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洲最大经济体

范文一:尼日利亚超越南非成为非洲最大经济体的深度解读

2014年4月尼日利亚宣布调整统计基准年,2013年度GDP上升8.92%至5099亿美元,超越南非成为非洲最大经济体,人均GDP2688美元。奥巴桑乔、亚拉杜瓦和乔纳森执政的1999年至2013年尼实现了15年高速增长,为持续发展奠定了基础。尼经济虽然呈增长走高、贸易盈余、市场潜力巨大,具备持续增长的条件,但严重依赖石油、政府效率低下、基础设施不足及多重社会问题等制约其经济发展的瓶颈因素,尚待破解。

一、尼日利亚经济增长回顾

(一)独立至1998年

尼1960年独立前属殖民地经济,依赖农矿产品出口。1961年-1970年为进口替代时期,执行进口替代工业化战略,制造业快速增长,农业发展停滞但仍占GDP的65%,出口的70%,粮食基本自给,这一时期年均增长率为5.07%。1971年-1980年为石油繁荣时期,尼成为非洲最大产油国,石油收入大幅增长,基础设施和服务业有所改善,但粮食不能自给,制造业逐渐衰落,工业品依赖进口,这一时期年均增长率为4.92%。

随油价下跌,1981年-1990年尼进入结构调整时期,失业率和通胀率上升,赤字和外债加重,持续负增长,1983年达-8.5%,1986年开始实施结构调整、国企私有化和出口促进工业化,加快非油产业发展,减少进口依赖,基本抑制住负增长势头,这一时期年均增长率为1.33%。1991年-1998年尼进入自由化时期,奈拉持续贬值,1993年尼将汇率固定在1美元兑22奈拉,但难以维持,通胀率居高不下,1996年达29%,1995年尼开始自由化经济整顿,减少政府干预,实行汇率双轨制和外汇自由流动,推动私营经济发展,农业和服务业有所恢复,但由于政局动荡,经济仍十分困难,这一时期年均增长率为2.79%。

八九十年代石油价格由40美元/桶下降到10美元/桶,尼人均收入从450美元下降到250美元,1992年被IMF确定为低收入国家,年贸易逆差达40亿美元,外债增长到350亿美元,是尼经济最困难时期。

(二)奥卢塞贡・奥巴桑乔执政时期

1999年5月29日,尼恢复文人统治,奥巴桑乔当选总统开始连续执政8年。奥巴桑乔执政之初,尼经济和投资信心回升,壳牌、埃尔夫、阿吉普与尼国家石油公司签订了9.64亿美元再投资协议。2000年3月22日尼推出《1999-2003年经济政策》,放松政府管制,鼓励私人投资电力等基础设施和航空等部门,支持天然气和非油商品出口,鼓励中小企业发展,优先发展农业和制造业,鼓励尼国家石油公司投资农业部门。

2003年奥巴桑乔连任,尼增长率为3.5%,2004年3月16日推出《2004-2007年国家经济振兴发展战略》,继续实施私有化和多元化,加快出售国企,扩大非油产业和基础设施投入,改善投资环境。尼2004年增长率为6.09%,其中石油产业3.3%,非油产业7.5%。2005年增长率为6.23%,其中石油产业0.5%,非油产业8.2%。

2006年是奥巴桑乔执政最后一个完整年度,增长率为5.63%,石油产业-4.67%,非油产业8.93%,其中电信业31.98%,商业13.73%,制造业9.71%,农业7.17%;GDP总量1422.7亿美元,三大产业按规模分别排世界第14、44和66位,非洲第1、3和5位,人均GDP1016美元;进出口818.5亿美元,增长24.7%,其中进口228.3亿美元,增长64.2%,出口590.2亿美元,增长14.1%,原油出口547.4亿美元;通胀率8.2%,官方汇率1美元兑换127奈拉,首次实现官方和市场汇率基本接近。

尼90年代债台高筑,奥巴桑乔执政期间,尼外汇储备由1999年的51亿美元增长到2006年的430亿美元,具备了清偿外债的条件。尼2006年分两次偿还巴黎俱乐部债务122亿美元,2006年、2007年分三次偿还伦敦俱乐部债务20.8亿美元,巴黎俱乐部免除尼债务180亿美元,尼外债下降至30亿美元,仅占GDP2.1%。

(三)奥马鲁・穆萨・亚拉杜瓦执政时期

亚拉杜瓦2007年4月当选总统,5月29日就职,2009年11月23日出国治病,实际执政时间约两年半。

亚拉杜瓦提出发展电力、农业、教育、安全、交通及土地改革、多元化等《七点方针》作为竞选和施政纲领,就任总统后继续执行奥巴桑乔经济政策,并于2007年9月4日设立国家经济委员会负责《七点方针》的实施。

尼2007年GDP增长率为6.2%。2008年,尼预算2.37万亿奈拉中1.42万亿奈拉用于农业、教育、电力和安全等项目,同比增长71%,但受全球金融危机影响,油价从62.5美元下降到45美元,导致联邦石油收入从680亿美元锐减到480亿美元,石油产业负增长6.19%,股市大跌,银行业坏账增加,爆发危机,拖累GDP增长略降至5.98%。2009年尼扩大预算支出26%,三次动用石油溢价账户资金56亿美元投资基础设施,央行完成银行业救助,GDP增长回升到6.96%,其中石油产业0.45%,非油产业8.32%。

亚拉杜瓦执政期间,尼饱受全球金融危机冲击和本国银行业危机困扰,经济环境恶化,加之执政时间过短,《七点方针》目标难以实现,2009年6月民调显示64%的尼日利亚人不满意其执政表现。

(四)古德勒克・乔纳森执政时期

乔纳森2007年4月当选副总统,2010年5月5日亚拉杜瓦病逝后就任总统并于2011年5月连任至2015年5月。

亚拉杜瓦出国治病次日,尼推出了一个愿景规划蓝皮书,计划2020年GDP达到9000亿美元,经济规模进入世界前20强。乔纳森就任总统后,宣布要分三个中期规划实现愿景。在2010至2013年第一个中期规划中,乔纳森贯彻多元化、私有化政策,积极推动银行、油气、港口、海关等关键领域改革,加快公私合作发展交通等基础设施,加大对农业、制造业中小企业支持力度,吸引投资者设厂,努力创造就业。如汽车业,出台了汽车产业政策,尼桑、Stallion等与尼政府达成协议,投资建设汽车企业;2010年8月26日公布了电力行业的改革发展,电力生产、运输、配送分由不同机构负责,成立BULK电力公司负责电力购买和销售,并把尼电力国家控股公司改组为若干家电力生产和配送公司,2013年已完成15家。   乔纳森执政期间,全球金融危机对尼影响逐步减弱,基础设施建设展开,农业、制造业、电力、交通、固体矿得到一定发展,经济较快增长,石油依赖有所降低,2010-2013年GDP增长率分别为7.98%、5.09%、6.66%和7.41%。

二、尼日利亚与南非经济对比分析

(一)经济规模与增长速度

尼2010-2013年名义GDP分别为54.2万亿奈拉、63.3万亿奈拉、71.2万亿奈拉和80.2万亿奈拉,增长率分别为7.98%、5.09%、6.66%和7.41%;南非2010-2013年名义GDP分别为2.67万亿兰特、2.93万亿兰特、3.14万亿兰特和3.39万亿兰特,增长率分别为3.14%、3.6%、2.47%和1.89%。尼南两国2013年GDP分别折合为美元是:5099亿美元和3703亿美元。改变两国经济规模对比的主要因素,一是增长率的差异,2008年-2013年尼增长率在5.09%至7.98%之间,年均增长6.68%,累计增长47.37%,而南非增长率在-1.53%至3.62%之间,年均增长2.18%,累计仅增长13.83%;二是汇率波动,南非兰特兑尼奈拉汇率2010年末至2013年末由22.92下降至15.24,贬值约1/3。

2013年尼三大产业规模分别为17.6万亿奈拉、20.7万亿奈拉和41.9万亿奈拉,占比分别为22%、25.8%和52.3%。除农业和石油业外,尼多个产业经过长期增长已举足轻重,以电信、电影和水泥最为突出。尼已成为非洲最大的电信市场,2013年底电话用户1.69亿户,其中活跃用户1.27亿户,是南非人口的2.4倍;互联网用户5600万,超过南非人口,居非洲第一位。尼是继美、印后第三大电影生产国,诺莱坞每年产出电影约两千部。尼水泥生产能力由2002年的190万吨,到2013年增长到2850万吨,超越南非成为撒哈拉以南非洲第一大水泥生产国,并由依赖进口到实现了出口。

(二)财政收支与债务负担

2013年尼财政收入9万亿奈拉,占GDP的11.2%,其中石油收入6.8万亿奈拉,占总收入的75.6%,联邦留存2.83万亿奈拉,总支出4.42万亿奈拉,经常性和资本支出分别占73%和27%,财政赤字1.59万亿奈拉,只占GDP 1.98%,2009年以来财政赤字每年均在GDP的2%以内。2013年,南非财政收入8531亿兰特,占GDP的25.2%,财政赤字1697亿兰特,占GDP的5.01%。

2012年乔纳森将债务上限设定为GDP30%,近年来新借外债主要是铁路、电力低息贷款,2013年内外债合计10万亿奈拉,占GDP的12.52%,债务负担较轻,有较大举债空间。南非2009年以来祖马第一任期债务占GDP比重由2008年的27.8%上升至2013年的46.1%,2013年内外债合计1.56万亿兰特。

(三)对外贸易与吸引外资

尼2013年外贸总额1516亿美元,顺差387亿美元,分别相当于GDP的18.65%和7.58%,主要出口产品为石油,2013年末外汇储备为428亿美元。南非2013年外贸总额2425亿美元,贸易赤字204亿美元,2013年末外汇储备为496亿美元。尼外贸规模虽小于南非,但长期顺差,外债偿付能力较强。

根据联合国贸发会议2013年世界投资报告,2011年和2012年尼分别吸引外资89.15亿美元和70.29亿美元,超过南非的60.04亿美元和45.72亿美元,成为外资非洲首选地;2007-2012年尼累计吸引外资450.3亿美元,超过南非的318.7亿美元。尼引进外资过于集中于石油开采行业,对经济多元化难以产生正面影响,而电力、基础设施、农业、固体矿、零售和服务业尚有大量投资机会,预计未来外资投资领域将更多元化。

(四)主要行业和企业

2011年度销售额排名非洲500强企业榜单中,尼上榜企业28家,分布在石油、电信、农产品、饮料、建材、工程等行业,销售额256亿美元,净利润18亿美元,石油是尼唯一规模大于南非的行业。尼矿业、水电供应、制造业、设备、汽车、零售、运输、服务业、房地产等行业均无企业入围,说明其经济结构单一,多个主要行业尚未形成上规模企业,但尼企业佼佼者正在崛起,如成立于1977年的丹格特水泥以14亿美元销售额位列非洲建材行业第一,利润7.7亿美元,年产水泥1925万吨,位列全球第8,业务遍及包括南非的14个非洲国家,近期又投资90亿美元建设日处理40万桶的炼油厂,其创始人阿里科・丹格特连续多年当选非洲首富,身家161亿美元。

南非上榜企业173家,销售额和利润分别为3587亿美元和291亿美元,而且,南非企业对尼的投资也相当活跃,其传媒企业DSTV在尼卫星电视占有统治地位。尼企业中短期内赶超南非尚不现实。在西非企业50强中尼占44家,基于语言、法律规范和商业文化类似,尼企业将扩大在西非的主导地位,并逐步开拓其他非洲市场。

(五)金融市场和银行业

2011年度资产排名非洲200大银行中,尼银行资产、贷款、存款占比分别为10.7%、7.9%、11.4%。尼通胀率较高,实际存款利率为负,导致储蓄意愿不强,2013年末银行存款仅16.7万亿奈拉,银行业资产仅24.3亿奈拉,分别相当于GDP的20.82%和30.29%,贷款利率高达17%且期限较短,恶意违约和不健全的法律体系等问题也阻碍着银行的发展。而在非洲前200大银行中,南非银行资产、贷款、存款占比分别为42.1%、49.9%和40.6%。

尼银行储蓄转化为投资的能力也较差,贷存比仅为53%,远低于南非的95%,固定资产投资占GDP比重为12.89%,也低于南非的19.33%。尼中小企业和个人金融服务更明显不足,尼无法获得正式金融服务的人口比例为79%,高于南非的44%。   尼日利亚证券交易所是非洲第二大股票市场,拥有非洲股市14.5%上市公司和4%的市值,2013年末市值13.23万亿奈拉,增长47.37%,占GDP比重16.5%。而南非的约翰内斯堡证券交易所是非洲最大股票市场,拥有非洲股市30%上市公司和68.3%的市值。

三、尼日利亚经济增长的潜力需要进一步发掘

(一)农业领域

尼可耕地8120万公顷,曾被誉为西非粮仓,农业资源得天独厚,但发展长期陷于停顿,已耕地仅3400万公顷,集中在北方地区,58%的可耕地尚未开发。全国就业率的60%在农业,但生产效率低,粮食不能自给,每年需进口大米、小麦分别约为200万吨和400万吨,农业发展极不充分。

2012年7月1日起,尼政府大幅提高农产品进口关税,启动农业改革。未来尼需要加大农业发展力度,普及现代农业机械、技术和管理经验,实现粮食增产与自给,发展农产品深加工,提高附加值,促使经济均衡增长。

(二)制造业领域

尼劳动力丰富,但石油业和近年来发展较快的电信业、金融业雇佣劳动力有限,尼失业率从2007年的12.7%的上升到2013年的25%,青年失业率达54%。失业率高企导致贫困率居高不下,20%的穷人仅占总收入4.5%,84.5%的人口日生活费不足2美元,制约了消费市场和本国制造业的发展。

制造业能创造大量就业,尼降低失业率的出路在于将经济重心向劳动密集型制造业转移。中小企业更是吸纳就业的有效工具,尼需要改善营商环境,加大生产要素如固定资产、技术、原料、融资的市场流动性,降低企业运营成本,推动中小企业发展。尼人口结构中青年比重高,教育缺口大,应加强科技和职业教育,提升国民素质,将庞大人口转化为人力资源,为逐步建立完整的制造业体系提供劳动力。

(三)基础设施领域

经长期投资,尼发电装机容量已增至863.4万千瓦,发电峰值为451.76万千瓦,但仍有8000万人无电可用。尼大企业多自建汽油发电厂,自建发电能力145.7万千瓦,成本每千瓦时35美分,约为电网电价的3倍。除电力外,尼3505公里铁路早已废弃,硬化公路仅占15%,港口和机场堵塞不堪,超过40%的人口没有干净饮用水。基础设施不足成为制约尼发展的最大瓶颈。尼政府应将更多财政预算用于资本支出,投入基础设施,包括电力生产输送、铁路公路建设修复工程等,破解发展瓶颈。

(四)石油产业领域

2010年尼探明原油储备372亿桶,是世界第十大和非洲第二大石油储备国、世界第八大和非洲最大石油出口国。尼国家石油公司控制55%-60%股份的合资公司占石油产量90%以上,外方国际石油公司占合资公司股份的40%-45%,石油财富由联邦、地方政府和国际石油公司分享,很大比例流到国外,分配严重不均。尼石油产业主要是原油开采,炼油厂受电力、运输、油库等制约,产能利用率低于40%,消耗成品油70%依赖进口,是石油输出国组织中唯一进口成品油的国家。

经济多元化是尼历届政府政策取向,但直至2013年石油仍占尼出口95%和政府收入75%以上,且油气产业发展并不充分,尼需要建立完备的油气工业体系,提高精炼油生产能力,发展天然气产业,提供清洁原料和动力,巩固油气产业战略支柱地位,并使油气收入更多惠及普通民众。

(五)政府经济政策

尼政府经济政策经历了从独立之初的高保护主义的进口替代到出口促进再到自由化的极端摇摆,近几届政府也出台各自经济政策,战略频繁调整。美国全球金融诚信组织(GFI)报告称,2001年至2010年尼非法资金外逃达1290亿美元,列世界第7。尼清廉指数居178国第134位,2010年以来因贪腐欺诈财政资金流失达5万亿奈拉,原央行行长拉米多・萨努西因质疑石油收入200亿美元流失,于2014年2月被解职。总体而言,尼经济政策缺乏连贯性与执行机制,政府腐败严重,效率低下。

