现状研究[J].山东外语教学,2010(5):99-103.

AComparisonofTwoTranslationVersionsofLiaoZhaiZhiYifrom

Cross-culturalTranslationPerspective

LongChunfang,XiongXin

(SchoolofForeignLanguages,HunanUniversityofArtsandScience,Changde415000,China)

Abstract:ThetranslationofChineseancientliteratureLiaoZhaiZhiYiisfullofchallengestoconveytheinfor-mationrelevanttoChinesecustoms,traditionsandallusionswithintheacceptanceofreaders.Startingfromtheperspectiveofcross-culturaltranslation,thispaperconductsacomparativestudyonthetwofamousEnglishtranslationversionsofHerbert.A.GilesandDenis.C&VictorH.Mair,aimingatfindingoutthedifferencesandsimilaritiesbetweenthetwointermsofculturalinformationaswellasunveilingtheguidingroleandsignif-icanceofcross-culturaltranslationperspectiveinthetranslationofChineseclassics.

Keywords:LiaoZhaiZhiYi;comparisonoftranslationversions;culturaltransmission

(上接第87页)

OnMisjudgmentPhenomenonofMPPTLoadMutationBased

onPerturbationandObservationMethod

WangChungsheng

(SchoolofElectricalandElectronicEngineering,EastChinaJiaotongUniversity,Nanchang330013,China)

Abstract:Inthephotovoltaicsystem,Boostcircuitactsasaprecedingcircuittotransmitmaximumenergytobackwardcircuit,achievingmaximumpowerpoint.However,inthesystemoperation,loadingandoffloadinbackwardcircuitadjustmentmaycausechangesinequivalentinputresistance.Asaresult,therewillbesome-thingwrongwithprecedingBoostcircuitpowerpoint,whichmayleadtomisjudgmentphenomenon.ThepaperfocusesoneffectofloadmutationoncircuitmisjudgmentwhenperturbationandobservationmethodisappliedtomakeMPPT.Misjudgmentofthewholecircuitprocessfromadjustingtocircuitsteadystateisanalyzedandsummarized.Finally,Boostcircuitisestablishedtoverifyitscorrectness。

Keywords:Boostcircuit;maximumpowerpointtracking;perturbationandobservationmethod;mutationalload

2013年中文系论文摘要-《聊斋志异》(中英文)翻译

2013年09级韩山师范学院中文系 论文摘要-《聊斋志异》(中英文)

《聊斋志异》写了很多“二女共侍一夫”的现象,或原有结发之妻又邂逅狐鬼妖魅,或同为人且主动邀姐妹同伴,或异类双美共侍一夫,或男子同时兼得同类双美。此现象之所以成为作品中一道异样的风景主要受封建社会的妻妾制度、蒲松龄个人原因、道教阴阳思想的影响和希望能消解妻妾矛盾的美好愿景。

“二女共侍一夫”的故事情节是蒲松龄对现实生活的美好幻想和自我心灵的慰藉,也是蒲松龄生活时代背景的反映,对此现象我们要综合分析理解。

(a collection of bizarre stories by Pu Songling of the Qing Dynasty) describes many phenomenon like: two women serve a shared husband, original wife date with other men or ask his sisters to join in, (heterogeneous two beauties serve a shared husband, a man have two homogeneous beauties at a same time).These phenomenon is a highlight in this literature works because of the effect of Harem system in feudal society, Pu's personal reasons, Yin & Yang thoughts in Taoism, and the good will of eliminating contradictions among wives.

The plot of

Nancy&Yang

聊斋志异文化观外文翻译文献综述

聊斋志异文化观外文翻译文献综述

(文档含中英文对照即英文原文和中文翻译)

译文:

好狐狸,坏狐狸

在中国两千多年的寓言中,狐狸一直是受欢迎的角色。她们第一次出现在她们的原型形成之前,既仁慈又恶毒,通过伪装成妖艳、迷人的年轻女子来逐步摄取人们的灵魂。

明代(1368 - 1644)著名作家蒲松龄的关于狐狸精的故事描写在他著名的《聊斋志异》中,他把她们作为美丽的生物来塑造从而体现出了人类忠诚、爱、慷慨、正义和乐意帮助别人的美德。在过去的三个世纪中,阅读蒲松龄作品的读者已经把这些字符看成是“狐仙”而不是“狐狸精”。

马瑞芳,中国的学者和专家教授,致力于《聊斋志异》的研究,曾担任东道主采访来自美国芝加哥大学的教授。当时,有两个研究蒲松龄作品的教授表示非常惊讶。这个17世纪的中国作家是如何在当时封建制度根深蒂固,孤立的,君

权至上的中国社会创作出《恒娘》这个《聊斋》500多个故事中最著名的关于狐狸的故事的。这其中隐含的对妻子的建议是她们应该用女性的温柔娇媚去确保配偶对自己的激情永固,就像律师依靠美国80年代的报纸、杂志征求异性朋友。

女性的理想世界

《恒娘》中的情节是经典的丈夫,妻子和情妇的三角恋。恒娘是一个善良的狐狸精,同时也是一个人类的妻子。她有一个邻居叫洪大业,洪大业有一妻一妾。妻子朱氏远比小妾漂亮,只是年龄比妾稍大,但是让朱氏大为吃惊的是丈夫洪大业更宠爱小妾。同样恒娘的丈夫也有一个小妾,小妾明显比恒娘更年轻、更漂亮,但是他仍然深深爱着她的妻子。当朱氏问恒娘为什么会这样时,恒娘告诉她这是人类的天性放弃旧事物,追求新事物,渴望得不到的和充满神秘性的东西。在恒娘的建议下,朱氏在接下来的一个月采取宽宏大量的态度对待她的丈夫和小妾,让他们自由地在一起度过日日夜夜。恒娘还建议朱氏改变她的容貌。在接下去的一个月里尝试着不要化妆打扮,穿着旧衣服,让自己忙于家务劳动中。但在这个月的最后一天,她要穿上新衣服、新鞋子,设计一个漂亮的发型,好好打扮一下自己。正如恒娘所预料的,爱的光芒回到了洪大业的眼中当他看到朱氏的时候,而且在黄昏来临前,他就敲响了朱氏的房门。但朱氏依然遵从恒娘的建议,以疲劳为借口,温柔地但是坚定地拒绝了他。第二天,她遵循同样的策略。到了第三天,太阳还没落山,大业就溜进了她的房间,等着天黑。这天晚上,夫妻俩渡过了自从他们新婚以来最快乐的一夜。事后当大业问她他能明天晚上还与她一起渡过时,朱氏表示反对并告诉他必须再等三天才准他再次进房。

