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斋志异的作者

范文一:聊斋志异作品分类

聊斋志异作品分类

从题材内容来看,《聊斋志异》中的作品大致可分为以下五类:

第一类,是反映社会黑暗,揭露和抨击封建统治阶级压迫、残害人民罪行的作品,如《促织》、《红玉》、《梦狼》、《梅女》、《续黄粱》、《窦氏》等;

第二类,是反对封建婚姻,批判封建礼教,歌颂青年男女纯真的爱情和争取自由幸福而斗争的作品,如《婴宁》、《青凤》、《阿绣》、《连城》、《青娥》、《鸦头》、《瑞云》等;

第三类,是揭露和批判科举考试制度的腐败和种种弊端的作品,如《叶生》、《于去恶》、《考弊司》、《贾奉雉》、《司文郎》、《王子安》、《三生》等;

第四类,是歌颂被压迫人民反抗斗争精神的作品,如《商三官》、《席方平》、《向杲》等;

第五类,总结生活中的经验教训,教育人要诚实、乐于助人、吃苦耐劳、知过能改等等,带有道德训诫意义的作品,如《种梨》、《画皮》、《劳山道士》、《瞳人语》、《狼》三则等。

范文二:《聊斋志异》鬼作筵

杜生九畹,内人病。会重阳,为友人招作茱萸会。早起盥已,告妻所往。冠服欲出,忽

见妻昏愦,絮絮若与人言,杜异之,就问卧榻,妻辄“儿”呼之。家人心知其异。时杜有母

柩未殡,疑其灵爽所凭。杜祝曰:“得毋吾母耶?”妻骂曰:“畜生!何不识尔父!”杜

曰:“既为吾父,何乃归家祟儿妇?”妻呼小字曰:“我专为儿妇来,何反怨恨?儿妇应即

死。有四人来勾致,首者张怀玉。我万端哀乞,甫能允遂。我许小馈送,便宜付之。”杜即

于门外焚纸钱。妻又曰:“四人去矣。彼不忍违吾面目,三日后当治具酬之。尔母年老龙

钟,不能料理中馈。及期,尚烦儿妇一往。”杜曰:“幽冥殊途,安能代庖?望恕宥。”妻

曰:“儿勿惧,去去即复返。此为渠事,当毋惮劳。”言已,曰:“吾且去。”妻即冥然,

良久乃苏。杜问所言,茫不记忆。但曰:“适见四人来,欲捉我去。幸阿翁哀请。且解囊赂

之,始去。我见阿翁镪袱尚余二锭,欲窃取一锭来,作糊口计。翁窥见,叱曰:‘尔欲何

为!此物岂尔所可用耶!’我乃敛手,未敢动。”杜以妻病革,疑信相半。越三日,方笑语

间,忽瞪目久之,语曰:“尔妇綦贪,曩见我白金便生觊觎,然大要以贫故,亦不足怪。将

以妇去为我敦庖务,勿虑也。”言甫毕,奄然竟毙。约半日许始醒,告杜曰:“适阿翁呼我

去,谓曰:‘不用尔操作,我烹调自有人,只须坚坐指挥足矣。我冥中喜丰满,诸物馔都覆

器外,切宜记之。’我诺。至厨下,见二妇操刀砧于中,俱绀帔而绿缘之,呼我以嫂。每盛

炙于簋,必请觇视。曩四人都在筵中。进馔既毕,酒具已列器中。翁乃命我还。”杜大愕

异,每语同人。

范文三:[优秀作文]读《聊斋志异》所感

郭沫若曾对此书这样评价:“写鬼写妖高人一筹,刺贪刺虐入木三分。”老舍也有高见:“鬼狐有性格,笑骂成文章。”于是我在众多名家的“怂恿”下决定再次细品本书,初读此书时,只觉作者具有独特且丰富的想象,并没太多印象,可再次嚼味却有了些不同的看法。

书中近五百篇短篇小说,我记不得这么多,只记得有篇叫《僧术》的文章,印象尤深。文中的那个黄生怀才不遇的经历,确实令人愤恨不平,难怪他的好友(和尚)要为他疏通关系。可按理说应该向人间有关方面去贿赂,可是和尚却借助法术,向冥中主考官去行贿,这好似不合常理?但结合作者这科举上的过来人那“任途黑暗,公道不彰,非袖金输璧,不能自达于圣明,真令人愤气填胸”的激昂言词,不难体会出主考官的贪赃枉法这恶劣行为,不知我所想是否恰当,但曾闻有人说黄生小家子气,我不大认同,那岂不等于表明作者也热衷于行贿,鼓励人们走歪门邪道?此书既堪称中国古典短篇小说之巅峰,这想法定当否决。

言不再多,只是再次玩味后才方觉此书谈狐说鬼的手法,不只局限于作者的想象与众不同,更多的是深深扎根于现实生活的土壤,反映了作者所处社会的腐败与黑暗,作者用笔鞭挞着无恶不做的贪官污吏们,统而言之,此书熔铸了作者对生活的独特感受与认识,以及当时社会的丑陋面目。

“人人平等、和平、和谐、民主政治……”这些词儿对我们来说十分普通,可在当时社会毋庸置疑这些完全都是奢念。我拥有一切作者愿极力拥有的东西,我庆幸,可我支身在福中不知福,盼望得到更多更大的“肥肉”。作者用诸多笔墨写下《狼三则》、《劳力道士》等文章,警戒世人不得贪婪,可如今贪官仍横行于世,年年有因动用国资而被捕的新闻,看来《聊斋志异》不只限于被当时人们所阅读反思,如今世人也应好好品读一番。

如今,市场上风花雪月的书籍举目皆是,可真正的好书却无人问津,可悲,其实,在闲暇之时,读些像《聊斋志异》一样的书籍,既是知识上的丰富,也是精神上的食粮,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呢?