尼经济潜力的充分发挥,取决于政府解决制约经济发展各因素的程度和速度,包括产业政策不协调、基础设施不足、熟练劳动力缺乏、教育水平低、营商成本高等,尼政府应确保经济政策和法律法规的稳定性,政策执行连续性及可信赖程度,提高效率,创造良好营商环境,保障国民经济健康、均衡和可持续发展。

范文二:非洲经济的特点

非洲经济特点与农牧业的地位

一、经济的特点

近年来,在多种因素作用下,非洲经济呈现出一系列新的特点,许多非洲国家进入了历史上最快最好的发展时期。非洲经济的良好表现,不仅烘托了中非合作论坛的氛围,也为进一步发展互利共赢的中非关系奠定了重要基础。

1.多数国家经济增速加快,部分国家出现飞跃性增长。

2003年以来,非洲经济摆脱低迷状态,进入稳步增长阶段。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报告,2003年非洲经济增长率为4.3%,2004年为4.5%,2005年超过5%。权威机构最近预测2006年非洲经济增长率为5.4%,2007年可望提高到5.9%。非洲经济的这一良好表现,在非洲历史上是罕见的。由于近年来石油价格持续上涨,非洲产油国的经济表现尤为醒目。撒哈拉以南8个石油出口国安哥拉、喀麦隆、乍得、刚果、科特迪瓦、赤道几内亚、加蓬和尼日利亚的经济增长率连续达到或超过10%,呈现出十分喜人的发展态势。

2.经济改革思想深入人心,改革措施继续推进。

历史上西方国家对非洲的长期殖民统治,导致了非洲经济对外部市场尤其是宗主国市场的严重依赖性。近年来,越来越多的非洲国家认识到,要发展经济,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就必须进行经济改革,改造殖民地经济结构,摆脱经济发展对外部的依赖。为实现这一目标,非洲国家领导人先后制定了《蒙罗维亚宣言》、《拉各斯行动计划》以及《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这些文件是非洲国家领导人对非洲经济发展现状与出路长期思考的重要成果,标志着非洲经济改革的认识不断深化。尤其是《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全面分析了非洲经济发展的有利条件和不利因素,提出了非洲经济发展的战略思想,提出了“可持续发展”的长期规划。非洲各国在《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的指引下,不断推进经济改革,采取了一些务实的行动,制定了落实目标的具体措施,并借鉴其他国家经济改革的经验,取得了一些积极成果。

3.区域经济合作升温,经济一体化步伐加快。

具体表现在三个方面:其一,南部非洲经济合作已明确时间表。2006年10月,南部非洲14国领导人在约翰内斯堡举行特别峰会,商讨加快“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经济一体化”步伐的措施,确定了南共体经济一体化进程的具体目标,2008年建立自由贸易区,2010年建立关税同盟,2015年建立共同市场。其二,西非经济合作进入实质性阶段。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员国首脑会议已达成短期行动计划,即2007年底前建立自由贸易区和关税同盟,改善西非国家出口商品的市场准入;实施一系列能源、交通和通讯等基础设施领域的项目;建立用于预防和解决地区冲突的和平基金。目前西非地区经济一体化已从初级合作阶段跃升为高级合作阶段,在非洲处于领先水平。其三,东非和中非的自由贸易区计划已经启动。2004年3月,东部非洲三国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正式签署东非关税同盟协议。2004年7月,中部非洲国家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这些措施均在朝着实现全非洲货物、资本、货币和服务自由流通的远景目标前进。如果成功实施,将促进非洲经济发展,增强非洲的国际竞争力。按照目前进度及构想,非洲统一大市场有望在今后30年内建成。

4.资源经济仍居主导地位,经济多元化趋势明显。

非洲是资源丰富的大陆,能源和矿产品等资源开发一直是非洲国家的优势产业,资源经济在非洲经济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其中,石油资源开发更引人注目。随着非洲石油探明储量不断上升,以及产量和出口量快速增长,非洲在全球石油供应格局中的地位大幅提升。但是,由于国际市场能源和矿产品的价格经常大幅波动,国际市场价格直接决定一些非洲国家经济的景气状况,不利于其经济持续稳定发展。为改变这一态势,近年来,非洲产油国大力推进经济多元化战略,在继续发挥资源优势、加快石油工业发展的同时,制定了许多优惠政策,积极改善投资环境,发展石油上下游工业。如尼日利亚、赤道几内亚、喀麦隆、安哥拉等国家鼓励外国公司投资海上油气田,就近开办石油炼化工业,吸引了巨额的外国投资。许多非洲国家已经认识到,实施符合非洲现状的经济多样化战略,是非洲国家发展方向。

5.国际社会增加援助和减免债务,外部发展环境趋于改善。

2002年6月,西方八国首脑会议通过了向非洲提供援助的《非洲行动计划》,2003年6月通过了《援助非洲行动计划实施报告》,承诺进一步增加发展援助,减免非洲国家债务等。据统计,2003年非洲国家获得的官方发展援助增加了3.9%,从2002年的222.3亿美元增至230.9亿美元。八国集团峰会还决定免除18个非洲国家400亿美元债务,并在今后5年增加100亿美元对非政府开发援助贷款。最近,有关国家纷纷宣布对非洲的援助计划,中国已宣布今后三年内向发展中国家提供100亿美元优惠贷款,其中相当一部分面向非洲;英国承诺2005/2006财年对非洲援助增至10亿英镑,2006/2007财年达到12.5亿英镑;日本决定在今后3年将对非援助翻一番。显然,增加援助和减免债务,有利于实现非洲经济振兴、贫困人口减半等发展目标,也为非洲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

当然,目前非洲经济尚存在不少困难,增长面临不少制约。非洲农业基础薄弱、以初级产品出口为主、资金和技术等生产要素不足、人口增长过快、劳动力素质较低等问题短期内难以根本解决。但是,只要世界和平发展的大局不发生扭转,只要非洲各国继续联合自强,非洲经济发展的前景就依然十分光明。

二、农牧生产主要特点及地位

1、非洲现有53个独立国家,面积3029万平方公里(包括近海岛屿),占世界陆地总面积的1/5;人口7.8亿。

2、非洲有“高原大陆”之称。地势由东南向西北倾斜。沙漠面积约占非洲大陆面积的40%,撒哈拉沙漠为世界之最,面积777万平方公里。非洲气候地处热带,95%以上地区属热带和亚热带气候,年平均温度在20℃以上,只有南北两端和局部山区的年平均温度低于20℃。

3、农业是非洲最重要的经济部门。非洲除南非、利比亚等11国外,其余都是以农业为主的国家,农业产值约占全洲国民生产总值的五分之一,农业产值比重超过30%的有21个国家;农业人口约占总人口的2/3,有1/2的国家农业人口占80%以上;农产品出口约占出口总额的1/4,有32个国家的出口贸易以农产品为主;非洲还是世界热带和亚热带作物的重要产地,许多产品在世界上占有极重要的地位。

4、注重发展出口经济作物,但80%的国家粮食不能自给。非洲虽有发展农业生产的良好条件,但在长期的殖民统治下,许多国家都是单一种植,把物力、财力、人力集中在供出口的经济作物生产上,粮食生产落后,80%的国家和地区粮食不能自给,每年进口大批粮食。

5、土地占有制形式的多样性。非洲土地占有制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前资本主义的土地所有制,包括盛行于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部落所有制和普遍存在于北非、东北非的地主占有制,在部分热带丛林及高山地带,还存在着原始公社所有制;二是欧洲殖民者入侵后,霸占了大片肥沃土地,雇用当地劳动力,经营种植园或农场,形成了资本主义土地占有制;三是国家独立后,有的实行土地国有化,有的进行土地改革,并组织一些合作社,出现了一种新的土地占有制形式———国家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

6、农业生产水平低。非洲许多国家还盛行迁移农业,多数地区的耕作方式和技术都非常落后,现代化水平极低,仰天靠地,丰歉皆由天定,使农业生产水平低而不稳。粮食单产不足世界平均数的一半,咖啡、棉花等也只有世界单产水平的2/3,都是水平最低的一洲。

7、畜牧业地位重要,但生产水平低。畜牧业是非洲重要的经济部门之一,其中博茨瓦纳、毛里塔尼亚、索马里、纳米比亚等都以畜牧业为主。1981年共有各种牲畜5亿多头,人均一头多;不少牲畜数量在世界上占有突出地位,如骆驼占2/3,山羊和毛驴分别占1/3与1/4。由于经营粗放,多游牧、半游牧,因此生产率和商品率都很低,出肉率、产奶量等都是世界最低水平。

8、林业发展较快,但利用不合理、非洲森林面积达6.4亿公顷,占世界的17%,森林覆盖率为21%,是世界重要的热带木材产区之一。近年来林业发展较快,木材采伐量的增长超过世界平均速度。但利用不合理,所产木材90%作薪柴,工业用材很少,并多以原木形式出口;大部系热带森林,采伐很少,因此,非洲林业发展潜力很大。

非洲土地肥沃,海岸线漫长,是一块宜农、宜牧、宜植、宜渔的好地方,被称为世界上重要的农业区域、牧业区域经济作物产区和渔业区域,是大多数国家的经济支柱。非洲的可可、丁香、腰果等产量居世界第一位。非洲也是世界上热带森林最广阔的地区,盛产乌木、桃花心木、黑檀木、紫檀木、罗汉松等珍稀名贵树种。洲的粮食作物种类繁多,有麦、稻、玉米、小米、高粱、马铃薯等,还有特产木薯、大蕉、椰枣、薯芋、食用芭蕉等。非洲的经济作物,特别是热带经济作物在世界上占有重要地位,棉花、剑麻、花生、油棕、腰果、芝麻、咖啡、可可、甘蔗、烟叶、天然橡胶、丁香等的产量都很高。乳香、没药、卡里特果、柯拉、阿尔法草是非洲特有的作物。

范文三:中国经济在非洲

美国政府认为中国在非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可能给美国造成严重的负面后果。于是,五角大楼在2007年10月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军事司令部――非洲司令部。

近年来,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中国在非洲的活动引起了国际社会越来越多的关注,也引起了许多西方国家的不安。

到非洲去

2000年首届中非论坛召开后,一些个体华商来到非洲,带来了价格合理、非常适合非洲人消费水平和消费兴趣的中国商品,深受非洲市场的欢迎。早期或首批开店从商的华人大多赚个钵满盆溢,这时媒体用“想发财、去非洲”、“到非洲淘金去”、“非洲遍地是黄金”来炒作并不过分。

正是因为这种技术含量低、投资少见效快、是人就能开店“捡金子”的活儿,吸引了更多的中小型企业或个体经营者蜂拥而至。BBC此前播出过一部电视纪录片中展示了非洲西海岸国家安哥拉正在兴建的一座大型购物中心的建设工地,所有的建筑工人都来自中国大陆。纪录片中的当地人对此并没有什么不满,并且对中国帮助修建包括铁路在内的基础设施表示赞扬。

另外,中国缺少多元化的石油供给点。在非洲大陆投资石油和进口石油的成本相对较低,加之非洲诸国正处于经济发展初期,对外资具有强烈需求,中国此时大举进入非洲定有斩获。受“石油政治”和“中国能源威胁论”的影响,中国着意淡化在非洲的正当能源利益。在1995年,中国开始较大规模进口苏丹石油;1997年,西方国家撤出苏丹,中国公司趁势进入,中石油(CNPC)现已成为苏丹能源部门的最大股东。中国耗资150亿美元在苏丹铺设输油管道1500公里,构筑起从油田到苏丹港的石油运输通道。2006年,安哥拉成为中国最大的石油供应国。2007年,中国从安哥拉进口的石油占其石油进口总量的15.32%。

若发展态势良好,中国即可减少对其它地区的石油依赖。尽管石油利益并非中国在非利益的全部,但是已经成为联结中非关系的重要纽带,而且成为中国在非洲利益之重要载体。

中非经济互补双赢

世界银行2008年一份报告称,中国成为新兴国家中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的最大投资国。这个报告说,渴求能源的新兴经济体与急需基础建设投资的非洲贫穷国家间已经形成一种互补关系,非洲对基础设施的急迫需求与中国基础设施产业在全球的竞争力相吻合。

中国等新兴经济体通过在这个地区的投资,也为它们换取了维持本国经济快速发展所必须的自然资源。中国在2006年从撒哈拉以南非洲地区获取的自然资源出口额价值220亿美元,远远超出2001年时的30亿美元。在这些资源当中,石油所占比例高达80%。

当然,对于中国而言,也会从援助非洲中获益。获得一个稳定的资源出口渠道符合中国的长远利益。毕竟中国在中东和俄罗斯的能源基地,由于种种原因并不稳定。

然而中国的投资一直遭到西方诟病。2006年斯特劳访问尼日利亚时委婉指出,中国在非洲实行的是“新殖民主义”或“新经济帝国主义”。西方批评中国掠夺非洲资源,无视非洲困境,在政治上控制非洲国家。“当前,非洲国家的主要问题是消除贫困,而中国的援非目的并非在此。中国对非采取自上而下的援助方式,这加剧了受援国的精英主义,加剧了社会和阶级的分化,加剧了腐败在非洲的蔓延……中国的援助无疑会鼓励苏丹、乍得、津巴布韦等国独裁和专制。”

尽管中国在非洲的经济活动引起很多的批评和争议,但是从长远来看,中国是在和独立的主权国家打交道,按照双方签署的商业合同行事,所以并不存在所谓“新殖民主义”的问题。对于中国企业和商人来说,重要的是遵守当地法律,照顾当地的利益和发展,而非洲将从这样的发展中受益,就像中国从过去几十年的外国投资中受益一样。

2009年卢旺达总统保罗卡加梅在接受德国媒体专访时称,坚决为中国等新兴工业国家在非洲的经济扩张活动做辩护。同时他却明确批评了西方的发展援助:西方国家的援助没有推动非洲向前发展――

“欧洲人和美国人的确批评中国人,说他们来到非洲后不提人权问题或者不尊重环保标准。是的,欧洲人更注重人权等问题。然而,这帮助非洲发展了吗?毕竟欧洲的援助以及最近美国的援助并没有推动非洲向前发展。我们的资源被剥夺,为他人所用。西方公司严重地污染了非洲――它们至今仍这么做。想想它们往象牙海岸倾倒核垃圾或者想想索马里被欧洲公司当作垃圾场吧。中国人则带来了非洲所需要的东西:投资,还有为政府和公司提供的贷款。中国投资基础设施,修建道路。人们不应该把人权问题当作取消对非洲资金援助的借口。这种新竞争对非洲很有好处,它帮助了我们。”

中国在非洲大陆遭遇挑战

中国的援非计划,大多没有附加政治条件,在这一点上与美国等西方国家的对非援助方式明显不同,这也得到非洲国家在一定程度上的认可。然而,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对中国的援非方式并不赞同,担心这会打乱西方苦心经营多年的有条件援助模式,不利于非洲社会的“真正进步”。这些指责给中国在非洲的行动增加了舆论压力。

据维基解密的一份资料显示,美国认为,中国在非洲威胁到了其利益,中国的商品抢占了美国商品在非洲的市场份额。尼日利亚成为中国名利前茅的石油供应商也影响了美国利益,安哥拉同中国的关系也同样让美国眼红。

众所周知,美国目前是非洲石油的最大消费者,而尼日利亚和安哥拉是黑油出口大国。刚果民主共和国有储量丰富的钽――这种金属被广泛应用于电子行业。中国是非洲石油的第二大买家。就这样,非洲变成华盛顿与北京的战场。

美国政府认为中国在非洲日益增长的影响力可能给美国造成严重的负面后果。于是,五角大楼在2007年10月宣布成立一个新的军事司令部――非洲司令部。

美国在非洲的扩张态势为中国在非利益增加了不确定性,而其它国家对非洲事务的参与亦成为中国在非利益的制约因素。俄罗斯不断加大对非投资。近年来,非俄双方贸易额大幅增长,总额达60亿美元。俄罗斯还计划减免非洲国家200亿美元的债务,并将扩大与非洲国家的合作,旨在拓展其在非利益。

此外,日本国际协力机构理事长绪方贞子近期也宣称,日本将在援非方面居于领先地位,至2012年前,日本援非资金将增至20亿美元。同时,日本政府还公布了多项对非援助项目,如建立公共保健体系、维护供水安全和提供初级教育等。另外,日本还在国际协力银行设立“非洲投资倍增支援基金”。

