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灸甲乙经

范文一:针灸甲乙经

1、腧穴排列规律

该书采取了分区记述的方法,如头部分正中,两侧再分五条线与脑后各有穴若干;面部、耳部、颈部、肩部各有穴若干;胸、背、腰、腹部分之正中,两侧各线各有穴若干;四肢部分三阳、三阴各有穴若干。虽然未完全按经络叙述穴位,但部位明确,相互关系清楚,有利于学习和临床运用,该法为历代中外学者所沿用。

2、贡献

由于《针灸甲乙经》的内容大体取材于《黄帝内经》和《明堂孔穴针灸治要》,很多研究者就从文献学的角度去论说该书的价值。如有的介绍就说:“《甲乙经》的著成,对于我国针灸学的发展起到极大的促进作用。医家在阅读时,一般不必再对三部原著的有关部分加以研读,而只需研读《甲乙经》,即可有精要的理解,大大地便利针灸学的学习过程,同时,它又具有重要的文献学的价值,如《明堂孔穴针灸治要》原书早佚,借助《甲乙经》得以保存大部分精华内容。”

的确,它有着非常重要的文献价值,不少古代研究成果之保存。而且还可以利用它来校勘医学古籍。例如《黄帝内经》由于历代传抄而出现错误、断简蠹残所致的阙漏,后人主要靠《针灸甲乙经》来对此进行校勘。

然而与文献价值相比,更显重要的是它的医学价值———把以经脉学说为主体的针灸学理论与腧穴理论紧密结合起来了。这种结合大大推进了针灸治疗理论和技术的提高。而且综合各家,在许多方面都有突进。

《素问》和《灵枢》中腧穴的发展尚处于十分有限的境地。两书实际所举穴位不过160个左右,而且不少只有部位还无命名。而《甲乙经》使中国针灸穴位总数达到654 穴。

本书传到国外后,同样受到高度重视。日本《大宝律令》明确规定《甲乙经》为学习中医的必修课本。国外已有英文译本、法文译本。

《甲乙经》至今还被广泛地运用于临床。使今人获益匪浅。张氏从中发掘出治疗癫痫病的方法。王春辉用其法治疗痹证,疗效显著。

3、

九刺

凡刺有九,以应九变;一曰腧刺,腧刺者,刺诸经荥俞脏俞也。二曰道刺。道刺者,病在上,取之下,刺腑俞也。三曰经刺。经刺者,刺大经之结络经分也。四曰络刺。络刺者,刺小络之血脉也。五曰分刺。分刺者,刺分肉之间也。六曰大泻刺。大泻刺者,刺大脓以铍针也。七曰毛刺。毛刺者,刺浮痺於皮肤也。八曰巨刺。巨刺者,左取右,右取左也。九曰焠刺。焠刺者,燔针取痺气也。

五刺

凡刺有五,以应五脏:一曰半刺。半刺者,浅内而疾发针,无针伤肉,如拔发状,以取皮气,此肺之应也。二曰豹文刺。豹文刺者,左右前后针之,中脉为故,以取经络之血者。此

心之应也。三曰关刺。关刺者,直刺左右尽筋上,以取筋痺,慎无出血。此肝之应也。四曰合刺,或曰渊刺,又曰岂刺。合刺者,左右鸡足,针於分肉之间,以取肌痺.此脾之应也。五日腧刺。腧刺者,直入直出,深内之至骨,以取骨痺.此肾之应也。

4、九针是哪些?

黄帝问曰:九针安生?歧伯对曰:九针者,天地之数也。天地之数,始於一,终於九。故一以法天,二以法地,三以法人,四以四时,五以法五音,六以法六律,七以法七星,八以法八风,九以法九野。曰:以针应数九数奈何?曰:一者天,天者阳也。五脏之应天者,肺也。肺者,五脏六腑之盖也。皮者,肺之合也,人之阳也。故为之治鑱针。针者,取法於布针,去末半寸,卒兑之,长一寸六分,大其头而总其末,令无得深入,而阳气出,主热在头身,故曰病在皮肤无常处者,取之鑱针於病所。肤白勿取。二者地,地者土也。人之所以应土者,肉也。故为之治员针。员针者,取法於絮针,筒其身而员而员其末,其锋如卵,长一寸六分,以泻分肉之气,令人不伤肌肉,则邪气得竭。故曰,病在分肉间,取以员针。三者人也。人之所以成生者,血脉也。故为之治鍉针。鍉针者,取法於黍粟,大其身而员其末,如黍粟之兑,长三寸五分,令可以按脉勿陷以致其气,使邪气独出。故曰,病在脉,少气,当补之以鍉针,针於井荥分俞。四者时也。人於四时八正之风,客於经络之中,为痼病者也。故为之治锋针。锋针者,取法於絮针,筒其身而锋其末,其刃三隅,长一寸六分,令可以泻热出血,发泄痼病。故曰,病在五脏固居者,取以锋针,泻於井荥分俞,取以四时也。五者音也。音者,冬夏之分,分於子午。阴与阳别,寒与热争,两气相薄,合为痈肿者,故为之治铍针。铍针者,取法於剑,令未如剑锋,广二分半,长四寸,可以取大脓出血。故曰,病为大脓血,取以铍针。六者律也。律者,调阴阳四时合十二经脉。虚邪客於经络而为暴痺者也,故为之治员利针。员利针者,取法於鬚针,且员且总,身中微大,长一寸六分,以取痈肿暴痺,一曰,尖如鬚,微大其末,反小其身,令可深内也,故曰痺气暴发者,取以员利针。七者星也。星者,人之七窍。邪之所客於经,舍於络,而为痛痺者也,故为治毫针。毫针者,取法於毫毛,长一寸六分,令尖如蚊虻喙,静以徐往,微以久留,正气因之,真邪俱往,出针而养。主以治痛痺在络也。 故曰,病痺气痛而不去者,取之毫针。八者,风也。风者,人之股肱八节也。八正之虚风伤人,内舍於骨解腰脊节腠之间为深痺者也,故为之治长针。长针者,取法於綦针,长七寸,其身薄而锋其末,令可以取深邪远痺.故曰。病在中者,取以长针。九者野也,野者,人之骨解。虚风伤人,内舍於骨解皮肤之间也,淫邪流溢於身,如风水之状,不能过於机关大节者也,故为之治大针。大针者,取法於锋针,其锋微员,长四寸,以泻机关内外大气之不能过关节者也。故曰,病水肿不能过关节者,取以大针。

5、如何理解“持针之道,坚者为实”

持针的方法,紧握而有力最为贵。

6、针道自然

黄帝问曰:愿闻针道自然。岐伯对曰:用自然者,临深决水,不用功力而水可竭也;循掘决沖,不顾坚密,而经可通也。此言气之滑涩,血之清浊,行之逆顺也。

黄帝说:我想知道顺应自然是怎样的。

岐伯说:面临深沟而放水,不用功力,就可以将水放尽;顺着窟窿挖地道,不管地有多坚实,就可以开通小路。用它们来比喻说明人身之气有滑有涩,血有清有浊,气血运行有顺有逆这些人身的自然。

7、对腧穴的描述方法

曲差,一名鼻冲,侠神庭两傍各一寸五分,在发际,足太阳脉气所发,正头取之,刺入三分,灸五壮。

以曲差为例,包括别名、定位、所经过经络、取穴方法、所刺和所灸方法

8、现存版本

《针灸甲乙经》成书后,为历代医学家、针灸学家所重视,传抄者颇多,自北宋校正医书局校正后始成今之传本。在国内现仅存若干明刊本,日本珍藏有我国宋刊本。现国内所收藏者有明刊本之后历代刊刻出版者计约20种。

9、徐疾补泻的操作要领 夫针之要,易陈而难入。粗守形,上守神。神乎神,客在门。未睹其病,恶知其原。刺之微,在速迟。粗守关,上守机。机之不动,不离其空,空中之机,清静以微。其来不可逢,其往不可追。知机道者,不可挂以发。不知机者,叩之不发。知其往来,要与之期。粗之暗乎,妙哉上独有之也。往者为逆,来者为顺。明知逆顺,正行无问。迎而夺之,恶得无虚。追而济之,恶得无实。迎而随之,以意和之。针道毕矣。凡用针者,虚则实之,满则泄之,菀陈则除之,邪胜则虚之。《大要》曰:徐而疾则实,疾而徐则虚。言其实与虚,若有若无。察后与先,若存若亡。为虚为实,若得若失。虚实之要,九针最妙。补泻之时,以针为之。泻曰迎之。迎之意,必持而内之,放而出之。排扬出针,疾气得泄。按而引针,是谓内温。血不得散,气不得出。补曰随之。随之意,若忘之。若行若按,如蚊虻止。如留如环,去如绝弦。令左属右,其气故止。外门已闭,中气乃实。必无留血,急取诛之。

补泻反则病益笃。中筋则筋缓,邪气不出,与真相搏,乱而不去,反还内着,用针不审,以顺为逆也。凡刺之理,补泻无过其度。病与脉逆者,无刺。形肉已夺,是一夺也。大夺血之后,是二夺也。大夺汗之后,是三夺也。大泄之后,是四夺也。新产及大下血,是五夺也。此皆不可泻也。

10、十二节刺法的操作方法

十二刺

凡刺有十二节,以应十二经。一曰偶刺。偶刺者,以手直心若背,直痛所,一刺前,一刺后,以治心痺,刺此者,傍针之也。二曰报刺。报刺者,刺痛无常处,上下行者,直内无拔针,以左手随病所按之,乃出针复刺之也。三曰恢刺。恢刺者,直刺傍之举之前后,恢筋急以治筋痺也。四曰齐刺。齐刺者,直入一,傍入二,以治寒气小深者。或曰参刺。参刺者,治痺气小深者也。五曰扬刺。扬刺者,正内一,傍内四而浮之,以治寒热之搏大者也。六曰直针刺。直针刺者,引皮乃刺之,以治寒气之浅者也。七曰腧刺。腧刺者,直入直出,稀发针而深之,以治气盛而热者也。八曰短刺。短刺者,刺骨痺,稍摇而深之,致针骨所,以上下摩骨也。九曰浮刺。浮刺者, 傍入而浮之,此治肌急而寒者也。十曰阴刺。阴刺者,左右率刺之,此治寒厥中寒者,取踝后少阴也。十一曰傍刺。傍刺者,直刺傍刺各一,此治留痺久居者也。十二曰赞刺。赞刺者直入直出,数发针而浅之出血,此治痈肿者也。

11、人的体质分为 年质壮大,血气充盛,皮肤坚固,因加以邪,刺此者,深而留之,此肥人也。广肩腋项,肉薄浓皮而黑色,唇临临然者,其血黑以浊,其气涩以迟,其贪于取予,刺此者,深而留之,多益其数。

曰:刺瘦人奈何?曰:瘦人者,皮薄色少,肉廉廉然,薄唇轻言,其血清,其气滑,易脱于气,易损于血,刺此者,浅而疾之。

曰:刺常人奈何?曰:视其黑白,各为调之。端正纯浓者,其血气和调,刺此者,无失其常数。

曰:刺壮士真骨者奈何?曰:刺壮士真骨,坚肉缓节验验(一作监监)然,此人重则气涩血浊,刺此者,深而留之,多益其数;劲则气滑血清,刺此者,浅而疾之也。

曰:刺婴儿奈何?曰:婴儿者,其肉脆血少气弱,刺此者以毫针,浅刺而疾发针,日再可也。

12、守神和守机的理解

夫针之要,易陈而难入。粗守形,上守神。神乎神,客在门。未睹其病,恶知其原。刺之微,在速迟。粗守关,上守机。

上,上工,指技术高明的医生。神,精神气血的内在变化,即正气

上守神:密切观察病人的神情气血盛衰状态,随气血的盛衰来决定针刺的补泻。 上守机:要掌握气至的时机,根据邪正盛衰情况,施与及时恰当的补泻手法。

范文二:《针灸甲乙经》的读法

《针灸甲乙经》的读法

黄龙祥

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所

(北京100700)

摘要:通过对《针灸甲乙经》阅读法的探讨,包括自身条文前后比较、与《明堂经》《内经》比较以及综合

比较法的比较阅读法.领悟编者的编纂思路、由点连线地贯通阅读等创造性阅读法方法进行深入解析.开拓阅读经典古籍原文的方法。

关键词:针灸甲乙经;读法;解析中图分类号:R24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6281(2008)06-0039---04

研读《针灸甲乙经》,首先要了解“序例”,掌握“腧穴排列律”,可以使你轻松扫除形式上的障碍,认识《甲乙经》外形;而要读出文字背后的深意,深入到《甲乙经》的骨髓,就没有这般轻松了,需要下

是这些错误在其成功的光环所掩盖下一直没能引起人们的注意,当引以为戒。・1.自身条文的前后比较

皇甫谧编纂《甲乙经》总的体例是“事类相从”,但为了不同篇章的完整性需要,某些条文也会重见于不同篇,尽管会有详略之别。对于这些重复出现的条文,如果阅读时注意互相参照,有时能解决不少阅读中的障碍。

2.与《明堂经》的比较

一番苦功——必须超越皇甫谧的高度,才能看到他

没有看到,甚至没有想到的东西。

阅读的主要难点在于对腧穴定位术语及技法的理解、症状组的辨识、针灸诊疗规范的把握。阅读之前需要学习相关知识与相关文献:阅读《甲乙经》除针灸学专业知识之外,理解卷三的腧穴定位,还需要表面解剖学的知识:要理解卷七至十二的腧穴主治病证,还需要中西医病证诊疗的知识。

一、比较阅读法

与《明堂》比较,是指与不同传本的《明堂》比较。对照《明堂l垒:》阅读《甲乙经》的意义主要体现两方面:第一,《甲乙经》是所有中医经典中传世版本.最差的,文字错误很多,特别是《明堂经》文字,久无善本可校。经考察,唐代《外台秘要・明堂》辑自《甲

既然《甲乙经》是根据《素问》《灵枢》《明堂》三书重编而成的,那么在阅读《甲乙经》时,与相关文献加以比较就是一种经常用到的方法。而应用这种读法的重要前提是要知晓《甲乙经》原文的出处,不然则会闹出“张冠李戴”的笑话。

例如宋人林亿校《甲乙经》卷七至十二腧穴主治内容时,主要以《千金要方・孔穴主对法》卷三十相校,由于对原文出处疏于考察,故所出注文多半有误。

林亿作为整理中医文献的大家,在整理宋以前重要中医典籍方面做出了巨大贡献,但由于没有重视对原文出处的考察而犯了许多严重的错误,特别

乙经》“明堂”条文,所据乃唐代传本,因此阅读《甲乙经》明堂孔穴文字,应注重参照《外台秘要》相关条文;第二,皇甫谧将《明堂经》腧穴定位与主治分开,复将主治原文加以剪辑分归于不同篇。当一条文字从整体中析出时,由于某些关联信息的丢失,或者由于断句的错误,会变得难以理解,或者会产生多种不同的理解,要正确理解它的本义,只有回