朱氏高兴地向恒娘叙述了她重新赢得大业宠爱的成功。恒娘告诫朱氏要继续用她教给她的女性诡计,因为虽然朱氏很漂亮,但她缺乏女性魅力,所以她丈夫的激情被重新唤起只能是短暂的。恒娘解释说,魅力包括一个女人的生活方式、各种行为习惯,比如她走路的方式、说话的方式甚至看她丈夫的眼神。恒娘指导朱氏所有适当的女性习惯,并告诉她要每天在镜子前自己练习。在这样的情况下,朱氏当然最终赢回了丈夫忠贞的爱情。在这里恒娘所说的魅力被1000年前唐代(618- 907)著名作家和诗人骆宾王定义为“狐之魅”。他创作了这个词,在一篇

针对女皇武则天,将其定罪的散文中,给了它轻蔑的隐藏涵义。无论如何,女皇应该感到荣幸,而不是被这个典故激怒。

在《聊斋》中另一个有关狐狸精的故事——《娇娜》。这篇故事赞美了人与狐狸之间真诚的友情和爱情。当一位年轻的书生孔雪笠患了重病时,他的朋友,一个狐狸精劝告他让他的姐妹娇娜来为他医治。一个年轻的女子,她的形象和做人方式就像“柳树的恩典”,满怀着柔情和耀眼的智慧,出现在他身边。娇娜为孔生做了一个外科手术,并把一颗长生不老药喂进了他嘴里,这颗药是耗尽了她多年生命能量,精心培育而成的。当孔生恢复知觉以后,他深深地爱上了这位年轻女子的温柔、娴静、漂亮和慈爱。所以,孔生向娇娜的兄长请求能与她结婚。但由于娇娜年纪太小而不能成婚,她的家族让比她大的姐妹松娘代替她与孔生成亲。松娘跟娇娜一样又漂亮又善良,从此夫妻俩过着幸福美满的生活。

几年之后,孔生的朋友也就是狐狸表哥告诉他,有一个雷霆大劫将要降临到他们家,他们都将灭亡除非孔生能出手营救他们。孔雪笠不顾自己的生命安危,立即答应了他的请求。在那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孔生手拿宝剑,守护着狐狸一家居住的洞穴的入口。突然,一阵黑色的旋风盘旋着转出了洞口,而娇娜正在飓风的中心。孔生用他的剑用尽全力插入黑风中。最终,娇娜掉到了地上,得救了。由于孔生对她的帮助使孔生被雷电所袭。随后,暴风雨减缓了,天空也恢复了晴朗,狐狸一家安全了,但孔生却危在旦夕。娇娜牺牲了最后一颗用一千年修行炼成的长生不老药,将它吐到长生的嘴里,再一次救活了他。在孔雪笠的坚持下,狐狸一家搬去与他一同居住。为了避免更多的灾难,狐狸一家在一个安静的小院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小院的门只为孔生和松娘开放。数年之后,孔生与松娘的孩子长大了,而他也变成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他维持着与狐狸表哥和婚后的娇娜以及他们的家庭的亲密友谊。

《小翠》是另一个可爱的狐狸精的故事。小翠是一只非常可爱、活泼机灵的狐狸精,但她的外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小姐。一天,她的妈妈带她到一户姓王的人家家里偷窃,似乎想抛弃她的女儿。王家是当地的一户有脸面的人家,只有一个儿子,而且是个智障。他既没有玩伴也没人愿意跟他结婚,但是小翠跟他结为好友,并且嫁给了他。尽管王家一开始很喜欢小翠,但她不守规矩的方式引起了他们的反感,他们经常责骂和训斥她,但小翠平静地接受了这种对待。当王老爷被他的

政敌陷害时,小翠用她的智慧救全家于水深火热之中。而且,她还治好了她丈夫的精神病。但是,小翠知道她的公婆永远不能接受她对当时封建制度所采取的叛 逆态度。她在无意中发现一个年轻的女子长得很像她,于是暗中安排她取代他在王家的位置。在偷偷离开前,小翠向她的丈夫承认了她实际上是一只狐狸精的女儿。几十年前,她的母亲在王老爷的衣袍下躲过了雷霆劫,当时王老爷正在一所寺庙中避雨。尽管王老爷没有意识到他给予狐狸母亲的帮助,但她觉得感激所以来报答他当时的善举。正是这个原因,她在关怀中留下了小翠。

邪恶的狐狸精

箴言常用狐狸比喻,然而通常以狡猾、卑鄙来描写这样一种聪明、美丽的生物。箴言中有这样一个例子“狐假虎威”。这是一则讲骗子和无赖的寓言,是说他们会弯曲别人对自己力量强大的夸耀。它的起源是一个关于两千年前楚国国王的故事。国王问他的大臣:“有谣言说北方的诸侯都害怕楚令尹昭奚恤,真的是这样吗?”他的大臣通过一个寓言回答了王的问题:森林之王老虎要吃掉一只它刚刚捕获的狐狸时,狐狸告诉它:“你不能吃掉我,因为我有上帝的指令,让我做群兽的领袖。如果你不相信我,那么跟我一起穿过森林,看看是否有其他动物敢阻拦我的道路。”老虎同意了。果然,所有的动物在他们接近时都远远地逃跑了。老虎不明白,动物们害怕的是它而不是狐狸,以至于不敢吃狐狸。

大臣蒋怡继续指出,大王的领土覆盖面积达2500平方公里,军事力量更是达到百万之众,所有人都在昭奚恤的统领之下。北方诸侯毫无疑问是害怕昭奚恤的,但是他的地位是作为国王军事力量的控制者和至高无上皇权的代表。蒋怡警告如果国王强迫,他的优势必将削弱。随后国王逐渐稀释赵国的军事力量。