范文四:部分非洲国家最新经济发展形势

部分非洲国家2010年经济发展形势

(1)刚果布

在中部非洲的国家当中,刚果布的经济增长速度位居第一。得益于出口和投资的拉动,以及石油产量的大幅提升,2009年刚果布经济增长率为8%,2010年有望达到12%以上。

(2)安哥拉

安哥拉经济发展前景相当看好,2010年经济增长预计比上年增长10个百分点。

(3)赤道几内亚

1990年,赤道几内亚经济增长速度位居世界前列,如今仍然是非洲经济发展势头最为强劲的国家之一,同时也是外国投资者首选的投资国别之一。2008年,赤道几内亚GDP相比上年增长11.3%。但是,2009年相比2008年下降了1.9个百分点,其中主要原因包括石油产量下降、国际经济衰退等,例如2008年石油产品收入占GDP的77%,而2009年却下降到61%。

(4)南非

南非的经济发展在多年内一直保持良好势头,但是从2009年起开始进入衰退期。由于内需的下降,南非经济发展速度从2008年开始降低,而国际金融危机的发生之后,由于出口大幅下降,下降的速度则变得更快了。2010年,得益于外需的回升和世界杯赛事的拉动,南非经济增长率预计为2.4%。

(5)科特迪瓦

2009年,科特迪瓦的经济增长率为2.8%。2010年,由于全球经济复苏,加之政府采取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预算政策和货币政策,经济增产率有望达到4.2%,2011年预计增至4.7%。

(6)加纳

2009年,加纳的经济增长率为4.7%,预计2010年将有所提升,达到6.4%,2011年预计达到8.3%。经济增长的有利因素主要包括国际经济复苏对该国经济发展造成的推动、石油产业公共投资的提升,以及新开发的一批油田带来的收入。

(7)尼日利亚

2009年,尼日利亚的GDP增长率从2008年的6%下降至3%。据有关部门预计,2010年该国GDP有望增长至4.4%,2011年预计可达到5.5%。

(8)埃塞俄比亚

埃塞俄比亚是非洲经济增长率较高的国家之一。2008年,GDP比上年增长11.6%;2009年,GDP

比上年增长9.9%。据估计,2010年GDP增长速度可能会略微下降,预计为9.7%。主要原因在于,政府为抑制通货膨胀采取了一系列严格的预算措施和货币政策,致使国内需求有所下降。

(9)利比亚

2010年,由于石油出口量的提高,利比亚经济增长率预计为5.2%,2011年预计为6.1。

(10)阿尔及利亚

2010年,由于“公共投资项目”(PIP)的落实,以及外需的回升,阿尔及利亚经济增长率预计为3.9%,2011年有望达到4.3%。

(11)摩洛哥

2009年,摩洛哥经济增长了5个百分点,2010年略有下降,预计为4.3%。

(信息来源:摘译自《非洲金融家》第176期)

=

近年非洲地区拖拉机市场发展浅析

非洲国家的农业经济较为落后,农业机械化发展十分缓慢,拖拉机和农机产品的市场销量不大。尽管不少国家大力提倡发展农业机械化,少部分国家还建有农机生产厂,但是只有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能组装拖拉机,大部分国家市场上销售的拖拉机长期以来主要依靠进口。

受气候条件和经济发展的制约,非洲地区的农业生产发展缓慢。除个别国家外,大部分国家的农业机械化水平均较低,各国拖拉机和农机产品的市场销量不大。2000~2006年,整个非洲大陆的拖拉机年销售量保持在25000~60000台左右,拖拉机市场销售总体上呈现先升后降再升的发展趋势。

2000年,非洲市场共销售拖拉机33455台,2002年销售量增长至39780台,比2000年增长18.91%,但2003年其拖拉机销量又降为24947台,同比降幅为37.29%,随后的2004年和2005年两年拖拉机销量均超过50000台,分别比2003年增长100.51%和104.83%。2006年,非洲拖拉机销售量达到60218台,比2005年增长17.84%。

拖拉机产品的销售主要集中在一些较为富裕的非洲国家,年销售量在1000台以上的国家不多,主要有阿尔及利亚、埃及、肯尼亚、利比亚、摩洛哥、南非、突尼斯及津巴布韦等。这些国家拖拉机市场的发展大部分依靠政府投资和国际组织的经济援助,绝大部分国家没有生产拖拉机的能力,市场销售的拖拉机绝大部分来自进口,产品主要从英国、美国、意大利、法国、德国等几个发达国家进口,从20世纪90年代以来也开始少量从中国、日本以及东欧一些国家进口一些拖拉机产品。近年来,一些国家也开始与欧美发达国家以及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合资建厂生产拖拉机和农业机械。如突尼斯与意大利厂商开展生产许可证合作生产,中国也在非洲的一些国家建立组装厂,南非则与一些跨国公司合作建厂就地生产部分拖拉机产品。

◆ 阿尔及利亚

非洲北部的阿尔及利亚是非洲大陆拖拉机销量较大的国家之一,也是几个为数不多的能生产拖拉机的非洲国家之一,但其产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仍需大量进口。

阿尔及利亚的农机和拖拉机工业起步于20世纪70年代初。1970年阿政府为了发展农业生产,结束进口的依赖性,决定自己生产农业机械。经过几年的努力,于1974年开始生产拖拉机和农机产品,由于工业基础薄弱,开始时只能小批量组装一些大型机械,如拖拉机、发动机和联合收割机等产品。发展到20世纪80年代,随着引进技术的消化吸收,阿尔及利亚拖拉机和农机产品生产达到一定规模,生产技术趋于成熟。1981年,阿成立了国营农业机械工业制造公司(PMA),刚成立时下辖三个生产工厂。到1986年,PMA公司得到扩展,生产工厂增加到5个,分别是:拖拉机制造厂(CMT)、农业机械制造厂(CMA)、农业设备及运输工具制造(MAT)、播种和喷洒喷雾机厂(SFT)和运输机械厂(UMA)等,其拖拉机年生产能力可达4000~6000台,联合收割机年产能力达750台,风冷柴油机(40~65 PS和100PS)年产能力可达9500台。

阿尔及利亚的拖拉机生产技术主要是引进德国Deutz的生产技术,生产功率在40~65PS等级的风冷柴油机型,联合收割机是引进德国Claas公司的生产技术。阿尔及利亚国内拖拉机和农机产品90%以上均为PMA公司所生产,另一家ONAPSA公司也生产一定数量的拖拉机,但产量只有几百台。

2000~2006年,阿尔及利亚国内拖拉机市场销量保持在1500~3800台之间,总体上呈现先降后升再降再升的发展趋势。2000年的销售量为2150台,到2002年减为1500台,比2000年下降30.23%,2003年拖拉机的销量又涨为2550台,比2002年增长70.00%;但到2004年其销售量又减为2100台,比2003年减少17.65%;发展到2006年销量达到3800台,是近几年来拖拉机销售量最高的一年,比2004

年增长80.95%,比2005年增长15.15%。这种市场发展特点在阿尔及利亚乃至其他非洲国家均较为普遍,这主要是由于农民购买力普遍较低,农机市场发展主要靠政府投资和国际组织的援助,一旦政府投入增加或获得国际援助,农机市场销量立即上升,若国内产量保证不了市场需求,就大量进口。

◆ 南非

南非是非洲大陆拖拉机销售较为活跃的国家,这主要是其经济发展水平较其他非洲国家更高一些。

2000~2006年,南非拖拉机市场销量在1700~5800台之间,总体上为先降后升再降再升的发展趋势。2000年销售量为2668台,到2001年下降为1760台(是这一时期销量最少的一年),比2000年减少5

1.59%,从2002年开始呈逐年增长态势,到2004年拖拉机销售量达到5280台,与2001年相比增长200.00%,2005年销售量又降为4755台,比2004年减少9.94%,但2006年销售量又涨为5724台(是这一时期南非销量最多的一年),比2005年增长20.38%。根据笔者掌握的资料分析,南非拖拉机市场销售的高峰周期一般在10~15年一次,国内不少收入不高的农户,其拖拉机更新换代的时间还会更长。

此外,市场销售不畅的另一个原因是进入新世纪以来,南非销售的拖拉机价格较为昂贵,因为多年来在南非市场上销售的拖拉机70%~80%均为进口产品。20世纪90年代,为了扩大在南非市场的销量,不少著名公司采取各种促销策略,如降低售价或免费为用户讲授拖拉机使用技术等。如在1997年New Holland公司曾在销售旺季宣布降价4%(该公司约占南非农用拖拉机市场份额的21%),M.F.公司为了争夺市场销量,不惜血本降价11%出售,从而引发了各公司之间的价格大战。目前在南非市场上的外国公司主要有M.F,、John Deere、Same、Ford、Case、Landini、Fiat、Belarus和Valtra等,所售拖拉机产品型号达300多种,另外还有近50种果园、葡萄园型拖拉机。相当一部分公司均在南非建有拖拉机组装厂和合资公司,以就近组装拖拉机投放市场,减少费用支出。南非本国目前只有两家工厂生产拖拉机,一为Angaben拖拉机厂,一为Nigel农机制造公司,其生产规模都不大,一般只生产一种拖拉机产品,同时兼产工程机械。

◆ 摩洛哥

为了发展国家的农机工业,摩洛哥政府除大力鼓励广大农户使用农机外,还制订了相应政策措施,加大对农业的投入。对于一些农户急需而国内又不能生产的农机产品,则完全从国外进口;对于地方建厂生产农机以及该厂进口的零部件均实行减免税政策,以促进当地农机工业发展。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摩洛哥农业部和工业部对国内一些农机工厂的长期研发项目进行了政策性投资,以此扶持和发展摩洛哥的农机工业。

摩洛哥国内经济不富裕,大部分农场主都较穷,但是一部分大中型农场主具有一定经济实力,因此,为了发展农业生产,提高生产效率,这些农场(占农场总数的20%左右)每年均要购置一些农机装备。长期以来,摩洛哥的拖拉机市场销量一般在1500~5000台之间。进入21世纪,除个别年份外,这一趋势仍未有大的改变,市场销量不稳定,时多时少,市场销量完全根据市场需求而定。这一时期拖拉机销量在1580~13400台之间,总体上为先升后降的发展趋势。如2000年摩洛哥的拖拉机销量为1580台,随后4年其市场销量持续增长,2002年其拖拉机销量达到2610台,与2000年相比涨幅为65.19%,到2004年销量增长为13416台,与2002年相比增长414.02%,随后2年市场销量又出现下降,2006年拖拉机销售量下降为4390台,比2005年减少34.28%。

◆ 突尼斯

突尼斯是一个经济落后的发展中国家,工业较为落后,特别是农机工业基础更为薄弱。20世纪80年代曾生产过拖拉机产品,但一般均为进口成品部件组装,产量均不大。1982~1988年6年内共生产拖拉机6219台,产量最低的年份(1982年)为166台,产量最高的年份(1985年)为1878台。1989年开始停产后,至今也未在国内形成拖拉机的批量生产。根据有关报道,突尼斯的农机生产主要采用两种形式:一种是进口散装件从事产品生产,一种是采用半成品组装整机产品。国内农机生产企业有近40多家,大都经营规模较小,不少企业职工不足10人,200人以上的生产企业只有3家;一为SAKMO柴油机公司(240人),一为HuardTuHisk农机厂(200人),一为SOFOMECA阀门制造公司(630人)。

SAKMO柴油机公司生产的柴油机产品是从意大利引进Lomoardi公司的4.41~29.4kW柴油机,年产可达25000台,但是自制部件仅占45%,其他55%的主要零件全靠进口。另外,Atlas柴油机公司也生产4.41~20.6kW的各种柴油机产品,其年生产能力为10000台,两家公司所生产的柴油机主要作为渔船和小型农业机械的配套动力。

尽管突尼斯国内近年来未生产拖拉机,但其国内市场拖拉机销售量在20世纪90年代却保持在4500~8200台之间,进入21世纪以来,其拖拉机的市场销量保持在1160~5670台之间。根据相关统计资料,突尼斯在这一时期的拖拉机市场销量总体上为先降后升的发展趋势。2000年,突尼斯的拖拉机销量为5670台,随后连续2年出现下降,到2002年销量降为1670台,与2000年相比减幅为70.55%,随后连续3年销售量又出现增长,2004年拖拉机销量又增长到2610台,与2002年相比涨幅达56.29%,2005年拖拉机销售量涨为2930台,同比增长12.26%,发展到2006年,突尼斯拖拉机的销量再次升为3600台,比2005年上涨了22.87个百分点。

通过对非洲地区自2000年以来的拖拉机市场销售情况的粗略分析,可以看出以下几方面的发展特点和趋势:

1.大部分国家无拖拉机生产能力,所销售的拖拉机绝大部分依靠进口

少部分非洲国家在20世纪后期也曾建立过拖拉机组装厂,试图以此为起点建立自己的拖拉机工业,但是由于经济实力及管理技术等因素,不少工厂几年内就相继关闭。为了满足农业机械化发展对拖拉机产品的需求,非洲各国每年均需要进口大量的拖拉机供应市场。

2.市场主导产品为36.8~58.8kW的拖拉机

尽管非洲国家大多数中小型农场还无力购买拖拉机,但一些耕地面积在10hm²以上的大中型农场也占有一定比例,这些农场所需拖拉机和农机的功率在36.8~58.8kW之间,而且在20世纪90年代后期,一些大型农场对73.5kW以上的拖拉机产品需求量开始逐年增加。

3.拖拉机产品的性能良好,技术质量优良

由于非洲国家市场上销售的拖拉机绝大部分均从西方发达国家进口,因此其产品质量及技术含量均较高,这是非洲多年来市场发展的—个特点。主要从德国、英国、法国、日本等国家进口,进口的拖拉机绝大部分为世界著名农机制造公司生产的产品,技术质量和可靠性均较好。

4.拖拉机市场仍有较大发展空间

非洲除少部分经济较为发达的国家外,大部分国家的农业机械化水平均较低,因此,其拖拉机市场尚有较大的发展空间。估计非洲国家在今后一段时期的拖拉机年销售量将在35000~50000台之间。

5.我国对非洲国家的农机及拖拉机出口贸易总额逐年增长

近年来,我国对非洲国家的农机出口贸易呈现增长趋势,2000年,我国对非洲国家的农机出口额为7924.3万美元,到2003年出口额增长为20712.0万美元,比2000年增长161.37%,发展到2005年,我国对非洲国家的农机出口额为59022.0万美元,比2003年增长184.96%;2006年上半年,我国对非洲国家的农机出口额为29186.0万美元,与2005年上半年相比增长5.90%。

作者:吴清分(洛阳拖拉机研究所有限公司)

(信息来源:中国机电出口指南)

范文五:非洲经济一体化进展缓慢原因分析

作者:姚桂梅

西亚非洲 1996年09期

90年代世界经济全球化和区域集团化潮流方兴未艾,饱受世界各大经济集团贸易保护主义之苦的非洲国家比以往更加认识到了大力推进经济一体化的必要性和迫切性。许多非洲国家领导人都在不同场合强调一体化的重要性,并已达成“非洲经济一体化是解决非洲危机的组成部分”的共识。在共同命运的驱使下,近几年非洲经济一体化步伐明显加快。1991年6月,《非洲经济共同体条约》签署,1994年5月,该条约正式生效。非洲经济共同体条约的签署和实施受到国际社会的高度称赞,被视为非洲经济一体化道路上的新的里程碑。在共同的目标指引下,非洲各地区经合组织都有不同程度的发展,尤其是种族隔离废除后的南非以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加盟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为非洲经济一体化注入了新的活力。所有这些使人们对非洲经济一体化抱有很大希望。然而,笔者通过对非洲各个经济一体化组织的逐个分析,认为经过30多年的发展,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相当缓慢,目前普遍处于经济一体化的起始阶段。究其原因,错综复杂,既有历史沉疴,也有现实因素;既有经济方面的因素,也有非经济行为的困扰。因此,对未来非洲经济一体化不敢持过于乐观的态度。

非洲国家早在独立初期就已认识到了国家间经济合作的重要性。独立前非洲国家的市场仰仗着与宗主国的直接经济联系以及他们的财政和技术支持总算勉强存活下来。独立后的非洲领导人面临着经济持续发展受阻的挑战,而许多非洲国家国内市场狭小、资金和技术严重短缺又制约着经济发展,于是他们就尝试着以非洲国家间的经济关系去取代与前宗主国之间的经济关系。