到它原来的环境中——从《明堂经》中寻找正确答

案。

3.与《内经》的比较

与《内经》比较,是指与不同传本,特别是《脉经》《太素》的比较。比较简单的读法是将《甲乙经》

2008年第6期菊

万方数据

中辑自《素问》《九卷》的文字与传世本《素问》《灵枢》比较,这是宋人林亿校读《甲乙经》常用的方法。

采用这种简单的比较读法,我们不会比林亿读出更多的意味。较为复杂但更有意义的比较是将《甲乙经》中的《明堂》文字与《内经》比较。

4.综合比较法

所谓“综合比较法”,就是将《甲乙经》条文与不同传本《素问》、《灵枢》,不同传本《明堂》进行交叉比较。

鱼际穴例

头痛不甚,汗出而寒(《甲乙经》卷七第一上)。头痛不堪,汗出而寒(《素问・刺热》)。头痛不甚,汗出而寒(《太素・五脏热病》)。头痛不堪,汗出而寒(杨注本《明堂》)。头痛甚,汗不出(《外台》引《明堂》)。

《太素・五脏热病》“头痛不甚”句下杨上善注日“有本为堪”,可见这一异文由来已久,不独见于《明堂》,更早见于《内经》。又《明堂》‘‘汗出而寒’’句下杨上善注日“有本作‘汗不出’也”,与王焘据本正相合,而这一异文则仅见于《明堂》。

二、创造性阅读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要看到皇甫谧没有看到的,想到皇甫谧没有想到的,必须超越他已经达到的高度。而要超越,首先必须理解他以及他的作品。

《甲乙经》与《太素》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是用《素问》《九卷》《明堂》三书作为建筑的砖瓦,按照预先设计的框架,建造一座新的大厦:而后者则对一个现成的大厦进行改造。

1.进入角色——领悟编者的编纂思路

所谓进入角色,首先你要对皇甫谧有足够的了解,而要了解他,前提是理解编者的意图与全书的结构,最简单也是最有效的方法就是,试着将皇甫谧做过的事也动手尝试一下,将《素问》《九卷》《明堂》三书,按《甲乙经》的总体框架,加以类编。待积累了一定的感性认识之后,再重读《甲乙经》,在阅读过程中不时地停下来问自己:假如我是皇甫谧,这个地方我会如何处理?你会惊奇地发现自己会越

!争

南2008年第6期

方数据来越感同身受地理解皇甫谧,会产生越来越多的共鸣。

例一:对《素问》《灵枢》不同学说的处理众所周知,《素问》《九卷》非出自一人之手,对同一问题的论述,可见有不同,甚至截然相反的观点。如果要你按照“以类相从”的原则,将这些不同的说法汇集于同一篇内,你如何处理?你绞尽脑汁,做过种种尝试后,最后大概只能做出这样的处理:以一种说法为主,而以“素问日”、“九卷日”这样的

提示语列举其他不同说法。也就是说你采用了与皇甫谧完全相同的处理方法。这样在以后的阅读中,遇到《甲乙经》冠以“素问日”、“九卷日”的条文时,就决不会想当然地认定为后人注文。

例二:对于《明堂经》文字的处理

解决了类编《素问》《九卷》的主要难题后,你马上就面临另一个更大的难题:如何处理《明堂经》?《明堂经》是一部腧穴书,在形式上与《素问》《九卷》很不相类,如何使三书的文字在一个新的框架中自然、贴切地融为一个整体?比较容易想到的是,首先将《明堂经》腧穴内容分为“定位”与“主治”两大部分,前者归于卷三“腧穴”,后者分属于卷七至十二治疗部分。然而《明堂》的腧穴主治采用的是“以穴

统病证”的表述形式,即“XX(穴)主XX(病证)”的格式,这与《素问》《九卷》的针灸治疗文字格格不入,如何处理?最后你大概也只能将《明堂经》腧穴主治“以穴统病证”的表述体例改成“以病证属穴”的形式。也就是采用与皇甫谧相同的方式处理。这时当你再读《甲乙经》卷七至十二腧穴主治条文时,你的感觉会与以前完全不一样,就不会将其视为针灸方

了。

由此可见,要进入皇甫谧的思想世界、进入《甲乙经》,不能仅仅用眼看,还要用心想,再要动手做。用眼不用心,动口不动手,就很难进入角色。

2.走出角色——由,占、连线的贯通阅读

现在你需要思考这样一个问题:如果说皇甫谧只是将《素问》《九卷》《明堂》三书按新分类重编,为何后人的评价那么高?第一,是三本书的确存在有机的内在联系,皇甫谧之后的杨上善也看出了这一点,评日:“《太素》陈其宗旨,《明堂》表其形见,是犹

天一地二”。他改编注解的《明堂经》题名为“黄帝内经明堂”也鲜明地体现了他对三书关系的理解;第

二,用三书作为创作素材构建新的大厦——成就的

是《针灸经》,发生了质变,而杨上善类集的《太素》仍然只是《黄帝内经》的一个传本,《黄帝内经明堂》也只是《黄帝明堂经》的一个传本。

待你认识到了这一点,并且能够完全进入皇甫谧的思想世界,达到他的学术高度后,就要尝试着再走出来、超越他。这时当你再阅读《甲乙经》时,就要不时地停下来问自己:如果是我来设计,我将如何构思?

通览《甲乙经》卷七至十二针灸辨证应用最多的是经脉辨证,其次是脏腑辨证,而且在篇题中就直接点明了辨证的要点。例如:

足厥阴脉动喜怒不时发癫疝遗溺癃第十一黄帝问日:刺节言去衣者,刺关节之支络者,愿闻其详。岐伯对日:腰脊者,人之关节,股腑者,人之趋翔,茎睾者,身中之机,阴精之候,津液之道路也。故饮食不节,喜怒不时,津液内流,而下溢于睾,水道不通,炅不休息,俯仰不便,趋翔不能,荥然有水,不上不下.铍石所取,形不可匿,裳不可蔽,名日去

衣。

阴股内痛,气痈,狐疝走上下,引少腹痛,不可俯仰.商丘主之。

狐疝.太冲主之。

阴跳遗溺.小便难而痛,阴上入腹中,寒疝阴挺出,偏大肿,腹脐痛,腹中悒悒不乐,大敦主之。

腹痛上抢心,心下满,癃,茎中痛,怒嗔不欲视,泣出。长太息。行间主之。

疝,阴暴痛,中封主之。

疝,癃,脐少腹引痛腰中痛,中封主之。

阴跳腰痛,实则挺长,寒热,挛,阴暴痛,遗溺偏大:虚则暴痒,气逆肿睾,卒疝,小便不利如癃状,数噫恐悸。气不足,腹中悒悒,少腹痛,嗌中有热如有息肉状.如著欲出,背挛不可俯仰,蠡沟主之。

丈夫疝,阴跳痛引篡中不得溺,腹中支,胁下楮满.闭癃阴痿,后时泄,四肢不收,实则身热头痛,汗不出.目然无所见,怒欲杀人,暴痛引髌下节,时有

方数据热气,筋挛膝痛不可屈伸,狂如新发,衄,不食.喘呼,少腹痛引嗌,足厥痛,由泉主之。

癃疝。然谷主之。

卒疝少腹痛,照海主之,病在左取右,右取左。

立已。

气癃疝,阴急,股枢腩内廉痛,交信主之。阴暴起。疝,照海主之。疝,至阴主之。

这是《甲乙经》中采用经脉辨证的一篇。尽管对于前阴病变之疝、癃、遗尿,本篇所引《明堂经》循经取穴的腧穴包括了足三阴、足太阳,但皇甫谧于篇题中径称“足厥阴脉动”,真可谓心识《内经》,慧眼独具。后之金元张从正挥千言,妙阐阴疝与足厥阴之关系,倍受后人称道,殊不知千年之前皇甫先生已立论在先。然而按规范化教程的标准衡量,此篇结构尚未至完善:只描述了疝与癃的临床症状,而没有诊法、辨证与治疗原则的内容。诸项皆备的见于卷七第二篇“足阳明脉病发热狂走”,然而表达方式仍不及《伤寒论》精要与规范。

特别是没有通过对卷七至十二各篇病证的循经取穴的分析,归纳出十二经脉辨证的大纲。例如具体对足厥阴经而言,其主病的部位要点是:前阴、少腹,其次是腰与舌。不论什么病,只要见有前阴、

少腹、腰、舌的症状,其远端选穴都主取足厥阴经穴,而不限于单纯的疝、癃等前阴病。一种理论或规则,只有达到这样高的抽象程度,才能更方便、更灵活、举一反三地指导临床实践。否则学了“足厥阴脉动喜怒不时发癞疝遗溺癃”篇,只知此三病的循经取穴原则,遇到其他病则又茫然不知。因此,非常有必要在“辨证”部分,归纳出《甲乙经》最常用的经脉辨证与脏腑辨证的纲要(像《伤寒论》各病的“提纲”条文一样)。这时,你再读《甲乙经》的条文,就会有完全不同的感悟:

痉.取之阴跷及三毛上及血络出血。风痉。身反折.先取太阳胭中血络出血。痉,中有寒,取三里。

这里给出一个基础方“痉,取之阴跷及三毛上及血络出血”,然而随证配穴。皇甫谧可能是看破《内经》这一奥妙的人。因此,接下来,他将从《明堂经》辑出的腧穴主治作了如下的编排:

2008年第6期镐。

痉,取囟会、百会及天柱、膈俞、上关、光明主之。

痉,目不晌,刺脑户。

痉,脊强反折,瘛疯,癫疾,头重,五处主之。痉,互引,善惊,天冲主之。

痉,反折,心痛,形气短,尻涩,小便黄闭,长强

主之.

痉.上气。鱼际主之。痉,互引,腕骨主之。热病汗不出,善呕苦,痉,身反折,口噤,善鼓颔,腰痛不可以顾,顾而有似拔者,善悲,上下取之,出血,见血立已,喉痹不能言,三里主之。

痉,惊,互引,脚如结,脯如裂,束骨主之。痉,目反白多,鼻不通利,涕黄,更衣(一本作便去血)。京骨主之。

痉,脊强,头眩痛,脚如结,腩如裂,昆仑主之。

痉,反折,飞扬主之。

待你熟读之后,你会突然发现在《甲乙经》中大量出现的这种类型条文前面的“痉”等病名可以被置换为多种不同的病名。针灸腧穴治疗的不是一个个病,而是特定部位的症状,只要在一定的部位,不论出现什么症状,什么病,皆主之。应当说这是皇甫

谧最大的贡献之一——将隐含在《明堂经》与《素

问》《灵枢》中这一腧穴主治特点凸现出来!

遗憾的是,近两千年来却无人读懂皇甫谧:笔

者以为这将是针灸诊疗的一个重要模式——辨病处方,看部配穴,随证加减。——也是名老中医自

觉或不自觉应用的模式。反过来,不论什么病,只要出现“身反折”,就配委中;见“中有寒”就取三里,而不限于痉症。

五脏六腑胀第三

问日:愿闻胀形。对日:心胀者,烦心短气,卧不

得安。肺胀者,虚满而喘咳。肝胀者,胁下满而痛引少腹。脾胀者。苦哕,四肢闷,体重不能衣。肾胀者,腹满引背怏快然,腰髀痛。胃胀者,腹满胃脘痛,鼻

闻焦臭,妨于食,大便难。大肠胀者,肠鸣而痛濯濯,

妇2008年第6期万

方数据冬日重感于寒则泄,食不化。小肠胀者.小腹胀引腰而痛。膀胱胀者,小腹满而气癃。三焦胀者,气满于皮肤中,壳壳然而不坚。胆胀者,胁下痛胀,口苦,好太息。凡此诸胀,其道在一,明知逆顺.针数不失。泻虚补实,神去其室。致邪失正,真不可定。粗工所败,谓之天命。补虚泻实,神归其室。久塞其空,谓之良

工.

问日:无问虚实,工在疾泻,近者一下.远者三下,今有三而不下,其过焉在?对日:此言陷于肉肓而中气穴者也。不中气穴而气内闭藏,不陷肓则气不行,不越中肉则卫气相乱,阴阳相逆。其于胀也,

当泻而不泻,故气不下,必更其道,气下乃止,不下

复起,可以万全,恶有殆者乎?其于胀也,必审其诊,当泻则泻.当补则补。如鼓之应桴,恶有不下者乎?

心胀者。心俞主之。亦取列缺。肺胀者,肺俞主之,亦取太渊。肝胀者,肝俞主之.亦取太冲。脾胀者,脾俞主之.亦取太白。肾胀者。肾俞主之,亦取太豁。胃胀者,中脘主之,亦取章门。大肠胀者,天枢主之。小肠胀者.中移主之。膀胱胀者。曲骨主之。三焦胀者。石门主之。胆胀者。阳陵泉主之。

五脏六腑之胀。皆取三里。三里者,胀之要穴

也。

这是《甲乙经》中应用脏腑辨证的一篇,而且临床症状、病因病机、治疗总则诸基本项目较完整,既列出了针对“胀”这个病证的基础方:三里,又详述了脏腑辨证的加减方。然而皇甫谧并没能通过对诸如五脏六腑之咳、五脏六腑之疟等各类病证的针灸治疗,提取出五脏六腑的共性症状,提炼出五脏六腑辨证的纲领,没有达到《伤寒论》那样的理论高

度。这个提炼与概括工作需要我们去完成——其实

只有一步之遥!