备受责骂的狐狸精

妲己是《封神榜》的女主角,是邪恶狐狸精的典型例子。这部明代文学作品是关于商朝灭亡和周朝崛起的故事的。纣王是商朝最后一位君主,同时也是一位臭名昭著的暴君。他在老百姓身上横征暴敛、苛捐杂税为自己建造奢侈的宫殿,过着放荡的生活。在他的统治时期,已有600年历史的商朝迅速瓦解。猖獗的战

争使人民失去了生计,使君主统治混乱不堪。在《封神榜》中,纣王的妃子妲己,被描述成商朝灭亡的罪魁祸首。

妲己是一只狐狸精,她变成美貌女子的形象被送进宫迷惑纣王,推翻商王朝。她的酬劳是长生不老。

纣王对国家大事非常不在意,把一切事务都交给他的叔叔,丞相比干。比干发现了妲己的真面目,力劝纣王除掉她,但是毫无用处。不但如此,纣王还对他叔叔的鲁莽行为非常愤怒,下令驱逐比干。妲己意识到了比干对她的威胁,就制定了一个计划杀死这个敌人。她假装生病,和另一个妖精用美人计迷惑纣王,告诉他除非妲己吃比干的心,不然她就会死。比干因此被杀害了,但是,妲己的邪恶超出了她的敌人的预料,她沉迷于对未出生婴儿的喜爱,甚至鼓励纣王过沉迷于酒色的糜烂生活。所有这些都加速了商朝的灭亡。

妲己最终被抓获并被判以死刑,但是所有被派去执行命令的刽子手都被她的妖媚迷惑而无法执行命令。经过几个熟练的刽子手都未能履行职责后,一个有法力的将军亲自动手结束了妲己的生命。

这部小说有一个主要原因就是解释为什么女性的魅力往往被等同于邪恶的狐狸精,为什么叫一个女人狐狸精通常会被当做是一种侮辱。

尽管有着种种的负面狐狸形象,然而狐皮却一直被广泛的赞美着。最早的书面参考在2000年前的《诗经》中。它写道:“用狐皮做成皮毛大衣,献给我们年轻的王子。”狐皮大衣被视为唯一适合贵族服饰。

古代的中国人想尽一切办法尽可能地去捕获狐狸的皮肤,但由于狐狸是一种警惕性非常高且非常狡猾的动物,狩猎通常只是成功地让它提高警惕。人类从来没有成功地驯化或饲养过狐狸,它是少数动物中有足够的智力能瞒骗过人类的一种。

它可能是怨恨和钦佩的混合体,引起中国文学界将其作为善恶交替的生物来描写。山海经、地理编辑超过2000年的神话百科全书将狐狸描述成具有九个尾巴,专门吃人的妖怪。说文解字(解释和研究字符组成的原则),中国历史上第一部字典,创作于100年到121年的东汉时期,将狐狸定义为“一个迷人的动物被魔鬼缠身”。

原文: Good fox, Bad fox

Hou Jiaying. China Today, Oct2007, Vol. 56 Issue 10, p62-66

Foxes have been popular characters in Chinese fables for two millennia. They first featured in their original animal form before gradually taking on the persona of spirits, both benevolent and malevolent, in the guise of bewitchingly beautiful, charming young women.

Famous Ming Dynasty (1368-1644) writer Pu Songling’s stories about fox spirits in his well-known 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 characterize them as beautiful creatures that embody the nest human virtues of fidelity, love, generosity, justice, and willingness to help others. Over the past three centuries, readers of Pu Songling’s work have come to refer to these characters as “fox angels” rather than “fox spirits.”

Ma Ruifang, Chinese scholar and expert on the Strange Tales from Makedo Studio, once acted as host to a visiting American professor from Chicago University. When the two spoke of Pu Songling’s works the professor expressed his amazement at how this 17th-century Chinese writer from feudal, isolated, imperial China could have dreamt up the story Hengniang, one of the 500 Strange Tales’ most famous foxy stories. Its implicit advice to wives that they should employ feminine wiles to ensure their spouses’ passion strongly resembled the counsel dispensed on the lonely hearts pages of American newspapers and magazines of the 1980s.

Women of the Dream World

Hengniang’s plot is the classic husband, wife and mistress love triangle. Hengniang is a benign fox spirit and wife of a mortal. Her neighbor, Hong Daye, has a wife, Zhu, and a concubine. Zhu is more beautiful, and only a few years older than the concubine but, to Zhu’s consternation, Hong Daye favors his concubine over her. Hengniang’s husband also has a concubine, one appreciably younger and more beautiful than Hengniang, but he nevertheless loves his wife the more by far. When Zhu asks Hengniang why this should be Hengniang tells her that it is human nature to abandon the old for the new and to yearn for the elusive. At Hengniang’s suggestion, Zhu adopts a magnanimous attitude towards her husband and his concubine for a whole month, making it easy for them freely to spend day and night together. Hengniang also advises Zhu to improve her looks. During the month-long experiment, Zhu busies herself around the house wearing old clothes and no makeup. But on the last day of the month, she dons new clothes, shoes and styles her hair. As Hengniang predicts, the light of love returns to Hong Daye’s eyes when he beholds her, and before nightfall he comes knocking at Zhu’s bedroom door. Zhu, still following Hengniang’s advice, gently but firmly declines to let him in, feigning tiredness. The next day, she follows the same strategy. On the third day, Daye slips into Zhu’s room before sunset and waits till dark. That night the couple spend their happiest night together since they were newlywed. When Daye asks Zhu if he may stay with her the next night, Zhu demurs, telling him he must wait for three days.

Zhu joyfully recounts to Hengniang her successful reclamation of Daye’s passion. Hengniang cautions Zhu to continue using her feminine wiles, because although Zhu may be beautiful she lacks charm, so her husband’s reawakened passion may be short-lived. Hengniang explains that

charm encompasses a woman’s manner and all aspects of behavior – the way she walks, talks and even looks at her husband. Hengniang instructs Zhu in all the appropriate feminine mannerisms, telling her to practice them every day in front of a mirror. Zhu, of course, eventually wins back husband’s devoted love. The “charm” of which Hengniang speaks is what was defined as “fox charm” 1,000 years earlier in the Tang Dynasty (618- 907) by famous poet and writer Luo Binwang. He coined the term, giving it pejorative connotations, in a condemnatory piece of prose directed against Empress Wu Zetian. The empress, however, was  flattered rather than enraged at this allusion.