目前,非洲大约有200多个经济合作组织, 各地区也建立起了初具规模的经济一体化组织。但是,衡量经济一体化组织成功与否的标准不是建立了多少个组织机构,也不是这些机构能否正常运转,而是在规定时间内成员国接近既定目标的程度。用此标准衡量,现有的经济一体化组织没有一个达到《拉各斯行动计划》80年代的预期目标,90年代的目标更是望而未及。于是,非统组织不得不将实现全非大陆一体化的日期从2000年推迟到2035年。由此可见,非洲经济一体化进展缓慢,成效不大。

国际经济学的经济一体化理论告诉我们,经济一体化的发展有五个层次:(1)自由贸易区。参加的国家之间消除关税和非关税制度, 但各国在对外关税方面保持独立;(2)关税同盟。 参加国之间除建立自由贸易区外,还执行共同的对外关税;(3)共同市场。 参加国在关税同盟的基础上实行生产要素的自由流动,在市场内有共同竞争法规来规范企业的行为;(4)经济联盟。参加国在实现了共同市场的基础上,进一步进行经济政策、财政政策、社会政策和货币政策的协调;(5)经济一体化。在共同市场的基础上,实行统一的经济政策。

在非洲区域性经济一体化组织中,除南部非洲关税同盟和西部非洲的马诺河联盟外,其它组织都还没有超越自由贸易区的阶段。其中,西非经济共同体、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发展水平稍高一些,但也仅处于巩固关税优惠区并向关税同盟过渡阶段。西非国家共同体设立经济合作基金,以补偿成员国之间因贸易自由化而造成的损失。1985年在共同体内取消了初级产品和传统手工业品的关税,实行贸易自由化。自1991年起,各成员国要在四年内完成修改各自的非关税壁垒,对饼干和塑料袋等25种工业制成品逐步降低和取消关税。目前,正在实施取消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15年规划。西非经济共同体也处于关税优惠区阶段,并准备向自由贸易区过渡。它设有共同发展基金,对制成品实行关税优惠,对非制成品和初级产品实行自由贸易。1983年建立的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近期目标是建立关税同盟,但由于成员国财政困难,共同体的计划和设想迄今停留在纸上,减、免关税措施尚未落实。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的前身是南部非洲发展协调会议,它不同于经济一体化组织,虽然也强调把促进成员国之间的贸易作为区域性合作的最重要纽带,但在成立发展共同体的前10多年间并未采取削减关税的措施。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曾在90年代初第三届首脑会议上制定了共同发展战略,规定在1992年底前,建立自由贸易区,1995年以前建立关税同盟,2000年前建立马格里布共同市场。但因种种原因,共同发展战略未能按原计划实行。1994年第六届首脑会议再次宣布要成立马格里布自由贸易区,以实施本地区的共同发展战略。东南非共同市场的前身是东南非优惠贸易区,从该组织的名称上就可以看出它是实现经济一体化初始阶段组织,目前成员国已减少了62%的关税和非关税壁垒,享受优惠待遇的商品达769种, 但是到1992年取消所有关税壁垒的目标并未实现。综上所述,非洲的经济一体化进展缓慢,尚处于市场一体化的初级阶段,离非洲共同市场的建立,还有相当的距离。

非洲经济一体化进展缓慢是由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下面从九个方面分别剖析:

(一)经济结构相似

非洲是世界上遭受殖民统治时间最长和遭受掠夺最为惨重的大陆。长期的殖民统治和掠夺使非洲形成了单一经济结构的特征和弱点。独立后,非洲国家虽然也曾努力使其经济多样化,但至今仍有30多个国家的单一经济结构尚未根本改变。大多数国家还保留着以出口一两种农矿初级产品,进口工业制成品的贸易格局,严重依赖国际市场。国际市场上农矿初级产品价格的波动严重影响着非洲国家的出口收入。例如,80年代国际市场原料价格不断下跌,非燃料初级产品的实际价格跌至30年代以来的最低水平。若以1980年的价格指数为100, 1987年非洲的非燃料初级产品的价格指数,食品和饮料为55,农业原料为82,矿产品为86。由于农矿初级产品价格连续下跌,非洲的出口额大幅度下降,从1980年的946.6亿美元降至1989年的575.3亿美元,年均下降4.9%。 〔1〕仅1985~1987年间,非洲国家因原料跌价遭受经济损失达483亿美元。 非洲贸易条件恶化促使非洲经济持续出现负增长,爆发了震惊国际社会的生存危机。同时,非洲国家由于经济结构相似,国内市场狭小,主要出口农矿初级产品,进口工业制成品,导致许多国家出现“你有的,我也有;你没有的,我也没有”的状况。正是这种互补性差的弱点,不仅造成其出口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相互竞争,而且相互间难以交流。同时,许多工业制成品不得不从西欧等发达国家进口。其结果严重制约着非洲国家间的横向贸易,而与西方国家间的垂直贸易却蓬勃发展。目前,非洲大陆与西方国家间的贸易占非洲贸易总额的85%,而非洲国家间贸易仅占5%左右。

(二)资金和技术短缺

80年代以来,非洲大陆经济长期停滞,各国财政困难,国内储蓄率低、建设资金不足,拖欠非洲经合组织会费现象普遍存在,严重制约着非洲经济一体化组织的发展。据统计,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到1994年会员国拖欠会费总额达2000万美元,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会员国拖欠会费400多万美元,东南非优惠贸易区因各成员国拖欠会费, 总部工作人员的工资几度出现不能及时发放的现象,耗资650 万美元的总部大楼建设只好一拖再拖。最为严重的是,西非经济共同体截至1993年底会员国拖欠会费高达1亿多美元,造成共同体机构难以运转。1994年3月,该组织宣布解散,其部分职能由西非经济和货币联盟承担。〔2〕因普遍受资金短缺的制约,非洲各国和地区一体化组织均寄希望于西方国家和国际组织对非洲的援助。但是,西方国家的对非援助从来不是无条件的,除了政治方面的图谋外,还附加苛刻的经济条件,如以购买援助国商品为交换条件等等,致使非洲国家难以摆脱对他们的依附。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继承了南部非洲发展协调会议的全部项目工程,其资金80%需国际援助,而近些年一向赞助南部非洲经济合作的北欧和西欧国家的援助数目逐年减少,许多项目就因资金不能及时到位,至今仍停留在纸上。另外,非洲国家普遍缺乏技术人才,不少发展项目的技术依赖西方跨国公司或外国技术人员,有些技术从西方国家引进,不适合非洲国家的生产力水平和发展的需要,因而某些项目完成后,甚至出现无法利用的状况,严重影响非洲经济的发展。

(三)基础设施落后、交通不畅

非洲国家出于与西方发达国家经济交往的需要,历来侧重于本国重要城市和沿海地区的交通建设,忽视了城乡之间、国与国之间、地区与地区之间经济交往的需要,因而运输线路多分布在沿海地区,广大的内陆特别是中部非洲地区交通极端落后。地区之间、国家之间、国内城乡之间市场相互隔绝现象普遍存在。到目前为止。非洲尚无一条贯穿全大陆的铁路,即使在有铁路的国家,轨距又存在较大差异,多达11种,难以综合利用。这种状况使大宗笨重的物资难以跨地区运输,地区间的贸易难以有较大推动。非洲公路质量普遍较差,全天候公路只占1/3, 又存在运输车辆不足,维修保养差的问题。非洲虽有不少天然海港,但普遍存在装备陈旧、效率低下的问题。航空运输也存在技术落后,远远满足不了经济发展的需要的问题。总之,非洲交通线路布局不合理、交通设施落后问题对非洲国家间的贸易往来起着消极作用。一般而论,当非洲国家间减少关税,开放运输系统时,往往因运输设施落后,交通不畅,而形成较高的运输成本,于是一些国家就会要求建立关税同盟,对外实行高关税。运输成本的增加转移了地区内贸易的优势,有些外国商品与本地商品相比不仅质量好,而且价格便宜,于是一些国家就转向从大陆外进口商品。区域外实行高关税,进而增加了非洲地区间贸易往来的难度。

(四)货币复杂、结算不便

非洲大陆有53个国家,41种货币。金融体系复杂,且大多不是自由兑换的硬通货,在地区贸易交往中不能起支付作用,从而大大影响了各共同体内部自由贸易的进程。为解决支付手段问题,一些经济一体化组织纷纷建立结算局、清算所,以记帐贸易代替现汇贸易。这一措施的采纳对共同体内贸易虽然也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但解决不了关键问题,作用有限。例如,在清算所交易期结束时,存在贸易逆差的国家因外汇短缺,往往不履行结算义务,累计大量的拖欠款,贸易结算问题仍无法解决。再者,一些非洲国家受国内政策因素的影响,对清算所内可自由交易的商品种类加以限制,将石油等容易创汇商品排除在区内互惠贸易之外,人为增加了清算所贸易结算时的困难。凡此种种使人们失去了对该机构的信任,一些清算所或者解体或者勉强维持着。另外,非洲金融体系复杂,非洲国家间银行界的联系十分微弱,也是阻碍自由贸易的原因之一。尤其是英语非洲国家与法语非洲国家银行间不存在任何代理关系,一些国家中央银行甚至明文规定不允许它们的商业银行持有其他国家商业银行的资金。因而,许多外贸商不能利用银行设施从事跨边界的贸易,走私活跃。由此看来,作为支付手段的货币问题不解决,非洲国家间贸易的低水平难以有大的改观。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和东南非共同市场都准备于2000年建立统一货币区,但这涉及各国的价格体制、税收体制、货币政策等具体问题,届时能否实现尚难预料。

(五)信息缺乏、价格体系扭曲

由于历史原因,许多非洲国家与前宗主国之间的联系大大强于与其他非洲国家间的贸易关系。结果是,特别缺乏从其他非洲国家进口可以替代目前从西方国家进口产品的市场意识。同时,由于信息缺乏,使生产的规模和结构不能根据非洲市场需求的变动进行有效的调节,要么相对于本国狭小的市场容量建立了过大的生产规模,使产品供过于求;要么因缺乏外汇,进口的原材料和中间产品投入不足,开工不足,产品供不应求。事实证明,价格对非洲国家产品供给变化并不是唯一诱导力量。非洲国家对产品价格的制定往往脱离市场需要而定价过高,产品价格过高自然竞争不过西方国家的同类产品,从而失去非洲市场,阻碍了非洲国家间贸易的发展。

(六)经济发展不平衡

由于幅员、地理和资源条件的不同,非洲各国经济发展水平差距较大,既有最贫穷的国家,也有上中等收入国家。一般而论,参加共同体的国家在经济一体化过程中各自的目的直接与所达到的经济发展水平挂钩,经济发展水平越是不平衡,目的越是有差异,就越难以达成一致意见,产生的离心力越大,这种力量轻者影响经济一体化进程,重者会破坏经济一体化实施的原则和合作机构。例如,在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中,尼日利亚和科特迪瓦都是处于工业化过程中的国家,但尼日利亚的经济实力比科特迪瓦强得多。因此,科特迪瓦担心加快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步伐会增强尼日利亚的大国地位从而危及本国利益,故将主要精力放在西非经济共同体的建设上,而不愿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发展太快。目前,虽说西非经济共同体已解散,但代替其部分职能的西非经济和货币联盟仍继续存在,故科尼两国间的不协调还将会发生。新南非成立后以其强大的经济实力加盟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给南部非洲的振兴带来了希望。虽然南非领导人在各种场合一再宣称不做地区大国,但因其经济实力过于强大,必然引起邻国担心其对它们实行经济控制。这种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制约着南部非洲经济一体化的发展。

凡是参加经济共同体的国家都盼望从一体化进程中获益,且在所有成员国中平等分配。然而,随着贸易壁垒的拆除和对外关税同盟的建立,未必能产生利益的平等分配。事实上,相当多的援助和投资多集中于相对发达的国家,不断的积累更扩大了成员国间的初始差距。造成相对落后的国家对一体化效果的不均衡产生不满情绪,相对发达的国家受到的压力越来越大。此时,如果不顾地区整体利益,过多考虑本国眼前得失,对平等互利重视不够,就会产生利害纠纷。东非共同体的解体就是明显的例子。因此,共同体必须建立优惠制度,克服因各国经济发展不平衡带来的一体化效果的不平衡问题,是经济一体化组织巩固与发展的重要条件。

(七)非洲经济长期停滞

撒哈拉以南非洲在整个80年代和90年代初比70年代更加贫穷。非洲国家面临着成堆的经济难题:低增长或负增长、低的国内储蓄和投资、外汇短缺、国际收支失衡以及沉重的外债负担等等。经济停滞时期不是执行推动地区或地区间贸易、开放国内市场和从事建立多方案的部门间联系,以及倡导地区宏观经济政策协调的中长期计划的最佳时机。各国政府在本国的压力下,将优先解决国内问题,而对其他国家实行保护措施,包括对国内经济敏感部门制定新规定,以及限制进口、对外汇进行严厉的管制等等。例如,在非洲、税收是国家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成员国彼此削减关税,对外实行统一高关税,一来使本国幼稚工业失去保护,二来使政府岁入减少。基于这些原因,一些成员国会拒绝执行集体做出的减免关税的协定。再如,因为非洲经济陷入危机,80年代大多数非洲国家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和世界银行的安排下普遍进行了经济结构调整,而结构调整计划从计划的制定到实施都是按纯粹的国家水平进行的,根本不考虑地区的整体水平。各国的结构调整存在着本质的不同和执行日程安排进度的不同,以及调整效果差异,所有这些都引起在关税、税收、货币领域的混乱,使一体化的中长期目标受阻。目前,经济一体化与结构调整两者之间的关系已引起非洲开发银行和非经委的高度重视,它们正在采取措施,使结构调整的短期目标与一体化的中长期目标相互协调,以促进非洲经济的持续发展。

(八)经济合作组织众多、重叠

在非洲,几乎每个地区都存在众多的经济合作组织。这些组织相互交叉重叠,削弱了经济一体化进程。独立后的非洲国家继承了殖民统治时代的遗产,经济对外依赖性太强。在刚刚取得独立的时间里,许多经济合作组织基于历史的联系、语言的关系、非洲名流间个人的关系、非洲领导人与原宗主国首脑或债权国领导人之间的特殊关系纷纷建立。众多的经济合作组织在非洲人才奇缺的情况下占据了大量的技术干部,而且导致代价昂贵的竞争、冲突、市场分离等副作用,影响了经济一体化应有潜力的发挥。例如,西非大约有34个政府间的经济组织,单经济一体化组织就有3个,成员国往往以多种身份出现, 许多组织处于无暇顾及状态,许多一体化措施得不到及时实施。非洲存在众多的经济合作组织的现象,说明非洲国家适应了经济和社会需求的多样化以及世界经济关系的复杂要求,有其存在的合理性。但是,如若建立一个大的、多目的合作机构,成员国则可获最佳的合作效益。它有助于在同一地区的所有非洲国家间建立基本的平衡,为经济更快的发展提供规模效益。

(九)政局动荡、部族矛盾、边界纠纷等因素的困扰

非洲是世界上政局最不稳定的大陆。据统计,1958~1989年仅成功的军事政变就高达72次。〔3〕进入90年代后, 在多党民主浪潮的冲击下,局势更是变幻莫测。国内冲突有增无减。1990~1993年4月底, 非洲大陆就有15个国家的政权发生更迭,其中8国领导人被迫下台。 政局的动荡分散了有关国家的注意力,因而不能一心一意考虑经济合作问题,一体化计划也缺乏连续性。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就是个明显的例子。该联盟成立不久曾制定了4个阶段的共同发展战略,但是,1992 年利比亚由于洛克比空难遭到联合国制裁,阿尔及利亚的国务委员会主席布迪亚夫被刺导致国内局势恶化,加上西撒问题陷入僵局,致使原定于1992年底建成自由贸易区的计划无法实现。阿尔及利亚局势继续恶化,甚至使原定于1993年底举行的第六届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会议一再拖延,延期了3个月。

经济一体化组织是非洲国家间的经济合作组织,随着经济合作的深化,各国必须向这个超国家权力机构让出部分主权。国家主权历来是一个非常敏感的问题,各国均以自己的利益行事,即使在经济一体化程度很高的欧洲联盟内部也常因各国意见相左而产生矛盾,更何况有700 多个民族且部族势力强大的非洲。和平与稳定是进行经济一体化的必要前提,但是非洲由于长期殖民统治,国土疆界的人为划分,因而不少地区边界纠纷、部族冲突时有发生,严重阻碍了地区经济一体化的顺利进行。以西非为例,1974~1975年,布基纳法索和马里因领土争端导致两次大规模的边境武装冲突;1982年多哥和加纳之间的部族矛盾导致两国一度关闭国界;1985年利比里亚指责塞拉利昂支持利国叛乱分子而发生两国冲突;1989年4月, 塞内加尔与毛里塔尼亚因互相排侨而引起两国边界冲突。但影响最大的,还是尼日利亚1983年和1985年的两次驱赶外侨事件,使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成员国彼此不信任、离心离德,导致集体做出的决定难以执行。利比里亚的内战同样严重影响了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合作项目的顺利进行,调解交战各派停火成了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的主要任务。总之,一些非经济因素也是非洲经济一体化进展缓慢的主要原因。

综上所述,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缓慢的原因错综复杂,但这并不意味着非洲经济一体化前途渺茫。而是说明,非洲国家在向一体化前进的道路上,更需要坚韧不拔,并要比其他发展中国家付出更加艰辛的努力。展望未来,非洲经济一体化是一条前景光明但障碍重重之路。

注释:

〔1〕联合国贸发会:《1992年国际贸易与发展统计手册》。

〔2〕《经济参考报》1994年5月4日。

〔3〕UK.Westview Press,Julius Emek a Okolo & Stephen Wright:West Afriean Regional Cooperation and Development,P.178.