《针灸甲乙经》的读法

作者:作者单位:刊名:英文刊名:年,卷(期):

黄龙祥, HUANG Long-xiang

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所,北京,100700中医药文化

CHINESE MEDICAL CULTURE2008,3(6)

本文读者也读过(10条)

1. 张胜春 《针灸甲乙经》之研究现状[期刊论文]-中国针灸2002,22(4)2. 方金森 《针灸甲乙经》甲乙两字之我见[期刊论文]-中医文献杂志2002(2)3. 梁丰 世界最早的针灸专著《针灸甲乙经》[期刊论文]-解放军健康2008(6)4. 张胜春.赵京生 《针灸甲乙经》配穴特点分析[期刊论文]-针灸临床杂志2002,18(3)5. 王湃.孙瑜.高碧霄 浅析皇甫谧对郄穴的贡献[期刊论文]-四川中医2001,19(4)6. 章曦 浅谈《针灸甲乙经》的学术价值[期刊论文]-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2008,10(5)7. 何彦东.HeYan dong 皇甫谧哲学思想刍议[期刊论文]-国医论坛2010,25(3)8. 张宝文 《针灸甲乙经》的成因及对后世的影响[期刊论文]-医古文知识2004,21(1)

9. 钱超尘.赵怀舟.QIAN Chao-chen.ZHAO Huai-zhou 《辅行诀》抄本寻踪[期刊论文]-中医药文化2008,3(6)10. 段逸山 古人的名、字、号[期刊论文]-中医药文化2008,3(6)

引用本文格式:黄龙祥.HUANG Long-xiang 《针灸甲乙经》的读法[期刊论文]-中医药文化 2008(6)

范文三:针灸甲乙经读后感

读《针灸甲乙经》有感

《针灸甲乙经》是我国最早的一部针灸学专著。也是最早将针灸学理论与腧穴相结合的一部著作。原名《皇帝三部针灸甲乙经》,作者黄莆谧,共十卷,南北朝时期改为十二卷,该书集《素问》《针经》与《名堂孔穴针灸治要》三书之有关针灸学内容等分类和编而成。

该书在针灸理论上出强调:“上工治未病”,即一位高明的针灸医生要学会运用针灸来达到保健预防疾病的目的,“中工刺未成”则是强调仅能做到疾病早期治疗者,也算的上是一位比较好的针灸医生,“下工刺已衰,下工刺方袭”,将不能做到预见和早期诊断治疗的针灸医生。同时还对针灸用针之形状制作,针灸禁忌,针灸经络,孔穴部位之考订,针灸的临床适应症,针灸操作方法以及临床经验的总结进行了系统的论述。全书定位孔穴349个,其中双穴300个,单穴49个。

在前人经验基础上,提出适应针灸治疗的疾病和症状共有800多种。例如该书所分述的热病,头痛,黄疸,寒热病,脾胃病,癫,狂,霍乱,喉痹,耳目口齿病,妇人病等。 该书论述了五脏精气和神志活动的关系以及他们在针刺治疗中的意义,还阐述了九气为病的病理表现,五脏虚实的症状和机理,五脏腧穴与五色,五时,五日,五音,无味等相互配合关系加以阐述,并且论述了四时阴阳变化对人体生理和病理的影响以及五脏六腑的阴阳表里配合关系,各自的生理特点和通过体表某些部位或器官测知脏腑盛衰的方法,五脏与五官的关系以及脏腑病变反应与五官的症状和对九窍的影响,五脏六腑对人体生命寿夭的密切影响,并从脉,肉,筋,骨,皮,五官,等的形态推测五脏五脏六腑的生理和病理状况,十二原穴与脏腑的关系以及临床意义,比例取象方法把十二经脉配属自然界的十二水流,进而论述十二经脉的气血多少,所属脏腑以及针刺的一般情况。髓海,血海,气海,水谷之海四海与人体的关系,同时讨论了四海所主的腧穴及四海虚实病症和调制方法,营卫之气在一日一夜中运行周次和呼吸周次及漏下百刻的分配,说明营卫的活动情况,此外还对虚实病变的不同刺法加以阐述和营卫运行于十二经脉的顺序,营卫之气的化生,运行规律及相互关系,三焦部位及生理功能,阴阳清浊的性质,以及津,气,精,液,血,脉六气的作用和病候,汗,尿,气,唾,精髓五液的化生及其功能和失常的病理表现,奇邪留滞络脉的病变及刺血络的治法,同时还讨论了刺血络的诊断标准以及刺络时的有关变化以及五色所主的病症,从五色判断疾病轻重深浅的方法和五脏在面部的分属部位,按阴阳五行理论,将人体分为五种及二十五种人,并分别阐述了各类型人的生理形态,气血多少,心态表现及不同的治疗原则。

阐述了十二经脉的循行路线,疾病证候以及经气竭绝的表现和预后;以及十五络脉的循行,另外还讨论了十二皮部的名称,络脉诊色法,以及手太阴,足阳明,足少阴之脉常动不息的道理;对三阴三阳经脉循行的规律和少阴之脉独下行的原因加以解释以及六阴六阳经脉和督脉,任脉,跷脉的长度,经脉和络脉的区别以及诊察的治疗原则,十二经脉标本的主要部位,同时介绍了头,胸,腹,胫四街的部位及主治,三阴三阳的根结部位以及开,阖,枢的作用和所主疾病,手足左右十二阳脉的根流注入部位,十二经筋的循行部位,发病机理,病理表现以及病变治疗原则和方法。

督脉发际内,从神庭并由此向两旁行至头维,左右共七穴的部位及其针灸方法,另外还讨论了孙络,溪谷,三百六十五个穴会的作用,从上星向后风府共八穴的部位及其针刺方法,旁开个一寸五分的五处,向后行至玉枕,左右共十穴的部位及其针刺方法,头部从瞳孔直上入发际五分的临泣,向后行至脑空,左右共十穴的部位及其针刺方法,头部后发际正中的哑门,及旁侧的天柱,风池等五穴的部位和针刺方法。

讲述了八正,八虚,八风之邪治病的一般规律,疾病的逆顺标本以及地理环境和形态苦

乐等方面的情况,并提出治病求本和因时,因地,因人制宜等治疗原则,五脏六腑虚实变化及针刺治疗的方法,阐述了四时不正之气对人体的危害,进一步丰富中医学说的内容,人体的内脏,体表,形态,年龄等方面的不同病理特点和诊疗原则,进一步揭示了疾病与自然界的密切关系,还讨论了疾病在一日中的旦慧夜甚等变化规律,根据五行生克规律,推测五脏疾病的传变与预后方法。讲述了由大寒侵入骨髓或阳邪逆子阳经所致的各种头痛的症状和主治腧穴,寒邪侵犯五脏六腑发生的心痛,胸痹,心疝,三虫的病因诊断及主治腧穴,邪气侵入肺及五脏六腑而致咳嗽上气的病机,证候和治疗腧穴,肝病和卫气留滞所形成的胸胁满痛等疾病,心胆所出现的病证,以及涉及其他脏腑而发生悲,恐,惊等情志病变,四肢与脾的关系,进而说明脾受病而四肢不用的道理,脾胃,大肠受病腹痛腹胀,肠鸣,短气,以及饮食与大便异常,邪在肾和小肠所出现的腹胀腰痛和睾丸痛等病变的治疗和症状等,三焦膀胱受病所发生的小便不利,少腹肿满诊断和主治腧穴及三焦通调水道的功能失常,导致小便不利。

范文四:针灸甲乙经教学体会

《针灸甲乙经》教学体会

雒成林

(甘肃中医学院,甘肃兰州730000)

《针灸甲乙经》正式进入大学课堂教学,我们学院可谓走在前面,虽说是开了先河,但任重而道远。如何搞好这门课程的教学,有许多问题值得深入地思考。经过本科生与研究生各一学期的教学实践,逐渐发现一些需要在教学过程中不断完善的地方,而且相信随着教学工作的进一步深入,反映出来的问题会越来越多。现将一年来《甲乙经》教学中体会到的一些问题梳理出来,与各位同道一起探讨解决之策。

1、《甲乙经》教学现状

皇甫谧在《甲乙经序》中说:“其本论,其文有理,虽不切于近事,不甚删也。若必精要,后其闲暇,当撰核以为教经云尔”。意即他虽然依据“事类相从”的原则梳理出了《内经》与《明堂》关于针灸的知识体系,但要作为授学之“教经”,仍有“不切于近事”之憾,并表达了进一步精简的意图,只是未能如愿。后来《甲乙经》传至邦外,亦备受历代医家尊崇,因此就无人再做精简。直至二十一世纪以来,国家大力倡导中医学传承发展之际才陆续开始了这方面的工作。率先精编《针灸甲乙经》原著的是中国中医科学院针灸研究所黄龙祥教授,接着就有了本科和硕士教学用的《甲乙经》教本。

研究生教材

本科生教材

黄龙祥精编本

本科生教材

研究生教材

2010年8月中国中医药出版社出版了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创新教材《针灸甲乙经选读》,2011年6月人民卫生出版社出版了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研究生规划教材《针灸甲乙经理论与实践》。相较而言,后者在编写过程中投入的人力、物力、精力与时间均胜于前者,教材质量有明显优势。该书前面设了《导论》,已经谈到了《甲乙经》教学中需要注意的问题,录于下共鉴。

一、《针灸甲乙经》的作者与版本

二、《针灸甲乙经》的主要学术特点及对临床的指导意义

(一)腧穴归经与脉气所发

(二)对经文的理解与注解

(三)构建了针灸辨症施治框架

三、如何学习应用《针灸甲乙经》

(一)注重文本校勘

(二)掌握编排体例

尽管已有专门教材问世,但仍有一些中医院校尚未开课,开课的中医院校也多设为选修课。我院2009年修订教学计划中将此正式列入针灸推拿学本科必修专业课程,并于2011年9月在本科生中开设选修课;研究生教育中2004年即设了“《针灸甲乙经》学术思想与临床运用”研究方向,已培养了7届10余名硕士研究生,但开设课程则是2012年才开始的。

因此,进一步向国家有关部门积极申报、建议本课程教学与建设工作,既有利于针灸学术传承,也有利于加强与巩固我院在针灸教学与研究中已经取得的特色优势和地位。

2、《针灸甲乙经》的学术史价值与学术性价值

正确评价《针灸甲乙经》是本课程教学中首要的、基本的问题。一直以来人们都认可《甲乙经》是我国现存最早的针灸学专著,同时也被认为是《内经》早期的一种传本,是分类整理《内经》的著作[1]。既然是《内经》的传本,从一定程度上说就意味着其学术创新性不大,只是分类攒要而已。然而成书时代与之较近而稍晚的《太素》也是分类整理《内经》的著作,为何《甲乙经》成了针灸经,而《太素》仍然是《内经》?后世一些医家径直将《甲乙经》与《内经》相提并论,如《千金要方·大医习业》云:“凡欲为大医,必须谙《素问》《甲乙》《黄帝针经》《明堂流注》„„等诸部经方。”可见其对《甲乙经》的重视程度并未将其简单地作为《内经》的传本。

仔细揣摩即可发现,虽然在知识点上《甲乙经》的创新性不突出,但它实实在在构建了针灸学科体系,它对《内经》与《明堂》针灸知识归纳整理得非常美妙,以致千年未破。其创新性主要表现在针灸学知识体系的专业化、适用性、科学性、发展性。《明堂》的遗失也恰恰反映了《甲乙经》的科学性与发展性。进一步假设,如果《内经》两部十八卷一百六十二篇,所述全是针灸知识,而没有别的什么内容,那很难猜想它是否会有与《明堂》同样的厄运。

《甲乙经》“事类相从”的编撰方式,将《内经》中的针灸内容一网打尽,突出了针灸学的专业性,结合《明堂》的内容,荟萃了魏晋以前的针灸知识,从此使针灸分科并专业化;其“删其浮辞,除其重复,论其精要”的选材方式突出了针灸学的适用性;从编撰体例上看,《甲乙经》还具备了医学专科著作之总论、各论科学体裁的框架结构[2],其科学性不言而喻;而其发展性也正寓于上述三个方面之中。不仅如此,书中保存的《明堂》的基本内容,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献价值,发展了腧穴数目,汇集了非常丰富的临床资料。

为了能清楚地看到《甲乙经》编撰体例的科学性,将其卷目录于下。 卷之一(十六篇):基础理论

卷之二(七篇):经络

本部分讲中医针灸基础理论

卷之三(三十五篇):腧穴

卷之四(三篇):脉理诊断

卷之五(七篇):针灸技术

本卷讲针灸基本技能

卷之六(十二篇) :针灸治疗疾病概论卷之七(五篇):伤寒热病

卷之八(五篇):肿胀积聚

卷之九(十二篇):头身肢体分部病症

卷之十(六篇):风痹痿证

卷之十一(九篇):杂病

卷之十二(十一):五官与妇儿病

由此可见,《针灸甲乙经》的学术史价值远远胜过它的学术性价值。

3、先整后分、整分结合的施教程序

整部《甲乙经》中几乎没有作者原创的学术观点,那么,在教学中如何体现出《甲乙经》的学术思想?换句话说如何把《甲乙经》讲成《甲乙经》,而不是本部分讲针灸治 疗临床各科病症

讲成《内经》或《明堂》?如果就每一段文字、每一个知识细节深入讲解的话几乎是不可能讲出《甲乙经》韵味的。实际上教学中只要先远距离欣赏整部著作的整体构架、不同类型知识的组合与排列次序,再深入到每一个章节的构成篇目,最后把握一篇之中每个段落文字的原典出处及其重组逻辑,重点分析各知识节点的拆解组合思路就已经足够了。始终把握整体性是驾驭《甲乙经》不驶向《内经》《明堂》的法宝。为此提出如下教学方法。

(1)顺藤摸瓜:认真学习领会原著序言及序例,揣摩作者及古医家心思。《甲乙经》的序言除了皇甫谧原序外,尚有宋朝校书官所做的《新校正黄帝针灸甲乙经序》。它们道出了《甲乙经》的基本特征和皇甫谧的主要贡献,也指出了皇甫谧编撰《甲乙经》的基本思路和初衷。序例则是原著正文前关于编写体例的一段文字:

“诸问,黄帝及雷公皆曰问。其对也,黄帝曰答,岐伯之徒皆曰对。

上章问及对已有名字者,则下章但言问言对,亦不更说名字也,若人异则重复更名字,此则其例也。诸言主之者,可灸可刺;其言刺之者,不可灸;言灸之者,不可刺,亦其例也。”

这段体例说明文字对正确理解《甲乙经》学术思想有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曾有研究认为《甲乙经》处方内容较少提到用针或用灸,用补或用泻,如“身肿皮痛不可近衣,淫泺瘈疭,久则不仁,屋翳主之。”虽有“腹满不能食,刺脊中”,“肠中常鸣,时上冲心,灸脐中”,“凡唾血,泻鱼际、补尺泽”等记载,但为数甚少。[3]其实只要认真研读序例就不会有这样的观点。

(2)外景欣赏:把握整部著作的卷篇结构及其逻辑关系。《甲乙经》共十二卷128篇,依据其内容类型依次排列为基础理论、基本技能、临床实践三个部分,不论内容撷取,还是次序逻辑,均表现出了非常成熟的专科学术特色。而每一部分的卷章构成和每个章节的篇目也无不闪现着作者清晰的专业构成思路。

(3)解剖麻雀:就每一篇而言,认真检索其资料来源,考察作者对《素问》《灵枢》《明堂》相关内容的拆解与重组,分析作者的意图。这是一个比较难把握的环节,既要讲清知识节点,又要避免重复《内经》或《明堂》。

(4)盖棺定论:总结每篇的主题大意与中心思想,从总体上概括以《甲乙经》这种方式组合的《内经》《明堂》原典中有关文字所表达的主题意旨。这是最后的一步,是决定这门课是《甲乙经》的点睛之笔。

4、重点关注《明堂》经内容及与现行学术观点有隙者

由于《甲乙经》保存了佚失的《明堂》的几乎全部内容,所以今天《甲乙经》教学应该重点关注《明堂》的相关知识点。这部分内容主要在《甲乙经》卷三腧穴篇和卷七至十二的临床治疗篇。

这部分内容人们首先赞扬的是它排列穴位的方法,即“头面躯干部划线排列,四肢部分经脉排列[4]”,其实认真研究每一篇排列腧穴的部位、经脉或线,就会发现《甲乙经》排列穴位首先按部位分布,然后按照经脉路线或体表划线排列穴位,划线时经脉路线是优先的,在没有经脉路线的情况下就自然划线了。如“头直鼻中入发际一寸循督脉却行至风府凡八穴第二”、“头直侠督脉各一寸五分却行至玉枕凡十穴第三”、“背自第一椎循督脉下行至脊骶凡十一穴第七”等都是先头部位,然后沿经脉循行线排列穴位;又如“头直鼻中发际傍行至头维凡七穴第一”、“头自发际中央傍行凡五穴第六”是头部没有经脉线的穴位,就按发际划线确定穴位;而有个别部位甚至连线也不好划时,径直列出各个腧穴,似乎并无规律,如“头缘耳上却行至完骨凡十二穴第五”、“面凡三十九穴第十”、“耳前后凡二十穴第十一”等部位,既没有经脉线,也不好划一条有规律的线,就根据体表部位特点列出了腧穴。