范文四:[优秀作文]读《聊斋志异》有感

想想是带领我们走向梦幻王国的天使。——题记

走到床前,一阵冷风吹过,让我不禁想起了那让人毛骨耸立的《聊斋志异》。翻开书,打开铺满灰尘的第一页,那记载着岁月的灰尘更把我拉进了一个阴森恐怖的境界。我蜷缩在床的一角,发现这里是多么的静。直立在街头的路灯这是也一闪一闪的,我把被子盖过肩头,带着既兴奋又害怕的感觉开始用眼睛从书本上扫过。“她把门窗轻轻地拢上,拂起那长长的袖子走到郎君的身旁,用她那带着香味的手绢拭去他头上那豆大的汗珠。忽然,一个黑影在轻薄的窗前来回踱步……”我的心悬到了喉咙。各种奇形怪状的画面在脑海中陆续放映。这时,手心里已满是那湿漉漉的汗。原来这些情景在我们的生活中是不可能发生的,可是作者却以生动形象的手法将他们一一列举了出来,让人感到悬殊、紧张与恐惧,怪不得使它成为了人们喜爱的书之一。“乔郎,我们生生世世永不分离!”最后又以温馨、激昂的语句将文章结尾。这真让我感受到想象力的无穷力量。

生活中处处有想象,就像是在大街上,你也会想到人们的摩肩接踵;在湖边,想到鱼儿在水中欢快的玩耍;天空中的白云在和小鸟谈话……我更是一个想象力丰富的人,我在黑暗的小巷我会想到有一只青面獠牙的魔鬼向我伸出长长的手,在小草丛生的草地上与小草交谈,,这些便是我在写作上充满灵感,使文章更生动。谁说想象力不重要?就是想象力使《聊斋志异》成为中学生必读的书目之一。

想象力随处可在,哪怕是一丝的灵感,我们也要把它想象成无穷无尽的。就让想象力把我们带领到梦幻王国中去吧,或许那里有属于我们的太阳!

???

范文五:作文:读《聊斋志异》有感

我的家里,有很多书,所以,今天我就来整理这些书。在整理的过程中,我无意中发现了一本叫《聊斋志异》的书。我觉得很新奇,于是,我整理完之后,就坐下来津津有味地看了起来。

看完了这本书,我知道了这本书的名称的用意是什么了。“聊斋”是蒲松龄书斋的名称。“志”是记述的意思。“异”是指奇异的故事。所以说,这本书是写有关妖魔鬼怪的小说。

这本书虽是在些狐精鬼怪的故事,但却反映了当时生活时代的社会情况和人民的思想感情。这些故事有的反映了社会的黑暗,揭露和评击封建统治者对人民的压迫,如:《促织》、《红玉》等;有的揭露和批判科举考试制度的腐朽和种弊端,如:《叶生》、《僧术》等;有的歌颂人民反抗压迫、勇于斗争的精神,如:《席平方》、《田七郎》等;有的总结生活中的经验教训,教育人们要乐于助人、吃苦耐劳,如:《钟梨》、《崂山道士》等。书中写得最精彩动人的,则是那些描写人与妖狐、人与鬼神以及人与人之间纯真爱情的篇章,如:《青凤》、《聂小倩》、《阿纤》等。

其中,我最喜欢的故事是《王成》,它主要讲了王成本是官宦人家的后代,因为太懒惰,所以家境日渐衰败,过着穷苦的日子。后来来了一个莱太太,是和王成的祖父有过一段情缘的狐仙。经过她的调教,王成夫妇越来越勤劳,家境越来越富裕。看到这里,我不经地悔恨我以前懒惰的行为,我以前放假的时候,经常九点多才起床,父母叫我做事,我半天都不动。但是,我看完这本书时便决定以后要变得勤快,帮父母减轻负担。

看完这本书,我受益匪浅,人与人之间不能自私,对人要大方;做人不能懒惰,要勤劳;对待朋友要真诚,不能因为他(她)的某些不好而嫌弃……只有这样,世界才会变得更加美好,更加繁荣!

范文六:《聊斋志异》的故事类型及创作动因

中 国分 文学研完

《 斋 志异  聊

故 事类 型 及创 诈 动 囚

。 罗 朋 非

要:本文认 为根据 《 聊斋志异》的 内容和作者 不同的创作心理,可 以将 聊斋志异》的故事分为志怪 、劝世 、

自慰三种类型。其创作动 因分别是 由于作者具有 “ 雅爱搜神” 、 “   喜人谈鬼”的性格, ‘   ‘ 赏善罚恶”的文学观念以  及在现实中得 不到满足 的欲望的转移 。   关键词:古典文学  明清文学  《 聊斋志异  故事分类  创作动 因

蒲 松龄 为 《 斋 志异 》 ( 聊 以下 简 称 《 聊斋 》 )写过 一 篇

《 斋 》 中纯 为志 怪 ,别 无 寄 托 的作 品 篇 目甚 多 ,不 下  聊

题为 《 聊斋 自志 》 ( 以下简 称 《 自志 》 )的序 言 ,其 中 详述  全 部 作 品之 半 数 。 其 中 多为 短章 ,如 《 瓜异 》 篇 载 : “ 熙  康 了 自己创 作 《 聊斋 》 的 动机 。后 世研 究者 多根 据 其 中 “ 腋  二 十 六 年 六 月 , 邑西 村 民 圃 中 , 黄 瓜 上 复 生蔓 , 结 西 瓜 一  集 成 裘 ,妄 续 幽 冥之 录 ; 浮 白载 笔 ,仅 成 孤 愤之 书 ”一 句 ,断  枚 ,大 如碗 ” ;又 如 《 字 》篇 : “ 治 乙末 冬夜 ,天上 赤  赤 顺 定 《 聊斋 》 “ 是作 者 有所 寄托 的 ,而 不 是 ‘ 言妄 听 ,记 而  字 如 火 ,其 文 日 : ‘ 妄   白苕 代靖 否 复 议 朝 治驰 ’ ”,都 只有 二

存 之 ’的作 品 ”l ,是 “ 】 ] 借鬼 神 世 界 反 映 、映 射 人 间 生活 和  十 多 个字 。有 一 些 篇 目稍 长 ,如 《 叉 国》 ,但 较 少 见 。 夜   社 会现 实 ,而 加 以批 判 、 揭 露 、来 发 泄 自己 的悲 愤 的 ”[    。 该 类 志怪 ,除 了记载 荒 诞 不 经 的神 鬼 故 事外 ,还 记 述 一