作者介绍:姚桂梅 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

范文六:非洲经济一体化:渐入佳境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2012年10月公布的最新版《世界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2012年非洲经济增长率约为5%,而2013年经济增长预估为5.7%。非洲经济的快速发展已经引起国际社会的极大关注。有人认为非洲将成为继亚洲和拉丁美洲后的又一个世界经济“新增长极”。非洲经济为何得到如此发展?其中一个重要的推动力,就是非洲经济一体化。

经济一体化成绩显著

早在20世纪60年代非洲国家独立之初,非洲大陆就已经开始了经济一体化进程。在20世纪非洲统一组织的许多重要文件中,包括《非洲统一组织宪章》、《拉各斯行动计划》、《非洲经济共同体条约》等,都对非洲经济一体化做了设计,但是由于各种复杂的原因,非洲经济一体化的速度比较缓慢。进入21世纪,在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非洲呈现出边缘化的趋势,非洲国家在总结了独立后的经验教训后,决定加快经济一体化进程,并且制定了“联合自强,自主发展”的发展战略,以非洲联盟代替了非洲统一组织,加快推行《非洲发展新伙伴计划》。在此基础上,非洲经济一体化速度明显加速,而且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

第一,建立了比较健全的组织机构和运作制度。

在非洲,经济一体化可以分为非洲大陆和次区域(包括北非、东非、西非、中部非洲和南部非洲等)两个层面。经过半个世纪的发展,现在这两个层面都已经建立了完善的一体化组织机构。

在非洲大陆层面,1963年就建立了非洲统一组织;2002年,非洲联盟替代了非洲统一组织。这两个全洲性组织在本质上是完全一致的,都以非洲的统一为奋斗目标,而后者则是前者在新历史条件下的延伸。必须指出的是,非盟与非统相比,非统松散、无权,仅具有协商职能,而非盟是集政治、经济、军事等为一体的全洲性政治实体,具有更大的权力和权威性;非统强调非洲国家的主权,而非盟则淡化单个国家意识,强化非洲统一目标;非盟比非统更加重视次区域经济组织与非洲经济一体化。因此,非洲联盟不但是适应非洲经济一体化发展的产物,而且将更加有力推动非洲经济一体化的发展。

在次区域层面,同样已经建立了各区域的经济一体化组织,诸如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UMA)、东非共同体(EAC)、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萨赫勒-撒哈拉国家共同体(CENSAD)、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COMESA)和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ECCAS)等。

尽管非洲大陆和次区域层面的一体化组织成立时间有早有晚,但是都具有比较健全的机构和运作制度,如首脑会议一般每年举行一次或者数次,如有需要,可以临时举行特别会议;秘书处为常设机构,由秘书长领导,负责该组织的日常协调事务。有的组织还设有各类专业委员会。截至2012年,非统组织召开了39届首脑会议,非洲联盟举行了19届首脑会议;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已经召开了13届首脑会议;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已举行了40届国家元首和首脑会议;东非共同体已经召开了14届首脑会议;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举行了16届首脑会议。健全的机构和比较完善的运作制度,为非洲大陆的经济一体化提供了可靠的组织和制度保证。

第二,制定了实现经济一体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无论是非洲大陆层面,还是次区域层面,各类一体化组织经过多年实践,都着手制定和完善经济一体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

在非洲大陆层面,非统组织在1991年曾经制定《非洲经济共同体条约》,要求“共同体经过不同期限的六个阶段于不超过叁拾肆(34)年的过渡时期内逐步建立”,条约具体制定了六个阶段具体的时间和任务。2012年召开的第18届首脑会议上,又通过了《关于鼓励非洲区内贸易和建立非洲自由贸易区的决议》,非洲国家设定了在2017年前建成非洲自由贸易区的目标,并提出了可根据实际进展加以调整的“四步走”的路线图和时间表:(1)在2014年,完成由东共体、南共体和东南非共同市场组成的三位一体的自由贸易区协议;(2)通过与上述三位一体自由贸易区类似的途径,其余的次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在2012―2014年完成自由贸易区协议;(3)在2015―2016年间,把三位一体自由贸易区与其他自由贸易区合二为一;(4)在2017年,非洲自由贸易区正式运作。建立非洲自由贸易区的计划,使非洲大陆层面经济一体化的目标更加明确和具体,这将大大推动非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

在次区域层面,各次区域经济合作组织也根据各自的现实,制定经济一体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仅举数例:

(1)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于2003年召开的第27届首脑会议宣布,力争到2008年建立西共体关税同盟,并宣布将启动冈比亚等五国组成的第二货币区。2009年,又批准对西非单一货币实施路线图进行修订,拟于2020年开始实行单一货币。(2)中部非洲国家经济共同体制定了2004―2008年度实现中部非洲自由贸易区计划,要求有关国家尽快签署共同体一体化税费协议;2012年,根据形势发展,决定各成员国在2012年7月1日正式启动自由贸易区建设,力争在2014年建成。(3)南共体计划在2008年创立自由贸易区,2010年实现关税同盟,2015年建立共同市场,2016年成立地区中央银行和实现货币联盟,2018年实行统一货币。

制定经济一体化的路线图和时间表,反映了非洲国家和人民的愿望和决心,同时也说明非洲大陆的经济一体化进程逐步走上科学化的发展道路。

第三,迈向跨次区域经济合作。

当前,非洲大陆经济一体化方兴未艾。有一个可喜的现象是,非洲各次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开始跨出本区域的界线,寻求更大规模和范围的经济一体化。2008年,首届东非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和南共体三方联合首脑会议发表公报,决心创建一个地区经济共同体。三方同意加强合作,协调贸易安排,共同实施地区间基础设施项目,并立即开始创建一个单一地区经济共同体的工作,其最终目标是建成非洲经济共同体。这次会议具有历史意义,因为这是非洲联盟成立以来,非洲多个区域经济共同体首次在《非洲经济共同体条约》框架内讨论非洲经济一体化问题。2011年,26个国家的首脑和政府代表签署了启动三方自由贸易区谈判的宣言。会议以“加速三方一体化”为主题,制定了自贸区谈判的原则、进程、制度性安排以及自贸区建设路线图。这标志着非洲地区最大自贸区的建设迈出了具有实质意义的重要一步。据统计,上述三方共26国,人口超过5亿,覆盖了非洲近60%的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合计达6240亿美元,占全非洲总量的60%左右。   南共体、东南非共同市场和东非共同体的联合,标志了非洲大陆经济一体化进程进入了一个新的深度和广度。

第四,一体化促进了非洲经济发展。

近年来,随着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加快,非洲经济发展也同步加速。

在南部非洲,截至2011年,南共体已经实施了超过400项合作计划,旨在推动区域一体化进程,其中涉及到的资金总量合计达到80亿美元。为了能尽快实现一体化进程,南共体合作完成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建设工程,并签署了许多具有重要意义的协定书。南部非洲通过发展共同体自由贸易区,已经为该地区减免了将近85%的内部关税,总贸易额也较2000年翻了一番。

东非共同体自2005年启动关税同盟以来,成员国间贸易显著增长。乌干达对肯尼亚的出口额从2004年的1400万美元猛增到2007年的9800万美元;坦桑尼亚对乌干达和肯尼亚的出口额从2004年的2500万美元猛增到2007年的1亿美元。肯尼亚对坦乌两国的出口增速相对较慢,从2004年的4亿美元增加到2007年的5.56亿美元。

在中部非洲,中部非洲国家银行行长恩查马宣布,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在2012年取得6%的经济增长,高于2011年的4.8%。他指出:中非国家经济增长之所以会加快,是与经济共同体成员国实施的宏观经济政策和结构调整密不可分的。分析表明,经济共同体区域成员国的经济发展势态良好,出口稳定增长、经济增长可观、商贸平衡发展、预算盈余充足、银行系统稳定、外汇储备有余。

第五,经济一体化推动了非洲大陆经济发展,从而提升了非洲的国际地位。

经济一体化有力推动非洲经济发展。进入新世纪以来,非洲经济发展令人瞩目。非洲不但抵御了欧美经济危机的冲击,而且保持了较快的增长速度。据统计,全球经济增长最快的十个国家中,非洲占六个。非洲大陆成为世界经济“新增长极”,已经越来越成为国际社会的共识。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在2010年底,南非加入了世界“金砖国家”集团,标志着非洲在世界战略格局中的地位和作用明显提升。

经济一体化面临的困难

尽管非洲大陆在经济一体化进程中已经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是,还是面临不少问题:

第一,非洲大陆经济落后,因此经济一体化的物质基础较差。

由于历史原因,一方面,非洲大陆经济发展水平低下,基础设施尤其落后,而另一方面又缺少资金和技术,因此在短时期内难以改变这种落后状况。以交通运输为例,殖民地遗留下来的运输线路多分布在沿海,广大的内陆地区交通十分不便,市场相互隔绝现象普遍存在。迄今为止,非洲尚无一条贯穿全大陆的铁路。更有甚者,殖民地遗留下来的交通运输系统无法彼此兼容,铁路轨距标准多达11种。这对于经济一体化而言,无疑是负面因素。

第二,非洲国家经济发展不均衡。

非洲国家众多,差异很大。国土面积大者数百万平方公里,小者不满一千平方公里;人口多者超亿,少者不足十万;人均国内生产总值高者达近万美元,低者仅400美元。经济发展基础和水平的高下不一,使非洲国家对于经济一体化产生了不同的态度。对一些经济基础较好国家来说,经济一体化的深化给本国带来的好处不言而喻,但是对大部分经济发展水平落后的国家而言,关税仍然是这些国家政府财政收入的主要来源,它们担心取消关税和非贸易壁垒不仅会丧失重要经济来源,而且会给本国脆弱的工商业带来严重冲击。这种担忧会不同程度地影响着非洲经济一体化的进程。

第三,非洲区域经济组织彼此重叠,成员国相互交叉。

非洲区域经济合作组织相互重叠的现象,在世界范围内也是十分突出的:其一,在一个地区,同时存在数个性质雷同的经济一体化组织;其二,许多非洲国家同时加入多个区域合作组织。据统计,非洲拥有14个主要的区域经济合作组织,其中撒哈拉以南非洲就有12个;非洲有27个国家同时是两个区域经济组织的成员,18个国家为三个组织的成员,刚果(金)甚至同时加入了四个区域合作组织。同一地区同时存在多个性质雷同的经济一体化组织,不但使本地区有限资源无法得到最优化配置,而且造成同类组织之间的相互挤压,最终延缓了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此外,一个国家加入多个区域经济组织,又往往无力同时履行各个组织的成员职责,因而直接降低了这些组织的效率。

第四,成员国的国家主权伸张对非洲一体化发展的制约问题。

在经济一体化进程中,非洲国家面临两难抉择:一方面可以利用一体化增进国家利益,但是另一方面又可能面临放弃部分主权与其他国家共享。当前,许多非洲国家并不急于向大陆或者次区域一体化组织转移和让渡国家经济主权,致使上述一体化组织往往缺乏独立行事的职能。在一定程度上,非洲国家巩固和维护主权的努力甚至会变成制约非洲一体化深入发展的重要因素。

此外,非洲大陆局部地区和国家的政局动荡、非洲国家之间经济互补性差等,也阻碍了经济一体化进程。

经济一体化成为必然趋势

对于当前非洲经济一体化的形势,可以得出以下的结论:

第一,经过多年的探索和实践,非洲国家领导人已经深刻认识到经济一体化的重要性。

正如非盟委员会前主席科纳雷指出的:“如果不实施一体化,非洲就没有未来。” 在历届非盟首脑会议上,非洲一体化始终是非洲国家首脑们讨论的核心内容。2013年1月召开的第20届非盟首脑会议,为了纪念非统组织成立50周年,以“泛非主义与非洲复兴”为会议主题 ,再次强调了实现非洲一体化的决心和信心。毫无疑问,非洲大陆将掀起经济一体化的新高潮。

第二,非洲经济一体化推动了非洲经济发展。

近年来,非盟及各次区域经济组织努力拆除各国关税壁垒,建立次区域共同市场,建设跨国界基础设施,推进区域贸易,取得了很大成绩。据非洲开发银行提供的数据,仅从2005―2009年,非洲国家内部贸易从480亿美元增至760亿美元。经济一体化推动了非洲经济发展,提升了非洲大陆在国际社会的地位。

第三,非洲大陆的经济一体化进程尽管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是其整体水平还比较低下。

无论是大陆层面,或者是次区域层面,至今尚没有超越自由贸易区的阶段。客观地分析,非洲实现经济一体化的道路还很长,可能还会出现曲折。

总之,非洲大陆的经济一体化进程呈现加速发展的态势。但是,由于原先的经济发展水平较低,因此经济一体化至今也还处于较低水平的阶段。不过,经济一体化已经成为非洲大陆不可逆转的历史发展趋势。因此,可以期望,非洲大陆在经济一体化道路上一定会走得更快更稳。

(作者系浙江师范大学中非国际商学院常务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

(责任编辑:魏银萍)

范文七:南部非洲经济一体化前景广阔

提起南部非洲,人们脑海中或许会浮现出这样几个差异巨大的字眼:“钻石”、“黄金”、“世界杯”、“种族隔离”,但作为非洲大陆最后摆脱殖民统治的南部非洲正以其丰富的矿产资源、优美的自然风光、飞速的经济发展吸引着全世界越来越多的关注。作为南部非洲最重要的地区性政府间合作组织,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共体)无疑扮演着引领经济发展、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的重要角色。2014年8月,第34届南共体首脑峰会在津巴布韦美丽的观光城市――瀑布城开幕,会议指出工业化应当成为南共体实现区域一体化的中心议题。

联合自强 南共体的前世今生

成立于1992年8月的南共体是南部非洲最重要的地区性政府间合作组织,也是整个非洲地区最有影响力的地区组织之一。目前,南共体总部设在博茨瓦纳首都哈博罗内,拥有安哥拉、博茨瓦纳、刚果(金)、莱索托、马拉维、毛里求斯、莫桑比克、纳米比亚、南非、斯威士兰、坦桑尼亚、赞比亚、津巴布韦、马达加斯加、塞舌尔等15个成员国,占全非领土总面积的33%,人口的27%,GDP的36%,在非洲政治经济版图上占有极为重要的地位。

南共体成立之初,各成员国间的经济发展水平不均衡,对该组织内的第一强国――南非的经贸依存程度极高。此外,成员国中的安哥拉内战战火刚刚停息,纳米比亚作为世界上最后一个殖民地,刚刚获得独立,百废待兴。团结自强,促进区域经济一体化,维持区域内来之不易的和平稳定,成为区域各国的一致共识。在此基础上,南共体设立了以下宗旨,即在平等、互利和均衡的基础上建立开放型经济,打破关税壁垒,促进相互贸易和投资,实行人员、货物和劳务的自由往来,逐步统一关税和货币,最终实现地区经济一体化。

成立22年来,南共体在政治、经济、社会建设等各方面发挥了极大的作用。它积极调解了刚果(金)冲突,以及莱索托、津巴布韦、马达加斯加国内危机。于2008年正式启动了南共体自由贸易区建设、为维护南部非洲的和平稳定,促进该区域的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受到国际社会普遍关注与赞赏。