Another foxy story in Pu Songling’s work, Jiaona, celebrates true friendship and love among mortals and foxes. When the young scholar Kong Xueli falls seriously ill, his friend, a fox spirit, urges Kong to let his sister Jiaona cure him. A young woman, “brimming softness and beaming intelligence”whose figure and manner resemble a“willow’s grace”then appears. Jiaona performs a surgical operation on Kong, and spits into his mouth an elixir that is the cultivated accumulation of years of her vital energy. Upon regaining consciousness Kong falls in love with the young woman’s soft, serene beauty and kindness and asks her brother’s permission to marry her. As Jiaona is too young to wed, her fox family instead marries her elder sister Songniang to Kong. Songniang is as beautiful and kind-hearted as Jiaona, and the couple lives happily.

A few years later, Kong’s friend and fox brother-in-law tells him that a massive thunderstorm threatens his family, and that they will all perish unless Kong comes to their rescue. Kong immediately agrees, regardless of the danger to himself. On that stormy night, Kong, sword in hand, guards the entrance to the fox family cave. Suddenly, a black gust of wind whirls out of the cave with Jiaona at its center. Kong makes an almighty thrust with his sword and Jiaona falls to the ground. As Kong is about to help her up, he is struck by a thunderbolt. The storm then abates, the sky clears and the fox family is safe, but Kong is about to expire. Jiaona sacrifices the last drop of her self-cultivation of 1,000 years and spits in to Kong’s mouth the elixir that will save him a second time. The fox family moves in with Kong Xueli at his insistence. In order to avoid further disaster, the fox family lives a secluded life in a quiet courtyard whose doors open only to Kong and Songniang. Years later, Kong and Songniang’s children are grown up, and he is a white-haired old man. He maintains his intimate friendship with his fox brother-in-law, Jiaona, now married, and their families.

Xiaocui is another charming fox spirit story. Xiaocui is lovely, vivacious fox spirit with the outward trappings of a beautiful young lady. One day, her fox mother takes her to the Wang household and steals away, apparently abandoning her daughter. Wang is a local of cial whose only son is mentally challenged. He has neither playmates nor marriage prospects, but Xiaocui befriends and later marries him. Although the Wangs initially love Xiaocui, her unruly ways antagonize them, and they often scold and upbraid her, but Xiaocui accepts this treatment with equanimity. When Wang is framed by his political enemies, Xiaocui’s wisdom saves the family from disaster. She also cures her husband’s mental illness. But Xiaocui knows that her parents-in-law will never be able to accept her rebellious attitude towards the feudalistic conventions of the time. She finds a young woman that resembles her and arranges for her to take her place in the Wang household. Before stealing away, Xiaocui confesses to her husband that she is actually the daughter of a fox. Decades previously, her mother had sheltered from a thunderstorm under Wang’s robe as he himself took refuge from the storm in a temple. Although Wang had not been aware of the help he had given the fox mother, she felt beholden to repay him the kindness he had done her. It was for this reason that she left Xiaocui in his care.

The Evil Fox Spirit

Proverbs that use fox imagery, however, generally portray this intelligent, charming animal as cunning and contemptible. One example is the proverb, Hu (fox) Jia (fake, under) Hu (tiger’s) Wei (power), an allegory for tricksters and scoundrels that bend others to their will by flaunting their powerful connections. Its origins are in a story about the king of the State of Chu from more than 2,000 years ago. The king asked

his ministers if rumors that the northern vassals feared the important Chu military of official Zhao Xixu were true. His minister Jiang Yi answered by telling the king a fable: The Tiger King of the Forest was about to devour the fox he had just captured when the fox told him, “You can’t eat me because I have the Mandate of Heaven that makes me head of the animal kingdom. If you don’t believe me, walk with me through the forest and see if any other animal dares to cross my path.” The tiger agreed. Sure enough, all the animals they met fled at their approach. The tiger, not realizing that it was he and not the fox that the animals feared, refrained from eating the fox.

Minister Jiang Yi went on to point out that the king’s territory covered an area of 2,500

kilometers and that his military force comprised one million men – all of whom were under the control of the official Zhao Xixu. The northern vassals undoubtedly feared Zhao, but in his capacity as controller of the king’s military force and representative of his supremacy. Jiang warned that unless the king enforced his supremacy it would be bound to weaken. The king subsequently diluted Zhao’s military power.

Vituperative Vixen

Daji, heroine of Canonization of the Gods, exemplifies the evil fox spirit. This Ming Dynasty (1368-1644) work is about the down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1600-1046 B.C.) and the rise of the succeeding Zhou Dynasty. King Zhou was the last monarch of the Shang Dynasty and a notorious tyrant. He levied exorbitant taxes on the people with which to build himself luxurious palaces and fund his debauched lifestyle. During his rule, the 600-year-old Shang Dynasty rapidly disintegrated. Rampant wars lost the people their livelihoods, and chaos reigned. In Canonization of the Gods, however, Daji, the wife of King Zhou, is portrayed as the true culprit of the 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Daji is a fox spirit in the form of a beautiful young woman who is sent by the deity to bewitch King Zhou and bring about the down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Her reward is immortality.

King Zhou was extremely lax in his attention to state affairs, leaving everything to his uncle, Prime Minister Bigan. Bigan discovers the truth about Daji’s true persona and urges King Zhou to be rid of her, but to no avail. Enraged at his uncle’s temerity the king banishes Bigan. Daji, aware of the threat Bigan represents, hatches a plan to kill her enemy. She feigns illness, and another evil spirit in beauteous mortal form comes to the king, telling him that unless Daji eats Bigan’s heart she will die. Bigan is consequently murdered. But Daji’s evil goes beyond dispatching her enemies. She indulges her taste for unborn fetuses and also encourages the king in his dissipated lifestyle, thereby hastening the fall of the Shang Dynasty.

Daji is eventually captured and sentenced to death, but all the executioners sent to carry out the order fall under her spell and are unable to take her life. After several executioners are themselves executed for failure to carry out their duty, a commander with magic powers personally does away with Daji.