进 而将 《 斋 》故 事 概括 为 描 写 爱情 ,反 对封 建 礼 教 :揭 露  些 奇 怪 少 见 的 人 情 物 理 。 其 中有 的 是 生 活 中可 能 出现 的 真  聊 封 建社 会 政 治 的黑 暗 ,赞 扬 人 民 的反 抗 斗 争 ;抨 击 科举 制 度  事 : 如 《 定 女 》记 真 定有 一 个 女孩 不 到 十 一 岁怀 孕 生子 ; 真   的 罪恶 三 大 类型 。这种 看 法 , 为 大多 数 文 学辞 典 所采 用 ,几

乎 已成 定 论 。

《 金永 年 》 载 金永 年 夫 妇八 十 高 龄 才开 始 生 育 ; 《   蛇癖 》 描  述 作者 同乡 卢奉 宁喜 欢 生吃 活 蛇 的情 状 等 等 。现 代 社会 也 不

但 究其 实 ,这 种 说法 不但 远 不 能涵 盖 卷 帙浩 繁 ,主题 多  断有 报 道 见诸 报 端 ,有 的是 生 活 中 不可 能 存 在 的道 听途 说 ,   样的 《 聊斋 》的 全 部 内容 ,而且 是 对 《 聊斋

》 以偏 概 全 的 一

种误 解 ,是今 人 将按 现 代 政 治标 准 制 作 的 高帽 硬套 在 蒲 松 龄  的头 上 。   如 《 》 篇 载 东海 有 一 种蛤 ,肚 子 内寄 生 小螃 蟹 ,蛤 蟹 之 间  蛤 有线 相 连 ,二物 同生 共死 。又 如 《 宝 》 篇说 广 东 临江 山 山 元

上长 着 元 宝 ,无 缘 者取 不下 来 ,有 缘 者 可 随手 摘 下 ,而 摘 下

其 实 ,根据 《 斋 》 的 内容 和作 者 不 同 的创 作 动机 ,可  来之 后 ,原 处 马上 又 长 出 新 元宝 。 聊   将 其 故 事划 分 为 三种 类 型 : 即志 怪 类 、劝 世 类 、 自慰 类 。 详

如 下:

这些 作 品 ,无 论 其 篇 幅 短长 ,事情 真 假 ,作 者 在 其 间并  无 褒 贬 , 更 谈不 上 寄托 、孤 愤 ,只 是 “ 志而 日异 , 明其 不 同

奇 猎异 “ 而存 之 ” 的志 怪 作 品  记

于常 也 ” 罢 了。 这 一 点 ,作 者 不 自讳 ,我 们 实在 也 无 需 为    ‘

蒲 松龄 在 《 自志 》 中直 言 自己 “ 爱搜 神 ”、 “ 人 谈  作 者 讳 。 雅 喜

鬼 ”,记 载 的 是 “ 或 奇 于 断发 之 乡 ” , “ 有 过 于 飞 头之  事 怪 该类 作 品 , 因是 作 者 “ 言 妄 听 ,记 而 存之 ”的产 物 , 妄

国 ”的奇 闻异 事 。高 珩 在 为 《 斋 》作 序 时指 出 《 斋 》是  数 量 虽 多 ,但 质 量 不 高 。 聊 聊   “ 为齐 谐 滥 觞 ” 。邹 瞍 《 借 庐 笔 谈 》载 作者 著 作 此 书 时 , 三

常 设烟 酒 于 道旁 , “ 行者 过 , 必强 与 语 ,搜 奇 说 异 ,随 人  见 所 知 ”, “ 偶 闻一 事 ,归 而粉 饰之 ”。可 见 ,搜 奇猎 异 是作  一 者性 格 旨趣 所在 , “ 而存 之 ”是 事 实 。如 果事 不奇 ,闻 不    记 异 ,是 没 有 资格 进 入 《 聊斋 》的 。此 点甚 明 ,滋 不赘 述 。

二 、 “ 善 罚 恶与 安 义 命 ” 的劝 世 作 品  赏 不 可 否认 的是 , “ 自载 笔 ,仅 成 孤愤 之 书 ”包 含 了作  浮

者 的 思想 真 实 。但 这 孤 愤 ,并 非 全 是 反封 建 、反 礼 教 、 反科  举 的孤 愤 。

蒲松龄作为一个 “ 吾儒家 自居 ”的封建文人,一生痴恋

(www.wenku1.com)譬钕中犹” 《人   岁文蒲配  奉多忘(原行 盈国 进松刘 十 研 儒  学  古取龄 “ 宄 不

空 白头 ,一 经 终老 良足 羞 ” 。可 见他 并 不反 对科 举 , 其作 品  封建。

扰 作 者 ,现 实 中得 不 到 的金 钱美 女 , 富贵 功 名 ,作者 转 而求

实 》 ),七 十 _岁 时其 长孙 考 中 ,他 作 诗勉 励 云 “   无似 乃 祖  之 于 精 心 结撰 的狐 鬼 世 界 。

《 斋 》 中最精 彩 ,最 有 文 学韵 味 的作 品 ,是 女狐 女 鬼

中 大量 宣扬 褒 奖忠 孝节 义 的故 事 ,足 证 其不 反 礼教 ,更 不反  的故事。这些故事,剔去狐鬼花妖的外壳,事实是男人 ( 往

往 是 穷 书 生 )和 美 女 的故 事 。

前 人 早 已指 出 , 《 斋 》 “ 断大 义 , 皆本 于赏 善 罚淫    聊 论

《 斋 》中 的 女狐 、 女鬼 、 女神 仙 ,其 可 爱远 远超 出现  聊

与安 义 命之 旨 ”H 。通 过 “ ] 好人 有 好报 ,恶 人有 恶 报 ” 的故  实 中 的 美 女 , 她 们 可 以满 足 男 人 的 一切 欲 望 。 首 先 ,这 些

事模 式 ,劝 谕 世人 积德 行 善 、忠 孝节 义 、戒 恶 去淫 , 是 《 聊  斋 》故 事 的又 一类 型 。   女 狐 女 鬼 “ 丽 欲 绝 ” 、 “ 肤 流 霞 ”、 “ 腰 盈 掬 ” 、 媚 肌 纤   “ 波 流 慧 ”、 “ 气 如 兰 ” ,都 是 “ 罕 有 其 匹 ”的 大  娇 吹 世