负重前行 机遇与挑战并存

南部非洲是一片富饶的土地,同时也是非洲经济最发达的地区。这里拥有世界上最丰富的钒、铂和钻石矿资源,全球36%的黄金矿和20%的钴都集中在此。气候以热带海洋性气候为主,森林茂密、水资源充沛,大西洋沿岸渔业资源丰富,可谓“世界的聚宝盆”。这里曾诞生过大津巴布韦、马拉维、马蓬古布韦等古老文明,但自15世纪后,英、法、葡等西方殖民者相继入侵,该地区全部沦为殖民地和保护地。多年残酷的殖民统治导致这些国家形成了畸形的“资源出口型经济”,工业基础薄弱,经济结构过于单一,社会发展较为落后。

如同非洲大陆上许许多多的“资源富国”一样,南部非洲国家的经济状况并没有随着国家独立而获得根本性好转。绝大多数国家仍以原矿石和初级农产品出口作为经济支柱,受国际市场大宗商品价格变化的冲击较大。出口产品附加值低,加工环节形成的巨额“剪刀差”被发达国家赚取。加之这些国家普遍制造业基础薄弱,大量商品包括日常生活必需品需要进口。采矿业本身吸纳的劳动力有限,失业率居高不下。致使该地区70%人口仍生活在贫困线以下,国家与地区经济发展的持续动力不足,形成了“捧着金饭碗要饭吃”的困难局面。

如何打破非洲国家普遍面临的“资源魔咒”,为南部非洲经济发展创造一个光明未来,是摆在南共体各成员国面前的共同课题。参与峰会的代表提出,要加快工业化步伐,发展资源增值型产业,这才是让非洲人民全面受益于丰富资源的必由之路。南共体国家需要痛下决心,改变持续多年的单一资源导向型经济模式,发挥自身充足的劳动力优势,大力发展制造业,提升本国及地区的“造血”水平。在大力推动工业化的同时,努力完成区域内的经济转型。

制造业发展的好坏,一定程度上决定着发展中国家能否实现经济腾飞。在1980年至2010年的30年间,非洲制造业在工业总生产额中所占比重下降至11%左右,与东亚地区31%的比重差距较大。东亚国家劳动密集型产业的发展带动了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帮助大量人口脱贫。相反,南共体内大多数国家选择了资源出口导向型的经济发展模式,同时用进口代替自身工业基础的发展。短期看,这确实能解各国发展的“燃眉之急”,但从长远来看,一个完善发展的工业体系对整体经济持续发展和民众福祉有关键作用。

目前,南共体已制定2015-2020年发展规划,该规划将工业化发展、建立共同市场、基础设施建设和社会发展作为四大重点。南共体国家下决心借鉴中国以及其他地区的发展经验,建立本国以及地区的“经济特区”,为招商引资提供政策优惠与法律保障,借此引进先进技术和管理经验,希望其发挥先锋试点作用,进而带动整个国家乃至区域的经济腾飞。

同时,加强地区内基础设施建设,促进商品、人员、信息的互联互通,也将成为南共体追寻经济发展的重要步骤。尤其是推动连接非洲各国首都和商业中心的高铁网建设,以加速区域融合速度,促进贸易流通。努力推动惠及南共体8个国家的“非洲南北经济发展走廊”跨国基建项目,涉及铁路、公路、港口、通信、电力等方面,最终连通8条东西向区域交通走廊,将大大加速地区经济一体化步伐。

向东看齐 中非携手谋未来

近年来,随着我国综合国力的不断增强,中非合作的不断深入,中国的发展经验越来越受非洲各国政府和人民的理解和关注。“中国速度”“中国模式”成为非洲大陆上广受追捧的“热词”。改革开放30年间,中国努力发展劳动密集型产业,大力改善基础设施,破除旧体制、旧思维的束缚,坚定不移地推动对外开放,取得了经济持续高速增长,在赢得了“世界工厂”美誉的同时,也让大量人口摘掉了“贫困”的帽子,国家进步一日千里。这也为南共体国家的发展经济、摆脱贫困提供了看得见、摸得着的例子。南部非洲地区应该学习中国建立经济特区和推动经济结构转型的经验,同时在发展过程中,注重促进各经济领域协调发展,在努力实现工业化的过程中,积极发展农业和服务业,提高人们的生活水平,促进社会的发展进步。

目前,中国与南共体国家合作势头良好。2011年,中国超过美国和欧盟成为南共体最大的贸易伙伴。2012年,中国与南共体国家贸易总额达1129亿美元,占中非贸易额的56.9%,中国企业已与南共体国家在能源、基础设施、农业、旅游、金融等各领域开展了广泛合作,有力促进了当地就业,提升了工人技能,改善了当地的基础设施,增强了南共体地区的经济发展潜力。

贸易领域,双方合作喜人。在投资领域,中国也已成为南共体地区投资最多的国家,截至2012年年底,在南共体地区投资达99亿美元。在投资金额不断增长的同时,中国企业对非投资领域也开始呈现多元化趋势,由之前高度集中在采矿业领域,向制造业、信息产业、生物技术、新能源和高端服务业等多领域拓展,对外投资主体也将从国有企业向地方企业和民营企业转移。中国企业拥有着资金、技术、管理经验等多方面的优势,南共体国家摊开经济腾飞的蓝图,为中国企业“走出去”,提高国际竞争力创造了更多机会。

今年5月,李克强总理成功访问非洲,提出了中非合作“461”合作框架,受到了非洲各国的普遍欢迎。其中,帮助非洲国家发展制造业,实施产业中非合作工程;以及在非洲建立高铁研究中心,继续支持非洲的基础设施建设,都将有力地帮助南共体国家实现其五年发展规划。南部非洲是一块蓬勃发展的热土,相信中非携手努力,定能变南部非洲的资源优势为发展优势,厚积薄发,用工业化带动区域经济一体化,共同创造一个繁荣光明的未来。

范文八:加快经济一体化推动非洲发展

许多中国人习惯于将非洲大陆看作一个整体,但在现实中非洲由53个主权国家组成,市场处于严重的分割状态,阻碍了非洲国家内部贸易的往来。独立伊始,非洲国家领导人就认识到,仅靠本国单薄的经济实力,难以满足发展民族经济的需要。只有把区域范围内分散的力量联合起来,开发内部资源,互通有无,进行合作,才能克服困难,解决一些最迫切的经济问题。于是,20世纪60年代,非洲地区经济一体化组织如雨后春笋般孕育而生,但直到80年代末,非洲地区的经济一体化仍进展缓慢,呈现组织众多但缺乏实效的特征。20世纪90年代以来,在全球化大潮的冲击下,非洲国家以联合自强、不断创新的精神迎接挑战,非洲经济一体化持续高涨,朝灵活务实方向发展。

亟待整合的一体化资源

在过去几十年中,非洲在促进地区经济一体化方面进行过诸多努力。在非洲现存的200多个地区合作组织中,绝大多数是地区层面的一体化组织,其中的11个地区经济一体化组织最为重要。它们是: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OWAS)、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SADC)、东部和南部非洲共同市场(COMESA)、东非共同体(CEA)、阿拉伯马格里布联盟(MRU)、中非国家经济共同体(ECCAS)、中部非洲关税和经济同盟(UDEAC)、西非经济货币联盟(UEMOA)、萨赫勒国家共同体(CENSAD)、政府间发展组织(IGAD)、南部非洲国家关税同盟(SACU)。尤其是前三个组织是非洲最主要的地区一体化组织,在促进非洲经济一体化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例如,东南非共同市场执行单一的原产地规则、简化了海关程序;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统一了税收、投资和证券市场的政策,创造了比较统一的宏观经济政策;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同样取消了对原材料的关税,在协调宏观经济政策方面也取得了很大的进展。但总体来看,非洲经济一体化水平依然较低,非洲内部的贸易仍然无足轻重。联合国贸发会《2009年非洲经济发展报告》显示,非洲的内部贸易在2007年仅相当于大陆出口总值的8.7%,而欧洲的内部贸易占总出口值的71.4%,在亚洲排除了日本的发展中国家和地区,这一数字也高达45.5%,而在拉丁美洲,内部贸易的比重为18.5%。①此外,非洲众多经济一体化组织在成员国、任务和规则方面有重叠,有的甚至相互矛盾。例如,53个非洲国家中,有27个国家同时加入了两个政府间组织,18个国家同时加入3个政府间组织,刚果(金)同时加入了4个政府间组织。②这不仅造成经济合作的低效,而且浪费了宝贵的人力、物力、财力。为此,如何整合现有资源、形成合力,推动内部贸易和投资成为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中亟待解决的问题。

地区经济一体化:非洲经济共同体的基石

2008-2010年是非洲大陆经济一体化建设的关键期,但却遭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冲击。是团结合作、共克时艰,还是以邻为壑、各自为政,这是非洲国家面临的选择。在第四届非洲一体化部长级会议上,非洲联盟委员会副主席姆温查表示,非洲应以国际金融危机带来的挑战为契机,更具创新精神地推进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为应对金融危机的挑战,非洲国家积极开拓内部市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加快经济一体化进程。为此,非洲国家分散而狭小的市场正在走向整合,非洲国家正在以规模经济的能量为下一轮经济增长的到来做准备。

在非洲现有的地区经济一体化组织中,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以经济实力雄厚、合作根基扎实、发展后劲充足而受到重点关注。2008年8月17日,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自由贸易区正式启动,由此在经济一体化道路上迈出实质性的步伐,意义重大。第一,自由贸易区通过免征关税、推行标准化的通关程序和统一的通关文件等手段,极大地促进成员国间贸易往来,南部非洲统一市场将更为广阔。第二,自贸区的建立,表明南共体率先开始了经济一体化的新尝试,为非洲大陆其他地区经济一体化组织加快建设起到示范和推动作用,进而为非洲大陆的经济一体化建设发挥积极影响。2008年10月22日,东南非地区的26个国家的领导人在乌干达首都坎帕拉集会,决定建立一个覆盖东非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和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在内的一个超大规模的自由贸易区。这表明,东南非国家正在着手拆除因组织众多、成员国身份重叠而带来的对一体化的障碍,“三合一”后的区域经济共同体将有着统一、协调的一体化政策,无疑有助于增加内部贸易量,增强东南非经济组织的影响力。据统计,东南非26国人口超过5亿,覆盖了非洲近60%的人口;国内生产总值合计达6240亿美元,占全非洲总量的60%左右。如果这些非洲国家能够形成合力,克服经济水平参差不齐、文化差异,基础设施落后等诸多因素对一体化的困扰,必将对非盟推动建立的非洲经济共同体起着重要的前导和示范作用。

2009年非洲地区经济一体化进程继续推进。2009年6月7日,东南非共同市场宣布正式成立关税同盟,实现该地区对外贸易的高度统一。6月21日,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重新修订西非单一货币“路线图”,确立了2020年实行单一货币的计划。7月6日,卢旺达和布隆迪正式加入东非共同体。11月,东非共同体5个成员国将签署共同市场协议,以实现人员、货物、服务和资本的完全自由流通,预计共同市场有望在2010年初正式启动。

值得指出的是,基础设施建设成为此轮一体化建设的重点。2008年12月,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举行峰会,决定积极参与国际行动,在能源、道路、航空、海运、铁路等方面加大投资力度,力争本地区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保持在5%左右。2009年2月初,非盟第十二届首脑会议着重讨论非洲交通和能源领域基础设施建设、应对全球金融危机等议题。2009年4月,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东南非共同市场和东非共同体联合宣布,计划用5―10年时间建成北起坦桑尼亚的达累斯萨拉姆港,南至南非的德班港的“非洲南北经济发展走廊”,力争打造出一条运输成本低、经济效益高、基础设施良好的交通大动脉,促进地区贸易合作和交流,提升非洲整体实力。据非洲联盟预测,该走廊建成后,非洲企业仅交通成本一项即可每年节省约5000万美元。除此之外,东非共同体国家肯尼亚和坦桑尼亚也已启动耗资1.56亿美元的公路建设项目。2009年9月,包括尼日利亚、加纳、贝宁等国在内的西非电力联合体(West African Power Pool)将投资近9亿美元在贝宁兴建一座大型火电站项目,装机容量450兆瓦,将极大缓解贝宁用电紧张的局面。有关专家分析,这些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将进一步促进地区内商品、服务和人员的流动,同时为外资进入非洲市场奠定坚实的物质基础。

南非、尼日利亚:非洲内部贸易的支柱

与世界其他地区相比,非洲国家内部贸易水平是最低的。但是,具体到非洲的53个国家,个别国家的贸易总额还

是很高的。南非、尼日利亚、科特迪瓦三个“贸易支柱”国家支撑着非洲地区一体化建设的灯塔,这三个国家占据了非洲内部贸易总额的40%,成为各自区域经济一体化建设的希望。

从整个非洲大陆的内部贸易来看,在2004―2006年非洲内部出口构成中,南非、尼日利亚、科特迪瓦、肯尼亚、斯威士兰共占非洲内部出口额的55%;南非、博茨瓦纳、纳米比亚、科特迪瓦、斯威士兰共占非洲内部进口额的34%。从内部贸易商品结构看,非洲内部贸易的构成比非洲外部贸易的构成更为多样化。非洲的对外出口中采掘业占了主导地位,非洲出口到世界其他地区的产品6%是石油,但非洲内部的贸易构成却没有以任何能源产品为主导,产品主要有农产品、燃料、非燃料初级产品和制成品等。值得注意的是,在非洲10个重要的内部进口国中,有7个是南部非洲国家。这反映出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内部成员国不论强国、小国都可以从强劲的一体化经济中受益,特别凸显了南非这个贸易引擎的作用。

从集团内部贸易来看,在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南非是该集团最为重要的进口来源国和出口目的地。南非占到南部非洲发展共同体内部进口额的40%和内部出口额的44%。在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尼日利亚、科特迪瓦是最为重要的出口国,二国共占全部内部出口的70%。同时,尼日利亚还是西非国家经济共同体中重要进口国。

在对非投资上,南非是非洲内部贸易的擎天柱。据联合国贸发会2008年度世界投资报告统计,2005―2007年,南非的外资流出量从9.3亿美元增长到67.3亿美元、37.27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是南非的跨国公司对非洲大陆的投资。南非的投资者主要是金融机构和矿业巨头,它们的投资主要集中在金融、信息和通信技术、基础设施和自然资源开发等领域。从地域上看,南非在非洲大陆的投资原来主要集中在南部非洲,但近年来向西部非洲转移。

总之,尽管非洲内部的商品贸易量较低,非洲国家之间的相互投资比重也不高,但非洲内部贸易的多样化和非洲国家对外资的巨大需求决定了非洲地区经济一体化潜力巨大,一些地区强国将可能担负起未来发展支柱的重任。

一体化道路并非坦途

联合自强,实现非洲一体化是广大非洲人民的美好愿望和奋斗目标。尽管,近年来非洲地区性经济一体化进程有加快趋势,个别组织在某些方面甚至还有超前进展,不过就总体而言,非洲经济一体化水平依然较低,离2030年建成非洲经济共同体,实现全非洲人员、资本、货币和服务自由流通的远景目标相距甚远。诸多的困难与挑战注定未来非洲一体化道路曲折、坎坷。

一是受到战乱与动荡的困扰。近年来,非洲政治、安全形势虽然总体趋于平稳,但局部地区和个别国家依然存在战乱与动乱。由于导致战乱或动荡的因素非常复杂,不少是由历史、民族、宗教和文化等复合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这些因素在短时间内又很难彻底消除,所以,非洲经济一体化进程仍将继续受到这一问题的困扰。

二是经济结构相似与不平衡发展。由于历史原因,非洲多数区域一体化组织内部的经济互补性差,影响一体化的纵深发展。另外,非洲国家整体经济发展水平低下且不平衡发展的特点,容易引发地区一体化组织间、成员国间在目标和利益等方面产生分歧、相互掣肘。

三是利益共享与主权让渡之间的矛盾。从全球经验看,一个国家参加任何一个地区一体化组织,在扩展本国利益的同时必须自主自愿地出让部分国家主权,特别是某些决策权,才能保证地区一体化组织的正常运转。可以说,出让部分主权和扩展国家利益是相辅相成的。但在非洲地区一体化组织中,成员国的区域认同意识薄弱,往往不愿出让主权而只想获取利益,导致许多关于减免关税和非关税壁垒的措施进度不一或一再被推迟。

四是基础设施落后的制约。由于交通设施差,货运速度慢,非洲的交通运输成本普遍很高,高出世界其他地区136%,而且非洲的15个内陆国又是最不发达国家,它们的运输成本更高,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

五是缺乏企业的参与。在过去的非洲一体化建设中,各区域一体化组织以及合作项目多为政府主导型,或者说是非洲国家政府领导人磋商与协调的结果,缺乏其他非国家行为体,特别是缺乏私营部门的参与和支持,这使得非洲国家达成的合作目标常常因缺乏具体的实施者与推动者而流于口号和形式。

综上所述,推动非洲经济一体化是实现非洲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由之路。但这条道路还很漫长,需要各方搁置争议,以实现非洲经济繁荣为最终目标而共同努力。

(作者系中国社会科学院西亚非洲研究所研究员)

(责任编辑:刘娟娟)

①UNCTAD, Economic Development in Africa Report 2009, New York and Geneva, 2009, p21.