This novel is a main reason why feminine charms are frequently equated with evil fox spirits,

聊斋志异论文

学科代码:050101 学号:092001040072 范 大 学 求 是 学 院(本科) 毕 业 论 文 题目:《聊斋志异》中的仙鬼与人 Strang” immortal ghost with people 学 院:求是学院

专 业:汉语言文学

年 级:2009级四班

姓 名:谭婷

指导老师:汪泰陵(教授)

完成时间:2013年4月12日

贵 师 “

《聊斋志异》中的仙鬼与人

谭婷

摘要:蒲松龄是清代著名的小说家,他著作的《聊斋志异》是我国文言短篇小说的高峰。其内容十分广泛,以花妖狐媚、人鬼狐仙的传奇故事来表现当时的社会现状。在作品中,作者蒲松龄终其一生经历,创作了仙界、冥界和人界三个色彩斑斓的世界,作者把社会的人生百态隐藏于仙鬼人的世界之中,借仙、冥两界的传奇故事来寄蕴衷曲,倾泄幽怨,揭示社会的黑暗,既有对贪宫污吏狼狈为奸的鞭笞,又有对科举制度弊端的揭露。

关键词:聊斋志异;仙鬼人;社会黑暗

Abstract: Pu Songling in the Qing Dynasty famous novelist, his writings

《聊斋志异》一书以“鬼狐”故事著称,因此又被人们称为《鬼狐史》。在近500篇的作品中,仙鬼的踪影随处可见。写鬼的篇目比如有《聂小倩》、《林四娘》、《公孙九娘》、《王六郎》、《考弊司》等;写仙的篇目则有《仙人岛》、《成仙》《崂山道士》、《莲花公主》、《云萝公主》等等。蒲松龄在《聊斋自志》中说:“才非干宝,雅爱搜神,情类黄州,喜人谈鬼。”可见作者在作品中所描绘的仙、冥两界的奇异世界以及传奇之事,是作者有意而为之。同时,作者也把大量的手笔倾向仙鬼狐妖、充满传奇色彩的灵异世界,向世人叙述了很多传奇的故事和塑造了很多鲜明的仙鬼形象。那么,作者为何如此钟爱于仙、鬼的描写,这些仙鬼之中又寄何意,与人又有怎样的联系?这不得不引人去思考和追溯,下文将从“聊斋”的仙鬼渊源、仙鬼的寄寓以及仙鬼与人的联系三个方面来进行论述。

一、“聊斋”的仙鬼渊源。

(一)受儒家神道设教思想的影响。

“神道”又“称天道”而“神道设教”一词最早见于战国成书时的《易经》,其《系辞·彖》称:“观天之神道,而四时不忒。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

[1]14所谓的“神道”是指原始宗教中的鬼神观念,等到佛、道两教盛行以后,传

统的鬼神观念与佛教、道教的神道整合为一。由于它们在教化社会、维护封建统治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所以被很多统治者认为是封建统治的一种方法。在《礼记·祭义》里就有提到:“因物之精,制为之极,明命鬼神,以黔首则,百众以畏,万民以服。”[2]615到了汉代,董仲舒系统地发展了“神道设教”的有神论思想。他肯定鬼神,认为天是至高无上的神,天有天意,人是不能违背的,否则就会遭到天的震怒,出现各种灾难以示谴责和惩罚。“以儒为主,以佛、道辅之的三教合一的教化体系,是治疗社会弊端,解决社会问题的一种最佳方略,所以为历来统治者所推崇。明末清初,神道设教的思想普遍为文人学士所认同,他们在创作中自觉贯穿这一思想,使这一思想成为当时小说创作的一个重要特征。“明代可一居士在《警世恒言》序里说:‘崇儒之代,不废二教,亦谓导愚适俗,或有籍焉。以二教为儒之辅可也。’凌濛初在《二刻拍案惊奇小引》中也讲了近似的意图:‘期间说鬼说梦,亦真亦诞。然意存劝诫,不为风雅罪人,后先一指也。’他们有意识地借用佛、道二教来为儒家的伦理道德服务。小说则很好地运用了这一形式,以发挥它的传道益世的功能。”[3]56 蒲松龄作为明末清初的一位文人,其创作必会受到当时奉行的“神道设教”的影响。蒲松龄在《聊斋自志》中记述自己身世时写到:“松悬弧时,先大人梦一病疾瞿县,偏袒入室,药膏如钱,圆沾乳际。寤而松生,果符墨志。且也:少羸多病,长命不忧;门庭之凄寂,则冷淡如僧;笔墨之耕耘,则萧条似钵。每搔头自念:勿亦面壁人果是吾前身耶?盖有漏根因,未结人天之果;随风荡堕,竟成藩溷之花。茫茫六道,何可谓无其理哉。”从《自志》中作者对自身经历的叙述,可以看出作者受佛教轮回报应的影响,同时,因果报应,借仙惩恶,助心善正直之人修道成仙等思想在作品中也有体现。

(二)受志怪小说创作的影响。

在中国古代的民间信仰中,鬼是人所化,人死灵魂不失便是鬼。鬼故事在我国古代许多作品都有出现,而写鬼故事最多的是六朝以来的志怪小说,在《太平广记》辑录里,鬼故事就有四百多条。同样,中国的神仙思想最早虽然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庄子》、《楚辞》里就有关于神仙的描述。随着道教的发展和备受推崇,到了魏晋六朝,也是写神仙较多的时期。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提到“中国本信巫术,秦汉以来,神仙之说盛行,汉末又大畅巫风,而鬼道愈炽;会小剩佛教亦入中土,渐见流传。凡此,皆张皇鬼神,称道灵异,故自晋迄隋,特多鬼神志怪之书。”[4]43这一时期的作品有《搜神记》、《太平经》、《抱朴子·对俗篇》等。随着魏晋志怪小说的发展及其对宗教旨意的鼓吹,到唐传奇的宣扬,再到明清小说的追奇猎艳,极具宗教色彩的鬼神传奇的故事,成为了文人创作的一个素材,对这一创作传统继承得最好的无疑是蒲松龄的《聊斋志异》。