《 斋 》 中 的 一 些篇 章 , 是 直 接 因 此 而 结 撰 的现 实 故  美 人 。 其 次 , 这 些 美 女十 分 容 易 到 手 , 往往 一 见 钟 情 , 立  聊 事 。如 《 瑚 》 、 《 珊 曾友 于 》诸 篇就 写 主人 公委 曲求全 ,孝

即结 合 ,甚 至 “自荐 枕 席 ” , “ 费一 钱 ,夜 夜 自投 到 ”。 不

双 亲 , 友 兄 弟 , 而 终 于 获 得 好 结 果 。大 成 二 成 兄 弟 ( 《 珊  又 因为这些美女是异类 ,男人 可以随心 所欲 ,不负任何责

瑚 》 ),大 成孝 悌 ,结 果是 “ 生三 子 ,举 两 进士 ”, 二成 不

任 ,甚 至 可 以 “ 风 一 度 , 即别 东 西 ” 。 更 妙 的 是 , 这 些  春

孝悌 , 结果 “ 生十 胎 皆不育 ,以兄 子 为 子 ”。有 些 篇章 ,渗  美 女 一 点也 不 妒忌 ,男 主人 公 往 往 同时 一 夫共 二 女或 三 女 ,

入神 异 内容 ,但 旨归依 然在 于 劝世 。如 《 不量 》叙述 张 不  左 拥 右 抱 , 大享 齐 人 之福 。 张

量 因 为 乐 善 好 施 , 一 次 天 雨 冰 雹 , 把 周 围 的庄 稼 都 损 坏

这 些 异类 美 女 ,不 但可 以最 大限 度地 满 足 男人 的色 欲 ,

了 ,独 他 家 的庄 稼 没 事 , 是 劝 谕 世 人 要 为 富 而 仁 。 《 小  而 且 可 以满 足 男 人 的 财 欲 以及 其 他 种 种 欲 望 。 美 女 自投 而    杜 雷 》 写 杜 小 雷 的 妻 子 因 不 孝 婆 母 , 被 神 罚 变 为 母 猪 ,劝 人  到 时 ,往 往 同 时 带 来 大 量 财 富 ,使 男人 过上 锦 衣 玉 食 富 比   孝 悌 。 善有 善 报 、 恶 有 恶 报 的 公 式 ,神 鬼 概 莫 能外 : 《   王  王侯 的 生 活 : 至 少 也 善 于 经 营 ,凭 着 本 身 的 术 法 , 帮 助 穷  六 郎 》 、 《 莽 鬼 》 的 主 人 公 都 因 为 不 肯 找 替 死 鬼 ,救 了

人命 而得 以脱 离鬼 道 ,升 为 神道 ; 《 弊 司 》 、 《 方 平 》   考 席   中 的鬼 王 、 阎 罗 王 都 因 为 贪虐 而 受 到 更 高 一‘ 神 的责 罚 , 级   被  、 被刑 、被 打 入 轮 回 受 苦 。这 样 的 故 事 ,其 目 的依 然  在 于劝 世 。

书 生摆 脱 贫 困 , 专 心 举 业 ,金 榜 题 名 , 从此 富 且贵 ; 甚 至

穷 书 生 因之 而 得 道 成 仙 , 永 远 脱 离 凡 世 苦 海 。   弗 洛伊 德 说 : “ 人们 在 生活 中或 是 由于 社会 原 因 ,或 是

由于 自然 原 因 , 实 现 不 了某 些 愿 望 ,文 学给 予 替 代性 的 满  足 ,使他 们 疲 倦 的灵 魂 得 到滋 润 和养 息 。 ” _ 聊 斋 》 中的  5  《

有 一些 故 事 的写作 旨趣 虽 另 有所 属 ,但 作 者仍 然 在其 中   书 生 遇 女鬼 故 事 , 正 是 这 样 的 文 学 。 男人 在 现 实 中 实现 不

加 上 … 些 凶 果报 应 来 劝世 。例 如 《 小 倩 》 、 《 谢 》等  聂   小

了甚 至羞 于 启 齿 的种 种欲 望 ,在此 都 轻 而 易举地 得 到 满足 。

篇 , 主 旨在 写 男 女之 情 , 但 故 事 当 中 , 却 有 赏 善 罚淫 等 内   这 些 文 学故 事 , 由于 来 自灵 魂 深 处 ,作 者写 作 时 投 入 了 最  容 : 宁采 臣 、陶 生 因为 “ 刚肠 ”,经 得起 财 色 诱惑 ,结 果  大 的热 情 ,所 以特 别 的 委 婉 动 人 ,实 在 是 《 斋 》 中最 精  有 聊

鬼 妖 不能 加 害 ,他们 也 因此 而 得到 剑仙 、道 士 的帮助 ,最终  赢 得 美人 归 。而 兰溪 生 主仆 ,宁采 臣的 仆人 (《 小倩 》 ) 聂   彩 的交 响 曲 。

留 守 荒 园 的苍 头们 ( 《 谢 》 )却 因 经 不 起 诱 惑 而 死 于非  参 考文献 : 小

命 ,正是 一个 鲜 明 的对 比 。再 如 《 马介 甫 》 ,其 主题 是 ‘ 个

【 l】游国恩.中国文学史[ M】. 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2 0 .   4 0

悍 妇故 事 ,作 者在 最 后 却不 忘 点 出悍妇 尹 氏最 终 “ 依乞 者而  食 ”的下 场 , 以作 为对 不 守妇 道 不 孝公 婆 者 的警 戒 。

三 、 “ 树 自温 ”、 “ 抱 偎栏 自热 ”的 自慰作 品  《 自志 》 中 有 语 云 : “ 霜 寒 雀 ,抱 树 自温 : 吊 月 秋  惊

【 】 2 刘大杰.中国文学史[ . M】 北京: 人民文学出版社,  3 . 1    92

【 】高珩. 3 聊斋志异 - [ 序 M】.济南:齐鲁书社 ,1 5   9 . 9  【 4】马振方校.唐梦贲 .聊 斋志异 ・ 【 序 M].北京 大学 出版社 ,

l9 . 9 4

虫 ,偎 栏 自热 。 ”此 语 好 像 历 来 未 引起 研 究 者 的 注 意 。其  f   5】[ 奥

地利】西格蒙德 ・ 弗洛伊德.弗洛伊德论美文选 【 M】.北  实 ,这 正是作 者创 作 心 态 的 白道 。明此 语 , 即可 明 《 斋 》 聊   之 人 鬼相 恋 故 事 。