②UNECA and AU, Assessing Regional Integration in Africa II-- Rationalizing Regional Economic Communities, Addis Ababa, Ethiopia, May 2006, page XIII.

范文九: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效应分析

基金项目:本文得到了“外交部中非合作交流计划项目及江苏高校国际问题研究中心项目”的联合资助。

摘 要:运用空间自相关和收敛方法分析了非洲经济体2003—2010年的经济增长空间格局,在此基础上利用空间误差模型和空间滞后模型检验非洲经济体之间的空间溢出效应。同时,运用面板数据分析方法分析了非洲经济体空间溢出的溢出路径。最后,运用GIS空间关联技术模拟了空间溢出效应对非洲国家经济增长的影响。结果表明:① 非洲各个国家之间的经济增长不存在α、β收敛趋势,也不存在俱乐部收敛,且形成了以埃及、尼日利亚、南非等国家为核心的经济“增长极”。② 空间溢出效应对非洲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具有拉动作用,初级教育、矿产资源开发、国家财政支出、国际贸易等因素是非洲经济体空间溢出的主要路径。③ 毗邻区域的随机震荡冲击对非洲经济体核心区域内的极点国家影响不明显,说明非洲经济体经济差异较大,经济发展相对好的国家抗风险能力也较强,经济发展落后的国家对冲击更具有灵敏性。这与非洲经济体地域范围广、空间差异大、网络化的基础设施缺乏、殖民经济遗留的特征明显以及区域社会政治的复杂性密切相关。

关键词:非洲经济体 经济收敛 空间外溢效应 计量经济问题提出

当今,全球化已经是经济发展的必然趋势,国际资本、金融贸易的流动在全球范围内越来越广泛。很多学者认为非洲在国际经济体系中处于“边缘化”地位,在新的国际劳动分工中非洲扮演了配角角色。这与非洲人口众多、地缘广阔、矿产资源丰富的情况不相符,非洲联盟采取了一系列政策措施积极地将非洲推向国际环境,希望在全球化的劳动生产中占据自己的生态位,实现区域一体化、全球化发展。但是,非洲经济体殖民主义经济遗留的经济结构对其发展有一定的限制性,各个国家之间的殖民边界成为了发展的壁垒,阻碍了国家之间的经济贸易与交流。本文从地理学角度试分析各个国家经济增长在空间上的关联性,试图发现空间因素对社会资本、生产要素的流动,对非洲经济体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的影响;从空间溢出的角度分析非洲经济体的经济发展状况,且将空间依赖因素纳入计量模型,检验非洲经济体经济收敛与发散趋势,以期从空间溢出视角检验非洲经济体在实现经济增长过程中的去殖民化程度,为非洲经济体实现经济一体化发展提供相应思路。

研究单元与研究数据来源说明

本文研究单元是除佛得角、科摩罗、塞舌尔等国土面积较小的岛国以外的48个国家,因西撒哈拉数据统计缺失,在统计计算时将其剔除,为保持地图的完整性,在各个图中保留西撒哈拉且用阴影表示。选用人均GDP增长率,并统一缩减为2003年可比价格来衡量经济增长收敛状况。统计数据主要来源于各个年份《非洲统计年鉴》。同时本文对部分缺失数据进行了回归拟合推算,以满足各个国家的数据在经济检验过程的完整性。空间权重矩阵W用各个国家所在地的地大圆距离的k-nearest 权重矩阵。世界银行在《2001年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2003—2010年非洲经济将以3.7%左右的速度增长,人均收入以1.5%的速度增长{ 姚桂梅:《非洲经济发展的主要特征评述》[J],载《西亚非洲》2005年第4期,第67页,见http://www.china.com.cn/chinese/zhuanti/259129.htm};同时,徐建刚等学者运用空间自相关方法对非洲经济体1994—2002年经济发展空间格局进行了研究,发现非洲经济体存在弱的相关性{徐建刚,尹海伟,钟桂芬等:《基于空间自相关的非洲经济格局》[J],载《经济地理》2006年第5期,第771774页。}。因此,本文综合以上考虑选取研究时间序列2003—2010年,以期检验非洲经济增长的空间格局是否依然具有空间关联性,空间因素是否对经济增长有作用。

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空间分析

1. 空间自相关与σ收敛检验

全局空间自相关从区域整体上分析空间集聚性特征(见图1),2003—2010年Moran’s I指数显著为正且基本呈下降趋势,从2003年的0.33下降至2010年的0.25,表明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存在弱空间相关性,各国家之间的经济增长呈逐渐弱集聚态势,也可以看出非洲经济体因地域广阔,各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不紧密,这成为了非洲国家经济一体化进程缓慢的原因之一。“σ收敛”是各国或地区的人均收入水平随着时间的推移而趋于减少,一般用变异系数来衡量。以人均GDP为基准值计算变异系数(CV)作为σ收敛的测算指标,判断非洲经济体各个国家间2003—2010年的经济增长情况。结果表明:变异系数在2003—2008年持续地阶段性上升,从1.33上升至1.7;2008年出现较大幅度的波动,之后缓慢上升,说明在2008年之前非洲经济体不存在σ收敛趋势,随后虽然出现收敛波动,变异系数仅此一年出现下降并不能说明经济出现收敛现象,整个时间序列上非洲经济体呈现发散趋势。

图1 2003—2010年σ收敛性检验

2. 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空间格局分析

全局的Moran’s I系数反映了区域经济增长和趋同的整体情况,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会掩盖地区内部的空间集聚动态特征,也不能反映单个国家或区域的集聚特征。因此,对局部的Moran’s I系数进行四种类型(HH、HL、LH、LL)的划分,并可视化表达(见图2)。

图2 2003—2010年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局部空间分布特征(1) 从时间演化角度分析发现,2003年HH区域占整个区域的22%,LH区域占16%,LL区域占62%,HL区域数量为0,2010年较2003年HH区域数量有所上升且占27%,其余区域占比都是下降的,其中安哥拉和埃及由2003年的LH区域跃迁至2010年的HH区域,加纳、多哥、贝宁从LL区域跃迁至LH区域,其余区域都没有发生变化。说明非洲国家在2003—2010年间经济增长过程中存在空间溢出效应,高经济增长国家对毗邻的国家具有正向经济效应,而区域经济体与其毗邻区域之间经济空间格局具有较高的稳定性。   (2) 从空间分布特征角度看,HH区域集聚分布在北非的大部分国家,刚果盆地以及非洲南部的部分国家,LH区域主要是津巴布韦、莫桑比克、喀麦隆、中非共和国、加纳、多哥、贝宁、尼日利亚、莱索托等国家,其他非洲国家都处于LL区域。非洲经济体经济发展呈现出集聚增长模式,这一结论与徐建刚(2006)对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聚类分析得到的结论具有一致性,说明非洲经济体近18年来经济增长格局变化不大,尤其是非盟的成立对稳定非洲政治经济环境起到较大作用。HH区域的国家都是地域较为广阔、土地肥沃、矿产资源丰富的国家,殖民宗主国遗留的经济影响依然影响现在非洲的经济发展。

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效应分析

空间自相关描述了环境或者背景区域对区域经济增长的影响,体现了空间依赖性,而空间溢出效应描述了区域之间的相互影响关系。当控制了空间影响因素后,即将空间因素视为随机误差项,在空间邻近的区域亦发生资本的边际收益递减现象,说明发生了绝对的经济趋同。从微观机理的角度分析,一个区域经济体的经济增长依赖与其他经济体的增长轨迹,即会发生极化与扩散效应,在空间上往往表现出经济增长相似的俱乐部。

1. 经济增长的绝对β收敛检验

“绝对β收敛”是指落后地区往往比富裕地区有更高的增长率,即经济增长率与经济发展初始水平之间存在负相关关系,绝对收敛假设经济体趋于共同的均衡稳态{ 洪国志、胡华颖、李郇:《中国区域经济发展收敛的空间计量分析》[J],载《地理学报》2010年第65卷第12期,第15481558页。}。探索式空间资料分析结果表明,非洲经济体经济成长率有正向空间依赖性。因此,分别利用空间误差模型和空间滞后模型来检验非洲经济体空间上的溢出效应。

回归结果表明(见表1),是否嵌入空间因素,初始人均GDP系数β值均大于0,且在0.001的显著性水平下回归结果显著,拒绝绝对β收敛假说,即在不考虑其他因素情况下,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不存在绝对β收敛。说明非洲经济体初始经济条件对经济增长影响较大,虽然独立后非洲经济体作为新经济体成为国际市场的一部分,但是殖民经济时期的影响依然使得现在的非洲大陆在国际市场中处于边缘化地位,又因政局不稳、社会动荡导致经济脆弱,经济增长的后劲不足,所以经济增长过程中经济水平发达的国家如埃及、突尼斯等国经济增长速度远高于落后国家,出现非均衡发展的格局。通过嵌入空间权重矩阵之后的误差项和滞后项来检验毗邻区域在空间上的空间溢出效应。依据LIK、AIC、SC检验值发现空间误差模型拟合效果最佳,即在经济增长过程中毗邻区域对目标区域的空间溢出效应体现在其经济社会产生的随机震荡方面,而不是技术知识的扩散影响。具体对非洲经济体而言,说明当今非洲依然是经济结构单一,过度依赖国际市场,经济发展比较脆弱,容易受到国际市场大环境的影响,区域内的增长极国家空间溢出效应主要表现为极化效应。非洲经济体经济发展处于起步阶段,实现区域一体化发展需要创造良好的国际合作关系,加强非盟在经济上的促进作用。表1 非洲地区绝对β收敛模型检验结果

注:LIK,AIC,SC三个指标是对多个模型拟合效果进行检验的信息准则,对数似然值(LIK)越大,拟合效果越好,而赤池信息量准则(AIC)和施瓦茨准则(SC)正好相反,其值越低,拟合效果越好。

2. 俱乐部收敛检验

通过前文检验,非洲经济体既不存在α收敛也不存在绝对β收敛,但是具有空间外溢效应。因此,进一步检验在高水平区域与低水平区域是否各自为俱乐部,出现俱乐部收敛趋势?在进行俱乐部分析前,本文采用识别空间集聚区的Getis-Ord统计量划分空间俱乐部。Getis-Ord统计量大于0,表示经济水平高的空间集聚区为核心区;反之,表示经济水平低的空间集聚区为外围区{董冠鹏,郭腾云,马静:《空间依赖、空间异质与京津冀都市地区经济收敛》[J].2010年第30卷第5期,第679684页。}:

图3 非洲地区核心—外围空间结构由图3可知,2003年、2010年两个时间截面的核心外围区域具有空间稳健性,核心区域内的国家是非洲经济体经济发展较快的国家,外围区域基本上是经济落后国家,经济增长均呈现出南北夹击,由西向东的扩张模式。从回归结果看(见表4),空间自相关系数0.1301在1%水平下显著,说明在核心区域和外围区域内存在空间依赖性,非洲经济体整体上经济增长出现分异。但是,在经济发展相似的区域,因空间依赖作用而出现经济增长俱乐部。核心区域与外围区域的收敛系数均为正,说明虽然经济增长集聚现象出现了俱乐部,但是不存在俱乐部收敛趋势,经济发展水平高的国家依然是各自俱乐部的经济增长核心,这与非洲经济体地域范围广、空间差异大、网络化的基础设施缺乏、殖民地依附性经济结构以及区域社会政治的复杂性密切相关。如以南非为中心的南部非洲受到世界大国的投资与优惠贸易政策的影响而成为南部区域的增长极,以埃及、突尼斯为主的北部非洲受欧盟南下政策影响较大,几内亚湾国家有丰富的石油资源,所以非洲经济体内部各自形成增长极{姚桂梅:《非洲经济发展的主要特征评述》[J],载《西亚非洲》2005年第4期,第6772页。}。核心区域标准误差为0.059 7,小于外围区域,说明处于核心区域的国家经济增长较为稳定,自独立以来,经济发展初步形成了具有本国特色的增长模式,毗邻国家的经济波动对其影响甚微。表2 2003—2010年非洲地区俱乐部收敛性检验

外围区域有些国家如苏丹、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国经常因为政治矛盾或种族冲突而发生战乱,政治的不稳定使得这些国家一方面对知识、技术的吸纳能力较弱,另一方面容易受到毗邻区域政治与经济波动的影响,经济结构比较脆弱。基本形成的核心俱乐部与外围俱乐部经济空间结构稳定,经济增长快的国家和经济增长落后的国家各自均出现集聚增长模式,非洲经济体自2002年非盟正式成立以来,一体化发展进程加快,由俱乐部的集聚性可以验证南共体、西共体、北非国家经济体内部存在空间溢出正效应,因此,在俱乐部内部实现贸易、市场自由化,打破殖民经济的壁垒是实现非洲经济体一体化发展的关键。   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路径分析

1. 空间溢出路径的模型构建

前面的分析说明了非洲经济体未出现收敛趋势,经济增长的决定因素是内生性因素,外国的直接投资通过“溢出效应”而起作用,主要表现在拉动技术进步和增加人力资本存量。非洲经济体由于受到殖民主义影响深刻,对殖民宗主国的依赖性较高,在具体分析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因素时考虑产业结构、人力资本、国内资本存量、国际贸易活动等。根据总量生产函数构造计量模型:yit=αi+β1ISit+β2HCit+β3CSit+β4ITit+εit(1)其中,y为GDP增长率,IS为产业结构,HC为人力资本存量,CS 为国内资本存量,IT为国际贸易活动,α为不随时间变化的常数项,ε为误差项;产业结构具体分解为煤矿产Mit、电气水Wit、零售业REit,人力资本以非洲国家受教育年限等级数据(Firit,Secit,Thiit)表示,国内资本存量分解为政府财政支出Git和固定资产投资Fixit,以出口额Expit与进口额Impit来反映非洲经济体的国际贸易活动,将以上分解后的各个因素均纳入生产模型。

2. 计量结果分析

将非洲经济体国家2003—2010年社会经济数据整理为面板数据,因西撒哈拉缺失数据较多,从模型拟合的样本中剔除。因此,最后确定纳入模型计算的只有48个非洲国家7个时间段的数据,面板数据的样本容量为336。为了提高模型的拟合程度,在不改变模型结构的条件下引入截距项。通过单位根检验、协整检验,分别建立了混合模型、截距维的固定效应模型(似然比检验)、截距维的随机效应模型(Hausman检验),通过检验结果的比较和验证最后发现随机效应模型拟合最好。表3 非洲经济体溢出路径拟合估计结果

从随机效应模型拟合结果可以看出:

(1) 人力资本而言,初级教育普及程度对经济增长率的影响最为显著,说明非洲国家的高等教育普及率不高,教育资源缺乏,高素质人口对经济建设的贡献不突出。

(2) 煤、矿产资源、电气水等资源性因子系数远远大于其余因子的系数,依然是非洲经济增长的强生动力。说明非洲国家目前的经济增长主要依赖于本国的矿产资源开发,经济增长模式单一化,加剧了经济增长的脆弱性。

(3) 零售业系数为负值,从产品制造的产业链来看,说明整个第三产业对经济增长的拉动作用不明显,产业结构不平衡发展,影响了非洲国家间的经济合作,减缓了区域一体化进程。

(4) 就国内资本存量而言,政府财政支出是经济增长的正向拉动因素,而固定资产投资具有不稳定性,从溢出效应的角度分析投资国对非洲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具有一定的决定性作用,同时,也验证了非洲经济体去殖民化过程还未完全完成, 曾遗留的“畸形”经济结构对非洲经济增长影响深远。

(5) 进、出口贸易对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都具有正向的拉动作用,在全球经济复苏的背景下,非洲与国际的贸易合作愈来愈多,为非洲产品出口奠定了稳定的市场,同时也为非洲经济增长创造了新的增长路径。