黄洽在《聊斋志异》与宗教文化一书中说:“我国古代小说有两个不同的发展系统,一个是文言小说,一个是白话小说。所谓文言小说,是指由神话传说演化为唐传奇这一系统的小说。所谓白话小说,是指宋代说话基础上产生的话本、拟话本的短篇与章回体的长篇这一系统小说。从发展源流看,《聊斋志异》属于志怪、传奇这一系统,因而所写的也就不在乎花妖狐媚、鬼神怪异之事。”【3】56马瑞芳也说到:“经过唐传奇的发展繁盛,到了鲁迅先生称为‘拟晋小说’《聊斋志异》,就是按照魏晋小说和唐传奇的路子创作的《聊斋志异》,志怪小说达到了巅峰。”[5]41作者在自序中也说到“才非干宝,雅爱搜神”,可见,蒲松龄的创作无疑受到了志怪小说的影响。

(三)时代的影响。

“费尔巴哈说:‘人的信赖感,是宗教的基础。’只有依赖感才是表明和解释宗教心理根源和主观根源的唯一正确而普遍的名称和概念。所谓依赖感就是人居于自己的需要所产生的对某些依赖对象的感情。而人的最基本的需要是生存需要,所以依赖感背后是人对于一切不利于生存的事物的恐惧。人对外界的恐惧,一方面来自人们对异己的自然力量威胁的无能为力;一方面来自于人们对异己力量压迫的无能为力。宗教则具有帮助人们摆脱心理恐惧的功能,使人在精神上,在彼此世界里得到安慰,以求得心理平衡。”[3]59 蒲松龄生活在明末清初一个社会大动荡变化的时代,战事的频繁,天灾的不断,让人们的生命受到了威胁。正是因为这些原因,作者在现实世界找不到寄托,所以才把自己的精神寄托在宗教的信仰里,把自己的理想追求寄托在鬼神之中并通过写鬼神世界来写照人间。如,在《地震》中“康熙七年六月十七日戌刻,地大震”,记载的就是康熙年间发生的自然灾害;在《鬼哭》中“谢迁之变......扫荡群丑,尸填墀,血至充门而流。”就真实的反应了农民起义遭到残酷的镇压等等。

二、仙鬼的寄寓。

蒲松龄一生追求仕途,十九岁应童子试,闻名乡里,本以为此后功名之路会一帆风顺,却不料竟于考试与落榜间徘徊了大半生。科场的失意,一生的贫苦,让作者对官场的黑暗,现实的生活有了深刻的认识,而这些,都反应在其花费数十年时间完成的《聊斋志异》近500篇作品中。在《聊斋自志》中,作者有言:“独是子夜荧荧,灯昏欲蕊;萧斋瑟瑟,案冷凝冰。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偎阑自热。知我者,其在青林黑寨间乎”!这一部看似满纸都是写神鬼狐妖荒唐之事的奇书,其实质却是作者画的一幅人间之图,神灵鬼怪、花妖狐媚、异域仙境、阴曹地府并非只是单纯的鬼怪故事,越过这些幻真幻假的世界,会发现这幽情别趣中渗透着人世间的冷暖寒凉,具有深刻的寄寓。

(一)鬼诉沧桑。

1、揭露:社会黑暗。

作者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写了很多的鬼故事和塑造了很多的“鬼”形象,鬼故事精彩传奇,鬼形象千姿百态,然而在这些千姿百态、精彩传奇背后蕴含的却是世间的百态、沧桑、黑暗。比如《席方平》中,席方平之父廉,因与里中富室羊姓有过节,羊死后,收买冥王,使其父冤死。“我父朴讷,今见陵于强鬼,我将赴地下,代伸冤气耳”。席方平代父伸冤于冥域,经历了九死而不悔的过程。告到城隍,城隍得贿,“以所告无据”而不理; 告到郡司,半月方受理,又批回城陛,,并使之“备受械梏”;告到冥府,冥王也受贿,对之不理,并对席方平进行了残酷的折磨。虽然历经艰辛,但席方平并没有改变他为父伸冤的决心。义无反顾的坚持,最终找到二郎神,父子之冤都得以昭雪。《席方平》虽写的是阴间之事,其实质是借阴间写人生。城隍、郡师、冥王以及各种酷刑,实质上就是人间各级官吏的缩影,文中写小鬼心善,冥官性恶,也映射着人间的民善官恶。小鬼因席方平的孝心而感动,在锯席方平心时是绕开而行,“此大孝无辜,锯令稍偏,勿损其心。”并送丝带使其与之身体相合,“一鬼于腰间出丝一条授之,曰:‘赠此以报汝孝。’受而束之,一身顿健。殊无少苦。”这些都是鬼域的“人情、人性”,然而城隍的残暴,郡司的塞责,冥王的凶险,又似人间的“鬼态”。

在《促织》一篇中,作者就把矛头指向了统治者。“促织”即蟋蟀,古人利用斗蟋蟀来进行赌博,或是撩拨蟋蟀,看蟋蟀打架来取乐。“促织”是人们生活中的小娱乐,并无过错,也无伤大雅。但可怕的是一国之君皇帝竟然也爱上了这种丧志的玩物,于是“岁征民间”,导致“里胥狡黠,假此科敛丁口,每责一头,辄倾数家资产。”更滑稽可笑的是成名的儿子因为偷玩父亲的蟋蟀,不小心把蟋蟀弄死了,却怕遭到父亲的责难投井而死,而后又变成父亲的蟋蟀帮父亲博得殊荣。自己的父亲也因此过上“一出门,裘马过世家焉”的生活。这一故事不仅传奇有趣,而且更重的是我们从荒唐之中看到的是社会的黑暗,贪官污吏的丑行及其腐败。贪官污吏为讨好上级欺压百姓,愚昧无知的市井小民,因能博得皇上的喜欢,获“抚军”殊荣,过上荣华富贵的生活,文人志士报效国家却无路。诸如之类的作品还有很多,比如《商三官》、《涨红渐》等,这些作品都暴露出了社会的黑暗、官吏的贪污腐败。

(2)揭露:科场的弊端。

科举制度,是国家选拔人才的一种方式,通过科举考试,统治者既能任人唯贤,文人也能实现其报效祖国的忠心赤胆,有利于国家的发展。然而,明清科举制度中存在的一些弊端却让很多文人报国无路,一生困于“名场”的蒲松龄,无疑是感受最深的,因此在其作品中有对科场弊端的揭露。