蒲 松龄 一 生贫 困 , “ 农 场 住屋 三 问 ,旷 无 四壁 , 小树  一 惟

京 : 识 出版社 ,1 8 . 知      97

【 】 6 袁行 霈.中国文学史 [ 】 北京:高等教育出版社,  9 . M . 1    95

【7】朱振武.聊斋志异的创作心理论略 [ J】.中国古代、近代文

学 研 究 , O l 1 )  2 0 ,(  . 0

从 从 ,蓬 蒿满 之 ”。大 半生 过 的是 远 离亲 人 , “ 卷 残 书 , 数   半窗 寒烛 ,冷 落荒 斋  ” ( 大 江 东 上]《 王如 水 》 ) 的私  [ 寄

塾教 师 生涯 。贫  寂 炱之 中 ,种种 失 意 与欲 望 ,不 免 时 时侵

( 罗朋 非  广 东 茂名 职 业 技 术 学 院  5  0 ) 2  0  5 0

范文七:浅论聊斋志异写作手法

论《聊斋志异》的写作手法

内容提要:《聊斋志异》对志怪传统的继承发展和对传奇手法超越的成功运用,使小说突破原有文言小说的禁锢,给人以异彩纷呈、别开生面而又回味无穷的艺术感受。《聊斋志异》多以志怪反映现实,且使用传奇手法,所以兼具志怪、传奇二体的特点,成为成熟的文言短篇小说杰作。《聊斋志异》对传奇手法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所超越,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本文将就聊斋志异中涉及的一些写作手法作以浅析。

关键:《聊斋志异》 蒲松龄 人物描写 环境描写 抒愤方式 唐传奇的

写作手法

《聊斋志异》是清代作者蒲松龄的作品,小说主要描写魅狐怪异故事,同时也折射出当时社会的各种弊端,世俗风情以及人们的精神理想,表现出清朝社会上人们普遍的文化追求和价值取向。 鲁迅在《中国小说史略》中将《聊斋志异》的艺术手法概括为“用传奇法,而以志怪”,长期以来,许多研究者经常用这八个字来概括《聊斋志异》的创作,但并没有全面概括《聊斋志异》的写作手法。事实上,无论是采用传奇笔法,还是表现志怪题材,蒲松龄都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有所超越。

六朝志怪小说并不是现实的志怪故事,而是用虚幻来代替现实,表现荒诞滑稽的内容,但当时的志怪小说题材单一,故事情节简单,

表述极为简略,而《聊斋志异》运用相同的方式则采用了丰富多变的写作笔法,反应了现实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内容的深度和广度上对以往的志怪小说有了新的提升。

作为文言文小说的《聊斋志异》,作者首先采用了唐传奇的写作手法表现志怪内容,将六朝时期的短小篇词发展为情节丰富曲折有头有尾的完整故事。文辞华丽,形象生动,叙述婉转,意境突出,描写波澜起伏。《聊斋志异》继承唐传奇,出现了大量突出意境描写的篇章,且写作手法丰富多样,作者意境描写意蕴深厚,具有象征性,寓意性强,在意境描写中,与人的刻画描写紧密结合,塑造了众多典型人物。席方子是孝子典型,珊瑚是孝妇的典型,张成是孝友的典型,田七郎是侠客的典型,江城是悍妇的典型,郎玉柱是书痴的典型,孙子楚是情痴的典型。《聊斋志异》在人物描写方面发生了质的飞跃,蒲松龄明确的阐明把刻画人物性格作为艺术构思的核心,不仅人物形象鲜明生动,而且刻画出的人物复杂的性格特征,《聊斋志异》中许多人物不仅有相似的性格,却又同中有异,同样是写人物的“痴”, 《聊斋志异》中的孙子楚“痴”于爱情,《黄英》中的马子才“痴”于菊花,《合鸟异》中的张幼量”痴”于鸽子,《书痴》中的郎玉柱则“痴”于书本。

在环境描写上,《聊斋志异》比唐传奇更加强、发展了环境描写,并使之与刻画人物相表里。唐传奇较少见而《聊斋》中却较多,且维妙维肖,颇为传。《婴宁》中王子服由于思念婴宁独自信步往西南山寻觅的淡雅淳朴的景物描写——里落、茅舍、花香鸟语、豆棚花架,

无不潇洒清新,婉然如画,表现了婴宁纯真无邪、天真可爱的少女情貌和鲜活的性格特征,也是对王子服追求理想女性与爱情的诗化表现。《聂小倩》中从宁采臣眼中看到的是一幅鬼气森森的图画:“寺中殿塔壮丽,然蓬篙没人,似绝行踪。东西僧舍,双扉虚掩;淮南一小舍,局键如新。”这是聂小倩生活的环境描写。这段描写为后来聂小倩改邪归正埋下伏笔。《余德》写余德的家:“屋壁俱用明光纸裱,洁如镜。一碧玉瓶,插凤尾孔雀羽各二,各长二尺余。”隐隐约约透露出一点水族馆的味道。

通过塑造经典人物形象可以看出作者通过《聊斋志异》表达出对社会现象的看法。像是《香玉》写的就是没有恋爱自由的当时青年男女自由相爱的故事。篇中的男女主角由于“痴”冲破传统不顾封建的约束,按照自己的感情和意愿,大胆地追求心爱的人,并都获得了幸福的结局。从而表现出作者的理想爱情还有强烈反封建礼教的精神。《王子安》中的王子安是对迷心于科举考试的人物,经常幻想自己中举。作者通过塑造对功名利禄贪婪的人物是为了对科举考试的腐败进行评击。《促织》中由于皇帝爱斗蟋蟀,以及地方官的媚上邀宠,最后主人公成名的儿子因为蟋蟀惨死,最后成名又因蟋蟀得到皇帝的奖赏。蒲松龄就是塑造这类的人物,揭示当时现实政治的腐败和统治阶级对人民的残酷压迫。《潞令》中的潞令“贪暴不仁,催科尤酷”,到任不过白天,便杖杀五十八人。揭露出当时贪官、土豪劣绅种种压迫人民的暴行。