可见,《甲乙经》排列穴位的标志依据是首选部位,其次是经脉线,再次是自然划线,当既无经脉线又不能划线时则只选用部位标志,并不是简单地“分部

划线”。

又如,皇甫谧《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序》言:“《黄帝内经》十八卷,今有《针经》九卷,《素问》九卷,二九十八卷,即《内经》也„„又有《明堂》,孔穴针灸治要,皆黄帝岐伯选事也。”传统断句法都将“明堂孔穴针灸治要”断为书名,实际又怎样呢?《明堂》书名在不同时代的文献记录中出现过很多次,从没见过其他哪本书还引用了《明堂孔穴针灸治要》的书名。其实是此处的断句出了问题,以讹传讹半个多世纪了。类似的问题应该在施教中明辨详解。

总之,随着中医针灸进入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针灸学国际化进程将会进一步加快,推进现代针灸学科技研究发展的同时,也应该重视针灸经典著作的研究与运用,将针灸文化全方位地分享给世界各族爱好针灸的人们。《针灸甲乙经》作为第一部传往国外的针灸经典著作,历来受到国外针灸学者的重视。在中国高等中医药院校针灸推拿学专业中进一步深入推进《针灸甲乙经》教学,随时改进教学内容与方法,具有长期深远的意义。

参考文献

[1]李志道,宫宝喜.试论《甲乙经》对于类编《内经》的重要贡献[J].天津中医学院学报,1995(3):39-41

[2]李经纬,张志斌.中医学思想史[M].长沙:湖南教育出版社,2006:225~228

[3]何天有,雒成林等.针灸甲乙经选读[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10:5

[4]吴富东.针灸医籍选读[M].北京:中国中医药出版社,2003:146

范文五:《针灸甲乙经》中处方用穴特点

[摘 要] 《针灸甲乙经》(下面简称《甲乙经》)中多为单穴处方,文中从腧穴的发现形式、配穴理论的发展及实用性分析了单穴处方存在的主、客观原因;病变部位的局部取穴及循经取穴是《甲乙经》中临证选穴的主要规律,并重视特定穴的应用,其理论根源是《内经》中已有记载的腧穴理论和经络理论;临床辨证分类细致,强调辨证选穴。

[主题词] 《甲乙经》;处方,针灸

CharacteristicsofPointSelectionsinPrescriptionsinA�

BClassicofAcupunctureandMoxibustion

ZhangShengchun,ZhaoJingsheng

(NanjingUniversityofTCM,Jiangsu210029,China)

[Abstract] MostprescriptionsinA�

BClassicofAcupunctureandMoxibustionwereconstitutedbysinglepoint.Int

hepresentpaper,thesubjectiveandobjectivereasonsforoccurrenceofthepr

escriptionofsinglepointareanalysedfromformofpointdiscovery,developm

entandpracticalapplicationoftheoriesofpointcombinations;selectionof

localpointsonaffectedpartsandpointsselectedalongchannelsaremainlawo

fclinicalpointselectioninA�

BClassicofAcupunctureandMoxibustion,makingmuchofapplicationofspecif

icpoints,whichoriginfromthetheoriesofpointsandchannelsinA�

BClassicofAcupunctureandMoxibustion;clinicalsyndromedifferentiation

wasclassifiedindetailandpointselectionsbasedondifferentiationofsymp

tomsandsignswasemphazed.

[Keywords]JiaYiJing;Prescription,AcupMox

《针灸甲乙经》(下面简称《甲乙经》)汇集了晋以前针灸医家的丰富的临床经验,探索其用穴特点,挖掘其中的规律,将会对临床用穴有一定的指导价值。笔者在系统整理研究《甲乙经》的基础上,将其处方用穴特点简要归纳如下。

1 多为单穴处方

单穴处方,即一张处方只有1个腧穴。数据统计表明,《甲乙经》中1045个处方中有873个单穴处方,占83.5%,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精炼是古人用穴的一个特色,纵观古代针灸文献,元代以前均以单穴处方为主,如《脉经》、《医心方》、《肘后方》、《小品方》等,元以后虽然配穴处方发展起来,但也很少见大处方,如《针灸摘英集》中配穴处方主要由2~3穴组成,《痈疽神秘灸经》一般亦只取1个腧穴。分析其原因应综合以下几点:

首先,最初古人发现腧穴对疾病的治疗作用只能是一对一的关系,即某穴能够治疗某病,配穴治疗则是在此基础上及随着腧穴理论、经络理论的发展而逐渐出现的。

其次,针灸处方配穴理论的不完善。有关研究[1]表明,春秋至东汉是针灸处方及配穴理论的萌芽和形成时期,晋至宋金是针灸处方的积累时期,直到金元时期,针灸配穴理论才得到长足的发展,推动了元以后配穴处方的发展和成熟。

最后,单穴处方的存在也是由疗效决定的。从有文献记载的古代医家的观点中可以看出,古人认为针灸一两处,只要选穴正确,施治得法,即足以治疗疾病,并不主张多取穴。如华佗治病即主张疏针简灸,"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七、八壮,病亦应瘥;若当针,亦不过一、二处(《魏志》)",明代李�在《医学入门》中曰:"百病一针为率,多则四针,满身针者可恶"。单穴处方仍能有较好的疗效与当时重视辨证选穴、辨证分类极为细致(详见第5点"重视辨证选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细致的辨证分类结合适当的刺灸方法、刺灸量,为较少的选穴甚至选用单穴治疗提供了前提条件,并保证了临床疗效。

现代也有很多单穴治疗的临床报道,如张氏[2]针灸单穴治疗遗尿症,方氏[3]的腰扭伤单穴应用规律临床研究等。虽然临床不需要都提倡用单穴处方,毕竟单穴处方只是针灸处方发展过程中某阶段的特点,但从中可以看出,临床取穴并非是越多越好,只要合理配穴、施治得法,可以以较少的选穴取得很好的疗效。现代如承淡安先生也不主张取穴太多,他认为:取穴多会加重局部损伤,引起机体疲劳,使针灸疗效降低。另外从现代神经生理学角度看,多种刺激达到中枢所产生的综合作用,其结果可互相抵消,或彼此增强而产生另外的后果[4]。

2 局部取穴、循经选穴为主

由于《甲乙经》中多为单穴处方,而单穴处方不存在组方配穴的思路和原则,因此要探索古人治疗用穴的内在规律和思路,首先要分析其临证选穴的特点。

经研究发现,《甲乙经》中的用穴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局部取穴、循经选穴占主要地位。局部取穴即主病在哪个部位便在该处或其附近取穴治疗,可以循经,也可以不循经,关键是在病变部位局部或附近。循经取穴包括循本经和循表里经取穴,即主病在哪条经脉或哪个脏腑便取该经脉或该脏腑所属经脉或其相表里的经脉的腧穴进行治疗。循经取穴包括远部取穴和局部取穴,这里主要是指循经远取。

如《卷十二第十》记述50条"妇人杂病"的针灸治疗条文,其中有25条取少腹部或臀骶部腧穴,如水道、归来、曲泉、带脉、次�、会阴等,在妇人病变部位附近,为局部取穴,其所属经脉有任脉、胃经、胆经、膀胱经及肾经,其余25条中绝大部分为小腿或足部的腧穴,如中封、蠡沟、行间、然谷、照海等,为远部取穴,且多为肝经、肾经的特定穴,因"肝经循行过阴器""肾为先天之本""肾藏精,主生殖",肝、肾都与女子生殖有关,属于取相关脏腑所属经脉的腧穴,所以这里的远部取穴可以归属为循经取穴。又如《卷九第十一》记述41条"疝遗溺癃"等病的针灸治疗条文,其中有16条取少腹部腧穴,在病变部位附近,主要是任脉和胃经腧穴;循经取穴的条文有18条,取小腿或足部的腧穴,分别为肝经、肾经、膀胱经等与疝、遗溺、癃等疾病相关脏腑所属经脉的腧穴。说明穴位可以治疗局部病、本经穴可以治疗本经及表里经疾病、本脏腑所属经脉的腧穴可以治疗本脏腑疾病的治疗规律,古人早已发现并运用了。局部取穴是基于腧穴的近治作用,这一作用是最易显现的。在针灸疗法产生的早期,大量使用局部穴位,符合针灸治病经验积累、发展的规律。所以,越是早期的医著,其针灸治疗越是多用局部腧穴。循经取穴则是伴随着经络学说的产生而产生的,现代普遍认为[5]经络学说的形成,与腧穴疗效的总结是分不开的。古人经过长期的医疗实践,发现人体体表某些脉动变化可以诊断疾病。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又进一步发现手足腕踝部的脉不仅可以诊断局部病变,而且可以诊断远处部位的病变。例如古人发现手腕部的脉、穴(相当于合谷、阳溪之间)可以诊断并主治"齿痛、面肿"等症,而面颊部有一脉动处(相当于大迎穴)也可以诊断并主治同样的病症[6],这样,古人在发现了可以循经取穴(远取)治疗疾病的治疗方法的同时也建立了经络的上下脉的标本联系。在《足臂十一脉灸经》中,对每一经脉叙述了"循行""其病",然后曰:"诸病此物者,皆灸……脉",即病在哪条经脉便灸哪条经脉,这是有文献记载的最早的循经取穴的例证。又如《素问・缪刺论》曰:"邪客于足少阴之络,令人卒心痛,暴胀,胸胁支满无积者,刺然谷之前出血……",这是循经远取本经五输穴以治疗本经病的明显例证。

3 大量选用特定穴

《甲乙经》中大量使用了特定穴,笔者在整理统计过程中曾总结出111个《甲乙经》中使用频率较高的主要穴位,其中特定穴93个,占83.8%,特定穴在高频穴中占绝大多数,说明其在临床处方中的作用是肯定的。其中,穴总频次中所占比率最高的五输穴(363条)除了用于治疗局部病,还多用于治疗远端本经病,其治疗范围较为广泛。13条应用下合穴治疗的条文多用于治疗相应六腑的病症,如《卷九第七》"大肠有热,肠鸣腹满,侠脐痛,食不化,喘不能久立,巨虚上廉主之",大肠经的下合穴上巨虚主要治疗大肠经的疾病。31条使用背俞穴治疗的条文主要用于治疗所属脏腑及相关器官的疾病。如《卷八第一》下"肺气热,呼吸不得卧,咳上气呕沫,喘,气相追逐,胸满胁膺急,息难,振栗,脉鼓,气膈,胸中有热,支满不嗜食,汗不出,腰脊痛,肺俞主之"。如《素问》所曰:"治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60条使用原穴的条文主要治疗本经及表里经所在脏腑的病症,如《卷九第三》"咳逆烦闷不得卧,胸中满,喘不得息,背痛,太渊主之",《卷七第一下》"目视不明,振寒目翳,瞳子不见,腰两胁痛,脚�转筋,丘墟主之",配穴则多与五输穴相配,如《卷九第二》"厥心痛,暴泄,腹胀满,心痛尤甚者,胃心痛也,取大都、太白"、"厥心痛,色苍苍如死状,终日不得太息者,肝心痛也,取行间、太溪"。60条使用募穴治疗的条文主要用于治疗胸腹部疾病。35条使用郄穴的条文主要治疗血证、痛证、痹证、癫痫、狂证等急性病证,特点明显,如《卷九第二》"心痛,衄哕呕血,惊恐畏人,神气不足,郄门主之"。

《内经》是现存最早记载腧穴及其理论的医学典籍,书中详细记载了五输穴、原穴、下合穴、络穴等(即属于现代的特定穴范畴)及头颈部的一些腧穴的部位、名称、作用,如《灵枢・本输》"肺出于少商,少商者,手大指端内侧也,为井木;溜于鱼际,鱼际者,手鱼也,为荥……";《灵枢・邪气藏腑病形》"荥输治外经,合治内府";《灵枢・官针》"病在五藏固居者,取以锋针,泻于井荥分输,取以四时"等等。说明古人较早发现了肘膝以下及头颈部的腧穴,认识了其治疗作用,并形成一定的腧穴理论。又由于其特殊的治疗作用,在腧穴理论的指导下,使这些特定穴能够广泛、频繁地应用于临床。另外,这些产生较早的具有特殊治疗意义的施治部位多为四肢及头颈处诊脉部位,与经脉概念的形成、经脉理论的产生直接相关,以经络循行联系说明腧穴主治作用是最早的腧穴理论形式[7]。这一理论反过来指导临床,便有了循经远取特定穴的治疗方法。

另外,可以明显看出,《甲乙经》中针灸处方的选穴中,突出反映了肘膝以下特别是腕踝部腧穴的重要性。由于《内经》中大量使用经脉名,曾有人专门对此进行研究,认为虽然用的是经脉名,但其实不是经脉,而仍旧代指穴位[8](所以有"经脉穴"的说法),而且这十二"经脉穴"的位置都在腕踝以下,多与相应的脉口部位相当。以前对于这一结论总是心存疑问,认为《内经》中大部分都是取经脉穴治疗,按照这样的分析、逻辑推理下去,岂不是整本书所记述的病症大部分都是取腕踝相应脉口部位的腧穴治疗了,认为不太可能,如今通过对《甲乙经》中配穴处方的细致分析,其肘膝以下腧穴使用频率之高,也从一个方面证实了早期医著中的经脉穴是由腕踝部相应脉口演变而来的结论。

4 特定配穴组合

在《甲乙经》中,8条"……上星主之"之后均有"先取��,后取天牖、风池";共2条次�所主症,1条"次�主之"后有"先取缺盆,后取尾骶与八�";共3条申脉所主症,1条"申脉主之"后有"先取阴跷,后取京骨、头上五行";共8条照海所主症,2条"照海主之"后有"泻左阴跷,取足左右少阴俞,先刺阴跷,后刺少阴,气在横骨上"。在《甲乙经》中,上星、次�、申脉、照海均有具体部位和刺法,应是具体腧穴名称而非一组腧穴的代称。这4组配穴,《内经》中未见,应出自《明堂》,然而《千金要方》引录《甲乙经》的内容中均无"先取……"。仅列:"……主之"。《外台秘要》中上星、次�两穴同《甲乙经》,而照海、申脉后均无"先取……"的字样。两书都引录《甲乙经》的内容,却有不同的取舍,究其原因,大致不外两种:一是由于成书时参照的版本不同,《外台秘要》是直录《甲乙经》,尽出自唐以前旧本,《千金要方》则是录自《甲乙经》和其他《黄帝明堂经》传本[9];二是记述方式不同,《千金要方》是以"腧穴主对"的形式记述的,因此摘录《甲乙经》内容时只取到"……主之"省略了后面的内容,如《甲乙经》中"癫疾互引,口�喘悸者,大迎主之,及取阳明、太阴,候手足变血而止"一文分别散在《千金要方》口病、癫疾等病中,且只取"大迎"一穴,而未提及"及取阳明、太阴……"的内容。