“蒲松龄并不痛恨科举,他所深恶痛绝的是科场弊端。一是试官不明;二是

由于试官不明而造成的真才被遗弃的悲剧;三是被遗弃的真才的悲酸与愤怒。”

[6]192《于去恶》中,“数十年游神耗鬼,杂入衡文,吾辈有往耶?”“略举一二人,大概可知:乐正师旷、司库和峤是也。仆自念命不可凭,文不可恃,不如休耳。”旷师、和峤,一个是盲人,一个是大字不识有钱癖的人,这二人去做试官,其昏聩程度可想而知,必然是以钱取士,有眼无珠。正是由眼瞎有钱癖者去掌管文运,所以有才的读书人才得不到功名。作者借写“冥中以科目授官”来讽刺科举中的试官无目;在《叶生》一篇中,叶生“文章词赋,冠绝当时;而所如不偶,困于名场。”如此优秀的他,在科场上却屡遭失败,这是为何?“不意时数限人,文章憎命。”叶生的失败在于他的好文章,好的文章却妨碍了好命运,这无疑说明了考官的昏庸无能,由于他们的才疏学浅,所以才看不懂好文章,而导致了真才被遗弃的悲剧,叶生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考弊司》中,考弊司虽然堂下立“孝悌忠信”、“ 礼义廉耻”之碑,但秀才初见司主虚肚鬼王时,仍要“例应割辞肉,浼君缓颊耳。”只有“丰于贿者”,才“可赎也”。当闻人生想到玉帝那里揭发虚肚鬼王的恶行时,遭到却是人们的取笑,“迂哉!蓝蔚苍苍,何处觅上帝而诉之冤也?”。

考弊司名曰考弊,其实质上则积弊成习。作者虚构了现实生活中从未有过的衙门,不过是借一个莫须有的“考弊司”向我们昭示科举考试中贿赂成风的现象,此类作品还有《司文郎》、《镜听》、《王子安》等。

二、仙寄人梦。

“古人求仙是感叹人生的短暂,期盼解脱尘世苦难”[5]42当人们的理想、愿望在现实生活中得不到实现的时候,人们就往往会将自己的这种愿望或是理想寄托在自己的另一世界,也就是人们所向往、羡慕的一个极乐世界--仙界。

蒲松龄一生怀绝世之才而遭遗珠之弃,仕途上的不得志以及贫穷的生活,让他笔下饱读诗书的文人在经历了困难、磨难、波折了之后,终于对功名无望,隐居山林,去寻找一个远离喧嚣、安逸舒适的栖息地。作品中很多文人在仕途上屡遭打击之后,就归隐修道,希望有朝一日能成仙或是希望能遇到仙人得到指点。这些其实不过是自称“留仙”的蒲松龄做为一名文员,在仕途不得志,生活穷困潦倒的情况下,借文人求仙之说来表达自己内心的愤懑以及理想、精神寄托的另一个世界罢了。

在《贾奉雉》中,贾奉雉,“才名冠一时”他想凭借自己的真才实学去求取功名,却屡遭失败“试辄不售”。后来,在仙人的指点下,他考取了功名,“未几,榜发,竟中经魁。”但他自认为“仆适自念,以金盆玉碗贮狗矢,真无颜出见同仁。行将遁迹山丘,与世长绝矣。”最后,归隐山林。中途又因情缘未了,他从仙界回到了人间,回到人间他看到的却是“但见房垣零落,旧景全非”,“两孙穷

踧,房舍拆毁,惟以木架苫覆蔽之。”现实让他感到沮丧,几经波折以后,他顿悟到“十馀年之富贵,曾不如一梦之久。今始知荣华之场, 皆地狱境界,悔比刘晨、阮肇,多造一重孽案耳。”最终,远离尘事,走入仙道。《仙人岛》中的王勉“有才思,屡冠文场,心气颇高”,最开始的时候有道士劝他说:“子相极贵,然被‘轻薄孽’折除几尽矣。以子智慧,若反身修道,尚可登仙籍。”其不削一顾,嗤笑道:“福泽诚不可知,然世上岂有仙人。”[7]370对他来说,福泽只有通过仕途才能取得,所以他“念以才调,自合拾芥青紫,富贵后何求弗得”,“自分功名反掌,以故不愿栖隐。”最初瞧不起仙道的王勉在看到现实的残酷,伴其老父去世后,也不在留念世俗,最终走上仙道,“王初归时,尚有功名之念,不恝于怀;及闻此况,沉痛大悲,念富贵纵可携取,与空花何异。”从这两则故事中,我们都能看到文人对现实社会的失望,当他们的理想在现在社会中无法实现的时候,最终都选择了归隐山林,远离世俗,修炼成仙,这类作品还有《成仙》、《白于玉》等。

观其作品,我们会发现在归隐求仙的这些人中,他们对于世俗,可能会失望,但是他们却做不到完全不理。贾奉雉,成仙之后仍然还关心家里的妻子;王勉成仙后仍牵挂家中的老父;周生成仙后仍惦记儿子的生计;吴青庵成仙后,也仍不忘记家中的老小。哪怕成为了神仙,作者也没有抛弃这个现实的世界,归隐求仙,不过是迫于现实的黑暗和人生的无奈所使,是作者集理想追求和希望的另一精神寄托罢了。

三、仙鬼与人的联系。

“人鬼殊途”,说的是人鬼永远不能同道。然而,在蒲松龄的笔下人鬼不但能同道,而且其所塑造的仙、冥、人三界之间能相互的沟通往来。人可进入冥界,鬼也能进入人界,人能变成异类,异类也可以变成人,就连《西游记》里要历经九九八十一难才能进入的仙界,在这也是可以自由的来往,三界之间似乎没有任何的界限。既然这样,那三者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首先,尘世倒影的幽冥。人们提到鬼,最先想到的就是面目狰狞、凶神恶煞、十八层地狱等词语,但是在作者的笔下却不然,他所写之鬼美丽、善良、勇敢、正直、淳朴,所写阴间也不全是地狱。人死为鬼,人死了之后并没有就是结束,相反的是到阴间一种新的开始。他们在阴间可以读书、考试、做官、结婚、生子甚至还可以帮助在世的家人,他们的生活可以说堪比人间。