比起以往的文言小说,《聊斋志异》更加注重细节描写繁长的文

字并不是作者铺陈夸张的多余之笔,而是为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服务的。《聊斋志异》中细节描写可感可信,新颖别致,情趣盎然。读《聊斋志异》,犹如身临其境,如见其人,来往人景无不活灵活现,常常产生美妙的艺术效果。

奇异的题材使蒲松龄在小说创作中有更多更大的自由, 使他将这些素村改造成为表达痛苦的最佳容器。在《聊斋》中, 我们发现故事的原型大都难以确指, 就是因为他并非被动地“记”与“志”, 而是大刀阔斧地“创”与“造”, 很少顾及对原始素材的忠实与否, 他考虑的问题是,怎样才能更准确地传达自己的主观情思。至于“事或奇于断发之乡”,“怪有过于飞头之国”,(《聊斋自志》) 不过是载志之物、托志之象。所谓“遄飞逸兴, 狂固难辞; 永托旷怀, 痴且不讳”(同上) , 才是真正的夫子自道。在对《聊斋》的评论中, 有人对其想象之奇特、手法之大胆赞叹不已, 认为蒲松龄如此自由的写作方式不仅古代作家望尘莫及, 即使当代先锋派小说家, 也罕有其匹, 至于形成此种创作特点的原因, 论者则颇感困惑。我想其中一个很主要的原因, 大概是蒲松龄的痛苦比一般作家要深广的多, 所以他想象的翅膀比一般作家更矫健有力。他想象的高度正是他痛苦的深度, 他精神上的逍遥是其处境困顿的反面。正是同样原因, 其后虽有不少仿作, 而终不逮《聊斋》的水平, 就是因为它们缺少蒲松龄那样深广的苦痛作为创作的动源。聊斋之体易学, 而其心难学; 蒲公之文易仿, 而其神难仿。借小说抒写情志, 在蒲公是不得已而为之; 在后来仿学者, 就多少带有点“为赋新词强说愁”的味道, 除记录了一些怪怪奇

奇之人、之物、之事外, 则鲜见创作主体主观情志的表达。钱钟书先生在《诗可以怨》一文中说:“苦痛比快乐更能产生诗歌, 好诗主要是不愉快、烦恼或穷愁的表现和发泄, 这个意见在中国古代不但是诗文理论的常谈, 而且成为写作实践里的套板。”司马迁在《报任安书》和《史记·太史公自序》中历述古来大著作, 以为都是发愤著书的结果。东汉人所传《越绝书·越绝外传本事第一》也说有:“夫人情泰而不作, 窃则怨恨, 怨恨则作,怨恨忧嗟作诗也。”自此以后, 发愤著书遂成为一个写作传统。蒲松龄继承这一传统, 并以自己的作品丰富了它的内涵。

《聊斋》的抒愤方式主要有三种: 一是借讽刺以泄愤。这种手法是将作者认识到的丑恶加以夸张幻化而嘲弄、讽刺之, 以达到发泄胸中不平之气的目的。例如《孙必振》一篇, 写孙必振与众人共渡长江, 舟行江中, 忽然江涛汹涌, 雷雨大作, 水面上忽立一金甲神, 举一金字牌, 上书“孙必振”三字。孙必振自觉危急, 惊恐不已, 而众人却将孙强置小舟中, 并解缆而去。但结果却是大船沉没江心, 小舟靠岸获救。这篇小说奇异至极, 情节出人意料, 但却入情入理。那就是孙必振身为弱者, 理当得救; 众人但求自保, 活该毙命。蒲松龄借此篇讽刺了世风浇薄的现实, 也抒写了对惟危人心的鄙夷。小说中的恶鬼、凶神、贪官、污吏等一系列反面形象, 正是作者眼中丑恶现实的直接投影。这种写法, 正是古已有之的“刺”的写法, 是一种较为直接的抒愤方式。

《聊斋》另一种抒愤的方法是“颂”, 或曰以颂为刺。它不是直

接将笔伸向所愤的对象, 而是借小说中所塑造的理想的美好形象与现实的丑恶形象所形成的反衬, 来达到以美衬丑, 进而否定丑的目的。在这种写法中, 现实是作为理想对立面而虚藏其中的蒲松龄在其他小说中所塑造的佳鬼佳狐的形象, 所描写的仙山琼阁的境界, 所设计的否极泰来、善恶有报的情节, 无不是其心中之愤的一种折射。

《聊斋》还有一种抒愤方式是设疑。在这类小说里, 作者失去了回答的自信, 变得犹豫不定。他是一个追问者, 他被自己的问题卷入了虚无的深渊, 变成了无根的飞蓬。曾经坚定的信念被打上了问号, 自我意识陷入了固境。这类小说在《聊斋》中最具个性色彩, 也最具现代意义。 总之, 孤愤心态是蒲松龄人生感受的集中体现, 是特定的社会现实与作家特殊的生活遭遇共同促成的结果。而《聊斋》作为蒲松龄一生心血的结晶, 最集中最充分地体现了这种心态。《聊斋》是他找到的抒发悲愤心态的最佳载体, 这种心态对《聊斋》的影响是全方位的。正是作者将自己的全部身心都投进了这部小说, 才使《聊斋》成为散发着奇异魅力的艺术精品

《聊斋志异》对志怪传统的继承发展和对传奇手法超越的成功运用,使小说突破原有文言小说的禁锢,给人以异彩纷呈、别开生面而又回味无穷的艺术感受。《聊斋志异》多以志怪反映现实,且使用传奇手法,所以兼具志怪、传奇二体的特点,成为成熟的文言短篇小说杰作。《聊斋志异》对传奇手法在继承的基础上,又有所超越。•表现为:从故事体到人物体。唐传奇多为故事体小说,以叙述一个完整的故事为主要特征,而限制了人物刻画和塑造。《聊斋志异》则在人物

描写方面有了质的飞跃,更加注重细节描写繁长的文字并不是作者铺陈夸张的多余之笔,而是为故事情节和人物形象的塑造服务的人物形象鲜明生动,性格也较为复杂。《聊斋志异》中细节描写可感可信,新颖别致,情趣盎然。读《聊斋志异》,犹如身临其境,如见其人,来往人景无不活灵活现,常常产生美妙的艺术效果。