这4组配穴的用穴多为普通腧穴而不是特定穴,组配方式及配穴部位也没有特别的规律可寻,检索现代的针灸文献未发现使用这4组配穴或对其进行理论阐释的报道,但发现有特别报道风池、八�等穴作用的文献[10],对其主治规律及特异性进行了一些探索:"风池属足少阳胆经,又为手足少阳、阳跷、阳维脉交会穴……,主治病证颇广,如寒热病,头痛,眼、耳、鼻病,神经衰弱……","八�穴是上、次、中、下�四对腧穴的简称……,八�穴联系颇广,与之所络之经和所平之穴可能有内在联系,故治证颇多,而疗效亦颇特异……"。其实用穴与用药道理相通,如同"对药"的使用可以提高疗效一样,这4组较为固定配合使用的腧穴相互之间应有开合相济、动静相随、升降相承的关系,但其临床价值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此外,在《甲乙经》中还有一些不止一次出现的配穴组合如太溪与冲阳,鱼际与尺泽,鱼际与太白等,原文为《卷七第四》"�,先取太溪,后取太仓之原主之";《卷十一第四》"霍乱,泄出不自知,先取太溪,后取太仓之原";《卷八第一》下"唾血,时寒时热,泻鱼际,补尺泽";《卷十一第七》"凡唾血,泻鱼际,补尺泽"等,均先后有序,或泻或补。

5 强调辨证选穴

《甲乙经》中以病统穴,虽然没有明确说明辨证理论,但每一种病证的辨证治疗分类极为细致。从《卷七》到《卷十二》在介绍内、外、妇、儿、五官等各科病症的针灸治疗方法时,既从外感六淫、内伤七情及各种意外伤、虫兽伤等病因同脏腑经络相联属方面对疾病进行了宏观分类,如《卷七》"太阳中风感于寒湿发�第四"、《卷九》"足厥阴脉动喜怒不时发颓疝遗溺窿第十一"、《卷十一》"动作失度内外伤发崩中瘀血呕血唾血第七",又详细说明了每一疾病不同兼证的临床特点、病因病机、发展转归、刺灸方法、刺灸量、刺灸禁忌、还对外症相似而感邪不同或邪伤部位不同的病变在选穴、施针、用灸等方面的不同,以及同一病症在不同季节、不同时辰的不同刺灸法、刺灸量,作了要言不繁的介绍。如《卷七第一中》以"伤寒热病"为主症的33种不同临床表现根据兼症不同、发生疾病的前提、病程长短不同、病情轻重不同分别选取不同的腧穴治疗;《卷九第七》以"腹胀满肠中鸣短气"为主症分为46种不同临床表现并分别选取不同的腧穴治疗等。这些都是古人通过长期临床实践所积累的宝贵经验。但其记述时纯粹以病统穴,没有将辨证理论系统提炼并表述出来,而这也是有待于努力探讨的内容。

6 参考文献

1 周庆辉.针灸处方发展的研究.上海针灸杂志,1995;14(2):96

2 张浩.针灸单穴治疗遗尿症综述.江苏中医,1998;19(7):43

3 方宗畴,董桂兰,张建斌,等.腰扭伤单穴应用规律临床研究.铁道医学,1996;24(6):356

4 杨骏.试论《内经》针灸处方中的用穴特点.江苏中医杂志,1986;(5):30

5 邱茂良,张善忱.针灸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5:2

6 黄龙祥.经络学说的由来.中国针灸,1993;13(5):271

7 赵京生.针灸经典理论阐释.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社,2000:92

8 黄龙祥.从《五十二病方》"灸其泰阴、泰阳"谈起--十二"经脉穴"源流考.中医杂志,1994;35(3):152

9 黄龙祥.黄帝明堂经辑较.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1988:1

10 陈佑邦,邓良月,石学敏,等.当代中国针灸临证精要.天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438

(收稿日期:2001�07�31,马兰萍发稿)

范文六:_针灸甲乙经_胁痛的诊治特点

上海针灸杂志2011年11月第30卷第11期 ·787·

文章编号:1005-0957(2011)11-0787-02

·文献研究·

《针灸甲乙经》胁痛的诊治特点

王会霞,指导 李菊莲 (甘肃中医学院,兰州 730000)

【关键词】 针灸疗法;胁痛;《针灸甲乙经》;文献研究 【中图分类号】 R245 【文献标志码】 A DOI:10.3969/j.issn.1005-0957.2011.11.787

胁痛是以一侧或两侧胁肋部疼痛为主要表现的病证。古代又称“胁肋痛”、“季肋痛”或“胁下痛”。胁指侧胸部,为腋以下至第十二肋骨部的统称。胁痛既是一种常见病证,也是一个常见症状,可以发生于多种急慢性疾病过程中,临床在许多疾病中都存在胁痛。笔者对《针灸甲乙经》中针灸治疗胁痛的内容进行总结,结合文献及临床,浅谈一下《针灸甲乙经》对于胁痛诊治的一点体会[1]。

《针灸甲乙经》中关于胁痛的论述比较分散,大多数作为一种兼证而出现,其治疗方面的条文主要记载于《卷之七·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上》、《卷之七·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中》、《卷之七·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下》、《卷之八·五脏传病发寒热第一·上》、《卷之八·五脏传病发寒热第一·下》、《卷之九·肝受病及卫气留积发胸胁满痛第四》,在《卷之九·寒气客於五脏六腑发卒心痛胸痹心疝三虫第二》、《卷之十·阴受病发痹第一·下》中亦有散在记载。

1 胁痛的病因病机 1.1 经络病变

根据胁部的经络循行,本经发生变动,则出现相关经络循行部位的病变,即胁部疼痛。《卷之二·十二经脉络脉支别第一·上》:“胆足少阳之脉……是动则病口苦,善太息,心胁痛……胁,肋,髀,膝外至胻,绝骨,外踝前及诸节皆痛”、“心手少阴之脉……是主心所生病者,目黄,胁满痛。”《卷之六·五味所宜五脏生病大论第九》:“肝病者,两胁下痛引少腹。” 1.2 经筋病变

在《卷之二·经筋第六》中可见手太阴之筋、足太阴之筋、足少阳之筋均循行于胁部,其病变均可引起胁痛。

作者简介:王会霞(1976 - ),女,主治医师,硕士

1.3 局部机械压迫及脏器位置异常

《卷之一·五脏大小六腑应候第五》:“肺下则逼贲迫肝,善胁下痛”、“肝小则安,无胁下之病;肝大则逼胃迫咽,迫咽则善膈中,且胁下痛”、“肝偏倾则胁下偏痛。”可见,肺的位置异常可压迫肝而致胁痛,肝的形态大小及位置异常均可导致膈塞不通、肝气不舒,从而胁部疼痛不适。 1.4 外感寒热之邪

《卷之八·五脏传病发寒热第一·上》:“今风寒客于人,使人毫毛毕直,皮肤闭而为热……弗治,肺即传而行之肝,病名曰肝痹,一名曰厥,胁痛出食,当是之时,可按可刺。”外感风寒,未及时施治,即可导致病邪入内而引起胁痛。《卷之七·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上》:“肝热病者,小便先黄,腹痛多卧,身热。热争则……胁满痛,手足躁,不得安卧。”邪热侵及经络,即可发生经络循行之处的病变,其脉属肝络胆,故而胁痛。

1.5 不间脏传变

《卷之六·五脏传病大论第十》:“病先发于肾,少腹腰脊痛,胻痠……三日而上至心,心胀;三日之小肠,两胁支痛。”凡大邪之气,传入内脏之后,会从一个脏器影响到其他脏器,并且根据五行配五脏的生克规律而有不同的情况,凡病邪传至己所不胜之脏的,即是不间脏传。如上面的肾病及心与小肠。

2 胁痛的针灸治疗原则

《卷之七·阴衰发热厥阳衰发寒厥第三》:“少阳之厥,则暴聋,颊肿而热,胁痛。”其治疗“盛则泻之,虚则补之,不盛不虚,以经取之。”体现了中医辨证论治的治疗原则。

3 治疗胁痛的针具选择

在胁痛的针灸治疗中,大部分采用毫针治疗,补其

·788· Shanghai J Acu-mox, Nov 2011, Vol 30, No 11 不足,泄其有余。在经筋病变所导致的胁痛中,均采用火针治疗,即“燔针劫刺”,以温经散寒,通经活络。《卷之七·六经受病发伤寒热病第一·中》:“热病而胸胁痛,手足躁,取之筋间,以第四针针于四逆。”邪客于筋,属肝经热病,用锋针治疗,以泄热出血,发泄侵入经络中的顽疾。

4 治疗胁痛的不同刺法 4.1 缪刺

《卷之五·缪刺第三》:“邪客于足少阳之络,令人胁痛不得息,咳而汗出,刺足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各一痏.不得息立已。”足小指次指爪甲上与肉交者即足少阳之井穴足窍阴。 4.2 刺血法

《卷之六·五味所宜五脏生病大论第九》:“心病者,胸中痛,胁支满,两胠下痛,……虚则胸腹大,胁下与腰相引而痛,取其经手少阴太阳,舌下血者。其变病,刺郄中血者。” 4.3 燔针劫刺

在《针灸甲乙经》中,对于经筋病,大都采用燔针劫刺法,《卷之二·经筋第六》:“足太阴之筋,……其病足大指支内踝痛,转筋……上引脐与两胁痛。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足少阳之筋,……其病小指次指支转筋……上乘篝季胁痛……治在燔针劫刺,以知为数,以痛为输。”

5 胁痛的针灸取穴规律

《针灸甲乙经》中治疗胁痛共选用了26穴、28穴次,涉及10条经脉,其中胆经5穴、6穴次,肝经3穴,膀胱经6穴、7穴次,任脉4穴。手少阳的支沟、颅息,余下的分别是手厥阴的劳宫,手太阳的少泽,手太阴的尺泽,足太阴的大包,足阳明的不容和足少阴的幽门。其取穴有如下规律。 5.1 以肝胆经腧穴为主

足少阳胆经选用的穴位有足窍阴(2穴次)、足临泣、丘墟、阳陵泉、环跳,共5穴、6穴次;足厥阴肝经的太冲、行间、章门。体现了“经脉所过,主治所及”的取穴规律。因为肝位居于胁下,其经脉循行两胁,胆附于肝,与肝呈表里关系,其脉亦循于两胁,故胁痛主要责之于肝胆,在治疗上,亦选取肝胆经腧穴为主。 5.2 以主证为主

在《针灸甲乙经》中,胁痛大多数作为一种兼证,故在治疗选穴上以主证为主,如在《卷之九·肝受病及卫气留积发胸胁满痛第四》中用了任脉的华盖、紫宫、玉堂3个穴位,其主证分别为“胸胁榰满,痛引胸中”、

社,2009:1-36.

“胸胁榰满,气上烦心”和“胸中满,不得息,烦心”,胁痛均属兼证,因任脉穴在胸部皆与肺脏相通,取之可以通滞降逆,宽胸理气,可以治疗胸中气逆所致的胸中满痛。任脉的另一腧穴中极,其主证是“奔肫,上抢心,甚则不得息,……善寒中腹胀,引胁而痛,小腹与脊相控暴痛。”(《卷之八·经络受病入肠胃五脏积发伏梁息贲肥气痞气奔豚第二》)《卷之九·邪在肺五脏六腑受病发咳逆上气第三》:“咳逆上气,舌干胁痛,心烦肩寒,少气不足以息,腹胀喘,尺泽主之。”其主证是咳逆上气,故取肺经的合穴尺泽主治,“合主逆气而泻”,用以降逆止咳。 5.3 以特定穴为主

在选用的26穴、28穴次中,特定穴有16穴,占了61.5%,胆经用了五腧穴中的井穴、输穴、原穴和合穴,肝经的有荥穴行间、原穴太冲和背俞穴肝俞,其中肝俞选用2次。其余有井穴至阴、少泽,络穴大包,募穴中极、章门等。大量特定穴的运用,说明《针灸甲乙经》已充分认识到了特定穴的主治作用,并把它们运用到临床中,使取穴少而精,疗效显著。 5.4 以痛为腧

《卷之五·缪刺第三》:“邪客于足太阳之络,令人拘挛,背急引胁而痛,内引心而痛,刺之从项始,数脊椎,侠脊疾按之,应手而痛。刺入傍三痏,立已。”其针刺方法即是从项部开始数脊椎,沿脊椎两旁急速按压,患者若感到有压痛的地方,就是针刺的部位。刺入3针,病可立即痊愈。《卷之十·八虚受病发拘挛第三》:“腋拘挛,暴脉急,引胁而痛,内引心肺,譩譆主之。从项至脊,自脊已下至十二椎,应手刺之,立已。”其取穴方法也是按压足太阳经穴,有应手而痛之处,即给予针刺。 6 结论

综上所述,胁痛是一种常见病、多发病。《针灸甲乙经》中对胁痛的病因病机、诊治原则及取穴规律等做了比较详细的论述,本文运用现代检索方法,对其中论述胁痛的条目进行检索、统计和分析,无论是其病因病机、治疗原则还是其中所选取的大部分穴位,依然指导着现代针灸临床;但其中有些内容较难理解,有待进一步研究,以供临床应用。另外,临床上还应根据病变的具体情况辨证选穴或加用其他治疗方法。

参考文献

[1] 山东中医学院.针灸甲乙经校释[M].第2版,北京:人民卫生出版

收稿日期2011-04-09

范文七:《针灸甲乙经》刺要与刺禁浅析

《针灸甲乙经》刺要与针刺禁忌浅析 《针灸甲乙经》是中国现存最早的一部针灸学专著,《针灸甲乙经》由皇甫谧编纂,其在中国独具特色的针灸疗法的发展中,发挥了承先启后、继往开来的重大作用。《针灸甲乙经》对针灸经络、腧穴、主治等从理论到临床进行了比较全面系统的整理研究而成书。该书在针灸理论上,除了强调:"上工治未病",更提出"中工刺未成",强调了对预防疾病和提倡早期治疗的重视。全书12卷,128 篇。对人体生理、病理,经脉循行,腧穴总数、部位、取穴,针法、适应症、禁忌症等,都进行了系统的论述。笔者在学习这部医家经典的过程中,收获颇多,特将书中关于针刺要领与禁忌的学习心得总结成本文。

四时之气刺不同

“黄帝问曰:四时之气,各不同形,百病之起,皆有所生,灸刺之道,何者为宝?”在《针灸甲乙经》的第五篇开始,就提出了关于四季之时与针灸关系的问题,岐伯道出春季应该针刺络脉和荥穴,因其外应春气,病重者宜深刺,轻者宜浅刺。《素问》曰:“春刺散腧,及于分理,出血而止。”就是说春天针刺络脉腧穴,应刺到肌肉腠理,血出即止。“夏取诸腧孙络,肌肉皮肤之上。”就是说十二经脉的腧穴、孙络,皆相应于夏天之气,由于夏季阳气旺盛于外,故此时针刺宜在十二经脉的腧穴和孙络上浅刺。“秋取经腧,邪气在腑,取之于合……”是说秋天应该取各经的腧穴,这是常法;如果邪气在腑,则应取合穴,这是变法。对于冬天这个主闭藏、主收敛的季节,有“冬取井诸腧之分,欲深而留之……”意为,冬天应取井穴和腧穴,宜深取和久留,冬天水气当令,肾气开始闭藏,阳气开始衰减,故取井穴以祛除阴盛,取荥穴以温通阳气,对于深部位的五脏和骨髓病变,可以用腧穴治疗。