《湘裙》里面的晏仲,在人间没有儿子,到了阴间纳妾生子,香火得以继承。《珠儿》中,小惠年轻早逝,在阴间嫁给一个阔少爷,过着锦衣玉食的生活,“惠姊在冥中大好,嫁得楚江王小郎子,珠翠满头髻;一出门,便十百作呵殿声。”冥界的鬼,他们不但继续过着人间的生活,而且人冥两界还可以相互来往。小惠

可以到阳间走娘家,《鬼做筵》里的杜叟在阴间摆席答宴,无人掌勺,可以把阳间的儿媳叫来帮忙,“尔母老,龙钟不能料理中馈。及期尙烦儿妇一往。”更为之神奇的是人可以死而复生,生可以复死,聂小倩、连锁在恋人的帮助下可以重返人间;《土偶》里已死的丈夫亦能回人间与妻子育儿传宗,“一夕,将寝,忽见土偶人欠伸而下。骇心愕顾,即已暴长如人,真其夫也。”“冥司念尔苦节,故令我归,与汝生一子承祧绪。”;《祝翁》里祝翁死了担心妻子在人间无人照顾,重返人间邀妻子同死,共赴阴间,“我适去,拚不复返。行数里,转思抛汝一副老皮骨在儿辈手,寒热仰人,亦无复生趣,不如从我去。故复欲归,欲偕尔同行也。”

【7】84黄泉路上的这种来去自由的离奇故事似乎把人冥两界融合在了一起,既然人可生可死,人冥之路来去自由,冥界又有何可怕?幽冥只不过是尘世的倒影、升华罢了。

其次,“幻由人生”的仙界。“仙界”是很多作者笔下的伊甸园,那里有奇珍异果,琼浆玉液,香草美人,还有永恒的生命。在许多作品中,仙不可遇,人们要修炼成仙也不知道要花上多长的时间,甚至很多人一生都与仙无缘,神仙具有崇高的品质和神圣不可侵犯的地位。然而,到了蒲松龄笔下,遇仙、进仙境是极其容易的。《白手玉》中的书生吴青阉附在一支桐凤尾上就能上天,“一惊而寤,则朝暾已红”就轻易的返回人间;《雷曹》中的乐云鹤一觉醒来便到了天上。“既醒,觉身摇摇然,不似榻上;开目,则在云气中,周身如絮。惊而起,晕如舟上。踏之,耎无地。仰视星斗,在眉目间。遂疑是梦。细视星箝天上,如老莲实之在蓬也,大如翁,次如瓶,小如盎盂。以手撼之,大者坚不可动;小星动摇,似可摘而下者。”[7]165作者笔下的神仙、仙境不但易遇易进,而且这些仙人具有平民的身影,在《菱角》中,“其母素奉佛。成从塾师读,道由观音祠,母嘱过必入扣。”此举感动了观音,四次帮助胡家。不可思议的是观音化为老媀认成为子,为他“炊饭织履,劬劳若母。”一向手执玉瓶、杨柳高高在上的观音菩萨,在作者笔下不在是高高在上,而是更加深入民众之中、关心民众,更具平民化。此外,作者笔下的神仙还赋予惩恶救难的使命,如《席方平》中的二郎神为席方平伸冤;《贾奉雉》中仙人指点贾奉雉考取功名;《画皮》中颠僧为王生找回丧失的心,使其复活等。在《种梨》、《道士》、《颠道士》等篇中,则表现的是仙人对世俗小民的讽刺、愚弄。作者不仅把神仙平民化,而且把神仙与人紧密的联系在一起,神仙也潜在的伴随在人们的生活,仙界不止易见、易进,甚至神仙还能下凡与人结成连理,这与其他作品中所写的神仙显然不同。

在《画壁》中,朱孝廉凝视壁画中的散花女,其因幻成真而震惊拜问老僧,答曰:“幻由人生,贫道何能解。”异史氏曰:“幻由人生,此言类有道者。人有淫心,是生亵境;人有亵心,是生怖境。菩萨点化愚蒙,千幻并作。皆人心所自

[7]8动耳。老婆心切,惜不闻其言下大悟,披发入山也。”

就可以在你面前出现。”[8]101“什么是幻由心生?简单的说,只要你对生活中的美好事物执著地追求,热切地盼望,你所期望的一切,“《聊斋志异》里,仙界除了天界、龙宫、深山洞府

[5]43之外,还经常出现‘点化’的仙境,人们不需要寻仙,尘世就是乐土,仙乡就在现实中,人世与天界融为一体。”“聊斋”中的仙界易进易见以及神仙的平民

化,神仙能和人生活在一起,都是“幻由心生”的结果。仙乡在哪里?仙乡就在人们殷切的心愿中,在人们热切的翘盼里。

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创造的狐鬼神妖,虽然是异类,但是他们善良、正直,具有人情和人性美。仙、冥、人三界的自由往来,更是把三界紧密的联系在一起,鬼是人死后的魂所化,仙是人们的心愿所致,仙冥两界不过是人间的倒影、升华而已。看似虚实幻化、异类奇异的仙鬼传奇故事中,实质上却隐含着世事的沧桑和人生的百态,我想,只有经历过了的人,才能做出此作,也只有蒲松龄才能写出如此的奇书。

参考文献:

[1]《周易》[M].四部丛刊初编缩本第一册.上海商务印书馆缩印.

[2]王梦鸥.《礼记今注今译》[M].天津:古籍出版社.

[3]黄洽.《聊斋志异》与宗教文化[M].济南:齐鲁书社.2005.

[4]鲁迅.《中国史略》[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89.

[5]马瑞芳.《狐鬼与人间》[M].北京:当代人民出版社.2007.

[6]李厚基 韩海明.人鬼狐妖的艺术世界[M].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2.

[7]朱庆.《聊斋志异》[M].北京:光明出版社.2009.

[8]马瑞芳.《马瑞芳说聊斋》[M].北京:作家出版社.2007.

[9]郑丽虹.写鬼写妖蕴含深刻人生哲理[N].深圳特区报,2006—8—7 日(12)

[10]雷群明.《聊斋写作艺术鉴赏》[M].上海:学林出版社.2006.

[11]宋记远.《玩·聊斋》[M].南宁:广西人民出版设。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