范文八:《狼》有关资料:作者及《聊斋志异》

蒲松龄(1640—1715),字留仙,别号柳泉,山东淄川(今淄博市)人。他生在一个书香家庭,从小热衷功名,并在19岁时接连考取县、府、道的第一名,名震一时。但此后屡试不第。31岁时,他迫于家贫,应聘为宝应县知县孙蕙的幕宾,整天和“无端而代人歌哭”(《戒应酬文》)的应酬文字打交道,大违素志,次年辞幕回乡。此后主要是在“缙绅先生家”设帐教学,直到70岁才“撤帐归来”。这40年间,他一面教书,一面应考,终究还是个穷秀才。71岁他才援例出贡,4年后便死去了。穷愁潦倒的一生,使他能接近和熟悉劳动人民,同情他们的疾苦,对科举制度的腐朽、官场的腐败、社会的黑暗有深刻的认识和体会。这些在他的作品中都有充分的反映。

《聊斋志异》是蒲松龄的代表作,在他40岁左右已基本完成,此后不断有所增补和修改,是他一生心血的结晶,也是他的文学创作的最高成就。“聊斋”是他的书屋名称,“志”是记述的意思,“异”指奇异的故事。《聊斋志异》有短篇小说491篇。题材大多来自民间和下层知识分子的传说。多数故事通过描写妖狐神鬼来反映现实的社会生活。有的揭露封建官府的黑暗,有的批判科举制度的弊病,有的表现青年男女冲破封建礼教、争取婚姻自由的思想,在一定程度上揭露了社会矛盾,表达了人民的愿望。但其中也夹杂着封建伦理和因果报应思想。《聊斋志异》的语言简练,描写细腻,人物形象鲜明,故事情节生动,具有较高的艺术成就。

范文九:中国传统美德在《聊斋志异》创作中的作用

摘要 《聊斋志异》是中国清代杰出小说家蒲松龄的代表作品,也是中国古典文言短篇小说的巅峰。《聊斋志异》不仅再现了17世纪中国的社会面貌,揭露了当时的社会矛盾,还有力地抨击了当时社会的腐败与黑暗,更通过这些故事表达了孝义、善恶、因果等道德思想,传达了作者对传统美德缺失的愤慨和对重塑传统美德的坚定信念。本文以中国传统美德为中心,以《聊斋志异》的创作原因与目的为切入点,结合具体篇章分析了传统美德在小说故事中的具体体现,从而展现了中国传统美德在该短篇小说集创作中的重要作用。

关键词:《聊斋志异》 传统美德 孝义 忠信 善恶因果

中图分类号:I206.2 文献标识码:A

引言

《聊斋志异》为蒲松龄历时三十余年编著而成的文言小说集,由四百九十一篇短篇小说构成,题材涉及面广,人物形象鲜明生动,内容精炼巧妙而丰富多彩,故事于幻境之中透出极强的现实性、哲理性和道义性,予人启迪,发人深思。郭沫若曾对该小说集作出了极高的评价:“写鬼写妖高人一等,刺贪刺虐入骨三分。”细析之,《聊斋志异》在文学史上取得如此大的成就,不仅得益于蒲松龄对精怪、鬼魅、神仙等故事的幻想式的传奇再现,更在于蕴含在这些故事之中的深刻现实性与哲理性,他在揭露现实社会的黑暗与腐败之余,找到了造成这种恶劣局面的重要原因――传统美德的缺失,并给予了救世救国的良方――重塑传统美德,对当时乃至对现在都有重要的借鉴意义。

一 重塑传统美德――创作原因及目的

明末清初之际,封建制度的弊端不断暴露,各种不公平现象进一步突显,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空前激化,社会动荡此起彼伏,底层人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在这种大环境下,官场政治陷入黑暗与腐败的泥潭,社会经济和文化也逐步衰退,人们的精神面貌萎靡不堪,传统美德从弱化走向缺失。

作为一名深入社会底层的颇有良知的知识分子,蒲松龄将一切尽收眼底。他看到了那些为虎作伥的贪官污吏和邪恶势力对平民百姓的残酷压榨与迫害,他看到了那些为了荣华富贵和一己之私而背弃道义、背叛亲友的鄙俗之人,他看到了那些忘恩负义、抛弃妻儿、置父母于不顾的不忠不孝之人。同时,他也以几十年的仕途经历亲身体会了官场的黑幕与科举的不公。于是,他渐渐意识到传统美德的缺失与人性的扭曲堕落之间的必然关系,进而也认识到了重塑传统美德的极端重要性。因此,他化悲愤为动力积极投入到创作中去,以期用文字唤醒人们内心那沉睡已久的美德与道义,让世界恢复原有的和美、雅致、淡泊与宁静。正如蒲松龄自己所说:“集腋为裘,妄续幽冥之录;浮白载笔,仅成孤愤之书;寄托如此,亦足悲矣!”

二 传统美德在《聊斋志异》中的具体体现

在《聊斋志异》中,传统美德始终是其创作主题与中心所在。蒲松龄借饱满的人物形象和奇幻的故事情节,一方面展现了他对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不善、不勤、不俭等社会丑恶现象的猛烈抨击,另一方面则传达了他对传统美德的歌颂与崇尚之情,以及他对人们尽快重塑传统美德的热切盼望。总体说来,《聊斋志异》对中国传统美德的传达具体体现在对孝义、诚信、忠义等问题的诠释上和对善恶因果报应的分析上。

1 弘扬孝义之道

孝义之道是中国家庭伦理道德的核心内容,在整个道德体系中居于首位,体现为对父母、对长辈的尊敬与关爱。不过,在当时有一部分人忘恩负义,没有尽到最基本的赡养义务,更有甚者将父母遗弃,着实令人心寒。因此,蒲松龄创作了很多弘扬孝义、表彰孝行的篇章,从而在根本上牢固中国的传统美德。

例如,《孝子》中,周顺亭的母亲股生巨痈,昼夜呻吟,数月内服药无数但无一见效。一夜他梦中见神人,指示他要“割股疗亲”。他便以利刃割己股肉,与膏药相和敷于母亲患处,其母病痛立消,终于痊愈。将父母的安康置于首位,不顾一切身外之物,《钟生》中的钟生也是如此。他在济南府应试时,听说母亲病危的消息,便毅然舍下将得的功名利禄,疾驰返乡。因为在他眼中,功名利禄与自己的母亲相比实在是微不足道,“母死不见,且不可复为人,贵为卿相,何加焉?”蒲松龄借这两篇文章表彰了像周顺亭和钟生这种虽然过着贫苦的生活、却拥有着崇高内心的孝子,也讽刺了那些将孝义、仁道挂在嘴边,却从不身体力行的“风教先生”。