刺深刺浅亦有道

针刺深浅部位的拿捏也十分重要,在书中有云“刺骨者,无伤筋;刺筋者,无伤肉......刺筋者,无伤骨。”这段话精辟地概括了针刺深浅度的掌握,即,应该深刺者切勿浅刺,应该浅刺者切勿深刺,筋骨肉皮,各个部位需严格区分。对于误刺部位的后果,也有较详细的论述,“刺中心,一日死,其动为噫;刺中肺,三日死,其动为咳......刺关节中液出,不得屈伸。”岐伯是在说,如果误刺到心脏,其一天就会死亡,其主要症状是嗳气,刺到肺,三天就会死亡,其主要症状是咳......刺关节部位时,若引起关节液外溢,则会导致关节屈伸不利。此外,岐伯还分别例举了横膈膜、上关穴、大的血脉、缺盆穴、委中穴、乳房、目眶上部、脊髓等部位的误刺而导致的后果。

对于针刺的深浅部位,岐伯还总结说到“刺皮无伤肉,肉伤则内动脾,刺肉无伤脉,脉伤则内动心......”是说脾在体主肌肉,如果肌肉受损,则内伤及脾,脾在外与四季之末各18天相对应,故脾脏受损,在四季的72天之内都会见腹部胀满,不思饮食的症状。针刺肌肉时,应避免损伤血脉,由于心在体合脉,如血脉受损,则易内伤及心,而心又外应夏季,故心脏受损会在每个夏天表现出心前区疼痛。

针道之中补泻要

《针灸甲乙经》中说道,针法的微妙之处,在于正确地运用针刺的徐疾方法,“往者为逆,来着为顺,明知逆顺,正行无问,迎而得之,恶得无虚,追而济之,恶得无实,迎之随之,以意和之,针道毕矣。”若邪气正盛,不可施用补法,若邪气已去,不可施用泻法。补泻应该严格掌握疾病变化的机理,对气的运动变化

状态有所了解,气去为“逆”,气至为“顺”。所以,随着邪盛之势而采用泻法,邪气会由实转虚;随着正虚之态采用补法,正气定会由虚转实。这就是临床用针的基本规律。

泻又称“迎之”,迎之的手法,即持针刺入,得气后缓缓出针,然后将针孔摇大,疏通出路,使邪气随针而泻。补又称“随之”,随之的手法,即针随着经气流注的方向轻刺之,留针后迅速出针,出针后手按针孔,以防经气外泄。应防止内滞瘀血。

持针如有神

“持针之道,坚者为宝,正指直刺,无刺左右......”对于医者的用针方式与针刺态度,本书中也有提及,即持针的关键原则应坚握有力,进针时对准穴位端正直刺,不可偏离,医者要明察秋毫,准确判断,观察患者的神情变化,仔细审查血脉的虚实状况,仔细观察患者的面部表情和精神状态,要全神贯注,才能知晓病邪的盛衰存亡,临证时应该注意脉证合参,针刺前调整呼吸和自己的状态,检查针具,确保光洁。针刺全程要心无旁骛,全神贯注。

针刺禁忌浅谈

针灸的禁忌在各家医书中都有提到,在《针灸甲乙经》中尤有提及,在第五卷针灸禁忌第一篇中,就有写到当病人高热时不要刺,当病人大汗淋漓时不要刺,月生之时,莫施泻法,月盈之时,莫施补法,月亏之时,不宜针刺。大怒者不可针刺,劳累过度者不可针刺,酒醉者不可针刺,过饥过饱者不可针刺。人迎、云门、上关不可刺深。神庭、脐中、乳中、伏兔禁不可刺。

头维、承光、风府、命门、脑户、人迎、丝竹空、鸠尾、丝竹空、乳中、地五会、阴市、渊液、经渠不可灸。

另有“五夺”者不可针刺,形体枯槁,肌肉消瘦为“一夺”,大失血之后为“二夺”,大汗出之后为“三夺”,大泻、久泻之后,为“四夺”,妇女产后和出血过多,为“五夺”。以上五夺皆属精气大伤,不宜再做补泻。

总论

书中对于针刺要领和禁忌的分论具体而严谨,对于针刺的总原则,也概括如下,针刺治病的原理,必须掌握患者的个人体质、左右上下等不同部位的变化、气的运动状态、阴阳表里的配合关系、经脉循行的顺逆和各经交会出入的处所。必须了解上下经脉的虚实情况以确定正确补泻的手法。对于左右失调的疾病,采用左病刺右,右病刺左的缪刺法。审查疾病的标本寒热,可诊出病邪之所在。掌握经脉循行的概况及左右分支的走向。只有掌握了这些基础原则,才能达到最大化的针刺治疗目的。

以上为笔者在研读《针灸甲乙经》时所收获的学习心得,通过学习,不仅领略了这部经典医籍巨大的学术价值,更体会了作者的宝贵针灸思想,同时很好地以理论指导实践,为我们的临床治疗和提供了非常珍贵的指导作用。研读经典是每个医者都需要去经历的过程,也是非常有必要去学习的过程。在经典的基础上不断创新、不断根据自身体会强化认识,这是对我们自身、对患者、对乃至整个医疗行业都十分有益的。

范文八:浅谈_针灸甲乙经_的学术价值

第10卷 第5期 2008 年 5 月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JOURNAL OF LIAONING UNIVERSITY OF TCM

Vol. 10 No. 5 May ,2008

浅谈《针灸甲乙经》的学术价值

章 曦

(湖南中医药大学,湖南 长沙 410007)

摘 要:《针灸甲乙经》的学术价值主要体现在:①借鉴类书的编撰,保存文献资料;②理论与实践结合,指导教

学与临床。

关键词:针灸甲乙经;学术价值

(2008) 05- 中图分类号:R24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842X 0035- 02《针灸甲乙经》全称《黄帝三部针灸甲乙经》简

称《甲乙经》。是皇甫谧( 215-282年)在公元259年(三国魏甘露四年) 编纂,该书将《素问》、《针经》(即《灵枢》古名)、《明堂孔穴针灸治要》三部书加以比较研究,按类编排,删除浮言和重复,总成12卷,128篇,是现存最早的针灸学专著。《四库全书总目提要》认为其“与《内经》并行,不可偏废”。《针灸甲乙经》对后世产生了很大影响,至今国际针灸经络穴位委员会还把它列为必读参考书之一。这样一部伟大的著作,必定有它独特的学术价值。兹将其分述如下。

1 借鉴类书的编撰 保存文献资料

所谓类书是以文献内容性质为分类原则编撰而成的书籍。《甲乙经》以《素问》、《针经》、《明堂孔穴针灸治要》三书为蓝本,打乱三书界限及篇章次序,按事类编次,使之相从。卷1论述阴阳脏腑气血津液凡16论;卷2概述经脉经筋标本根结凡7篇;卷3记述穴位,厘定腧穴349个,其中单穴49个,双穴300个,并用区(分部)、线(分经)从头背耳颈肩胸腋胁腹手足阴阳十四经的分布35论。卷4论述脉法6篇;卷5论述针道,包括刺法,针灸禁忌等8篇;卷6讨论病因、病机、诊法12论;卷7~12,列叙病证54篇,论述疾病的病因、病机及针刺的辨证论治,包括内、外、妇、儿、五官各科病证近200种,提出腧穴主治800余条。该书最早最完整地收集和整理了自黄帝始至魏晋以前针灸方面的大量原始资料。该书论病的内容源于《黄帝内经》,而主治腧穴则是源于《明堂孔穴针灸治要》。随着时间的推移,有的原著已经湮灭,如《明堂孔穴针灸治要》一书,唐代以后已经亡佚。《甲乙经》保留了《明堂》基本内容,使得有价值的资料在该书中得以比较完整地保存,具有不可替代的文献价值。而其中来自《黄帝内经》的内容在后世校勘整理古籍时发挥了重要作用。如宋・林亿在新校正本中多次利用《甲乙经》来对王冰次注本《素问》进行校勘。隋唐・杨上善在唐代初叶将《素问》、《灵枢》经文重新分类加注,厘为三十卷,名曰《黄帝内经太素》。由于现存《太素》已非完帙,晚清学者萧延平在校正《太素》时,苦无善本,校正时多处微引《甲乙经》进行校勘整理。

2 理论与实践结合 指导教学与临床

魏晋以前,虽已有了《素问》、《灵枢》这样的包

括针灸学在内的医学基础理论著作,也有了《明堂

孔穴针灸治要》、《涪翁针经》一类针灸学专著,其中《素问》、《灵枢》关于针灸理论论述内容较多,而《明堂》则是侧重于应用。但有关针灸学的论述并不系统,且详于理论探讨而略于临床运用,还存在缺失、错误、重复和编排混乱等问题。《甲乙经》则将针灸理论与临床实践相结合,对后世的针灸学教学与临床具有高度的指导意义,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2.1 创划线布穴法 厘订349穴 魏晋以前,《灵枢经》确定腧穴名称160个(其中单穴25个,双穴135个)但对腧穴的位置、取法甚少提及。《甲乙经》不但将腧穴增补至349个,且以人体内在经络为根据,以男女老幼共有的体表特征为标记,分区划线,把经络循行在体表的投影分段用腧穴点固定下来,从而制定了划线布穴法。如“头鼻直中入发迹1寸督脉却行至风府”这条线上,上星、囟会、前顶、百会、后顶 、强间、脑户、风府八穴都在这一线上求取,自然不会有游移偏离的情况发生了。《甲乙经》中给人体画出了60多条布穴线,厘定了349穴的位置、取法。自此,穴位的排布、选取才归于统一。 划线布穴法的创立,腧穴的精详厘定,结束了魏晋以前腧穴内容单薄散碎,临床运用模糊混乱的局面,为后世针灸学的全面发展奠定了基础。

2.2 为郄穴定名定位 指导临床应用 郄穴的名称、位置及将其定为特定的针刺要穴,则首见于《甲乙经》。其卷3中明确指出:“孔最,手太阴之郄。郄门,手心主郄。温溜,手阳明郄。会宗,手少阳郄。养老,手太阳郄。地机,足太阴郄。中都,足厥阴郄。水泉,足少阴郄。梁门,足阳明郄。外丘,足少阳郄。金门,足太阳郄。阳交,阳维之郄。筑宾,阴维之郄。跗阳,阳跷之郄。交信,阴跷之郄。手少阴郄,在掌后脉中。”即十二正经每经一个郄穴,加之奇经中阴跷脉、阳跷脉、阴维脉、阳维脉也各有一个郄穴,合计十六郄穴。《甲乙经》中对郄穴的论述,除定名定位,详论针灸法外,还阐明了郄穴的主治规律及治疗疾病,从而使后世医家提出了“阳经郄穴多治急性痛症,阴经郄穴多治急性血症”的论点。对临床具有很高的指导意义。

2.3 提出针灸处方 指导临床用穴 《甲乙经》不但详述了349个腧穴别名、部位、取法、何经所会、何经

收稿日期:2007-12-20

作者简介:章曦(1971-),女,宁夏隆德人,主治医师,2005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针灸推拿学。

35

第10卷 第5期 2008 年 5 月

辽宁中医药大学学报

JOURNAL OF LIAONING UNIVERSITY OF TCM

Vol. 10 No. 5 May,2008

从肝脾肾论治冠心病理论及临床研究进展

张军军,指导:刘玉杰

(华北煤炭医学院,河北 唐山 063000)

摘 要:祖国医学认为冠心病的主要病机为心脉痹阻,病位以心为主,与肝脾肾密切相关。祖国医学认为肝主

疏泄,主调畅气机,调畅情志 主藏血,心主血,血脉运行与心肝关系密切;脾主统血,脾胃为气血生化之源,脾胃有病,可累及诸脏有,心主行血,脾主统血,心脾关系密切;肾为先天之本,心肾相关。心居上焦,主气属阳,肾居下焦,属阴主水,二脏同居少阴,以经络相连,肾水上济于心,滋心阴以使水火不亢,心火下交于肾,温肾阳以使肾水不寒。心本于肾,肾为脉之根,气之根。心主血脉,血脉运行必须依靠肾阳的推动,心阳振奋,鼓动有力则血可畅行。将相关经典、医学文献及相关经方验方整理成文。

关键词:冠心病;辨证论治;肝脾肾

(2008) 05- 中图分类号:R541.4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3-842X 0036- 03冠状动脉粥样硬化心脏病简称冠心病(CHD)

是以动脉粥样硬化为基础上心肌相对或绝对缺血缺氧等引起的一系列组织病理和功能损害的一组疾病,相当于祖国医学“胸痹 ”、“心痛”、“心痹”的范畴。祖国医学认为冠心病的主要病机为心脉痹阻。病位以心为主,病理变化为本虚标实,虚实夹杂,本虚可分为气、血、阴、阳虚,标实为气滞、寒凝、痰浊、

[1]

活血化血瘀,且可相关为病。多数医家采用益气,

瘀,调气化痰,温阳益气等方法治疗,在临床上都取得不错的效果。但近年来许多学者分别提出从肝,从脾,从肾论治,许多相关的经方和验方用于冠心病的实验与临床,也都取得了比较好的治疗效果。故今将可见于报道的主要治则治法分肝、脾、肾3个方面,综述如下。

1 冠心病从肝论治

从肝论治首见于李中梓 《医宗必读》云:“胸痛,肝虚者,痛引背胁,补肝汤。肝实者,不得转侧善太息,柴胡疏肝散。有痰,二陈汤加姜汁。” 《薛氏医案・求病脏》也提到“肝气通于心,肝气滞则心气乏,肝气通则心气和。”中医学理论认为,肝为刚脏,喜调达,恶抑郁,主疏泄,调畅气机,调畅情志,并主藏血,如果疏泄失常则气机紊乱,气能行血,气乱则血行不畅,闭阻于胸,不通则发为胸痹心痛。正如《血证论》言:“以肝属木,木气冲和调达,不致遏郁,则血脉通畅”。

肝脏除调畅气机外,亦可调畅情志,情志不畅,脉气所发、禁刺、禁灸以及误刺误灸所带来的不良后果、针刺深度、留针时间、艾灸壮数等,而且记述了200种病证500多个针灸处方,其内容是现存晋以前其它古医籍中所未记载的。经研究,其针灸处方有大量选取特定穴(十四经中具有特殊治疗作用并有特定称号的一类腧穴,包括:五俞穴、原穴、络穴、郄穴、八脉交会穴、下合穴 、背腧穴、募穴、交会穴等)配伍组方,以及运用前后配穴、表里配穴、远近配穴、上下配穴等多种配穴方法的特点。这些选、配穴的