综合以上分析,非洲经济体空间溢出路径主要源于矿产资源开发和进出口贸易,资本存量对经济增长有正向作用,但溢出效应不显著。因此,从溢出路径角度,非洲国家应加大投资力度(人力资本投资和固定资产投资),提高投资效益,改善投资环境,适当调整产业结构,平衡以矿产资源为主的发展模式,加大对制造业、零售业、服务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因地制宜地发展各个国家优势,提高国际贸易依存度。

非洲经济体空间溢出效应模拟

经过前文空间自相关系数与外溢效应分析,发现非洲经济体在经济增长过程中外溢效应对经济增长作用显著,且溢出效应对非洲经济体的经济增长具有正向带动作用。因此,在2010年经济发展的基础上对非洲经济体溢出效应进行模拟。根据以上研究发现,空间溢出的地理效应均是通过毗邻区域的随机误差项产生影响。因此,提高残差标准差至原始残差的2倍,各个国家的经济实力作为权重,对核心区域的“极核”国家埃及、尼日利亚、南非进行冲击,拟合结果见图4。

图4 核心区域空间外溢效应模拟分布图

(1) 核心区域的冲击对南非、尼日利亚、埃及的影响最大,经济增长率提高了1.03倍,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影响次之;外围区域刚果民主共和国的经济增长率较之前提高了0.15倍。

(2) 核心区域与外围区域的冲击空间分布呈现出跳跃式片区分布,大部分的外围区域被处于-0.0065—-0.0381单位标准差之间的国家所分割,受到埃及、南非等核心增长极冲击的影响,利比亚、乍得、刚果、安哥拉、博茨瓦纳受到的冲击在同一等级,从空间分布上形成南北非间的通道,而东西方向分布没有空间连续性,说明非洲经济体实现一体化发展南北夹击趋势比东西扩张更有成效。

(3) 从随机冲击带来的空间外溢效应的影响范围和程度来看,承接核心增长的二级层次国家较少,冲击范围跳跃了第二层次,第三层次的国家即经济发展较为落后的国家所占比例较大,核心国家的极化效应大于涓滴效应,对邻近的不发达国家影响较小,这与本国自身的经济发展基础条件也有关系。说明非洲经济体的一体化发展单靠几个经济发展好的国家经济带动是远远不够的,如博茨瓦纳、津巴布韦、纳米比亚等国家是非洲经济体进一步经济增长的次级核心。

结 论

随着非洲经济体的不断成长,对其经济发展特征的研究受到了广泛关注。引入相关模型,揭示非洲经济体发展空间溢出效应,对于更为深刻地认知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过程具有重要意义。本文引入空间自相关系数、β收敛系数和俱乐部收敛性检验等方法对上述问题进行了初步检验,结果显示:

(1) 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不存在明显的α、β收敛趋势,也不存在俱乐部收敛。但是,存在显著的空间外溢效应,经济体呈现明显的“增长极”发展模式,形成了以埃及、摩洛哥、突尼斯、南非等国家为核心的“核心区域”和以大部分经济实力较差的国家为核心的“外围区域”。   (2) 核心区域内部空间溢出效应为正效应,因其产业配套设施完善,城市化水平较高,人力资本存量相对较高,接受知识、技术扩散的能力较强,抗经济风险能力较强,成为区域内的“极点”;外围区域由于经济发展过程中长期遗留的历史性原因,空间溢出效应不显著。而非洲各个国家之间因经济发展差异较大、地域面积较广而导致空间溢出正效应不明显。因此,非洲经济体整体的经济增长极化效应远大于涓滴效应。

(3) 非洲经济体经济增长的空间路径更多的依赖国家的矿产资源和自身的优势资源开发,对创新技术、高等教育、第三产业发展的投资力度不大,国际间贸易还未形成规模化。非洲经济体在经济全球化大背景的驱动下应加快去殖民化进程,加大非盟内国家之间的经济联系,实现资源优势互补,提高整体经济效益。

(4) 随机冲击产生的空间外溢效应模拟表明,非洲经济体经济发展快的国家作为区域核心,对其冲击后产生的空间分布不具有明显的等级特征,处于次级核心的国家数量极少,空间布局依然是以核心区域的几个国家为主的跳跃式分布。第三层次的国家在南北之间形成经济联系通道,而由西向东扩张的趋势不明显,南北夹击成为非洲经济体一体化发展的关键。

非洲经济体发展过程中所表现出的空间溢出效应特征,不仅是一个经济过程,也具有较为复杂的历史、政治等特征,因此,这里只是揭示了这一问题的表象,其本质仍需要进一步探索与研究。

参考文献:

[1] Barro R J, Sala-I-Martin X.Convergence. Journal of Political Economy,1992,100(2):223251.

[2] Nyarko,Y. On the Convergence of Bayesian Posterior Processes in Linear Economic-models-counting Equations and Unknowns. Journal of economic dynamics & control, 1991,10(15): 687713.

[3] Postiglione P, Benedetti R, Lafratta G. A Regression Tree Algorithm for the Identification of Convergence Clubs. Computational Statistics & Data Analysis, 2010, 11(54): 27762785.

[4] Steady, F C. African Women, Industrialization and Another Development: A Global Perspective. Development Dialogue,1982(12):5164.

[5] Bunce M, Brown K, Rosendo S.Policy Misfits, Climate Change and Cross-scale Vulnerability in Coastal Africa: How Development Projects Undermine Resilience. Environmental Science & Policy,2010,10(13):485497.

[6] Fine B. Assessing South Africas New Growth Path: Framework for Change? Review of African Political Economy,2012,12(39):551568.

[7] Krapohl S, Fink S. Different Paths of Regional Integration: Trade Networks and Regional Institution-Building in Europe, Southeast Asia and Southern Africa. Jcms-Journal of Common Market Studies,2013,3(51):472488.

[8] Camilla M, Serlenga L, Shin Y. Globalisation and Technological Convergence in The EU. Journal of Productivity Analysis,2013,8,40:1529.

[9] Andreano M S, Laureti L, Postiglione P. Economic growth in MENA countries: Is There Convergence of Per-capita GDPs? Journal of Policy Modeling,2013,8(35):669683.

[10] Williams J, Ibisomi L, Sartorius B. Convergence in Fertility of South Africans and Mozambicans in Rural South Africa,1993—2009.Global Health Action,2013(6):2026.

[11] Cakir M Y, Kabundi A. Business Cycle Co-movements Between South Africa and the BRIC Countries. Applied Economics,2013,10(45):46984718.

[12] Mabweazara H M. ‘Pirate’ Radio. Convergence and Reception in Zimbabwe. Telematics and Informatics,2013,08(30):232241.   [13] Charles A, Darne O, Hoarau J. Convergence of Real Per Capita GDP Within COMESA Countries: A Panel Unit Root Evidence. Annals of Regional Science.2012,08(49):5371.

[14] Inglesi-Lotz R Pouris A. Energy Efficiency in South Africa: A Decomposition Exercise. Energy,2012,01(42):113120.

[15] Alagidede P, Coleman S, Cuestas J C. Inflationary Shocks and Common Economic Trends: Implications for West African Monetary Union Membership. Journal of Policy Modeling,2012,03(34):460475.

[16] Mallick D. TheRole of the Elasticity of Substitution in Economic Growth: A cross-country Investigation. Labour Economics,2012,10(19):682694.

[17] Devitt C, Tol, R S J Civil war, Climate Change, and Development: A Scenario Study for Sub-Saharan Africa. Journal of Peace Research,2012,01(49):129145.

[18] 甄峰,尹俊.非洲地理研究综述[J] .西亚非洲,2011(5):3135.

[19] VidyattamaY. Regional Convergence and the Role of the Neighborhood Effect in Decentralized Indonesia. Bulletin of Indonesian economic studies,2013,8(49):193211.

[20] 全毅.国际经济环境的演变趋势与我国经济转型.世界经济与政治论坛,2012(4).

(责任编辑:张晓薇)

范文十:本世纪最重大投资机会中国成亚洲最大零售经济体

“每个人都在问下一步往哪走?答案很有可能是亚洲,是中国。

12月2日,国际购物中心协会(ICSC)举办的2013全球商业地产亚太博览会(RECon Asia)在北京开幕,来自全球顶尖的零售、零售房地产开发、租赁、管理及金融界人士围绕中国市场的经营环境、市场增长趋势以及影响整个亚洲零售市场的社交媒体、电商、体验购物潮等热点议题展开大讨论。

专程从印度、越南、美国和欧洲赶来北京的资深商业业界代表认为,亚洲,及最核心的中国,每一个独特的市场均有机会对零售业态产生国际性的影响。

一、本世纪最重大投资机会 中国成亚洲最大零售经济体

与远至宋朝中国及公元900年-1300年东南亚市场为中心的零售分销带动的航海、新港口、新城市、新零售形式的中东及全球贸易发展的那段亚洲零售历史对比,在CBRE Global Investors亚洲调查及战略总监Shane Taylor看来,当前亚洲市场正在掀起新一轮的“再兴”热潮。

亚洲零售市场的“再兴”首先来源于欧美市场的饱和过剩,增长难以持续。

ICSC全球主席David J·LaRue介绍,“在美国,2012年购物中心的净面积增长为1600万平方英尺,为历史新低。”David J·LaRue表示,在美国,自70年代中一直到经济大衰退期一直无克制性的零售店铺的增长,导致美国累计零售空间达80亿平方英尺,零售空间增长了110%,单独建筑的巨型中心、货舱式俱乐部和家用大商场的增长尤其明显。“太多的店铺或店铺太大,两种过剩都会对未来新的开发造成抑制。”

世邦魏理仕亚洲零售执行董事Sebastian Skiff预计,在亚洲,国际零售商的扩张将持续。“国际二线品牌和中档时尚公司将继续引领扩张趋势,这些品牌类别将集中在中国及东南亚的主要市场作为进入或扩张的切口。在已扎根的市场中,一些零售品牌正伺机在黄金地带推出公司的姊妹品牌或二线品牌。”

与ICSC达成全球合作伙伴协议的、全球最大的私人房地产咨询服务公司高纬环球也在博览会期间发布报告指出,现阶段亚洲地区零售地产格局正处巨大变化中。高纬环球亚太区研究部董事总经理Sigrid Zialcita认为,未来十年全球大部分零售销售增长将来自亚洲。

在亚洲市场中,中国成为最受瞩目的、无可争议的核心市场。

“中国是本世纪一个最重大的机会,尤其零售市场是个很好的投资机会。” 高纬环球亚太区零售地产服务部执行董事豪建思(JAMES HAWKEY)如是说。

“预计2013年中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将达17000亿美元,成为亚洲最大的零售经济体。中国市场现已成为许多零售商进入亚洲的首要目标,同时也是亚洲最为国际化的市场之一。”高纬环球顾问部中国区董事雷玉红表示:“尽管经济结构调整对零售业带来冲击,但中国未来十年的零售增长依然保持活力。一线城市如北京、上海、深圳以及广州拥有最富有以及最有品牌意识的消费群体,在2013年呈现了9%到16%的零售增长。同时二线城市如成都、武汉、南京、沈阳以及重庆达到了13%到17%的更高增长率。”

与越南、柬埔寨和缅甸等相比,世邦魏理仕(越南)执行总监Richard Leech表示,中国市场有着更优质的零售设施,尽管越南、柬埔寨和缅甸等东南亚国家的制造业和中国一样的活跃。

新加坡超群房地产管理顾问CEO黄亮生认为,“中国的零售市场会由大型城市化主导,并由政府推行的政策创造消费型经济,这将是未来十年发展的重要推动力。这更代表中国将在亚洲为所有购物中心发展商、设计师、购物中心专家提供最大的市场。新任领导人的政策,包括在2020年提升市民收入两倍,和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及推动服务性行业,将刺激内在经济和消费型经济。”

Charming Charlie国际发展副总裁Enrique Nehme表示,Charming Charlie已将中国视为未来发展的首要市场。“尽管中国市场对于饰品已非常熟悉,但中国中层市场的大幅增长,时尚品牌的消费胃口,以及可支配收入的增长对Charming Charlie这种梦想品牌来说提供了引入的机会。”

据中国商报记者了解,目前Charming Charlie正利用ICSC平台推出2014国际拓展计划。 Charming Charlie将以北京和上海两大城市为品牌据点,通过进入时尚中心、购物中心和超型的power center,再进入其他城市,其预计将迅速拓展300-500家门店。

二、创意式+体验式+谨慎化 击中中国市场需“多发子弹”

不过,要捕捉到巨大的中国市场的份额,也非易事。

沃尔玛亚洲地产总裁夏必得不否认当下正是开发商及零售商进入亚洲的大好时机。但夏必得认为,不论是开发商或零售商,在实行亚洲和中国市场的扩张策略时,必须掌握进入市场的时机,和评估市场动态时需要考虑的因素。“这跟内部部署有关,也就是公司对一个新市场的了解程度,对进入这个市场是否已准备好,以及最关键的是否部署好适合的人员担任适合的岗位。”

如果(北京)食品有限公司执行董事汉斯也在RECon Asia的零售直通车环节上表示,中国在2020年将产生4亿新城镇中产阶层的消费群,但要捕捉到这个市场的哪怕一点份额都需要掌握极复杂的市场情况。“中国的消费者有时会很善变,并且很实惠,比如二十个不同城市的地方消费态度和品位就有很大的差异。机会有很多,但不是一粒子弹就打得中的。”

在投资者对中国零售市场及商业物业看好的同时,中国市场已有供给过剩已是不容回避的问题。高纬环球认为,中国许多主要城市都面临着一定程度的过度供给的可能性。

豪建思直言,中国市场同时受到来自国际和本土的投资者的关注。在过去的五年里,大多的投入来自国内的投资者。由于中国规划管理比较松散,开发购物中心的机会很多,使没有经验的开发商,在很多目前不太适合的地点建造购物中心,设计不符合消费者需求的、不符合零售商需求的购物中心,导致很多城市商业过剩。   “一些位于郊区的项目以及缺乏经验的开发商将面临高空置率局面,更有甚者将会走向倒闭。”豪建思说。

过度供给中包括中国奢侈品牌市场遭遇了中国新政策的实施,尤其是专营手表以及首饰品的奢侈品零售商购买力大幅缩水,销售额增长可能会放缓。

对于实体零售物业的相对过剩,北京赫斯科建筑设计咨询有限公司董事长彼得·歌德史密斯(Peter Goldsmith)则注意到电子商务对实体零售地产的冲击。他表示:“现在看到的仅仅是动荡的开始。电子商务所带来的浪潮般的巨变,冲击的辐射面深入社会当中,扩至全球范围。那意味着物业持有者及管理者必须具备敏捷及副创意的思维,能够迅速对新的理念和方向有所回应。能做到这一点的会迎来崭新的机会,那些做不到的会走向失败。”

而英特宜家(中国)分析主管Jonas Burstedt认为,缺乏相关的消费者和零售数据是直接造成购物中心在某些中国分市场饱和的原因。“中国市场的透明度仍有待提升,大多数开发商和地方政府手上有数据却没能使用得上,这使市场饱和情况更恶化。”

Jerde副总裁、中国区总经理杨国东则认为亚洲购物中心同质化问题是更值得担心的。杨国东表示,在亚洲,购物中心项目的建设仍速度惊人,没有放缓的迹象。业主及运营者也在想方设法让自己的商场有别于其他项目,可采用的方法不太显著,往往流于“花招”。

“购物不再仅仅是一种消费行为。零售业将扮演更重要的角色,它大可以为一个社区创造并且充当‘城市客厅’。”杨国东说,一个零售项目是否带有“磁力”,不再是购物中心的硬件因素产生的。“在亚洲区域,购物区或市场已成为了城市中心、娱乐中心、文化设施的代替者,仅为这里提供同样的零售品牌,相似的租户组合不再足以支持长远的业务,并让项目持续发展,带到消费形式业态演化的将是顾客和公众的体验。”

杨国东认为,在国外,“体验消费”已在那些集合户内户外设施、风靡一时的生活时尚形购物中心,旧城区的活化,或被废弃的货舱改造成周末市场等诸多好例子上看到,而把这些不同形式的元素融合在大型综合体中将成为未来亚洲零售开发的市场趋势。

深国投商用置业(集团)有限公司首席运营官竺海群也认为,中国购物中心的发展趋势将是避免同质化,更多的体验式,以及在经济发展较慢的城市投资趋谨慎。

(来源:中国商报)