又如,在《水灾》一文中有这样两则故事:康熙二十一年,天降大雨,遂成水灾,“居庐尽没”。一农人与其妻为救老母,将两儿弃于庐中,扶老母到高处躲避水灾。水退以后,农人与妻扶老母回家,见整个村子都已成废墟,唯独他们一家幸存,房屋完好无损,两儿并坐床头,嬉笑无恙。可见,蒲松龄对于孝义的表彰和褒扬是通过因果之报说明的,孝敬父母必定得到善报,正如以上两位孝子绝处逢生那样,而对父母不敬则注定会遭到恶报,就像《杜小雷》里杜小雷的妻子那样。杜小雷是一名孝子,尽心尽力地照料双目失明的母亲,而他的妻子却是一个大逆不道之人。一天,杜小雷买肉饷母,随后外出,交代其妻要好好侍奉母亲。不想她却将蟑螂混于肉中,“母觉恶臭不可食”。杜小雷回家后发现其妻的恶劣行径,想动手打她,又怕惊扰了母亲,不过到了晚上,她就受到上天的惩罚变成猪状。邑宰闻讯将其拿去巡街,用以劝诫世人。其实,蒲松龄理想中的家庭关系就是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其中孝义是第一位的,所以他将孝义之道融入创作中,使其成为重要的主题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蒲松龄所提倡的孝义不仅仅是对自己父母尽到孝道,而且还达到了一种“老吾老以及人之老”的境界。例如,在《菱角》中,胡大成在孝敬自己的父母之余,还尊敬、关爱其他的老人。他在外地见到一位老妇人卖身的惨淡场景,心中十分不忍,便将老人请到家中,像孝敬自己的母亲那样孝敬她,让她在余下的生命中过得安稳、舒心。

2 歌颂忠信之德

诚信、忠义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传统美德的重要组成部分。明末清初,伴随着资本主义萌芽的发展,商品交换不断扩大,社会分工进一步细化,自由市场也逐步普及起来。在这一背景下,人的社会化程度越来越高,人们之间的联系也越来越密切,诚信、忠义就显得更加重要。不过,在经济活动中,有些人为了增加个人财富或是谋取暴利而弃信义于不顾,使商品交易毫无秩序可言,也使诚实、善良、无辜之人受到了欺骗和伤害。因此,蒲松龄将信义之德也列为创作的重要主题之一,以期敦促人们重拾最初的诚信与忠义之心。

范文十:蒲松龄代表作《聊斋志异》节选《狼》

《狼》:节选自蒲松龄的代表作《聊斋志异》中的《狼三则》(第二则)。蒲松龄,字留仙,别号柳泉居士,清代小说家。“聊斋”是书屋名,“志”是记述的意思,“异”指奇异的故事。《狼》是一篇寓言故事,揭示了:狼无论多么狡诈也不是人的对手,终归会为人的勇敢智慧所战胜。

1、解释加点词语。

(1)屠大窘

(2)缀行甚远

(3)弛担持刀

(4)一狼洞其中

5)屠自后断其股

6)狼亦黠矣

⑺其一犬坐于前

⑻恐前后受其敌 ⑼盖以诱敌

⑽止有剩骨

⑾一狼得骨止

⑿狼不敢前

⒀意将隧入以攻其后也

⒁意暇甚

⑴困窘,处境危急。⑵紧跟 ⑶放下 ⑷打洞 ⑸大腿 ⑹狡猾 ⑺像狗一样

⑻攻击 ⑼敌方 ⑽通“只” ⑾停止 ⑿上前 ⒀企图 ⒁神情

2、“其”在古汉语中常做代词,本文指代的内容是根据每句话的意思所决定的。如:

A.两狼 B.麦场 C.柴堆 D.屠户 E.半身入垛的狼 指出下列各句中“其”指代什么。

(1)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两狼)

(2)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麦场)(麦场)

(3)屠自后断其股,亦毙之。(后狼)

(4)一狼洞其中,意将隧人以攻其后也。(柴堆)(屠户)

3、对下列一段话内容理解有误的是( )。

屠大窘,恐前后受其敌。顾野有麦场,场主积薪其中,苫蔽成丘。屠乃奔倚其下,弛担持刀。狼不敢前,眈眈相向。

A.这段文字表现出屠户急中生智。

B.这段文字告诉我们,狼并不如我们想象中的凶恶、狡猾。

C.这段文字使故事的情节发生了转化。

D.这段文字描写了屠户的心理和行动。( B )

4、翻译下列句子。

(1)而两狼之并驱如故

(2)少时,一狼径去,其一犬坐于前

(3)乃悟前狼假寐,盖以诱敌

(4)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⑴但是两只狼像原来一样一起追赶。 ⑵一会儿,一只狼径

直走开,另一只狼像狗似的蹲坐在前面。 ⑶才明白前面的那只狼假装睡觉,原来是用来诱惑敌方的。 ⑷禽兽的欺骗手段能有多少呢?只不过给人增加笑料罢了。

5、对最后一节大意判断正确的是( )。

A.狼是一种狡猾的动物,人们要时刻提防它们。

B.狼虽然很狡诈,但人类的勇敢智慧一定能战胜它。

C.狼很狡诈,给人类增加了许多笑料。

D.屠户不一会儿工夫就杀了两只狼,可见狼并不狡猾。( B )

6、本文的中心意思是( )。

A.说对于狼那样的坏人,可能做必要的让步,如果他们得寸进尺,贪得无厌,那就必须把它们消灭掉。

B.说明狼是一种贪得无厌,狡猾残忍的动物,我们必须坚决消灭它,否则它将危害人类。

C.说明对于狼那样拦路打劫的坏蛋,不能给他们财物,只能把他们消灭掉。

D.说明对于像狼那样的敌人,不应该有丝毫畏惧,而要敢于斗争,善于斗争,从而战胜他们。( 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