可诱发或加重冠心病或心绞痛症状。《灵枢・口问》

云:“心者,五脏六腑之大主也……故悲哀愁忧则心动,心动则五脏六腑皆摇。”清・沈金鳌《杂病源流犀烛・心病源流》亦云:“心痛之不同如此,总之七情之由作心痛”。七情可诱发心痛,并能加重心痛。从现代研究亦证明了这一点。现代社会竞争激烈,生活节奏加快,人的情绪长期处于不稳定状态,精神焦虑,紧张,烦躁导致大脑皮层兴奋,抑制平衡失调,从而交感神经活动增强,舒缩血管中枢传出缩血管的冲动占优势,冠状动脉及其它小动脉收缩,甚至痉挛,继而诱发和加重心绞痛等疾病。

胸痹的临床表现与肝藏血主筋有关。冠心病中不因血栓而因冠状动脉痉挛缺血不在少数,肝藏血,肝血不藏,不能濡养筋脉,血脉拘紊所致。其表现如胸胁痛,真心痛表现为手足青至节等亦与肝经的循行部位有关[2]。褚为民[3]认为冠心病的较多致病因素中较有治疗意义的是高血压和高血脂,动脉粥样硬化的表现主要为气滞血瘀,治疗从辨病和辨证角度出发,应注意选择降压和降脂类中药,而此类中药大多入肝经,而同时具有活血化瘀作用的药物大多入心肝两经,如我们常用的红花、丹参、川芎、牛膝这一点也为从肝论治冠心病提供了临床依据。

肝主疏泄,藏血路志正教授[4]认为心主血藏神,

舍魂,体阴而用阳,心肝共同调和血脉,共同协调情志。若七情过激,情志不遂,肝气郁结,心之气血受阻,心络不和即可发为心痹。认为疏肝与柔肝是基方法至今在临床广泛应用。

综上所述,《针灸甲乙经》采撷旨要,以类相从,理论联系实际,开拓了针炙学这门学科,的确堪称为一部理论与临床并用的针灸学专著。正是由于《甲乙经》在针灸理论与实践上的巨大贡献,晋以后的许多文献,都把《甲乙经》奉为经典,唐宋官方的医学教育,明确规定针灸学为医学校学习的必修课,并以《针灸甲乙经》为授课及指导临床实践的主要依据。在针灸发展史上起了承先启后的作用。◆

收稿日期:2007-12-11作者简介:张军军(1980-),女,河北沧州人,医师,华北煤炭医学院2005级硕士研究生,从事中医心血管方向的研究。

36

范文九:_针灸甲乙经_中处方用穴特点

・494・文章编号;025522930(2002)0720494203中图分类号;R245  文献标识码:A

文献与史料

Ξ

《针灸甲乙经》中处方用穴特点

张胜春 赵京生

(南京中医药大学,江苏210029)

(下面简称)中多为单穴处方,文中从腧穴的发现形式、[摘 要] 《针灸甲乙经》《甲乙经》配穴理论

的发展及实用性分析了单穴处方存在的主、客观原因;病变部位的局部取穴及循经取穴是《甲乙经》中临证选穴的主要规律,并重视特定穴的应用,其理论根源是《内经》中已有记载的腧穴理论和经络理论;临床辨证分类细致,强调辨证选穴。[主题词] 《甲乙经》;处方,针灸

CharacteristicsofPointSelectionsinPrescriptionsinA2BClassicofAcupunctureandMoxibustion

ZhangShengchun,ZhaoJingsheng(NanjingUniversityofTCM,Jian

gsu210029,China)

[Abstract] MostprescriptionsinA2BClassicofAcupunctureandMoxibustionwereconstitutedbglepoint.Inthepresentpaper,thesub

jectiveandobjectivereasonsforoccurrenceofthe

ysedfromformpointsonaf2

A2

ABClassicofAcupunctureand

ofpointdiscovery,developmentandpracticalafectedpartsandpointsselectedalonMoxibustion,makingmuchofa

pplicationofspointsandchannelsin

BClassicofAcupunctureandpointselections

phazed.

[Keywords] pMox

(下面简称)汇集了晋以  《针灸甲乙经》《甲乙经》

前针灸医家的丰富的临床经验,探索其用穴特点,挖掘其中的规律,将会对临床用穴有一定的指导价值。其次,针灸处方配穴理论的不完善。有关研究[1]表明,春秋至东汉是针灸处方及配穴理论的萌芽和形成时期,晋至宋金是针灸处方的积累时期,直到金元时期,针灸配穴理论才得到长足的发展,推动了元以后配穴处方的发展和成熟。

最后,单穴处方的存在也是由疗效决定的。从有文献记载的古代医家的观点中可以看出,古人认为针灸一两处,只要选穴正确,施治得法,即足以治疗疾病,并不主张多取穴。如华佗治病即主张疏针简灸“若当灸,,不过一、两处,每处七、八壮,病亦应

(魏志》)”瘥;若当针,亦不过一、二处《,明代李 在

《医学入门》中曰“:百病一针为率,多则四针,满身针者可恶”。单穴处方仍能有较好的疗效与当时重视辨证选穴、辨证分类极为细致(详见第5点“重视辨

)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细致的辨证分类结证选穴”

合适当的刺灸方法、刺灸量,为较少的选穴甚至选用

单穴治疗提供了前提条件,并保证了临床疗效。

现代也有很多单穴治疗的临床报道,如张氏[2]针灸单穴治疗遗尿症,方氏[3]的腰扭伤单穴应用规

笔者在系统整理研究《甲乙经》的基础上,将其处方用穴特点简要归纳如下。1 多为单穴处方

单穴处方,即一张处方只有1个腧穴。数据统计表明《甲乙经》,中1045个处方中有873个单穴处方,占8315%,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精炼是古人用穴的一个特色,纵观古代针灸文献,元代以前均以单穴处方为主,如《脉经》《、医心方》《、肘后方》《、小品方》等,元以后虽然配穴处方发展起来,但也很少见大处方,如《针灸摘英集》中配穴处方主要由2~3穴组成《痈疽神秘灸经》,一般亦只取1个腧穴。分析其原因应综合以下几点:

首先,最初古人发现腧穴对疾病的治疗作用只能是一对一的关系,即某穴能够治疗某病,配穴治疗则是在此基础上及随着腧穴理论、经络理论的发展而逐渐出现的。

Ξ江苏省教委课题(项目编号99KJB360003

)

・594・

律临床研究等。虽然临床不需要都提倡用单穴处

方,毕竟单穴处方只是针灸处方发展过程中某阶段的特点,但从中可以看出,临床取穴并非是越多越好,只要合理配穴、施治得法,可以以较少的选穴取得很好的疗效。现代如承淡安先生也不主张取穴太多,他认为:取穴多会加重局部损伤,引起机体疲劳,使针灸疗效降低。另外从现代神经生理学角度看,多种刺激达到中枢所产生的综合作用,其结果可互相抵消,或彼此增强而产生另外的后果[4]。2 局部取穴、循经选穴为主由于《甲乙经》中多为单穴处方,而单穴处方不存在组方配穴的思路和原则,因此要探索古人治疗用穴的内在规律和思路,首先要分析其临证选穴的特点。

经研究发现《甲乙经》,中的用穴有一个明显的特点,即局部取穴、循经选穴占主要地位。局部取穴即主病在哪个部位便在该处或其附近取穴治疗,可以循经,也可以不循经,关键是在病变部位局部或附近。循经取穴包括循本经和循表里经取穴,即主病,。

如的针灸治疗条文,其中有25,如水道、归来、曲泉、带脉、次 、会阴等,在妇人病变部位附近,为局部取穴,其所属经脉有任脉、胃经、胆经、膀胱经及肾经,其余25条中绝大部分为小腿或足部的腧穴,如中封、蠡沟、行间、然谷、照海等,为远部取穴,且多为肝经、肾经的特定穴,因“肝经循行过阴器”“肾为先天之本”“肾藏精,主生殖”,肝、肾都与女子生殖有关,属于取相关脏腑所属经脉的腧穴,所以这里的远部取穴可以归属为循经取穴。又如《卷九第十一》记述41条“疝遗溺癃”等病的针灸治疗条文,其中有16条取少腹部腧穴,在病变部位附近,主要是任脉和胃经腧穴;循经取穴的条文有18条,取小腿或足部的腧穴,分别为肝经、肾经、膀胱经

为[5]经络学说的形成,与腧穴疗效的总结是分不开

的。古人经过长期的医疗实践,发现人体体表某些脉动变化可以诊断疾病。随着经验的不断积累,又进一步发现手足腕踝部的脉不仅可以诊断局部病变,而且可以诊断远处部位的病变。例如古人发现手腕部的脉、穴(相当于合谷、阳溪之间)可以诊断并主治“齿痛、面肿”等症,而面颊部有一脉动处(相当于大迎穴)也可以诊断并主治同样的病症[6],这样,古人在发现了可以循经取穴(远取)治疗疾病的治疗方法的同时也建立了经络的上下脉的标本联系。在《足臂十一脉灸经》中,对每一经脉叙述了“循行”“其病”,然后曰“:诸病此物者,皆灸……脉”,即病在哪条经脉便灸哪条经脉,这是有文献记载的最早的循经取穴的例证。又如《素问・缪刺论》曰“:邪客于足少阴之络,令人卒心痛,暴胀,胸胁支满无积者,刺然谷之前出血……”,本经病的明显例证。3,笔者在整理统111个《甲乙经》中使用频率较高,其中特定穴93个,占8318%,特定穴在高频穴中占绝大多数,说明其在临床处方中的作用是肯定的。其中,穴总频次中所占比率最高的五输穴(363条)除了用于治疗局部病,还多用于治疗远端本经病,其治疗范围较为广泛。13条应用下合穴治疗的条文多用于治疗相应六腑的病症,如《卷九第七》“大肠有热,肠鸣腹满,侠脐痛,食不化,喘不能久立,巨虚上廉主之”

,大肠经的下合穴上巨虚主要治疗大肠经的疾病。31条使用背俞穴治疗的条文主要用于治疗所属脏腑及相关器官的疾病。如《卷八第一》下“肺气热,呼吸不得卧,咳上气呕沫,喘,气相追逐,胸满胁膺急,息难,振栗,脉鼓,气膈,胸中有热,支满不嗜食,汗不出,腰脊痛,肺俞主之”。如《素问》所曰“:治藏者,治其俞;治腑者,治其合”。60条使用原穴的条文主要治疗本经及表里经所在脏腑的病症,如《卷九第三》“咳逆烦闷不得卧,胸中满,喘不

等与疝、遗溺、癃等疾病相关脏腑所属经脉的腧穴。得息,背痛,太渊主之”《卷七第一下》,“目视不明,振

说明穴位可以治疗局部病、本经穴可以治疗本经及寒目翳,瞳子不见,腰两胁痛,脚 转筋,丘墟主之”,表里经疾病、本脏腑所属经脉的腧穴可以治疗本脏配穴则多与五输穴相配,如《卷九第二》“厥心痛,暴腑疾病的治疗规律,古人早已发现并运用了。局部泄,腹胀满,心痛尤甚者,胃心痛也,取大都、太白”、取穴是基于腧穴的近治作用,这一作用是最易显现“厥心痛,色苍苍如死状,终日不得太息者,肝心痛的。在针灸疗法产生的早期,大量使用局部穴位,符合针灸治病经验积累、发展的规律。所以,越是早期的医著,其针灸治疗越是多用局部腧穴。循经取穴则是伴随着经络学说的产生而产生的,现代普遍认

也,取行间、太溪”。60条使用募穴治疗的条文主要用于治疗胸腹部疾病。35条使用郄穴的条文主要治疗血证、痛证、痹证、癫痫、狂证等急性病证,特点明显,如《卷九第二》“心痛,衄哕呕血,惊恐畏人,神

・694・气不足,郄门主之”。《内经》是现存最早记载腧穴及其理论的医学典籍,书中详细记载了五输穴、原穴、下合穴、络穴等(即属于现代的特定穴范畴)及头颈部的一些腧穴的部位、名称、作用,如《灵枢・本输》“肺出于少商,少商者,手大指端内侧也,为井木;溜于鱼际,鱼际者,手鱼也,为荥……”《灵枢・;邪气藏腑病形》“荥输治外经,合治内府”《灵枢・;官针》“病在五藏固居者,取以锋针,泻于井荥分输,取以四时”等等。说明古人较早发现了肘膝以下及头颈部的腧穴,认识了其治疗作用,并形成一定的腧穴理论。又由于其特殊的治疗作用,在腧穴理论的指导下,使这些特定穴能够广泛、频繁地应用于临床。另外,这些产生较早的具有特殊治疗意义的施治部位多为四肢及头颈处诊脉部位,与经脉概念的形成、经脉理论的产生直接相关,以经络循行联系说明腧穴主治作用是最早的腧穴理论形式[7]。这一理论反过来指导临床,便有了循经远取特定穴的治疗方法。

另外,可以明显看出《甲乙经》,中针灸处方的选穴中,要性。由于《内经》对此进行研究,经脉,(的说法),而且这十二的位置都在腕踝以下,多与相应的脉口部位相当。以前对于这一结论总是心存疑问,认为《内经》中大部分都是取经脉穴治疗,按照这样的分析、逻辑推理下去,岂不是整本书所记述的病症大部分都是取腕踝相应脉口部位的腧穴治疗了,认为不太可能,如今通过对《甲乙经》中配穴处方的细致分析,其肘膝以下腧穴使用频率之高,也从一个方面证实了早期医著中的经脉穴是由腕踝部相应

脉口演变而来的结论。4 特定配穴组合

在《甲乙经》中,8条“……上星主之”之后均有“先取  ,后取天牖、风池”;共2条次 所主症,1条“次 主之”后有“先取缺盆,后取尾骶与八 ”;共3条申脉所主症,1条“申脉主之”后有“先取阴跷,后

后均无“先取……”的字样。两书都引录《甲乙经》的

内容,却有不同的取舍,究其原因,大致不外两种:一是由于成书时参照的版本不同《外台秘要》,是直录《甲乙经》,尽出自唐以前旧本《千金要方》,则是录自《甲乙经》和其他《黄帝明堂经》传本[9];二是记述方式不同《千金要方》,是以“腧穴主对”的形式记述的,因此摘录《甲乙经》内容时只取到“……主之”

省略了后面的内容,如《甲乙经》中“癫疾互引,口 喘悸者,大迎主之,及取阳明、太阴,候手足变血而止”一文分别散在《千金要方》口病、癫疾等病中,且只取“大迎”一穴,而未提及“及取阳明、太阴……”的内容。

这4组配穴的用穴多为普通腧穴而不是特定穴,组配方式及配穴部位也没有特别的规律可寻,检索现代的针灸文献未发现使用这4组配穴或对其进行理论阐释的报道,但发现有特别报道风池、八 等穴作用的文献[10],对其主治规律及特异性进行了一些探索“:、阳跷、,如寒热病,头痛,”“八 穴是上,、次、中、……,八 穴联系颇广,与之所,故治证颇多,而疗效亦颇特异……”。其实用穴与用药道理相通,如同“对药”的使用可以提高疗效一样,这4组较为固定配合使用的腧穴相互之间应有开合相济、动静相随、升降相承的关系,但其临床价值还有待进一步验证。

此外,在《甲乙经》中还有一些不止一次出现的配穴组合如太溪与冲阳,鱼际与尺泽,鱼际与太白等,原文为《卷七第四》“ ,先取太溪,后取太仓之原主之”《卷十一第四》;“霍乱,泄出不自知,先取太溪,

后取太仓之原”《卷八第一》;下“唾血,时寒时热,泻鱼际,补尺泽”《卷十一第七》;“凡唾血,泻鱼际,补尺泽”等,均先后有序,或泻或补。5 强调辨证选穴  《甲乙经》中以病统穴,虽然没有明确说明辨证理论,但每一种病证的辨证治疗分类极为细致。从《卷七》到《卷十二》在介绍内、外、妇、儿、五官等各科病症的针灸治疗方法时,既从外感六淫、内伤七情及各种意外伤、虫兽伤等病因同脏腑经络相联属方面对疾病进行了宏观分类,如《卷七》“太阳中风感于寒湿发 第四”《、卷九》“足厥阴脉动喜怒不时发颓疝遗溺窿第十一”《、卷十一》“动作失度内外伤发崩中瘀血呕血唾血第七”,又详细说明了每一疾病不同兼证的临床特点、病因病机、发展转归、刺灸方法、刺灸量、刺灸禁忌、还对外症相似而感邪不同或邪伤部位

取京骨、头上五行”;共8条照海所主症,2条“照海

主之”后有“泻左阴跷,取足左右少阴俞,先刺阴跷,后刺少阴,气在横骨上”。在《甲乙经》中,上星、次、申脉、照海均有具体部位和刺法,应是具体腧穴名称而非一组腧穴的代称。这4组配穴《内经》,中未见,应出自《明堂》,然而《千金要方》引录《甲乙经》的内容中均无“先取……”。仅列“:……主之”。《外台秘要》中上星、次 两穴同《甲乙经》,而照海、申脉

・794・

43

3 方宗畴,董桂兰,张建斌,等.腰扭伤单穴应用规律临床研

不同的病变在选穴、施针、用灸等方面的不同,以及

同一病症在不同季节、不同时辰的不同刺灸法、刺灸量,作了要言不繁的介绍。如《卷七第一中》以“伤寒热病”为主症的33种不同临床表现根据兼症不同、发生疾病的前提、病程长短不同、病情轻重不同分别选取不同的腧穴治疗《卷九第七》;以“腹胀满肠中鸣短气”为主症分为46种不同临床表现并分别选取不同的腧穴治疗等。这些都是古人通过长期临床实践所积累的宝贵经验。但其记述时纯粹以病统穴,没有将辨证理论系统提炼并表述出来,而这也是有待于努力探讨的内容。6 参考文献

1 周庆辉.针灸处方发展的研究.上海针灸杂志,1995;14

(2):96

2 张浩.针灸单穴治疗遗尿症综述.江苏中医,1998;19(7):

究.铁道医学,1996;24(6):356

4 杨骏.试论《内经》针灸处方中的用穴特点.江苏中医杂

志,1986;(5):30

5 邱茂良,张善忱.针灸学.上海: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

1985:2

6 黄龙祥.经络学说的由来.中国针灸,1993;13(5):2717 赵京生.针灸经典理论阐释.上海:上海中医药大学出版

社,2000:92

8 黄龙祥.从《五十二病方》“灸其泰阴、泰阳”谈起———十二

“经脉穴”源流考.中医杂志,1994;35(3):152

9 黄龙祥.黄帝明堂经辑较.北京:中国医药科技出版社,

1988:1

10 陈佑邦,邓良月,石学敏,等.当代中国针灸临证精要.天

津:天津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438

(收稿日期:2001207231,马兰萍发稿)

文章编号:025522930(2002)0720497201中图分类号:R245132+9  文献标识码:B

床报道

62例

(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针灸科,杭州310003)

取穴:腕踝针上1区(在小指侧的尺骨缘和尺侧腕屈肌腱之间,腕横纹上2横指),上4区(在拇指侧的桡骨缘上,腕横纹上2横指),体穴取风池、率谷、听宫、听会。

方法:患者取坐位,如单侧耳鸣取患侧穴,双侧耳鸣用双侧穴。首先针上1区,术者用拇指端摸到尺骨缘后,向掌心侧轻推,点的位置在骨缘和肌腱内侧缘之间的凹陷处。然后针上4区,让患者的手掌面向内竖放,术者用两手食指夹桡骨的两侧,点的位置在两侧骨缘之间。此处若有较粗血管时,进针点位置要适当上移。选择好进针点后,用75%酒精棉球消毒进针点周围皮肤,取32号115寸毫针,使针体与皮肤成30°角,左手拇指向下拉紧皮肤,使针尖较易刺入,针尖刺透皮肤后,将针循纵轴沿皮下尽可能表浅缓慢推进,要求不出现酸、麻、胀、重的得气感,留针30分钟。局部体穴用75%酒精消毒后,选32号1寸毫针针刺,每个穴位针刺深度以针下得气

程间休息5天。

治疗结果:运用此方法治疗62例耳鸣患者,年龄最小35岁,最大74岁;病程最短3天,最长1年;患单侧耳鸣48例,双侧耳鸣14例。经过1~3个疗程治疗,显效:耳鸣消失或基本消失,随访1年无复发,计26例,占4119%;有效:耳鸣程度减轻或耳鸣出现间隔时间延长,计25例,占4013%;无效:耳鸣减轻不明显或无变化,计11例,占1718%。

体会:患者发生耳鸣后,情绪变得紧张、急躁、忧郁,甚至引起恶心、厌食、失眠。针取腕踝针上1区,可以改善或消除精神紧张状态,上4区可用于治疗耳鸣、听力减退。临床上曾有2例患者,针上4区后当时就有耳鸣消失的效果。配合局部的风池、率谷、听会、听宫穴可疏导少阳、太阳经气,改善局部的血液循环。针刺治疗耳鸣,笔者认为应该尽早治疗。本组治疗的2例病程达1年者,均以无效告终。对双侧耳鸣的患者,如治疗有效,则双侧均有效;若无效,则双侧均无效,其中机制尚待探讨。

(收稿日期:2001206207,齐淑兰发稿)

为度,行平补平泻法,每隔10分钟捻转行针1次,留针30分钟。以上治疗每日1次,10次为一疗程,疗

范文十:论_针灸甲乙经_以部列穴的临床价值

25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1999年10月第5卷第10期

千载而不衰,是因为博大精深的《周易》哲学思想构筑了其理论框架,我们从中医养生的发展中再次看到了《周易》哲学思想的新的升华。愿人们深研《易》理,尽启其秘,使未来的中医养生再来一次质的飞跃。

(收稿日期 1999—06—28 修回日期:1999—07—15)

作者简介:施观芬,女,副教授,山东中医药大学医古文教研室副主任。

论,潍坊市中医院 河北 潍坊 261041)

摘 要:是我国现存第一部针灸学专著,基本内容至今仍被遵循。但其对腧穴的排列方法,头面躯干以部排列,明清以降几乎不用。本文从局体与整体关系及复杂多元的经穴交会关系两方面论述了以部列穴的临床价值,并认为以部列穴应与现行的归经列穴并存。

关键词:针灸甲乙经;腧穴排列(以下简称)系晋(魏)(www.wenku1.com)  《针灸甲乙经》《甲乙经》

皇甫谧撰集,是我国现存第一部针灸学专著,集晋前针灸学之大成。该书用分部依线法厘定了349穴,始形成了系统腧穴理论。其基本论述,被保留在历代针灸文献的主要内容中,至今大都仍被遵循。而其以四

布,就大体可知该局部与整体之脏腑经络系统特定

的相关性。比如颈部,《甲乙经》卷之三列出颈部凡十七穴,其中单穴一个;廉泉为任脉脉气所发;另有双穴八个,其中人迎、水突及气穴三穴为足阳明脉气所发;天窗及天容为手太阳脉气所发;扶突和天鼎为手阳明脉气所发;天牖为手少阳脉气所发。据此了然可见,颈部上述穴位,多为三阳经所过(手足阳明,手足少阳及手太阳经),亦有任脉循行。因而可知,颈部不论在生理或病理上都与整体之任脉,手足阳明、少阳和手太阳经及相关脏腑关系较为密切,或具有特定关系。

因此,《甲乙经》在说明输穴分布情况时,虽然采用了分割的形式——将头面躯干分为若干部,但实质上并没有使这些局部各自独立,也没有割断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反而使局部与整体的关系更显而易见。

112 对临床的指导意义

临床上腧穴主治作用分为四个方面内容。其一为近治作用;其二为远治作用;

还有全身治疗作用和双向性、特异性作用。本文主要取前两者论述。

近治作用为腧穴的治疗范围有三:(1)腧穴所在部位;(2)腧穴所在部位深部的内脏;(3)腧穴所在部位周围的器官组织。远治作用也有三种意义:(1)治本经所属脏腑的疾病;(2)治与本经相通的远隔部位组织器官的疾病;(3)治有关脏器疾病。由此可见,近

肢归经,头面躯干分部排列腧穴法,后人较少沿用。

明清以降至今的医书,几乎均将全身腧穴循经排列,对分部排列法缺少研究和应用。然而,《甲乙经》以部列穴是合理的,并具有理论和实践的意义。今从局部与整体关系以及经穴交会关系两方面,探讨其理论指导下的临床价值。

1 以部列穴体现了局部与整体的相关性并指导临床

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在这个有机体内机体局部与整体之间、局部与局部之间及表里之间密切相关,不可分割,而其中经络的联属作用有重要意义。《甲乙经》基于经络循行分布的特点,将头面躯干部腧穴分部排列,有助于我们认识局部与整体的关系,并具有指导临床的价值。

111 以部列穴便于认识局部与整体的关系《甲乙经》将头面躯干部腧穴分部排列,穴下注明穴与经脉关系,因此便于掌握某一部位所有腧穴及经脉所过。因为脏腑——经络——腧穴密切相关,经脉所过必然与脏腑相联,而经脉在局部的循行是其在整体分布的一部分。因此,明确了局部经脉分

1999年10月第5卷第10期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35

治作用体现了腧穴与其所在部位的关系,是局部治疗的手段;远治作用体现了腧穴与所属经脉的关系,为整体治疗必不可少。《素问(www.wenku1.com)标本病传论》云:“治有取标而得者,有取本而得者。”《灵枢(www.wenku1.com)厥病》云:“厥头痛……取头面左右动脉,后取足太阴。”此取头面左右动脉即治标。乃针对痛之部位就近取穴,局部治疗。取足太阳即治本,立足于从全身功能进行调整,治标治本互为相辅相成,缺一不可,均为临床常用。

《甲乙经》按部列穴,使局部腧穴分布一目了然,随手可取。首先为中医治疗提供了方便,更需强调的是,该方法也对局部病变的整体治疗具有指导意义,因而,以临床治案说明。

落枕,阻滞,,其表现为颈部肌群紧张、活动受限、疼痛,甚则颈项强直或偏斜。根据《甲乙经》对颈部腧穴的记载,可知颈部有三阳经及任脉所过,即落枕这一局部病变与此四脉都可能有关。因此,除取颈部穴位局部治疗以外,还当选取三阳经穴进行整体调整,进一步根据病情,偏重在中后部涉及肩胛者,以手少阳为主;偏重在两侧者,以足少阳为主;偏重在前涉及胸者,以足阳明为主。另有不适涉及上背正中者,其为督脉所过,督脉冲督三阳经,又能从阴引阳(任脉主阴),当取督脉穴为主。临床取少阳之外关、阳明之列缺,太阳之后溪及督脉之人中治疗落枕66例,治愈率82%,有效率18%,临床按疼痛部位循经取穴治疗头痛也获良效。

2 以部列穴,便于体现复杂多元的经穴关系并具有临床价值

211 体现复杂多元的经穴关系

腧穴为经脉之气所发,而经络循行在人体不同部位又各有特点,且必然反应于经穴关系之中。由于奇经脉与正经交会多在头面躯干,十二经别经过头面躯干与表里经交会,五脏六腑之气转输于背部交会足太阳膀胱经,经络横向联系统气街多在头面躯干,致使头面躯干部许多腧穴位于多条经脉循行交叉点上,由多经脉气所发。因此以部列穴比单纯归经更能体现这种复杂多元的经穴关系。如上脘穴,分经列穴将其归于任脉,因其位于任脉循行上,但并不单由任脉之气所发,而《甲乙经》在腹部穴中列出:“上脘”为“任脉足阳明,手太阳之会”,其与三条经脉的关系一目了然。212 临床价值

根据“经脉所过,主治所及的原理,凡穴由多经

脉气所发所者,其治疗范围也较广泛,故临床价值较

高,这是《甲乙经》以部列穴,全面体现经穴关系的重要临床价值。

《内经》作为现存最早的中医典籍,虽提到多种治疗疾病的方法,但具体应用却以针灸为主。全书载针灸处方241个(药方仅13个),均体现了一个基本特点,即每方取穴数目较少。分析241方,每方仅一穴者占总方数之72%,每方两穴者占余12%每方三穴以上。,体现于历(www.wenku1.com)记载,华佗主,,亦不过一二处”。。他低疗效,楼百层先生也有同论。

然而,人体的各部在生理病理上相互关联。有些疾病临床表现相当复杂,临床治疗时,既要少取穴,又要全面兼顾多种相关因素才能奏效。即要求取穴少而精。所以,主治范围广的腧穴应为多选首选。多经脉会所发者当属其中之一,即今之交会穴。《内经》和《伤寒论》等中医经典著作都有这方面的记载。《灵枢(www.wenku1.com)

热病》曰:“身有所伤,出血多及中风寒,若有所堕坠,四肢懒惰不收,名曰体惰,取其小腹脐下三结交。”三结交即指关元穴,为足三阴,任脉之会,是《内经》中应用交会穴的雏形。《伤寒论》以辨证方治为主,也涉及针灸,其论针灸治病有20余条,使用频率最高的腧穴是期门,其为足太阳、足厥阳和阳维之会,取之以泻肝胆之盛,解过经不解之邪(108、109条);取之以泻血室之热,疗胸下满之疾(143、216条);取之以泻热救逆,治汗下耗津之误(142条)。

今人也善用交会穴,如有临床报道,艾灸百会穴治疗眩晕225例,近期疗效100%,其中7819%痊愈,远期疗效93%,其中50%痊愈;针刺中脘治疗慢性胃炎94例,其中72134%痊愈,25153%显效,2113%无效。其中百会为督脉与足太阳脉气所发,中脘为手少阳、手太阳、足阳明和任脉脉气所会。笔者惯用足三阴与任脉交会的关元穴治疗老年脾肾两虚之腹泄获显效。以上三个穴位均位于头面四肢。

综上以理论上的合理性为依据,从局部与整体关系及经穴关系学两方面论述了《甲乙经》以部列穴的临床价值。这里指出作为腧穴排列方法,分部列穴与归经列穴各有所长,应当并存,并强调以部列穴更应为临床工作者所不可忽视。

(收稿日期 1999—05—06 修回日期 1999—0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